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球赛》

  记得那时差不多20出头岁,整天没事做,跟几个朋友混在一起,等待兵单到来,有一天又跟这几个朋友约好到其中一个朋友的家里,唱歌、喝酒、打屁,因为他家里没大人,都出国玩了,我就带我当时的女朋友(宇如)跟她的妹妹(雅兰)一同前往朋友的住处,这个朋友的家住在杨梅一个山上的别墅社区里,一进门里面只有我二个朋友在喝酒,他们看到我带来二个妹来,完全忘了我才是他们认识的人,不停的跟我女朋友及她妹聊天、喝酒宇如的身高不高大约150多一点点,但咪咪很大有32D,雅兰比如高一点160少一点吧,咪咪也不小差不多也是32D,而且二个都长的满正的,又很阿沙力,喝酒从来不啰唆,个性超强,完全不能激,重点是他们又都喜欢穿短短的裙子,而且不穿安全裤,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件事。
  就在喝了不知道多少以后,大家都熟了,也就大胆了起来小妖就说一直这样喝一下也胀了,不如来玩游戏,输的人喝,3个男的对二个女的,从喊拳到玩牌,从小杯到公杯,直到如跟兰己经完全喝不下去了,老怪就把酒店的方式带出来,说喝不下要不然输的脱一件,敢不敢有没有种啦!
  这二个小妮子听到这么挑衅的用词,二话不说马上伸手进去把内衣脱掉,从衣服里拿了出来,说我们己经脱了,等下输的人都要用脱的方式,不能只光喝酒,还有你们有3个男的,我跟我妹只有二个人,等一下你们输了要罚双倍,敢不敢。
  老怪跟小妖二个色狼听到这个,当然是二话不说马上答应,而我是不想玩了,因为一边是女友一边是朋友,玩下去担心女友会说是我故意带她来的,回去又有一堆的事情要吵!
  如果直接说都不要玩了,这二个色狼一定会恨我一辈子的,而且兰也有加入战局,我也想看看她的裸体,更想看如在别人面前脱光光的样子!
  就在四人联合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我怎样又怎样,龟毛又不合作、玩不起又怕输等等…
  直到如说我一点都不像个男人时,我就完全不管了,告诉他们要玩就玩大的,不管谁输我都脱一件,而且脱光的人要去外面绕房子跑一圈,两个男的对两个女的分开一对一玩,玩什么都可以,输的马上脱,直到剩最后一个人的最后一件!
  在大家同意后,游戏再度开始,第一战喊拳,如跟兰输了,在大家的面前把内裤脱下,因为二个都穿裙子,所以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如脱下紫色透明的小内裤,兰脱下红色非常小件的丁字裤,而我脱了上衣,看大家都没人理我,我就坐到一边看这场大战,第二战玩牌,小妖及老怪不停的偷看如跟兰的大腿根,不小心就输了,只好把上衣及裤子退下,留下四角内裤,但很明显的裤子撑起了一个大帐篷,而我没人理就索性不脱了,因为我没有穿内裤的习惯,所以只剩下一件,脱了就没了。
  第三战比大小,小妖跟如输了小妖大胆的把内裤脱下而如也完全不担心的把上衣脱下,用一直手遮这胸部继续玩,小妖就硬著弟弟站在兰的面前,而兰也大方的用手玩著小妖的蛋蛋,还用手指弹了一下小妖的龟头,不知何时如又输了,脱下了裙子,露出了一点点的耻毛,如不是白虎,但毛非常少不过还是看的到,就直直的一点点,没有倒三角的形状。
  如直接的走到我的旁边,换兰跟老怪玩,小妖就站在老怪旁边,如发现了我没脱的事,伸手把我的裤子脱掉,并玩著我的弟弟,吹了起来,我也伸手玩起了她的小豆豆,一边的小妖看见了我跟如的动作,走到我们旁边,加入我们偷玩起了如的大奶,看我没有制止,就大胆的用二手玩起如的大奶,再次当我回神时,兰己经脱的一丝不挂,跟老怪站在我们面前,老怪笑著说,全部出去跑一圈吧!
  到门口前如忽然回头叫老怪也要脱掉出去一起跑,因为小妖输的时侯欠一件,要老怪帮他还,老怪拗不过如只好脱了一起去跑!
  那房子虽然是透天的,但四周都是花园草地,实在是不能跑,只能绕大圈的跑,大约有十栋房子左右的距离,大伙躲躲藏藏捏手捏脚的好不容易跑完了一整圈。
  回到家后大家还是意犹未尽,小妖及老怪竟然说不然再来比撞球,输的无条件听赢的怎么说。
  此时大家都还是赤裸的身体,小妖说玩打9号球规则是不得用球杆打球,也不能用手、脚推球,可想而知只能用重点部位打球了,我跟小妖、老怪都还好,我们的杆子早在如跟兰脱下内裤后,就准备好了,早就己经硬到不行如也看穿了这一点,规定我们只能用肉捧来打球,不能用身体的其它部位,而如跟兰也决定用她们的大奶来打这场球,五个人轮流打著球,没一个准的,只有不停的发自由球,但可想而知一定是男的比较准,还有瞄准的办法,如跟兰就完全不行,怎么都打不准,打到7号球时,如就决定换方式打球,她坐上球台,将母球放在穴外不停的磨擦,直到球上沾满了发亮的淫水,再慢慢的把球放到穴内,刚开始用了好久,完全放不进去,宇如喘气的叫著嗯…呀……雅兰…快来…帮我…,这球…太大了…我放不进去…
  兰就从如的手上接过母球不停的塞向如的穴中,如坐在球桌上张开著双腿,双手向后撑在球台边,不停的叫著,好大…好大……好硬…我不行了…再下去我会死的…太大了…不行了…不行了…
  这时球己经进去了快一半了,如的叫声越来越大声,说这时那时快,球进了一半以后,感觉球是被宇如的穴吸进去一般,消失在我们面前,如也完全不行的躺在球桌上,过一会,宇如坐起来,又恢复刚才的姿式,一用力母球从穴中慢慢的探出头,母球跟著如的呼吸,在她的穴中一下进一下出,如也喘息的淫叫著,只见如一用力,整颗母球慢慢的离开如的穴内,看著如的穴一直不停的扩大,直到球飞出打到7号球,没想到飞出的力量,比我们用肉杆打的力道更强,球一离开如的穴中,只看到宇如的穴开了好大的一个洞,再慢慢的缩小,桌上流著一滩的淫水,母球击中7号球,而7号球也恰巧入带,造成宇如要再来一次打8号球,但有了刚才的热身,这次沾满淫水发亮母球很快的就被宇如的洞穴给吞没,而我们当然是睁大眼睛看著表演,这时雅兰走到我们前面蹲下身子,开始套弄著我们的大肉棒,嘴里含著我的,右手握著老怪的,左手弄著小妖的,再加上宇如就在球桌上用母球表演著,看著这个情形,很快的我们三个男的就射出了滚烫的精液,射的雅兰手上、身上、嘴里到处都是,射完后雅兰也贴心的帮我们把残留在肉棒上的精液清理干清,同时宇如也发出了吼声再次发射了母球,但这次母球并没有撞击到8号球,变成了自由球,但此时我们三个的肉杆早就被雅兰用的干干净净,软趴趴的没有一点办法打球,只能看著这二个小妮子一点点一点点慢慢的把球推进球带里,而我们三个就输了这场比赛,成了他们二人的奴隶,直到今天目前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