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是女妖  同人:血天使之闵彩云》

  闵采云身高:一米六七三围:79—57—80,32B罩杯身份:原本是中西部城市的女教师,在被学校的校长,教务主任,校长的儿孙和其他学生玩弄后,被沈梦婷所救,成为了为她寻找食物的血奴。
  「嗯嗯……」
  华夏中西部,某二线城市的高中校长室内,一阵阵被压抑的呻吟声不断从闵彩云性感的小嘴中呼出。
  「好棒,亲亲好老公,好棒,好厉害……」尚未被转化为血天使的闵彩云抓著身前办公桌的桌面,撅著自己翘挺的双臀,用著一种尽量压低,羞涩,甚至可以说是违心的声音,忍著下身的疼痛,轻轻的说著。一个年纪大到几乎可以做她爷爷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不断动著自己赘满肥肉的腰胯,一下一下,将自己好像易开罐般又粗又短的鸡巴插在她紧窄的蜜穴里,享受著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最佳师范毕业生的迷人娇躯,不断的喘著粗气。
  「嗯嗯,真不错,云云啊,你在大学里是不是也靠这个,才拿到最优秀毕业生的。」
  浑身肥肉,秃头谢顶,肚子上的赘肉多的就像个救生圈一样的老男人一面继续动著自己的屁股,肏著闵彩云的嫩屄,一面又动著自己的大手,顺著她那细细的小腰,推著粉色淘宝款的上衣下摆,一直向上,直至她的胸峰处,让她那被白色胸衣包裹的双乳都露出来的,用力的揉捏著。
  窗外,明明还是早操时间,一个个穿著校服的学生睁著惺忪睡眼,迎著朝阳,做著整齐划一的动作。明明,明明自己也和他们一样充满朝气,虽然已经大学毕业,却正是人生最充满梦想的时候,想要教书育人,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奋斗,培养未来的花朵,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却会成为这个老男人的玩物,被他们玩弄呢,蹂躏,奸污呢?
  是的,一切,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自己太软弱,都是因为自己太相信他们了,才会……
  胸前处,校长一只肥白无力,皮肤上的褶皱都耷拉下来的老手,使劲抓著闵采云尚被胸衣包裹的酥胸,用力的揉著,捏著,疼的她直要流泪。她感到校长的另一只大手再次向下伸去,摸到她的双腿间处,从著前面,拂过她柔润蜷曲的耻毛,捏著她被自己的短鸡巴挤开的娇嫩蜜穴的顶端,那一粒尚在肉膜中还没有钻出的小小肉芽,用著他的指头,使劲的挤压著,抚弄著。
  「呜呜呜呜……」阴蒂的刺激,不管愿不愿意,身子里都会产生的反应,让闵采云赶紧捂住小嘴,向后仰起粉颈。白皙的贝齿的光泽,仿如电击般的快感,不断因为校长的大手,从自己的双腿间传来,就像电流一般过遍全身。同时,校长那粗壮短小的鸡巴,又好像根铁棍一样塞在自己的蜜穴里面。
  噗嗤,噗嗤,一下一下,男人粗黑的肉棒,就好像个短粗的大炮一样,在女教师的小穴中抽插著,因为实在太大的缘故,都让闵采云疼的几乎疯掉,直让她浑身都在颤抖哆嗦著,那两片红艳的小蜜唇和蜜穴的小嘴,都好像一环透明的鱼生般,被校长的鸡巴撑成了一个○形,紧紧的裹在粗黑的肉棒上,颜色都变了的,不断翻卷著——但即使如此,她还是只能违心的,眼角带著笑意的轻声说道:「校长,你好厉害,校长,干死宝宝了……」
  「怎么还是校长,张哥,不是说了吗?以后都叫我张哥。」
  「是的,张哥,你的家伙好厉害,干的小宝宝好爽。」
  闵采云,这个在未来的若干日子后,足以让很多男人一想起就陷入噩梦,即使是王炎每每回忆起和她那一战的时候,都会后怕的女人。现在,在没有被转化成血天使之前,却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以一个人民教师的身份,被自己的校长按在办公桌上奸污著,还要不断说出违心的话,扭著自己的纤腰,撅著翘臀,讨好著这个淫魔。
  一下一下,身后的老男人不断喘著粗气,不断将他那好像易开罐一样又粗又短的鸡巴在她那紧致,都快撑裂的蜜穴里抽插著。让闵采云只能尽力向后仰著身子,尽力放松著自己饱受折磨的下身。
  每一次,当校长的鸡巴向外拔出时,粗黑的肉棒上都会粘满米汤似的白浆,显得越发狰狞,丑陋,虬起的血管就像蚯蚓一样爬在上面。每一次插进闵采云小穴里的时候,都连带著蜜穴两边的唇瓣和小嘴处的嫩肉,往里一起挤去。
  不,不行,快停下,我受不了了。
  刚刚大学毕业的女教师仰著粉颈,雪白大腿内侧的嫩肉都因为疼痛而抽动著。
  好像河蚌般饱满的阴阜处的耻毛和男人黝黑蜷曲的耻毛纠缠在一起。无法形容的羞耻,还有疼痛,让她几乎崩溃,就连抓著桌子的双手手指,还有藏在高跟鞋中的十只可爱的足趾,都用力扣紧起来。
  「嗯,云云啊,你的屄真棒,都干了这么多回了,还是这么紧,一点也不像别的学生,干上两次就松垮了,大学的时候,你男朋友肯定没经常肏你吧?」
  「放心,我说话算话,只要你听我的,今年的最佳教师肯定是你的,一年内肯定让你坐到年级副主任的位子。」
  「怎么样,我对你不错吧?」
  不知羞耻的老男人继续忘形的说著,胖大的身子压在闵采云娇小的身子上,都好像要把她完全挤扁一样,拱动著自己满是肥肉的屁股。
  「谢谢,谢谢张哥。」
  而羞耻的女大学毕业生却根本无法说出什么别的。是的,如果可以选择,如果她敢大胆说出的话。不,实际她早在第一次被校长强奸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当时就拒绝他了,但面对校长比自己强壮的多的身子,还有他抓到的自己的短处……如果自己不听他的话,他就会在自己的实习期上写上差评,然后再用关系,不让任何一家高中聘用自己,还会把自己的照片发给家人,而自己这么多年的梦想,乡亲们对自己的帮助,甚至自己参加运动会的运动服都是村人凑钱买给自己的,做为整个村子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211大学的毕业生,马上就要开始考研的自己……
  「好厉害,张哥的大鸡巴好厉害……」她继续的,小声的,违心著说道,眼角含著泪水,脸上却是的笑容。是的,笑容,如果不笑,不让这个男人开心的话……
  一下一下,男人好像易开罐般的粗黑鸡巴在刚刚大学毕业的女教师的粉嫩小穴中进出著,占据了三分之一鸡巴的巨大龟头,就像个大大的鸡子一样,来回挤压著女教师蜜穴里的嫩肉,就像犁地一样噗嗤、噗嗤的动著,还带著几缕她自己的耻毛,不仅毫无乐趣可言,而且每一下的插入抽出,都好像要把她的身子捅穿一样。
  爸爸,妈妈,赵刚……都让她在心里大声的哭叫起来……可是,一想起好不容易熬到自己大学毕业,省吃俭用供自己读书的妈妈,不去管村子里其他人说的那些女娃子上大学有什么用的话,坚持让自己上学的父亲,还有万一男友知道自己被校长强奸了,不止校长,还有,还有……
  「呜呜……」年轻的女教师只能痛苦的忍著疼痛,绝望的,捂著自己的小嘴,配合著校长的抽插。
  一下一下,因为校长的鸡巴实在太大,闵采云的嫩屄实在太紧,干起来太费劲的缘故,插到后面,好像头肥猪般的校长干脆扳起女教师的一条修长美腿,让她踩著高跟鞋的右脚踩在桌面上,以著一种更加诱人的姿势,饱满的阴阜和黝黑的耻毛都羞耻的,随著双腿的张开,都能从后面看到的,屁股更加翘挺的,抽插起来。
  「来,云云,继续叫啊,听你叫我干起来才有劲,继续叫啊。」还要在男人的逼迫下,继续违心的,假装的呻吟著。
  「嗯嗯,张哥好棒,张哥的大鸡巴好厉害,干死小骚货的嫩屄了,啊,小骚货好爽。」
  啪啪啪啪,闵采云强压著恨不得死了才好的羞耻,浑身的香汗都把衣服浸透的,继续配合著,说著违心的话。本来就给磨的通红的嫩屄,都好像要给校长的大家伙捅出血来一样,蜜穴里的耻肉都变得红肿不堪,紧紧的嘬在校长的大鸡巴上,每次校长把鸡巴拔出的时候,都把蜜穴里的嫩肉带出一截。一条裹著肉色丝袜的美腿屈起著,两片不是很大的翘臀就好像要从根部撕开一样,分开的大腿根部处,露出著一篷毛刷般的耻毛的绒茬。
  老男人就好像蚯蚓般遍布著一条条狰狞血管的粗黑鸡巴在闵采云撑起的小穴中来回进出著,甚至,为了更加过瘾,他还把手伸到前面,再次揉捏著闵彩云的阴蒂,不,不止是揉捏,还用指尖勾著小肉芽上的一个小环——没错,就是他们为了玩弄闵彩云,在她阴蒂上穿的阴蒂环。
  满身肥肉的校长一面用手勾著那个小环,一面继续动著自己的鸡巴,直将那粒小小的粉红色的阴蒂拽成豆芽样的长条,让闵采云疼的都快要昏过去了,却依然只能咬牙忍著,强撑著笑容。
  「嗯嗯,嗯嗯……」而他却还不满足的让年轻的女教师转过头来,张开小嘴,把自己好像猪舌头一样粘满舌苔的肥肥口条,伸进她的小嘴里,让她吐出丁香小舌,用自己的舌头和她的舌头勾动著,缠绕著,津津有味的品著女教师的香唾,贴著她的唇瓣,一颗颗白皙的贝齿,大口大口的吸吮著她的香唾——直至忽然间,闵彩云都没什么感觉的,浑身肥肉的校长突然停了下来。
  一瞬,完全就是呼哧带喘的沉默,浑身肥肉的校长用自己的腰胯,使劲的挤著闵采云的翘臀,粗大的鸡巴朝上顶著,就好像要用自己的鸡巴把闵采云戳起来一样,抓著她的身子,直到半晌之后,才缓缓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吐著粗气的说道:「诶,人老了,身体真是不如从前了,以前的话就是半个小时都没问题的。」
  一点点白色的黏液,从闵彩云都已经合拢不起,简直就好像个喇叭口般张开的蜜穴口处,缓缓的向外流出。而清楚感到自己被内射了的年轻女教师,却依然只能抹著眼角的泪滴,强颜欢笑的说道:「好厉害,好厉害,张哥,您现在都这么厉害,要是和当年一样,还不把云云给操死啊。」假装也是一样高潮了的,张著小嘴,轻轻的呻吟著。
  ************「常峰,你干什么,快让开。」
  「让开?补习生找辅导老师用让开吗?」
  教学楼外,一声声课间操的口令声依旧没见停止,而教学楼的走廊里面,几个韩风打扮,染头发,戴耳环的学生却拦在了闵采云前面。
  刚刚从校长室出来的闵采云惊恐的瞧著这几个学生,尤其是为首的那个把头发染成金银色的常峰。没错,常峰,市教育局局长的常郝龙的公子,一个连张校长都觉得头疼,只能用让自己做他的补习老师,送给他玩弄的方法,才能让他不在学校调皮捣蛋的纨绔子弟。
  「怎么,不听话,想让我告诉张校长,说你对我补课不积极?」
  戴著戒指和耳钉的纨绔子弟得意的瞧著用手护著身子的女教师,刚刚才被校长的大家伙干的双腿都还在打颤的闵采云近乎绝望的摇著脑袋。
  她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机会,哪怕这个孩子比她小上好几岁,哪怕他那好像韩国偶像明星般的瘦小身子真的那么单薄,她都没有丝毫机会——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张校长,还有他们所有人一起……
  她没有办法,只能在他们的胁迫下,走进一间教室里面。此时此刻,她那漂亮明亮的双眸中的眼神都黯淡了下来。
  窗外,金色的阳光从一块块俄式风格的巨大玻璃间穿过,不远处的操场上,一个个穿著蓝黑色校服的学生正继续做著早操。
  「常峰……」她再次尝试著,乞求的说道,可是话一开口,一看他的眼神,她就知道没有希望,他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无奈的,甚至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脱去了自己的衣裳。粉色的衬衣和米黄色的修身款制服上衣,还有黑色的短裙,还有内衣、内裤,除了丝袜和高跟鞋外,全都从身上脱了下来——是的,一切都是这么轻车熟路,甚至更准确说,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只要,只要不被人看见,可以赶紧结束……
  随著一件件衣服脱下,闵采云那雪白姣好的娇躯,也完全展露在了学生面前——灯光下,闵采云雪白的身子就像镀了层白釉般,白的都不像是血肉做出,而是好像白色的塑胶一样,泛著光芒。
  她32B的奶子不是很大,但是足够翘挺,就好像两个熟透的苹果般,挺在胸前,小小的乳尖,因为最近被男人玩弄的多了的缘故,已经开始变为深红,就好像两粒红豆一般,因为刚刚才被张校长玩过的缘故,还在尖尖翘起,一点也没有少女乳房的那种青涩、羞怯,红红的乳晕,不过比乳尖大了一点而已。
  她的腰肢不是很细,但绝不是粗,只能说是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嫌瘦,刚刚好的,白嫩嫩的小腹,光滑耀眼,衬托著微微鼓起的阴阜处的肥嫩,耻毛黝黑蜷曲,又浓又密,倒三角形的形状,直至蜜唇的两边,就像她的最后一件衣裳一样,遮著她那刚刚才被校长的大家伙插过,都合不拢的蜜穴的缝隙。
  她那光洁的美背,浅浅的腰椎处的脊线。做为一个农村姑娘,闵采云的屁股可能不及城里姑娘的圆润,但一样又白又翘,足以让人爱不释手,一双玉腿,因为身子娇小的缘故,不是很长,但一样又白又嫩,特别是在穿著这种肉色丝袜的情况下,更加凸显著裸露在丝袜外面的大腿部分的白皙,圆润。
  她踩著高跟鞋,双腿不自觉的朝两边分开——不是不知羞耻,实在是校长的家伙太大,疼的太厉害了——就好像最不知羞耻的妓女一样,把手伸到双腿中间,把蜜穴的唇瓣朝两边分开,不管说过几次,做过几次,都是一样难以启齿,长长的睫毛都微微颤动的,轻声的说道:「常少爷,早自习的教室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补课了吗?」
  灯光下,闵采云的小脸又白又嫩,高挺的鼻梁,轻启粉嫩的唇齿,显得浅浅瘦瘦的脸颊,还有那一头飘逸黑色的秀发。诚然,闵采云不是什么大明星或极品美女,但却充满一种知性,或者说是穷人的孩子,不得不早当家的成熟女性的魅力。
  她的声音又酥又黏,带著微微的颤音,饱满的阴阜被黑色的耻毛遮掩著,使得那抹蜜穴里的艳红更加耀眼,就像是拉开一道缝隙的窗幕,呈现在了三个不良少年的眼前。
  「那就麻烦闵老师把昨天教过的单词再说一遍啦。」
  前面的男孩得意的说道,瞧著光著身子,全身上下仅裹著一对肉色丝袜,还有一双高跟鞋的老师。
  闵采云没有办法,甚至可以说是为了这一切可以赶紧结束的,跪在了地上。
  她把修长的秀发拢到颈后,用一双白嫩的小手,解开常峰的腰带。她的双手是这样的白皙,漂亮,淡淡的青络映在白玉般的肌肤下面,十只纤纤玉指,就好像玉箸一般,充满著灵巧青秀的感觉,还有那一粒粒好像贝壳般椭圆粉嫩的美甲。
  她快速的解开常峰挂满是饰物的腰带,把他的衣裤向下一脱,立即,市教育局局长公子的老二就好像根蛟龙一般,从裤子下面弹起——早就勃起兴奋的常峰的老二,就像根细细的竹竿一样,支在闵采云的面前。一阵腥臭刺鼻的味道,直冲鼻芯,但是她却好像嗅不到一样,用手抓著常峰鸡巴的根部,白皙的小指和无名指微微翘起,拇指和食指、中指环在一起,轻轻的撸动著,吐出一点丁香小舌的舌尖,从著下面舔著常峰鸡巴龟头下面的缝隙,就好像一个妓女一样,用舌尖轻轻的勾动著,滋溜,滋溜的,把他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她一下下快速的动著,手口并用,白皙的小手撸著肉棒的根部,小嘴含著他的鸡巴,软红蠕糯的舌尖嘬成一个红嫩向中间夹紧的形状,在小嘴里贴著肉棒的下面,紧紧的裹著常峰的男根。
  一袭韩风打扮的少年不自觉的喘息著,露出享受的神情,却还不忘戏耍为自己口交的女教师。
  「老师,你昨天教我的那个英文是怎么说来的?」
  「Thedickisbig……」
  闵采云没有办法,只能一边继续嘬著他的鸡巴,一边说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英文。
  是的,这就是他们的游戏,不但要让自己在早操时给他们口交,还要一边弄著,一边说英文。不,不止是每天早上,实际上在张校长把自己交给他,他们三个第一次强迫自己为他们服务的时候,他们就这么做了,甚至直到现在,闵采云都能回忆起那天的情景——他们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让自己以女上位的姿势趴在常峰的身上,罗胖则把他那好像大肉肠一样的鸡巴,从著后面,插在自己的菊穴里面,不管自己怎么挣扎,哭叫,都没有用,他们抓著自己的身子,一粗一细两根鸡巴在自己的身子里同时动著。那种整个身子都好像要撕裂的感觉,自己尖叫著,什么妈妈,爸爸,赵刚的都叫了出来,但还是阻止不了他们,甚至张文还在这个时候把他那根鸡巴塞到自己小嘴里面,三个人瞧著哭泣,尖叫的自己,一起嘻嘻哈哈的动著,闹著,还让自己用英文叫床,喊他们是好哥哥,好老公,让自己说赵刚的坏话,就好像现在一样。
  「Icannoteatatall……」
  窗外,已经进行了一段的早操还在继续,而在教室里面,年轻的女教师却一边吃著学生的鸡巴,一边羞耻的用英文说著黄腔。
  「老师,这句英文是什么意思啊?」
  「是:常峰少爷的鸡巴好大,我一口都吃不下来。」
  「老师,别光教常峰一个,得一视同仁,还有我们呢。」
  「是啊,还有我们呢。」
  旁边,块头大到足以参加校橄榄球队的罗潘,还有赵文,也都把裤子脱了下来,挺著自己的老二,让女教师给自己口交。
  跪在地上的女教师没有办法,只能分出手来,一手一个,分抓住他们的鸡巴,同时还继续嘬著常峰的鸡巴,一下一下动著螓首,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继续给他舔著。
  「老师,我们的鸡巴怎么样啊?」
  「还有我的啊。」
  「Luoyoungman'sdickissopowerful……」
  「Zhaoisalsothemaster……」
  「罗少爷的鸡巴好厉害,赵少爷的也是……」
  此刻,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可以加速流淌,可以让已经变为火神化身的王炎看到眼前这一幕的话,肯定很难想像,一年多后,在那场惊天动地的仓库大战中,打的光明神教的圣骑士毫无还手之力,直让洛克神父在挣扎和恐惧之中,被吸干了鲜血,甚至自己都大吃苦头的闵采云,在现在,还未转化之前,居然会被三个少年这么要胁的,跪在地上,同时为他们三个人口交。
  窗外,金色的阳光穿透一片片绿叶的缝隙,化作一片细碎的光柱,射入教室里面。一片尘埃的光影,在光柱中浮现。跪在地上的女教师披著一头黑色的秀发,长长的发丝光可鉴人,遮著她雪白的美背,露出著白白的屁股,还有双腿的曲线。
  从侧面看去,闵采云脸角的曲线是那么的完美,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知性的美丽。但是现在,她的小嘴里却含著一根鸡巴,不断的吞吐著,另外两只小手也不断动著。一缕缕透明的口涏,不断从她的唇角流出,顺著她白皙的下颌,一直向下,滴到她高耸的酥胸上,让她雪白的胸脯上落了一片透明的口液,红豆般的乳头也因为身子的起伏,和常峰的裤子不断摩擦著,进而微微刺激著她的身子,如果,那种生理上的自然反应算是刺激的话。
  「来,老师,别光吃常峰的鸡巴啊,还有我们的呢。」
  「对啊,一起含进去啊。」
  旁边的两个男生不满足于闵采云只用小手伺候他们,把他们的鸡巴也捅到了她的嘴边,戳著她雪白的香腮,还有唇角。
  跪在地上的女教师蹙著眉黛,看著嘻嘻哈哈,还拿出手机来录影来的学生。
  镜头下,年轻的女教师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她向上望著,雪白的酥胸和上面那两粒红色的乳蒂是那么诱人。
  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张著小嘴,把脑袋伸了过去,先是舔了舔常峰鸡巴的龟头,然后又转过螓首,舔著罗潘又骚又臭的鸡巴。
  罗潘的鸡巴又大又粗,至少比常峰的粗了一圈,下面还挂著两个肉乎乎的黑蛋蛋,屌毛就像猪鬃一样扎人。而让人想像不到的是,未来的血天使,把男人当奴隶,当食物,当猪当狗一样,有著那样漂亮、邪魅笑容的闵采云,在此时此刻,面对著这根臭烘烘的鸡巴,却仰起粉领,吐出一抹丁香小舌,从著下面,先是舔著那抹肉根下面的精管,韧筋,然后又把整根鸡巴含进了嘴里。镜头下,都能看到她脖颈处的雪白肌肤那里,被什么东西顶起的蠕动。
  她强忍著喉咙口被异物碰到,想要干呕的难受,快速的,眼神中带著不甘,但又没有办法的含著罗潘的鸡巴,滋溜、滋溜的动著,舔了两下之后,又转向赵文的鸡巴。
  瘦的好像皮包骨头的大男孩儿的鸡巴明显比他的同伴要小的多,而且还带著拐弯,但也是一样又骚又臭,让人欲呕。但未来的血天使,将鲜血当美酒饮用,喜欢秀著一双美腿和长长的秀发,让男人乖乖趴在地上,给自己当椅子的女教师,在此时此刻,却毫无反抗的用著自己的舌尖,在赵文那包皮里面都有污垢的鸡巴龟头上,来回的环绕著。
  她那软红蠕糯的丁香小舌,是那么的嫣红,带著香唾的光润,却在那丑陋不堪的东西上,贴著青红色的肉冠,轻轻的绕动。
  瘦小的男生拿著手机,录著闵采云吃著自己鸡巴的一幕,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光著身子,跪在自己身下,滋溜滋溜声中,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来回进出,不过有意思的是,即使如此,她的脸上还是没有一点献媚的笑容,甚至还蹙著眉头,漂亮明媚的双眼中还有一种反抗的眼神。
  「闵老师,我的鸡巴好不好吃啊?」好像小鸡仔一样的学生挺著自己的老二,在那里问著,只觉闵采云的小嘴又暖又热,丁香小舌就像条真正的小蛇一样,在她的小嘴里贴著自己鸡巴的下面,来回的动著,那舒服的,就好像真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小穴里面一样。几乎都要忍不住射出精来。
  跪在地上的女教师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舔著他们三个的鸡巴,在赵文这里舔几下,又在常峰的鸡巴上舔几下,然后是罗胖的鸡巴,她雪白的身子夹在三个学生中间,因为这个姿势,就好像充分说明著什么是好生养的大屁股一样,一对翘挺的雪臀显得更加肥妹翘挺,又白又圆。
  她的小嘴不断发出著滋溜、滋溜的声音,就像三个学生的肉棒是什么美味佳肴一样,来回的动著。
  三个人的鸡巴,不断在她的小手中来回交换,不断被她舔著,含弄。
  「老师,别光顾著吃啊,我的鸡巴怎么样啊?」不过可惜,不管她再怎么努力,今这三个学生都是一样没法满足。
  「闵老师,你最喜欢吃的就是男人的鸡巴了吧?」
  「闵老师,是我们的鸡巴好吃,还是你男朋友的好吃啊?」
  「闵老师,一根够不够啊?要不把我们的都吃下去?」
  「就是,又不是没吃过,一起吃吧。」
  他们不断的说著,笑著,问著让闵采云觉得羞耻的问题,甚至干脆,不是让闵采云一个一个的含弄,而是把三根鸡巴一起朝她的小嘴里挤去,终于,蒙羞受辱的女教师第一次挣扎了起来。
  「不行,三根太多了,我吃不了的!」她惊慌的说道,可惜还没说完,罗潘和赵文就一左一右抓著她的香肩,三个人就一起用鸡巴顶著她的小嘴。
  镜头下,留著一头长长秀发的女教师凄苦的望著他们,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充满了乞求的眼神,她阖著双唇,摇著脑袋,三根臭烘烘的鸡巴,就这么顶著她的嘴唇和脸颊。
  手机里,她的小脸是那么的俏丽,又白又嫩,充满年轻女性的健康肌肤的光泽。她是家乡有名的才女,是老家村民的骄傲,甚至在整个学院都是名列前茅,品学兼优的女神,当年的最佳毕业生,曾让无数男生拜倒在石榴裙下。本来,如果按照她自己给自己的人生规划,她会有一个幸福的伴侣,和他度过幸福的一生……不,她不是没有,赵刚,大学时的学生会长,自己是那么爱他,但是却因为最后的分配而分开……她梦想在教师生涯上奉献一生,为祖国培养未来的花朵,就像自己的老师对自己一样,给他们爱、关心,还有教导。是的,现在她也是在给他们爱和教导,但爱是做爱的「爱」,而教导则是……
  三个男生一起用鸡巴顶著她的小嘴,还有脸颊,想让她把嘴唇张开,闵采云绝望的摇著脑袋,眼看她始终不肯就犯,罗潘干脆捏住了她的鼻子。
  闵采云摇著螓首,强忍著,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微微的分开了些嘴唇,立即,三个人的鸡巴就顺著那道小缝顶了进去。
  他们用粗大的鸡巴顶著她的嘴唇,白皙的贝齿,在她的嘴唇和贝齿上蹭著。
  她想要扭过脑袋,却被他们抓著螓首。他们捏著她的下颌,让她把小嘴张的更开。
  她想要挣扎,反抗,虽然明知道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
  突然,一阵哒哒哒哒的脚步声在教室外面响起。闵采云心里一惊,本能的就要站起,却被常峰他们死死的按著身子。
  是的,她知道常峰他们不怕这个,凭著市教育局局长的公子的身份,就算他们真惹出了什么,也有张校长替他掩著,但是如果自己被人看到自己光著身子给学生口交的话。
  《色情女老师,诱惑未成年少年》、《老牛吃嫩草,刚毕业女大学生强奸自己学生》,她几乎都可以想到那些新闻标题,想到爸爸、妈妈,赵刚,村子里的乡亲们,还有其他学校里的学生、老师看待自己的眼神。
  「真的吗?校长是这个意思?」
  门外,脚步声由远至近,她听到一阵说话的声音,是同年级物理课的陈老师,还有数学课的王老师的声音。
  「这个谁说的准啊,不过马主任说了,八成就是她了。」
  闵采云的心里越来越惊,她听的出他们已经走到教室门口,她怕被他们发现自己就在这里,但是常峰他们可不怵,反而趁著她不敢挣扎反抗的机会,不,不是没有反抗和挣扎,闵采云依然用眼神求著他们,摇著脑袋,但因为怕陈老师他们发现,她不敢再做什么挣扎,而常峰他们则是威胁著,就好像在说,如果你再不听话,我们就弄出点声来,让外面的人听到一样,而几乎就在同时,外面的脚步声停住了!
  在那一瞬,闵采云心理和身体上的防线同时崩溃了。
  常峰的鸡巴第一个进到了她的小嘴里面,他又细又长的鸡巴就像根撬棍一样,撬开了她的贝齿。
  紧接著,罗潘的鸡巴也插了进来,肉肉乎乎的粗大鸡巴,和常峰的鸡巴一起,挤著闵采云的嘴唇和舌头,也杵到了她的小嘴里面。
  镜头下,光著身子的女教师的双眼中含满惊恐和泪水,如果不是有这些录影为证的话,可能都不会有人相信,她那漂亮的小嘴巴里,可以被同时塞进两根鸡巴。
  她惊恐的注视著教室的大门,生怕那两个老师进来,一时间,常峰、罗潘,他们的注意力好像也留在了那里,只有赵文还继续努力著,想把自己的鸡巴插进闵采云的小嘴里面。
  早就脱了裤子,露出著两个瘦瘦的屁股蛋子的赵文不断做著努力,找著方向,无奈,罗潘和常峰的鸡巴实在太大,太长,两个鸡巴一左一右一起塞进闵采云的小嘴里后,根本就没给他留一点地方,不,也不是完全没有,毕竟三个人一起玩这玩意也不是头一回了。他没有办法,只能踮著脚尖,把自己的鸡巴挨著罗潘和常峰的鸡巴,扭著身子,从著他们的上面挤了过去。
  又细又小还带著拐弯的鸡巴,紧贴著罗潘和常峰的肉棒,从闵采云极力张到最大的小嘴的贝齿下面挤过,一直顶到上膛的位置。
  未来的血天使,师范院校最佳毕业生的女教师,痛苦的张著嘴巴,整张小嘴被塞了三根鸡巴,下颌都要脱臼的酸痛,干呕想吐的感觉,直让她的眼角都落下泪水。
  透明的香唾,不断顺著她的唇角向下流去,黏湿了她的下颌,滴到她的胸上。
  但是偏偏,她的小脸又是这么的美丽、漂亮,在嘴里被塞了三根鸡巴后,充满了一种亵渎的美感。实话实说,这么三根鸡巴一起插在闵采云小嘴里的感觉,并不怎么舒服,不过想想自己学校的美女老师,在教室里光著身子同时含著自己三个人的鸡巴,只是这份臆想就充满了刺激,更何况现在外面还有两个老师路过?
  他们三个围著闵采云的身子,在让她同时含著他们三个人的鸡巴之后还不满足,还要她举起双手,摆出胜利的手势,还要笑著给他们录影,拍照。
  可怜的女教师只能这么光著身子的跪在地上,按照他们的摆布去做。所幸,外面的两个老师并没有真的停下来,只是因为说话放慢了脚步。
  「诶,没办法,谁让咱们没本事脱啊,才来了半年,就要升年级副主任了,这还有点理吗?」
  「好啦,别生气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除非不在这里干了,否则谁能比的过她们?」
  「可是我听说她都有男友了啊。」
  「有男友又怎么样?为了上位,有丈夫都没关系,只要她肯脱,我听说她那个什么最佳毕业生,就是这么弄来的。」
  一瞬,闵采云听出了他们说的是谁,常峰和罗潘他们也听了出来。
  「老师,陈老师他们说的好像是你啊。」市教育局局长的公子微笑著,在闵采云的耳边说道。
  含羞受辱的女教师含著眼泪,没错,他们说的就是自己,可是自己就是自愿的吗?如果不是自己被校长迷奸,如果不是在第一次校长就拍了自己的裸照,还威胁说自己不听话的话,就把照片发给自己的老家,还有男友,让他们也看到自己光著身子的样子。没错,闵采云确实是师范院校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最佳毕业生,学校里的女神,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来自小地方的孩子,她没有那种开放的观念,没有其余大都市里的女生那种即使拍裸照做青春纪念也不觉得怎样的感觉。
  她不止一次的想要告诉赵刚,想要告诉爸爸妈妈,但是只要一想如果这件事被他们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自己……
  她知道父亲是个要面子的人,当自己考上大学的时候,他是那么的骄傲。而赵刚,如果他知道这一切的话,会不会不再爱自己?离开自己?
  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她拿著手机,坐在窗前,按下通话的开关,但是话到口边,又变成若无其事的问候,变成在一切结束之后,绝望的哭泣著。
  最终,她变成了校长的玩物。不,不止是校长和常峰他们,张校长不仅把自己当做安抚学生的玩物,还把自己当做筹码,用来讨好那些给学校捐款的富商,还有高官。一次一次,他把自己带到酒宴,让自己讨好那些富翁。一个个胖的流油,臃肿的都不像是人的男人,搂著自己的身子,让自己嘴里含著酒,一口一口喂到他们嘴里。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妓女,有时候甚至就在酒楼的饭局上,要自己给他们口交,甚至坐在他们身上,就好像常峰他们一样,一边说著英文,一面让自己动著给他们干著。
  各种各样的肉棒,各种各样的鸡巴,自己坐在那些东西上,毫无快乐可言,却还要强颜欢笑,就像每天早上在校长室里,被他们好几个人一起轮著干的时候一样。
  他们在自己小穴里灌上酒,让自己嘴里含著冰块,还让自己喝尿,自己还不能有一点不愿意的样子。还有一次,他们喝醉了,甚至让自己光著身子,就像狗一样在酒楼的走廊里趴著,还在自己的菊穴里插了一根黄瓜。
  那一夜,整个酒楼里的人似乎都钻出来了,在走廊两侧的包间门口看著自己。
  虽然没有人拍照,不,不是没有,直到现在,她都能回忆起那些闪光灯的光芒,自己红艳艳的乳尖,在裸白如玉的乳房下面坠著,从著后侧看去,都能看到自己爬动时,双腿缝隙下面的耻毛的毛渣。
  她在那条好像永远也到不了尽头的走廊上爬著,爬著,低著脑袋,生怕别人认出自己,传到网上。就像现在,自己被常峰他们胁迫,在陈老师他们走后,依然要给他们嘬著鸡巴,要在早操结束之前,给他们弄完的,吃著他们一条条臭呼呼的鸡巴,甚至还要一边弄,一边不弄抚弄自己的下体,让自己高潮。
  她滋溜滋溜的不断动著自己的小嘴,不断含著常峰的鸡巴,在他们的嬉笑,还有手机的录影下,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要持续多久,她真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够了,真的已经够了……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