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雨妓》

  在点下滑鼠之前,我又犹豫了起来,于是转身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啤酒,咕嘟嘟的灌了下去。
  我的电脑萤幕上正显示著一个色情论坛,发送按钮上方是一大串色情照片。
  所有照片都有著同一个女主角,从拍照的角度可以看出来,她并没有发现自己被偷拍下这些隐私的影像。
  那是我的女友雨季。小雨去年来到我们大学,正好我担任了她班上的助教,于是我俩迅速的认识并且相恋了。我打心眼里感谢上天赐予我如此美好的一个女孩,清纯善良,长相出众,身材更是完美。
  我不可能面对这样的女孩还要做柳下惠,和小雨的关系刚刚确认没多久,我就品尝过了她的身体。按理说,我不应该对这个女友再有什么不满了,但我心底一直藏有个秘密,不敢向她诉说:我很想和其他男人分享自己的爱人。
  既然我不打算让小雨去勾引其他男人,那就只好退而求其次。我在和小雨做爱的时候,偷偷用摄像头拍下了她很多照片,那些就是现在我正准备发到网上的素材。让其他人意淫自己的女友,想必也能稍稍满足我的欲望。
  为了避免泄漏身份,我非常仔细的处理过每张照片,小雨的脸当然都被马赛克遮住。不过我相信,以我这个女友的身姿,哪怕是低图元不露脸的偷拍照片,都一样会引起论坛上看客的好评。
  喝掉啤酒之后,我下定决心将帖子发了出去。发送的一瞬间,我感到极度的兴奋,但很快又被恐惧感征服。我非常害怕自己犯了什么纰漏,让小雨的身份暴露出去。
  我把电脑关掉,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趴到床上,逼迫自己睡觉。但这时我根本平静不下来,我无比期待看到网友们对我女友的评价。他们会不会用龌龊的词语意淫小雨?还是会把小雨封为纯洁的女神?
  我就在半睡半醒之间度过了两个小时,最终还是忍不住从床上起来,打开电脑看看帖子的反应。
  出乎我的意料,虽然已经半夜三点多了,帖子居然还是迅速的被版主加亮,回帖数更是多的惊人。看到女友这么受人欢迎,我忍不住又有点得意,将帖子打开,慢慢欣赏起回帖的内容。
  一开始几楼都是很常见的夸赞,但接下来的两个帖子却让我变得手脚冰凉。
  「仔细一看,第四张照片是不是雨妓啊?」
  「什么雨妓,人家明明是雨记啊!不过看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特别像。」
  小雨就读的是新闻媒体专业,未来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记者,所以她用自己真名的谐音「雨记」作为网名。这些人为什么会知道我女友的网名?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误?
  我赶紧向上翻到第四张照片,照片内容是女孩腰部的特写,良好的锻炼让她显露出两条优美的马甲线,由于视角原因只能勉强看到她光滑的下体。如果说这张照片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就是小雨的小腹,一张大号创可贴贴在接近大腿根部的地方。
  自打我认识小雨,她就一直在那个地方贴著创可贴。据她说那里有道丑陋的疤痕,她不想让人看到。为了遮掩这个疤痕,她甚至从不穿露腰的衣服。哪怕是我苦苦哀求,也只能在自己家里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样子。
  难道小雨还是没有瞒著那个伤口?可是不合理啊,哪有那么凑巧,一个色情论坛上正好有知道我女友秘密的人,还不止一个?
  我接著向下翻看帖子,又有了新的发现。
  「肯定没错,我对比了一下,那个玩意和雨妓肚子上的痕迹一模一样。」
  「没想到啊,居然还有人在这发雨记的照片,还是这么清淡的,出口转内销吗?」
  「看标题,这人还意淫雨妓是他女友,笑死了。」
  「你们认真看看,这所有照片都是雨妓啊,你们谁看过有人发这套图吗?」
  「真的真的,雨妓露个手我都能认得出来,这些肯定是她。我刚才重新看了一下贵宾区,那三十多贴里绝对没有楼主这些照片。」
  这些人的意思是……论坛里早就有我女友的色情照片?我知道贵宾区里有很多美女的做爱记录,但从没想过居然会有小雨的。
  接下来我看到有人贴上了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内容让我目瞪口呆。
  我漂亮的女友,小雨只穿著一双黑色吊带袜,全身赤裸的对著镜头微笑。她一手背在身后,另一手则比划著V字,白色的粘液正在从她脸上滴落。洁白的小腹上有一处皮肤显得苍白,正是她平时用创可贴遮住的地方,大大的「娼妓」两字刺入我眼中。
  原来我从没真的了解过自己的女友,在我碰到小雨身体之前,她就已经在身上留下了淫贱的纹身。我感觉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晕眩,虽然我自己有著绿帽情结,但当事实发生时,我反而无法立刻接受。
  我继续看著后面的回帖,直到眼前一片朦胧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流泪。
  「会不会是哪个老大注册了个小号玩我们啊?」
  「不可能,雨妓正在贵宾区直播呢,干过她的那几位都在现场。」
  「我说,这楼主不会真的是雨妓男朋友吧?楼主在不在,说个话啊。」
  「呼叫版主,赶紧给楼主上个贵宾,让他进贵宾区看看啊。」
  我这时候才发现,论坛消息提示我已经被提升到贵宾等级,可以进入贵宾区了。
  我挪动滑鼠了进去,虽然我一直想要进入贵宾区,却从没预想过心情会是如此复杂。刚刚进入贵宾区,我就看到一个显眼的置顶帖子。
  「雨记视频直播,首次无套轮奸,免费入场」
  论坛下面还有一些其他的直播视频,全都明码标价,这仅有的免费入场视频当然极受欢迎,点击数比其他十多个视频加起来都多。
  我一直以为自己独享的小雨,原来已经被这么多人看过了,干过了?就在点进视频的同时,我发现自己居然硬了。没错,想到小雨拥有著人尽可夫的一面,我的沮丧心情渐渐被兴奋替代。
  视频还在载入之中,我先看到了底下的说明。小雨的真名、年龄、学校、身高、体重、三围全都一清二楚的记录在里面,看到这些我已经没有一丝侥幸了。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啊——」
  熟悉的女孩声音从耳塞中传出,她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发音含混不清,只能高声呻吟。
  萤幕中显示出少女下体的特写,淫靡的画面让我目瞪口呆。一个啤酒瓶正插在娇嫩的小穴里,把女孩的阴道口撑到极限。男人的鸡巴在少女红肿的肛门里进进出出,白色浊液翻著泡沫纷纷涌出,分明是早就有不少人在女孩的肠道里发射过了。
  镜头渐渐拉开,我才看到小雨的全貌。她双手被一副手铐吊起,手指紧张的握住。脸上蒙著一个眼罩,只露出了皱紧的眉毛。纤薄的嘴唇被一个圆环口枷撑开,粉嫩的舌头被一个夹子拉出来。失控的眼泪和口水流满了脸颊。
  「咳咳咳——啊啊啊——」
  小雨前几天刚刚做过美发,本来顺直的头发现在正凌乱的散在身上。她将一缕头发挑染成了浅绿色,现在那些发丝被人恶意的塞到喉咙里,撩拨得她时不时咳嗽几声。
  我的女友上身穿著她的高中校服,那是一件英伦风的白色短袖衬衫,当初女孩就是用这身衣服勾走了我的灵魂。此时小雨的衬衫扣子全都解了开来,蓝色的领带也被剧烈动作甩到一边。她的乳房虽然尺寸不算惊人,但形状却非常优美。
  两根链子分别从乳夹出发,连到少女舌头上的夹子,将那对圆润的隆起拉扯的有些变形。
  小雨下身则是一副黑色吊带袜,脚底踩著一双防水台高跟鞋。今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她还有这些诱人的内衣。女孩叉开的双腿似乎被男人干到酸软,根本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只能随著身后男人的动作摇晃。细长的鞋跟向外撇出,让我担心她脚腕被扭伤。
  男人根本不讲任何技巧,只管按照自己的欲望在小雨身上发泄,猛力的抽插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大吼一声,将滚滚浊液发射到我的女友体内。旁边还有不少男人,一边围观一边叫好。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雨的整个身体都被男人顶在空中,剧烈的抽搐著,嘴里发出高亢的呻吟。
  我终于明白,以往女友那些高潮的姿态不过是表演而已,我从没真的让她彻底感受到性交的快感。
  但这也让我更加愤怒,这些人居然用这么恶劣的手段对待小雨,又强迫她达到高潮,将那个清纯的女孩玩弄在手掌之间。
  男人享受过一轮之后,拿起一个振动棒插入了小雨的菊花里。又抽插了几下少女阴道里的酒瓶,让啤酒翻腾起泡沫,刺激的女孩再次尖叫。
  「呀啊啊——呜呜呜——」
  男人揉了揉小雨的乳房,拉扯著链子,让女孩不得不用力挺胸,说:「可惜了,夹子哪有穿环玩的爽?」
  他拍了拍小雨的屁股,命令道:「继续跳舞吧,别愣著了。」
  小雨听到男人的话,勉强撑起颤抖的双腿,竟然随著周围的音乐扭动起细柳般的腰肢。由于双手被高高拷起,她的动作只能是上下左右移动胯部。少女脸上的拘束具让这简单的舞姿充满淫虐的味道,女孩身下的两穴还在流出一股股的液体,在地上积起一滩小水洼。
  如果我的女友是被人强奸,她现在为什么却主动的表演舞蹈?事实已经摆在我的眼前,但我始终难以接受。
  「不愧是雨妓,都高潮二十多次了,还有体力勾引男人。」一个人拿著记号笔走到小雨身边,女孩的大腿上画著五个半正字,此时又被补上了一笔。
  「呜呜呜——」小雨似乎想要反对男人。
  现在似乎是男人们的中场休息时间,他们坐在周围的沙发里,一边交谈一边欣赏著我女友的舞姿。一个人的手机突然响起,他听了几句话之后来到摄像机跟前。
  没有任何的理由,我就相信这个男人是有话要和我说,他的双眼好像能透过摄像机看清我的思想。
  男人为了避免小雨听到,用手机打了一行字,放到摄像机前:「雨妓的男朋友在这里吗?那我让你看看有趣的东西吧。」
  男人转身走到小雨身边,将她嘴里的夹子和口枷取下,问:「雨妓啊,我说你真的怀孕了吗?」
  「哈啊——哈啊——是,是的,雨妓已经怀孕了。」我的女友回答道。她虽然还没成为正式的记者,但已经为了访谈下过很大功夫。现在虽然有些虚弱,但发音仍旧清晰悦耳。
  晴天霹雳般的对话令我震惊,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女友继续发表著惊人的言论:「雨妓已经怀上了男友的孩子,所以才能放心邀请大家来狂欢啊。终于可以不带套干我了,不是很爽吗?」
  这才是真正的小雨吗?这个淫荡的,下贱的……让我更加迷恋的女人?
  「哈,你这贱货,这样也还说喜欢自己男友?」一个躺在沙发里的壮汉大声问道,周围男人也都哄笑起来。
  「人家就是爱男友嘛,虽然那方面不够满足,但我的男友在其他方面可比你们这些变态垃圾强多了。」小雨似乎毫无自觉的挑衅著男人们。
  啪——「啊!好疼!」
  一个男人挥舞起了皮鞭,抽打起小雨背后,骂道:「妈的,小贱人你又皮痒了吧?」
  「哈啊——你也就逞这点强了,短短。」小雨说出的外号充满了蔑视,惹得周围人都狂笑不止。
  劈里啪啦——「呀啊啊——疼!啊啊啊——」
  拿著皮鞭的男人气急败坏,毫不留情的在小雨身上发泄怒意。少女的身子都被皮鞭抽的左摇右晃,好像暴雨中的叶子一般。白色的衣衫被撕扯开来,露出布满青紫色痕迹的后腰。
  但男人显然觉得这还不够解恨,他把小雨的一条腿抬高,用皮带把女孩膝盖吊起。皮鞭向著少女娇嫩的下体抽去。
  「咿呀——不要!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
  我看到女友用力摇著脑袋,泣泪横流,呜咽著求饶。每次皮鞭落下,她就全身僵硬几秒,然后再瘫软下来。丝袜被撕扯成一条条的,残破不堪。
  「哈啊——哈啊——饶了我吧,短短。」女友这时还不忘挑衅男人。
  「妈的,你还爽了是吧?老子让你爽死!」男人用尽全力,冲著小雨的阴道挥舞鞭子。
  啪——「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嗒——噗噜噜——小雨凄惨的哀嚎起来,疼痛让她失去了对下体的控制,小穴里的酒瓶被挤了出来,阴道里的啤酒、精液和女孩的尿液一起洒落地面。我看到她的阴唇外翻,里面的嫩肉被皮鞭扯掉了一小块,流下了几缕鲜血。
  小雨的惨叫很快停止,她似乎在过度的冲击下失去了意识,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原本撑地的右腿也半弯著左右晃动。
  之前写字的男人又走了过来,把一杯凉水浇在小雨的头上,又补全了第六个正字,说:「厉害,这样也能高潮,雨妓你越来越贱了啊。」
  「别担心,男朋友先生,这是很平常的玩法。」一台写著字的手机又摆到摄像机的前面,随著滑动,上面又显示了另一行字,「请你过两分钟打个电话给女朋友,怎么样?」
  我猜到了这个人想要干什么,欲望让我想要听从他的话语,但这样欺负小雨真的好吗?
  不,仔细想的话,我的女友其实渴望著欺凌吧?我难道不应该满足她吗?打吧,打电话,让女友一边忍耐著快感和我交谈,一边被男人们轮奸。这是所有人都期盼的场景,为什么要逃避?
  我颤抖著把手伸向手机,将右边的耳塞摘掉,拨出了女友的电话。
  叮叮咚——铃音刚一响起,脱力的小雨就僵直了身子,因为那是她为我一个人设置的音乐。
  「哟——雨妓,你的电话来了,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亲~爱~的~」一个男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不不,不要接。」女友慌张的摇著脑袋,眼罩让她显得非常无助。
  「这怎么行?」一直用手机和我交流的男人走到小雨身边,他把手机绑在女孩胳膊上,打开成免提状态。
  「喂,喂,小雨?」我听到电话接通,先喂了两声。如果是平时的小雨,大概已经发现我语气不太正常了。
  「啊,陆,怎么这么晚还没睡?」女友轻声细语的回应我,根本听不出来是刚刚那淫贱的女人。
  「没事,有点想你。」我说,「你不是也没睡著吗?怎么嗓子有些沙哑?」
  「嗯,我,对了,有件事情我在想要不要告诉你。啊——呜~」小雨正说著话,一个男人突然把她屁股里的振动棒抽了出去,换上了滚烫的鸡巴。
  「怎么了?没事吧?」我故意问道,现在我已经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肉棒上,开始缓缓的撸动。
  「没——嗯——没事,我给妈妈买了个按摩椅——嗯——正在体验呢。」小雨的思维大概已经混乱了,根本没想过半夜三点体验按摩椅有多离谱。
  男人在小雨的背后用力耕耘,他每次深深的插入,都让女孩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
  「可是你叫的好色啊,按摩椅有这么舒服吗?」我用捎带嘲笑的语气问道。
  「嗯,什么啦,不要笑我啊,呀啊——咿——」我的女友现在被两个男人夹在了中间,刚刚受伤的阴道再次受到侵犯,让她发出苦闷的呼声。
  「没事没事——」小雨赶忙说道,视频里的女孩紧咬嘴唇,身体颤抖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刚才踢到桌脚了,好疼!」
  「那你小心点啊。」我说道,「还有,别岔开话题,你刚刚叫的怎么这么色情啊?」
  「没有啦,嗯——你不要乱说。」小雨被两个男人猛攻,身体在空中狂颠,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她修长的双腿在身边摆动著,右脚的高跟鞋几乎要被甩到地上,挂在脚尖摇摇晃晃。男人们每次抽插,都把大股的液体从女孩体内挤出。
  「啊——对了,我,嗯嗯——刚才说有事情。」小雨想要转移话题,说,「陆,我有你的孩子了。」
  「什么?真的吗?什么时候知道的?」我装作不知,连忙问她。
  「嗯——今天白天,呀——才知道的。」我听得出来,小雨没有骗我。也就是说,她刚确认怀孕,就去找人轮奸自己,体验被一群男人无套中出的快感。
  「陆,我知道,嗯——这有点惊讶,你,嗯——先挂了电话,好好,呀——考虑一下,明天我们再聊。呜呜呜——」男人们听到小雨想劝我挂电话,故意发起一阵猛烈的进攻,让女孩无法忍耐呻吟声。
  我看到小雨双臂用力弯起,想要用胳膊堵住自己的嘴巴。但男人们当然不会允许,只是让她处于即将成功的边缘,却永远都不给她真正的机会。无助的少女只能把自己的嘴唇咬到苍白。
  「啊,没事,不用时间考虑。有孩子就生下来吧,我肯定会负责的。」我表达著自己的心意,「小雨,不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永远爱你,爱你的一切。」
  「嗯——陆,我也,呀——爱你。」我的女友强忍著快感,回应我的表白。
  「小雨,你叫的真好听,你能不能假装在做爱,多叫几声啊?」欲望涌上了我的大脑,让我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
  「啊啊——好,好啊啊啊——好爽。」小雨本就只剩一丝理智,在我的催促下彻底失去了自控力,她将自己的放荡完全展现给我。
  「呀啊啊啊——鸡巴,大鸡巴在插,插的我好爽。呜呜呜——」
  「小穴里面好热,好涨,啊啊啊啊——」
  「顶到花心了啊啊啊——不能再深了啊啊啊——」
  我的女友终于不再只是被动,她开始扭动起自己的下身,迎合著男人们的进攻。
  我用这美景作为配菜,开始自慰,更加得寸进尺的要求小雨:「小雨,我想玩你的菊花,你能假装和两个人一起做爱吗?」
  是的,我和小雨的恋爱过程中,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特殊的玩法,当然也没碰过她的肛门。可是现在,那个我还没沾染过的隐私之处,已经被人奸淫成一副外翻肿胀的凄惨模样。
  「呀啊啊啊——小雨的屁眼也被人插进去了,后面也好爽,啊啊啊——」
  「呀啊啊——两个淫穴在被同时侵犯,啊啊啊——」
  「可是,啊啊啊——小雨被侵犯的好爽,啊啊啊——」
  「屁眼好痛,呀啊——小雨的屁眼被好多人干过,里面磨破了啊啊啊——」
  「还要啊啊啊啊——还要更多——啊啊啊——」
  我听著女友混乱的淫语,看著画面上她被人疯狂奸淫,简直像是处于一场淫梦之中。
  「呀啊啊啊——高潮了啊啊啊啊——」
  两个男人似乎同时在小雨体内射精了,把少女也送到了快感的顶点。女孩的身体再次开始抽搐,高声嘶吼起来。
  「哈啊——哈啊——」
  当肉棒退出去的时候,镜头给了小雨下体特写,我看到自己女友的两个淫穴大大的张开,虽然肉壁在尽力抽搐,却无法合拢起来,大股的浊液从腔穴中翻涌出来。女孩小穴中的伤口被撕扯的更大,鲜红的血液也混合著精液一起流到大腿上。
  「呜呜呜——呀啊啊——等等,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
  小雨高潮后开始哭泣,但她的哭声很快再次被呻吟压倒。女孩被蒙住双眼,她当然看不到身边站满了男人。这些人全都被我俩的互动所激发,想要在小雨的身上发泄出来。
  我轻声的说:「小雨,你在被人轮奸吗?很舒服吗?」
  「呀啊啊——陆,不是的,不是的,啊啊啊啊——一点都不舒服。」小雨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又慌忙改口,「不是,不是不舒服,啊啊啊——是我没有被人轮奸,呀啊啊——」
  我安慰女友,说:「没关系的,小雨。变得更惨吧,让我听听你被人虐待的声音。」
  「不不不,呀啊啊——不要——呜呜呜呜——」
  小雨再次被套上口枷,夹住舌头,等待她的必然是轮奸和轮奸后的性虐。但这些习惯过的肉体折磨,和爱人发现自己下贱一面的心理恐惧,究竟是哪一个让女孩发出了痛哭呢?
  我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小雨,戴上乳环吧,刺下更多淫纹吧,我想要看看。放心吧,我说过,我会无条件的爱你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