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激情~~极乐泳池》

  有天,我和茹莉、美兰,去一家简餐厅吃午饭,餐厅的装潢,一格一格的两张二人沙发,一张餐桌可坐四人。这时,电视新闻又播出有家健身中心关门了。因茹莉以前参加的健身中心也倒过,交的会费泡汤了。
  茹莉:『辉哥,你平常都做什么运动?』我:『游泳啊!其实健身中心那些,有时对我们不见得实用,我觉得游泳是很好的运动,还能瘦身。』美兰:『真的假的,游泳能瘦身?』我;『你到游泳池,看那些很会游泳的人,身材都很棒,像我也是。』美兰:『那是当然,我的辉哥,不只身材棒,连小的身材也棒。』就伸手到桌下,拉下拉链,掏出我的鸡巴开始套弄。
  茹莉:『但户外的我不喜欢,室内的又贵。』
  我:『不会啦!我家旁边有市政府设的运动中心,它是BOT买套票一次只要60元,可以游泳、SPA跟烤箱,蒸气室,设备虽不豪华,但实用啦。』茹莉:『那你都什么时候去游。』我:『不一定,反正离家近,想去就去,一周大概一次到二次吧。』『不然,看你什么时候要游泳,打电话给我,我给你套票。』茹莉:『好啊!那先谢了。』
  这时吃完饭,美兰又要走了。我拉住她说:『不行!你要帮他消火,不然下午会难受。』美兰说:『那我帮你吸出来。』我点头。美兰躲在餐桌下,将嘴巴猛吸我的鸡巴,吸了一阵。美兰:『还是很硬。茹莉换你。』茹莉:『你惹的,干嘛找我?』美兰:『谁叫我们是砲友姊妹花呢?』换茹莉趴下头去,他使出绝技,用牙齿咬龟头或用舌头舔马眼,果然,我就射在茹莉的嘴里了。
  某个星期日下午,茹莉打电话给我:『辉哥,我和二个同学,现在想去游泳,你有没有空。』我:『好啊!我也一起去游好了。那待会,运动中心大厅见面。』
  我在运动中心的大厅,等了一下,就见到茹莉带著两个女生走来,都是她同学,茹莉向我介绍他们,一位叫姿伶,个子不高,约155,因为穿著束身上衣,露出肩膀那种,可以看出他的波很大,有点童颜巨乳稍小版,在一家时尚杂志制作美编。
  一个叫文乔,约160左右,穿著短裤,V领的T恤,电视台美术组上班,长得清清秀秀的。我就拿出四张票,带他们进入游泳池,他们进女更衣室,我则进男更衣室,进去后,我:『待会,我不等你们了,换好衣服,你们自己出来游泳。』
  我换完泳衣,是穿三角形的泳裤,一到泳池,虽是假日,但人不多,因为还有很多人,不知这是政府的,做完热身操后,他们都还没出来,我就直接下去游泳了,我都是慢慢游,约1000公尺才休息。
  我在游泳时,大致有看到三个女人出来了,但我还是继续游。我游约1000公尺后,在池边休息,茹莉他们正在旁边水道,他们三人都穿连身的泳衣。姿伶似乎不受泳衣的影响,双峰傲人,茹莉跟文乔,似乎穿上泳衣,受到限制有点缩小。
  茹莉见到我:『辉哥!我不知你那么会游泳,你的自由式,姿势好漂亮,悠哉悠哉的游,真是帅呆了。』姿伶:『辉哥,我会自由式,但是不会换气,你可以教我吗?』我:『你先游一段给我看。』姿伶游一段后,我:『你是根本不会换气。
  我先教你换气。』
  我就教姿伶站著,嘴吸满气后,蹲入水中,将气慢慢吐掉,在出水面吸气。这时,茹莉跟文乔在旁边游泳,过一会儿,他们说要去SPA。我就继续教姿伶,这时姿伶蹲入水里时,用手摸我老二,刚开始,只是轻轻摸一下,越来越大胆,后来就蹲入水面,将手伸入我裤内,握住我阳具,久久才放。姿伶:『辉哥,你的宝贝好硬喔!』我:『我知道,不过,他硬起来,就要找咩咩的。』姿伶:『那就让我的咩咩来服侍他。』【心想妳真骚】我:『那到更衣室去吧?』姿伶先离开泳池,跟茹莉说:『我去洗手间。』
  我则先到男更衣室,观察地形,里面没人,带姿伶来时,就很快将她拖入更衣室,由于这里更衣室不是木门而是帘子的,一进去,姿伶马上抱著我亲我,接著蹲下去,脱掉我泳裤,吸起我的老二,他好像饿了很久,用很快的速度在吸,这时,我打开莲蓬头,让水冲击我们,但他吸的很快,就让我受不了,我就脱掉他的泳衣,也没前戏,管他咩咩湿不湿,就将他推到墙边,擡起一只腿,将鸡巴直接插入他的淫屄,而且是猛插。姿伶也杖著有水声,就叫起春来。
  姿伶:『哦...哦...嗯...嗯...再...操再...插...』
  接著,我将另一只腿擡起,姿伶双手圈住我脖子,我双手托著他的屁股,往上抛,放手咩咩套入鸡巴,再抛再插。姿伶更加激情的叫著。姿伶:『啊...啊...
  嗯...嗯...要死...了...』在我硬鸡巴冲击下,姿伶全身痉脔抽慉,喷出尿来,高潮了。我:『小姐,你不是要帮我消火吗?现在你爽了,那我呢?』
  这时,他就用双手猛搓我的鸡巴,再用舌头舔我马眼,这招真的厉害,一下子我就将他喷得满脸了。等我们出更衣室,走回SPA区时,茹莉:『你是不是上了姿伶?』我说:『是她先挑逗我的。你也知道,我的鸡巴硬起来,没消火会很难看的。』没多久,她们说要回去。
  姿伶问我说:『辉哥!你什么时候会再来游泳?』『这里什么时候人最少?』
  我:『这里周五、周六,晚上营业到十二点,也几乎没什么人。』姿伶:『茹莉,乔,那么我们星期五晚上,再来游泳如何?』茹莉:『当然好,而且泳衣穿性感一点的。』
  隔日上班时,茹莉:『昨天我那同学好吃吗?』我:『她真骚!不过两三下就解决了,不过,她吸功很厉害。』茹莉:『昨天她是猛夸你厉害,我想星期五,你要小心她把你吸干。』我:『早知道了,而且星期五,不会只有她要吃我,应该还包括你在内,三个女色魔。所以本山人自有妙计。』
  周五晚上约九点半,等我一到时,他们三人已经在等了,一样进去更衣室换泳衣,出来后,发现她们根本不是来游泳的,因为都穿细肩比基尼,茹莉和文乔,裤子还是整件的三角裤,姿伶还是绑线,真是够骚。所以他们三人一进来,就引起众人目光,但来这里,几乎是家庭成员,男人有老婆小孩在,不敢前来搭讪,她们就前往SPA区不游泳了。
  而我依然去游我的一千公尺,这时泳池的人,越来越少,只出不进,其实是我串通值班救生员,他是一位大学体育系的学生,属于猛男型的,身材健美,我跟他说,晚上和我一起解决三个美女,他就愿意配合了,因此,我们进去后,就拿出牌子说,晚上要维修,不让新客人进来了。
  当我游完后,发现泳池真的没其他人了,我跟救生员使个眼色,他就将天花板的大灯,通通关了,只留一些墙壁上的灯光,救生员还广播:『因为客人稀少,为节约能源,关掉大灯,造成不便,尽请见谅。』
  这时,我发现只有姿伶,一人在SPA区,茹莉跟文乔在蒸气室内,我就到SPA区,站在冲背的设施下,而姿伶则在用水柱,从下往上冲,可以撑住人的背跟屁股,让整个人浮上水面躺著,我有时使用这项设施会睡著的。但这时,我看到姿伶的泳裤绑线松掉了,被水柱一冲已经漂走了,露出那一搓阴毛的屄,没多久,胸罩也漂走,姿伶全裸的漂在水面上,真是不把我当成男人,我就走过去,用鸡巴插进去这超骚的淫屄,在水中插穴,真的有些不一样,较省力,但也比较没感觉。
  这时,救生员穿一件红色三角泳裤也过来了,直接脱掉泳裤,他的屌有比我长一点,但没我粗。他伸手拉住姿伶的手,握他的屌,姿伶也够骚的,不问这人是谁,直接就握。我:『他是这里的救生员俊杰,要在这做爱,就要他帮忙,所以请他一起玩。』姿伶翻身,我抽出鸡巴,让俊杰从后面插姿伶的屄,俊杰也毫不客气,发挥运动员的体力,猛插姿伶小穴。姿伶:『太...快...了,我会...死啦...』但俊杰不管他的讨饶,还是猛插他。
  当我将鸡巴拔出姿伶的淫屄时,我就向隔壁蒸气室内的茹莉跟文乔招手,因为隔层玻璃,他们也看到我们在操姿伶,他们两个用跑的过来,就将泳衣脱掉了,文乔一见我的鸡巴,就转了几下含进去了,她自己一只手,自己在抠穴,茹莉一把抱住我,就和我湿吻。一下子文乔就躺在椅子,从背后喷水那种设施,是会让人麻麻的。文乔:『辉哥,快来啦,咩咩痒死了。』
  我想又是一个骚货。我就将文乔双腿分开,各放在扶手上,淫屄大开,我的阳具就不客气的插入。文乔:『哇!好爽,那么硬的鸡巴...插的好爽...哥哥我还要...』茹莉这时用他双乳在我背后磨,自己用手抠屄。茹莉:『啊...
  啊...咩咩...好痒...』
  但我有个骚屄要解决,无法顾及她了。这时茹莉被俊杰也拉到旁边的椅子躺下,一样双腿张开,放在扶手上,俊杰也是不客气,就将他的鸡巴插进茹莉的小穴了。茹莉:『快插...里面...好...痒...啊...啊...嗯...喔...』我转头一看,姿伶已经瘫在池边喘气了。
  我跟俊杰两人,并肩各干一女,在输人不输阵情形下,我们两人不想漏气,使出浑身解数,猛插两人的小穴。茹莉跟文乔:『啊...啊...嗯...哇!哇!哦...哦...受不...了...不...行了...』淫叫声充满整间泳池。后来,她们两人都喷精了。我和俊杰对望一下。我:『我们都还没射精么办?
  他们三个都瘫了。再干他们,或打手枪都没意思。』
  俊杰;『我有个经理就住旁边,他平时哈我很久了,我直接打电话给他,叫他过来。』我说:『好啊。』俊杰跑去拿手机打电话:『喂!张姐吗?』张姐:『是俊杰啊!』俊杰:『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但又不好意思说。』张姐:『什么事?
  』俊杰:『今晚有人在我们泳池做爱,看了后,DD涨的很难过,打手枪打不出来,想请你帮忙,可以吗?』张姐:『你不要再打了,我过去找你。』俊杰:『要快喔,不然会受不了的。』张姐:『五分钟,五分钟,我马上到。』我竖起大拇指。
  我们就回去,扶著三个女人,至烤箱室休息,把加热器关掉。
  没多久,张经理就来了。一个四十出头的妇人叫玉华,有点胖,一来看到我们两个全裸挺著屌,迟疑的问说:『这怎么回事?』俊杰指著烤箱内三个女生说:『刚刚我们两个操三个女人,他们高潮了,我们还没射精,要请你帮忙。』这时,也不等她同意,俊杰就把她推入泳池,接著,他也跳进去,把她衣服脱光,吸了她几下乳房后,就抱起她屁股将鸡巴插进去了,一阵猛插。
  张姐:『哦...好爽...啊...杰...再来...』数十下后,俊杰就射精了,俊杰放下他,要我下去,我们还givemefive。我一下水,一样抱起张姐的屁股就插,他的屄真的有些松了,但我只当泄欲的工具,一直干一直干。虽张姐叫声惨烈!张姐:『啊...啊...啊...』一样数十下后,我也射精了。张姐:『虽没有高潮,但好爽。』俊杰说:『下次再补你。』
  她们三人休息约半小时后,双脚无力的去换衣服。我一一送他们回家。途中稍微恢复精神。文乔:『辉哥!你的鸡巴,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插进去好舒服。』
  茹莉:『阿杰的屌,没你硬,但他插的很有力,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