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月Ming 姐》

  我25岁,精力极旺盛,今个月初,我的太太刚同我生左个仔。朋友介绍一位38岁的中年陪月,叫Ming姐的来我家帮我照顾个仔同煑饭,她需要寄住我家一个月。Ming姐由大陆嫁来港10年,她广东话带有四川口音,这女人,个样颇为正经善良,她教我同个仔换片和冲凉,好有耐心,我每天和她相处,竟起了色心,和她近距离接触时试过唔觉意自己手臂碰到佢对波,整到我支野硬晒。由于我由老婆大肚至生仔,到坐月,我无性生活好多个月,我一个精壮男人无处发泄是好惨的事,我见Ming姐这个中年女人身裁都几丰满,我就时常幻想和她有性爱。我想著她那丰满的上围和PatPat及她这种正经女人模样的Ming姐,就经常在厕所用飞机柸发泄,一路想她,一路插飞机柸的感觉就同Ming姐吊height一样咁high。
  昨天晚上一点多,我醒来去小便,经过她的房间,听到一点女人喘息声以及呻吟声,虽然很微弱但我却听到了。
  我为了听清楚点便贴著门,门里传来Ming姐叫声「嗯……阿……」,而且还夹杂著「啪吱……」的水声,我最初以为她唔舒服。
  不会吧,Ming姐个样咁正经,估唔到她正在手淫,她以手指自慰阴核发出水声,听的我都兴奋起来,我小弟弟也翘的高高的。
  突然,门往里面开了一点点,心想死定了,会被发现,想要走时,发现声音仍然持续著,原来没被发现,太好了。
  我就从门缝往内看,Ming姐全身赤裸的脆在床上,大大分开两条腿,屎弗向著我,一只手放在下面的穴里来回摩擦,发出「啪吱……啪吱……」,另一只手则在她的木瓜形状的乳房上不断的搓揉,有时用两只手指转著她的大粒乳头,嘴巴也轻微的叫著,有个S形身裁的山丰乳肥pat女人在我面前sexshow,我也high到掏出膨胀的小弟弟,一路欣赏她食自己,一路打起飞机来。
  「阿……嗯……呼……阿……阿……嗯……」
  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吵不到其他人的。
  「喔……呀……呼……阿……阿……」
  她抬起屎弗,手摩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阿……喔……喔……阿……阿……」
  她换了方向对著门口,她抓著自已左右晃动著的一对木瓜乳房也越来越大力,乳房青筋都现晒,由于天热加上咁大动作,她汗水也留了下来。
  「呼……呼……喔……喔……嗯……嗯……阿……阿……阿……」
  终于到达了高潮,Ming姐下体正在抽动著,一脸满足的表情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失去重心,往里面跌了进去,我抬起头,她一脸错愕的看著我。
  我也不知该怎么办的看著全裸的Ming姐,相对无言了十几秒,她才开口说话:「先生,你刚刚一直都在外面看我,看我,那个吗?」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上完厕所听到房里有呻吟声音,我估你唔舒服...就……」
  她红著脸回答:「嗯,先生,你又去厕所打飞机呀,真阴公!……」
  又沉默了许久,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我对她说:「Ming姐妳身裁真的好正,个样好似明星陈x拉,妳的声音,还有妳的又长又白的腿都好美……」
  突然发现我再说什么阿,正想要道歉的时候,她就起身走过来把我拉过去坐。
  「是我不好,没有把门关好,让先生你看到这丑态。」
  天阿,她不怪我偷窥就算了,还怪自己。
  「我丈夫50岁,他有性功能障碍,无法满足我,他的工作忙,晚上常常回来倒头就睡,重点是他的那里,简单的讲,他无法让我享受同男人性行为的乐趣……」
  讲著讲著就留下泪来:「那我都让你看光了,你要怎么负责……」
  因为那时她是全身赤裸,站在我面前跟我讲话的,我都好尴尬,可能Ming姐外貌正经,内裹豪放la,所以我的阴茎还没低头过呢,听她这样讲,仿佛想要跟我干,原来Ming姐这么淫荡阿!于是我就大胆的伸出双手抱住了她,没想到她竟然没有抵抗,我的舌头开始亲著她的脸颊,她也闭上眼享受著,她的脸真的好美,我不断的亲吻著她,并且嗅著她淡淡的体香,接著我把舌头深近她的嘴里,我地两片舌头交廛在一起,我的手也摸著她丰满的乳房。她连忙帮我脱去睡衣和内衣裤,我俩赤条条上了床。她见我好多心口毛,成块面贴著我心口,又赞我man.
  情到浓时,我正把阴茎插入了Ming姐的玉洞性交,她突然轻轻的挣脱,说道:「咸湿鬼,等一下,我一身臭汗,先去冲个澡,换件衣服再来。」唔系话,做爱仲换衫?
  我一路训在床上,玩啫啫幻想和Ming姐肉搏,一路等了十分钟,她穿著连身衣服进来说:「我们重头开始吧。」
  于是我又开始亲吻著她,舌叠舌,隔著衣服搓揉著她的丰满胸部,她轻轻的喘息著,鼻子哼著气,我的手身到她的背后把衣服拉链往下拉,摸著她的胸围内,我想剥她胸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打开胸围的扣子。
  「怎么开呢?嗯……」
  「嘻嘻,叫声好Ming姐,我就剥比你!」
  「好Ming姐,帮帮忙啦,我打不开。」
  「好吧,拿,剥下来了。」
  她的手拿著自已的胸围,我就靠近用鼻闻个乳杯,哇!好香好大cupsize阿!然后我又继续脱掉她衣服,嘴也没停过的亲吻著。
  她的衣服也真难脱,脱了好久,我的嘴开始往下移动,先是脖子,再来肩膀,然侯胸部,贪婪的亲著,不肯错过任何一个部位,不时伸出舌头舔一舔,她也发著「嗯……嗯……阿……阿……」的声音。
  亲到腹部时,她还笑了出来:「阿……好痕养……呵呵……阿……」
  我再从她脚指头往上品尝著每一寸肌肤,小腿,大腿,接著是穴口附近了,发现她早已湿的一大糊涂,她还真是敏感阿,才手淫过还著么容易湿,我继续隔著内裤舔著她的阴户,她也纽动著她的身体并且发出叫声:「阿……阿……喔……嗯……呼……好舒服……好养阿..先生,我要你替我口交……」
  「是不是该你帮我吹萧了阿?!」
  她说著便脱去我的裤子和内裤,一只坚挺的肉棒便呈现在她眼前。
  「喔……碌野好大阿,先生一定扎炮好耐,无女人发泄,好辛苦呢!」
  她说著就把我的肉棒往她嘴里送,开始不断的抽送,一下用手搓揉,一下又用舌头舔著龟头,舔的我好舒服。
  「Ming姐,妳吹萧真厉害,!」
  「嗯……嗯……好阿……」
  嘴巴说著却没停下动作,一直帮我口交。
  「喔……Ming姐……妳好棒……妳个样咁正经,睇唔出帮男人吹箫的技术咁好……喔……」
  我这么叫著,佢个吹箫淫样,渐渐我high到就快要泄了,我就抱著Ming姐的头开始加快速度抽送。
  「喔……喔……阿……阿……Ming姐……妳弄得我快要射了……喔……」一阵快感从下体往外泄出。
  「阿……阿…顶唔顺…我射了…忍左成年无女人,谷到爆..好耐无sex了…」
  一道忍了成年的浓浓精液狂泄而出,射向她的鱼尾纹眼角脸,她很快的把我的肉棒塞回嘴巴,吸著我的精液,直到我的阳具停止抽动,才把它拿出来,并且吞下我的精液。
  接著,我high到唔怕老婆醒了没有,我粗暴地推她躺在床上,我蹲在床下,脱下她的内裤,把她两只脚打开,七嘴八凑上去,我的舌头轻轻分开Ming姐的阴唇舌头轻易的占有了整个淫穴,她的淫水也渐渐的流出,我吸著这美味的甘霖。
  Ming姐则呻吟著:「喔……好舒服……嗯……阿……呼……」
  但她不敢太大声,惊嘈醒我老婆,她用大腿夹著我的头,怕我个咀离开他的下体一样,渐渐的越叫越大声,不管会不会吵醒老婆,虽然房间本来就隔的满远的,而且当初房间的装潢隔音效果本来就不错。
  我换成手指身近阴穴,不断抽插著,先是一只,两只,三只,四只,哇,塞进四只了。
  「阿……喔……喔……嗯……阿……阿……」她越来越淫荡的叫著,终于,一股淫水往外泄出喷的我满脸都是。
  我的肉棒早已恢复成作战状态,坚挺的翘著:「我要进去啰……Ming姐……」
  「嗯……好……快进来吧!」她无力的说著。
  我挺著大肉棒从后往跪在床的Ming姐的阴道口塞入,她的阴道紧紧夹著我的阳具,开始缓缓抽送,我双手放在她胸前,大大力揸Ming姐两只跳跳下的木瓜奶,我第一次同年纪大我好多的女人一路扑野,一路揸佢揸到对波青根现,我地忘形地进行粗暴性行为,这女人就这样被我征服了。
  我双手搓著她的乳房,她的乳头早已硬挺著,我的嘴也舔著她背上的香汗,看著她那略带痛苦的表情,我也更加卖力的强劲抽送,大力抽插了好几百下,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嗯……阿……喔……阿……好老公仔……插的……插的……我……阿……我好……爽……阿……」
  竟然淫荡的叫著我老公仔,哈哈,我有两个老婆!接著我们两条肉虫换了姿势,她和我侧卧在床上,她脚指咪起,温暖有汗湿的脚板放在我小腿上来回磨察,我从侧面插入,不知是她快要高潮还是换了姿势比较兴奋,Ming姐的叫声更大了:「阿……喔……一好痛……阿…吊得我好痛好man啊你…可是……好……舒服……」
  「阿……不要停阿……再大力再快D阿…要用力插爆我字宫…喔……喔……」
  越来越大声:「阿……我快高潮了……快一点……阿……喔……」
  我也感到我快射精了,我加快速度抽插著。
  「我也快射了……可以射在里面吗?」我问道。
  「没……关系……喔……今天是……安全……阿……安全期……射……射进我子宫来吧……喔……阿……我要高潮了……喔……喔……阿……阿……」
  她的叫声表达了一切,她达到了高潮我也射出我那浓浓的精液入Ming姐子宫入面,我亲吻著她,我门一起享受著激烈性爱的快感,虽然阳具也开始缩小,实在不想拔出,我躺在她的身上,喘著气,真是累阿!「我们一起洗个澡吧!」她拍拍我对我说。
  于是我们就一起洗个澡,我在浴室又干了Ming姐一次,真想搞大她个肚。最后才依依不舍的回老婆房,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