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66-70)》

  时间快进到早上,可心一夜没怎么睡,可心作为一个教师,心事比较重,经常因为思考而延误自己的睡眠,所以此时的她显得有些憔悴,但是她以前也经常熬夜,所以化妆过后的她显得还是十分正常的。可心早早起床化好妆后,就准备早餐,和以前一样,只是脸上没有了笑意,带上了一副平常在学校和课堂上才有的严肃。思建竟然出奇的主动起床,洗漱,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面对可心的时候不敢和她对视,似乎感觉到心中有愧,也是因为可心看他的时候换上了严肃的表情,让思建感觉到一丝畏惧。
  可心这次似乎不准备妥协了,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达到她的内心底线,如果思建还执迷不悟,她可能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可心没有给我打电话。而此时遗忘了手机和电话的可心,正走在去往自己养子房间的路上……
  可心来到思建的房间后,她直接打开了思建的房门,这个过程中她似乎有一些魂不守舍的,等她迷迷糊糊的打开思建的房门的时候,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双长满黑毛的双腿,双腿再往上是一个男人的生殖器,而且是很大的生殖器,生殖器的长度与双腿的长度似乎不是很成比例。不知道为什么,那根巨大的生殖器此时半勃起,有隐隐抬头的迹象,不知道它的主人此时脑海里想的是什么。再网上是一个男人的胸膛,黝黑的肤色透露著这个男人的健康和强壮,而此时却看不到男人的脸颊,应该说看不到全部,这个男人的一只手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不知道是因为室里的灯光太亮感觉刺眼,还是因为即将要被一个异性看到自己的裸体而感觉到娇羞。
  可心打开房门看到这一幕后,条件反射的想要退出而把房门关闭,但是最后时刻她才想起发生这一幕的原因,这不正是刚刚自己对于思建提的要求么?可心深吸一口气,之后再次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思建挡住了自己的眼睛,也变相了减少了可心一部分的尴尬,虽然俩人这种状态面对很多次了。可心进入房间后,就慢慢上了床,但是她此时又面对了无从下手的局面。
  思建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等待著,可心手里拿著避孕套发呆。最后,可心还是有所动作,她的手伸向了思建的阴茎,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可心握住了思建的阴茎,当可心的手触碰到思建的阴茎的时候,思建的阴茎不由得在可心的手里再次跳动几下。虽然思建的阴茎没有完全勃起,但是已经很坚硬了,只是尺寸没有达到最长的程度而已。可心一手握住思建的茎身,之后用另一只手加嘴撕开了避孕套,小心翼翼的给思建带了上去。只是刚把避孕套套上不久,思建的阴茎竟然开始有了软化的迹象,思建内心对于避孕套是十分的反感的,总感觉避孕套就是俩人活脱脱的电灯泡或者阻挠者。
  可心看到思建的阴茎渐渐软化,赶紧用手慢慢的撸动了起来,及时阻止了思建阴茎继续软化,而这个过程中,其实思建的眼睛一直是微微睁开的,透过眼眶和胳膊的缝隙一直偷偷瞄著可心的动作。可心再给思建撸动的时候,不经意转头看了思建一眼,结果看到了胳膊下隐藏的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偷瞄被抓住,思建尴尬的一笑,把胳膊从眼睛上移除。可心被思建看著,脸上不由得一红,虽然她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脸部充血的生理反应却无法控制。
  看到思建的阴茎一直无法全部勃起,可心显得有些焦急,思建的身体真的是难倒了她,做起爱来很勇猛,但是不做爱,对于其他的性手段的刺激反应很迟钝。虽然可心有些焦急,但是思建的阴茎还是在可心焦急的注视下慢慢的软化了。可心颓然的松开了思建的阴茎,跪坐在思建的身边无可奈何。而思建这个始作俑者则很无辜的安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可心怎么摆弄。可心跪坐了一会后,没有办法,她只能看一眼思建,之后转身躺在了思建的身边,貌似是让思建接下来主动,为所欲为,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
  看到可心穿著睡衣躺在身边,不用可心说什么,思建就一个驴打滚从床上弹起,之后开始给可心更衣。一切都和前一晚一样,在可心的配合之下,思建把可心剥的精光,当可心一丝不挂的面对思建的时候,思建的阴茎终于重新勃起了。思建欣赏了一会可心的美体后,就扑了上去,在可心的两个乳房上又搓又咬的。可心一言不发,咬著下唇忍受著思建在她身上的“摧残”,思建的爱抚和吸吮让她感受到全身发痒,性欲渐渐在俩人之间升腾。可心一直咬牙忍著,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呻吟,只是她的呼吸却越来越急促。
  思建进攻完可心的乳房后又开始进攻可心的脖子、肩膀、锁骨,或许是因为失而复得,思建显得十分的激动和兴奋,胯下的阴茎越来越硬,最后慢慢勃起到最大最硬的状态。当思建的嘴唇一路沿著乳房、小腹快要到达可心阴户的时候,已经被思建撩拨的性欲强烈的可心,不由得夹紧双腿,双腿不断轻轻的摩擦著,似乎在缓解蜜穴传来的酥痒,虽然思建还没有开始刺激可心阴户。
  当思建的嘴唇终于达到了可心蜜穴的时候,被可心紧紧夹在一起的双腿挡住了去路。思建伸出双手用力要掰开可心的双腿,这次可心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十分的不情愿,以往的时候可心都是像征的挣扎几下就把双腿打开了,但是这一次可心貌似挣扎的很用力,但是她最终还是被思建掰开了双腿。当思建把可心的双腿掰开后,我和思建在不同的场景、不同的时间里都露出了一丝了然,原来可心夹紧双腿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
  只见分开的双腿中间,有一个粉红色阴唇和黑色阴毛交杂组成的蜜穴,而蜜穴中间的裂缝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著爱液,那些爱液晶莹剔透沾湿了可心的阴唇和阴毛,刚刚可心夹紧大腿轻轻摩擦的时候,也沾湿了可心的大腿内侧。在以往的时候,思建一般都是先进攻可心的蜜穴,直接上嘴亲吻和舔弄,之后才是进攻可心的乳房等其他部分,当思建口交完毕,可心的蜜穴都已经湿漉漉的,有爱液,有思建的口水。但是这一次不同,思建先进攻可心的乳房还有其他部分,最后才来到可心的蜜穴处,在思建还没有口交和其他刺激的情况下,可心的蜜穴就已经如此湿润,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可心动情了,在自己儿子的爱抚亲吻调情之下动情了,前戏还没有作完,她的身体机能就自动做出了迎接男性插入交配的反应,这就说明她的内心对于思建并不反感,而且还产生了强烈的回应,她刚刚夹紧双腿的动作也是为了掩饰这一切,只是最后还是被思建发现了,她的身体出卖了她……
  思建微笑过后,就直接照著可心的蜜穴扑了过去,厚厚的嘴唇瞬间覆盖住了可心的蜜穴使劲吸吮了起来。“啊……”当思建的嘴唇覆盖住自己酥痒已久的部位使劲吸吮的时候,可心终于忍不住了,她的呻吟突破了紧闭的牙关,发出了今晚第一声叫床呻吟声。吸、舔、嘬、咬,思建的嘴巴把各种方式都用上了,对著可心的蜜穴发动各种各样的进攻。可心发出第一声呻吟后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开始发出压抑的呻吟,同时分开的双腿在思建的头部两边不断的扭动著,她的双手使劲揪著床单,床单被她揪过的地方充满了褶皱,由此可见可心双手的用力之大。思建一边吸吮著,喉咙偶尔做著吞咽的动作,看来他把可心蜜穴分泌的爱液一滴不剩的都咽到了肚子里。
  思建吸吮了一会后,就把嘴巴离开可心的蜜穴,之后抄起可心的大腿,一系列动作很快而且一气呵成。看到这一幕,我一下子精神了不少,难道思建准备再次强行插入可心了么?这个姿势就是老汉推车的前期准备姿势啊,而可心此时正在享受情欲带来的余荫,似乎她的思想还没有从刚刚的沈沦中清醒过来,当思建抄起她双腿的时候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思建已经把她的双腿抗在了肩膀上。
  “啊……不要……”似乎察觉到了思建的意图,可心赶紧出生阻止道,此时她的双腿被思建抗在了肩膀上,整个臀部已经与床分离,此时下半身高过可心的上半身,可心有一种被倒栽葱的感觉。只是可心刚出声阻止,就被思建接下来的动作打断。思建没有插入可心的阴道,而是扛起可心的双腿后,紧接著用手从下面抓住可心的两片臀瓣,之后把可心的臀部抬起最后压向可心的头部,此时的可心就变成了仰躺在那里,但是屁股和双腿被思建高高抬起,可心只有头部和半个玉背贴在床面上,腰部以下全部被思建抬起,可心整个人从腰部被思建折叠了起来。可心的身体柔韧度还是不错的,此时由于被思建折叠的角度太大,可心不由得闷哼了一声,因为腹部的弯曲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啊……”还没有等到可心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就发出了一声比第一声还要强烈的呻吟。原来思建把可心完成折叠后,低头下一口吻住了可心的菊花,使劲的吸吮了起来,比刚刚吸吮蜜穴的力度还要大。自己最私密害羞的部位被思建吸吮,可心发出呻吟的同时,脸色更加潮红了,虽然以前可心的菊花也被思建刺激过,不过那是偷偷的亵渎而已,这么明目张胆的吸吮还是第一次。
  “不要……不……不要……脏……快……停下……哈……”可心一边呻吟著,一边阻止到,她不是不想挣扎,只是她此时被思建折叠著,她根本使不出一丝的力气,完全被思建禁锢住了身体。她一边呻吟一边阻止,只是思建根本没有听她的话,继续用嘴疯狂的吸吮可心的菊花,此时的思建把可心的菊花当成了另一张嘴,正在疯狂的与她亲吻著。思建一边吸吮舔弄可心的菊花,偶尔还会用双手把可心的两个臀瓣掰开到最大,最后把舌头伸进可心的菊花,来一个比较深的“毒龙”,让可心此时完全被身体的情欲所控制,呻吟声此起彼伏,根本无法再压抑和停止下来。
  于此同时,可心的蜜穴再次分泌出了爱液,而且这次分泌的爱液比刚刚还要多,溢出蜜穴口,滴落下来,犹豫可心的臀部被思建抬起,此时正好在可心的脸部上方,自己蜜穴分泌的爱液,一滴不剩的滴落到了可心的脸上。思建用手推著可心的臀瓣,由于吸吮的太过用力,可心的双脚最后蹬在了床板上,是的,可心头部紧挨著的床边上。可心的双脚此时就在头部的两侧,双腿伸的直直的,蜜穴中分泌的爱液不断滴落在她的脸上,她想闪避,但是脸部被自己的双腿夹住,她只能转头,不能躲闪,她转头躲闪著,爱液滴落在她的鼻子上、嘴唇上、耳朵上、脸蛋上。
  与此同时,思建带著避孕套的阴茎也开始分泌著爱液,在避孕套的前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已经积攒了一些透明的男性前列腺液……
  坐在宾馆床上的我看著视频中的母子,俩人此时已经快要失控了,其实已经失控了,无论是思建还是可心都是如此的疯狂,此时的俩人还会记得彼此之间的约法三章吗?此时宾馆送来的饭菜我还没有吃,过去了这么久,或许已经凉了吧,但是我却连看一眼饭菜的欲望都没有,我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著屏幕,盯著屏幕中逐渐失控的母子二人。
  “啊……”随著思建在蜜穴和菊花两者之间来回的流连和进攻,可心发出一声声长长的呻吟,此时应该可以说是尖叫吧,不是她不够矜持,而是由于她实在受不了蜜穴和菊花带来的双重刺激,那种感觉此时应该算是冰火两重天吧。思建继续舔弄吸吮了一会后,就腾出了一只手伸到自己的胯下,不断撸动著自己勃起到最大限度的阴茎,此时避孕套的前端盛满了思建马眼分泌的前列腺液。失去了一个手的舒服和支撑,可心的双腿和臀部也没有落下,一来是因为还有思建的一只手支撑著,二来可心已经开始自主用力让自己保持这个姿势,不知道是可心故意的,还是在情欲操控下而潜意识的。
  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可心的第一个男人是我,而我和她在夫妻生活方面一直都很保守,基本上很少做前戏,一般都是直奔主题,甚至我给她口交都很少,每次我给她口交的时候,她都不愿意,用她的话来说,脏。而且内心的娇羞不愿意让我给她口交,所以以前只有几次尝试,最后也放弃了,说实话,我也不愿意给可心口交,女人阴道分泌的爱液味道我也有些反感,至于给我口交嘛,一次都没有过。
  现在思建为可心做的,虽然让可心感觉到娇羞无比,但是那种强烈的身体感官刺激已经掩盖了她此时内心所有的娇羞。可心第一次体会到这种疯狂的感觉,她急促的呼吸,放纵的呻吟,潮红的肤色,还有不断分泌爱液的蜜穴,无不凸显著她此时所体会刺激的强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正在紧闭双眼疯狂进攻可心的思建睁开了眼睛,此时的他双眼中带著一丝得意,但是仿佛还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他一边继续舔弄著可心的蜜穴和菊花,一边继续撸动著自己的阴茎,看到这些我的心理能够好受一些,思建是在品尝可心蜜穴和菊花的同时,为自己手淫,这样可以让他快速的射出来,这样的方法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在不破坏与可心的承诺情况下。只是我还没有完全把心放下来的时候,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思建的嘴巴突然离开了可心的胯部,之后用唯一支撑可心的那只手把可心自主支撑的姿势改变,可心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臀部重新回落,当可心察觉到思建的意图的时候,也主动的配合著,或许这个姿势压著她的小腹,让她呼吸很不顺畅。
  只是一切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可心的臀部落下的时候,臀瓣和双腿还没有接触到床面的时候,当可心的蜜穴落到正好接近思建胯部阴茎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一切都转变了意义。“噗呲……”“啊……哈……”随著一声空气被挤出的声音响起,可心也发出了巨大的呻吟声,是的声音很大,但是没有痛苦,有的只是舒爽、刺激还有销魂。在可心的蜜穴回落到与思建阴茎临近的时候,思建的另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阴茎,胯部使劲往前一挺,龟头就抵住了可心的阴道口,鸡蛋大小的龟头瞬间分开了可心的两片阴唇,在可心不知道分泌了多少的爱液润滑下,在思建阴茎上避孕套的顺滑下,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阻碍,思建的阴茎一下子就插进去半截。自己酥痒渴望已久却不能说不能接受的部位被狠狠的冲击填满,刚刚已经被思建撩拨的已经疯狂的可心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空虚被狠狠的满足。
  这一幕真的很快,可心的臀部下落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是毕竟是在移动著,而思建的阴茎保持不动,在可心移动的臀部中间准确的找到可心的蜜穴,这一切需要准备的判断,当然还有一丝运气,要知道,思建的阴茎插入可心阴道的那一瞬间,可心的臀部下落没有一丝的停留。这就好比一个射击比赛,选择用枪打的不是固定目光,而是射击移动靶,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是思建却做到了,而且准确无误。
  “你……啊啊啊啊……你……啊……你……啊啊啊啊啊啊啊……”思建把阴茎插入可心的阴道后就第二次用力,把剩余的半根阴茎也全部插了进去,此时只剩下思建的阴囊和两个大大的睾丸露在外面,整根阴茎再次尽根没入到可心的阴道之中。对于这根第三次进入自己身体的阴茎,可心的阴道似乎并不排斥这根粗壮无比的阴茎,虽然算上这次才是第三次,但是可心的阴道已经背叛了她的主人,与这个异物热恋无比,倍感亲切。思建尽根没入后没有任何停留,进而就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啪啪啪啪……”俩人的胯部激烈的撞击著,可心阴道的润滑外加上避孕套的润滑,让俩人性器的摩擦没有一丝的干涩。在被插入后,可心已经察觉到了,只是她睁开了眼睛刚要张口说话拒绝,但是只说出了一个“你”字后,就再也说不出其他的词语,剩下的词语被自己的呻吟所掩盖,因为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迅速,根本没有给可心一丝的反应时间,而且她也绝对没有想到思建会在今晚打破承诺插入她。可心没有说出话语,但是没有放弃,呻吟了几声后就再次准备发话,但是思建用他疯狂的抽送撞击把可心后面的话语再次挡了回去,到了最后,可心不得不放弃说话,嘴里发出的只有黏人的呻吟声。
  可心不是没有想反抗,只是她的双手抬起后又无力的放下,刚刚思建对她的菊花和蜜穴的舔弄进攻,已经让她全身发软失去了力气,而且现在思建又疯狂的插入抽送,让她的全身随著思建的抽送上下晃动不已,此时的她根本无法掌握身体的姿势,就彷佛一艘在狂风暴雨中随著海浪逐流的小船,随时都会有翻船的危险,她能做的只有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还有自己的呼吸,没有用多久,思建来回抽送了十几下,可心就放弃了挣扎,放弃了说话,情欲已经完全迷失了她自己,爱情、丈夫、婚姻、家庭、母子、乱伦……一切她平时忌惮的因素此时都被她暂时抛在脑后,现在她要做的,只有享受现在性爱带来的欢愉。
  在阴茎插入可心的阴道后,原本扶著阴茎的那只手也被腾了出来,思建双手压住可心的双腿,胯部疯狂的挺动著,学校体育特长生的体力不是盖的,腰部的力量也大,耐力也久,如果要是其他岁数大一点的人,这样快速而用力的挺动早就腰酸背痛了。看著思建快速扭动挺动的腰部,我只能用“狗公腰”来形容。可心的双腿被思建摆成了“M”型,这个姿势可以让她的胯部毫无阻拦的展现在思建面前,而且与思建的胯部对撞的时候没有一丝的阻碍,俩人的胯部快速的碰撞著,俩人的性器交媾的时候,大量的淫水从摩擦的性器被挤出带出,弄湿了俩人的阴毛和胯下的床单。当然,这些爱液全部都是可心阴道分泌的,因为思建分泌的顺滑液都已经被避孕套所阻隔。
  可心的淫水被思建的阴茎带出,流过菊花的时候,又被思建不断晃动的阴囊击打的四处飞溅,可心的大腿,小腹,还有思建压住可心双腿的手臂上,都溅上了可心的淫水。虽然有了避孕套在俩人的性器之间阻隔著,也变相的挡住了不少快感,但是架不住可心阴道的温热和紧凑,这种感觉要比自己手淫、可心用阴唇摩擦要强太多了。思建一直疯狂的进攻抽送著,没有任何的停歇,一直保持著高速没有丝毫的放缓,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貌似是一场没有姿势变换的性爱,思建一直保持著跪坐在可心双腿间抽送的性爱姿势,或许他害怕停下来就会让可心清醒,害怕更换姿势就会被可心挣脱。只有这样不停歇的抽送,才会让可心一直埋没在情欲中无法自拔,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此时的我坐在床上看著视频中的一幕,我不断的告诫自己,这已经是过去式了,自己现在无法阻止,一切都是后知后觉。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了,而且这次还有避孕套阻隔,按理来说这次和看到上两次相比应该会好一些,但是自己却没有冲淡的感觉,我颤抖著双手拿起一只烟,之后用颤抖的手拿著打火机试了好几次才把烟点燃。“呼……”我吸了整整一大口,用出了自己所有的肺活量吸进了所有的烟雾,之后吐出。尼古丁的作用瞬间突然出来,一股酥麻瞬间涌遍我的全身,让我顿时感觉放松了不少。耳麦中的呻吟声、撞击声,还有粗重的喘气声不断的涌进我的耳朵里,不断通过听觉刺激著我此时的脑神经。
  我以前一直认为不戴套插入不算真正的做爱,现在可心和思建按照我以前的想法也不算做爱,但是为什么我的心还会那么痛?这次我应该怪谁?怪可心么?站在旁观著的角度想一想,作为一个丈夫长时间不在身边,性欲积攒无法发泄的女人,被一个异性刚刚那么的撩拨和挑逗,正常女人都会受不了吧?而且在刚插入的时候可心也反抗过,只是因为思建的疯狂和身体的无力她无法挣脱……
  我内心不断的再为可心开脱著,是我在自欺欺人?还是我内心里真的不愿意失去可心?或许我不甘心,至少现在的状况还不至于让我抛弃这个家,抛弃自己心爱的妻子。只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看到什么,我也不敢保证,我内心充满了好奇,但更多的是恐惧。如果我看完了我回家之前的全部视频,如果我看到了最最不愿意看到的,我还能回到那个家么?想起昨晚偷偷回家看到床上熟睡很沈的可心,想著那个时候可心刚刚沐浴完毕,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甚至头发还是湿的,而浴室里又有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味,难道我回家进屋之前,俩人刚刚在浴室……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虽然视频中的母子交媾还在继续……
  视频中的母子激烈的交媾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时间过去了五分钟后,思建的抽送速度依然没有改变,此时可心的胯部和大腿根部已经被思建的胯部抽打撞击的有些发红。如果在没有性交的情况下,这种程度的抽打撞击可能会让可心感觉到十分的疼痛,但是此时的性爱带来的快感已经把这一切都阻挡掩盖了,现在最大的感受只有欢愉。“啪啪啪啪……”撞击声此起彼伏,呻吟声持续不断,淫水四处飞溅,所有的暧昧在整个卧室弥漫。
  “啊……”当时间定格在离插入七分钟后,可心发出了一个高昂悠长的呻吟,应该说是淫叫。她原本分摊在思建身体两侧的双腿突然抬起,脚掌离开床边,修长的美腿伸的笔直,从胯部被插入的蜜穴开始,痉挛向著身体四处扩撒著,最后变成全身的颤抖,乳峰上的两个粉红色的乳头无影的颤抖晃动著。双腿高高扬起,双手紧紧抓著床单,上半身也高高扬起,头发向后飞散。高潮,可心的高潮来了,而且来的是如此的猛烈,在长久空虚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在思建粗壮的性器鞭挞之下,在思建快速的抽送和猛烈的撞击之下,可心终于迎来了一个大大的高潮,是和我从来没有过的强烈高潮。
  思建察觉到了可心的高潮来临,他停止了抽送,双手识趣而贴心的扶住了可心抬起的双腿,虽然停止了抽送,但是思建的胯部仍然死死的和可心顶在一起,整根阴茎保持著尽根没入,俩人胯部相连的地方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卵蛋,其他空无一物,都被可心的阴道包裹在内。思建这个行为明显是害怕可心高潮停止交媾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他要抓住这次机会,既然已经打破了诺言,他就要发挥到最好,让可心在性爱上离不开他,把可心这一次彻底征服,以后还会不会有这个机会都是未知数,就算这次无法把可心征服,但是现在已经插入了,那么自己也要舒服个够,肏个够。
  可心扬起的双腿抬的很高,已经超过了思建的头部,当高潮渐渐的退去,可心的上半身重新落下,头部重新枕到枕头上,紧抓床单的双手也放松开来,而可心高高扬起的双腿此时也重新回落,只是回落的过程中,似乎是因为可心没有掌握到回落的轨迹,也或许是思建双手的暗中扶持,可心的双腿不多不少竟然落在了思建的肩膀上,此时变成了思建扛起可心双腿的交媾姿势。扛起可心的双腿后,思建并没有立刻再次的抽送,而是保持阴茎尽根没入的状态,双手开始来回的抚摸可心的双腿,而且转头用嘴唇在可心的双腿内侧轻轻的亲吻著。
  只可惜,思建千算万算走了一步错棋,她还是不了解女人的身体,在女人刚刚高潮过后,会有一个冷淡期,这个时间很短暂,但是男人要把握好,高潮过后要继续保持抽送,把女人的情欲重新调动起来,而思建此时抚摸双腿和亲吻的动作无疑耗费了这个时间,本身可心就是被墙上的,如果在遇到高潮后的冷淡期,那么可心就会失控而反抗的,毕竟这个时候的她算是清醒过来了。
  果不其然,虽然我预想的很美好,但是现实中发生的更美好,只见思建抚摸和亲吻可心的双腿的时候,可心果然清醒了过来,只见高潮过后不久,可心就睁开了眼睛,她首先看到的是刺眼的灯光,之后是自己赤裸的身躯,再往中间看是自己被人扛起的双腿,而此时自己的儿子正在抚摸自己的双腿,还陶醉的亲吻著,再往下看就看到了自己的胯部,在稀疏的草丛中间,插著一根避孕套无法覆盖住全部的青筋环绕的丑陋生殖器,此时生殖器只微微露出根部,其余部分全部已经插入到自己的体内了。
  又被强插了,又被强暴了,这是可心此时清醒过来后的第一个反应,而此时的思建还闭著眼睛陶醉在可心的双腿上。“哎呦……”只听见正在陶醉的思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整具身体就飞了出去,最后后背撞击在了床尾的墙壁上。“咚……”思建撞的结结实实,而此时的可心的一只脚抬起,保持著伸直的姿势。刚刚的一瞬间发生的十分突然,也很快,我和思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在刚刚可心反应过来的之后,她快速的从思建的肩膀上抽回了一条腿,这条腿回缩弯曲到最大程度后瞬间伸直,把所有腿部的力气都爆发了出来,可心的脚掌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思建的胸膛上,而思建也被可心这充满愤恨、慌乱的一脚被踹的飞了出去,人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力气是很大很大的,可心一个弱女子一脚就把一个身体不比成年人轻多少的思建蹬飞了出去。
  随著思建的身体飞出,思建原本插在可心阴道的阴茎也随之被迫从可心的阴道抽出,由于抽出的速度实在太快,阴道和阴茎分离的那一刻,一个清脆而明显的声音从俩人的性器中间发出。可心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她收回了自己的双腿,此时的思建靠在墙壁上显得十分的痛苦,按照以往可心肯定会立刻扑上去心疼的询问思建,进行嘘寒问暖,但是这一次可心十分的冷漠。
  思建靠在墙壁上呻吟,而可心则安静的坐了起来,安静的十分可怕。她慢慢的起身下床,之后穿上自己的内衣和睡衣,准备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从始至终,可心的眼中再没有一丝的怜爱和怜悯,这一次,思建真的把可心激怒了,一次次的打破她的底线,而且这次又打破了两人的诺言。看著可心准备离去的身影,我这个时候有些不敢相信可心的坚守,也不知道这次可心的坚守能够坚持多久。
  可心一言不发的走出思建的卧室,而思建靠在墙壁上呻吟了很久后终于缓了过来,看的出来,可心的这一脚踹的不轻。此时思建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龇牙咧嘴的,他瘫坐在床尾傻眼了,情况似乎和他预想的不太一样啊,此时他傻眼了,不知道是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傻了,还是被可心的一脚踹傻了。思建休息了一会后,显得十分的失望,也很慌乱,他知道,这一次没有成功,而且又惹了大祸了。本来他昨晚就惹怒了可心,今晚好不容易重归于好,自己又太过心急,结果把情况弄的似乎更加糟糕了。
  思建此时因为心情的原因,带著避孕套的阴茎已经软了下去,避孕药的里面还沾满了粘液,只不过里面的是思建的爱液,避孕套外侧的是可心阴道分泌的爱液,这一层透明的薄膜把俩人的性器阻隔的毫无缝隙。思建傻傻的坐在那不知道想著什么,而另一边,可心没有回到自己的卧室,而是到浴室里把自己里里外外的洗了一遍,而且洗的十分干净和仔细,只是可心也是一言不发,甚至没有一丝的表情,真不知道此时可心的内心想著什么,好想她没有任何生气的情绪,或许是她生气到了极点,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吧。
  可心洗好了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关闭房门的时候还和昨晚一样,直接锁上了房门。可心安静的躺在床上,另一边的思建最后只能自己扯掉了粘乎乎的避孕套,之后用卫生纸把自己的阴茎胡乱的擦拭了一下。母子俩都关闭了房灯躺在了各自的房间,这一夜和第二次插入如出一辙,只不过那一次可心是打了思建一个耳光,这一次可心更狠,直接狠狠的踹了思建一脚。可心恨思建,但是她或许更恨她自己,在她高潮之前她在思建的胯下婉转承欢,她怎么会不记得,自己在自己的儿子的奸淫下达到了和丈夫无比达到的高潮,这点她又怎么会不清楚?只是身体虽然是自己的,但是身体的一些生理反应不是她的思想可以控制的,思建的一次次的突破她的底线,也打开了她内心和身体的一些平时不为人知的角落,仿佛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让可心想合却合不上了,她此时生气是一方面,或许更多的是未来未知的恐惧,或许她的内心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坐在床上看到这一幕,我的心再次放松了下来,这是一场没有完成的性爱,也可以说完成了,对于可心来说,她已经达到了高潮,对于思建来说,他还远远没有射精。虽然以后的视频内容还是未知,但是现在视频里的情况让我心好受了很多,虽然可心刚刚在被情欲迷失的情况下沈沦了一段时间,但是清醒过后她还是做出了我最希望看到的选择。此时我的胃口也恢复了一些,我拿起宾馆给我准备的饭菜,只是此时饭菜已经很凉了,但是为了自己能够支撑下去继续探索真相,我还是强迫自己吃下去,说实话,这些饭菜就算凉了,味道也十分好,但是此时我却吃不出什么味道。
  我一边吃著,一边调整著视频的时间,时间到达早上的时候,可心照例起床做著饭菜,而思建也乖乖的起床,和前一天的清醒一模一样,只是这次可心变的更冷了,而思建变的更乖了,只是可心眼中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放松和变化。可心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思建也照例去上学,每天放学回家也是如此,可心做晚饭,思建写作业,只是可心对于思建的话语确实少了,除了必要的日常用语,可心不会多和思建说任何一句话。而到了晚上,可心会照例辅导思建写作业,只是每次写完作业后,可心就会一言不发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不会多呆在思建的卧室里一分钟。思建每次都失望的看著可心的背影,却无可奈何。
  可心是真的失望了,也决定彻底和思建断绝关系,也不管思建会如何去做,你是不好好学习也好,哪怕不去上学也好,可心绝对不会再退缩,那一晚可心考虑了很久,她也看清了自己身体的欲望,也想到了未来可能产生的可怕后果,所以她强迫自己做了这个决定。每次辅导完思建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可心都会把自己卧室的房门反锁,但是没人的时候,可心还是会显得十分的忧伤,而且也会有一丝不忍,甚至偶尔会躺在床上发呆,眼中闪烁著回忆,不知道再想著什么。
  而另一边的思建,则是情绪一天比一天滴落,但是他仍然坚持上学,用功读书,幻想和等待著可心原谅他重回他怀抱的那一天,只是不知道这一天会不会到来了……
  这样的情景连续持续了一个星期,每天都是如此,可心辅导完思建后就立刻回到房间反锁房门,不会多和思建多说一句话。只是每次可心回到房间后都会露出一丝不忍,但是纠结了很久后都会被坚定所取代。而思建这一周的乖巧的表现,最终也没有换回可心的回心转意,思建变的越来越失望,虽然他还每天坚持学习,但是思想开始变得不集中,经常走神,心不在焉,学习成绩难免下降了。
  这一天放学后,可心的脸色更加的冰冷了,而思建则一脸郁闷的跟著可心走进来。可心进门后没有立刻做饭,而是直接坐在沙发上,丰满的胸脯急促的起伏著,看的出来此时的她十分的生气,她从包里拿出一份成绩单,不用猜也知道,思建的学习成绩一定又下滑了。“啪”可心一把把成绩单拍在了茶几上,但是没有和思建说话,继续生气不知道想著什么。思建站在可心的一边,虽然脸上带著郁闷和惧怕,但是眼中闪过了一丝期待和希望,上一次思建就是用成绩下降的方法再一次把可心挽回的,这一次还能成功么?
  “思建,成绩是你自己的,我只需要做好我该做的,我该做的都做好了,我也就问心无愧了,其他的靠你自己。另外,我不知道你这次成绩下降是真的下降还是你故意下降,奉劝你死了这条心吧。以前是我错了,我不该引你走上那条路,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所以不要再有什么幻想,安心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可心思考了良久后,和思建说出了这番话,说完之后可心就直接起身去厨房开始准备晚餐。而一边的思建,此时目瞪口呆彻底傻眼了,可心的这番话是如此的绝情,似乎不把思建逼的绝望不罢休。此时的思建作为一个大男生差点哭出来,他的眼里带著泪光,只是强忍著不让自己哭出来,嘴唇已经开始颤抖了,可心的话仿佛一把刀子深深插入了他的心脏。
  思建最终还是没有让眼泪滴下来,他把头扬起,让眼泪流回自己的眼底。而可心虽然进入了厨房,但是她的余光一直关注著思建的背影,思建身体的颤抖还有头部扬起的动作她当然知道,她也能够猜到思建此时伤心欲绝的心情。可心的眼中带著一丝心疼,更多的是担心,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会不会一下子太过把思建这个孩子给毁了?可心的眼中充满了担忧,实际上在每个自己在卧室的夜里,可心都充满了对思建的担忧,实际上她对于思建的疼爱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是长痛不如短痛,为了彻底断绝和思建的暧昧关系,让俩人的关系重新回归正常的母子关系,这种痛处俩人是必须要经历的。
  思建在原地站了一会后,终于缓解好了自己的情绪,他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换好衣服后,就拿出了作业本准备写作业。只是他拿起了笔后,却怎么也无法下笔,最后思建回身把自己房门的门锁反锁了,反锁好了之后思建回到了自己的学习桌上,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而思建反锁房门的时候,可心刚做好晚饭端著盘子从厨房里出来,她当然听到了思建反锁房门的声音,因为那个时候她正好就在思建的房门口。听到思建房门反锁的声音后,可心的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和惊慌,她赶紧把菜放在了桌子上,之后来到思建的房门前,可心想把手压在门把手上试试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了,思建到底有没有反锁房门,但是可心却没有压下去。
  “出来吃饭了……”可心没有压门把手,而是直接敲了敲思建的房门,之后淡淡的说了这句话。说完之后,可心就继续去拿餐具,而房门另一边的思建此时正坐在学习桌上哭泣,虽然思建亵渎可心的时候让我很生气和怨恨,但是此时他哭泣的样子还是让人忍不住心疼。听到可心的声音后,思建擦了擦满脸的泪痕,此时的作业本上已经沾满了泪痕,思建赶紧用衣服袖子去擦拭,结果把以前的作业都弄花了。思建叹了一口气,脸上带著忧伤,甚至有一丝死寂。可心这一招太狠了,开始不拒绝,一旦拒绝就拒绝的如此彻底,不留丝毫的余地,可心或许失去了判断力,思建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这样的打击思建是否可以承受?可心根本没有考虑过。
  听到可心的声音,思建想出去,但是抽动的鼻子预示著他情绪的不稳定,他站起身子后又重新坐下。他此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伤心痛苦的样子,尤其是可心,同时他此时也没有吃饭的欲望。可心把饭都弄好之后,思建还没有出来,可心不得不重新来到思建的门口敲门,同时叫思建出来吃饭。
  “妈妈你吃吧,我不饿……”此时听到可心说话的声音后,思建就在门里弱弱的说道,因为哭泣了很久,此时的他说话带著严重的鼻音。而可心听到思建说话后,当然知道思建刚才、或者现在正在哭泣,她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心和心疼,她想压下门把手,但是最后仍是没有去压门把手,她眼中虽然心疼,但是最终还是狠心的离开了思建的门口,以前她自己就是心太软了,一次次的妥协,都是因为心疼思建,结果俩人的乱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心听到思建的话语后,没有再说什么,自己走到饭桌上开始吃东西,只是可心根本没有吃几口,似乎她也没有什么食欲,而是吃饭的时候眼睛是不是的瞄向思建的房门口,眼中的担忧不予言表。最后,可心只吃了平时饭量的三分之一,或许她没有食欲,也或许是自己一个人吃饭没有什么感觉,可心放下筷子后就把饭菜收拾下去了,只是饭菜没有放进橱柜里,而是放在了保温盒里,或许她想著一会思建饿了就会自己出来吃了,从这个小小的行为就可以看出可心对于思建的关心,那种不亚于我的关心。
  可心弄完之后,站在客厅良久,食指尖点著自己的下巴不知道想著什么,思考了许久后,可心回到了卧室,之后照例换好了睡衣,换好睡衣后可心就向著思建的卧室走去,一切都和这几天如出一辙,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这一夜可心准备再次妥协么?不会,如果再次妥协,那么这几天的冷落还有什么意义?而且看著可心走出房门时候眼中的那丝坚定,不会就这么妥协的。
  来到思建的房门口后,可心直接压下了思建的门把手,但是事实证明思建真的把房门反锁了。可心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这个小子真的会把她拒之门外,锁门为了防谁?这个房间只有他们母子二人。而另一边,思建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只是偶尔身体颤抖几下,似乎还在抽泣著。听到门把手压下的声音后,他终于把头抬起,之后看了一眼房门。此时的思建满脸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总而言之满脸都是湿的,鼻子下方吊著两根鼻涕,趴过的位置上全是水迹。
  思建淡然的回头看了一眼房门,之后再次把头转了回去,今晚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心思去学习和写作业了,他需要的是安静下来,还有接受现在的现实。但是可心似乎不打算放弃,按下思建的门把手没有打开了,可心不得不再次敲门,而且敲的力气很大,似乎因为思建的逃避而十分的生气。
  “思建,你在里面干什么?赶紧开门……”可心压制住心中的怒气,语气淡淡的说道。按照道理来说,可心不应该这么生气才对,要知道她知道思建刚刚在里面哭泣,但是可心此时的表情仿佛是一个女子正在对自己的情侣撒著自己的公主脾气一般,可心作为一个老师,不会只有这点度量,或许多了一些什么,可心自己都不知道。
  “我求求你,让我自己呆一晚上……”思建在里面调整了很久,用纸把自己的鼻涕擦干净后带著鼻音说道。
  “你……思建,你开开门,妈妈和你谈谈……”可心被思建的一句话堵的差点背过气去,但是此时房门被反锁,可心没有其他的办法,除非她把门锁撬开。听著思建的鼻音比刚刚还要重,可心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把思建伤的太深,所以语气不由得柔和了很多,态度也放缓了不少。
  可是可心等了半天,丝毫没有开门的声音,里面没有一丝的声音发出来,唯一发出的只有偶尔传出的抽泣声。可心不得不再次敲门,但是可心在门口等了很久后,思建根本没有一丝要开门的迹象,可心在门口站立了很久,她思考著,或许思建发泄过后就能成长不少,慢慢也就会理解她,这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就像爱情一样,不受过几次感情的伤哪能理解爱情的真谛?
  “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按时上课……”可心最终放弃了今晚的辅导,她淡淡的说了一句后,转身慢慢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再回到卧室后,可心习惯性的要把房门反锁,但是这一次她犹豫了一下后没有反锁房门。难道她准备把选择交到思建的手中?如果半夜思建闯入她还再次妥协?但是从她这几天和今晚的表现看,未必是。或许她期盼著思建半夜能突然闯进来,这样她就有面对面的机会去开导思建,但是她肯定不会让思建再次强迫侵犯她。可心躺在了床上,想睡却睡不著,一来是担心思建,二来也是害怕睡著再被思建侵犯吧。
  另一边,思建哭泣了很久过后,拿著纸巾擦拭干净了自己的脸。之后带著红肿的眼睛不知道再想著什么,只是他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完全看不出平时开朗疯狂的样子,此时的他的样子貌似有些不对劲,似乎很危险,虽然我没有养过孩子,但是我也能看的出来,思建的心理貌似朝著不好的方向发展,他的情绪变的越来越不对劲。
  思建思考了良久后,看了一眼自己的作业本和书籍,之后一言不发的开始收拾书包,把作业本和书籍放进书包,收拾的井井有条,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他脸上的死寂,谁都会认为他以为调整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