《降魔不成反被降的女巫》

  香织是你履行身为御影家义务的时间了…」
  「是的…奶奶…我过去18年来所作的努力就是为了这天」
  御硬家后山的要石封印著极为凶恶的鬼…御影家数百年前曾与他作战,但是每次消灭他不久后他便会再复活,最后只能将他封印在要石里。
  「封印的力量每五十年就必须强化一次…原本这因该由你的母亲来做不过他却因为再生你时难产而死…所以只好将这份任务交付给你…这18年来没有一天,让你过的像一般同年纪的孩子一样的日子,真是委屈你了…」
  「奶奶…你别这样说…这是我该做的…而且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阿」
  香织向奶奶行礼后离开到了后山…
  首先香织拿出12根结界针插在各方位以架设结界,接著开始对要石实施封印的术法,看来似乎一切顺利直到了黄昏…
  蓬魔时刻来临…
  要石突然开始震动…接著爆裂…
  香织看到浓烟里走出了一个男人…
  「你就是个封印了我那么久的御影圆的后代吧…」
  男人发出低沈的声音询问香织「你是…鬼…」
  香织感到不可思议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外观与一般人无异与传说中的形象完全不合「看来是了…除了长的很像外…还架了12支结界…这是那女人最拿手的…当年我也是这样才被他封住的…」
  香织听到眼前的男人这句话立刻开始警诫并发动封印的术法,因为香织认为…他应该就是鬼没有错了…
  「你还想把我封起来?」
  男人问到香织「当然…我的祖先做得到的事我也可以。而且封印的方法可是有完整的保留下来…」
  香织还没说完只见男人将双手高举发出瘴气,然后下一秒12支结界就被破了,周边的景色也突然改变…
  「欢迎来的我的世界…御影香织…」
  「怎么会…结界被破…而且你还知道我的名子…」
  「当年我是还有被另一人牵制所以无法破你祖先的结界…现在可不一样在说对于拥有窥伺人内心的我知道你的名子这种简单的事根本不算什么…现在…赎罪的时候到了…」
  一阵炫目的闪光…香织张开眼时发现了惊异的事实,他居然看到他自己跪在地上然后爬向鬼接著用手居然握住鬼的肉棒开始套弄。
  「不要…这是什么…」
  香织大声的喊叫著「我现在把你的魂体作部分分离…你的身体失去了理智的灵魂会表现出真正的你…不过你的感觉可都还连接在灵魂上…你就好好看著吧…」
  鬼说完,香织的肉体就把鬼肉棒吞入嘴里。
  无法形容的排斥感开始侵袭香织,香织感觉的鬼的肉棒一直不停的顶到他的喉咙让香织一直觉得想吐。
  但看到自己肉体的胸部到腋下的衣服都已经被流出兴奋的汗沾湿,而脸上则呈献的愉悦的表情让他充满了矛盾。
  「我…我不是这样的人阿…」
  鬼就这样射在是在香织的嘴里。
  香织把刚志喷射出来的东西,咕噜一声吞下去,又发出的笑声然后说「你做什么…我都不反抗…」
  香织简直不敢相信听到自己的肉体居然讲出这种话。
  鬼听后,一鼓作气扯下香织的纨裤「不要…」
  香织难为情的转开脸。可是肉体完全没有抗拒。反而是自己用双手用力分开自己的双腿。
  「啊。…」
  黑发随著哼声摇摆,从分开的大腿间露出肉缝。那里是从未接触男人的处女地。
  鬼捡起散落在地的金黄色铃当然后用红线绑在契子上,来到香织的背后,向前推压后背。
  「啊…不要…」
  香织的灵魂在一旁哭喊。
  鬼毫不理会就这样将契子插入香织的菊穴。
  香织从后面看到的,是红线延长到自己屁股沟,然后消失在花蕾的中心。
  「羞死了…快住手…」
  鬼拉拉红线将红线拉直了,确定不会掉下来。
  「啊啊!」
  红线拉直了,香织发出哼声,仍然没有拉出铃当。
  「这样够了吧?饶过我吧…我不会在想封印你的…」
  鬼对香织说「香织,这是为你做的。这样就可以知道你在那里,想逃也办不到。」
  鬼拉开香织的上衣,露出雪白的丰乳,从下面向上用手捧起。
  接著把突出的乳头含在嘴里。香织的身体开始痉挛,皱起眉头。
  香织的灵魂也又有了强烈的反应。
  「不行…怎么会…有快感…」
  鬼抱住香织就倒下去,下半身进入分开的只腿里,肉棒对香织的蜜穴。
  香织的身体颤抖,像在等待这一刻来临。
  「想要就自己来…」
  香织的肉体一听到屁股立刻抬起,使肉棒进入火热湿润的肉洞里。
  「不要…」
  强大的痛觉传到了香织的灵魂,他无法相信居然自己把处女给了眼前的鬼。
  鬼不停的抽插,香织的灵魂的痛苦渐渐消失…快感开始浮现…
  鬼一边继续抽插一边把香织的乳头含在嘴里,用牙齿轻轻摩擦。
  在这刹那,香织的身体微微颤抖,从鼻子发出哼声,喃喃的说:「还要…」
  鬼一面观察香织的反应,一面增加压力。
  香织摇头,轻叫一声时,鬼放松力量,改为吸吮。
  「啊…」
  香织的肉体有了强烈的反应,肉洞里勒紧肉棒,里面的肉像生物般蠕动,缠绕在肉棒上。
  鬼的嘴离开乳头,对香织的灵魂说「不错吗,第一次就那么有感觉,你这个淫荡女巫,让我教训你。」
  鬼用双掌打香织的脸。稍用力打时,香织的肉洞更勒紧肉棒。
  啪!啪!
  「啊…」
  香织猛烈摇头,头发披散在脸上,把肉棒包夹得更紧。
  香织的灵魂突然大叫,鬼就故意松手不打了。
  「咬!咬我的乳头!」
  香织继续提出要求。
  鬼在乳头上反复的咬和吸吮,偶尔用力用牙齿咬。
  「啊啊啊…」
  香织的肉洞更用力勒紧鬼的肉棒。
  「原来…你对痛有快感,哈哈哈…果然是淫荡女巫阿…」
  鬼咬右边的乳头,左手用力揉搓另一个乳头。
  香织的后背向后仰,同时颤抖,双腿包夹住鬼的腰。
  鬼用手指用力捏乳头。
  「啊…」
  鬼一面用力拧乳头,一面慢慢用力用牙齿咬含在嘴里的乳头。
  「不行!不行…」
  香织的身体再度向后仰,表达有快感。
  「不能停止呀。还要、还要…」
  鬼在肉棒上用力,手指捏乳头的同时打香织的脸。
  「啊…饶了我吧…」
  香织不停的摇头,肉洞里更火热的包夹肉棒。
  香织嘴里喊著不要,眼里含泪,肉洞里的蠕动更强烈了。
  「啊…饶了我吧…」
  香织抬起腰,使身体形成拱状,扭动屁股,揉搓肉棒。扭动时发出摩擦声以及快感的哼声,同时也响起铃声。
  「啊!太好了。你很棒,就这样继续这样干死你吧。」
  鬼在香织肉体与灵魂一同发出的甜美的哭叫声和甜美的煽动,大力的抽插。
  在猛烈的活塞运动中,鬼就这样把精液喷在香织体内。
  鬼将肉棒抽出后先让香织的魂体和合一接著把并拢的双腿用力分开,伸出手摸肉缝。
  「不要。」
  香织用双腿夹住鬼的手腕。鬼把手指插进肉洞的缝隙里,肉缝里又溢出蜜汁。
  鬼拔出手指,从香织的背后抱起,像给婴儿撒尿的姿势来到了一个池子边。
  「不要!」
  香织挣扎著想离开鬼。
  鬼在香织的耳边悄悄说:「你不是想尿吗?尿出来吧。」
  「你让我做这样羞耻的事。」
  香织用怨尤的口吻说。
  「你不听我的,我就再让你魂体分离另一个你一定会让我满意的」
  香织摇摇头,不再挣扎了。
  没多久,就说「看吧…」
  说完就有尿水出来,很快的变成一条线。
  鬼故意调整角度,让尿水落到池子里发出声音来羞辱香织。
  「啊…羞死了…」
  「可是有快感吧?」
  「嗯…有…」
  「我也有。」
  鬼把勃起的肉棒压在香织的臀沟上。
  「啊…」
  在这瞬间,水流变了方向,打在铃当上,然后又恢复一条线。
  「要全尿出来了。」
  「嗯…」
  从香织的阴户继续有尿水喷出,不久就停止了。
  「尿完了…」
  刚志放下香织。
  「让我看妳洗的样子。」
  香织没有回答,香织的身体转向鬼,分开腿。
  鬼凝视著。香织因兴奋,脸色红润,露出因蜜汁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洞口。
  香织一面在那里洗,一面揉搓。
  鬼抓住香织的头发,把肉棒插进香织的嘴里开始做活塞运动。
  「妳的手不能闲著!玩弄妳自己的肉洞吧。」
  鬼用命令的口吻说。
  「唔…」
  香织在喉咙深处回答,左手抓紧乳房,右手指插入肉洞里抽插。
  「我…我…」
  香织离开刚志的身体,跌坐在替上,沈迷在手淫中。
  鬼把用术法将池子里的水喷在香织的身上。
  「啊…好凉!」
  香织分开腿,接受水流。
  「还想要吗?」鬼问香织,香织用力的点头他的魂体虽已合一但理智早已被快感淹没鬼躺著让肉棒从下面向上挺。香织爬到鬼身上,调整屁股的角,使肉棒顺利的进入溢出大量蜜汁的肉洞内。
  香织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但反而使自己兴奋,弯下身体,抱紧刚志就扭动屁股。
  「妳才刚被开苞还这样,真是淫荡阿!」
  「是!我是淫荡的女巫,你骂我吧…」
  香织好像更兴奋。两个人就在结合的情形下转动身体,鬼来到香织的身上。
  「打我吧!咬我吧!什么都可以…」
  鬼同时进行的冲刺、打耳光,还有捏乳头,肉棒在湿淋淋的肉洞里搅动。
  「啊…不要放开我…」香港无论鬼如何的粗暴,香织的肉体还会继续挑逗,肉洞里仿佛有另一个生物紧紧缠绕在肉棒上。
  「又要泄了…啊…抱紧我吧…」
  好像为了获得性欲的解放,全身要摆脱所有的束缚。香织使出全力抱住鬼的身体。
  「啊…不行了…我要掉下去了…」
  香织的身体如弹簧般仰起呈拱形,然后身体摔下去变成死人一般。
  鬼把依旧勃起的肉棒留在肉洞里,看著香织的身体产生间歇性的痉挛。
  鬼离开香织,香织就这样昏了过去。
  鬼伸手拉红线的慢慢的用力。香织的括约肌下意识的缩紧,很快的又松弛。大概是非常疲倦,没有醒过来的动静。
  鬼继续慢慢的拉红线,从肛门里露出金黄色的铃当,香织的大腿突然痉挛一下,等待后继续拉。
  露出一半后,自动从肛门出来了,铃上还附著黄浊的东西。
  鬼捡起原本绑在要石上的绳子先将一条绑在香织的脖子上另两根绳索,接在一起送到香织的股间绳索上有两个结,分别卡在前面的蜜穴和后面的肛门上,就这样拴香织在下体。
  鬼解除结界迁著香织往后山的深处走香织走路的姿态非常不自然,这是因为卡在股间的绳子,每走一步就摩擦她的蜜部。
  随著时间的经过,使搔痒的身体更加火热,每走一步香织就感到搔痒感和绳子刺激的异物感,以及像渗透进来一样的甜美感。
  轨道了瀑布前停了下来「到了」
  正当香织感到纳闷时鬼伸手劈开了瀑布。
  「这是…要石!」
  香织看到瀑布里有著另一颗要石而且比先前的还要大。
  鬼将手伸到香织的蜜部沾了香织的处女血跟爱液抹在要石上,不久…要石开始震动接著也粉碎了…
  要石里走出一个巨大的男人鬼跪在地上尊敬的说到「恭喜大哥再度现世…」
  「弟弟…多谢你解开我的封印」
  「大哥你被封印那么久力量应该衰减不少…这是之前封印我们的御影圆的后代你就用它来恢复力量吧…」
  「御影圆的子孙吗?好…」
  巨大的鬼把香织已经挺起来的粉红色乳头含在嘴里吸吮。
  「啊......」
  香织身体忍不住颤抖,同时发出声音呻吟。
  这时候巨大的鬼抚摸香织的身体来到蜜部。
  这时候香织忍不住在巨大的鬼的怀里挺动身体。
  本来是令他厌恶的鬼的手指,这时候却带给她强烈的快感。
  甚至于最重要的地方有绳子挡住,她都感到妨碍了快感。
  就在这时候从香织的嘴里发出尖叫,因为巨大的鬼突然用牙齿咬她的乳头。
  「啊……」
  巨大的鬼用力拉香织脖子上的绳子。
  「啊!」
  自然而然形成跪在巨大的鬼脚下的姿势,虽然有屈辱感但香织的身体产生强烈的兴奋。
  「香织,妳来吸吮吧。」
  巨大的鬼把那个东西对正她的嘴,香织的漂亮双腿跪在地上,把那个东西含在嘴里。
  但香织却也发现他居然没有产生厌恶感。人巨大的鬼看穿香织的心里说:「香织,妳想性交是不是?」
  「是....不是......」
  香织急忙摇头。
  「到底是不是?」
  「是....想要。」
  反正是已经到了这地步,现在摆起架子也是没有意义。产生这样的心情,香织就明白地说出来。
  「更明白地说吧,妳想要什么?」
  「你是知道的。」
  用哀求的眼光看著巨大的鬼,但巨大的鬼的脸上露出冷笑。
  「我要听从妳那高雅的嘴里说出来。」
  「这....呜....我想要性交。」
  香织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妳说什么?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我要性交。」
  「趴下来。」
  这时候巨大的鬼抬头说,香织趴在地上。
  巨大的鬼解下香织跨下的绳子抱住他的屁股,香织感觉到同时有两跟肉棒分别顶住他的蜜穴跟菊们「这是…」
  巨大的鬼就猛烈地把肉棍插上去,这样用力地前后活动。香织的前后两个穴被巨大的鬼同时插入原创最多最用心的真该死我发广告!!「看她饥饿的样子,那样大的东西轻易就进去了。」
  巨大的鬼加快了速度。
  「唔……」
  巨大的鬼在香织体内持续的抽插,使本来就很性感的身体立刻有了反应。
  上身像蛇一样地扭动,前后同时被插更是使她忍不住扭屁股。
  「真色,御影家怎么会有你这种淫荡女巫。」
  香织虽然不想扭,但火热的下体不由己的扭动起来。
  香织的身体突然猛烈振动,已经无法忍耐。
  「啊!啊……」
  香织的声音逐渐变大,快感也快速增加。
  香织忘我地扭动屁股。
  这时候突然巨大的鬼停下来了。
  香织失去排泄欲望的机会,只有猛烈摇头。
  「为什么……为什么……」
  「妳想要的话,就大声说我是一个可以任人插的淫荡的女巫,同时扭动屁股。」
  「这……」
  「好像还不够的样子。」
  「啊!」
  巨大的鬼再度开始抽插,香织的身体向后仰,可是达到高峰之前,巨大的鬼又停止了。
  「不能这样!」
  香织忍不住大叫。
  「不要这样欺负我!」
  那是失去理智的几乎是悲惨的呼叫。
  「既然这样,妳就快大声的说吧。」
  「唔……唔……我是……」
  「还有呢?」
  虽然咬紧牙关,但已经到达忍耐的极限。
  「我要……性交……是一个可以任人插的淫荡的女巫」
  终于说出最羞耻的话。
  「多么好色的女人。」
  是一个可以任人插的淫荡的女巫口口声声说挖苦的话。
  可是欲火已经燃烧起来的身体,不是用香织自己的意志能控制。
  「想泄出来吗?」
  香织点头。
  「妳说出来呀。」
  「我要泄出来。」
  香织前后地扭动屁股,知道这是多么淫靡的姿势,但也无法停止。
  「啊……唔……」
  香织发出更性感和急迫的声音,不久后香织的屁股猛烈摇动终于达到高潮。
  香织无力的趴在地上,巨大的鬼对鬼说「弟弟…他就交给你处置了…」
  鬼像巨大的鬼行礼后巨大的鬼就消失了在那之后又经过了无数的夜晚…
  今天香织躺在地上,将身体朝上躺著,双腿大开,以正常体位来迎接肉棒。
  当姿势摆好时,鬼马上跳了上来,阳具快速的逼进。
  香织看著粗大的肉棒快速的接近连续几天以来受伤的阴道,做了心理准备,接受鬼的肉棒和痛楚,鬼丝毫不犹豫,马上把肉棒插入香织的体内,使得她又再一次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鬼每抽一下,香织一定叫一下,眼角也流出大粒的眼泪,香织的对鬼说:「不要紧,我没关系,只是痛了点,不必管我,我是你的,你怎样都行。」
  说完后,香织对鬼轻轻的微笑。
  「嗯、嗯嗯.....」
  她紧闭著双唇,从鼻子里发出苦闷的声音,身体受到鬼剧烈撞击而上下,汗从乳头尖端挥洒在地上,香织因和鬼性交而发出淫靡又苦闷的歌声。
  过了一下子,香织发现鬼的阳具一直向左,而左边肉壁上刚好有一个伤口,每一次插入体内时,必会带来难过的痛苦。
  鬼又把速度加快,香织的表情也随著肉棒的插入,痛苦、爽快、高潮交织著。
  香织的脸已经没有之前僵硬了,肉棒摩擦到伤口时,香织会有痛的表情,没有时,则会表现出舒服的样子,眉毛的律动、眼睛的朦胧,嘴的红润,声音的大小,完全掌握在壮硕的鬼的肉棒上。
  鬼突然的用手压住香织摇晃的胸部,把上半身的重量全压在香织的胸部上,令香织痛苦万分。
  香织抬头看著鬼,鬼马上就把重量往前压,乳房被鬼的指甲压的流出血来,香织痛的脸扭成一团。
  香织用双手握住鬼的手,固定在乳房上,胸口好像闷住,呼吸也有点不顺,但还是忍住,对鬼说:「主人,请您继续,我会奉献我自己以达到您对我的要求。」
  接著又把下半身往右移一点,让肉棒能摩擦到伤口,让自己感觉到痛。
  鬼马上剧烈的晃动腰部,在香织的子宫内挥霍著肉棒,且一直低下头看香织的表情,香织感觉到乳房的一直被鬼的指甲挖深伤口。
  「嗯嗯,好痛、啊嗯,哇啊......」
  袭来香织的感觉,只有痛。
  但香织看著鬼,看到鬼眼里映出的模样,脸已经痛的扭曲的自己,眼泪纵横,汗水浃发,完全不像是在享受性交的模样,反而是像受性虐待的奴隶。
  香织的下体已经被鬼攻的泛滥,一进一出在香织伤口上,令香织想高潮都无法高潮。
  香织想了想,就对鬼说「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就把抓著鬼的手,双手用力向下压。
  「哇啊.....啊啊。」
  只下更陷入肉中,整个乳房已经扁的不能再扁了,血也顺著汗水,流到鬼看到后,更兴奋了,速度也加快,口水也流了下来,滴到香织的脸上,香织看到后,张著小嘴,接著口水饮入。
  「啊!!?」
  过没多久,鬼的肉棒涨大,和香织合为一体。
  「主人。」
  香织看著鬼,竖立在自己的身上,压著身体,高高在上看著她。
  香织觉得能被如此强壮的鬼宠爱,临幸于她,深感幸运,心中的爱意更加高涨,已经到了无法离开他们的地步已经彻底堕落成了鬼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