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女神调教 (01~09 完)》

  洛云,剑桥大学法律系毕业,凤凰财团第二代隐主(凤凰财团是全球十大财团之一,与别财团不同在他有明和隐两位总裁,明总裁竹影青瞳拥有财团4%的股份,有一般控制权。隐主洛云有财团90%的股份,有绝对控制权。还有6%在其他人手上。洛云90%的股份是取自她的父母-第一代隐主。因为凤凰财团是全球十大财团之一而洛云又拥有这么多股份,所以她是世界第一首富。不过为了安全著想,她并不招摇,知道她是凤凰隐主的只有她的好朋友,国际刑警总督孙嫣翎。)而对外身份是律师,24岁的洛云她那鲜花一样的绝色美貌在大学里就倾倒了无数多情种子,可是直到工作,并打下「中华第一美女律师」的大名,这位娇傲而高贵的凤凰仍是一个文秀清纯、冰清玉洁的处子佳人。
  孙嫣翎,西点军校满分毕业,从军两年,全靠自己努力成为国际刑警组织历史上第一个美女总督,破案件无数,国际黑道人人惊畏。无数高官贵子向其求爱,都遭拒绝,冷若冰霜,人称「冰之女神」。她有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大美人儿。
  她还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细削光滑的小腿,以及那青春诱人、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双乳房,配上细腻柔滑、娇嫩玉润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
  我们的故事,也就是在这两位天之娇女身上开始……
  第一回女律师的沈沦台北的敦化南路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大楼内……
  「总经理,有位洛云律师找您。」对讲机响起了秘书的声音。
  「终于来了!我就不信,经过我的」细心「调教之后,能够忘记我的大鸡巴的味道。律师!还不是个追求肉欲的浪荡女。」
  被叫「总经理」的是巨阳集团(台湾一个中型企业,和黑道有挂钩)的大老板孙锴,这个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虐待狂,最喜欢「调教」女奴,不管是女秘书还是女强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很少能逃过他的手掌心。在前几天他利用了春药得到凤凰天女的处女身。
  「请她进来,记得通知她,不要忘记该穿的」服装「。」
  秘书接到指示后,就告诉在一旁等待的洛云:「总经理请妳进去,而且要我告诉妳不要忘记该穿的服装。」
  一听到秘书这样说,洛云的脸颊立刻泛起了红霞。她回忆起自己因为无聊,帮助光明集团打赢了巨阳集团的几场官司,也因此被孙锴报复,在孙锴别墅的那天晚上,他让她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虽然是因为被孙锴暗下春药刺激,并且用的是强奸的方法,但是她却在那时真正体验到性爱的快乐,也体验到自己是个被虐待狂的事实。
  「主人说的没错,我是个淫荡的女奴隶,最喜欢品尝主人的大鸡巴,让主人帮我浣肠,让我的阴户接受绳索的捆绑吧!」
  不知不觉中她阴户湿了,「啊!我真是淫荡,光想著主人的鸡巴就湿了。」
  秘书看到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就拍拍她的肩膀:「洛律师、洛律师」她才醒来,「谢谢!」
  她走向通往孙锴办公室的专用电梯,一进到电梯内,她就开始换上该穿的服装,把原来身上的窄裙脱掉,连内裤也脱下,露出茂密的森林和被森林覆盖住的阴户,换上最性感的黑色吊带袜,没有穿上内裤,直接就把窄裙穿上。这件裙子并不是原来那件,而是膝盖以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只要稍微弯腰就会看到没穿内裤的屁股。至于上衣方面,原本里面就没有穿胸罩,35的坚挺胸部几乎清晰可见,现在更是把上衣的扣子打开,露出雪白的肌肤和那对坚挺的乳房,一想到要接受调教,洛云心里就充满莫名的兴奋,粉红色的乳头也硬了起来,阴户也流出了淫水。
  终于电梯到了,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了孙锴全身赤裸只穿著内裤站在洛云的面前,整个房间摆满了假阳具和绳索。
  「妳终于来了!」孙锴一边盯著洛云坚挺的乳房一边和她打招呼,虽然已经屈服在他的大鸡巴之下,也有了做女奴的自觉,但是全身赤裸只穿件迷你裙的模样却是第一次被看见,洛云心里还是有些害羞,低下了头不敢和他的眼神相对。
  但是一看到那呼之欲出的大阳具,身体就自然的兴奋起来,阴户的淫水又流了出来。
  「哈哈!妳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只看到我的大阳具就兴奋了起来。」听到孙锴这样说,洛云更是难堪。
  「妳是想要我的大鸡巴在妳的淫秽阴户里抽插,让妳的屁股接受浣肠的处罚吧!」孙锴走到洛云的身后,一边抚摸乳房,一边在耳朵旁边轻轻地说。
  洛云受到抚摸和言语的挑逗,心里已经搔痒难忍,不禁把嘴唇迎上前去,但是孙锴却避开了嘴唇,并且走回办公桌后面,坐在椅子上。
  「可不能就这样让妳快乐,既然妳来到这里,想必下了决心,先让我看看妳的决心!洛大律师,先在沙发上自慰给我欣赏吧。」
  仿佛著了魔一般,洛云无意识的走到沙发上,心里只有自慰的想法,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言语锋利,咄咄逼人的律师,而是一个沈迷于肉欲的女奴隶。洛云在沙发上摆出最撩人的姿势,双手在乳房上抚摸,从乳头开始,慢慢的抚慰著乳房,嘴巴也不停的发出美妙的哼声,一付完全陶醉在自慰快感中的样子,原来身体就因为孙锴的挑逗而性感起来,现在更是火上加油般,全身都充满著快感的电流。洛云一边发出淫声浪语,一边把身上的窄裙脱下,露出没穿内裤的下半身。
  「嗯!果然很听话,记得穿上我最喜欢的黑色吊带袜,真是好色的奴隶。」
  洛云完全没听到孙锴的话,心里全部沈迷在暴露出好色阴户的快感里,那茂密的森林因为绵绵不断流出的淫水显得闪闪发亮。
  「用手拨开阴毛,让我好好看看妳的阴户吧!」听到孙锴的指示,洛云用手把茂密的阴毛拨开,露出阴核和阴唇,然后用手在那上面慢慢的搓揉,慢慢的、慢慢的……随著抚摸阴部的动作,自慰的高潮已经快要来临。
  洛云完全无法思考,只想早点达到快乐的巅峰,不禁加快了手的动作,嘴巴里也配合著发出「啊!啊!」的声音,完全没有发现孙锴正拿著摄影机,把自己的动作拍摄下来。
  「啊!受不了!我要泄了!」在她发出浪声的同时,也到达了高潮的顶端。
  孙锴满意的看著在沙发上余韵犹存的洛云:「表现的不错嘛,没想到平常高傲不可一世的大律师,自慰起来时居然那么的淫荡,不愧是我的奴隶。这卷录像带,一定能卖到好价钱。」
  洛云这时才发现自己刚刚的淫荡模样已经完全收录在摄影机里了,「你……
  你怎么可以这样。」虽然嘴巴上说出指责的话,可是心里却不这样想。
  「想像让大家看到我淫荡模样,多羞耻啊!」一想到如此,身体内的被虐待狂血液立即兴奋了起来。
  孙锴也了解到这一点,所以他算准了这个大律师会乖乖的当他的奴隶:「现在妳可以向我」行礼「了。」
  洛云当然知道这句话的意义,于是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办公桌,坚挺的乳房随著步伐左右摇晃著,「果然是个性感尤物」孙锴仍然保持著坐姿,洛云走到他面前跪下来,温柔地脱下孙锴的内裤,那巨大的阳具立刻昂首站立著。洛云张开了樱桃小口,伸出手握住阴茎的根部把鸡巴含在嘴中,先慢慢的吻著龟头,再伸出舌头仔细的舔,连旁边的睪丸都含在嘴里。
  「唔……嗯……唔……」从嘴里发出的哼声,不断刺激著孙锴。
  「功夫不错嘛!看来有好好的练过。」虽然孙锴享受著洛云为他的服务,却没忘记把摄影机的开关打开,让摄影机捕捉难得的画面,一边还不忘用手搓揉著乳房。其实洛云也知道有摄影机在拍摄,但是完全不影响她的表现,甚至因为知道被拍摄了,反而更努力表现自己淫荡的一面。
  「洛律师已经变成完完全全的被虐待狂,成为我的奴隶了,是否有难以言喻的快感啊?」
  洛云一心一意的吸吮,已经如同孙锴所说的,变成奴隶一般。随著粗大的阴茎在嘴巴里抽插,子宫也开始搔痒,阴户里流出了淫水。
  「喔……肉棒快要融化了……已经快要射了。」孙锴把洛云的头压著,把精液都射在她的嘴巴里,洛云满足的吞下所有的精液,伸出舌头把阴茎舔干净。
  虽然已经射了一次,但是孙锴并不打算这样放过洛云:「妳的好色阴户好像非常兴奋,是不是已经忍不住了,想要我的鸡巴啊?」抚摸著乳房,孙锴在洛云的耳朵旁说:「如果真的想要,就趴在地上,露出好色阴户,把屁股翘起来像母狗一样摇晃屁股求我吧!」
  这句话好像咒语一样,洛云真的趴在地上,挺起屁股摇晃,真的像狗一样。
  「这样还不够,妳还要说:」请主人插入我淫荡的阴户「,然后用手指拉开阴唇。」
  「啊……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快插入吧……」
  「不行,如果妳不说,我就不插入。」
  阴户里火烫的刺激,洛云实在受不了了:「好……我说,请主人插入我淫荡的阴户吧!……」并且用手指拨开阴唇。
  「这才乖嘛!」孙锴就把自己的肉棒用力的插入洛云的阴户里,开始前后抽插。
  「啊……啊……好棒……好舒服……更深一点……」受到真正鸡巴的攻击,感觉完全不同,这比起自慰的感觉还要更高级。「啊……唔……嗯……」洛云的嘴巴里发出了淫声浪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啊……我不行了……快要泄了……啊……」孙锴的动作也加快许多,努力的前后抽插著。
  终于两个人都到达了高潮,孙锴把精液全都射在洛云的子宫里。
  品尝完美丽女律师的好色阴户后,孙锴满足的亲吻著洛云,从耳垂开始慢慢的吸吮,双手也不忘搓揉著坚挺的双峰。洛云在经历过如此的高潮之后,全身无力的倒在地毯上,任由孙锴的舌头在她身体的每一片肌肤上吸吮,静静的享受美妙的余韵,口中也断断续续地发出「嗯……嗯……啊……」的哼声。
  「哼!真是个淫荡的女奴隶,才稍微挑逗一下,身体就又兴奋了起来。」
  洛云听到了这句话,才恢复了理智,满面通红地站起来,双手也交叉地放在胸前遮住双乳。
  孙锴走到办公桌的后面,打开保险箱拿出一份档。
  「奇怪?这是什么档?」洛云一脸狐疑的看著孙锴。
  「妳一定在怀疑这是什么?我告诉妳,这是奴隶契约书,只要妳签了这份契约书,妳就正式成为我的奴隶了!」
  「什么!契约书,这太荒谬了,我绝对不会签。」洛云非常义愤填膺地说出这番话。在她20多年的生命里,她都是高高在上的,哪有人敢让她做奴隶?
  「真的吗?如果妳不签的话,那刚刚妳在沙发上自慰的陶醉模样和向我」行礼「的镜头,可会随著这卷录像带的拷贝,让全国的好色男子欣赏,搞不好可以外销到日本喔!别担心,我的拍摄技巧可不差,所以镜头里只有妳,可别以为我会陪伴妳。嘿……」
  这些话好像一记闷棍打击洛云的心里。「你……太卑鄙了!」洛云不禁破口大骂。
  「别再装清纯了,妳的骨子里是个完全的被虐待狂,把妳的神秘花园暴露在大家的面前,不正是妳的想法吗?」
  孙锴走到洛云背后,用双手搓揉她的乳房,那巨大的肉棒顶著洛云的屁股,洛云马上又燃起阵阵欲火,就好像催眠师一般,孙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妳看看,妳不是又兴奋了。不用挣扎了,妳注定是我的奴隶,这是无法改变的。」
  享受著孙锴的抚慰,脑海里不断浮现做女奴的想法:「对啊!我本来就是主人的奴隶,何况现在又有录像带在主人手上,我何必反抗。」其实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想法,洛云早已沈沦在暴露狂和被虐待狂的地狱里,不可自拔了。
  最后,她屈服了,从桌子上拿起文件,上面写著:「奴隶契约书」,翻开内文:第一条、我洛云愿意成为孙锴主人的女奴隶,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主人对我的身体有需求,我都会尽力满足他。
  第二条、我愿意无条件地受聘于孙锴主人之巨阳集团,成为该集团之法律顾问,凡集团内所有不法行为都会全力为其辩护。
  第三条、从今天起,我洛云的服装都是膝上二十公分的迷你裙,而且迷你裙里不能穿内裤,只能用丁字裤遮住神秘花园,搭配黑色的吊带袜,上衣都是纯白的榇衫,不能穿上内衣,要让主人随时欣赏我的坚挺双峰和粉红色乳头。
  第四条、每天固定接受主人的调教。
  第五条、凡主人增加的要求,我洛云都无条件接受,不得有异议。
  立约人洛云1996/5/21洛云读完了这份文件后,就在这份契约书上签名。孙锴满意的看著她签下了自己的姓名,又把摄影机架设好。
  「这还不够,妳必须在摄影机前面亲自念这份契约,而且要把妳的好色的阴户拨开,让摄影机完全拍摄下来,这才完成奴隶的仪式。」
  「我……作不到……好羞耻……」洛云表面上反对,其实内心里已经跃跃欲试。孙锴完全不理会她的反对,把准备好的麦克风拿给洛云,迳自走到摄影机的后面。洛云一手拿著麦克风,一手拿著档,迟疑不决。
  「到这个时候,妳还想反抗吗?」
  洛云终于下了决心,坐在沙发上,打开自己修长还穿著黑色吊带袜的双腿,面对镜头把自己茂密的阴毛拨开,露出那还在分泌著淫水的阴户,拿起麦克风:「我洛云愿意成为孙锴主人的女奴隶,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主人对我的身体有需求,我都会尽力满足他……」洛云一边念著奴隶契约书,一边还不自禁的用手抚摸自己的阴部。
  在摄影机后的孙锴透过镜头满意的看著洛云的表演:「真是个好色的女奴隶啊!」
  最后,洛云念完了奴隶契约书,同时达到了高潮,孙锴也完成了录像带的拍摄。孙锴把洛云手上的契约书拿起,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把档收到保险箱。再从抽屉里拿出一条项链,上面刻著「女奴隶」的字样,交给洛云:「妳是我的女奴隶,以后这条项链妳要随时戴著,如果妳违反了命令,我就会对妳处罚,知道吗?」
  「是,我会记得的。」洛云顺从的戴上项链,并且把刻有「女奴隶」字样的那一面朝外,仿佛在宣示她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