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的捕获者(完)》

  秋季,对城市里的人来说是秋高气爽、瓜果飘香,适宜郊游的季节,但是对于某些地方某些人来说嘛,却不是如此了,在某县的郊外,此时却是秋风瑟瑟,遍地枯枝败叶,举目一片荒凉,而且……
  一前一后相距不过数米的两道人影在已经略显枯黄的荒草地里拼命的追逐著,追在后面的是扎著马尾辫,身穿西服套裙的潘婷,她嘴里喊著电视剧里那永恒不变的台词「站住,给我站住,再跑我就开枪啦……」只是藏著手枪的小手袋始终挂在她手腕上甩来甩去,并没有真正的爆发出它的威力。
  逃在前面的那个留著齐肩发式,身上套著风衣的夏士莲自然不会乖乖的停下来束手就擒,气喘吁吁的她给自己打著气,还有百来米就是一片小山林了,只要跑往那往里面一钻,从小走惯山路的自己还怕甩不掉后面那个臭条子……
  同样也是累得娇喘吁吁的潘婷看对方离小山林越来越近,她咬了咬牙,豁出去一般的拼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参加任务,要是让对方给跑了,那以后在所里可就低著头做人了……
  眼看自己离小山林不过十几米了,而身后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夏士莲猛的扯下身上的风衣,头也不回的向身后甩去,和她相差不过几个身位的潘婷一个措手不及,被迎面扑来的风衣盖住了脑袋,等她把风衣扯下来时夏士莲已经把她给甩开了,只差几米就可以逃入树林里……
  气恼的把手里的风衣一甩,潘婷提起酸麻的腿脚想继续追上去,抬头却看到小山林里突然钻出来了两个人,大喜过望的她赶紧高声喊道「我是员警,两位快帮我把前面那个女人拦下来,她是个逃犯……」
  从小山林里走出来的大概是一对来郊外踏青游玩的年轻情侣,两人根本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一听到员警抓坏人,那个脸上戴著一个大口罩,身上披著一件长外套的女孩赶紧向身边搀扶著自己的男孩摇了摇头,又晃了晃身子,大概是胆小,不想男孩去多管闲事,不过那男孩却是一脸的兴奋,发现有出名的机会他也顾不上理会身边的女孩,直接丢下背包后嘴里阿达一声怒喝,拧身跨步拦在了夏士莲面前……
  「好狗不挡路……」自己就很快能逃脱追博了,没想到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危急时刻夏士莲也顾不上什么,恼火的她直接一脚就直向男孩的要害踹去,想将男孩逼退,不料男孩又是一声阿达后不躲不闪,双腿就是一夹,将堪堪就要踢到自己要害的那条腿给夹住了。
  没想到居然遇到一个会家子,夏士莲不由得一愣,而男孩却又是双手一分,五指一张,嘴里喊道「居然敢动手,那就看看我柏仁展的厉害,柏家的绝技——触手之进击,阿达……」说完纵身一跃,将被他动作唬住的夏士莲以相当猥琐的方式抱住后扑倒在了地上……
  「坏女人,看你还怎么跑……」「色狼,快放开我……」终于赶过来的潘婷看著在地上纠缠不清的两人,赶紧蹲下身将双手插入两人之间将他们分开,夏士莲刚才甩掉了风衣后,身上就穿著件高领的无袖毛衣,裸露的手臂在刚才被按倒到地上时沾上了不少沙土,头发也挂上了几片黄叶,只是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被潘婷将她和柏仁展分开后,她抬手就是一巴掌向柏仁展甩过去,嘴里还怒骂道「色狼……」
  可惜这一巴掌才到半路就被潘婷拦了下来,潘婷抓住夏士莲的手腕后顺势一拧,直接将这只手反扭到了身后,不依不饶的夏士莲想用另一只手去打柏仁展,却同样也被抓住了,从地上站起身来的柏仁展翘起大拇指在鼻子上一抹,嘴里轻蔑的说道「坏女人,和我动手,你还嫩了点……」
  「色狼色狼色狼……」坐在地上,双手被反剪在背后的夏士莲双脚不甘心的又是一阵乱踢,却对已经拉开距离的柏仁展毫无任何杀伤力,杏眼含泪的她回过头对潘婷叫道「你不是员警吗,刚才那色狼非礼我,你怎么不抓他……」想到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伤心至极的夏士莲一时忘记潘婷是要抓自己的,反而抢先报起警来。
  「他是帮助警方抓住你这逃犯的良好市民,我干嘛要抓她,而且现在我还要告诉你,你被捕了……」说完,潘婷将夏士莲被反剪的双手并在一起,空出一只手往后腰摸去,摸了个空后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穿著便服呢,根本没带手铐。
  「你真的是员警吗,那怎么没穿警服的……」旁边的柏仁展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后好奇的问道,虽然没带手铐,但员警证还是随身带著的,潘婷掏出员警证一亮后说道「我这次是执行便衣任务,所以没穿警服,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还真差点抓不住她,嗯,能帮找根绳子吗,我没带手铐,所以……」
  「绳子啊,这个简单,我带了好几根呢……」说著柏仁展得意的转身捡起自己刚才丢到地上的背包,拉开拉链后从里面掏出两卷捆扎的整整齐齐的绳子,扔到了潘婷脚边后还问道「两根够不够,不够我还有……」一直站在背包旁边的女孩见柏仁展做事这么大大咧咧的,居然毫不顾忌的把绳子拿了出来,要是被人家发现自己的秘密那该怎么办啊,人家可是员警呢,有些著急的她赶紧凑过来踢了柏仁展一脚,只是这一脚让她差点站立不稳,身子晃了几晃才重新站稳了下来。
  被女孩踢了一脚,柏仁展抬起头奇怪的看著她,女孩也没有说话,只是朝著他连连打著眼色,柏仁展好一会才恍然大悟般的笑了起来「呵呵,你也想看这位女警官怎么把那个坏女人捆起来啊,反正时间还早,我们慢慢一起看……」
  「嗯呜啊……」见柏仁展还傻乎乎的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女孩气得跺了跺脚,又朝他小声的说著什么,只是那声音听起来却是相当的含糊,根本听不出是在说些什么,而女孩发了几个音节后,就突然停下来不再出声了,好像有点紧张的转过脑袋来看了潘婷一眼,发现潘婷在忙著按住突然挣扎起来的夏士莲,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得异样,脸色才轻松了一些,回过头看见柏仁展又把目光放到人家女警察那边,气急败坏的她用力的又踢了柏仁展一脚,哼了一声后站到了一棵大树后面,靠著大树再也不露脸了。
  没想到柏仁展居然带有绳子,有些惊喜的潘婷伸过手准备将绳子捡过来,可是夏士莲趁她现在只剩下一只手抓著自己,突然拼出最后的力气挣扎起来,差点就摆脱了潘婷的控制,潘婷只好赶紧收回那只手想彻底制服夏士莲,只是两人现在都没什么力气了,你既制服不了我,我也摆脱不了你,两人就这么僵持著,眼睛瞥到了蹲在一边看热闹的柏仁展,潘婷赶紧叫道「快过来帮我抓住她,让我好拿绳子把她捆起来……」
  早就跃跃欲试,有些按捺不住的柏仁展一听到这句话,赶紧站起来跑了过去,但他并没有帮手抓住夏士莲,而是捡起地上的绳子解开了「警官,你放心,我来帮你捆住她……」
  「你,会捆人吗……」潘婷有些怀疑的看了柏仁展一眼,不过她也担心交接时让夏士莲趁机挣脱了,那先让柏仁展把夏士莲的双手捆起来,自己到时再加固一下也是没问题的,想到这潘婷用力的将夏士莲被反剪的双手叠在了一起,又对柏仁展说道「你把她的手腕捆起来就行了,其他的我自己来……」
  将绳子整理好,又对折取中打了个绳套后柏仁展并没有按潘婷所说的去捆夏士莲的手腕,而是笑眯眯的将绳子搭在她的脖颈后,然后双手各抓著绳子的一端,压著夏士莲的肩膀穿过她的腋下,继续在她的胳膊上缠绕起来,见柏仁展没按自己的说的去做,潘婷有些不满的责怪道:「你在干什么,快先捆住她的手腕啊……」
  「嗯,我这使出来是中式五花绑法,你们员警捆坏人不都是这么捆的吗?」
  「啊,你居然懂得这些,那,注意捆严实点吧……」见柏仁展捆绑夏士莲的手法,好像真的是懂得如何捆人的,潘婷也就不在坚持,自己继续扭住夏士莲的双手,配合著柏仁展讲她捆绑起来……
  某市一直是盗卖国宝的重灾区,月前被省里直接点名批评,随后厅里市里层层指示,备受压力之下,经过周密的部署,由该市公安局副局长假扮的大老板成功的将其中最大的一伙盗卖团伙的老大约了出来,在邻市属下某县郊外一处废弃的工厂里进行交易,准备在交易后将对方一网打尽,不料百密终有一疏,被对方偶然发现事先埋伏在交易地点周围的员警,这伙盗卖分子顿时一哄而散、胡乱逃窜,那副局长也赶紧调遣人手四处追捕,刚从警校毕业不久,第一次参与行动,假扮大老板秘书的潘婷也被分派到追捕那老大的表妹夏士莲的任务,结果两人一追一逃,从交易地点一直追到了这处小山林边……
  可怜夏士莲一路拼命逃跑,早就已经累坏了,刚才一阵挣扎,又将剩下的一点力气完全耗尽,现在在潘婷和柏仁展的联手钳制下完全无力反抗,只能不甘心的束手受绑,柏仁展将绳子在夏士莲的胳膊上缠绕几圈后继续将绳子引到她的手腕上,她的双手已经被潘婷强扭著平行叠放在了一起,所以捆绑起来相当的方便,绳子绕著两只手腕相互缠绕了几圈后收紧,打上绳结后,柏仁展把两股绳子合在一起,向上穿过夏士莲脖颈后的那个绳套再向下一拉,将夏士莲的双手吊了起来……
  虽然已经累得快喘不过气了,但双手被捆绑起来后这么一扯,吃疼的夏士莲还是难受得娇叫起来,一开始时就有些兴奋过度的柏仁展被这么一叫这才稍稍回过神,见夏士莲的双手被自己一不留神下吊得太高了,赶紧将绳子放松了一些,觉得没问题了再把绳子和脖颈后的那个绳套打上绳结固定住,接著两股绳子左右分开,各走一边穿过缠绕在夏士莲胳膊上那几圈绳子的中间一圈,再掉头往中间一收,各自收紧后汇合在夏士莲后背中间,和吊绑著她双手的那两道绳子一搅,打上了最后的绳结。
  「当当当当……」捆绑完毕后,柏仁展嘴里兴奋的哼著伴奏音乐站了起来,又对潘婷说道「警官,怎么样,我的绳艺不错吧,嘿嘿,被我这么一捆,这坏女人是跑不掉的了……」
  潘婷抓著夏士莲的手腕查看了一下,又扯了扯吊绑著她双手的绳子,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体其他部位的绑绳,发现虽然捆得不算相当完美,但比起自己动手的话也相差不到哪去,而被结结实实捆绑起来的夏士莲此时神情显得有点委顿,只是随著潘婷的查看而被动的摆动著身子,她那裸露的手臂原来被沙土弄得灰一块黄一块,现在被绳子一勒,又多了几处潮红,有些汗涔涔的毛衣,紧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材完美的显露了出来,再加上手腕被吊绑著的缘故,她为了减轻双手的压力,被迫的挺起了胸膛,更让她增添了几分诱惑的魅力,只是这个时候的她也顾不上得意或是害羞,只是呆坐在原地大口的喘息著……
  想起自己当初听了表哥的诱惑鼓动,加入了表哥组织的盗卖团伙,从此过起了大把数著钞票的日子,那时是如何的得意和欢喜,没想到今天却是失了手,被员警抓了不说,还被一个色狼捆成了如此模样,身子被绳子捆得紧紧的,想动一下都无比困难,只能任著那臭条子摆布,还有刚才一路奔跑,累出了一身细汗,额头上的汗水就挂在了眉毛上,痒痒的感觉很是难受,而自己的双手却被吊绑在身后,想去抹一下都做不到,自己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想到这夏士莲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倔强的她咬了咬嘴唇,好不容易才把眼泪给忍了回去,自己不能在臭条子和死色狼面前落泪,绝对不能。
  仔细检查过夏士莲身上的绑绳后潘婷微笑著点了点头「嗯,确实捆的不错,而且看你还捆得挺熟练的,你这个捆人的手法是哪里学来的啊……」
  「呵呵,当然是网上学来的啦,我可是练习了很久的呢,我,啊,警官你干什么……」柏仁展正得意洋洋的炫耀著自己的绳艺时,潘婷突然出手扭住他的右手迫使他转过身去,又抬起左脚用膝盖顶住他的后腰,将他抵在一棵树上……
  一对年轻男女出现在这根本不适合郊游的荒郊野外,而且那女孩的行为举止怎么看都显得有点不协调的,本来潘婷赶著抓住夏士莲,一开始时也没去想那么多,只是在柏仁展捆绑夏士莲时,那个女孩也从大树后面探出半个身子观察著这边,她的动作依然是那么怪怪的,让潘婷觉得很不对劲,但又察觉不出不对劲在哪,直到她把被捆绑完毕的夏士莲从地上拉起来后才恍然大悟,夏士莲的上身被捆绑起来后,那晃来扭去的姿态分明就和那女孩差不多嘛,这样的话,那女孩十有八九也是被捆绑起来的,再加上柏仁展说自己练习绳艺很久了,那么……
  突然控被制住的柏仁展一时间懵了,以为现在是情形和自己以前看过的某篇小说一样,这美女员警其实是坏人,而那所谓的坏女人才是真的员警,自己则是上当受骗,助纣为虐,这个时候对方把自己利用完了,想要杀人灭口了,想到著他猛的用力摆脱了潘婷的控制,又转过身一拳准备砸过去,不料早有准备的潘婷已经把手枪从小手袋里拿出来对准了他的脑门,吓得柏仁展的拳头悬在了半空。
  那边那个女孩见啥那间形势大变,潘婷突然对柏仁展下手,吓得她赶紧从大树后面跑出来想要过去帮忙,只是上身被捆绑著的她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动作都点慢吞吞的,才走了几步就看见男友已经摆脱了潘婷的控制,准备绝地反击,可没等她高兴起来,形势又峰回路转,潘婷再次把柏仁展给制住了,又冷著脸喝问道:「说,那个女孩是不是被你绑架的……」
  「呜呜……」发现被潘婷误会了,女孩赶紧想帮著解释一下,可惜她的嘴巴被封堵得紧紧的,根本说不出什么话来,还好柏仁展这时脑袋也开窍了,吓出了一身冷汗的他赶紧辩解道「不是的不是的,她是我的女朋友啊,警官你千万别误会啊,能不能把手枪移开一点,会走火的啊……」
  「呜呜……」女孩也是连连点头,表示认同,只是潘婷还是不太相信,继续喝问道「那你怎么把她捆起来了……」
  「我们是在玩野外拘束游戏啊,警官,这个你上网查一查就知道的,年轻人里很流行的啊……」
  「不要你说,让她自己说,那位小妹妹,能麻烦你把事情说一下好吗……」
  「呜呜……」对于潘婷的要求,女孩只能是苦著脸呜呜的闷叫著,自己的小嘴被那混蛋封堵的严严实实的,让人家怎么说话啊。
  「警官警官,她的嘴巴被堵著呢,说不了话的……」柏仁展赶紧替女朋友解释道。
  听了解释,潘婷心里暗暗想道,怪不得那个女孩总是呜呜叫著不说话,原来是嘴巴被堵著呢,什么烂野外拘束游戏嘛,有这么玩的吗,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这些年轻人啊,也玩得太过火了,不过自己好像也只是大他们几岁而已,可自己怎么就从没听过这个游戏的,难道自己已经和年轻人的世界脱节了吗……
  虽然已经信得七七八八了,但潘婷觉得还是得再确定一下,她比了比手枪,对柏仁展说道「你过去把她的嘴巴松开,然后站到一边去……」
  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柏仁展走到女孩身边,替她解下了那个大口罩,潘婷发现女孩的嘴巴上还贴著好几片白色的医用胶布,胶布贴得很平整,几乎将女孩嘴唇的轮廓都勾勒了出来,柏仁展又慢慢的一片一片的撕著那些胶布,等几片胶布都撕下来后,女孩那被迫紧闭著的嘴巴终于微微张开了一道缝隙……
  见胶布都撕下来后,女孩却只是微微张开了嘴巴,依然没有说话,潘婷皱起了眉头看著柏仁展,柏仁展对她著尴尬的笑了笑后又回过头去,将两根手指探入女孩的口中,从她的小嘴里掏出了一团湿漉漉的粉色布团来……
  所有的封嘴物被解除后,女孩喉咙动了动,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喉咙后狠狠的跺了柏仁展一脚「让你多管闲事,现在惹上麻烦了吧……」
  潘婷打断了准备安抚女孩的柏仁展,把他赶到一边后再次问道「这位小妹妹,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个问题让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女孩变得有些扭捏起来,脸色变得红红的她低著头小声的回答道「是的,他是我男朋友,我们两个是在玩游戏……」
  「呵呵,那刚才是误会你了,真不好意思,那,麻烦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好吗,我会帮你申报见义勇为奖励的……」发现确实是一场误会,那即使对这种野外拘束游戏再不理解,潘婷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后表示抱歉了……
  见到美貌的女警官向自己道歉,柏仁展忘了刚才的狼狈样,再次变得得意起来「嘿嘿,没事没事,警官,用不用我们帮你把那个坏女人押送回去啊……」
  「呵呵,不用了,我同事就在前面,不用再劳烦你们了……」
  几番推辞,总是觉得没能参与押送而心有不甘的柏仁展干脆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堆东西递到潘婷面前「警官,你把这坏女人一路押回去,其实就和我们玩拘束游戏算是差不多的,我看你应该再给她多捆几根绳子,还有这胶布和塞口球,拿来堵住她的嘴巴,还有……」
  听柏仁展说起堵嘴,潘婷突然想起那些盗卖团伙份子四散逃跑,现在也不知道都抓住了没有,自己把夏士莲这么押送回去,半路说不定会遭遇上,那事先把她的嘴巴堵起来让她无法通知同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想到这她就对柏仁展说道「那就借你的胶布用用,把她的嘴巴封起来……」
  「呵呵,我看警官你好像挺累的,那就再多休息一下吧,堵嘴这种小事,交给我就行了……」
  潘婷刚才追捕夏士莲跑了那么远的路,现在一放松下来,感觉双腿都有些发颤了,确实是有点想好好休息一下,而且刚刚还误会了柏仁展,那现在顺一下他的意思,也算是补偿一下,想到这潘婷对柏仁展笑了笑,也就随著他了。
  刚才被潘婷和柏仁展联手压制,无奈受绑的夏士莲愤愤不平的坐在地上,憋屈的等待著自己未知的命运,没想到原本还携手将自己捆绑起来的两人突然间起了龌蹉,居然争斗了起来,感觉机会就在眼前的夏士莲赶紧扭动著身子,奋力的想摆脱捆绑在身上的绳子,没想到身上的绑绳虽然感觉起来不过是简简单单的那么几道,却是将自己的双手和身子紧紧的约束在一起,根本没留给自己多大的挣扎空间,而被吊绑在身后的手腕,怎么摸也够不到那个打在后背中间的那个绳结,所以这好似就在眼前的机会,却又那么的远不可及,而随后发生的一切,让夏士莲觉得自己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开始发起愣来,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做什么。
  那个看起来好像有点害羞,躲藏著不敢见陌生人的女孩,居然是被自称她男朋友的色狼捆绑了起来,还塞住了嘴巴,难道那色狼是个拐卖女孩的人贩子,怪不得捆绑自己时动作那么的娴熟,但既然是人贩子,就应该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才对,怎么反过来跑去帮员警对付起自己了,这世道,难道是变了吗……
  嗯,色狼和那女孩竟然是在玩什么所谓的野外拘束游戏,世上有这种主动接受捆绑的游戏吗,这也太毁自己的三观了吧,夏士莲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来后,形势又有了变化……
  得到女警官的许可,柏仁展蹲下身子对著夏士莲嘿嘿一笑,那诡异的笑容让已经错过机会的夏士莲心里一阵发麻,直觉告诉她自己,接下来的情况将对自己大大不妙,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自己还能向谁求助吗……
  果然,柏仁展没有去撕开胶布去封住夏士莲的嘴巴,反而突然伸手抓住她的右脚,一下将她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随后又开始去扯她脚上的袜子,全神戒备中的夏士莲根本没料到柏仁展会对自己的腿脚下手,吓得他以为柏仁展是兽性大发,赶紧踢蹬著右腿想甩开柏仁展的钳制,嘴里也大叫著「色狼,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
  发现情况不对路的潘婷也以为柏仁展突然起了色心,连忙按住柏仁展的手喝道「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她……」
  「嘿嘿,警官,你不是说要堵住她的嘴吗,我这是要把她的袜子脱下来,塞进她嘴里呢,这样能堵住她的嘴巴不说,脚上不穿袜子直接穿著鞋,等下她就是想逃跑也是跑不快的……」
  把穿过的袜子塞进嘴里,那情景太美,潘婷实在无法想像,嘴角抽了抽后又觉得柏仁展说得好像有点道理,千般话语在嘴边一转,结果只化为一句「你,你考虑得还真全面啊……」说完将脑袋转向一边看著风景,继续随著柏仁展玩了。
  没有潘婷的阻止,自己的双手又被反剪在身后捆得紧紧的,除了双脚在柏仁展的钳制下那么踢蹬几下外,夏士莲根本无法阻止人家脱去自己右脚的袜子后又对自己的左脚下手,而嘴里那无力的喝止咒骂更无法让那色狼的动作慢上半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著柏仁展将自己的两只袜子都夺走了,然后叠在了一起,再卷成了一团……
  已经知道那两只袜子会被如何利用的夏士莲赶紧闭紧了嘴巴,不敢再继续咒骂柏仁展,而柏仁展自然不会因为夏士莲的安静而停下自己的行动,他继续嘿嘿笑著将袜子递到了夏士莲的嘴边,闻到那股近在咫尺的异味,夏士莲急忙偏过脑袋以躲避快碰到自己嘴唇的袜子,只是经验丰富的柏仁展哪里会如了她的愿,伸手扳回她的脑袋后又掐住她的脸颊一捏,夏士莲的小嘴就被迫张开了,随后那团袜子就被硬生生的摁进了她的嘴里……
  「呜呜……」虽然不过是一双短袜,但被卷成那么大的一团,也是噎得夏士莲够呛,没等她回过味来,那双袜子已经被完全捅进入了她的口中,感觉到异物的入侵,她的舌头自觉的抵住了袜子往外顶著,可是她的一切反应都在柏仁展的意料之中,柏仁展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巴,另一只手拿过塞口球就卡进她的嘴里,随后又动作娴熟的将皮质的系带顺到她的脑后,飞快的把系扣扣上了。
  「呜呜……」被塞口球一堵,夏士莲只感觉自己的嘴巴被完全封闭了,口腔里满满的弥漫著一股令她自己简直无法忍受的味道,嘴巴不是感受味觉的吗,怎么突然也有嗅觉的感受了,可惜夏士莲现在既无法也无心去考虑这个问题,原本穿在脚上的袜子居然真的被塞进了嘴里,即使这双袜子是自己的,也让她心里涌起到了满满的羞耻和愤怒,自己虽然是被抓了,但怎么能这样的对待自己呢……
  就在夏士莲以为这已经是羞耻的极点时,柏仁展以实际的行动告诉她,这还不算是,把塞口球的系扣扣上后,他这才拿起胶布,唰唰的撕下几片来,然后一片又一片仔细的贴在还在愕然中的夏士莲嘴唇上,将她的嘴巴连同塞口球一起都封裹了起来,这下她的嘴巴才算是真正的被完全封闭了……
  虽然早早的将脑袋转向一边欣赏著所谓的风景,但听到这边的动静,一会后潘婷还是忍不住悄悄的将脑袋转了回来,看著柏仁展一层又一层的将夏士莲的嘴巴给封堵得严严实实,她心里觉得既惊讶又好笑,既惊讶柏仁展那干脆俐落的动作,又觉得夏士莲现在的模样真的好好笑,小半张脸被胶布给封裹住了,白白的一片,周围平平整整的,只在中间嘴巴的部位有点半球形的突起,看起来是那么的怪模怪样……
  夏士莲自然不甘心自己目前的状况,因为她感觉弥漫在口腔里的异味好像越来越浓了,她紧皱著眉头,舌头不停的顶著嘴里的那团袜子,可是在塞口球和胶布的联合阻力下,她的一切努力是那么的渺小微弱,反而因为舌头的动作和急速喘气的缘故,她的脸颊一鼓一鼓的,一边的潘婷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呜呜……」羞恼的瞪了正在嘲笑自己的潘婷几眼,又呜呜闷叫著对造成自己目前状况的罪魁祸首柏仁展表示极度的愤慨和咒骂后,夏士莲停下了一切无效的动作,坐在原地生著闷气,而柏仁展仔细的将贴在她嘴上的胶布抹平后,又捡起刚才脱下来的鞋子准备给她穿回去,只是当他的手捏到人家那显得有些冰凉的小脚时,心里突然一荡,有点不舍得将这只小脚重新塞回到鞋子里去,可是再不舍又能如何,自己的女友就在旁边盯著,还有那女警官就在一边看著,自己当著她们的面调戏一个被绳捆索绑,无力法抗的女人,这也……
  心里默默叹息了一声,柏仁展还是帮著夏士莲把鞋子穿好了,幸好他刚才停顿的时间很短,包括生著闷气的夏士莲在内,三个人都没发现他的异样,就是只有夏士莲觉得柏仁展现在离自己好近,该是自己报仇的机会到了,等鞋子一穿好她就蹬了柏仁展一脚,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一个脚印。
  那边好不容易忍住了笑的潘婷站起身抓著夏士莲背后的绑绳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又对柏仁展说道「我得把她带回去了,你们就慢慢玩吧,祝玩得愉快……」
  见潘婷准备离去,柏仁展又赶紧拿起那堆东西献宝似得捧到潘婷身前「警官,带上吧,应该用得著的」
  有点不好意思推辞柏仁展的美意,又想想或许真的有可能用的上这些东西,潘婷就随手拿过两卷绳子和那卷胶布塞进口袋里,其他的觉得用不著就没拿了,只是柏仁展又挑出一个小盒子塞在她手里,有点坏坏的说道「警官,再带上这个,这坏女人路上不老实的话就给她用上,保证她马上就老实了,嘿嘿……」
  虽然觉得柏仁展的笑容有些古怪,但看那小盒子轻飘飘的,带上也没什么负担,道了声谢后潘婷接过小盒子顺手放进口袋里,再和柏仁展与女孩两人挥挥手告别后,转身押著夏士莲上路了。
  看著潘婷押著夏士莲渐渐远去,女孩抬腿对还在挥手依依惜别的柏仁展又是一脚「觉得很开心吧,是不是还想捆那个坏女人啊,那就跟上去啦……」
  到现在已经受了好几脚的柏仁展这时才好像醒悟过来,硬生生的压住就要脱口而出的「好啊……」赶紧伸手按在女孩的肩膀上,陪著笑脸安抚著女孩说道「怎么可能啊,老婆,我们也走吧,山上很好玩的呢……」
  「哼,你的心早就跟那个坏女人飞走了,还上山去干嘛,不去……」
  「呵呵,老婆,我的心当然只在你身上啦,来,把嘴张开,啊……」柏仁展说著从裤袋里掏出刚才从女孩嘴里掏出来的那团粉色的布料,挤了挤上面的口水后准备再次塞紧女孩的嘴里,心中还有著怨气的女孩自然不肯乖乖就范,她闭上了嘴巴转身就想跑开,只是柏仁展的手正按在她的肩膀上,女孩一跑,那件搭在她身上,只是松松的扣在一起的外套就被柏仁展扯落了下来……
  失去了遮掩的外套,女孩原本隐藏的秘密立即展现了出来,她上身的衣物仅仅只剩下一件束身胸衣,更多的是密密麻麻纠缠在她身上的那些绳子,交错勾结成菱形的绳子配合著那件束身胸衣,将女孩还略显青涩的身子勾勒得异常成熟起来,还在发育中不堪一握的胸部,在绳网缠勒下的也变得更加丰满,显露出诱人的气息……
  女孩反剪在身后的双手被并肘捆绑在一起,捆住她手腕的绳子又和穿过她胯下的那两道绳子连结在一起,稍有较大的动作就会给她下身带去一阵刺激,从而迫使她服服帖帖的将双手紧贴在背后,而她的大腿根部也被绳子分别缠绕著,只在中间留下不长的一段,使得她无法迈开太大的步伐,自然而然的,转身跑开还不到几步,她就被柏仁展抓住背后的绑绳给拉了回去,而柏仁展这一拉又牵扯到她下身的那两道绳子,一阵突如其来的刺激袭击了毫无准备的女孩,让她娇躯犹如过电般一阵颤抖,随即双脚一软,整个人靠著柏仁展瘫坐在了地上。
  见女孩突然失态,好像意识好什么的柏仁展也嘿嘿笑著顺势坐了下来,将女孩拥抱在怀里,然后笑眯眯的将那团布料递到她的嘴巴,浑身提不起劲的女孩这次只是稍稍坚持了一下,瞥了柏仁展一眼后就乖乖的张开双唇,让柏仁展顺顺利利的把那条属于她自己的内裤含进了嘴里……
  看著最后的一抹粉色消失在女孩的嘴里,脸上一直洋溢著笑容的柏仁展又从背包里拿出一卷新的胶布,刷刷飞快的撕下了几片,这时不用他提醒,已经任由著他摆布的女孩也配合的闭上了嘴巴,让柏仁展用胶布把自己的小嘴封得严严实实的,再将胶布抚顺平整,最后戴上了那个口罩,将一切封堵的痕迹都隐藏了起来。
  「好啦,老婆,我们出发吧……」紧紧拥抱著女孩上下其手了好一会,柏仁展终于心满意足的扶著女孩站了起来,又给她披上了外套扣好扣子,只是这个时候女孩已经缓过劲来了,突然耍起了小性子,坐回到地上赖著不肯起来,柏仁展嘿嘿一笑,突然身后环抱住女孩的腰,一用力就把她扛在了肩上,又抬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老婆,出发咯……」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