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淫忍者之肏母狂魔博人》

  「切,不就是一不小心烧毁了村子里的粮仓嘛,有必要让我这样吗!」
  这位黄发少年便是今次的主角——博人。
  现年12岁的他,作为七代火影的儿子,却天天给他父亲抹黑。
  就在刚刚,因为他的调皮捣蛋,导致一个粮仓著火,如今正在被迫打坐思过。
  「别吵了博人,以你犯下的麻烦比起来,仅仅是打坐的处罚,怎么看都是网看一面了。」说这段话的便是博人的老师——木叶丸。
  博人:「我知道错了啦,木叶丸哥哥,就不能早点结束嘛,我还有电视想看呢。」
  木叶丸:「你的话里可没意思悔改哦。放心,再坚持一小时你就可以回去了。
  至于电视,早就帮你录下来了,你也别急。」
  博人:「切,还要一小时啊,真无聊。」
  看来惩罚是免不了了,博人没有办法,只好默默的闭眼打坐。
  或因这小子天生就是个急躁的人,让他安静比登天还难。这不,打坐没几分钟,他便昏昏欲睡,陷入梦中。
  「博人……」于梦中,一丝诡异的女声,缓缓入他耳中,「博人……听得见吗?」
  「谁,是谁?」
  「吾乃大筒木辉夜。」
  博人:「大筒木辉夜,你不是在第四次忍者大战被我爸爸打死的那个!怎么,你还想再一次扰乱这个世界吗?」
  辉夜:「不,吾现只剩下一丝魂魄,不过多时便会烟消云散。或许只是我可怜你,又或许是因为你是继承了我血液的后裔,我将赐予你最强的忍术!让你获得无上力量。」
  博人:「哦,什么忍术,难道能让我比我父亲七代火影还强吗!」
  辉夜:「不但如此,这【真•无限月读】将会让你一切愿望成真,由你心生即起,便是这世界最强的鸣人与佐助,也会瞬间陷入你的掌握,你将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
  「博人,你怎么睡著了!」一击响亮的铁拳打到博人的头上,一下子使博人进行从梦中醒来,头上还附带了一个大大的包。
  这一拳直接把博人从昏昏欲睡给打醒,看了看,只有那木叶丸正生气的看著他。
  博人摸了摸头上的包,说道:「啊呀,木叶丸哥哥,这样很痛耶。」
  「你还知道痛啊,还有要叫我老师!」木叶丸叉腰说道:「现在我要罚你再多打坐半小时。」
  「咦!不会吧!」博人听了木叶丸的话,不免埋怨道:「不就能原谅原谅我嘛,我真知道错了!」
  「啊,这样啊。」木叶丸听了博人这话,突然语气诡异起来,「既然博人你这么说了,那也没办法,你可以回去了。」
  博人一听,吓了一跳,「咦,但是,但是我这还没打坐多久……」
  木叶丸倒是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说道:「但是我已经原谅你了啊,回去吧,你不是还要看动画吗?」
  博人吞了吞口水,说道:「那,那我走了?」
  木叶丸:「恩,早点回去吧。」
  看了这情况,博人不免有心理有些嘀咕:这这这,莫非那梦是真的,那么,不行我要再试试。
  博人:「那个木叶丸哥哥。」
  木叶丸:「怎么了?」
  博人:「你,你,你能不能给我磕个头!」
  博人话语刚落,木叶丸立刻跪倒在地,对著博人刻了一个头,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这当然可以了,不过为啥要磕头?」
  博人挠了挠头,笑道:「没啥,没啥啦!那我回去啦!木叶丸哥哥你也早点回去哦!」
  看到这梦所说竟是真话,博人内心不免喜悦,笑著连赶紧往家跑,一边跑一边在心中默念,「我希望爸爸今晚能回家陪我!」
  如博人所想,今天他的爸爸鸣人还真是如约回家,他们一家四口吃了一顿难得的晚饭后,悠闲的在客厅里看起了过去的照片。
  「啊妈妈,这是你当初结婚时的样子吗!」博人的妹妹向日葵无意中翻到了她妈妈当年结婚的样子,饶有兴致的说道:「妈妈那时候好漂亮啊,不过现在的妈妈也很漂亮!」
  鸣人听到他女儿光夸他妈,立刻插嘴道:「咦,只有妈妈嘛!爸爸那时候也很帅好不好!」
  向日葵:「是啦是啦,爸爸也很帅啦,超超超超帅!」
  鸣人:「那是自然地,爸爸我可是最最最帅的第七代火影啊!」
  而看著照片的博人,看著照片里如此美丽的妈妈雏田,恰巧处于青春期的他,内心开始不住乱跳,「那个,爸爸妈妈。」
  鸣人:「博人怎么了?」
  博人忍不住看了看雏田的奶子,又看了看他一直很喜欢的爸爸,最后又看了一眼他的妹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说道:「那个,向日葵,你先回去睡觉好吗,我和爸爸妈妈有话要说。」
  「咦,什么话啊,我也想知道。」向日葵回应道。
  博人:「好啦,反正你赶紧回去睡觉就是了,听哥哥的话!」
  雏田看著博人奇怪的表现,内心暗暗担忧,便在旁边附和道:「向日葵,既然你哥哥有话要和我们说,你就先一个人去睡吧,没妈妈陪你你也能好好睡得是吗?」
  这还不够,博人立马给她妹妹发动了【真•无限月读】,让她赶紧回去。
  中了招的向日葵,自是无法抵挡,打起了哈欠“恩!我一个人也能好好睡得,那,我先去睡了哦。」
  说完,向日葵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眼皮发酸,一个人回卧房睡觉去了。
  见女儿已离开客厅,鸣人笑著看了看博人,说道:「博人,怎么了,是有交心话和爸爸妈妈说吗?没事,今天无论你说什么爸爸都会听得!」
  「那个,爸爸!妈妈!」博人猛吸了一口气,说道:「今天我想和你们一起睡!」
  「咦,就这样啊。」鸣人摆出了他招牌式的笑容,说道:「那当然可以了,这简单,还有其他事情吗博人?」
  「我,我想……」博人看了看他妈温和的表情,忍不住又吞了吞口水说道:「我想让妈妈教我做爱!我想肏妈妈,把妈妈肏的死死的!」
  「博人。」雏田微笑著将博人的脸埋入自己的胸中,「没问题啊,就让博人试试看,当年我们是怎么做的吧。亲爱的,你就在旁边指导博人,免得他惊慌失措。」
  「哈哈,没问题!」鸣人猛然起来,用力摆了摆腰,说道:「那么我们先去洗澡吧,毕竟今天可是你的初夜初夜,可得洗的认真点!」
  雏田一听,也微微笑道:「是啊,说来我因为亲爱的你太忙,我们好几个月没有那个什么了,我一个人怪寂寞的,就不知道博人还看不看得上我这老女人。」
  「没关系没关系!」本就被雏田埋胸的博人更是将脸往雏田身上蹭,一边蹭一边说道:「我现在看来,妈妈还是这世界上最最最漂亮的女人。」
  「就会开妈妈玩笑。」雏田将博人慢慢挪开身,对著鸣人说道:「那我就先去洗澡了,等会我们直接在卧室里见。」
  「恩!你去吧!我带博人去浴室里洗好了!博人我告诉你,当年我和你妈第一次做爱,我就在浴室里洗的,那时候可紧张了!来,爸爸好好告诉你你该做些啥!」
  过了几时,博人与鸣人沐浴而至,两个大男人都围著大浴袍,头发滴滴答答来到卧室。
  「亲爱的,你们来了吗?」雏田似乎早一步便洗好了身子,全身裹著浴袍正躺在床上。本就保养良好的雏田虽以30出头,却仍显得美若处女,便是无情男儿看见此番场景也叫缴械投降。
  这可不,早已肏了雏田有百余次的鸣人看见雏田这一模样,浴袍下面也忍不住立了起来,直接给定了个小帐篷。
  若说当年,雏田未嫁时,若看著鸣人的胯下肿起,必是不免心跳脸红,害羞不已。但如今毕竟造成两孩子的妈,物件又一生挚爱且唯一和她合体过的男人,这是还矜持便反而显得有些尴尬,便也褪去羞涩和鸣人直说:「亲爱的,我两都已经做爱那么多次了,你还是少年气呢。」
  「哈哈,没办法呀!」鸣人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好久没做爱了嘛,当火影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雏田你那么漂亮,哈哈下面就不听使唤了。」
  雏田:「亲爱的真是的,还是那么好色。」
  鸣人:「哈哈,没办法呀,是雏田你太迷人了。」
  而作为本次的主角博人,面对他爸他妈的甜蜜现场,并没有因此翘言变得嫉妒。或者说,他整个人都已经呆住。
  「妈妈,妈妈竟然这么漂亮。」博人的双眼早已无法离开雏田,洗好澡后的女人气息更是令他鸡巴崩硬,鸡巴撑的比鸣人还高。
  不行,不行!不能把那么漂亮的妈妈再放回爸爸的手上!
  博人暗下决心,对鸣人命令道,「爸爸,今天的事情你就不用教我了!火影工作忙,你赶紧获取干活吧!肏妈妈的事情全全交给我就行了!」
  说完,虽没有必要,但博人为了免于口舌,再度使用了【真•无限月读】,逼得他爸他妈直接同意。
  「博人说的有道理!」鸣人突然眼神变得坚毅,硬起来的鸡巴也马上萎了起来。
  「比起木叶村,工作最重要!雏田,以后肏你的事情就全全拜托博人了,你寂寞了可以找他。」
  「嗯,好的。」雏田笑著送鸣人离开了房间,待房间里只剩下博人与她,她便再一脸柔和的看著博人,「博人,来吧,妈妈教你什么是做爱。」
  「恩,好的。」博人笑了笑,退去了他的浴袍,说道:「妈妈,你先把浴巾卸下来吧,我这鸡巴已经忍不住了,想看妈妈的身体了。」
  雏田:「好的,博人,妈妈这就脱下。」
  说完,雏田慢慢的解开系绳,敞开浴巾。
  浴巾慢慢敞开,先是让雏田露出她的乳沟与肚脐,下面的阴毛虽然稀疏却把重点掩盖的严实。
  再来两个乳头从浴巾遮挡下给一出,粉粉嫩嫩,却以动了音效,竟然微微颤立。
  最终浴袍完全卸去,博人他妈的肉体完全放在了博人面前。
  雏田的皮肤美若白玉,而那双巨乳更是澎湃的令所有男人折服。
  雏田虽然生下两子,但却是其有性别意识后,第一次在鸣人意外的男人面前赤身裸体。
  那人便是她儿,本想羞涩的她,也避免有些害羞,整个人有些扭扭捏捏,似乎害怕自己年龄以大,怕自己魅力不再,便问了问博人,「博人,妈妈,妈妈衣服脱好了,你觉得妈妈好看吗?」
  「好,好看。」博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鸡巴上开始不由得流出了分泌液体,「妈妈真的是太好看了,妈妈的巨乳,巨乳看的我……看得我受不了了!」
  雏田:「博人真是的,看著你就想起当年的鸣人,和你一样好色。」
  博人听到雏田又说他爸,显得有些不耐烦,「妈,你倒说说我爸当年怎么好色了。」
  雏田微微一下,想到了鸣人当年色诱术的事情,却觉得不好多开口,便答道:「好了,来,博人,妈妈教你怎么做爱。」
  说完,雏田慢慢的躺在床上,扒开她的双脚,使她成了个U字型,「来,博人,凑近点看看。」
  雏田将自己屁股翘得老看,一边翘著还一边让博人接近,「来,看看妈妈的小穴,那里可是做爱的地方。」
  博人吞了吞口水,向前凑近。
  雏田:「那个,博人,妈妈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了,可能下面形状不是很好。」
  「没没没,没有的事情。」博人看的入神,一不小心漏了嘴,「妈妈的小穴嫩的就像少女,可和我黄书上看的一模一样。」
  听了博人这么一说,雏田眉毛微微一紧,语气略重的说道:「博人,你怎么可以偷偷看黄书呢?你还没到这年纪。」
  「哈哈,说漏嘴了。」博人倒也不急,直接用舌头舔了舔雏田的阴蒂。
  30如狼,雏田虽然身体细嫩,但欲望可没法减下。再加上最近鸣人一直没有满足她,一下子淫液便流了下来。
  雏田:「博人,你这坏孩子,妈妈再给你训话的时候别舔妈妈的阴蒂。」
  「没事啦,没事啦。」博人笑著说道:「妈妈,关于性知识我觉得没用,要不我们就直接实战吧。」
  雏田:「博人,妈妈现在和你说的是黄书的事情,做爱可以……」
  没等雏田说完,博人直接抱住雏田的大腿,鸡巴直接瞄准雏田的小穴,一发鸡巴直接塞了进去。
  博人鸡巴一塞入,整个魂就像被小穴给吸了进去,「啊,啊!这就是,这就是妈妈的小穴吗!里面好暖,好舒服!」
  雏田被博人这突然一插,似乎有些失神,脸上却还带著一丝母亲独有的说教表情「博人,妈妈还没同意你插进来呢,妈妈,妈妈我在和你说说,啊~和你说黄书的事情。」
  「啊对对,黄书,黄书。」博人可不管他妈怎么说,直接抱起了雏田的大腿,鸡巴往雏田的蜜穴里直插,「妈妈,你的肉穴好舒服,有那么舒服的肉穴,我黄书肯定不看了,我等等就上缴,以后就让我一直肏你,把爸爸缺给你的份我全多倍补上!」
  「博人,博人。」博人肏的也叫一个卖力,被插的第一瞬间雏田就被博人的鸡巴有些征服了,理智开始有些糊涂了,「博人,你这孩子,晚点鸡巴怎么那么大,黄书等你肏我妈妈,妈妈可要全没收了!」
  博人:「是吗,妈妈,我的鸡巴和爸爸比,谁大。」
  雏田:「你爸爸,你爸爸和你一样,也是的色鬼,他的下面也好大,现阶段还是他大一点。」
  「哼,是吗!」博人听了,有些吃醋,「爸爸的鸡巴就肏的妈妈你那么舒服吗?」
  说完,博人还直接把脸趴到雏田的胸上,两手不住地捏著雏田的乳头,「不过爸爸那么忙,是没机会再肏妈妈了,妈妈你就凑合著被我肏吧!」
  「不是的,博人,你误会了。」雏田的乳房本就敏感,被博人捏了乳头,整个人完全都被陷入了性爱的快感。
  但便是如此,她还不忘给博人说教,「博人,妈妈……妈妈觉得博人,你还小,以后你的鸡巴一定大过你爸爸。来,你试试舔舔妈妈的乳房,你爸爸就最爱舔了。」
  「哦?是吗。」博人听了雏田的话,直接用嘴含住雏田的左乳房,而右乳房依旧不断用手捏著雏田的乳头。
  博人也不知哪学的技术,还是他天生品质过人,他的含乳水准竟然意外很高。
  博人先用舌头绕著雏田乳头绕了三圈,把雏田的乳头舔的又硬又红。
  舔完,在用牙齿轻轻暗咬,咬完之后便用嘴一吸。
  这一吸,吸得雏田一个失神。虽孩子最小也有五岁,乳液却不断从她乳头流出。
  博人:「啊,妈妈,你乳汁出来了。」
  雏田一听,不免的有些害羞,「博人,妈妈,妈妈毕竟已经生了你和妹妹了,有乳汁液正常。」
  博人:「嗯嗯!妈妈流乳汁了,我要把妈妈的乳汁全都喝光!」
  说完,博人吸乳的力度又大了几分,右手也不住的玩弄著雏田的乳头。
  玩弄之余,还不忘大力抽搐雏田的肉穴。
  虽说雏田说其不如鸣人的大,但其实以12岁少年来说,他的鸡巴早已算大物。
  这可不,博人几下抽搐,便是生了两娃的雏田也不免肏出了感觉。
  再加上乳房被博人玩弄之余,乳汁还不断地分泌,惹得雏田又羞又骚。
  这背德的爽感虽被【真•无限月读】给扭曲,却依旧存于雏田的内心深处。
  几重快感的叠加,使得这美艳少妇竟被她儿子肏的高潮不断,大脑几乎断档。
  而博人却不依不饶,鸡巴始终用力狂顶,次次顶著雏田的子宫,「妈妈,博人我,我厉不厉害,肏的你舒不舒服。」
  雏田:「博人,博人,妈妈,妈妈要不行了,博人,全射进来吧,全射进来吧!」
  博人:「好的妈妈,我要日日肏腻,夜夜肏腻,让你下面只留下我的模样,让爸爸就当他最渴望的火影吧!」
  说完,博人一个力顶,鸡巴顶著雏田的子宫,大量白浊直往她肉壶里灌。
  而雏田也是肏的失神,两脚掌也不免直躯,乳液狂流,被她儿子肏了个顶翻天。
  第二天昨夜博人可连肏了雏田近十分,肏的雏田浑身发软,至最后甚至不省人事。
  但当她起床,却发现自己早被清理干净,房间布单也一换如新,内心不免欣慰,便起床去做早饭。
  「哎,昨天不就很正常的和博人做爱了一下,怎么就觉得心里很难安呢?这事情应该很正常啊。」在雏田如旧洗漱,正上厕所之时,门外突然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是哪位?」便在家中,雏田的用词也依旧礼貌。
  「妈妈,是我,博人。」博人回答道。
  雏田:「啊,博人啊,怎么了?」
  博人说的很急,「妈妈,我想上厕所,急的要命。」
  雏田:「啊,妈妈也在上厕所,我记得在你的卧室旁有独立厕所,要不你……」
  博人连忙打断,「不行!妈妈,我就要在这个厕所尿尿,反正我就先进来了哦?」
  雏田想了想,虽然她正在尿尿,但觉得博人进来也无所谓,便也不反对,「好吧,博人你先进来吧。」
  博人一进,只见他提著大屌,手还不住的套弄,双腿微微八字,显得有些猥琐。
  雏田看博人这个样子,也不觉奇怪,说道:「博人,你等等,妈妈马上就上好厕所,行吗。」
  「不行啊妈妈,真忍不住了。」博人回应道“妈妈我有个主意,可以解决这问题。」
  雏田:「博人,说来给妈妈听下。」
  博人:「妈妈,用你的嘴巴给我口交,我不就能尿出来了吗?」
  雏田一听,心想:博人下面硬的厉害,又记著要在这厕所尿尿。用我的嘴巴帮他口交,确实能解决的这问题。
  想完,雏田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博人,你可以用我的嘴巴当临时的马桶,不过妈妈有个事情要和你说清楚。」
  博人:「妈妈你说。」
  雏田:「等你尿完,一定要全尿到妈妈嘴里,这样妈妈才方便全吞下去,知道了吗?」
  博人:「恩,知道了!」
  说完,雏田便双手拉著嘴的边缘,将嘴竟可能长大,瞪了下她的白眼,示意博人快将自己鸡巴塞到她嘴里。
  博人:「妈妈,把舌头伸出来,不伸出来我鸡巴滑不进去。」
  说完,雏田便伸出了她的舌头,那舌头肉肉的,看来很是粉嫩,惹得博人鸡巴直跳。
  便急忙快进两步,把他的龟头放在了雏田舌头上。
  雏田的舌头很是柔软,博人先把他鸡巴上的马眼往雏田上唇滑动两下,再把龟头轻轻躺在雏田舌上,然后便轻轻的抱著雏田的头,将他的鸡巴塞入雏田口中。
  博人的鸡巴确实大,一时之间竟直接塞入雏田深喉,搞得雏田很是难过。
  但便是如此,作为一个优秀的母亲,雏田没有抱怨,反而在这细小空间了竟可能服侍起了博人。
  雏田上下鄂微微下紧,轻轻按著博人的鸡巴。
  嘴里不断分泌唾液,舌头也开始尽可能打转,让博人的鸡巴舔的又爽又痒。
  博人:「妈妈,你的嘴巴太舒服了,我想前后插动,可以吗?」
  雏田因嘴被堵住,只好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博人也只他妈绝不会拒绝,便往雏田嘴里猛插过去。
  雏田嘴可叫一个酸爽,博人每次插动,雏田便立马用嘴吸住,舌头不住舔著博人的肉棒「妈妈,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博人虽几小时前才刚肏了几番,但被雏田的肉嘴一调,立马支援不住,大量精液射了进去。
  一阵蹉跎之后,博人微微晃动著自己的腰,而他的精液直接插在雏田的喉咙里往里面灌。
  「呼,真爽。」射完以后,博人长叹一声。看这任在不住搅拌自己口腔,品尝著残留精液的雏田,博人突然淫意大发。
  博人:「对了妈妈,你尿尿尿完了吗?」
  雏田脖子一伸,将精液吞入以后,回答道:「博人,妈妈正要尿的时候你就来了,刚坐下就帮你口交,怎么可能尿出来呢?」
  「恩,妈妈说的对。」博人点了点头说道:「妈妈,还有个事情找你。」
  雏田:「什么事情?」
  博人:「妈妈,你从没教过我该怎么尿尿,能教我男孩子该怎么尿尿吗?」
  雏田一听,微微一想,对啊,我确实没教过博人男孩子该怎么尿尿。
  想完,雏田不也担心自己内裤脱在脚上,小穴露于空中,站著抱了抱博人,说道:「博人你说的对,妈妈确实没教过你男孩子该怎么尿尿,让你受累了吧。」
  「没关系妈妈。」博人倒是毫不客气“妈妈你现在现场演示一遍给我看,我不就知道了吗?」
  雏田:「恩,也对,确实直接演示会更自在点。」
  说完,雏田将博人拉到自己身边,转身翻开了马桶坐垫,说道:「博人,必要知道,男孩子尿尿和女孩子不一样,男孩子是站在尿尿的。」
  说完,雏田也不管她女性的身份,竟站在对马桶口,用手将小穴撑开,「博人不好意思,每个男孩子都有个叫阴茎的器官帮他尿尿,妈妈是女孩子,所以没有,便只好扯开我的阴道来模拟一下了。」
  博人:「嗯,妈妈,我理解。」
  雏田:「好的,那妈妈要尿了,你看好。」
  说完,雏田扯著她的阴唇,把尿道竟可能对准马桶。
  只听溅起的水声,一道微带黄色的尿液从雏田的阴道下慢慢流出,往马桶里射。
  雏田竟可能的控制著自己尿尿的准星,「博人,看到了吗,这就是男孩子尿尿的方法。来,凑近点看看。」
  「嗯,嗯!看的很清楚妈妈!」博人歪著头,看著雏田的扒开她的小穴,露出尿道,让自己的尿液竟可能射入马桶,甚觉得淫荡。
  不免看入了神,说道:「妈妈,你的小穴好美,我好想现在再肏你。」
  随著最后一滴尿液洒入马桶,雏田叹了口气说道:「博人,你要怎么肏妈妈都可以,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睡觉哦?现在还能睡两小时,你先去睡吧,等时间到了妈妈来叫你。」
  「啊啊啊,确实有点困了。」博人打了个哈欠,顺手捏了捏雏田的屁股,说道「谢谢妈妈,反正也刚射了一发,再多射也没意思。那,我就先去睡了。」
  「嗯,博人晚安。」看著博人离去的身影,雏田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这孩子,什么时候你长大呢。」
  又过了几时,晨光以微微扫入博人的房间。
  博人泛著迷糊,却又觉得身体意外舒服。
  他微微抬身一看,原来是雏田正给他乳交。
  雏田的奶子又大又乱,便是博人的大鸡巴,直接摆著就可把博人宝贝完全吞下,只留个龟头露在外面。
  「啊,是妈妈啊。」博人挠了挠头,这才想起『将雏田叫他起床的方式改为乳交』,确实是他设定的。
  雏田此时正在酝酿口水,用乳房将博人的龟头挤出,慢慢的往博人马眼里灌。
  这一丝口水的凉爽感,可爽的博人直真呻吟。
  「博人。」流完口水后,雏田说道:「把你叫醒后,妈妈你知道该做什么事情吗?」
  博人:「叫醒后……啊对了,妈妈要帮我解决晨勃问题!」
  雏田微微笑著看了看博人,「恩,博人说的没错,早上你的小弟弟那么精神,妈妈要帮你把他收收紧。」
  博人挠了挠头,说道:「哈哈,谢谢妈妈。不过光我一个舒服我也觉得不太好意思,要不这样吧!」
  说完,博人双手手指摆为十字,「影分身之术!」
  突然,又一个博人出现在了雏田的背后。
  那个博人直接从背后抱紧雏田,双手捏著雏田的奶子,说道:「妈妈,你的奶子真的好舒服,前面乳交的我好爽,你看我都硬的受不了了!」
  说完,博人二号还不停的用他的鸡巴蹭著雏田的股沟,鸡巴上的液体时不时沾在雏田的肉臀上。
  「喂喂喂,博人二号,别太过了,你只是润滑剂,懂不懂润滑剂!主战场必须是我的!」看著博人二号如此嚣张,博人竟生了自己分神的气,连忙起身捏著本属于他的雏田乳房,向她抗争。
  「没关系的博人。」反倒是雏田很是包容,「反正他是你的影分身,等影分身解除以后,他的经验都会直接回到你的身上。」
  博人:「咦,这样啊,总觉得还是很不爽。这样!」
  博人对博人二号说道:「你只准用你的鸡巴肏妈妈的菊穴,妈妈的奶子和小穴都是我的!」
  博人二号:「真任性啊,谁叫你是本体,算了算了。」
  「哼哼。」看著两个博人互相斗嘴,雏田不知为何突然笑了起来。
  博人:「妈妈,你怎么突然笑了?」
  雏田:「是这样的,看到你的影分身,就让我想起了鸣人。他也常这样,明明是自己的影分身,却还和影分身斗起嘴来,特别有意思。」
  听到这话,两个博人一下子脸都沈了下来,纷纷提起自己的鸡巴,往雏田的下面两洞塞去。
  雏田:「博人,别突然塞妈妈下面,妈妈还没准备好。」
  看著两个博人气呼呼的顶著肉棒,雏田不免叹了叹气,用手先是摸了摸博人的头,再轻轻碰了碰博人二号的肩膀,「妈妈知道错了,在博人面前,我尽量不谈爸爸小时候的丰功伟绩,好吗?
  「也,也不是不能谈啦。」博人小小撅起嘴巴,说道:「就是做爱的时候别谈,其他时候谈谈也挺好的,毕竟笨蛋老爸的故事还有那么一点点,也就有意思啦!」
  雏田:「乖孩子,乖孩子,来妈妈把腿抬起来,方便你们两前后一起肏我。」
  说完,雏田右腿依旧盘于床上,左腿却翘起的老高,前后两穴竟可能张开,姿势可谓一个色气慢慢。
  博人:「妈妈,你这姿势好色哦。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爸爸当年……」
  「嗯哼。」雏田微微脸红,用轻咳阻止了博人继续发问,说道:「博人,妈妈今天早上,帮你乳交之前,特地在两个穴上都涂抹了一点润滑剂,你试试看是不是直接就能插进去了?」
  博人二号:「真的耶,妈妈的小穴好滑嫩,一下子就插进去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被爸爸开发大的呢。」
  雏田听了脸越来越红,微微呵斥道:「博人,之前还说别谈你爸爸的,怎么你自己谈上了?」
  博人挠了挠头,说道:「是他谈的又不是我。」
  博人二号驳斥道:「我就是你啊,我这么想你肯定也这么想。」
  博人:「没有,我没这么想过,妈妈会被爸爸用影分身各种调教妈妈,各种使用姿势的画面重来没想过!」
  博人二号:「啊,都说出来了吧,你看看你,明明都想过!还说没有,下流呸!」
  博人:「嘿,一个影分身那么叼了!你才是下流呸。」
  博人二号:「不,你是!」
  博人:「你是。」
  看著场景,雏田不免叹了口气,说道:「好啦博人时间要抓紧了哦,妈妈是不介意你肏妈妈的,但是如果迟到妈妈就不开心了哦。」
  博人:「唔,知道了啦,好吧,我们先握手言和,把妈妈肏了才是正事!」
  博人二号:「行,说的有理,那就开始吧!」
  说完,博人两本就鸡巴已经塞在里面,只是因前面琐事没有动弹。
  如今纷争以完,雏田便以侧身卧倒姿势躺在床上,一腿立著,摆出一个倒T型,方便博人来肏。
  博人两前后协作,先是博人猛然一定,用鸡巴直接撞上雏田的子宫,还撞的她乳房直跳。
  而博人二号也不是示弱,往著雏田菊穴塞去。
  雏田的菊穴却也挺紧,塞得博人好不舒服。
  肉壁直接贴在博人二号的鸡巴上,吸得博人二号魂都进去。
  雏田的屁股又翘又大,博人二号忍不住抽搐只是,用手猛拍雏田的屁股。
  这不拍还好,一拍可就不得了。
  屁股上的肉竟泛起浪来,微微抖动都反映在他两的鸡巴上。
  雏田:「博人,哈,哈,博人。」
  雏田这一天可没被少操,或许是因其忍者体制,恢复的也很快,「博人,妈妈的菊穴舒服吗?」
  博人二号:「舒服,舒服,妈妈的菊穴又紧又暖,塞得我好舒服。」
  雏田:「那,那博人,妈妈的小穴怎么样?」
  博人:「妈妈,妈妈,妈妈的小穴也超舒服,而且妈妈的奶子、嘴巴、身上的一切都超舒服!我昨天肏了那么多次,现在还是忍受不了这感觉。」
  「那就好,那就好。」雏田微微一笑,说道:「赶紧肏妈妈,肏的慢了,早饭就要凉了。」
  博人这才想起,现在时间有些不够了,「啊,对了,还要吃早饭上学!喂,影分身,你加油点!」
  博人二号:「我,我这边没问题,妈妈的屁股也好,菊穴也好,都超舒服的,啊,啊,我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了!马上,马上就来了!倒是你,昨天玩了那么多次,不会,不会腻了吧!」
  博人:「怎么可能,妈妈的小穴百肏不腻好不好!更何况我一边肏,一边还玩妈妈的奶子!妈妈的可能留母乳的,超好吃!但我不给你吃,嘿嘿!」
  博人二号:「啊!哪有自己欺负自己的!留点给我喝喝啊!」
  博人:「不要不要就不要!我自己喝!」
  说完,博人用力的舔起了雏田的乳头,吸著她甘甜的乳汁,吸的雏田不免淫叫。
  雏田:「啊,博人,慢点吸,慢点吸。吸多了,早饭就要吃不下了。不吃早饭妈妈可要生气的哦。」
  博人:「放心吧妈妈,早饭我一定回去吃的!」
  博人一边吸著雏田的乳房,一边狂肏雏田的小穴。
  而博人二号自是不心甘,奋力插著雏田的菊穴,揉著雏田的肉臀。
  而雏田在她两个儿子前后夹击下,可肏得淫液直流,叫声连连。
  雏田:「博人,博人,差,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你解除影分身,一下子会有双倍快感。」
  博人:「双,双倍快感!」
  博人听了雏田的话,立马借口自己的影分身。
  果不然雏田所说,解除影分身的那刻,博人二号肏菊花的所有爽感全都传到博人脑内。
  两股射精的欲望串在一起,博人爽的双眼发白,不住喘著粗气。
  博人:「啊啊啊,不、不行了,妈妈,我要射了,要射了!」
  一阵奋力的提腰,博人似乎要将自己的一切喷掉一般,不断地往雏田体内灌液,灌了近一分钟,整个人才射完精液摊倒在地。
  博人:「妈妈,我出门了?」
  雏田:「恩,博人走好。在学校要好好听木叶丸哥哥的话哦。」
  博人:「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看著被他肏了好多遍的雏田,博人不免发笑,两个眼睛也无意识的变成了轮回眼的形状。
  博人:「啊,【真•无限月读】可真是个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