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夫之妇,但仍是处女之身》

  小月今天又是挂著憔悴回到公司;我见到她不觉起了爱怜,可怜的小月,与杰结婚两年多,天天受著杰折磨,全是精神上和心灵上的折磨;是真的,小月曾告诉我,她丈夫早年纵欲过渡,天天嫖妓,夜夜笙歌,今年尚未三十,已不能人道,小月虽是有夫之妇,但仍是处女之身。
  我走到小月旁,正想好言安慰,忽然,小月扑在我的胸前,嚎哭起来;我轻声问:「他又打你。」
  小月点点头,小月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西衫,我看著小月的粉脸,她朱红的小咀,她乌黑的长发;小月柔弱的身躯压著我,我突然有点荡;事实上,我与小月本已相识多年,可说是青梅竹马,不过,我两一直也没有干出越轨行为,以兄妹相称,但事实上,我是深爱著小月的,这个心底的秘密我从来没有给人家说过。
  我轻轻抚著小月的秀发,小月慢慢平静下来,她仍然紧紧地搂著我,她抬起头,我看著她带泪水的双眼,我吻了她!「嗯」
  小月轻轻发了一声,这一声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鼓励」
  吗?我继续吻她,由轻轻的两唇相接,至两舌相撩,我们都投入了,我双手不期然地扫著她的背和她那丰盈的美臀,我起了反应,小月也感觉到,不过,小月却好奇地看著我,道:「你怎么了?」
  我明白的,小月的丈夫杰不就是不能了吗?可怜的小月啊!自与杰一起后,只以为性乃痛苦之事,这时,我突然起了一个念头,就是,我今天要给与小月至高无上的喜悦。
  我把小月抱到沙发上,让她躺著,我仍然吻著她,小月半合著眼睛,享受著我对她的温柔;这时,我双手在「工作」
  了,抚摸著她那柔软的胸脯,小月的乳房很细,以前我是见过的;小月未嫁时,都不介意在我面前更衣,因为我们太熟了,太了解对方,我还笑她的好几遍;不过,抚弄小月的乳房,我却是第一次,我和小月好像有点「热」,我大胆掀起小月的裙子,用手轻按小月的下体,「嗯唔」
  小月发出两下很自然的声音,她的内裤早以湿了,但是却十分热;我不断地轻揉著小月的下体,同时解开了她的上衣。
  在小月的「鼓励下,我脱了她的内裤和乳罩,啊!可怜的小月,她那雪白的乳房上有三条血痕」,「是杰干的?」
  我问,我十分愤怒,小月点点头,这时小月坐起来,把我的裤子脱去,我的大肉棒早已又硬又热,小月看到我的大肉棒,脸露出既羞又意外的表情,这也难说,小月所见她丈夫的,不就是一条死蛇?小月吻我下体的,我知道小月就是知道这样「侍奉」
  一个男人,她是这样对她的丈夫杰的,小月吻得狂起来,对小月来说有点辛苦,因为她那小咀,实难吞下如此大棒;我轻轻推开她,我用我捷敏的舌头扫压她的阴蒂,「啊呀啊呀呀…唔…呀…唔好…好…好舒服…啊…啊呀…」
  小月用双手掩著自己的脸,有点羞,但又难敌这种莫名的快慰兴奋,小月的淫水,如滔滔不尽的长江江水,如注下泻,我知道这是小月的第一次快感,不过,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我的舌头为小月侍奉了足足十五分钟,直至小月不停地哀求下「爽死了…啊呀呀…够了…唔…够够…了…舒服死…爽死我呀…」
  我慢慢停下来,小月喘著气。
  这时,我把肉棒在小月阴门上下擦著,小月立时又弯起小腰,「啊」
  的一声,我又撩又擦了数十下,这时,小月上下口皆开合开合的「喘气」,我终把大肉棒缓缓送入小月又水又火的小洞,小月「呀」的一声,「请温柔点…
  呀…呀呀……啊啊…呀…唔…呀啊…呀啊…啊呀…」
  我已冲破小月的处女膜,大肉棒变得更大更涨更热,有节奏地抽插,三浅一深,两浅一深,小月不停呻吟著,我和小月的拍打声,我大肉棒在小月的淫水抽插时的潺潺声,充满了我的办公司,我双手有时抚弄她的乳房,有时搓捏她的肉股,我和小月都进入忘我,「我来了好几次高潮…」
  这是小月和我相好后在我耳边跟我说的话,「爽死呀…呀啊…呀啊…呀啊…
  啊呀…唔得啦…啊呀…。
  可以吗?…够够…停啊…唔好停…好好…呀呀…温柔点…啊啊…唔呀…
  够了…啊呀…」
  我终于把我的射了入小月里,我两紧紧地搂著对方,吻著吻著…这时其他的职员回来了,我把自己的办公室房门锁上,搂著小月…后来,小月和杰不再住在一起,但小月和杰仍是夫妇,小月现在是我的情人…小月你嫁给我好吗?小月没有和丈夫杰离婚,因为小月仍然需要杰。
  一天,小月接到杰的电话,杰道:「近来如何?」
  小月冷冷地说:「没有什么。」
  杰说:「以前是我的不是,常常大力捏你的胸,弄痛了你,而且…」
  杰默言。
  大家也明白,杰是不能人道的。
  不过,自从小月离开了杰后,杰自修心养性,不再拈花惹草,并服食壮阳大宝丸,其性能力日见回复,当见有喜色,即电其妻小月,欲与云雨一翻;不过,小月已不如以往,她不再是一个对性事一点也不懂的女子,而是一个懂得享受性爱快慰的女人了;小月和其情人日日翻云覆雨,交欢不分日夜,其情人终精尽人亡,衰竭而死;不过,对小月的情人而言,死也是无憾,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小月的情人死后,小月已多月没得男人慰藉,晚上只能勉强用手指解决,一夜,小月浪声不绝,「啊呀…啊呀…」,浪声转至邻户的黄伯;黄伯年有七十,但仍是一个强汉子,其妻不能满足他,他只好嫖妓;这晚又听到小月的浪声,黄伯的那话儿不期然硬了起来,黄伯只觉欲火急升,硬硬的那话儿随著浪声上下震动,不得了,不得了,黄老太刚又不在,无处出火之际,黄伯竟跑到小月之门前,大力敲门,高叫火烛!小月连内裤也不及穿上,就跑到门前,欲问究竟,黄伯一个箭步,推开大门,立刻把小月压在地上,黄伯硬硬的那话儿刚压著小月的小腹,左手捏著小月的小乳房,右手按著小月的口,小月实猜不到黄伯有如此一著,小月被黄伯粗鲁地「对待」,痛得要命,却又呼叫不得,其淫水随即收干了,这时,黄伯来一招霸王硬上弓,可是,黄伯实在太兴奋,未入小月之阴门即泄,顷刻,吐出一团混浊之液,黏在小月的阴毛和阴唇间,黄伯气促地躺在小月胸前,小月不断推他打他,奋力挣扎;此时,杰刚至,见到此情此境,大为惊愕,杰一脚把黄伯踢开。
  黄伯实料不到杰的出现,黄伯即起来,裤子也不穿跑回自己的屋去。
  杰看著没穿内裤的小月,乳房半掩,双颊微红,口唇半开,姿态撩人;杰上前轻轻搂著受惊的小月,在其耳边轻声安抚著,杰碰到小月暖暖的身躯,不期然起了男人的自然反应,杰把小月抱入浴室,用暖水冲著小月,杰用手轻擦著小月雪白的娇肤,杰又用手指在小月身上下游动,另一只手就在小月的乌黑小草丛里轻轻抚弄,小月自然地呻吟几声,多月来未被男人拥抱和爱抚的小月,今次来得特别兴奋,刚才给黄伯的上下其手,以及非礼等情境,早以忘却,而现在面前的就是以前的丈夫,杰今次又来得及时,英雄救美,小月心荡,其肉臀半挺,以作迎之势,可是杰性能力初愈,心虽充满欲火,力却不从心,杰的那话儿仍是死蛇一条,浴室地上,小月的淫水比肥皂水还要多,小月正欲火满盈,双手搓著自己的小乳房,肉臀左右摇拽;这时,杰只好用口舌暂待,杰之口技倒不错,而且杰有条比一般人长的舌头,舌头又舐又压又打,向著小月的阴蒂处攻击,小月难耐,淫水如奔泻,口不停呻吟,「啊呀啊呀…。
  好好…好舒服…爽死了…爽死了……好好……呀呀……」,杰的舌头在小月的阴门挑弄十多分钟,又在肛门处舐了数百回,小月已不能自控,浪声不绝,(这时,邻屋黄伯固然听到,可是那里又再敢跑出来呢?)
  杰已用自己的手不断弄著自己的那话儿,可是仍没半点「起」色。
  在这时候,浴室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黑影突然冲进,那黑影是个赤裸的男人,他那肉棒正向小月的花心插去,「啊」
  小月发出的不是惊骇声,而是快慰的浪声,数月来的花心也没有被男人的肉棒抽插,这时却出现一支又大又热又硬的肉棒,小月实爱不惜手,小月的肉臀前后摇摆,与那黑影有节奏地抽插送迎,「呀呀呀呀呀,爽死了,插死我呀,啊啊……呀呀……」
  小月已完完全全失去理智和仪态,这时,杰看著那黑影,惊道:「你不是刚死去了,小月的情人?」
  那人徐徐地回答:「我只是假死吧,小月的性欲太旺了,我支撑不著,只好假死逃去,这几个月来幸得邻屋黄老太的特别「照顾」,得以回气,今见小月险被黄伯蹂𨅬,故回来救美,但汝来前一步,见汝仍未…吾观小月姿态撩人,欲火难耐,即跳出跟小月云雨。」
  情人仍不断抽插著,小月虽在忘我的高潮中,仍听到情人的说话,小月道:「太好了…杰…啊啊…你也来吧…呀呀…好爽呀…啊啊…」
  小月一口吞入杰的小蛇,说也奇怪,小蛇即大了,慢慢地硬起来,小月技巧地「侍奉」
  杰的那话儿,杰的那话儿红得快爆了;这个情境不用多说,是一前一后;小月的前口含著杰的那话儿,小月的后口则与情人互撞,发出有节奏的拍拍声,「唔唔唔…呀呀呀…唔唔唔唔…」
  小月不停呻吟著,杰很快便爆浆了,这是杰与小月结婚多年,第一次对她射出的精浆,却竟是射入爱妻的口里,小月一一吞下,情人仍在抽送,已近千下了,拍得小月的肉臀有点红,杰躺在地下,看著小月与情人做爱,心中一点嫉妒也没有,却有点高兴,事实上,杰以前不解温柔,只顾自己的快慰,对小月只是粗暴,如今,见到小月高潮一浪接一浪,自己也感到莫名的快乐和兴奋;小月仍在淫叫,叫得使人「心旷神怡」,情人与小月换了几个性交位至,情人终于在小月里射了,三条肉虫就睡在浴室里;休息不到一小时,小月又要了,二男又得「侍奉」
  小月几回,不知弄了多少回,三人一同回到睡房大被同眠。
  后来,小月、杰和情人「和议」,三人同意住在一起,天天享受著性爱的高潮。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