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老婆出轨 还一次让我带4顶绿帽》

  我是一个很认真的上班族,娶了一个很贤慧的老婆,生了两个小孩,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家庭很美满,老婆除了很贤慧,他也有个薪水不错工作,且老婆性方面挺开放的,我们两人可以常常做爱,一天还可以来个好几次,感觉真是超甜蜜。而小孩平常都是跟公公婆婆住,假日我们才接回来,所以根本就是我跟老婆的甜蜜世界。
  只是公司突然说要把我外派到大陆一年,薪水会多一些,但重要的是,我有了去大陆的经历,我再回到公司,就可以马上升职,薪水至少可以加个快两万,真是挺诱人了,最后为了向钱看,我还是答应了。在大陆的期间,我都是用MSN及国际电话,跟老婆及小孩子们联络,时间过得很快,一年过去,我又回到台湾了。
  回到台湾不久,有一天老婆跟我说,她这礼拜五想约同事们到家吃晚餐,她说她同事都没看过我,想认识我一下,我心想好像也对,我好像都没有认识到老婆的同事,于是就欣然的答应了。
  这一天,老婆打扮跟平常出门差不多,我也是正常打扮,她同事来了六个人,4男2女,男的是阿伟、阿奇、阿良、与阿陈,女的则是小芳、小美,我们8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吃完饭,小芳就说她还有事情,就先走了,而其他人则是坐在客厅,老婆拿出事先买好的一些酒类、冰块及零食,大家开始继续闲话家常,只是每个男生都喜欢找我敬酒,说我刚回国、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等…各种理由跟我敬酒。
  四个男生一直攻我一个,我哪撑得住,这时9点过后,小美也说她有事情,要先走一步,而我则是头有点晕的坐在沙发上,由于我不喜欢喝到烂醉,除非是我有遇到什么很伤心的事情,才会喝到烂醉,要不然我头在晕了,通常就不会继续喝了,要不然我身体不舒服,会一直想要吐。
  阿陈:「我在敬你一杯,」阿奇把酒杯拿给我我:「最后一杯了,我现在头好晕,可能要先休息一下」
  我喝完就站了起来,想要走回房间,但身体摇摇晃晃地,哪走的稳,这时阿良跑来扶我,顺势把我带进客厅隔壁里的合室房,把我放在木板上,门给拉起来阖上,我头很昏很想睡,但其实内心有点不放心,老婆一个人在外面,跟四个男生在一起,可能是平常自己情色文学看多了吧!我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把合室门打个了一个小缝,可以看到客厅斜后面,也可以清楚看到5个人的背影。
  这时看到阿伟打开音响,放一些热情的音乐,而阿奇这时则说「这是今晚狂欢的音乐。」
  老婆问他:「什么狂欢?」
  阿奇答:「这是男人的狂欢啊!」
  「只有男人才能参加吗?」老婆问道「才不呢!」阿奇说,「这是男人看著美女跳舞的狂欢!」
  「噢!」老婆点不安的回答。
  阿良:「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比妳还骚,快开始跳舞吧!」
  老婆脸红著说:「你们真的觉得我该跳支舞吗?」
  站在最前面的阿陈吹起口哨:「就像我刚刚对妳所说的,妳是今年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老婆听到这句话,露出了一个淘气的笑容。
  阿伟看著老婆说:「我敢打赌,妳舞跳得比这里所有的女人还好。」
  老婆摇摇头:「我从来没跳过这种舞。」
  阿奇说:「小美人,妳一定会的。」
  老婆不安的说:「我不知道。」
  「来试试嘛,小美人。」阿良用乞求的口吻对老婆说,其它人也在不停的鼓励她,最后,老婆喝干了另一杯酒,然后说:「好吧!各位,但是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你们可要告诉我哦!」
  老婆将音乐转得更大声了,然后站起来,身体开始前后摆动,随著音乐摇她的屁股,男人们则不时发出惊叹声,老婆和我在一起时,她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但是她现在却跳舞跳得像个专业舞者一样。
  「转过身来,美人,让我们看看妳的屁股。」阿良命令她,老婆照著办了。
  阿奇又说:「弯下腰来,让我们看清楚。」老婆也照办了。
  很明显的,老婆越来越投入,这时她发现男人们的裤裆开始涨大,老婆的笑容也带了些邪恶。
  阿陈叫道:「可以开始脱衣服了。」
  老婆摇了摇头,蹶起嘴,将双手抱在胸前,男人们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老婆看到后笑了笑,迅速拉下衣服的肩带,当她开始脱衣服时,男人们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当她脱下衣服时,丰满的乳房,因为脱衣的动作,而在她的胸前跳动。
  老婆将衣服慢慢的褪至臀部,最后完全脱了下来,她将脱下来的衣服一脚踢开,此时口哨与狠嚎再次响起,我想表演不是到此为止,而且我猜得没错,她将手伸到背后,解开她的胸罩,慢慢地将她的乳房释放出来,然后她随著音乐的节拍,一上一下的拉著内裤的两边,作弄这些男人。
  那些家伙一齐叫道:「脱下它!脱下它!」
  老婆摇了摇头,回答:「不!」,那语气就像在骂我们的孩子一样。
  她转过身去,让屁股对著这些男人,她慢慢的弯下腰去,脱下她的内裤,现在她除了那双拖鞋之外,什么都没穿。她用连我都没看过的姿势爬上了沙发,然后抬起一条腿,露出了她那粉红色的阴户,所有的男人开始流口水了。老婆放下了腿,用极性感的声音说:「现在该你们了。」那些男人立刻脱光了衣服。
  他们看著老婆躺在沙发上的长腿、细腰、丰胸、美丽的脸,他们认为老婆显然是很饥渴了,那些男人正在打手枪,希望让自己的阴茎更硬些。老婆不自主的舔了舔嘴唇,以很少有的声音问阿良:「我要先从你的鸡巴开始,」阿良立刻移了移身子,将肉棒送到老婆面前。
  老婆更坐近了些,接下来的情况令人难以相信,她将头靠近那根肉棒,张开了嘴,含住那根20公分的阴茎,然后将头慢慢的上下移动,舔著那根阴茎的每一个地方,她甚至还将肉棒拉起,舔他的睪丸。不敢相信她会这么自动地吸吮一个男人的阴茎,我得一直求她,她才肯帮我口交。
  现在她对那个男人一个极有魅力的笑,然后说:「这就是你们今天一直想来我家的目的吗?」
  阿良笑著说:「还不止呢,美人,我还要用一些妳其它的地方。」
  阿良戏弄老婆似的,把阳具由老婆的口中抽了出来,老婆想将那只阴茎再含回口中,但是阿良却挥著他的肉棒,不断的拍著老婆的脸颊,接著阿良又蹲了下来,用肉棒拍著老婆的大腿,老婆将腿伸到阿良的面前,我知道老婆已经准备好了。
  老婆发出抽噎的声音:「…拜…拜托…你」
  阿良问:「拜托什么?美人?」
  老婆用那澄澈的眼睛看著他蹶著嘴说:「拜托你放进来。」
  阿良又问:「放进哪里?」
  老婆张开双腿,用手拨开阴唇。
  「哈!这个骚货要我干她!」阿良说道我看著那根黑色的20公分长的阴茎,插进了我妻子的阴户中,老婆的穴内冒出了许多淫水,她开始全身摇动,发出呻吟,˙阿良越插越深,老婆马上得到了高潮,之后老婆有时呼吸沈重,有时抽噎。阿良开始抽插,不久他弯下身来,吻著老婆的乳房,一路吻向老婆的嘴,老婆让阿良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也将自己的舌头伸入阿良的口中,在长吻结束后,阿良呻吟道:「请别射在里面。」
  阿良大声的说:「骚货,我从来不射在外面,要不就射在妳的穴里,要不就射在妳的嘴里!」
  老婆没有反对,我真不敢相信,老婆始终不肯吃我的精液,但是她现在居然肯让这个人射在嘴里。阿良开始发出呻吟,看来他快射精了,他拔出阴茎然后立刻移到老婆的面前,老婆立刻抬起头张开嘴含住阿良的阴茎。
  阿良吼叫:「喝下去!骚货!」
  我不知道阿良射了多少,我只看到老婆在一直的吞。还有一些精液由老婆的嘴角流到了她的胸部。最后,他射完精了,但是老婆不停的吸著和舔著阿良的阴茎,想把所有的精液都吃进嘴里,她甚至还刮起滴在她胸部的精液,将它们送进口中。
  当她全吃完了,她说:「我从来不知道精液这么好吃。」
  第一个人办完事了,阿奇走近老婆,将他的大阳具送到老婆的嘴前。
  「现在是美食时间。」阿奇向其它人宣布当阿奇试图将阴茎插入老婆的口中时,阿陈冲向老婆的阴户,用他的长舌舔著老婆的阴核,而阿伟则舔著老婆的乳头,阿良则在一旁休息。第二回合开始,阿奇把老婆的嘴张开到了极限,但是老婆还是只能将阿奇的龟头含住而已。阿陈玩著老婆的阴户,让她忘了罪恶感,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欲望。她开始认真的含著阿奇的阴茎,努力的让那巨大的阴茎再深入她的口中,当她为阿良口交时,她只是含进阿良阴茎的前端而已,现在她看来下定决心,要将阿奇更大的阴茎放入口中。最后,她大概含了十公分进去。
  但是阿奇还不满足,他命令道:「我要插到妳的喉咙里,骚货!」
  我以为这是身体上的限制,根本不可能办到,老婆连吹我那短短十几公分的宝贝都几乎让她窒息,何况是这么大的肉棒。在老婆不停的更换了她嘴巴的角度和方向后,我发现老婆居然又多含进了五公分。阿奇将他的阴茎抽出了一点,接著又马上用力地往老婆的口中插去,他每一次这么做,都让他的大屌插进小老婆的口中更深,我看到老婆的咽喉变得更粗了,我想阿奇现在大概已经插入廿五公分左右了。
  老婆稍微调整了她身体的角度,也许这可以让她的喉咙舒服一点,这也让阿奇的阴茎插得更深。阿奇的阳具现在一定非常硬,他持续地用力往老婆的口中插,最后,老婆办到了!她可爱的鼻子碰到了水管的阴毛,她的下巴也碰到了阿奇的阴囊。这必需要有超人的意志力与决心才能办到!
  老婆的头开姞移动,她的喉咙紧紧的包著那根大阴茎上下套动,在老婆口交的同时,她还用她那美丽的双眼看著阿奇,我还知道,她正对他微笑。她很明显地非常得意自已能吞下这么大的阴茎,她移开她的头,将那大屌从口中退出,呼吸几口,再一次将阴茎整根含到底。她的神情看来似乎愿意为这个男人口交一整夜。
  最后,阿奇将那大阴茎从她口中拔出,接著说:「妳做得还不著,但是我要玩另一个洞了。」
  在老婆表演她神乎奇技的口交技术时,阿陈和阿伟还是继续舔著老婆的阴户和乳头,这也使得老婆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似乎已经决定要阿奇干她,于是她说:「来吧!」
  「妳是一个坏好孩吧?」阿奇问她老婆很小声的微笑著说:「我喜欢当一个坏女孩。」
  「啊哈,」阿奇又问:「那妳是一个淫妇吗?」
  老婆看来有点急迫,她用混浊的呼吸说:「没错,我是个淫妇,我和你通奸,我要你尽其所能的对我做任何肮脏下流的事。」
  现在,阿奇要搞她的阴户了。阿陈和阿伟站到一旁,阿奇粗鲁的拉过老婆的身体,让她的阴户对准自已的肉棒。老婆好像很希望那肉棒插进来,她说:「把你的脏东西插进我的脏肉洞里。」
  阿奇把自己的肉棒摸了摸,让原来就沾在上面的老婆的唾液涂得更均匀。
  阿奇将肉棒抵住老婆的阴户,开始慢慢地插进去,刚开始时,老婆的面部开始扭曲,他是她的阴户看来比她的嘴还有更大的潜力,没多久,阴茎大概看起来是插到底了。阿奇将大肉棒抽出来一大部份,老婆的身体开始放松,且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紧接著,阿奇又用非常快的速度,用力的将肉棒插进老婆的阴道,这一次进去得更深了,而阿奇又重施故技,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老婆在高潮时总会尖叫,这一次她的尖叫长达十分钟。我躺在木板上,呆若木鸡。阿奇干老婆的样子,让我感到害怕。
  接著,老婆开始说出一些下流字眼,像是:「再快点干我,你这个混蛋!」「用你的大屌用力插我的屄!」阿奇的体力过人,在小莉的第三次高潮过后,他终于慢了下来。
  「你为什么停了下来?」老婆抱怨道:「我正觉得舒服呢!」
  在绡微调整过呼吸后,阿奇说:「妳这个淫妇,妳有满足过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用你的大水管插我就行了。」老婆呻吟道「我会再插妳的,但是我这次要插妳的屁眼。」阿奇回答她我以为这句话会把老婆带回现实,因为老婆一直觉得肛交是很脏的事,她连考虑都不会考虑。但是阿奇的大水管好像给了她无上的满足,所以她说:「噢!好吧!我的屁眼给你干吧。」阿奇粗鲁的将老婆头抓起,并往下按,让她看著她正被阿奇的大肉棒插著的阴户。
  他命令老婆:「把妳的屄移开。」
  老婆照办,她开始移动身体,慢慢地让阴茎离开肉穴,一会儿,阴茎已经完全拔出来了,阿奇放开老婆的头,把她推到在床上。
  「翻过去,像条母狗一样的趴著!」阿奇命令她他用手指沾了沾口水,涂在老婆的屁眼上,接著插了一根手指进去,开始抽送,过了一会儿,又插进一根手指开始抽送,直到插进了第三根。老婆一直在呻吟。阿奇觉得差不多了,按住自己的龟头抵住老婆的屁眼,慢慢的插进去。
  老婆叫得更大声了,她哀求水管:「慢…慢一点…」
  我真不敢相信,那个人居然用他的黑屌,插进我美丽妻子那么小的肛门中。老婆移动屁股,自动帮阿奇抽送自己。
  老婆说:「快点用力干我的屁眼,你这个黑鬼!」
  阿奇开始加快速度干她,她的头发在空中飞扬,乳房在胸前跳动,廿秒后,她又达到高潮。在阿奇干她的时候,她转过头来看著阿奇,眼中的欲望之浓是我一生从未看过的,看得出来,她愿意为这个男人做出任何事情。
  不久后,阿奇的喉中发出低吼,看来他快射精了,他看著老婆,对她说:「来吧!妳的点心来了!」
  阿奇将阴茎拔出来,老婆立刻转过身来,阿奇将刚刚还插在老婆肛门的阴茎,插进老婆已经张开的嘴中,阿奇那一大股白色的精液立即射进老婆的口中,老婆立刻开始吞咽,但是阿奇射出来的精液实在太多了,还是有许多精液由老婆的口角流出来,滴在她的乳房上,沿路流到她的阴毛,最后流到她的阴核上。阿奇射完精,老婆用舌头将他肉棒上的每个地方都舔干净,接著又把乳房上的精液用手刮干净,送入口中,甚至还将手伸到下体,把流到阴核上的精液也刮了起来,吃了下去,还把手指插入阴户,再把手指拔出来,舔著手指上所沾染的分泌物。
  她性感的笑了笑,说道:「真好吃。」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我,都开始呼吸急促。
  老婆接著眼带淘气的望著阿伟:「换你来干我了。」
  我听到老婆说:「阿伟,随你要怎么干我都可以。」
  阿伟躺了下来,老婆骑在阿伟的身上,将自己的阴户对准阿伟黑色的阴茎,然后坐下来,让阿伟的阴茎插进自己的小洞内,她开始在阿伟的身上,一上一下的移动自己的臀部,开始抽送的动作,有时当她停疑来休息,阿伟立刻自动地从下方抬起身子,让抽送的动作不致中断,这样做又让老婆得到了另一次高潮,她尖叫了大约十五秒,之后看始喘息。
  当老婆的高潮结束,她又继续上下移动臀部,她的乳房随著上下的动作而跳动,阿伟起身狠狠吸著老婆的乳头,让她的乳头变得鲜红,过了不久,老婆又得到另一次高潮。最后,阿伟开始呻吟,而且用力将肉棒插到底后就不动了,原来他射精了,射完精后,他将阴茎拔了出来。在阿伟干老婆的过程中,阿伟没有亲吻过老婆,这证明了除了老婆的肉洞之外,没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
  老婆又露出她那如同天使般的微笑,对阿伟说:「我喜欢精液的味道。」「我可以舔一舔你的屌吗?」
  阿伟考虑了一会儿接著说:「好吧!」
  我真不敢相信老婆居然这么想吃到精液,她甚至还舔阿伟的屁眼,找找看还有没有残留的精液,一但找到,就全把它们吃下去,不久后,阿伟那只阴茎变得干干净净。老婆现在将注意力移到阿陈身上,他一直试著他的肉棒,坐在床旁的椅子上,看著小莉被轮奸。
  老婆下了沙发,走向阿陈,用十分性感的声音对阿臣说:「阿陈,现在该你了,我要你用你的肥肉棒干我,然后,我还要尝尝你的精液。」
  老婆坐在阿陈的腿上,阿陈的肉棒正立在老婆的双腿之间,老婆一只手握著阿陈的肉棒,让他的龟头磨擦她的阴核,另一只手则摸著阿陈的胸部、他的头、头发。老婆靠在他身上,张开嘴,用她的舌头舔著阿陈的厚唇,然后再用舌头打开阿陈的嘴唇,阿陈张开嘴,伸出那刚才舔过老婆阴户的长舌头,探入老婆的口中,接著两人就是一记长吻。
  当长吻结束,老婆用甜甜的声音说道:「拜托,阿陈,把你的大黑肉棒插进来。」
  阿陈抱著老婆的细腰,毫不费力的将她抬起,将阴茎对准老婆已经张开的阴唇,用龟头磨擦老婆的阴核,老婆也因此而全身颤抖,不久,阿陈的肉棒上已经沾满老婆兴奋所流出的爱液,他这样大概做了五分钟,老婆从阿陈身上得到了第一次高潮。
  阿陈停下了他的动作,接著说:「我要插妳的屁眼,美人。」
  老婆兴奋的说:「好哇!我让你干我的屁眼。」
  阿陈举起老婆,将她翻了个身,放到床上,让她趴著,到目前为止,阿陈一直抱著老婆,所以老婆的脚从未踩到地面。阿陈将肉棒在老婆的穴上磨了磨,沾了老婆的淫水,接著立刻将那阴茎插进老婆的屁眼中,插进去相当顺利,因为老婆的屁眼才刚被阿奇的大屌干过,他用非常快的速度抽送,老婆开始呻吟、尖叫。
  阿奇这时好像鸡巴又变大了,放在老婆的口中,在老婆和他们两人同时性交的时候,老婆有时会不含著阿奇的阴茎,而去吻他的阴囊,或将一颗睪丸含入口中,有时还会舔阿奇的屁眼,真不敢相信,她还会将舌头插进对方的屁眼中。阿陈开始玩花招,他开始交替的插老婆的屁眼和阴户,他这么一做,老婆变得更兴奋,她的乳房也在胸前跳动得更激烈。
  我知道这么做,老婆的那些地方明天会疼痛,但是无论如何,现在她心中只有快感。因为阿陈的动作,使得老婆停止吸吮阿奇的阴茎,阿陈握著老婆的乳房,将她拉起,吻著老婆的颈子,阿奇此时也摸著老婆的乳房,用嘴吸吮著老婆右边的乳头,而阿陈则用手捏著老婆另一个乳头,老婆开始尖叫,一只手握住阿奇的肉棒,帮他打手枪,阿奇的龟头大得吓人,老婆引导阿奇的龟头,磨擦自己的阴核。
  「阿奇,我也要你插进来」老婆说。
  阿奇从老婆的胸前移开了嘴,身体向老婆靠近,直到他的胸贴上了老婆的乳房,引导阿奇的阴茎插进自已的阴户,然后将头往后仰,靠在阿陈的肩上。
  阿陈问她:「三明治的感觉如何?」
  我淫荡的妻子回答:「太美妙了!」
  阿陈和阿奇又开始同时抽送,老婆的脸上呈现痛苦与快乐的双重表情,但是逐渐的,脸上只剩下了欲望,不久后,两个男人换了位置,由阿陈插她的穴,而阿奇干她的屁眼。阿奇贪心的玩弄著老婆的两个乳头,而阿陈有时用手用力掴著老婆的屁股。
  如果此时近看老婆的阴户,你会看到她的爱液如泉涌般流出,还滴落到水管的阴囊上。我已经不再去数老婆高潮的次数了,因为已经根本数不清了。老婆和他们一直这样搞了十分钟,忽然阿陈开始抽搐,老婆一边帮阿陈打手枪,一边用舌头舔著阿陈的龟头。
  「骚货,妳好好给我吃干净,别滴到我身上。」
  阿陈在老婆嘴中射得差不多干净了,而老婆也将它们全吃进肚里,阿陈将肉棒从老婆的口中拿了出来,老婆伸出舌头,接住他滴下的最后一滴精液。老婆用口中的液体漱口,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一点点的吞进肚子里,全部咽完后,又将头靠过去,用舌头清理阿陈的肉棒。
  而阿奇是挺著他的肉棒站在一旁,当老婆将阿陈的肉棒舔干净后,立刻将脸转向阿奇,而阿奇此刻却马上射精,这次所射的精液非常稀薄,老婆伸出舌头,不偏不倚的接个正著,她马上将这些清液咽了下去,用用嘴将阿奇的阴茎舔了个干净。
  就这样我居然眼睁睁看著四个男人,同是上了我的老婆,我心想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虽知老婆是个性欲比较高的女生,但怎么会搞4P,这样太夸张了吧!后来我一直找阿伟出去喝酒,因为那一天阿伟给我的感觉,算是他们里面之中,比较老实的一个,终于经过几次的常谈,终于在一次喝的比较多的情况下,全部跟我说了。
  原来老婆工作的部门,是个小单位,除了到我们家,我所看到的那个六个人之外,只剩一个主管跟另一个同事,而阿良原本就是他们部门里的头头,每个人都跟他互动很频繁,就在有一次,阿良与老婆一同去别地方开会时,阿良把老婆带起汽车旅馆,上了我老婆之后,就回到办公室,开始跟男同事说,老婆是个很骚的女人,而后来阿奇趁著某天老婆加班时,半推半就的,在仓库干了老婆,阿奇上完之后,也回来跟其他同事说,男人听了都很心动,阿陈后来也一直约老婆下班后吃晚餐,后来终于约到了,就到公园公厕,和老婆坐了起来,阿伟跟我说他虽有心动,毕竟是有家庭的人了,所以他没有特别跟老婆走的很近。
  只是有一次他们一同去唱歌时,其他三人在她面前,同时轮流干老婆,他终于忍不住,一起上了老婆,在我们家,这是他们第3次,跟老婆玩4P了,他只知道这些,他不知老婆到底有跟他们发生多少次性关系,就这样平常只会在A片看到中的情节,却血淋淋地发生在我生活中。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