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蒂的新生活》

  (1)
  大家好!我叫雷吉,今年28岁,现在给大家讲讲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事情起始在去年,当时我哥哥卡尔的小姨子一家来拜访他们。我们生活在田纳西州的一个小镇子里,我哥哥娶了一个白种女人,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我嫂子名叫塔米,35岁,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黑色的头发,奶白色的皮肤,丰满的乳房。
  我一直非常羡慕我哥哥能娶这样一个美丽性感的白种女人为妻,一直梦想自己也能得到白种女人的青睐。我目前还是单身,和镇子上几个白种女孩子有过几次一夜情,可是她们根本不能和塔米相比。
  好了,现在就来说说去年发生的故事。去年圣诞节前后,塔米的妹妹贝蒂和她丈夫以及三个孩子到我哥哥家来过圣诞,他们到来的时候碰巧我也在哥哥家。
  当我第一眼看到贝蒂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不禁被她的美丽惊呆了。贝蒂当时应该是30岁,身材高挑、性感漂亮,一头浅红色头发,光滑的奶白色皮肤,丰满有型的胸脯,还有圆润的屁股和修长的双腿,实在太吸引人了。
  自从见到贝蒂以后,我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把她当作我的性幻想对象,一边手淫一边想著她娇好的容貌和性感的身体。贝蒂和她丈夫佛兰克在我哥哥家住了两周时间,这让我有许多机会偷偷窥视她。
  等他们走了以后,我对塔米说她妹妹真是个性感尤物,她听了大笑起来,说她和我哥哥卡尔早就看出来我喜欢贝蒂了,因为在他们待在她家的那段时间,我总是有事没事往她家跑,总是不断和贝蒂搭讪。而且,每次我跟贝蒂说完话后,眼睛总是跟著贝蒂在房间里走动。
  大约三个月以后,卡尔告诉我说贝蒂又要带著孩子来他家玩,并且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月。听了这个消息,我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了,但卡尔告诉我要镇静,特别是不要让塔米知道是他告诉我贝蒂来访的事。我哥哥和嫂子已经计划好了,等贝蒂带著孩子们来了以后,卡尔和塔米就拜托塔米的父母帮助照看孩子,然后他们一起去会见朋友、参加烧烤聚会。这样的安排让贝蒂和老人都非常高兴,贝蒂可以暂时不受孩子们的拖累而尽情玩乐,而老人也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与小孙儿们相聚。
  在贝蒂他们计划到来的那天,我提前跑到我哥哥家去等著。大约中午时分,贝蒂和孩子们终于到了,卡尔和塔米热情地迎上去和他们拥抱、亲吻,而我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站在一边呆呆地看著他们。后来,我帮著卡尔把贝蒂和孩子们的行李从车上卸下来,在客卧里面安顿好,然后就一起坐在客厅里聊著天。
  我坐在贝蒂身边的摇椅里,卡尔和塔米坐在我们对面。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常常忍不住偷偷打量著贝蒂,她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啊!她穿著一件夏天清凉装,纤巧、白皙的手指和脚趾上都涂著红色的油彩,脚上穿著细带高跟凉鞋。
  在她纤细的左脚踝上,还戴著一条金黄色细条脚链,看上去又漂亮又性感。在她身边刚刚坐下,我就闻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立刻就让我感觉大脑有些飘飘然了。
  塔米跟贝蒂说了他们夫妇做的安排,告诉贝蒂说可以让她的孩子们和姥姥爷爷待在一起,这样他们夫妇和贝蒂就可以在周末出去痛痛快快玩了,也好放松一下长途旅行带来的疲惫(他们是从佐治亚州开车过来的)。
  我们聊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塔米和贝蒂把孩子们送到她们父母家去了,而卡尔和我则开始准备烧烤晚宴。一个小时后,两个女人回来了,而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正坐在门廊下面的木台上喝著啤酒。两个女人去厨房各自倒了一杯葡萄酒,然后出来和我们一起坐在门廊下,边喝酒边聊天。过了一会儿,我们都觉得饿了,就回到餐厅去吃烧烤了。
  吃晚饭,我们几个坐在客厅里继续喝酒聊天,不一会儿酒就喝完了,于是我自告奋勇出去再买些酒回来。临出门时,我问他们有谁愿意跟我一起去吗?看没人说话,我就指名让贝蒂和我一起去。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我们出门的时候,我看到卡尔和塔米的脸上浮现一丝狡猾的微笑,但马上又消失了。
  我带著贝蒂出了屋,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贝蒂坐进车里时很小心,手拽著裙子下摆,不让膝盖以上的部分露出来。我从车头绕过去坐进我跑车的驾驶位,发动汽车朝有商店的地方开去。在去商店的路上,我跟贝蒂聊了起来,问她老公怎么没跟她一起来,但她没有回答我。又问她和我一起开车出来是否感到惬意,因为我不想让她觉得不舒服。她坦白地告诉我,其实她跟我出来感觉还是有些尴尬的,因为她不太习惯单独和黑人接触。
  虽然她的话让我感觉非常失望,但我还是尽量保持乐观的态度和主动、积极的姿态。所以,我迅速回应道:「那么,如果你还是个单身的话,你是不会和我约会的,是吗?」看她沉默不语,我接著告诉她,我不想弄得她感觉不舒服,也不是真的要和她约会,希望她不要误解我才好。
  贝蒂咯咯笑著说道:「嗯……,我也知道是否会和你约会,但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男人。但我即使单身,也真的不知道我是否能接受一个黑人。」
  说著话,我们达到了一家卖酒的商店,贝蒂主动说她进去买酒,就下了车。
  我感觉她和我待在一起并不太自在,就没有陪她一起下车去商店。贝蒂从商店出来,坐进车里的时候依然非常小心,护著自己的腿避免走光。她告诉我,她不想喝葡萄酒了,就买了一些质量很好的朗姆酒和一些与酒混合的饮料。
  看著贝蒂在我面前谨慎而矜持的样子,我知道自己对她的胡思乱想根本没有一点实现的可能性了。在返回的路上,我们几乎相互没说一句话。回到我哥哥卡尔家后,我有些沮丧地一屁股坐在摇椅里,呆呆地看著卡尔和塔米忙著调酒和饮料。这时,贝蒂给我送来一杯用朗姆酒和可口可乐调制的饮料,然后在我身边的椅子上坐下。
  塔米找出一部老电影的影碟放了起来,我们坐在那里一边看电影一边聊著一些家长里短。夜渐渐深了,卡尔和塔米说他们要去睡觉了。我闻言赶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我也该回家去了。贝蒂说她还不困,想在客厅里再坐会儿。然后,她对我说,希望我能留下陪陪她,等她要睡的时候再让我回家。
  塔米听她妹妹这么说,冲著我咯咯笑了几声,要我好好陪著贝蒂,然后就和卡尔一起上楼去他们卧室了。我重新坐回到贝蒂身边,看著她无聊地换著电视频道。我跟她说了几句话后,想挪动对面的沙发上去坐,但就在我刚刚起身时,贝蒂马上对我说道:「你干吗要坐那边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跟她说,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她感觉放松一点,自在一点。我知道一定是酒精起了作用,贝蒂现在比刚才要松懈了很多。她手握著遥控器,转过头问我道:「你喜欢看什么?」「随便吧,看看电影或者其他什么都OK的!」我回答道。
  于是,贝蒂转换著频道找到一部浪漫的爱情电影,我们坐在那里无言地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出去调制了两杯酒,和贝蒂一起边喝边看电影。大约半个小时以后,贝蒂说她穿了那么长时间的高跟凉鞋,脚有点疼了。说著,她脱掉凉鞋,把双脚搭在我们旁边的一张椅子上。
  看她庸懒的样子,我心不禁一动,停顿了几分钟后,我开口说道:「你想不想……」话没说完,我就打住不说了,因为害怕又引起她的不安。
  她转过来脸看著我,问道:「想不想什么?」
  我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嗯,是这样,我想给这位女士按摩一下脚丫,但不知道这位女士是否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贝蒂想了一下,然后咯咯笑著说道:「当然啊,我非常愿意!」说著,她转过身,把双脚搭在我的大腿上,眼睛依旧看著电视。
  我把手轻轻放在贝蒂的脚上,开始为她做按摩。她的两只小脚又白又嫩,相比起来我的手显得更黑更大了。那两只小脚非常柔软,皮肤也非常光滑,纤巧的脚趾上涂抹著红色的趾甲油,在灯光下闪闪发光,看得人真有些心猿意马。我赶忙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默默地努力为她做著按摩。十几分钟后,我发现她仰起头靠在椅背上,轻轻喘息了一下,又抬起头继续看著电视。
  能够如此近距离地与一位美丽、迷人的白种女人坐在一起,还可以肆意抚摩她娇嫩的小脚,我感觉非常舒服,藏在裤子里的阴茎也不由得坚硬起来了。我小心翼翼地挪动著大腿,生怕我勃起的阴茎碰到她的脚,引起她的不快。我的阴茎大约有11英寸长,很粗,勃起以后将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包。
  几分钟后,贝蒂再次将头仰起靠在椅背上,轻声喘息著说道:「哦,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真希望我老公也能经常为我这样按摩。」
  看她这么舒服的样子,我想我应该尝试著进一步挑逗她。于是,我将她的右脚抬起,低下头在她美丽的小脚上亲吻起来。她并没有躲避我的亲吻,这让我胆子更大了,亲吻她的力度也大了些。她还是不动,也不说话,于是我把她的左脚也抬了起来,把嘴唇贴上去更大胆地亲吻著她的小脚。
  几番挑逗,我看她并不反感,于是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我伸出舌头,沿著她的脚背一路舔过去,从她的脚趾再转到她的脚心,弄得她咯咯笑了起来,轻声问我道:「你在干吗呢?」但她的脚并没有躲开。
  我抓著贝蒂的一只脚,在她的脚心又细细地舔了一会儿,然后回头舔到她的脚趾上,将她涂抹著鲜艳趾甲油的大脚趾含进了嘴巴里,用我的舌头及嘴唇缠绕著、吸吮著。贝蒂忍不住身体颤抖起来,她把脚趾从我嘴巴里拉出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好了,好了,你得停下了……」
  我反问道:「为什么?」将她抽回去的脚再拉到我跟前,温柔地搓揉著。贝蒂叹了一口气,头靠在椅背上,不再阻止我,我就继续搓揉、舔弄她的小脚。过了几分钟,我换过她另一只脚,将一根大脚趾含进嘴巴里嘬著,弄得她再次喘息起来。然后,我轮流把她的脚趾含进嘴巴里刺激她,她大声喘息著再次把脚从我嘴里拉了出去。
  我抬起头看著她,她也瞪著美丽的绿眼睛看著我,神情有些恍惚。我将她的小脚放回到我的大腿上,抬起身体想去和她接吻。让我感觉惊讶的是,她竟然主动俯身过来和我亲吻,柔软的嘴唇使劲贴在我的嘴唇上,甚至张开嘴,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嘴唇。我伸出手搂住她,将她颤抖著的身体紧紧抱在我的怀里,再次使劲亲吻著她。
  贝蒂身上的香水气息让我痴迷,让我陶醉,我亲吻著她的脸颊和脖子,又伸出舌头舔著她的耳洞。她也越来越激动,忍不住也慢慢地搂住了我。我们俩越抱越紧,我甚至能清楚地听到她的心跳,也能感觉到她丰满的乳房紧贴著我的胸脯剧烈地起伏著。我再次亲吻了她的嘴唇,听她用低沈、沙哑的声音叹息著说道:「哦,我的上帝啊!我这是在做什么啊!」说著,她挣脱我的怀抱,手按著我的大腿站了起来。
  本来,我以为她要告别离我而去了,但她却转过身,拉住我的手,她戴著结婚戒指的手指和我的绞在一起把我从椅子上拉起来,柔声说道:「跟我来。」我赶快站起来,被她牵著手一起离开客厅,朝客卧走去。
  进了卧室,我立刻从身后抱住她,低头亲吻著她的脖子。贝蒂轻声呻吟著,拉住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让我的大手透过轻薄的夏装和柔软的乳罩感受著她肉感十足的一双豪乳。她低吟了一声,悄声对我说道:「我从来也没有和任何别的男人做过这样的事情,更不用说和一个黑人了。所以,请你对我温柔一点,耐心一点啊。」
  我继续在她的脖子上亲吻著,贝蒂呻吟著转过身,在昏暗的卧室里紧紧搂住我,使劲地回吻著我。房间里非常安静,一缕昏黄的灯光透过窗帘从外面的大街上照了进来。贝蒂双手搂著我的脖子,热情地和我亲吻著,让我慢慢把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她稍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受了我的舌吻,并用她的舌头回应著我对她的挑逗。
  在继续和她舌吻的同时,我黑色的大手从她的后背一路抚摸下去,最后放在她柔软、浑圆的屁股上搓揉著,并慢慢地将她裙子的下摆拉高,直到我的手直接抚摩在她赤裸的肌肤上。我在她浑圆的屁股蛋上摸索著,发现她穿著一条非常窄小的丁字小内裤,整个屁股蛋都没有任何遮盖。
  抚摸她如此性感的小内裤,我的阴茎坚硬得几乎断掉。我忍不住想到,也许没有能够想到,这个看上去那么矜持、害羞的性感家庭主妇,裙子下面竟然穿著这么大胆、暴露的内裤。想到这里,我的手指不由得扒开她的屁股蛋,伸进她湿润的股沟里,在她潮热的裆部摸索著。
  我的手指显然碰到了贝蒂最敏感、最隐私的部位,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哦哦哦哦……,我的上帝啊!」她屁股上肌肉使劲夹著我的手指,任凭我在她紧缩的肛门褶皱上搓揉著、捅弄著。
  过了一会儿,我抽回手,在她的后背上摸索著解著她裙子的纽扣。然后,我放开她的身体,让已经解开纽扣的裙子从她身上滑落到地板上。现在,这个美丽的女人羞涩地闭著眼睛,伸手扶著我颤抖地站著,白皙、美丽、性感的胴体完全呈现在我的面前。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我从来也不曾梦想过能够这样和贝蒂待在一起。我怀著万分激动的心情,挺著如铁棒般坚硬的阴茎,看著她慢慢的背过手解开乳罩的挂钩,看著那轻柔的乳罩轻轻滑落到地板上,与她刚刚脱掉的裙子叠摞在一起。
  贝蒂的乳房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过的最大的,虽然稍微有一点点下垂,但作为一个已经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她的乳房还是非常坚挺和漂亮的。她粉红色真丝小内裤非常性感,看得我几乎要射出来了。
  怀著激动的心情,我把这个美丽的家庭主妇一把搂在怀里,双手在她柔软、白皙的肉体上来回抚摸著,然后,右手通过她平坦的小腹,插进她两腿之间。贝蒂主动分开两腿,让我更方便地抚摩她最隐秘的部位,同时,她也伸手拉扯著我的T恤,想把它从我身上脱下来。
  我趴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啊!」
  贝蒂呻吟著回答道:「我知道啊,所以不想让你再吸吮、亲吻我的脚了啊。
  刚才你每亲吻、吸吮我的脚趾一下,我的屄里都会冒出一股水来,我早都湿得不行了啊!……」
  -----------------------------------(2)
  我把紧搂著贝蒂的手松开了一些,让她把我的T恤拉高从我的头上脱下来。
  然后,我也伸手帮助她脱下了她的小内裤,再把她重新紧紧地搂在我的怀里,继续亲吻著她。贝蒂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和我的舌头搅动在一起,让我品尝到她那带著轻微酒精气味的甜蜜气息。
  我的手再次探进她的两腿之间,手指在他的阴户上搓揉著,寻找著她的兴奋点。当我的手指掐住她突起的阴蒂并温柔地抚摩著的时候,贝蒂紧紧地搂住我,呻吟著说道:「哦,我的雷吉!这感觉实在太舒服了!」说著,她也伸手拉下我的内裤,让我坚硬的阴茎紧紧抵在她柔软的肚子上,龟头上的黏液弄湿了她的小腹。
  贝蒂的小手一握住我粗大的阴茎,立刻急促地喘息起来。她一边套动著粗大的黑肉棒,一边喃喃著说道:「哦,哦,我的上帝啊!亲爱的雷吉,它实在太大了!」说著,她后退了一步,低头仔细打量著我的阴茎,又忍不住赞叹道:「上帝啊!噢噢!是不是所有黑人的东西都这么大啊?……我都无法完全握住它,实在太粗了!噢!上帝啊!以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一把握不住的阴茎呢,黑人的大鸡巴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啊!」
  我戏谑地说道:「其实吧,我的也只是普通粗大吧!我看,你好像非常喜欢它呢!」
  她没理我,专注地盯著我的大鸡巴,白皙的小手努力套动著它。然后,她再把我拥在怀里,舌头伸进我的嘴巴里,使劲亲吻著我。看到我一边亲吻她一边把她朝大床边推,她吐出我的舌头,说道:「等一下啊,我的宝贝!」说著,她弯下腰,将刚才脱下扔在地板上的衣服拣起来,说道:「别把我的衣服弄皱了,明天还要穿呢。」然后把衣服理顺搭在椅背上。
  重新回到我身边,贝蒂再次紧紧地抱住我,亲吻著我的胸脯。我也亲吻著她红色的头发,温柔地推著她朝床边靠过去,让她慢慢地坐在床上,然后仰面躺下去。
  她慢慢地挪到床中间,双腿打开朝著我,轻声说道:「我们得轻点,我可不想把姐姐他们吵醒。这事儿一旦传到我丈夫耳朵里,那我的麻烦就大了!」
  我也悄声对她说道:「没问题,我们就轻轻的,别担心啊,我的宝贝!」
  我站在床边,仔细打量著躺在我面前的白种小美人,她的肌肤非常白,就如同盛开的白百合,在她两腿之间,点缀著一丛火红色的阴毛,看上去非常性感。
  上帝啊,我太想马上就使劲肏她!就是现在!但我还是忍住了,希望把这幸福的时刻拉得长一些。于是,我从贝蒂的脚开始,耐心地亲吻、吸吮著她的脚背和每一根脚趾。听著她快乐的呻吟声,我沿著她的小腿慢慢朝上舔去,从她柔软的小腿肚一直舔到她的大腿根,舔到了她丈夫的禁脔。
  然后,我爬到床上,脸贴在她那长满红色阴毛的阴户上,立刻就感受到了她阴户中湿热的气息,闻到了从她粉红色阴唇间散发出来如麝香般的香味。我慢慢分开她阴唇上的褶皱,将舌头舔进她迷人的小肉穴里。感受著她阴道紧窄的小洞口,我想她老公的生殖器一定很小!
  在我舔弄贝蒂敏感的小阴蒂的时候,她兴奋地把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泛滥的淫水顺著我的下巴流著,双手紧紧抓著床单,兴奋地轻声喘息著,又悄悄对我说道:「哦哦,上帝啊!雷吉!这感觉实在太好了!我就要……,哦哦哦哦,我好热啊啊啊啊……,舒服啊!……哦哦哦,上帝啊!」贝蒂颤抖著,将又一股淫水喷到我的舌头上,她双膝夹著我的头,两个脚跟敲著我的后背,喘息著达到了性高潮。
  贝蒂疲惫地放下双腿,喘息著喃喃地对我说道:「哦,太舒服了!……亲爱的雷吉,这感觉实在太好了!……我的宝贝,我……我很抱歉,我太自私了,只顾自己享受,……希望你没有生气!但我确实有些放不开呢……」
  我轻声打断她的话,「别这样,宝贝,我完全理解。这对你来说是发生了新的情况,要面对另一个男人,而且是个黑人……」
  贝蒂呻吟道:「再舔舔我好吗?拜托你再舔舔我!」
  我推著她的两条腿,让她的膝盖蜷起抬高到她的双乳上,开始舔弄她如粉红色菊花一样的小肛门。我的舌头从下向上,从她的肛门舔到她的阴户,粘上些淫水后再舔回到她的肛门上,再她紧密的肛门口绕著圈舔著,并不时将舌尖顶进小菊花的花心里。
  贝蒂被我舔得浑身颤抖,大声呻吟著说道:「哦,不好意思啊,让你舔我这么脏的地方,但这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啊!……真是太不害羞了,我们还是盖上被子吧……」说著,她拉过被子盖在我们俩身上。
  我从被子下面爬出来,侧身躺在她身边,搂著她的脖子将她拉进我的怀里。
  我们躺在被子里亲吻著,我的手抚摩著她丰满的乳房、圆润的屁股,她的手也在不停地套动著我的阴茎。
  过了一会儿,我掀开被子,对她说道:「来,你也吸吮我吧,我想看著你吸吮我的大鸡巴!」
  贝蒂有些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道:「我的宝贝,我不会……,我不吸吮男人的阴茎!」
  我感觉有些不爽,也没管她是否真的不给男人口交,按著她的头把她按到我的小腹部,说道:「贝蒂,快吸吮我的阴茎!吸吮我的鸡巴!我知道你一定非常渴望吸吮黑人的大鸡巴的!」
  贝蒂没有办法拒绝,只能慢慢地靠近我的阴茎,小声说道:「好吧,好吧,我试试……,我真的从来没有吸吮过男人的阴茎呢!」
  我抓著这个美丽家庭主妇的红头发,把她又朝我的阴茎上按了一下,说道:「来吧,吸吮吧,你一定会喜欢的,我向你保证!」
  贝蒂喃喃著说道:「告诉你说吧,我甚至都没有吸吮过我老公佛兰克的阴茎呢。」说著,她低下头,把嘴唇凑到我的阴茎上。
  我看著这个美丽、纯洁的家庭主妇用嘴唇包裹住我肿大的龟头,舌头在我的马眼处舔动著,然后随著她舌头和嘴唇的蠕动,把我的阴茎一点点朝嘴巴里含进去,脑袋上下晃动著吞吐著我的肉棒。口交了几分钟后,贝蒂吐出我的阴茎,喘著气说道:「我的宝贝,你鸡巴的味道太好了!我从来也没想过从你那里面流出的水水这么好吃!现在我愿意吃下你的精液!哦,我好爱你可爱的包皮,喜欢它在我嘴巴里的感觉!」
  贝蒂说完,手指慢慢将我的包皮向下撸,伸出粉红色的可爱舌头舔著包皮上粘著的从马眼里渗出的液体,然后顺著我的阴茎从上到下地舔著。我伸手握住她的小手没有握住的那部分阴茎,使劲套动著,把更多的淫水挤出来让她舔吃。贝蒂甜美的红嘴唇嘬著我马眼里渗出的淫液,再把嘴巴张大,第一次把我的阴茎一下含进去了三英寸,然后一边呻吟著一边使劲套动起来。她松放握著阴茎的手,尽量想含进得更多一些,一边抬头,用她那性感、美丽的绿宝石颜色的眼睛盯著我,无声地传达著她对我的迷恋和深情。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她的结婚戒指随著她抚摩我阴茎和睪丸的动作在昏暗的屋子里闪闪发光,不禁仰头靠在枕头上,心里暗暗想道:「他老公真是不配这样一个美丽、性感、风骚的女人!那家伙能娶到这样一个女人实在太幸运了!」
  几分钟以后,我感觉自己快忍受不住她的刺激,马上就要射精了,就把手放在她的脑后,按住她的头制止了她的动作。贝蒂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了看我,纤巧的小手依然在抚摩著我的阴茎和睪丸,刺激得我忍不住呻吟著叫道:「哦,我的贝蒂!实在太舒服了,你口交的技巧实在太棒了!」
  听到我的鼓励,贝蒂再次含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动起来,口水和唇舌的啧啧声在房间里回荡著。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双手抓著她红色的头发上拉下压,让她的头更快速地上下活动,我射精前的一些液体从马眼涌出,都被她吞进了肚子里。听著她吸吮的啧啧声和喉咙的吞咽声,我更加激动起来,动作更加猛烈地肏著她的嘴巴。
  「哦哦哦哦,对对!哦,对对!就是这样,宝贝!哦哦哦,好舒服啊!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使劲!使劲!……」
  我喘息著,呻吟著,大叫著把精液一古脑射进贝蒂的嘴巴里!
  由于我射得又猛又突然,再加上抓著她的头发让她无法躲避,贝蒂被我射出的精液呛得使劲咳嗽起来,精液混合著口水从她的嘴巴里流出来,顺著下巴流到她丰满的乳房上,同时,还有一些精液从她的鼻孔里被咳了出来,顺著她的人中和上唇再流进她的嘴巴里。当然,还有大量的精液直接射进了她的食道,被她吞进了胃里。
  但贝蒂并没有把我的阴茎吐出来,而是用温柔的小手继续搓揉著我的睪丸,另一只手则在抚摩著我的小腹,刺激著我把更多的精液射进她的嘴巴里并全部吞了下去。直到搾干了我的每一滴精液后,她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我的阴茎,一边咯咯笑著,一边把下巴上、胸脯上和鼻子边的精液抹进嘴巴里,啧啧有声的咂嘛著嘴,说道:「真的非常好吃啊!」说著,她再次把我仍然坚硬著的黑色阴茎含进她的嘴巴里,一边温柔地抚摩著我的身体。
  最后,她终于心满意足地放开了我的阴茎,爬起身和我头挨著头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烈地亲吻著。我在她耳边轻轻地问道:「你是从哪里学会这样吸吮男人的?」她呻吟著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啊,应该是一种本能吧!好像很自然的就这样吸吮你了!」
  我拉过被子盖在我俩的裸体上,继续抚摩著她柔软而丰满的身体,她也爱抚著我。我对她说,能这样搂著她躺在床上,感觉真的非常好。她听了非常激动,下身更加湿润了,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我从来没有像这样特别想做爱。能得到一个男人如此怜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
  我的阴茎再次坚硬起来,紧紧地顶在她的肚子上。贝蒂咯咯笑著说道:「真不敢相信,你已经射了那么多,怎么还能硬得起来!」说著,她用耻骨磨蹭著我的阴茎,呻吟道:「还能硬成这样啊!」
  我轻轻地推著她的身体,让她仰卧在床上,然后趴在她身上,用我的腿把她的腿分开成倒V字型。我看著贝蒂美丽、白皙的面庞和清澈、明亮的绿色眼珠,心里期盼著进入她身体的美妙时刻。她在我身下颤抖著,呻吟著说道:「拜托你对我温柔点啊,从来没有像你的那么大的阴茎进入过我呢。我老公的比你的小好多呢。」
  我舔著她的嘴唇说道:「放心吧,亲爱的,我会非常非常温柔的。哦,我的上帝啊!我一直梦想能和像你这样的美丽女人做爱!最可惜的就是你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贝蒂非常温柔地亲吻著我,说道:「现在我都是你的了!」
  虽然非常激动,也非常急切,但我还是慢慢地调整著姿势,用最温柔的方式挪动著自己的身体,粗大的阴茎温柔地在她阴唇的褶皱里滑动著,将龟头上粘满她的淫水,以便在进入时有更多的润滑。同时,我对她阴唇和阴蒂的刺激也可以让她分泌更多的液体,阴道里的肌肉也更兴奋,可是在我插入时得到更多、更强烈快感。
  就在我的龟头慢慢朝她阴道里挺进的时候,我不禁兴奋地想著,我马上就要占领佛兰克妻子湿润、迷人的阴道了啊!此时此刻,也许身在几百英里以外的佛兰克正一边思念著他甜美的妻子,一边孤独无奈地搓揉著自己白色的细小阴茎,而他的妻子却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奉献给了一个年轻、健壮的黑人,任凭别人肆意奸淫著原本只能是她丈夫才可以触摸的禁脔。看著身下贝蒂美丽的面容和性感的身体,我的欲望愈加强烈,动作也变得疯狂,使劲用龟头摩擦著她的阴户,希望激起她更强烈的欲望。
  我看著她的眼睛问道:「那么,如果你还是单身的话,愿意嫁给我吗?」贝蒂微笑著看著我,回答道:「那我可不知道,不过,即使不嫁给你,我也要和你做爱!」我紧紧地搂著她,在她耳边热切地说道:「贝蒂,我太想要你了!」
  贝蒂紧紧地搂著我,性感、白皙的双腿缠在我的腰上,纤巧的小脚敲打著我的屁股,她的表情在晶莹的月光下显得更加迷人,她呻吟著对我说道:「亲爱的雷吉,快点啊,快点和我做爱,就现在!我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我的骚穴一直在盼望著你巨大的鸡巴呢!」
  我高高地抬起屁股,再慢慢地向下落去,坚硬的巨大肉棒直指著贝蒂润如沼泽的肥美阴户,龟头马上就被她肿胀的阴唇接住,包裹起来。我紧紧地搂著她的身体,慢慢沿著阴唇中缝向她的身体深处挺进。可是,我的龟头刚刚插进她紧密的洞口,贝蒂立刻推著我的身体,呻吟著叫道:「哦!上帝啊!慢一点啊,我的宝贝!你的实在太大了!」停了片刻,她又喘息著说道:「好了,亲爱的,你继续进吧!」
  让贝蒂稍微适应了我鸡巴的粗大程度以后,我继续向她粉红色的肉缝里深入推进。当我的阴茎又有几英寸进入她阴道深处后,我感觉到她贴在我大腿上的柔软双腿开始颤抖起来,她的指甲也深深地抓进我的后背。我慢慢地向外抽出几厘米,然后再狠狠地插入,这一次我把整个十多英寸的大阴茎全部插进了这个风骚的白种家庭主妇的身体里,感觉我的龟头甚至已经插进了她的子宫里,直插得贝蒂全身抽搐起来。
  贝蒂用涂著红色指甲油的纤细指头狠抠著我后背的肌肉,气喘吁吁地说道:「我肏!你的东西实在太大了!我感觉你都快把我撕成两半儿了!」
  我趴在她光洁、白皙的肉体上,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动著阴茎,每一下都是全部拔出,再尽根插入,感觉著她美丽的粉红色小乳头摩擦著我的胸脯,带给我非常美妙的刺激和享受。我紧紧地搂著她,热情地亲吻著她的脖子,让她从被大鸡巴撑裂的紧张中慢慢放松下来。
  贝蒂的阴道像涂了热奶油的软管一样包裹著我坚硬的阴茎,每一下抽动都让我感觉既温暖又滑顺。她也紧紧地搂著我,趴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我感觉你都快捅到我的喉咙了!啊,雷吉啊,我能感觉到你在我身体里的每一下跳动!」说著,她深情地亲吻著我。
  我继续在她的阴道里抽插著,每抽插一次都会顶到她的子宫,每抽插一次也都会让她呻吟、气喘连连。贝蒂如同一个正被丈夫宠爱著的幸福妻子,脖子和脸蛋红扑扑的,美丽的大眼睛紧闭著,尽情享受著男女欢爱的刺激和乐趣。我忍不住爱怜地亲吻著她小巧的鼻子和白皙、宽阔的前额,一边舒缓地抽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