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人与一对母女的奇异恋情(1~34)》

  第一卷1说起认识丽的过程还真有点不可思议。丽是我小姨子的幼师同学。那年暑假前的一个月左右,我小姨子在我家附近一所幼儿园实习,为图方便,住在我家。
  有一天,小姨子对我说,她有一个女同学要过来玩,而且晚上要住在我家。当时我什么都没想,便说:「没事,你让她过来吧,反正你姐这几天都住你妈家,我们这里很空。」
  那天傍晚吃过饭不久,小姨子的女同学便来了。你知道我第一眼见到丽的感觉吗?当时我真的有点傻了,我从来没见过这天下竟然有如此美丽漂亮的女孩子。
  丽五官长得相当精致,轮廓优美,尤其是那双眼睛,黑白分明,温柔隐隐约约中又带有一点野性,勾人魂魄;身材高挑匀称,大概有165厘米左右,手臂骨架虽显有点偏瘦,但曲线优美,尤其是那高耸挺拔的胸部,让人看了心里马上就会有一种「嘭嘭」跳、「嘭嘭」跳的感觉;长著一头松软黑溜的披肩长发,皮肤白皙而富有健康感,整个人让你感觉到充满青春活力!更令我惊奇的是,丽的神情举止总让我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她似的。我尽量控制住自己慌乱的心绪,而丽却很大方地跟我打了个招呼便坐在我边上的沙发上。
  就这样,我、小姨子、丽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了些彼此的情况。我知道丽那时19岁(丽说的19岁是虚岁,其实只有18岁),幼师马上就要毕业了,在学校里学的是音乐专业,想一边实习一边找工作单位。
  聊了会,小姨子便说自己上了一天课很累,想洗了澡早点睡,让我们两个再聊一会。说著便去洗了澡进房间睡了。丽也说要先冲个澡然后再陪我讲话。
  等丽洗完澡出来时,已经换上了一件薄薄的紫罗兰色超短裙式的吊带睡衣,这下丽越发显得婷婷玉立、楚楚动人,而且真的很性感,尤其是那对露出睡衣半截的丰满、白皙、匀称的乳房,乳沟隐隐约约,惹得我心跳和血流速度都明显加快。我傻傻地看了一会儿,突觉不妥,赶紧转过头看电视,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丽的脸似乎也晕红了一下,但马上就恢复原样,依然又在我的边上坐下。闻著丽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纯香以及又带有点发育成熟的女人的气息,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身上雄性激素在不断膨胀,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放在身体两边的手都有点微微发颤。但丽似乎并未感觉到我的异样,依然管自己在看著电视节目。
  为掩饰自己的慌乱同时也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便站起来对丽说:「你先看电视吧,我也去冲个澡」,说著我便逃也似的冲进了卫生间。
  对著卫生间的镜子,我发现自己的脸已经胀得通红,而且额头上冒著细汗。
  更要命的是,我竟然发现我那狂妄的「小弟弟」差点把我穿著的牛仔裤的「前门」
  顶出一个洞,而且有一小块地方明显湿湿的。我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静下来。同时心里不停告戒自己:不行!不能这样!自己怎么能有这种非份之想呢?人家可是个小女孩啊,况且还是小姨子的同学呢!真要命,真不要脸!
  我一边告戒诅咒著自己,一边拼命冲著冷水澡,似乎想让自己躁动的心安静下来。
  冲完冷水澡,换上薄薄的丝质睡袍,我整个人总算平静放松多了。
  等我从卫生间出来时,丽仍然还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静静地看著电视。见我出来,丽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很温柔地对我笑了一下,「好啦?」
  「嗯」,我反而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事过后自己想想,我当时已经30岁,都结婚四年的「老男人」了,面对一个小女人,怎么还那样惊惶失措、那样「嫩」
  呢?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但现在想,可能每一个男人,当他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时,难免都会这样的吧?
  第一卷2我重新又坐在丽的边上。不知什么时候,丽已经将我家客厅里许多本来亮著的灯都关掉,只剩下沙发顶上最柔和的那一盏了。我小姨子房间的灯也黑了,显然也已经睡著了。整个房间很静很静,只感觉到窗外吹进来一阵阵初夏凉爽的风,还有电视音乐频道里传出的蓝色多瑙河的优美旋律。我也不再紧张、不再发颤,慢慢闭拢双眼,让自己整个人很放松地靠在沙发上,充分感受著这人生难得的意境和惬意,似乎不再受周围一切事物和杂念的干扰。
  等我睁开双眼时,不知什么时候丽已经将她的脸轻轻靠在我的肩膀上,那双美丽的眼睛充满柔情,静静注视著我。我当时什么也没想,什么也没说,只是很自然地(也许这就是大家常说的默契吧)伸过手,将丽的整个脸轻轻搂进自己怀里,然后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吻她的脸,最后再吻她那鲜嫩香甜的唇。等我停下来时,不知为何我竟然发现自己两只眼睛已满是泪水!现在想想,那其实是一种感动至极的幸福。
  在我吻著丽的时候,丽用双手紧紧抱住我的身体,整个人微微颤抖著,紧张而又幸福地呢喃著,并轻轻叫著我的名字。
  我也将丽整个人紧紧搂在怀里,并用手轻柔地抚摸她,开始是头发,然后是脸,然后是肩膀,然后是腰,然后是……,丽开始幸福地呻吟著……。
  我脑子突然震颤了一下,抚摸著的手便停了下来。我不敢太放肆,脑子里甚至突然有一种犯罪感:我可是一个有妇之夫啊,怎么能跟自己小姨子的女同学这样呢?我又开始紧张并有点冒汗,好象感觉到我的小姨子就要从房间里冲出来责骂我似的。但丽似乎并没感觉到我的异样反应,反而把我搂得更紧了!等我用力把她推开时,她才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你、你,怎么啦?」「是不是不喜欢我啊?」丽眼睛里含著幽怨的泪水,委屈地看著我。
  「没、没、没有」,我慌乱地赶紧想掩饰自己的异样反应,并站起身又进卫生间擦了一把冷水脸。
  等我返回客厅时,看见丽脸上已满是泪水,并还在低声哭泣。我心里又突然对丽有了一种负疚感:人家女孩子喜欢我,希望我能抚慰她,我却怎么让她伤心流泪呢?我还是个男人吗?何况我自己也真的很喜欢她啊!我真是太窝囊了!
  我突然又不知从哪里来了勇气,很快拿了条湿毛巾,将丽脸上的泪擦掉并重新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丽于是又开始开心起来,用她那双美丽动人的眼睛脉脉看著我,还用她那双弹钢琴的细长的手主动抚摸我的脸,并用她那鲜嫩香甜的唇亲吻我的脖子。我不再回避、不再退缩,勇敢地全力迎合她,并继续温柔地抚摸她美丽性感的身体。
  当我的手抚摸到丽的乳房时,我能感觉到丽的整个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著;当我的手探到丽那「神秘之谷」时,那里竟然已整个流满圣水!我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雄性荷尔蒙在极速涌动、沸腾!我一点也不再犹豫地将丽身上的紫罗兰睡衣整个给褪下来,并把她抱到自己卧室的床上。
  那是一个多么美多么诱人的女人胴体啊,简直就是造物主精雕细琢的杰作:白净、匀称、曲线、活力,我想任何一个男人见到都会为之著迷、为之疯狂的!
  丽就象一只小鹿,在床上欢快地低吟著,并紧紧抱著我的身体不放。我再也把持不住自己了,一边亲吻著丽那红润精致而又坚挺芳香的乳头,一边用手轻抚著丽那流满圣水的「神秘之谷」,以便使她尽量放松、打开。我凭一个已婚男人的第六感觉,就清楚丽肯定还是一个从未有过床第之欢的纯情处女,我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绝对不能伤著她、痛著她。可是丽已经完全不能自控了,她不停地呻吟著,不停地叫著我的名字。在我充分感觉到已经是最佳时刻的那一瞬间,我将自己那滚烫坚挺的高傲宝贝用力并坚定地插入丽那已淌满润滑香醇圣水的「神秘之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时刻啊?那是一种过了那一刻马上就死也丝毫无憾的时刻呀!丽只是在我用力插进去的那一瞬间震颤并大声呻吟了一下,很快便又将她的身体和我的身体紧紧顺贴地绞缠在一起,并欢快地呻吟著……,似乎上帝本来早就已经安排好让我们两个尽情绞缠在一起享受这人间至爱至欢的!
  我也不愿再辜负上帝的厚爱,猛烈、忘情地亲吻著丽的香唇、美乳,紧紧搂抱丽的身子并用力撞击著她那精美醇香的胴体,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停下来,直至我们两个都精疲力尽!
  那一夜,我和丽放纵地总共做了五次爱,丽一直热情高涨,不知疲倦。当我将丽从床上抱下来时,我发现我那本来洁白的床单上已被绣上一朵鲜红的玫瑰——那是我和丽的杰作,丽真的还是一个至纯至洁的处女!
  第一卷3我和丽就这样不可思议地认识了。那一年,我30岁,丽18岁;我是一个结婚四年的有妇之夫,而丽是一个刚刚幼师毕业的青春少女;我是一个「老男人」,而丽是个美丽动人的纯香处女。我不知道自己是哪辈子积的德,竟然会有这样的「艳福」。我也不敢想象,那天我怎么会那样放肆?我和丽可是初次见面啊,丽还是我小姨子的同学呢,虽然我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但我是一名法官、一个「正人君子」啊。我还有弄不明白的是:丽那天又是怎么啦?难道是她年少无知?
  或者仅仅出于冲动?不管怎么样,反正事情就这样不可思议地发生了,没有任何先兆,甚至让你没有一点儿心理准备。后来,我曾多次问过丽,那天她是第一次见到我怎么就会那样冲动?而且怎么就敢在她同学姐夫的家里、在自己同学也在的情况下,与同学的姐夫亲昵、接吻、拥抱甚至疯狂做爱呢?每次当我这样问丽的时候,丽总是一脸认真地说:「其实在我进入你家门的那一刻起,我就惊奇地发现,你家里的一切我好象都很面熟很面熟,包括环境的布置、沙发的摆设,我似乎都在哪里见过似的;甚至当我坐在你身边时你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我都觉得很熟悉很舒服,我好象跟你早就认识了似的,对你和你家里的一切,我一点也不觉得陌生。所以,当我靠在你身上,当你拥抱我、亲吻我、抚摸我甚至把我脱光抱上床的时候,我当时真的什么也没想,就觉得很舒服很受用!不瞒你说,其实在我第一眼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爱上你了。」
  每当丽这么说的时候,我内心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从丽那严肃认真的神情,我知道丽说的都是真话。其实,很多人可能都曾有过这种类似的情感经历,当一种真实的强烈的情感自然来临时,没有时间也不可能让我们再去想那么多。
  你说它是天意也行,天命也罢,事情反正就是这样。像我这种一直自认为很「理智」的法官,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所以,有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一见钟情」这种事情的存在;所以,我们经常能发现那种真诚而又强烈的异性相吸的情感(我们姑且把它叫做爱情)迸发时,它会冲破一切世俗道德的偏见和阻碍,破土而出,生根发芽甚至茁壮成长。事到今天,我仍然得承认,实际上在我第一眼见到丽的时候就已经对她一见钟情了,而且这种一见钟情是真诚而又强烈的,否则,就不可能发生那天以及往后的那么多事情了。
  第一卷4再说那一夜我和丽尽情放纵了五次后,才猛然发觉天都差不多亮了。我急忙将丽抱下床并让她赶紧回我小姨子身边睡,丽先是依恋地看著我但很快便又利索地收拾了一下到我小姨子睡的房间去了。我知道丽心里是舍不得离开我,其实我自己又何尝舍得她离开我呢?可是,不这样做行吗?从丽的果断表现,我突然发觉丽还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她已经懂得至少当时还不能就那样依恋著我。
  我独自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席梦思床上,久久无法入睡,虽然我的肉体已有点困倦,虽然丽也就在我隔壁小姨子的房间里,可我的脑子还是很亢奋,我开始对丽有一种很强烈的思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异性产生这种思恋的感情。
  我必须承认,我已经陷入丽的情网,虽然我才第一天见到她。
  我不知道隔壁床上的丽睡著了没有,不知道她是否也像我思恋她一样在思恋我……,我的思恋慢慢变得模糊。后来,我好象感觉到自己飞到了天上,在那里我又遇到了丽并跟她紧紧抱在一起,飘飘欲仙……。
  第一卷5第一次见到君是在我认识丽两年后的一天晚上。君是丽她妈,一个美貌奇异的女人。
  自从遇到丽后,我的生活内容和人生态度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丽每天都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我,告诉我她周围发生的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用她那温柔幽默的话儿逗我开心;丽还会经常跑到我身边来看我,用她那百般柔情抚慰我,用她那充满活力的生命之水浸润我。即使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和丽也能在电话里或者抱在一起的时候聊上一、两个钟头甚至通宵,好象整个世界都是属于我们俩的。
  我的生活开始变得多姿多彩,整个人也变得滋润健朗多了。我一下子感觉到生命有了充足的动力,感受到人活著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我开始对生活更加热爱,对工作充满热情,对自己周围的人们也更加友善和关心。我的亲人、朋友、同学、同事都说我像换了个人似的,有时还会好奇地问我「你这么开心是不是中了500万彩票大奖啊?」。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是中了「爱情大奖」、得到了爱情的巨大滋润呢。而且,这种爱情你不要说拿500万,就是拿5000万、500000万甚至拿整座金山跟我换我也不要啊!我一直弄不明白的事情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一说到喜事首先想到的就是钱呢?我知道钱对于一个人来说是蛮重要的,但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很多很多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啊!
  那时丽已是一所名牌幼儿园小有名气的音乐老师(据丽讲其实还不止如此,她说在她所居住的那个小城市的所有学校,包括幼儿园、小学、中学甚至大学,很多人都知道她的大名,尤其是那些男老师们)。丽总是很自豪地跟我说,她之所以在教育界有这么大的名气,最主要的是她的才华表现,她不但自己在那个小城市的许多器乐、声乐、舞蹈甚至选美比赛中拿了很多大奖,而且她所带的班级学生也表现优异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同样拿了很多大奖;当然,她说,她自己天生的魔鬼身材、靓丽美貌的形象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当丽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总是不置可否狡黠地笑笑。其实,我并无否认丽的横溢才华的意思,只是觉得对于那些男老师们来说,也许后者才是更重要的原因。每当丽看到我这种反应时,总会说我很坏很坏,但我知道她心里其实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一天,丽还不无得意地告诉我一件事。说有一次,她们幼儿园女老师们跟一所中学的男老师们联欢时,那所中学的两个男老师因为她而争风吃醋赌酒喝,最后竟然还打得头破血流,据说后来那两个男老师还因此被他们学校处分。
  看她那种得意的样子,我说:「都是你们红颜女人惹的祸。」
  丽强辩:「天生丽质没办法,又不是我的错!」
  我无言,是啊,女人红颜又有什么错呢?都是上帝的错。
  就这样,两个人快快乐乐、甜甜蜜蜜,我跟丽相识的两年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经过这两年的滋润,丽也越发长得水灵成熟、有女人味了。我每天对丽的思恋时间越来越长,丽也说自己对我越来越想念、依恋了!可是那段时间,由于我及前妻莎双方父母的强力反对还有莎的死活不肯,我与莎依然还维系著那种名存实亡、同枕异梦的夫妻生活,同时也因我自己作为一名法官大人的世俗压力,不可能也不敢和丽光明磊落或者说明目张胆地谈情说爱,更不要说「做爱情」了(我先在这里交代一下,我与前妻莎的不和谐并非因为丽的出现而产生的,具体原因是一言难尽,后面我将讲给大家听,你们慢慢就会知道的)。作为我来讲,为了保持自己法官大人的「良好名声」,我只能将与丽的爱情秘密进行,否则在我们这个「文明进步」的社会我必将身败名裂,落得万人唾弃的光荣下场。还有,我更要为丽著想,我已经是一个30多岁的有妇之夫,而丽还是个才20来岁的未婚妙龄女子,我甚至无法保证自己能带给丽一辈子的幸福,因此,为了丽一辈子的名誉和幸福,我必须谨慎做事。丽也总是能配合我将「保密工作」做好。正因为我和丽保密工作做得好,所以虽然我们交往两年多时间了,除了我们自己俩,一直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我们俩的这种亲密关系,包括我们曾经的「红娘」小姨子。
  丽所居住的那个小城市距离我生活的W城的家坐车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在我与丽相恋(请容许我这么说)的两年多时间里,更多的时候是丽跑到W城来看我,我仅有极少几次去丽居住的那个小城市看过她,而且都是利用单位出差的机会。不是我不想或不在乎丽,毫无疑问丽是我自从那天碰到她以来生命中最最重要、最最思恋的女人,而是我不敢去看丽。不敢的原因一是莎把我盯得很紧,除了单位安排出差,莎几乎不让我有单独出远门的机会,更不要说想在外面与其他女人幽会过夜了。否则,若莎闹腾起来,不搞得我身败名裂起码也会弄得我名声扫地无法做人。不敢的第二个原因是我还担心万一被丽的爸妈撞著无法解释。
  毕竟我是个有妇的老男人,而丽是个未婚的妙龄女子,一般的人若碰到这样的事,肯定都会认为是我在勾引或者诱骗人家女儿,而不会想到其实人家女儿也是真心喜欢我爱我的。有时,我会将自己上述的不便和担心告诉丽,丽也总是表现得通情达理,她说她能理解,她不会让我难堪的。接著,丽又经常地在她辛苦上完课后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跑来W城跟我幽会半个多钟头然后赶回她居住的那个小城市。
  丽还经常动情地对我说,我是她这一辈子唯一喜欢的男人,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将一直爱我。看到丽那美丽深情认真的眼神,我的心总会被深深打动。通过跟丽两年多的接触,我已经深刻感受到了丽不但是一个美丽真诚善良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极其聪明执著忠贞的女人。想到这些,我就会对自己的畏缩、若得若失和懦弱感到惭愧,感到无地自容。「我还算是个真正的男人吗?」我总是这样问自己。
  第一卷7我经常会在心底默默发誓:我一定要带给丽幸福,带给丽快乐!
  又是一个夏天的下午,正当我很想很想丽的时候,丽打电话过来给我。我以为丽要到W城来看我,但丽说想我第二天晚上去她家陪她,还说第二天晚上家里人都不在,就她一个人。我不明白丽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她明知道对我来说这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何况我第二天又确实没有可以出差过夜的借口。我知道丽一般是不会轻易有这种想法和要求的,心想她肯定有什么重要事情。在我再三要求下,丽终于告诉我第二天是她的20岁生日,她很想我能够在她20岁生日的晚上在她家里整晚陪著她,她说这是她一直来的渴望!我在心里责怪自己真是太粗心了,丽19岁生日的时候就曾经告诉过我但也让我给忘了(也许是我对生日一直不那么重视的原故,包括对自己以及父母的生日都经常记不住)。丽见我在电话里半天没反应,可能是以为我很为难不好回答,于是说:「我知道你不方便,那我就一个人过好了……」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丽在电话那头不停哽咽。当时,我感觉到自己整颗心似乎都被丽的哽咽声融化掉了。赶紧安慰她:「宝贝,别哭、别哭,我答应你,一定去!」
  其实我的心里确实又何尝不想去呢?我甚至多么渴望每天都能陪著丽,跟丽厮守在一起啊!
  丽听说我能去陪她,即刻转哭为笑,并开心地将家里住址详细告诉给我。
  第二天,我将自己穿戴得整整齐齐,对莎撒了个谎,说单位临时有任务要出差,还得在外面过一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一个女人前面撒谎,我一直都认为撒谎是一个男人最不应该有的德性。人若都能不撒谎真实地相处生活该有多好啊!莎对我的谎言深信不疑,虽然莎知道我跟她相处并不和谐,但她一直还认为我是一个正直、诚实的男人。下午五点钟一下班,我就打的赶往丽居住的那个小城市,并到花店定制了十一朵「蓝色妖姬」,又到蛋糕店买了一个最精美的蛋糕让店员给送到丽家里去。我想,丽看到我送的礼物肯定会很开心很感动的。
  不知上天是被我和丽的这种痴情所感动还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在我往丽家里赶的时候,本来万里晴空的天突然毫无征兆地整个暗下来,接著雷声隆隆,下起了倾盆大雨……
  一点都没有防备的我即刻便成了「落汤鸡」。
  因以前从来未去过丽的家,对丽所居住的这个小城市的街道、住宅布局又不熟悉,再者自己心理有顾忌,连向人家问路都不敢,等我好不容易找到丽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来钟了。其实,期间丽曾打了好多个电话给我,让我呆在某个地方等她过来接我,但我还是不敢,总担心万一被丽的什么亲戚熟人碰到会很尴尬甚至吃不了兜著走。我让丽在家里等著,我会找得到的。
  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总是自己给自己设置那么多的障碍,作茧自缚!若每个人都能轻松地、自在地生活该有多好啊!
  第一卷8丽的家是在一个高尚住宅区,整个住宅区错落有秩地分布著五、六幢六、七层高白墙红瓦的典型中式建筑,建筑之间满是青翠的树木和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鲜艳花儿,环境优美,丽的家就在其中一幢建筑的五楼。
  我拖著一身湿漉漉的衣裤,左顾右盼上了楼,忐忑不安地敲开了丽的家门。
  真的,我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狼狈,那样不安过。
  丽打开门看到我全身湿漉漉又紧张兮兮的滑稽相,好象幸灾乐祸似的一下子跳起来紧紧搂住我的脖子猛猛亲了我好几下,然后才让我进了房间,丽今天显然特别开心。我也被丽的快乐情绪感染了,整个人轻松开心多了。还没等我怎么反应过来,丽已经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条淡蓝色的浴衣并把我推进浴室,让我赶紧先冲个澡将湿衣裤换掉,还说要不然会感冒的。
  我只得乖乖进了浴室。正当我准备将浴室门关上时,丽突然用手使劲把门按住,还撒著娇坏坏地看著我:「不要关,我想看著你冲澡换衣裤嘛!」没办法,我只得依了丽。其实丽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以前每当我冲澡时,丽也是总喜欢靠在浴室门口看著我,陪我讲话。丽还总是说这样她就可以多点时间看我、陪我了。就这样,我在浴室里冲著澡,丽靠在浴室门口温柔地看著我,陪我讲话。
  我还发现丽身上穿著的,也是一件浴衣,粉红色的,把丽衬托得更妩媚了!我冲完澡后,丽温柔地用浴巾帮我将身上的水珠儿擦干,还帮我穿上浴衣。好体贴的丽,我将丽紧紧抱在怀里!
  丽的家是一个三室两厅的大套房,整个套房布置得既简洁、大气,又典雅、温馨。丽的闺房更是充满了少女的芳香和温馨,有一种让人沈醉其间不愿出来的留恋。丽家里最让我难忘的是两样东西,一样据丽说是用老虎的真毛皮制做的一只长约一米五趴在客厅地上的假老虎,毛皮光滑细腻,毛纹褐白相间匀称,尤其是那略微擡起的脸,神情柔美,充满雌性的光辉,活像一只真的母老虎。还有一样就是挂在客厅沙发靠背上方一张放大的女人照片,那是一个坐在花园木板秋千上的女人,身上披著一袭若隐若现半透明的薄纱,一头散乱但不凌乱的长长秀发随意地垂挂在肩、胸部,两手搭在秋千两边的绳索上,身材苗条婀娜,五官端庄秀美,顾盼间自有一番风韵,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丽说那是她妈,去年三十七岁生日时拍的照片。我听了真的有点不相信,我说:「真美!我还以为是你姐呢,你真有福气。」丽笑笑:「我妈就是我妈,我没姐。」
  丽突然将客厅的吊灯、日光灯等亮灯全部关掉,仅剩下一、两盏光线柔和的装饰壁灯,以及客厅中央玻璃茶几上蛋糕周围的烛光,还有音响里流淌出的「祝你生日快乐」优美旋律,整个客厅一下子便弥漫著浓厚浪漫的生日气息。那个蛋糕是我送的,蛋糕旁边还有我送的插在一个精美玻璃瓶里十一朵妩媚而又不失高贵的「蓝色妖姬」玫瑰花。客厅的电视柜上、墙边地上还有沙发两边也摆满了一束束各种各样的鲜花,丽说那些鲜花都是她的其他朋友送的,当然其中有几束还是几个喜欢她追她的男性朋友送的。
  第一卷9丽的脸上溢满幸福,用双手紧搂著我的腰,擡头凝视著我的眼睛说:「你今天能到我家陪我过这二十岁生日,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你是我最在乎最爱的男人!你若不来,我会觉得一点意思一点意义都没有……」说著,两行眼泪慢慢从丽的眼里流出来。我能感觉到,那是幸福的泪、感动的泪。我用嘴亲吻著丽的脸,亲吻著丽脸上的泪,用力将丽抱紧!这是一种多么幸福,多么令人难忘的时刻,我会将它深深印在心底!
  在吹生日蜡烛的时候,丽万分虔诚地许了两个愿。我问她能否告诉我许了什么愿,丽神秘地说:「暂时不告诉你,但我以后肯定会告诉你的。」我不好多问,只能作罢。
  那天晚上,我很用心地为我心爱的女人——丽唱了三遍「祝你生日快乐」歌。
  我们两个一起喝光了两瓶法国干红葡萄酒,本来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丽竟然也喝了差不多一瓶。酒后的丽脸微微泛著红晕,唇娇嫩欲滴,眼睛里弥漫著女性的柔情和爱意,更显得妩媚迷人。我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有些许的醉意,血液经过酒精的催化,全身发热发烫。丽傻傻地看著我,我也傻傻地瞪著丽,然后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一抱在一起,我们两人全身的每一个爱欲细胞似乎都被法国干红激活了,个个兴奋地翻腾著、撞击著,好象要从身体里跑出来似的。我感觉到嘴唇好干好干……,丽迷迷糊糊不断叫著我的名字:「化——化——化……」,一边还用力扯我身上的浴衣。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把自己身上的浴衣狠狠甩掉,又将丽身上那件碍手脚的粉红色浴衣也一把扯下来扔得远远的,然后将自己的身体整个深深地嵌入丽的身体……
  我们两个就这样赤条条地紧紧抱在一起,在客厅柔软的地毯上忘情地亲吻著、抚摸著、翻滚著、呼啸著……,好象整个世界不复存在,好象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体的。丽就象一座正在爆发的火山,「岩浆」绵绵不断地从体内喷涌而出,似乎要把我整个人熔化掉、吞噬掉;我一点也不示弱,针锋相对地勇猛迎战,把丽紧紧压在身下,将自己的宝贝深深插入丽的体内,直至牢牢堵住丽的「火山口」,并用自己体内喷涌出的更加猛烈、更加高温的「岩浆」把丽的「岩浆」消融掉,同化掉。丽不停幸福地呢喃著……呻吟著……
  我和丽在客厅战斗不过瘾,又将战场转移到了丽的闺房。在丽的闺房,我们一次接一次,不知又掀起了多少场的战斗高潮,仍兴趣盎然,意犹未尽。
  我一直对上帝崇拜得五体投地。是他,创造了我们这些男人女人;是他,让我们感受做人的神奇;是他,让我们享受做人的快乐和幸福。上帝真是太伟大了!
  每当我听到有些人感叹生活的苦累,怨天尤人时,我总觉得他们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自寻烦恼。
  只是那晚我万万没想到但也是一直最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正当我和丽在闺房里疯狂折腾、尽情享受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我那热情高涨的宝贝一下子愣了。但丽在这万分火急关头,却并不惊慌,她只是低声说了句:「肯定是我妈回来了,你别怕,我会应付的。」说著,丽一边应著「谁呀、来了」,一边飞快地穿上浴衣,并把我换下的衣裤以及脱在门后的那双男人皮鞋拿进自己的闺房,然后把闺房门带上便去开门了。
  第一卷10只听到一个温柔、疼爱的女人声音:「宝贝,怎么这么迟了还没睡啊?」
  果然是丽她妈回来了!
  我赶紧将自己藏在丽床上的被单里,连大气都不敢出,还可笑地在被单上面放几件丽的衣服和两个靠枕。现在想想,我那天真是比「此地无银三百两」还要「此地无银三百两」。
  「嗯,今天不是我过生日嘛,方才几个同学、朋友闹了刚刚走,我还在收拾呢。妈,你不是说今天有事赶不回来吗怎么又回来啦?」
  只听得丽在不慌不忙应付著她妈。丽那天晚上的机智沈著表现给我留下的印象真是太深了,至今我还佩服不已,记忆犹新。这也是我后来心甘情愿将自己整个「奉献」给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妈还不是想回来陪你过生日嘛,所以抓紧时间把事情处理好就赶回来了。
  真不好意思,还是连你们热闹的尾巴妈都没赶上。」丽她妈不停检讨著自己,又诚心又温柔。
  真是个好妈妈!好女人!我躲在被单里面暗想,真恨不得能冲出去一睹丽她妈——我那「丈母娘」的芳容。
  「宝贝,你肯定也累了,早点休息吧,妈来收拾,明天妈忙完事情再陪你补过一个生日。」
  「那就让妈辛苦了」,只听到丽说著便推开自己闺房的门进来了,然后又将门给反锁上。
  这时,我整颗悬著的心才稍微平静了点。
  丽过来拍拍我身上的被单,轻声说:「别紧张,没事了。」
  我钻出被单,已全身都是汗。
  丽不无得意地低声说:「我妈明天一早就起来去公司上班,她不会知道你躲在这里的。」接著,丽又坏坏地说:「我妈很漂亮的,你不想看看她啊?」
  「我怎么看?你想让我出洋相啊?」我尽量压低声音生气地说。
  丽突然紧紧拽著我轻轻挪到门后。
  我的天,门上有个猫眼!
  我眼睛小心翼翼贴著门上的猫眼,丽她妈正在熟练地收拾著客厅里我和丽留下的残局,不时还爱怜地擡头注视著丽的闺房。我发觉丽她妈比刚才客厅照片里看到的那个女人还要美!
  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无法入睡,既紧张,又兴奋。被爱冲昏了脑袋,胆大包天的丽竟然还不顾隔壁房间睡著她妈,硬是在下半夜还把我拖到闺房地上跟她做爱!
  就这样,我第一次见到了君,在我陪她女儿过生日的晚上,在她家的客厅里,在我跟她女儿疯狂做爱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