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阿宝的故事 (1~3)》

  (一)
  话说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还在原本实习的单位当销售,那是一家老板自认为很牛逼的医疗器械公司,因为待遇还停留在十年前的水准所以人员流动比较厉害。正好那年夏天,公司换了一个前台,就是阿宝,94年的小女生,刚刚从中专毕业,还不到二十岁,163cm的身高,长得不算特别好看,但是感觉比较纯,眼睛挺大的,我觉得她最会长的就是,明明身材挺丰满的,就是脸好瘦,给人感觉相似那种听话的乖女生。
  那时是销售淡季,我整天呆在办公室里玩游戏,经理也知道我们待遇不好,主要收入都是靠一起私下做一些私单,所以也没有管我们。当时,我在公司的人员很好,异性缘更好,虽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进展,但是更几个女同事还是经常开荤段子,但这小前台来了一个星期,愣是对我冷冷淡淡的,这真的是让我甚为不爽。
  那个星期,我身边的同事开始讨论小前台的外号,最后大家都决定喊她YY。
  而变化就是在第二个星期……
  「YY,你帮我待会叫一下顺丰过来,我有个件急著寄出去。」
  我路过前台去洗手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的背影,喊了她。那件修身的T恤衫上面居然没有BRA帯的痕迹,我看了也是醉了,这么小年纪就这么潮。心里一直惦记著她没有穿BRA,平时看她的胸部也不小啊,应该有个C罩,这么一想,上个洗手间都硬了,出来的时候因为我的休闲裤的原因,18CM的老二还是撑得比较明显的,出来的时候故意去前台找她拿点档,老二还不小心从她的手臂上磨了过去,看著从脖子到额头都红了,我就想笑,但是胸前的衣服上看不出真空的痕迹,还是有BRA的边边。
  回到办公室我就收到她的微信了,之前是加了微信,但是没怎么聊。
  「你不许叫我YY」
  「为什么,他们不都这么叫的吗?」
  「反正你不给」
  「那我该叫你什么啊?」
  她过了一会回过来,「你叫我阿宝吧,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嗯」
  ……
  接著我也没有什么事,就开始跟著小妹妹瞎聊了起来,「你这么潮啊,居然穿NEWBRA」我突然把话题扯到那「没有啊!」
  「你居然没有穿?」
  「不是啊,我穿了啊∼」我都可以想像出她在前台开始抓狂的表情了「那我怎么在你背后看不开BRA帯的痕迹?」
  「一定是你看错啦。」
  「那要不你给我看看你穿了什么?」
  「反正我有穿啦∼哼!!!!」
  「哈哈哈,好吧好吧,你有穿,但是还以为你没穿」
  「你就是因为这个以为,所以……」还发来了几个坏笑的表情「所以,什么呢?」
  「顺丰来了,你出来寄快递吧」
  我拿著档出去交给快递,快递今天可能件比较多,拿完就走了,不像平时还会跟我们聊几句,我对著阿宝坏笑,准备回办公室,结果阿宝叫住我,扯开她的T恤露出锁骨的位置,拉拉那红色的BRA帯给我看。
  「狗跟你说我有穿咯,哼」说完,就跑去厕所了。
  就让我直接楞在那里,足足五秒钟不知道该给什么反应好。虽然平时跟女同事常常开玩笑,却没有一个能把玩笑开到这个地步。看来这个小妹妹有戏啊!
  第二天刚好是周五,我就约她一起吃饭看电影,结果她说那天是她死党(两个富二代女大学生)生日,如果我不介意就一起去。这是什么节奏……
  刚好那晚亲戚让我去拿点东西,就没有跟他们一起吃饭,我想想要不晚点宵夜再算。她说可以。
  结果,晚上刚刚拿完东西回到家,阿宝电话就来了「你在哪里啊?」阿宝带著浓浓的醉意,还有吵闹的背景音乐。
  「喝多啦?你在哪里啊?」我反问她。
  「COCO你知道吗?他们刚刚灌了我两杯斋的……」这个略带哭腔的语气,还是十分惹人爱怜的。
  「我刚好在附近,你等我,我过来」这班小妹妹居然跑去酒吧庆生,真的不得不服老了我。
  刚好在我住的附近,打了个车过去,还不到五分钟就到了,我打电话给阿宝,电话还没通我就发现她身穿单边高叉连衣裙,虽然她的皮肤不白,但是露出的大腿在夜色下还是格外显眼扶著墙站在酒吧门口,头歪歪的靠在墙上,另一只手按著胸口,感觉像吐的样子。
  我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往我身上一靠,把她整个人扶进了我的怀里,她一看是我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我就只能从背后抱住她,丰满的臀部刚好挤压到了我的下体,因为跟女朋友分手了两个月,对于这个刺激我还是相当敏感,没一会我就硬了起来。
  「我头好晕啊,刚刚给他们灌了两杯斋的」她好像挺享受我的怀抱的,撒娇的说。
  「你们喝什么酒啊,两杯能喝到这样」我搂著她的腰摸索著。
  「洋酒啊,他们今晚都玩hi了,主角估计都已经倒了。」阿宝转过身来对我说。
  这小妮子的连衣裙还是DEEPV,这是让我眼前一亮,胸脯的两个半圆这是格外显眼,不禁感叹现在的小女生还是蛮拼的,下午在公司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装束,一到了夜场,画上浓妆,这个姿色还是相当怡人的嘛。
  「我扶你去江边休息一下吧,待会我进去给你报仇,好不好」我装作眼睛没有停留在她胸前的雪白上。
  「好」说完,她却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整个人抱住了我,胸前的白肉更是压住了我的身体,传了阵阵的柔软,这种刺激让我一个两个月没有吃荤的壮年青年,著实非常兴奋。
  「好,那我扶你过去江边坐一下吧。」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吐气。
  显然她的耳朵是她非常敏感的部位,整个人微微的抖了一下,差点没站稳,我赶紧扶住她,可是她的大腿却开始不老实的顶住我的坚硬的下体,用她肉感的大腿肉轻轻的摩擦我早已充血的裆部。
  「其实,人家一进公司就喜欢你了,你知道么」阿宝乘著酒意跟我表白,这更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人家知道你刚刚跟你前度分手,我不敢跟你说话,每天来公司都是为了能看你多两眼,但是又怕,不敢靠近你,生怕给你拒绝,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不知道怎么办……」阿宝依偎著在我怀里,不断的摩擦著我,但是说著说著都快哭了。
  我只好抱住她,抚摸著她的后背,安慰她。但是,她的大腿还是没有停止对我的挑逗,我开始在她耳边轻声的安慰她。
  「想不到老天对我这么好,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个这么爱我的女人。」
  我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她的胸部更加紧贴住我的身体,男人总是在这个时候可以享受另类的快感。
  「嗯∼那你是不是肯做我的男人啊?」她被我用力的拥抱住,呻吟了一声。
  我抚摸著她的后背,连衣裙已经被我拉高了不少,下体开始不自觉的顶向她的身体,在人来人往的酒吧门口,我享受著不一样的幸福。
  「恩恩,要不我现在先带你回去休息吧,你看你都醉成这样了」我点著头说。
  「阿宝∼」正当我想带走阿宝的时候,突然一个女声在我们身边响起。
  回过头一看,一个爆乳女生站在我们旁边,满脸疑惑的盯著我。
  「奶妈,你出来啦?」阿宝整理了裙,跟爆乳女打招呼。
  奶妈,这个名字真是名副其实,这咪咪应该有G罩杯吧。
  「看你出来好久,我就出来找你啦,她们都吐完又开始喝了。」奶妈说完,又盯著我看,眼神里似乎问著,这个男人是谁啊?
  「奶妈,这是我男朋友,我们公司的。他来接我。」阿宝看出了奶妈的疑虑,给她介绍了我。
  「你好。」我礼貌的向她打招呼。
  「你怎么样啦?」她似乎对我还是戒心很重,根本没有理我,询问著阿宝。
  「我现在好很多了,刚刚差点倒下的时候,他正好赶到。」我答应了阿宝的表白还是令她很是高兴。
  「那就好,那我们快回去吧,欣姐吐完回来开始找你了」奶妈阻碍了我们的离去。
  「恩恩」阿宝拉著我的手甩著跟著奶妈往酒吧里走。
  「阿宝,你待会别喝了,刚刚谁欺负,你男人我给你报仇。」我只好顺势哄著阿宝,跟他们一起回去。
  「我男人给我报仇,Mua」阿宝开心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回到酒吧里,阿宝开始给我一个个的介绍,我只记得三个人,一个今天的寿星就是那个欣姐,一个是KAY,明天生日,另外就是那个奶妈,其实都是94年的小妹妹。
  其他的那些小男孩,我真的一个都没记住,只知道,从我坐下到离开,五个小男孩,有四个喝到去厕所吐,另外一个提前送奶妈一起回家了,好像是奶妈的男朋友。
  心里还在惦记著这小男孩还真是幸福啊,这对大奶真是诱人,不过,上帝还是公平的,奶妈的相貌还真是不敢恭维。
  终于等到了散场的时候了,我虽然把几个男的喝趴了,但是自己也喝了不少,心里寻思著附近找个酒店带阿宝去休息……(看官懂的)
  「男人,帮我擡她回去吧。」阿宝拉著我,指了指已经躺在沙发上的KAY。
  这个唱哪一出啊。Kay是唯一一个胸部没有那么雄伟的女生,但是还是印证了上帝是公平的,她虽然没有傲人的胸部,但是却是唯一一个跟美女沾边的,皮肤很白,五官也是很精致,娇小的身材穿著黑色的蕾丝镂空连衣裤,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好吧,你就是这么用你的男人的。」我假装无奈扶起了KAY,酒醉的人啊,真是重啊,这么娇小的小美女,我一个堂堂八尺男儿愣是弄了几分钟才扶起了她。
  这时吐完回来的一个男生也过来帮我,一人一边的掺住KAY,走到了酒吧门口,我准备去拦的士,结果给阿宝叫住了。
  「我们就住在后边的酒店。」
  我心里捣鼓著,这连房间都开好了,看来今晚小妮子对我是有备而来啊。
  好不容易,终于把KAY扶回了房间,这个小妮子一路还不止的耍酒疯,是不是的大吵大叫,把她放好在床上,看著她苗条的双腿,我也不禁咽了咽口水,那个男生弄完也准备走了,但是我看得出,他没有理由留下来,也就恋恋不舍。
  「你的房间呢?」我没有留恋太多KAY的美腿,转身问阿宝。
  阿宝关上门,给我的回答也是让我彻底的醉了。
  「我们订得太迟了,只有一个房间了,我们就只能三个人一起一间房间啦。」
  「三个人?!」我惊讶的回答,要我一王两后吗?这个幸福也来得太突然了。
  「哦∼不对,应该是四个人,人家想你今晚再这里陪我」
  「什么四个人?」我如果现在在喝酒,肯定喷了阿宝一脸。看到我被雷得外交内嫩的表情。阿宝才解释著说,「还有欣姐啊,本来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的,原计划跟她们一起一个房间,但是我男人这么好,今晚辛苦一下打打地铺陪我好不好?」
  「这不合适吧,跟你就一回事咯,她们多不方便啊。」我嘴上假装无奈的婉拒,但是心里却开始意淫著与三个女孩一间房间会不会发生些什么。
  「没事的啦,她们都喝多了,待会欣姐回来也就是睡觉的啦,你靠在床边,我睡这头,这样人家就可以搂著你睡」说完又是对我一轮湿吻。
  我这个人有个癖好,很喜欢跟喝多了的女生接吻,但是不能吐过,我会闻到一种另类的香味,像是威哥一般令我兴奋。我吸吮著,阿宝湿润的舌头,不是的往她的口腔输送我的津液,正当我开始紧紧的抱住她的身体,手抚摸到她刚才让我一柱擎天的丰臀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哭丧的拍门声。
  为什么总在这个时候打扰我啊!!!我内心有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阿宝听到哭声赶紧去开门,一看是欣姐回来了。
  一头凌乱的欣姐也是胸部很有料的女孩,一身吊带连衣裙,关键的是,她真的穿著NEWBRA,狠狠的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事业线,这个本来就有D杯的胸部又给挤得更加突出。
  但是女人的关键是为什么欣姐在哭,赶紧把她扶进房间,狠狠的往床上一坐,把刚刚安静下来的KAY给弄醒了。
  三个女人一出戏,开始听著欣姐的哭诉,阿宝是柔情路线的安慰,KAY是霸道路线开始发飙骂欣姐,我也是一头雾水。
  听了一阵终于明白了,欣姐给她男友玩弄感情,今晚终于下定决心要分手。
  然后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愣在旁边无聊的玩手机,中间她们还信誓旦旦的交代我一定要对阿宝好,我也好好好的答应。
  好不容易,把她们两个都弄上床睡著了,阿宝也累的不行,躺在她们两中间,但是头的方向是对著我在床尾的位置,我也是坐在床位的位置跟阿宝接吻。
  我发现这个姿势有个好处就是我搂著阿宝的位置刚好在她的胸上,隔著薄薄的连衣裙还有内衣,我第一次攀上了阿宝的胸部。对于我轻柔的揉胸,阿宝也是非常享受,舌头已经完全伸到我的口腔里还发出阵阵令人热血的呻吟。
  她的双手开始对我的头发胡乱的摸,完全释放著她的兴奋。
  揉了一会之后,我开始拨开她轻薄的连衣裙,往真正的肉上里前进,但是阿宝却突然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进一步的攻击,嘴里狠狠的吸住我的舌头。
  「BB,今天不要好不好,她们在旁边不方便。」阿宝羞涩的跟我说。
  这个时候,你跟我说不要,你有没有想过我老二的感受啊。
  「我也知道,但是……」我拉著阿宝的手往我坚硬的下体上摸,一脸你看怎么处理啦。
  「咦,你好坏啊∼」阿宝抓了一下赶紧松手,拍了我一下,撒娇的叫了出来。
  床上那两个好像听到动静也就支吾了一声,没把阿宝吓死。
  「你小声点啊,弄醒她们可就不好啦。」我拉开裤头,把内裤扯开,又拉著阿宝的手往炽热的老二上按。
  「嗯∼啦∼阿宝一边扭动身体反抗著,手上却听话的握住我的18CM的老二,被我拉著上下撸动著。
  「你男人的标志大不大?」我坏笑的问她。
  「咦,你好坏啊!就是欺负人」她已经开始自觉的撸动。
  而我也乘机伸进了刚刚没能攀上的肉山,一手掌握住她的咪咪不停的揉,年轻的乳房就是好,相当柔软轻轻用力揉下去,乳肉似乎要从我的指尖溢出来一样。
  「啊∼BB∼不要∼啊……」阿宝开始小声的呻吟。
  阿宝的乳头也开始硬了起来,阿宝的乳头是我最喜欢的类型,圆圆的乳蒂不大不小刚刚好,我揉了一会之后,开始用粗糙的掌心摩擦她充血的乳头,她的奶头非常敏感,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也不断的扭动,但是小手却握得更紧,并且快速的套弄我的老二。
  「BB,别弄了∼嗯……啊……别弄了,快停下∼啊∼停……」
  而我却没有理会她,开始进攻她敏感的耳朵,嘴里吐著热气,舌尖在她的耳廓上来回的舔,没过一会,她紧紧握住了我的老二,咬住自己的嘴唇,鼻腔发出阵阵呻吟,整个人像失禁一般的不停抖动。
  看到这一幕,我也是格外出奇,在她停下抖动之后,我也停下了掌心的摩擦,双手扣住她的胸部,在她被我舔湿的耳边轻声问,嘴里还不是的吐出一股股热气。
  「高潮啦?」
  「你好坏啊!,人家喝醉了,很敏感的好不好!?啊∼还来?啊……」我突然用拇指食指用力的掐住她充血的乳头根部,她又不禁呻吟了起来。
  「不要了啦……啊……再弄……啊……她们就醒啦……啊……」她一边扭动著身体挣脱我的魔掌,一边用手把我推开。
  「那我的大鸡吧,怎么办啊?」我的手被拉了出来,我索性把身体撑到床边,把耸立的老二摆在她的面前晃动。
  「你就爽了,那我怎么办啊?」
  其实阿宝只是手里感受了我的大小,却没有亲眼看到,只见她都O了嘴,一脸呆掉了的表情。
  「怎么这么大啊」她发出了一声感叹之后,却又假装害羞的推开我的老二,扭头钻进被窝里。
  我无奈的把她拉了出来,把老二放到她的嘴边。
  「来,舔一下」
  但是她却是抵抗的很顽强,死活都不张开嘴。
  「BB,求求你,我就亲一下下,今晚你放过我,我怕弄醒KAY跟欣姐,那就不好了。」
  她往龟头上湿吻了一口,然后朝它吹著凉风。
  「我给你降温,好不好,求求你,今晚放过我。」
  「我们去厕所就好嘛,你帮我吹出来。」我还在坚持著,口气微微发狠。
  吓得阿宝整个人都不好了,那大眼睛开始泛起了泪花。
  「BB不要,不要凶我,我好怕。」
  看到这一幕,我瞬间没有的感觉,只好整理好裤子,搂著她安慰她。
  「别怕别怕,我不是想凶你的。」
  最后无奈的哄著她睡觉。
  但就在我哄睡了阿宝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