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调教港女人妻81 父亲的心思 母亲的仁慈》

  本篇比较长,而且肉戏极少,主要是交代之前的一些事件结果,和令故事进入另一章节,多谢各位大大支持首发春满四合院,香港调教乐园,JKF讨论区和Blog寻常百姓与众作者睡到半夜我有些放心不下智敏,于是便到密室看看,进到密室只见智敏不停的唔唔唔在叫,于是我便脱下她的塞口球让她说话,智敏吸了口大气便说:「求你让我上厕所吧!我肚子很痛很痛啊!」
  我听著好笑,早叫你不要吃这么多,还好有肛塞塞著,不然我想智敏早便忍不住了,我想了想便解开吊著智敏的绳子,并把她带到厕所,我让智敏坐到座厕上,并打开贞操带,智敏再也忍不住一泻如注,那味道便不说了,明显是消化不良啊!不一会智敏便排泄完毕,我拿水喉用温水帮她清洗一下,智敏也真是累坏了,我帮她清洁的同时,她竟倚在座厕上睡著了,我见这样便把智敏抱到床上,让她躺著休息,我把拘束具解开,并拿了套皮手铐和脚铐帮智敏带上,再把左手和左脚的皮手铐连在一起,右半边也是一样,智敏就这样双腿张得开开的睡著了,这时我才发现智敏的小穴竟还是湿湿的呢!
  看著看著不自觉的便硬了起来,于是我便提起鸡巴干了进去,干了一会智敏便被我干醒了,智敏感到不对马上挣扎著说:「你是谁啊?快放开我!……啊啊啊啊!」
  我知道智敏还没弄清状况,于是便继续大力的干了起来,智敏被我干得由挣扎,慢慢变成只会放声呻吟,我感到差不多快射的时候,便把肉捧深深插入智敏的小穴,智敏也感到我快要射了,马上挣扎著说:「不要射进去啊!快拔出来,我求你了……呜呜!」
  我没有理会便把精液全射进智敏体内,智敏感到我射精后便哭泣起来,我见这样便拿了根假阳具塞进智敏的小穴,智敏也没有理会便躺著休息了,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凌晨三点多,于是便抱著智敏沈沈睡去,睡醒的时候已是早上十时多,我起身梳洗了一下便回来脱下智敏的眼罩和耳塞,智敏见到是我马上哭了起来,我抱著智敏让她哭了一会便说:「你还记得我跟你的打赌吗?」
  智敏点了点头,我说:「昨天你可是为了要高潮,而用手帮陌生人解决啊!你说你是不是输了呢?」
  智敏委屈的说:「主人昨天只是………那男的太利害了,人家受不了所以才………」
  我生气的说:「受不了就可以用手帮人解决了吗?」
  智敏见我生气马上说:「主人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但昨天我真是太难受了……主人我呜呜……」
  说实在我内心竟还真的有一点生气呢!但我生气什么呢?
  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见时间也不早了便解开智敏让她去梳洗一下,我则走到饭厅看看有什么食物可吃,还好小翠已把我和智敏的早餐留下,我吃过早餐,便把智敏的早餐拿到密室让智敏吃,吃过早餐后我便把智敏锁回狗笼中,并说:「今天你就在这反省一下吧!晚点我会让人送食物给你的!」
  智敏听后马上哭著说:「主人不要离开我啊!我知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啊!」
  我没有理会便离开密室,回到大厅刚好小翠和大桥也在,小翠见我从密室出来便说:「老公你又在欺负智敏是吧?」
  我笑著说:「老婆就不要笑我了,对了晚点你们送些食物进去吧!」
  小翠说:「好啊!对了秘书小姐让我提醒你,今晚记得出席那个什么基金的筹款晚宴啊!」
  小翠不说我还真忘了啊!今晚可是一年一度的医药基金筹款晚会呢!
  小翠见我一脸烦恼便说:「老公你在烦恼什么啊?」
  我笑了笑便说:「我在烦恼带谁出席呢?每年也是由我的秘书和我前往,但今次我看是不能带上她了!」
  小翠好奇的说:「为什么啊?」
  我说:「你这两天没看杂志吧?杂志都说我带韩星北上寻欢了,我自己的声名是小,但总不能影响秘书小姐吧?我本想带你出席,但……」
  小翠想了想便说:「也对啊!要不是我怀著小宝宝,我便能陪你出席啊!对了你可以带上诗雅啊!」
  我摇著头说:「我知道他这几天很忙啊!难道还要让她陪我去应酬吗?」
  小翠说:「那你可带智敏去啊!也可顺便澄清传闻啊!」
  我说:「她昨天做了些让我不高兴的事,这两天我不太想理她!」
  小翠叹了口气便说:「那总不能带小喵或小柔去吧!要不………」
  我说:「要不什么啊?」
  小翠笑了笑便说:「要不你带大桥小姐去吧!我相信应该没有人认得他啊!
  再说就是认出了,大桥也可说是认错人啊!她最近广东话可是进步不少呢!」
  我看向大桥,大桥马上用不太流利的广东话说:「李先生我不行啊!我没去过这种地方!」
  我看著大桥心想,你连拍成人动作片也不怕啊!竟会害怕出席这些晚会,再说带大桥也有一个好处,记者的目光便会被大桥吸引著,这样对智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啊!再说就是我带谁去了,记者也会大做文章,倒是我光明正大带了个av女优出席,可能会打乱他们的报导呢!人就是这么奇怪,你越去否认,人家便会觉得你是说谎,反倒是你认了他们便会失去兴趣,我笑了笑便说:「不用害怕啊!有我陪著你!
  你乖乖跟著我便可以了,其他事我会处理的!」
  大桥见这样便点了点头,我让两名工人到别墅服侍小翠,便和大桥出门为今晚的晚宴做准备。
  ===========================================我先驾车带大桥到中环的一家发廊整理头发,只见那发型师不停的比对著,不一会便拿了数款发型让我选择,我选了一款长发留海的发型,发型师还建议可做一些负离子,染发什么的,我点了点头并让他拿主意就好,我看闲著也是没事便让发型师也帮我整理一下,怎料那发型师竟说又要驳发,又要染色,我听著幻想了一下,那我不就成了个小丑的模样吗!
  我知发型师只是想收钱而已,于是我便说:「你刚刚说的服务全做了要多少钱啊?」
  那发型师算了算便说:「八千元吧!」
  我马上拿了一万元给他并说:「你什么也不用做,帮我洗完头修修发尾吹干了便可以,谢谢!」
  那发型师叹了口气把钱袋好便说:「好的先生!」
  不一会他们便已帮我整理好发型,我见大桥最少也还要再弄两个小时,于是便到街上走走,走著走著竟让我碰到子盈,子盈见到我也是十分高兴,于是我们便走到一家咖啡室坐下聊天,原来子盈昨天才刚刚下机,今天刚好休息,于是便四处逛逛,我们高兴的聊了起来,不知不觉话题便聊到他男朋友身上,原来子盈已经和她男朋友有个多月没见面了,而且最近几天他男朋友更常常不接电话,我一听便心知不妙,但总不能直接跟她说,她男朋友可能有外遇吧!
  于是我便说:「妳也不用太担心啊!可能你男朋友这几天比较忙而已。」
  子盈叹了口气便说:「也许是吧!对了怎么不见你女朋友啊?」
  我说:「她回公司工作了,最近公司工作比较忙啊!」
  子盈笑著说:「我不是在说那位啊!我是在说你那位韩星女友!」
  我尴尬的笑著说:「她不是韩星啊!只是相貌有点像而已,再说我和她只是朋友,是那些记者乱说而已!」
  子盈说:「原来是这样!但你现在可是出了名啊!我的同事都说想认识你呢!」
  我笑著说:「好啊!找个时间到我的别墅开个派对吧!」
  子盈听后马上高兴的说:「真的吗!就这星期六吧!刚好我们都有假期啊!
  对了你的别墅在什么地方啊?我可以邀请多少朋友来呢?」
  我笑了笑便说:「在西贡啊!你喜欢叫多少人便多少人吧!」
  子盈高兴的笑著说:「真的吗!那我通知他们好了,也不会太多人,就是我的姊妹和他们的男朋友而已!想不到你人这么豪爽啊!」
  我笑了笑便继续和子盈聊了起来,聊了一会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和子盈道别,并走回发廊接大桥,发型师果然利害,只见大桥染了一头啡发,样子比本来清秀不少呢!
  大桥见我看著她笑便说:「文轩是不是不好看啊?」
  我说:「不是啊!十分好看呢!」
  说著便结账离开。结账后我便牵著大桥走到百货公司挑选衣服,大桥试了数款晚装,最终我帮她选了一套全黑色的低v露背长裙,再加一对金色的尖头高跟鞋,我让大桥直接穿著服装,我又看了看总觉得少了什么,还差手饰和一个包包呢!
  想著便又牵著大桥到百货公司的手袋部和手饰部,选包包和手饰,常说人靠衣装果然不错,大桥带上手饰,拿上包包,那里像个av女优啊!现在的她更像是名缓少妇呢!
  大桥照了照镜子,也是十分高兴,并说:「文轩我这样可以吗?不会失礼你吧?」
  我笑著说:「怎会失礼呢!你愿做我的女伴是我的荣幸啊!」
  大桥鞠著躬说:「那今晚请你多多指教了!」
  我见准备得差不多,便牵著大桥驾车到晚宴会场,今晚的宴会场地在尖沙咀的一间酒店内,我们到达的时候已有不少宾客在场了,我牵著大桥走进会场,基金会的一些委员马上过来和打招呼,我笑著和他们交谈了一会,大桥则乖乖的站在我身边,聊了一会我便和大桥找了个位置坐下,这时我医学院的同学发现了我,马上走了过来,其中一位男生马上说:「轩少最近你可红了啊!
  前两天才和韩星北上寻欢,今天却又牵著另一名美女啊!
  对了你不是跟紫琪定了婚吗?你这么风流不怕紫琪生气吗?」
  我笑了笑便说:「杂志乱写而已,而且那也不是韩星,只是相貌有点像,再说我们只是朋友啊!」
  另一位女生马上说:「那这位不会是你的秘书吧?
  你带她出席我看是你女朋友吧?」
  我笑著说:「她叫大桥未久!是我的朋友!」
  大桥见我在介绍她马上站起来鞠躬,并说:「大家好!我叫大桥未久,请大家多多指教!」
  我的同学看到后都不懂反应,我见这样便说:「她是日本人,这是她们的礼仪!大家点点头便是!」
  大家听后马上笑了笑,有两名女生马上走了过来和大桥聊了起来,我见这样便和我的同学交谈起来,交谈了一会我发现大家也都变了,回想初初离开大学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小伙子,现在需然我们年龄也大不了多少,但一个个经历社会洗礼,大家都变成老狐狸了,就像有两位我以前的兄弟,交谈起来也是不尽不实,聊了一会我便找了个借口去找大桥,在会场转了两圈才看到大桥和那数名女生在一旁高兴的谈著呢!
  还真想不到她比我更加习惯这种场合啊!正当我想得入神之际,一名美丽的女生走到我面前并说:「你怎会一个人站在这啊?」
  我看了看原来是我医学院的一位师妹芷若呢!他比我少两年,修的是脑外科,当年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系花呢!我和她更有一段情。
  我笑了笑便说:「没有啊!我只是在这休息一下而已,对了你的拍档呢?」
  芷若笑著说:「我那有你这么受欢迎啊!对了!你的枪伤好了点没有?」
  我奇怪的说:「没什么事了!你怎知道的啊?」
  芷若说:「我当然知道啊!紫琪可是专程找我来为你检查呢!
  你还真是大命啊!中了两枪竟都打不著神经线,你可知道紫琪可担心死了!」
  我笑著说:「多谢你!紫琪原来连你也找上了!」
  芷若笑著说:「还不止我呢!各内外科的专家她都找了来看你,只是当时你昏了不知道而已,你啊要好好对待紫琪,不然我可不放过你啊!」
  我笑著点了点头,芷若笑了笑便离开了,想不到紫琪竟为我做了这么多呢!
  要知道当年她俩可是因为我而吵过架,我正想得出神,一位男司仪便宣布宴会要开始了,让我们入座,我见这样便牵著大桥到大会安排我们的位置坐下,和我同桌的还有基金的主席,和各级干事,我正奇怪在我旁边竟还有一个空位,这时竟见到紫琪匆忙的走了进来呢!我高兴的让紫琪坐下,原来父亲和母亲也回到香港,父亲特意吩咐紫琪来参加晚宴呢!
  不一会司仪便开始在台上宣读今晚的节目,先是主席至词,和一些烦琐礼节,好不容易终于到上菜时间,我们也确实是饿了,食物一上来我们便吃了起来,不得不说大桥还真是没有失礼呢!
  用什么羹喝汤,用什么叉子吃沙律,吃完餐具要怎么放都不用我说,这还真是让我有点惊讶呢!上甜品的时候,司仪又走到台上说慈善竞拍大会要开始了,这也是晚宴的传统,起初也只是拍卖一些画作,古玩什么的,我看了看也觉得兴趣不大,不一会便到了拍卖最后一件物品了,这却引起了我的兴趣,是一条由法国名手饰设计师设计的钻石项链,那链子上少说也有十多颗钻石,而且也是完美品质的,拍卖低价也是十分的高啊!直接便是一千万,在场的女生无不渴望得到这条项链,那些女生纷纷让她们的男伴出价,不一会价钱便被拍到三千多万了,我知道紫琪喜欢,于是我便举手出价,我看了看紫琪,只见她只是看著我微笑!
  我也没说什么,便继续竞拍起来,价钱转眼间便升到五千多万,一些家低比较差的开始不愿出价,最后只余下我和另外两名男生在竞拍,一位是出生地产世家的长子,另一位却是报业大亨。
  我们三人不停竞拍著,价钱抢到快接近一亿了,长子首先受不了放弃竞拍,余下我和报业大亨,我们又竞拍了一会,这时突然一名男子大声说:「我出两亿!」
  全场马上哗然起来,我看了看原来是我父亲,最终父亲便已两亿元投得这项链,司仪邀请父亲到台上收取项链,父亲上台后便说:「各位不好意思啊!
  这项链我是一定要投得到的因为这可是送给我儿子和未来媳妇的结婚礼物啊!」
  说著便指向我和紫琪,我见这样便牵著紫琪走到台上,宾客们都马上鼓掌,父亲把项链交给我,让我帮紫琪戴上,紫琪高兴的笑了笑便抱著我吻了起来,司仪见这样便说:「恭喜李公子啊!
  我们邀请李公子和他的未婚妻为我们跳第一只舞吧!大家说好吗?」
  大家马上再次鼓起掌来,于是我便和紫琪走到舞池,柔和的音乐慢慢响了起来,我抱著紫琪便随著音乐慢慢起舞,紫琪细声的说:「老公你明白老爷的心意吗?」
  我笑了笑便说:「我明白啊!他是想让我正式娶你为妻!」
  紫琪笑著说:「那你怎么想呢!」
  我说:「我当然愿意啊!只是妳愿意吗?」
  紫琪面红红的笑著点了点头,我见这样便和紫琪接吻起来,不一会音乐便停止了,宾客们再次鼓掌,我们向宾客们鞠躬道谢便离开舞池,我马上牵著紫琪走到父亲身前,父亲见我和紫琪十指紧扣便说:「不枉我和你母亲从美国赶回来啊!
  看来你是答应了是吧?」
  我笑著点了点头,父亲和母亲都笑了笑,我们坐下聊了一会,父亲便让我先送母亲和紫琪回家,我马上说:「父亲我今天是开跑车啊!座位只有一个!」
  父亲笑了笑便说:「把你的车匙给我吧!你开我的车子!」
  我们交换车匙后,我便和紫琪,母亲跟大桥离去,母亲见到大桥明显有点不悦,我也没说什么便准备把车开回家,怎料母亲竟说:「先带我到你的别墅吧!让我看看那个叫小翠的女生啊!」
  我心想不好了,要是母亲知道有这么多女生和我同往,一定把我骂疯啊!
  母亲像看穿我的心事一样并说:「我只想见见我的孙子,其他的事我不想知道!」
  我马上松了口气并说:「是母亲!我马上带你过去!」
  紫琪也看出我的担心,于是便马上传了个短讯,让小翠准备,我看著紫琪点了点头,不一会车子便驶到别墅。
  ======================================到了别墅小翠已在花园等著,我把车子泊好小翠便扶著母亲下车,母亲也没说什么便走进大厅坐下,我让大桥先回房休息,便倒了杯茶给母亲,母亲饮了数口便说:「你便是小翠啊?」
  小翠点了点头,母亲由头到脚看了小翠一遍便说:「总算是个美人啊!难怪我儿子会喜欢你!
  你们的事紫琪都跟我说了,既然紫琪也说不介意了我这做母亲的也没什么可说!
  但我想问你一句话,我儿子是给不了你名份的,这样你也不介意吗?」
  小翠说:「我不介意啊!只要能留在文轩身边,我什么也不介意!」
  母亲笑了笑便说:「你现在当然这么说,但紫琪和文轩快要正式结婚了!难道这你也不介意吗?」
  小翠想也不想便说:「我不会介意的!只要文轩开心便可以了!」
  母亲笑了笑便说:「很好!那我便认了你这个媳妇吧!
  快过来让我看看我的孙子!」
  小翠听后马上坐到我母亲身边,母亲摸著小翠的肚子并说:「你啊要多吃点保品!
  你看身子都长不出肉啊!这样婴儿会不够营养呢!」
  小翠笑著点了点头,母亲见这样便说:「文轩你要好好对待小翠和紫琪啊知道吗?」
  我说:「母亲放心!我一定会的!」
  母亲摸了一会便说:「这两天我和你父亲也会在香港,文轩你和小翠便搬回家陪陪我们吧!」
  我笑著点了点头,于是母亲便让紫琪和小翠去收拾一些衣物,紫琪和小翠上楼后,母亲马上说:「儿子啊!不是我想骂你,但你已有她们两个了,何必还要去和那些明星鬼混呢!还有你是不是发疯了啊?
  你怎会跟那些黑道的人来往啊?你知你父亲多生气吗?」
  我说:「是我不对!我知错了,我不会再和黑道的人有来往,母亲你放心吧!至于和明星鬼混,那是报纸乱写而已,那跟本不是明星啊!只是相貌有点像而已!」
  母亲叹了口气便说:「那就是有鬼混是吧!还有啊!
  刚刚那日本女生又是谁啊?」
  我也不知怎么说了,母亲见我无言以对,便说:「儿子我也不多说了,你可看看你和紫琪的婚礼有多少个你的红颜知己会到场啊!
  会到场的才是真心爱你呢!」
  我听后便笑著说:「那母亲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他们会全部出席呢!」
  母亲听到后惊讶的说:「儿子你不会跟我说笑吧!
  你的意思是她们早知道紫琪的存在吗?」
  我点了点头,母亲想了想便又说:「那紫琪也知道她们的存在吧?」
  我说:「都知道啊!而且紫琪也说了不介意!」
  母亲摇了摇头便说:「看来是我落后了,你们年轻人的想法我真的一点也不懂啊!
  既然是这样你把她们都叫下来让我看看吧!」
  我见母亲也没有责备之意,于是便走到楼上,把诗雅,小喵和小柔都叫了下来,母亲见到他们便说:「你们和文轩都行了周公之礼吗?」
  她们都害羞的点了点头,我看著好笑,她们现在就像三个做错事的学生,向老师认罪一般,母亲见这样叹了口气并说:「儿子果然都是你喜欢的类型啊!」
  我好奇的说:「我喜欢的是什么类型啊?」
  母亲笑了笑便说:「就是高高瘦瘦,双腿修长,长头发的女生啊!
  但这两位年纪好像比较年轻吧?是还在上学吗?」
  小喵和小柔马上点了点头,我母亲睁了我一眼便让她们坐下,不一会紫琪便和小翠拿著行李走了下来,母亲叫了紫琪过来并说:「紫琪她们的事你都知道吗?」
  紫琪点了点头,母亲见这样便说:「那紫琪和文轩的事你们也知道是吧?」
  诗雅她们都点了点头,母亲笑了笑便说:「你们……算了过去的事我不想说,但文轩现在要跟紫琪正式结婚了,难道你们都不介意吗?」
  小柔和小喵听后眼中马上充满泪水,诗雅也是激动得双眼通红,但她们却一起说:「只要文轩喜欢我们不介意!」
  母亲说:「我明白是我儿子负了你们,这样吧!要是你们想离开文轩,我每人给你们五千万,外加一所独立屋,作为你们的补偿,你们愿意吗?」
  她们三人马上跪到地上并说:「我们什么也不要!我们只要留在文轩身边便足够了!」
  母亲摇了摇头并说:「儿子你给她们吃了什么药啊!那你现在打算怎样啊?
  你快要正式结婚了,难道要让她们等你一世吗?」
  我还没说话,诗雅便先说了:「李太我不介意等文轩一世,就是他要结婚了我也只会祝福他,我们不会阻碍文轩和紫琪的婚礼的,李太你就不用担心吧!」
  小喵她们也跟著点头,果然还是诗雅的社会经验比较丰富,一说便说到重点,母亲见这样便说:「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多说了,但你们暗里和文轩是什么关系我不管,但表面我希望你们只是朋友关系!你们听懂我的意思吧!」
  诗雅他们马上点了点头,母亲见这样便让紫琪和小翠先扶她上车,临走时还说了一句:「虽然你们刚刚都拒绝了,但我说的话仍然有效,你们要是想清楚了,便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说著便走到花园上车,诗雅她们马上走到我身边并说:「主人现在怎办啊?」
  我想了想便说:「不用担心!我母亲说了不管便是不管了,但这两天他跟我父亲也会在香港,所以我要回家陪陪他们,对了智敏被我关在密室,你先把她放出来吧!
  什么事等我父母走了再说!你们也不用多想啊!
  我是绝对不会抛弃你们的!」
  说著吻了她们一下便到花园驾车回家,回到家父亲已在大厅等候,小翠紧张得用力牵著我的手,父亲见我们回来便让我们坐下,父亲看了看小翠便说:「这就是小翠吗?你这小子总算有眼光啊!
  但小翠你为什么这么瘦啊!怀著孩子要胖一点才好呢!」
  小翠听出我父亲没有恶意便笑著点了点头,父亲笑了笑便让我们回房休息,我带著小翠和紫琪回到主人房,进到房中小翠马上说:「老公刚刚快把我吓死了,你父母怎会突然回来啊?」
  我摇了摇头便看向紫琪,紫琪见这样便说:「这是你父亲的意思啊!
  他那天在网上看到你和孝敏的报导,生气得把电脑也打坏了,还好你母亲帮你千说万说才让你父亲平和下来,你父亲想了想便想出这个方法,想迫你和我尽快结婚,你秘书提醒你要到晚宴也是你父亲安排的,安排好后我们便马上乘飞机赶回香港,下午我们才刚刚下机呢!」
  听紫琪这么说,看来是我令父亲有这样的安排啊!
  小翠听后便说:「那他们算是接受我了?」
  紫琪笑著说:「文轩父亲问我愿不愿意的时候,我便跟他说,只要他们接受你,我便愿意!所以他们是接受你了,再说你现在可是怀著李家的骨肉啊!他们怎会不要自己的孙子呢!」
  小翠听后感激的向紫琪道谢,紫琪笑了笑便说:「你有多爱文轩我是知道的,我又怎会不理你呢!」
  我听后便抱著她们说:「今生能遇上你们,我可是真有福气啊!」
  紫琪和小翠马上说:「你啊就只会说好话!」
  说著我们三人便抱著躺到床上休息,第二天早上工人们一早便招呼我们到饭厅吃早餐,父亲和母亲一早便在饭厅吃著,母亲更特别让工人煮了一些燕窝给紫琪和小翠吃呢!
  吃过早餐后,母亲便拉著紫琪和小翠聊天,父亲则和我到花园散步,走著走著父亲便说:「儿子我和你母亲对你的让步,你都知道了吧?」
  我说:「我知道!多谢你们体谅!」
  父亲笑了笑便说:「先不用谢!这可是有条件的啊!
  我要你答应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今年内我要你和紫琪为我们家生个男孙!」
  我笑了笑便说:「这当然可以啊!只是我怕紫琪没时间而已!」
  父亲说:「你这小子不用找借口了,紫琪的公司我会看著,你和紫琪结婚后你们专心做人便可以了!怎样啊!你还有什么借口吗?」
  我说:「没有了!其实我一直也愿意啊!只是紫琪没有时间!」
  父亲说:「那就好!对了一会我约了你舅父见面,你们三口子也来吧!让我们一家人聚一聚!」
  我说:「父亲这不太好吧!警方的人还在跟著我呢!」
  父亲笑著说:「你也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吧!放心吧,我已跟署长说了!警方的人不会再跟著你,今次见你舅父也是为了你呢!」
  看来父亲已经知道飞鹰他们的事了,我见这样便只好点了点头,散完步后我们便驾车往游艇会出发。
  ===========================================上了游艇大亨原来已在等著了,父亲和舅父马上拥抱一下,母亲看来也是十分挂念舅父,他们一坐下便聊了起来,这次父亲让我请了数名水手开船,于是我便和小翠跟紫琪坐到旁边听著,不知不觉话题便转到我身上,舅父笑著说:「姪儿你可真是大胆呢!我叫了你不要管!
  你怎么就不听啊!你知道我和你父亲在背后为你做了多少事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便说:「舅父你就不要怪责我了,只是那女警官说飞鹰干了些人口买卖的勾当,我一时正义心起所以才………」
  舅父叹了口气便说:「有正义感是应该的!
  但你也应先跟我说一声啊!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我怎向你父母亲交代啊!」
  看来舅父确实没有参与其中,这时父亲也说:「都怪我们平时太宠他了,紫琪小翠你们以后要好好管著他啊!对了那个飞鹰最后怎样了?」
  舅父遥著头说:「那家伙已经死了,我已让人把他埋葬,人口贩卖组织那边我也摆平了,他们不会再找你麻烦啊!
  但你千万不要再干这些充满正义感的事了,你报警可以,告诉我也可以,但就是千万不要再像这次自己做卧底啊!
  你以为你是梁朝伟还是刘德华啊?」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母亲见我面也红了便说:「哥你便不要再责怪他了,我看他已知道错了!对了嫂嫂最近怎样啊?」
  说著便又闲话家常起来,我见小翠和紫琪看著我笑,我便细声的说:「有什么好笑的啊?」
  紫琪笑著说:「你可是主人呢!但在你的长辈面前,你却像个小孩啊!」
  小翠也跟著说:「是啊!还是个做错事的小屁孩呢!」
  我笑了笑便说:「难道要我跟他们吵起来吗?再说我也确实做错了!」
  紫琪和小翠笑了笑便自己聊了起来,我坐著觉得有点无聊,于是便走到船边抽烟,抽了一会紫琪便出来抱著我说:「老公怎么自己一个走了出来啊?我们笑你你不高兴是吧?」
  我笑了笑便说:「怎会啊!只是想出来吹吹海风而已!
  对了!父亲说了今年内要我和妳生个孙子给他呢!」
  紫琪轻轻打了我一下并说:「谁说要跟你生小宝宝啊?」
  我说:「老婆你不愿意啊?那我只好跟我父亲说了!」
  紫琪马上又打了我一下并说:「人家又没说不愿意!
  你……就只会欺负人家啊!」
  我笑了笑便拉著紫琪走到其中一间客房,我把紫琪放到床上便开始脱自己的裤子,紫琪拉著我的手便说:「老公不要啊!这会给你的父母亲听到呢!」
  我笑著说:「那正好啊!那他们便不会说我不办正经事了!」
  紫琪的面马上红了起来,并说:「不要吧!今晚我们再做正经事吧!现在要是被他们听到,那多尴尬啊!再说还有水手和你舅舅在呢!」
  我想了想也是,于是便停下手来,紫琪见这样便抱著我说:「老公最乖了!
  今晚便让我和小翠一起服侍你吧!你现在就乖乖忍著好吗?」
  我笑著点了点头,休息了一会我们便回到客仓,父亲见我和紫琪回来便说:「儿子时间也不早了,你打算带我们到什么地方吃午饭呢?」
  我说:「我已让水手们把船开往蒲台岛,那海带汤可是一绝啊!而且海鲜也很新鲜呢!」
  说著水手们通知我们已到达目的地,父亲让我把水手们也叫上一起吃饭,于是我们一行人便往海边的酒家出发,还好平日游人比较少,我们点了些𩠌菜,便又聊了起来,不一会食物便送上来了,我正想端会汤给小翠,怎料我母亲竟骂了起来:「文轩你的医生牌照是怎拿到的?
  这种生冷食物孕妇可不能吃啊!」
  我马上点了点头把拿在手中的汤一饮而尽,小翠嘟著小嘴也没说什么,便拿起筷子想夹虾吃,怎料我母亲又说了:「虾和蟹也不能吃啊!
  你吃些蒸鱼和菜便好知道吗?」
  小翠无奈的点了点头,母亲笑了笑便说:「你就忍一忍吧!
  我当年怀著文轩可是什么也不能吃呢!」
  小翠笑著说:「我知道了!我会乖乖戒口的!」
  吃过饭后我们便在岛上散步,不知不觉便步行到天后庙前,果然庙宇已开始翻新工程了,庙祝见到我马上上来欢迎,并邀我们进后堂坐著。
  小翠马上细声的问道:「文轩这就是诗雅说算命很准的庙祝吗?」
  我点了点头,紫琪也好奇的说:「那能让他帮我们算算吗?」
  我笑著说:「你们何时变得这么迷信啊?」
  紫琪说:「不是拉!人家只是好奇而已!」
  不一会庙祝便泡了些茶招待我们,庙祝边喝茶边说:「李施主全靠你的善心,这寺庙才可进行翻新工程啊!对了这两位应该是你的父母吧?」
  父母亲礼貌的点了点头,庙祝看了看舅父便说:「这位施主戾气很重啊!
  我看是江湖人士吧?至于这两位小姐应该也是李施主的内室吧?」
  我们都马上佩服起来!
  我母亲笑了笑便说:「文轩你一向也没有宗教信仰啊!
  怎么会认识老先生呢?」
  我把前因后果和母亲说了一篇,母亲听后便说:「原来还有这么一段,那还真是多谢老先生提点我的儿子啊!
  对了能麻烦老先生再为我儿子和媳妇算命吗?
  他俩快要结婚了,而她更快生下孙子呢!」
  庙祝笑了笑便说:「好吧!那在下再为你们算一次!」
  说著便邀请我和小翠跟紫琪到旁边的一间房间坐下,庙祝拿了我们的时晨八字便开始计算起来,不一会庙祝便说:「李施主恭喜你啊!这一胎是男婴呢!
  而至于柳小姐你命格虽然不是极贵,但也不愁衣食啊!
  你不要怪我直说吧!李先生应该不是你第一任丈夫啊!
  而且你前夫应该已死于非命,日后要多做善事积褔啊!
  而这位况小姐,我看你应该是书香世代吧!照你的命格来看,你未来一定会干一番大事业啊!
  而且这数月内你应该会怀上李先生的血脉呢!
  你们的婚礼也会顺利举行啊!你们可以放心!」
  紫琪和小翠听后都高兴的笑了笑,我想了想便说:「那能为我儿子推算一下吗?」
  庙祝笑了笑便说:「这等你儿子出世后再说吧!现在还算不了呢!」
  我们向庙祝道谢,便又走回后堂,我们又聊了一会,并向神明祈了福才离开,临走时我母亲更吩咐我,有空便要前来查看寺庙有什么需要,我点了点头便和他们一起回到船上,我见时间也不早了,便让水手把船开回游艇会。
  ================================================回到游艇会舅父便和我们道别,我们也驾车回到家中休息,经过了这一天,小翠总算放松不少,而且能看出我父母亲也很喜欢她,那人口贩卖的事总算完了,舅父也没有怪我,这总算让我放心不少。
  回到家中我便吩咐工人准备晚饭,父母亲应该是累了,所以便先回房休息,我看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吃饭,于是便和小翠跟紫琪先回房休息,进到房间我们便躺到床上,休息了一会紫琪便伸手摸著我的阳具,并细声的说:「老公不是说要和我生小宝宝吗?」
  我笑了笑便说:「但我现在很累呢!」
  紫琪笑了笑便趴到我身下,掏出我的鸡巴吸啜,我被紫琪吸了一下,鸡巴便硬了起来,紫琪见这样便说:「老公你现在还累吗?」
  我也没有多说,便拉著紫琪走进浴室,我把紫琪压在洗手盘上,便从后用力的干了进去,紫琪马上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我慢慢的抽插著,双手也不闲著,不停抚摸紫琪全身,只见紫琪的身体,因我的抚弄体温竟升高起来,紫琪终于忍不住说:「老公再快点啊!……人家还要啊!」
  我听后便加快抽插速度,差不多要射的时候,我便用力把阳具顶进子宫中射精,紫琪也在我射精的同时达到了高潮,我抱著紫琪坐到浴缸中休息,紫琪则在我耳边细声的说:「老公你今天很累吗?
  怎么这么快便完事啊?」
  我笑了笑便说:「不是啦!就是因为你太美了,我忍不住所以才这么快呢!」
  紫琪轻轻打了我一下,便起身脱掉衣服准备洗澡,我见这样便也脱掉衣服和紫琪一起洗澡,洗澡时我们又忍不住干了一砲,洗过澡后换了衣服,工人们便招呼我们到饭厅用餐,我叫醒小翠便一同前往饭厅,工人们为我们准备了西餐作为晚饭,主菜上来的时候,我发现竟不是我平常爱吃的牛柳,而是一大碟生蚝,我正奇怪,父亲见这样便说:「这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今晚你可要加油啊!」
  我点了点头,便慢慢的吃著,吃过晚餐后,母亲便拉著小翠,要小翠陪她聊天,父亲则让我和紫琪早点回房休息,我当然明白他们的用意,于是便牵著紫琪回房间休息,回到房中我便抱著紫琪吻了起来,吻了一会我便和紫琪躺到床上,这晚我们就是不停干,射了便躺在床上休息,休息够了便又干起来,大概干了六,七次吧!就是射精也射不出什么了,我才躺下休息,紫琪马上倚到我身上说:「老公你真坏啊!
  你看你都把人家小穴灌得满满的了!」
  我笑了笑便说:「老婆不喜欢吗?那我下次不射进去好了!」
  紫琪把头埋进我胸膛便说:「人家又没说不喜欢………
  老公你就是会欺负人家啊!」
  我吻了紫琪一下,便抱著紫琪睡了。
  第二天早上,小翠一早便来唤醒我们,原来工人们已准备好早餐了,我和紫琪马上梳洗一下便走到大厅,小翠笑著细声的说:「老公你昨晚真的很努力啊!
  竟干了六,七次之多呢!」
  我尴尬的说:「你怎会知道啊?对了你昨晚去那了啊?」
  小翠说:「昨晚我便在你旁边的房间和你母亲聊天呢!」
  我的面马上红了起来并说:「那就是我母亲也知道啊?」
  小翠说:「是啊!老公你脸怎么突然红了?想不到你也会害羞呢!」
  我没有多说便牵著她们到饭厅吃早餐,母亲见到我们,便看著我和紫琪微笑,父亲更是高兴的扶著紫琪和小翠坐下,吃过早餐后我们便谈起紫琪和我的婚事,父母的意思是让我们十一月便举行婚礼,现在是九月尾,那就是说只有一个月时间准备了,我想了想便致电给秘书让她帮我准备一下,不一会秘书小姐便说已约了婚礼筹备人下午到我家,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下午了,还真想不到结婚有这么多的手续要办呢!
  又要选日子,又要选婚纱,还要选菜式,和中西式的婚礼,我看著便觉得头大,还好筹备人基本都帮我们办好了,我们只是选择而已,谈了一个下午总算把大部份事情定了下来,筹备人见这样便把一本戒指的目录交给我们,让我们选好再通知她,小翠整个下午也坐在旁边听著,我能看出小翠有一点点不高兴,于是我便和紫琪打了个眼色,紫琪意会便说要去上厕所,留下我和小翠独处,我见紫琪走远便马上说:「老婆你不高兴是吗?」
  小翠看了看便说:「我跟你说没有也是假的,但我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想不到真的发生了,我才发现我没准备好呢!」
  我抱著小翠便说:「老婆要是你受不了便回房休息吧,我不会怪你的!」
  小翠想了想便说:「老公那怎么行啊!这可是你跟紫琪的婚礼呢!我想尽我的能力帮你们啊!」
  我抱著小翠吻了一下并说:「我知道委屈你了,但你要答应我要是觉得难受便不要勉强自己啊!知道吗?」
  小翠笑著点了点头,紫琪这时也走了回来并抱著小翠说:「小翠姐姐知你辛苦了,对了老公你把那婚戒目录拿过来让小翠看吧!」
  小翠奇怪的看了看紫琪,紫琪则笑著说:「妹妹你生完小宝宝后也是要和文轩举办婚礼呢!
  只是不会公开而已,现在先选定戒指到时便不用再选啊!」
  小翠感激的看著紫琪,紫琪笑了笑便说:「记得选贵一点啊!
  花花这花心鬼的钱,让他没钱去找其他女生呢!」
  小翠听后马上笑了笑,我则和他们坐到一起选著,选好后我便通知筹备人,这时工人竟来招呼我们吃晚饭,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到晚上了,我们吃过晚饭便各自回房休息,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我便送父母和紫琪到机场,紫琪会在一星期后回来,而我父母则会在我结婚前一星期回来,总算送走了父母,现在可是要想想怎跟诗雅他们说呢!
  我开车回家接了小翠,便向别墅进发。
  ===================================================回到别墅只有智敏和大桥在家,我告诉了她们个大概,大桥是没什么反应,智敏则显得有点激动,我想了想便说:「智敏我明白你的心情,要是你想离开我不会阻止的!」
  智敏听后激动的流著泪说:「主人你这是抛弃我是吧!
  你把我改造成这样,现在却说不会阻止我离开!你………是不是太不负责任啊!」
  我想不到智敏的反应会这么大,我马上安慰著说:「你冷静一点啊!我只是给你多一个选择而已!
  要是你不想离开,你可继续留下来啊!只是我怕委屈了你们!」
  智敏边哭著边说:「李文轩你怕委屈了我吗?
  你要是真的怕应该捉我回来的第一天便这样想啊!
  现在我爱上你了,你才这么说,你是不是在戏弄我啊!」
  我抱著智敏说:「你冷静一点!我明白你的心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只是………」
  智敏说:「只是什么啊!主人!我只想留在你身边而已,我不是因为你有钱才跟你在一起的,所以你不用给我选择,我只要留在你身边就好,就是只是做个奴隶我也愿意!……呜呜!」
  我听后叹了口气便说:「智敏我怎会抛弃你啊!
  你一路以来的转变我是感受得到,难道你觉得我会不知吗?」
  智敏没有再说话只抱著我哭了起来,哭了一会智敏便冷静下来,我笑著吻了智敏一下,智敏擦了擦眼泪便说:「主人你真的不会不要我吗?」
  我笑著点了点头,智敏见这样总算放下心来,我也没多说什么便让大桥和智敏去休息,我则陪小翠回房中休息,我抱著小翠在床上躺著,却突然想起约了子盈星期六开派对呢!
  我看了看手机,发现今天已是星期五了,于是便让小翠继续休息,我则让智敏陪著我到了超市购物。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