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仁系列全集(5)》

  第一章志男表叔是妈妈所结识的一个干弟弟,年纪只比我大五岁,在我的印像中,他总是风流潇洒,放浪不拘。
  在五年前我与惠蓉刚结婚时,因为换工作独自在北部居住,想等安定后再偕老婆上来。就在一次返乡时,巧遇同样回家探视妈妈的表叔,回程时妈妈要我顺便开车载表叔,我想沿途塞车有人聊天也不错!
  志男叔依旧是皮肤黝黑,胡渣不整,穿著一件花衬衫的风流模样,坐在前座看著塞车,便拿起酒来喝著,然后开始露出他风流的本色,开始大谈他把女人的高超技巧。
  他说:“志仁,新婚生活幸福吗?”
  我说:“还好啦!只是目前我一人在北部,把老婆一个人放在新家。”
  志男叔喝了口酒才说:“你老婆一个人住南部,你会放心吗?”
  我一时不解他话中涵意,便说:“为什么不放心?”
  志男叔再用狡狯的眼神追问我:“你把一个漂亮的老婆一个人放在南部,你真的放心?”
  我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说吧!”
  志男叔用试探性口吻说:“你老婆长得又年轻、又漂亮,自己一个人独守空闺,长久下去她也会空虚寂寞的......”我终于了解他话中有话,半晌才说:“这样也对,她可能会空虚一点......”志男叔在喝酒助胆下,又问我:“你们一个月做几次爱?”
  我支吾说著:“因为我在北部,只有回去时才干她,一个月才四、五次。”
  他便大谈他的风流史:“不是我在吹牛,我一个礼拜干婶婶四次,最多一个晚上干了她三次。”
  我笑著夸他:“想不到你这么勇猛有力喔,如果我老婆遇到你这么勇猛的男人,可能会受不了......”他接著说:“你干她多久才射出来?我看你这种身体,可能只有几分钟。”
  我丧气的答著:“对啊!有时候两、三分钟就出来了,害她还要我再来一次呢!”
  他说:“你可以用橡皮筋套在龟头上来干她,这样她的水鸡会更爽,鸡迈会流更多淫水。”
  我说:“我知道了,这样可以摩擦她的水鸡肉,也能把她干得水鸡汤越流越多。”
  他说:“水鸡汤越流越多才好啊!这样,男人的大支懒教干起来就越顺畅越快速,她的水鸡如果越紧,就会被干得越爽。那......你的老婆有没有含过你的懒教?”
  我说:“婚前她就有帮我吹喇叭了,而且她的技术一流,又会吸、又会舔我的龟头,还含我的懒弗,害我很快就射出来。”
  志男叔又眉飞色舞说下去:“不是我在吹牛,我的懒教绝不会让你老婆吸得射精。有个讨客兄的女人说要吸我烂鸟,如果我没被她吸出来的话,就让我干免费的。你老婆要不要试试看来含我的懒教?若吸不出我的精液,就让我带她去开房间,干她的水鸡干免钱的,哈......”我对表叔的黄色笑话不知如何应对,才支吾说著:“表叔你真会开玩笑,怎么可以让惠蓉吸你的大懒鸟,还要干她的小水鸡,我怕她被你的大香蕉一干就上瘾,以后常常和你去开房间相干喔!”
  志男叔继续问我老婆的事:“不过你老婆含鸡巴的技术好像很有经验一样,那你婚前有没有干她?洞房夜有没有干他?”
  我说:“婚前她只有让我摸她全身,搓她的奶子,但不让我干进去,洞房夜因为太累,没有干她。”
  他说:“女人脱光光让你摸,就是要你把她摸爽,等她水鸡流汤欠干,就要男人的懒教把她的鸡迈干得爽歪歪。你真是太老实了,换做是我,早就摸得她奶子酥爽,水鸡出汁,拜托我用大烂鸟干破她的水鸡了!要不然,就是她怕你知道她不是处女。”
  我说:“她坚持婚后才让我干进去。”
  他喝了口酒,又说道:“女人洞房夜没有被干会守空房,那你第一次干她有没有流血呢?”
  我说:“没有啊,隔天还能上班啊,而且干了一次还想再来一次呢!”
  他大胆下断语:“那你老婆可能婚前就不是处女了,可能以前有和男人搞过了。”
  我说:“她对性好像很有经验,好像很需要男人来干她,屁股也很会扭腰摆臀,水鸡还会用力夹紧我的鸡巴。”
  他色眼瞇瞇说:“那她以前有认识其它男人吗?”
  我说:“只有一次她不小心说她认识一些杂交的男女朋友,有时候交换伴侣来相干,有时一个女人同时和两三个男人做爱,可是她没参加......”他说:“那一个女人就是她啦!这叫做轮流干,她可能一个人轮流让两、三个男人干她水鸡,才会这么内行啦!”
  我为娇妻辩驳:“可是她没承认,只说是普通朋友......”他说:“这种事除非自己做过,才会讲给别人听,否则没做过,不会讲这种事。那些男人你有看过吗?”
  我说:“我见过三个有点像流氓似的男人,身材又高又壮,常对我老婆开黄腔,问她今天三角裤穿什么颜色的?妳的小水沟最近有没有通?如果妳老公不够粗不够长,哥哥有支大香蕉可以帮妳通得出水。”
  他接著问:“那你老婆有没有暗爽在心里?”
  我说:“她害羞得脸红地说,你们好坏喔!人家的水沟才不要你们的坏东西来通呢!他们也常常夸我老婆的身材好,胸部够丰满,屁股又很会扭。”
  他说:“那他们已经轮流干过你老婆了,她的水鸡有多紧都被他们干爽了,全身上下早被他们摸透了,当然知道你老婆有几根水鸡毛了。”
  第二章我听著表叔的调侃,无奈的说:“你说得也对,真怕她太空虚寂寞,若有个送瓦斯的来想干她或是打电话给流氓来轮流干她。”
  表叔接著话题又说:“对啊!女人的水鸡就是要让男人干的,管他是不是老公,只要懒教大支又粗长,鸡迈被干得会爽就是老公啦!你若不能干她,有个送瓦斯的来,看到她老公不在家,临时想要强奸她,我看她也不想抵抗,双脚自然开开让男人干得爽歪歪,被人强奸还在喊爽呢!如果这男人功夫又好,家伺头又粗长,三不五时当然想跑来和她通奸,你也不知道。”
  我听著表叔调侃老婆,有些难为情,下体却意外的肿胀,接著说:“对啊!她如果太空虚欠人干,只要有一根男人的鸡巴就能马上干爽她,更何况她有那些流氓朋友,真怕他们知道我不在时来找她。”
  表叔接著问:“那他们知道你家吗?还有再往来吗?”
  我说:“知道啊!平常也是有往来,还对我提出换妻的要求呢,只是我没答应。”
  表叔很感兴趣的问:“他们怎么说的?你老婆要不要让你去干其它女人?”
  我说:“他们就说:“大家对你老婆很有性趣,你想不想干其它的女人?让兄弟们好好在床上疼惜你老婆。”老婆听了脸颊羞红,只说如果我想和其它女人玩一下,她没意见。”
  表叔说:“干!你老婆就是想被其它男人轮奸,才会答应你干别人嘛!只是嘴上没有明说心里想要讨客兄。你老婆要马上搬上来,否则她忍不住欠干时,会打电话去找那些流氓,每天一个就好,她在家里接客,就会被这些大懒教干得爽歪歪了!”
  我说:“对啊!真怕她会打电话给那些流氓,而且那些人还会介绍其它的猪哥来干她。”
  表叔淫笑著说:“这叫做甲好到相报!一个干完再接一个,轮流地干她一整晚,她的水鸡就被干得爽死了!”
  我说:“而且我和老婆一起看A片,她常看得三角裤都湿了。”
  表叔说:“你们一起看A片喔!你还一边摸她水鸡,那儿是不是湿淋淋的欠人干?”
  我说:“她看完A片就流水鸡汤,就要我马上干她。真怕流氓介绍新的色狼来,起初不认识,两人只要一起搂住看A片,我老婆内裤一湿,马上给其它流氓脱光衣服强奸她。”
  表叔说:“看黄色的就欠干了,改天我再搂住你老婆一起看A片,等她内裤湿了,她就来求我把她的鸡迈干爽,哈......这很有可能,女人如果欠干,认识不久的人也会让他干。而且你老婆胸部、臀部又大,看起来很需要像我这勇猛的男人来干她。那她的乳头大不大?水鸡有没有让你吸?”
  我说:“她的乳头有点小,最喜欢我吸她的水鸡。”
  他接著说:“有些女人被很多男人干过乳头还是很小,她的水鸡很喜欢被男人吸,可能是以前被那些猪哥吸得上瘾了。你最好等她尿完了再吸,否则她若是最近还常常被那些男人轮流干她,水鸡说不定有梅毒,改天带来让我检查她的水鸡有没有性病。”
  我支吾著说:“应该不会吧!我会注意的,改天你再帮我检查她的那里干不干净吧!”
  表叔一时高兴:“对嘛!不要老婆让人轮流干,还把梅毒传染给你,那你有没有把她的脚抬到肩上干她?”
  我说:“这种姿势会干得很深,但我不常用,我只会男上女下。”
  他说:“她要是让我用这招式干水鸡,一定爽得挡不住。她最喜欢什么姿势相干?”
  我说:“她喜欢主动扭腰摆臀来夹我的烂鸟。”
  表叔:“那是她骑在你上面来套你的烂鸟,屁股很会扭来扭去,还有什么姿势?”
  我说:“她也喜欢狗爬式,屁股抬高让我从后面干。”
  表叔:“这种招式让她有被强奸的快感,她可能喜欢让男人强奸,如果不是你老婆,我就马上去强奸她欠人干的鸡迈。”
  我说:“她的鸡迈又紧又多汁,怕她小水鸡受不了你的大鸡巴,如果你要强奸她,你会用什么招式?”
  表叔:“水鸡紧干起来才较爽啊!我会先让她把我的烂鸟吸硬,含我的大懒弗,再把她的鸡迈搓得流汤出汁,又痒又欠人干,再让她骑在我上面,让她扭腰来夹爽我的懒教,双手还可以搓爽她的两个大奶子。”
  我说:“你的烂鸟长不长?我的不够长,老是干她不够深。”
  表叔:“我的懒教又粗又长,女人不怕粗就怕长,你老婆最适合让我的长鸡巴干得又深又爽!”
  我说:“对啊,你的较长能干得她更深更爽,她也喜欢面对面抱著相干,还有好像喜欢被男人抱起来边走边干,可是我没体力......”表叔:“对啊!她那些流氓朋友体格粗壮,哪支鸡巴都比你长,你老婆身材又苗条又轻,一下子就被他们抱起来干爽水鸡,水鸡汤说不定干到哪滴到哪,哈......你老婆身材好又轻轻的,让我来抱她起来干就很轻松了,保证把她的淫水干到哪就滴到哪,让你在后面擦不完,哈......”我说:“我不相信表叔那么厉害。”
  表叔:“不相信就来试试,我会干得她水鸡汤让你擦不完。这种事你没体力是不行的,她只好找其它勇猛的男人来满足她了,像表叔就是她讨客兄的最好对像,哈......”
  第三章表叔看了看外面壅塞的车阵,喝了口酒说:“你要注意提防点,以免以后她无聊空虚去找男人,那她就像在家接客一样,被男人轮流干。我一听见你老婆说再来一次,还有认识那些杂交的流氓,就知道她以前曾被不少男人干过,技术才会那么好。”
  我想为老婆说话,又找不出理由,只好说:“可能是我的工作太忙,又没体力干她,她才会想去找别的男人吧!”
  表叔说:“我听说有一种人,他本身不够力,会找他的朋友来帮忙干他老婆的。”
  我说:“真的吗?还是怕他老婆出去讨客兄?”
  表叔说:“对啊!以免像你老婆若被流氓干得上瘾,跟男人跑了也说不定。如果说你没能力、没空去干她,可以找一个勇猛的男人来替你干她,比如说......可以找志男叔来帮你干她,让我把她接到我家来住,这样你有空再来看她,其它床上相干的房事就交给叔叔好了,我保证每晚都干得她水鸡汤流不完。我的烂鸟让她吸硬,若射在她嘴里我赔你三千;若没射出来,你老婆就交给我每晚用力的干爽她。”
  我想志男叔已喝多了,就说:“这种事我再考虑看看。而且,她恐怕不会同意。”
  表叔继续灌我迷汤:“这种事你若作不到让老婆会爽,她会去找牛郎。这种事你老婆又特别有性趣,说不定一天要我干她三次喔!”
  我说:“对啊!如果老婆给牛郎干、还要给男人钱,还不如给叔叔干......”我一时说溜了嘴,表叔马上说:“如果你要拜托我来干你老婆,叔叔不会收你钱的。只是如果其它朋友要代我的班,你也要同意让我朋友干你老婆。”
  我说:“这样也对!你的朋友若是勇猛有力也没关系,只要能把她干爽就好了。”
  表叔接著说:“我有两三个朋友,平时也很兴查某,和你老婆兴查脯人很速配,我再介绍他们来轮流干你老婆,保证她每晚水鸡都不会空虚,你相信叔叔他们都没病毒。”
  我说:“这种事还要她同意才行,我再问她想不想来和叔叔一起住。你可不要把她的奶子搓得变形,水鸡不要把她干破呢!”
  表叔说:“她的奶子还真大,以后不要喂母乳给小孩吸,这样才不会变形,叔叔摸起来才会爽,水鸡紧才好啊!夹住我的大支懒教才会爽啊!她的臀部好像有变大了。”
  我说:“叔叔你注意她很久了,是不是?哈......有没有偷吃过她豆腐啊?她的屁股有较大,也喜欢我用力拍打她的屁股。”
  表叔似乎心事被看穿,半晌才说:“没有啦!她的身材前凸后翘,不时也有猪哥在肖想,我只有一次边偷看她洗澡边打手枪而已。对了,还有一种代夫生子的,你知道吗?”
  我说:“是指试管婴儿吗?”
  他说:“那个较贵老婆又不会爽,就是男人精虫太少或没体力干爽她,就找其它勇猛的种猪来干她,直到干得她怀孕才不干。就是说,如果你不能生,就找我来干你老婆,干到她怀孕为止。”
  我说:“我懂了,那如果不是一次就干得她怀孕,是不是你还要继续干,一直干到我老婆怀孕为止?”
  他说:“对啊!如果第一次没有干得她怀孕,我会每晚加班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怀孕才停止,有可能一干就干她半年或一年。”
  我说:“如果干到她怀孕就不能再干了。”
  他说:“还有一种借腹生子,就是女人不能生,丈夫会找其它女人来干得她有身孕为止。如果我老婆不能生,就找你老婆来让我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有身孕为止。”
  我说:“如果婶婶不能生,叔叔可以干惠蓉直到她怀孕为止吗?”
  他说:“对啦!反正婶婶已经结扎了,我想干到你老婆有身孕,帮我生一个私生子。如果你也不能生,叔叔也可以顺便帮你干她,直到她被我干得大肚子,免费帮你代夫生子,哈......”我说:“可是要生两个,一定要惠蓉让你干很久才办得到。”
  他说:“没关系,反正先让她搬来我家,让我和她培养一下感情,晚上两人搂著一起看A片,培养一下相干的气氛,然后再来每晚加班干爽她的鸡迈。如果太累,我会找其它流氓来轮流干她,保证她每晚都被干得叫哥哥。刚开始我可能会先射在水鸡外面,先让她和我跟我朋友玩个半年,再看日子干得她受精。”
  我说:“那我老婆不是给你干免费的,而且没怀孕?”
  表叔说:“不会啦!总是要先让叔叔和她天天搂著看A片,培养一下感情,两人天天抱在一起相干,感情又深,她就会喜欢让我干鸡迈,这样干出来的小孩才会健康聪明。”
  我说:“原来借腹生子也要培养感情,那其它插花的流氓,干我老婆又没感情?”
  他说:“其它流氓很喜欢干家庭主妇,你老婆又喜欢让流氓轮奸,你就让她好好享受一下吧!”
  第四章高速公路上的塞车虽难挨,我与表叔的对话却令我下体罪恶地亢奋。到了台北,我又应他之邀到他家聊天。
  我说:“表叔,你也别把我老婆说得那样难听。”
  表叔:“你老婆是不是欠干,让叔叔的这支大烂鸟干看看,就知道她多欠男人干了。哈......”我说:“可是她对你的印像好像不太好?”
  表叔:“她哈我哈得要死,你们结婚前有次来我家,我看她穿窄裙,屁股又翘,奶子又挺,我的懒教就硬起来了。”
  我套他话说:“那你有没有放过她?”
  表叔:“让叔叔看上眼的女人,她们的水鸡都要让我干得流汤才行。你老婆也算是鸡迈欠我干的女人,那天你正好外出,我看她一个人在厨房作饭,刚好有她的电话,我便拿著话筒给她,顺便在她后面用我的懒教磨她的臀部,磨得她的鸡迈也流汤,三角裤都湿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她的内裤湿了?难道你有摸她下面?”
  表叔借酒助胆说:“不怕你知道,我趁她讲电话时,两手便搂住她的细腰,一直用烂鸟磨她的臀部,她不敢出声,只好双手假仙的拨著,我接著用力把手伸入她的胸罩爱抚,她好像被我摸得很爽,讲完电话才说:“叔叔,别这样,志仁说他今晚不回来......””
  “小美人,老公不在家,今晚只有我们俩在而已,让叔叔好好疼惜一下。”
  “可是人家已是志仁的未婚妻了,不行啦......”表叔:“你老婆和我说你晚上不回来,分明要勾引我强奸她,嘴上说不要,屁股还是扭来扭去,我就把她的短裙脱下,再剥下她的上衣,让她全身只剩胸罩和三角裤。”
  我问:“那惠蓉有没有抵抗你?”
  表叔淫笑:“你老婆是有男人来干她就好的女人,两手假仙的抵抗,我不必太用力就把她脱得只剩粉红色胸罩和三角裤。”
  我喃喃说:“她很喜欢穿粉红色内衣裤......”表叔:“我接著也把自己的内衣外裤脱掉,她也不想跑,等我脱完衣服只剩子弹型内裤再去搂住她,当她看到我下面又硬又粗,内裤鼓鼓的,就不想跑了,在原地等我再去搂住她。”
  “惠蓉,叔叔的懒教又粗又大,妳要不要摸摸看?”
  她不敢摸,但偷看一眼就暗爽了。我就和她面对面搂住接吻起来,你老婆本来还想求救,嘴巴被我盖住,舌头也不听话和我勾搭起来,我便一手搂紧她的细腰,一手爱抚她的臀肉,说些肉麻的话:“妳的奶子真是丰满坚挺,屁股又大又翘,真可惜这么好的身材让志仁放在家里不用,应该让叔叔的大支懒教好好来干爽妳的鸡迈。”
  “不行,人家已经要嫁给志仁了。”
  “女人的水鸡就是要让大鸡巴干的,管它是不是老公的!妳看路边的野狗还不是看喜欢就在路边干得分不开,妳想不想被叔叔干得懒教和水鸡分不开?”
  “讨厌,叔叔你好肉麻,人家才不想和你分不开......”惠蓉羞著说。
  “今晚叔叔会用大烂鸟把妳欠干的鸡迈干得爽歪歪,然后像外面办事的野狗一样,懒教和水鸡干得分不开。哈......”
  “讨厌,叔叔你好坏......”我说:“表叔,你真会开黄腔,还想和我老婆干得分不开。”
  表叔:“你老婆性欲强,才会说再来一次,她很想被男人轮流干她通宵。我亲她嘴后,再脱下她的胸罩,开始搓她的奶子,真是坚挺丰满,乳下还有颗桃花痣。如果照你说她没哺乳,应该没变形吧!”
  我气著说:“她的乳下好像有颗痣,目前乳房还很挺啦!你想不想再搓她奶子?”
  表叔:“当然想啊,哈......我忍不住又把嘴凑上去吸吮她乳头,两手在她的臀部上来回爱抚,上下齐攻已令她开始欠干脸红,我便把她抱起来走到客厅,她还不是乖乖的让我抱起来?”
  “不要......不要......叔叔不要强奸人家......”
  “放心,叔叔不会强奸妳,叔叔今晚要做妳客兄和妳通奸,让志仁戴绿帽,哈......”
  “讨厌,你又乱说,不理你了......”
  “不要假了,妳的鸡迈已经在流汤,三角裤都湿了,今天一定要让叔叔的懒教把妳干得爽歪歪才行。”
  “我便播放A片勾引她,开始搂著她一起看A片助兴,让她看得愈看愈想被男人干,又看到叔叔像流氓的勇猛体格,家私头又粗,水鸡汤一直流,我便用手摸她的三角裤。”
  “啊......妳的三角裤都湿了,真是欠干的水鸡。”
  我说:“惠蓉只要一看A片就要我干她,水鸡也会欠干而流汤。有一次朋友永丰来我家过夜,刚好她看了A片很想被男人干,那晚我太累没干她。”
  表叔:“那有没有让你朋友代劳和她交配?哈......”我说:“我不知道那晚永丰有没有趁机干我老婆,不过他哈我老婆已久,常拿她的内裤自慰。”
  表叔:“那八成妳老婆那晚就讨客兄,和永丰干通宵了。哈......”我说:“我不知道,只知她们两人都睡到下午才起床......”表叔:“她的水鸡被我愈搓愈痒,水鸡汤滴得我一手,我便一边吸她乳房,一边搓她水鸡,搓得她两腿一直抖。人家说女抖贱,真是淫贱欠干的骚货!”
  “惠蓉,妳的水鸡会不会痒?”
  “啊......叔叔别再挖了......人家会忍不住......”表叔:“刚好电视上有个黑人挺著特大号鸡巴在干女人,你老婆看得发情脸红,想被人干又不敢说,我就把她的手放在我的子弹内裤上让她暗爽一下,她一摸到我的大懒教,害羞得脸红心跳。”
  “惠蓉,叔叔这根粗不粗?有没有比妳老公的还大?”
  “讨厌,你的东西好可怕,比志仁的还坏一百倍......”
  第五章我接著问:“那她有没有帮你吹喇叭?”
  叔叔露出狡狯的笑容:“不是妳老婆不守妇道,而是遇到叔叔这专门干女人的猪哥,她就忍不住像发情的母猪一样,欠我的大鸡巴干!”
  我说:“对啊!你就像专门替猪母打种的猪哥一样勇猛,更何况我老婆好像很欠男人干,更欠你的大支烂教来干她小水鸡。”
  表叔:“我们一起看A片,两人都想交配,我先和她面对面搂著一起跳舞,她说不会跳,我就叫她双手搂住我脖子,我的手紧紧搂住她的下体。两人的烂鸟和鸡迈隔著三角裤磨得分不开,也磨得她水鸡更加淫痒,鸡迈一直出汁,她的嘴上说不要,胸部的两个大奶一直磨著我胸膛,屁股似拒还迎扭动著,让水鸡撞得我烂鸟好爽,水鸡撞到大龟头她就暗爽脸红。”
  “惠蓉,我的龟头撞得妳的水鸡爽不爽?叔叔先用大龟头把妳的水鸡磨出汁来,等一下我们较好办事。”
  “讨厌,你的手搂得人家下面好紧,妹妹会受不了......你要和人家办甚么事嘛?”
  “就是男人和女人房间内做的事啊!简称房事啊!”
  “讨厌,你又不是人家老公,人家才不要和你做那件事。”
  表叔:“你老婆讨客兄的时候真是风骚欠干,哼哼啊啊的叫春。”
  “啊......不要......这下磨得人家水鸡妹妹又痒了,你的东西好大,磨得人家心里好乱。”
  “别怕,叔叔今天会让妳的小水鸡吃到最粗壮的懒教。妳的屁股真大,摸起来真爽,两个奶子磨得我好爽。抱紧一点宝贝,让叔叔吸吸妳的奶。”
  “讨厌,这么大了还要吸人家奶。”
  表叔:“我便一手搂著她下体,一手搓弄她乳房,然后把嘴巴凑上去舔她粉红色乳头,再大口含住乳晕用力吸吮。她可能被我吸乳太爽,还用手抱住我的头喂我吸奶。”
  我说:“想不到我老婆这么会帮男人喂奶,她的奶子吸起来很爽吧?”
  表叔:“她的乳房丰满,加上我一边吸奶,一边用舌头转来转去舔她乳头,让她享受和男人通奸的刺激与快感,贞节妇女也会变荡妇!”
  我说:“女人还是在讨客兄的时候特别风骚欠干,何况你把我老婆勾引得更欠干,她的小水鸡想不让你干也难。”
  表叔得意说著:“你内行的,不是要让你戴绿帽,而是未结婚前她的水鸡是让男人想干就干的,勾引未婚妻不算犯法吧,所以我才敢和你说这件事。当然她现在嫁妳了,除非你干她不够深不够爽,同意让叔叔代替你尽房事义务,每晚我会干得她鸡迈又深又爽,也能介绍猛男替你轮流干她,否则现在不敢啦,除非她寂寞难耐主动来张开大腿让我干。哈......”我说:“这样说也没错,未婚前她的水鸡不知给多少男人轮流干过,不差叔叔一人。至于现在她是有些寂寞难捺,有需要再请叔叔帮我每晚和她相干,免得她去讨客兄,在家里当接客的妓女。”
  表叔:“好戏在后头,把她吸奶后,我们两人都只剩内裤,她也害羞得把头低下,我便把她抱起来走向卧室。”
  “惠蓉,今天就让妳做我的新娘,好不好?我们要进洞房了,妳爽不爽?”
  老婆害羞地把头靠在他粗黑的胸膛:“你好坏,人家还没和志仁洞房,想不到被你这坏叔叔抱著进房间......羞死人家了!”
  我说:“想不到我和惠蓉还没洞房,叔叔已经先把她送入洞房了。”
  表叔:“谁教你把娇妻放在我家里,刚好潘金莲遇到了西门庆?叔叔想干的女人每个都要让我干得叫哥哥,你老婆也不例外,谁叫你娶到这么会讨客兄的荡妇!”
  表叔:“接著我说一些黄腔来让她更思春,水鸡更想被男人鸡巴插,淫水流得多,懒教干她小水鸡才爽才深。”
  我说:“这也对,她的水鸡又紧又小,你要挑逗她流出水鸡汤,你的大鸡巴干她的小水鸡才不痛,而且才能干得她又深又爽。”
  “别害羞,志仁的身材矮小,体力又差,没法满足妳,就让叔叔这只大猪哥先来打妳这只发情的猪母,先替妳老公把妳这欠干的水鸡干爽,妳才不会去讨客兄。”
  “讨厌,你就是坏客兄啦,还说人家发情欠......”表叔:“我先让她躺下,然后再全身压在她上面,两人紧紧相抱,我的嘴凑上去吻她小嘴,胸膛压著她丰满的乳峰,下体凸起的龟头刚好顶在她三角裤上磨擦嫩穴,也磨得她水鸡淫痒流汤,三角裤沾满淫汁,加上我肉麻的粗话令她脸红心跳。”
  “惠蓉,两手搂紧我的屁股,这样哥哥的懒教才能把妳欠干的鸡迈磨出汁,等一下哥哥这支大懒教才能干得妳水鸡又深又爽,干得水鸡又深又拔不出来,好不好?”
  我说:“你太会开黄腔了,还要干得我老婆的水鸡又深又拔不出来,她一定害羞不已。”
  “叔叔,你真坏,勾引人家上床,还要干得人家妹妹又深又拔不出来,羞死人了!”
  表叔:“她听了脸红心跳,我便拉她手搂住我的屁股来磨她小鸡。”
  “惠蓉,哥哥的懒教磨得妳水鸡有爽没?爽就搂紧一点叫春让哥哥听。”
  表叔:“这时我们搂住隔著内裤相干,也干得弹簧床伊伊哇哇响,还有我说的淫话,让她听得更思春欠干了。”
  我说:“听你讲这些粗话,平时端庄的老婆当然会发情,水鸡一定流更多汤来迎接你大鸡巴的深深干入。”
  第六章老婆阴部在表叔粗大阳具的磨蹭下,渐渐分泌出爱液,口中低吟:“啊......不要再磨了......人家下面好痒......”
  “痒就来把哥哥的烂鸟搓硬,等一下才能干进妳水鸡内止痒。”
  表叔:“妳老婆下面被我磨出水鸡汤,水鸡正淫痒欠干,我就脱下她湿了一半的内裤,露出她湿润的阴部,水鸡毛真长,难怪欠男人干。”
  我说:“她的水鸡毛是很长没错啦,性欲也很强。”
  表叔:“我还把她的那件沾满淫水的内裤留著,当作我们相干的证物呢!我干过的女人都有留下三角裤。”
  说著表叔代我进房间,打开衣橱,上面挂了十几件女人内裤,还写上名字。
  他先拿出一件是美玲的:“这件是你妈十年前穿的,当时你爸力不从心,我常常偷偷和你妈相干。”
  我说:“难怪她会认你这干弟,好掩人耳目。”
  表叔:“干过你妈的男人可不少,你都不知道吗?她的风流事以后再说给你听。”
  我说:“我不知道妈妈有和其它男人上床的事,只知她认了不少的干哥和干弟。”
  表叔:“不管干哥干弟,每个都是客兄,在床上被男人干爽时都叫哥哥,有次我找三个年轻流氓轮奸她,被干爽时每个都叫哥哥。”
  接著他拿出一件写著惠蓉的粉红内裤向我炫耀:“这就是你老婆的三角裤,也是她和我通奸的证物啦。哈......”我看著这件十分眼熟的内裤,半晌才说:“这件内裤很像是我老婆的,你可以还我吗?”
  表叔:“你相信我干过你老婆了吗?要拿回内裤,以后再说,至少让我再和她重温旧梦,再干她水鸡几百次再说。哈......”我一时语塞,想不到表叔色心又起,想再与老婆重温旧梦。
  “这件事我再考虑看看,我怕她水鸡被你的大懒教干爽,以后都不理我。”
  表叔:“那以后我就天天帮你在床上干她,你可以看我和你老婆合演的A片打枪,顺便帮我们擦干淫水。哈......”表叔手里拿著惠蓉的内裤欣赏著:“你老婆看到我脱下内裤,露出一根比你还粗长的大鸡巴,心里暗爽又害羞。”
  “惠蓉,我这支有没有比妳老公还粗还长?”
  “讨厌,你的东西比老公的还色、还坏!”
  说著表叔也掀开内裤,让我看到他粗长硕大的女性恩物:“怎么样?有没有比你粗比你长?”
  我说:“确实比我的还大一号,惠蓉的小水鸡怎能让你这么粗的懒教干得进去?”
  表叔:“你老婆最爱被大懒教干了,她的鸡迈小夹得男人烂鸟最爽。我先拨开她的两片阴唇,露出粉红色的阴道,再找到她的阴蒂,用舌头又吸又舔,令她春心荡漾,水鸡流汤,穴心淫痒欠干,两腿一直抖动。”
  “人家说,女抖贱,真是欠干的婊子,快把我的懒教吸硬,等一下才能干死妳,顺便把我的懒葩含著,等下干进妳子宫内射精,把妳奸出个杂种。哈......”
  “讨厌,坏哥哥,强奸人家,还要帮志仁干得人家受精怀孕。”
  我说:“我老婆有帮你含懒葩,想被你干进水鸡内受精吗?”
  表叔:“她当时水鸡正欠我干,也顾不得羞耻即将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危险,害羞的小口含住我的大鸡巴吸吮起来,还吸的酥酥叫,然后也乖乖的含住我的大懒弗吸舔著,我的烂鸟被她吸得真爽,手还一直摸我的睪丸,真爽!”
  “哦......妳真会吹喇叭,吸得我懒教真爽,真是专门来讨客兄的女人,等一下哥哥会把妳的鸡迈干得爽歪歪。”
  表叔:“这时我也吸吮她的阴蒂,让她更发情欠干。”
  我说:“你对惠蓉的前戏很厉害,让她淫水流多点再一次好好干给她爽。”
  “妳的水鸡真紧,哥哥最爱干这种小水鸡,夹得懒教才紧才爽。”
  “讨厌,人家的小鸡连志仁都没插过当然紧,倒是你的东西好粗,怎能塞进人家的小洞洞?”
  “放心,放轻松,好好和哥哥配合,鸡迈被干爽时多叫春助兴,我们相干起来不会痛只会爽。妳的水鸡汤好多,欠不欠干?”
  我说:“叔叔你真色,还问我老婆有没有欠干?”
  “啊......你挖得人家水鸡妹妹好痒,人家受不了......”
  “受不了就说:志男哥,人家水鸡欠你干。”
  表叔:“起初她还不敢说,后来忍不住水鸡淫痒还是说了。”
  “不要吸人家豆豆了,人家受不了了......好......我说我说......志男哥......人家的水鸡欠你干......人家想被你干爽水鸡。”
  我说:“想不到我老婆会说那么淫荡的话,还叫你哥哥,真是气人!”
  表叔:“我是她的客兄,当然叫哥哥才亲热嘛,我听了真爽,竟然要客兄赶快干破她水鸡。接著我把手指抽出来,先把她放平躺下,分开她一双白晰晰的粉腿,露出她湿润欠干的水鸡洞,先把大龟头顶在她阴阜耻丘上,再用龟头搓弄她的阴蒂吊她胃口。”
  “惠蓉,这样戳妳阴蒂,爽不爽?”
  “讨厌,你的龟头好粗,磨得人家穴心好痒,别吊人家胃口了,人家要你的东西啦......”
  “惠蓉,我们要相干了,爽不爽?”
  “讨厌,竟然还没和志仁洞房,就要和色狼叔叔交配了,真是羞死人!”
  我说:“想不到我的水某还没干到,她的小水鸡就先被你的大鸡巴干了。”
  表叔:“再来就听听我如何干得你老婆爽歪歪的。我就把大鸡巴用力向下一顶,“滋”的一声插入她又紧又小的水鸡内抽干,她的水鸡又紧又有弹性,比妓女的还紧好几倍,夹得我烂鸟好爽!”
  “哦......妳的水鸡真紧......夹得我的烂鸟好爽......干给妳死......干破妳的鸡迈!”
  “啊......你的东西好粗好长......快把人家的小鸡撑破了......志男哥......慢慢来......人家怕痛......别插得太深......小鸡会受不了......”
  “别怕,哥哥会慢慢的把妳小鸡撑开,好好干爽妳欠人干的鸡迈。”
  我说:“惠蓉的水鸡又紧又小,第一次就被你这么粗长的懒教干进去,一定要慢慢干她,干久一点才能干她深一点,干进她的水鸡底。”
  表叔:“干妳老婆这种小水鸡我最内行,不用你教,倒是她最近水鸡有没有被你干松掉?如果还很紧,真想改天回去再干爽她的小水鸡,懒教很久没让她的鸡迈夹爽。”
  我说:“最近她的水鸡除非有让那些流氓轮流干,否则我不常干她,应该还很紧,你的烂鸟又想被我老婆的小水鸡夹爽吗?”
  表叔已开始轻重有序地,用他的大阴茎来回抽插著惠蓉紧密的阴道,不时让龟头抽干著她淫痒的水鸡肉壁,耳畔有志男叔粗俗的淫词,与老婆娇喘连连的叫春。
  “这样干妳鸡迈有爽没?被我干爽就叫春助兴,哥哥会把妳的水鸡干得越深越爽。”
  “啊......志男哥......你的东西又粗又长......每一下都干到人家的痒处......这下干得好深......好重......大龟头撞得人家穴心好麻......啊......这下干破人家小穴穴了!”
  第七章听著表叔在眉飞色舞地说他如何干我老婆,除了感到气愤,下体却罪恶地亢奋。
  我说:“我老婆的水鸡那么紧,你的懒教那么粗,干得她会爽吗?”
  表叔:“这就看我的床上功夫了,我先把懒教干进她水鸡一半,来回抽干几次,先把她欠人干的鸡迈撑开,然后再整根干进她水鸡底,干得她水鸡流汤又爽歪歪。当女人被干爽时,会紧紧抱住男人下体,希望男人的鸡巴干深一点,不管是不是老公在干他。”
  “惠蓉,鸡迈被我干爽时就叫春,让哥哥知道妳被奸得多爽。你的鸡迈又紧又有弹性,真是专门来让客兄操的,夹得我龟头好紧好爽,干死妳!”
  “啊......坏哥哥......这下插得太深了......大龟头好粗......小水鸡快被它干破了......你说人家的妹妹叫鸡......迈......好难听......还有你的粗话......人家听得好不适应。”
  我说:“平时惠蓉是很端装的淑女,听到人说三字经就脸红,何况你说的是最淫的粗话,还说她的妹妹鸡迈,难怪她害羞。”
  表叔:“你老婆越是淑女,越喜欢听我说干破她鸡迈的粗话,每次我一说她就脸红,暗爽不已,双手搂得我越紧,我也叫她把双脚勾住我的下体,两人的懒教和水鸡才能干得分不开。”
  “惠蓉,用脚勾紧我的屁股,哥哥的懒教才能干得水鸡分不开。”
  “讨厌,人家的脚高高勾住你的下面,姿势很难看......”
  “管它的,姿势歹不要紧,爽就好啦!”
  我说:“表叔你真坏,还叫我老婆双腿勾紧你下面,真令她羞死了,不过这样确实能让你们两人的性器干得分不开,也干得更爽。”
  “坏哥哥,这样人家全身都被你抱著相干,双脚又勾在男人下面,真是羞死人!”
  “惠蓉,哥哥的东西有没有比志仁粗?水鸡的痒处有没有被干爽?”
  “讨厌,你的东西比志仁的还坏一万倍,至少他不会诱拐良家妇女。你的东西好大大,让人家看到它小裤裤就湿了......羞死人了......”
  “我的东西又粗又长,专门用来诱拐妳这种寂寞难耐的良家妇女,以后只要妳水鸡被志仁干得不够深不够爽,随时来找我让大鸡巴干爽妳,哈......”
  “讨厌,你又笑人家和你偷情......”我说:“表叔,你的大鸡巴真是用来诱拐良家妇女的,难怪我妈会让你拐上床相干,又和你背著老爸通奸了好几年。惠蓉一看到你的大支懒教,三角裤就湿了,水鸡就想被你大鸡巴干了。”
  “如果让志仁看到人家和你这坏叔叔相干得分不开,人家双腿又紧紧勾住你下体,真会气死他。”
  “好妹妹,谢谢妳提醒我拍下我们交配时的照片,以后拿给他拿来打枪,哈哈......”
  “你好坏,不要啦,志仁会知道人家和你偷情的事......人家会没脸见人。”
  我说:“你说你有拍下和我老婆相干的照片?拿出来看看,我不相信。”
  表叔:“借你拿去欣赏打枪,底片在我处,再洗就有,让你看看我们干得分不开。”
  说著表叔已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表叔和老婆紧紧搂住相干,老婆的双手紧紧搂住他,一双粉白玉腿高高勾住表叔的下体,惠蓉害羞脸红不已,表叔则雄壮威武的淫笑,老婆的粉嫩肉穴被他的特大号鸡巴塞得密不可分,几乎快把她的水鸡撑破。
  我说:“想不到你说的都是真的,还有两人相干的照片为证,真是欠人干的荡妇,双腿还夹得你下面那么紧,气死人了!”
  看了表叔与惠蓉相干的照片,除了戴绿帽的羞愤,下体竟意外地勃起。
  表叔看到我下体凸起:“看到你老婆被男人干的照片,你懒教也会硬,可见你想当场看你老婆被男人轮奸,哈......改天你再带她来我家,让你现场偷看她被我和流氓轮奸的A片,女主角就是你欠人干的老婆,哈......”我结巴著说:“那是因为你......们......通奸的事......让我太气愤了......下面才会有反应。”
  我因心事被他说中了,反而自己羞愧大于气愤,没有再责难表叔。
  表叔:“别歹势啦,就把你老婆想成A片女主角,时常要让男人干破鸡迈就好,只要她想被我干,你想看她和我与猛男相干的精彩画面,随时都可带她来和我同居相干给你看,哈......”我急著转移话题,化解尴尬:“你别扯开话题,再来你又怎么干我老婆?”
  表叔:“我们两人干得床摇地动,她的水鸡一收一放,夹得我懒教真爽;她的两个大奶子被我压得快变型,两人如胶似漆,懒教和水鸡干得密不可分。还有我调情的粗话,她鸡脉被干爽时叫春,真像世界最骚的荡妇。”
  表叔:“接著我也换个姿势干她,把她抱起来坐著,两人面对面抱著相干,你老婆的双腿也紧紧勾住我的下体,让我的懒教紧紧顶住她的肉穴抽插。”
  “惠蓉,这招是偷情妇女最喜欢让牛郎干的姿势,妳喜不喜欢?”
  “讨厌,这样和你抱著相干好难为情哦......你的手抱得人家屁屁好紧......”
  “快看下面,妳的水鸡正在吃我的大热狗,还边吃边流口水呢!哈......今天让妳水鸡吃个粗饱,明天才不会去讨客兄。”
  表叔:“我的两手抱著她又白又嫩的两瓣屁股,让她的小水鸡来回吞吐我的大鸡巴,她看了一眼下面自己的小穴正在吞吐著我粗黑的鸡巴,羞红脸不敢看,就靠在我胸膛,双手紧紧搂住我,全身交给我抱著干爽她鸡迈,胸前两个乳房也被干得摇来摇去,我就把嘴巴凑上去吸她奶子,上下齐攻,干得她全身酥爽,一直叫我哥哥......”
  “啊......好哥哥......你的床上功夫真好......抱著人家交配......虽然难看......却很刺激......你的坏嘴巴除了说些难听的话,还这么用力吸人家奶奶......坏哥哥......你全身坏透了,人家全身上下都让你欺负到了。小冤家......人家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要让你好好欺负的。”
  表叔:“我看著镜中她的雪白娇躯,正被我双手紧紧搂住相干真是爽。她也害羞地看著镜中两人抱著相干的香艳画面,有些偷情的快感,小鸟依人靠在我胸前娇喘连连。”
  “惠蓉,快看我们抱著相干的画面,妳的屁股又白又嫩抱起来真爽,妳的水鸡真有弹性,一夹一放,夹得我懒教好爽,真是专门用来夹爽男人鸡巴的骚穴,不做妓女夹爽天下男人鸡巴太可惜了,哈......”
  “讨厌,人家不敢看,你这坏色狼,把人家干得又羞又爽的样子,好丢人呢......人家的水鸡才不要像妓女般给人乱插......人家的小鸡迈只想被坏叔叔的懒教插。羞死人了......不说了......”我说:“想不到端庄的惠蓉,听你讲的粗话,马上被你教坏,还说她的小鸡迈只想被你大懒教插。”
  表叔接著拿出第二张两人抱著相干的照片给我看,里面的老婆雪白娇躯被健壮粗黑体格的表叔抱著相干,脸上泛著娇羞靠在他结实的胸膛。表叔双手抱著老婆白晰的臀肉,一副床上征服女人胜利者的淫笑,让我下体再次充血。
  我说:“你干女人的姿势都很难看,也最令女人害羞暗爽。我老婆的屁股抱起来很爽吧?看你笑得这么爽,害我老婆被你干得多难为情,搂得你那么紧。”
  表叔:“你老婆就是欠我干,才会搂得我那么紧,希望我把她全身肌肤都摸爽,奶子把她吸爽,鸡迈淫痒想让我干到底,才会表现得很欠男人干。”
  我对他数落老婆不满:“那也难怪她,遇到床上功夫一流的表叔挑逗,算她身材太好招来你这大色狼,水鸡发痒就想让色狼的大懒教干,接著你又怎么干我老婆?”
  表叔接著说:“抱著相干以后,我就叫她双手紧紧搂住我脖子,准备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
  “宝贝,双手搂紧我的脖子,我抱妳起来相干,很刺激又好玩。”
  “坏哥哥,你的做爱招式真不少,抱起来干人家,羞死人了......”表叔:“我就抱起她一双玉腿,开始走下床,在房内边走路边干她水鸡,她的鸡迈被我边走边干,一直从里面渗出淫水,随著我懒教抽出就沿著我的懒教懒葩滴下来。她的身材苗条抱起来干真是爽,她好像很喜欢被男人抱起来干,脸上又是羞红不已。”
  “惠蓉,这招抱起来干的姿势爽不爽?妳的水鸡又在流汤了,还滴得地板都是妳发情的淫水,真应该叫志仁来擦干妳被我操出的淫水。”
  “色狼哥哥,这样人家全身都让你抱起来边走边干,让人家好难为情,不过......很刺激......你的体格壮力气大,抱著人家的身体边走边干,干得人家好羞好爽,可惜志仁力气小,没法抱人家起来干......”
  “放心,如果以后志仁没法抱妳起来干,妳就来找我替志仁抱妳起来干,哈......要不然妳可以找些体格健壮的牛郎、建筑工人、流氓等猛男抱妳起来边走边干,哈......”
  “讨厌,人家又不是人尽可夫......又不是发情的母狗......随便就和男人交配的荡妇。志仁的体格矮小,力气不大,我怕他没力气像你这样抱我起来相干,真希望让坏哥哥天天抱人家起来边走边干......羞死人了......”
  “好妹妹,我叫志仁搬来我家,我就可以趁他不在时抱妳起来相干了,好不好?”
  “讨厌,那人家就有两个老公,轮流插人家小鸡了,哥哥坏死了!”
  “我在南部有认识一些体格健壮的流氓,像住志仁家隔壁的昆博就很会干女人,还有干过志仁老妈的木财,还有专门干良家妇女的牛郎福强,只要你欠男人大鸡巴干,跟我说我马上叫他们带妳去开房间干爽妳的小水鸡,哈......”
  “讨厌,你的朋友都好色,人家才不要,以后再说啦......羞死人了......”表叔:“当我抱你老婆起来干时,刚好你打电话回来。”
  “表叔,家里有没有甚么事?惠蓉在作甚么事?”
  “你老婆和我正在做爱作的事。”
  “表叔,你们在做甚么事?”
  “没有啦,就是做一些房间里的事,像打扫房间、铺床单啦。”
  “可是我听到她怎么像在叫春?”
  “没有啦,她打扫累了我帮她按摩身体,她有些地方发痒,我用我的棍子帮她止痒啦,听她被我弄得多爽,像母猫叫春。”
  “喔......原来你在帮她按摩,可不要连她的胸部和水鸡都按摩,如果她水鸡淫痒,可别用你的肉棍帮她水鸡止痒喔!”
  “放心,你老婆交给我调教一晚,明天她会胸部更丰满,身裁更好,水鸡更想被男人干,变成最美的新娘。”
  表叔把话筒拿给老婆,一方面也用力抱著她娇躯“啪啪”抽干她肉穴,电话中不时传来表叔的喘气声、惠蓉被干爽水鸡的“嗯啊”声、还有两人性器交合的“啪啪”声。
  “惠蓉,今晚我不回来了,表叔帮妳按摩很舒服吗?妳叫得好奇怪。”
  “没有啦,表叔很会按摩,我全身除了胸部和私处,都让他按摩的很舒服才会像叫春啦,我的背部会痒,他用自己的又粗又长的棍子帮我止痒。”
  “如果妳下面会痒,可不要让他的大肉棍插进去止痒。”
  “志仁,你放心啦,志男哥会在床上好好照顾我的,他的棍子好粗好长,弄得人家好舒服,他的手好有力,按摩人家的屁屁好舒服。”
  惠蓉被表叔抽插得太爽,电话中一直叫春,又把话筒给表叔。
  “你老婆很喜欢我的又粗又长的棍子,听她被我戳得多爽,好像被表叔强奸得叫床。哈......你放心啦......今晚我会把她全身按摩酥爽,再用我粗长的棍子戳她痒处一整晚,我会替你在床上好好照顾她,保证她爽死,不会出去讨客兄。”
  “哈......志男叔真是爱说笑......今晚就辛苦你了,可不要把她强奸了......”
  “不会啦,我不会强奸她,我会和她通奸啦,哈......开开玩笑别介意。”
  我说:“原来我打电话回去,你正抱著惠蓉边走边干,还说帮她按摩身体,原来是爱抚她全身,用粗长的棍子来止痒,原来是用你粗长的肉棍干她,帮她止住水鸡的淫痒,还说整晚在床上照顾她,原来你是和我老婆干通宵,她讨的客兄就是你。”
  表叔:“我故意让她边讲电话边干她,看她被客兄干爽,又忍不住叫春给老公听,我就特别爽,当然如果能在老公面前干她一定更爽。志仁,要不要改天我先把你绑起来,然后在你面前强奸你老婆?这样你当场看到老婆被男人强奸一定很爽,惠蓉在老公面前被我干一定又羞又爽,还能享受通奸的快感,我在老公面前强奸他老婆,真是够爽,顺便教教你怎么把女人干得爽歪歪的床技,哈......”我气著说:“亏你想得出这种鬼点子,叔叔你真色。”
  第八章表叔:“男人不色,女人不爱,你老婆被我边讲电话边干她叫春给老公听,表现得更是淫荡,很配合客兄干她,什么姿势都乔出来给我干爽她鸡迈,哈!”
  我说:“讲完电话后,你又用什么姿势干她?”
  表叔:“讲完电话,你某因为叫春给你听,脸红害羞不已,但是水鸡又正在痒,欠叔叔的大懒叫干,只好紧紧搂住我,在我耳边叫春。”
  惠蓉:“你好坏,叔叔,还让人家叫春给老公听,羞死人了!”
  表叔:“惠蓉,不要叫我叔叔,女人在床上被男人干爽都会叫哥哥,或是老公,以表示亲密。快叫哥哥干妳,不然不干妳,让妳水鸡痒死,哈!”
  我说:“表叔,你还真会吊她胃口,她说得出口吗?”
  表叔:“查某只要在床上把她干得鸡迈够爽,叫老公都会叫,我只用九浅一深,大龟头只在外面捅得她更痒,偶而才一下干到她的水鸡底,她就水鸡淫痒,水鸡汤查查滴,两手越搂越紧,两腿紧紧勾住我下体,水鸡还会上来迎凑夹我的懒教呢,老公也叫得出口啊!”
  惠蓉:“啊......干进去一点嘛......人家里面好痒......好啦......人家说了......志男哥哥......你插得妹妹快受不了......好哥哥......人家的水鸡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亲爱的老公......快干进人家水鸡底......啊......好老公,你真是太厉害了,人家水鸡的痒处都给你色色的棒棒干到了......好老公......快干死我......”表叔:“志仁娶到一个淫荡的婊子,第一次讨客兄就叫人老公,真是人尽可夫。只要能在床上干爽妳的水鸡就是老公,对不对啊?欠干的查某。”
  惠蓉:“讨厌,坏哥哥又笑人家,谁叫你的床上功夫那么好,害人家妹妹痒得受不了,今晚就让哥哥当人家床上的老公。羞死人,不说了啦......”我说:“你说的也对啦,女人够淫荡的话,遇到叔叔高超的床技,一定被你干得不顾羞耻叫哥哥或老公。”
  表叔:“接著你某就随我摆布,什么姿势什么地方都想让我干,我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她两手紧紧搂住我脖子,双腿腾空被我抱起,娇羞地靠在我胸膛任我把她干得鸡迈酥爽,水鸡汤真会流,沾满我的懒葩,流到我的大腿,走到哪滴到哪,厨房、客厅、饭厅,抱累了就放在流理台干她,放在餐桌上干她,坐在马桶上两人抱著相干。”
  我说:“表叔,你可真是把惠蓉干得太彻底,难怪胃口被养大了,就不理我了,只想和你尝试新鲜的相干姿势。在马桶上干她,确实较省力吧,你还能腾出手来摸她的奶子。”
  表叔:“没错,你内行的,你某那对丰满的乳房又大又坚挺,奶头还是粉红色的,不给男人摸奶吸乳真是浪费,我就一手一个,大力搓她的奶,搓得她奶头勃起,捏得她乳房变形,然后再用嘴巴吸你某的乳头,她的奶子大概被我吸得很爽,忍不住用手抱住我的头喂我吸奶,哈......”惠蓉:“志男哥,你好会吸奶,啊......这么大的人还要吸人家的奶,羞死人了!”
  表叔:“妳的奶子真大,搓起来真爽,以后小孩不能吸妳的奶以免变形,妳的奶要保留给大人吸的,哈......”我说:“想不到表叔怕惠蓉乳房变形,要求她不能给小孩吸奶,原来是要保留给客兄吸她的奶。”
  表叔:“你某都没有给小孩吸奶,表示她想保留坚挺的奶子给男人吸奶,改天我再去搓爽她的奶子,吸干她的乳汁,哈......后来我家那只大公狼狗可能闻到你老婆的水鸡汤,就在舔地上你某的淫水,一直舔到我和惠蓉正在相干的地方,我刚好压著你老婆在地板上干穴,你某的水鸡又紧又多汁,每干一下就“啵”的一声流汤,然后抽出来就沾满我的懒弗。我家的哈利(狗名)已经好几天没干到母狗了,看到有洞就想干......更何况看到我在干你某,她的水鸡紧紧夹住我的懒叫,还不断被我奸出淫水,哈利忍不住去舔我的睪丸上的淫水,和你某水鸡和我懒叫接合处,害我真是爽透了!”
  我说:“你家的狼狗也很色,还舔惠蓉的淫水,惠蓉不就羞死了?”
  惠蓉:“啊......志男哥,你的狗好色,牠又在舔人家的水鸡了,啊......好老公,你干得太用力,人家又在流水鸡汤了,狗狗又在舔人家的淫水,好羞啊!”
  表叔:“别害羞,妳有没有看过路边的狗交配?想不想当路边的母狗被公狗骑上去交配?哈......”我说:“我老婆还蛮喜欢狗的,现在家里有养一只大公狗,她还每天帮牠洗澡。”
  表叔:“她是养一只狗情人,随时都能让狗来干她啦,哈!”
  惠蓉:“我只有看过路边的公狗和母狗交配,才没有和狗狗做过呢!羞死人了......”表叔:“你某可能很喜欢被狗干,被狗舔水鸡时叫得更大声,我也想看看狗干女人的精彩A片,女主角就是你欠干的老婆,哈......我把懒叫从湿答答的阴户中抽出来,哈利看到你某的粉红色水鸡洞,上面还流著她发情的淫水,就把你某鸡迈当作母狗的洞了,开始舔她的水鸡了,你某害羞得两腿抖动,水鸡内渴望被狗鸡巴干,一直流出水鸡汤,全都给哈利吸进去。哈利的懒叫也硬了起来,我就叫惠蓉好好服伺我的狗兄弟,叫她先用手把哈利的狗鸡巴搓硬,等一下让她尝尝被狗阴茎插入水鸡的快感,哈......”我说:“有些狗真的很猛,想不到只在A片中看过的人狗交配,自己心爱的老婆,竟然也要被狗将鸡巴插入阴道内交配。”
  表叔:“有些女人很喜欢被狗干呢!你某就是这一种,她的手把哈利的懒叫搓得又粗又长,你某水鸡又在痒欠干,有鸡巴插爽她水鸡就好,管它是人还是狗的懒叫,能干得她水鸡酥爽就好。”
  我说:“我某将狗的懒叫搓硬后,有没有和狗交配?”
  表叔:“你某水鸡正痒,有鸡巴来插就好,我就叫你某像母狗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对著哈利露出那个沾满淫水的水鸡,引诱哈利骑上去和她交配。”
  惠蓉:“志男哥,人家趴这样好像母狗正要被公狗交配的姿势,好羞啊!”
  表叔露出淫笑:“妳就当一次母狗,让我家的哈利骑上去干个爽快吧!牠已经好几天没干母狗了,牠的懒叫很长,一定捅得妳鸡迈爽歪歪,哈......”志男叔拍拍老婆雪白高翘的臀肉,示意哈利骑上老婆的身上交配。
  “哈利,骑上去,干破这只狗母的水鸡。”
  哈利太久没干母狗,看到我老婆趴在地上就像母狗,那个欠干的肉洞还流著汤,牠忍不住马上挺著粗硬的狗茎骑在老婆背上,下体激烈地抽动,可惜不得其洞而入,表叔就用手握住哈利的狗鸡巴“滋”一声插入老婆窄小的阴道内抽干。
  哈利的狗懒叫第一次插入女人紧密的阴道,一时兽性大发,下面的鸡巴抽干阴道的速度也越干越快,越插老婆水鸡。老婆第一次被狗干穴,又羞又爽,淫水也直流滴满狗的阴茎,哈利的两个大睪丸也用力撞击著老婆的阴阜,令她又羞又爽。
  表叔:“志仁,我第一次看到狗这么会干女人的,尤其你某雪白的皮肤被一只黑狗骑上去,狗的懒叫快速地插入你某的小水鸡交配,每一下都干得你某水鸡很深很爽,害她水鸡一直被狗捅得出汁,滴满狼狗的两个大懒弗,狗的两个懒弗也撞得你某水鸡又痒又爽。”
  惠蓉:“啊......志男哥,牠的东西好长好烫,插得人家水鸡好深,牠的两颗蛋蛋撞得人家下面好痒......”表叔:“惠蓉,被狗干的滋味爽不爽?牠的大懒弗撞得妳爽水鸡爽不爽?等一下牠要制造精液射入妳的子宫受精,让妳被狗干得生下狗杂种,哈......”惠蓉一想到正在撞击下体的狗睪丸等一下要射出精子进入她子宫,不禁羞得脸红。
  惠蓉:“啊......牠干得好用力......好深......快叫牠拔出来......人家受不了哈利这么勇猛的干穴......小鸡快被狗狗的鸡巴干破了......好哥哥......快叫哈利拔出来......牠快要把精子射进人家子宫了。”
  表叔看了这幕精采的人狗交配春宫,淫兴大发,也在后面帮忙去推哈利的屁股,好让狗阴茎能插得老婆的淫穴更深更爽。
  表叔:“惠蓉,被狗干得够不够爽?我来帮哈利推屁股,牠的狗鸡巴会干得妳更深。哈利,大力点,干死这只欠干的母狗!”
  哈利似乎受到鼓舞,屁股有表叔在帮忙推,烫热的狗茎每一下都直直插入肉洞,每一下都深深插到老婆的水鸡底。
  表叔:“志仁,不骗你,女人被狗干真的好看,改天再带哈利去你家干惠蓉给你看,保证精采。”
  我一时不知怎么说:“好吧,有机会我也想看看狗怎么干女人的水鸡,难怪老婆最近常常和狼狗睡觉。”
  最后表叔用力一推,哈利热烫粗长的狗鸡巴用力一顶,深深插入老婆的子宫口,狗兴奋的“欧”一声大叫,咻咻射出大量浓热的精液,灌满老婆淫荡的水鸡洞,还不断抽搐著狗茎,好像要把最后一滴的精液也射入老婆的子宫才肯罢休。
  我说:“狗的精液多不多?全都射进惠蓉的子宫里吗?我老婆被狗射精爽不爽?”
  表叔淫笑:“哈利好多天没干母狗,精液当然又浓又多,而且插到你某的水鸡底,热热的狗精射满她的子宫,查某人当然鸡迈爽歪歪。哈,看到你某水鸡被狗射满精液,脸红害羞的表情真是淫荡。这里有一张照片,你看她被狗射精得多爽!”
  我看著一张照片,赫然看到老婆被一只大狼狗骑上去交配,粗长的狗茎塞满她的小水鸡,有些精液从老婆的水鸡中渗出,老婆脸红害羞,舌头微伸,闭眼享受著子宫被狗灌满浓精的酥爽。真是一张淫荡的人狗交照片,害我的小弟弟也硬了起来。
  我说:“这张照片真是太色了,我老婆好像很享受被狗射精的快感,这张照片可以给我打手枪吗?”
  表叔:“你某是很骚的查某,被狗干的表情多淫荡,被狗射精更是她最爽的时候。这张照片还不能给你,我已经很久没干你某的水鸡了,很久没吸到你某的奶子,你某欠人干的鸡迈再让我懒叫干一次就送你,哈......”我拿著照片支吾地说:“表叔,这件事我再问她,想不想被你吸奶,她的水鸡想不想再被你的大懒叫插进去?”
  第九章惠蓉被狗在子宫内射精后,狼狗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后才依依不舍地从老婆紧密的肉穴内抽出那根沾满淫液的狗阴茎。
  惠蓉:“啊......志男哥......人家子宫内都是狗狗的精子了,好羞啊!真怕会被狗狗干得受精怀孕。”
  表叔看著老婆流著狗精液的水鸡洞淫笑:“放心,小美人,狗射精进去妳水鸡不会怀孕啦!如果我射精进入妳子宫,妳才会被我干得受精怀孕啦!哈......”我说:“对啦,惠蓉被狗射精进去水鸡应该不会怀孕,如果被表叔这种猪干进去水鸡底射精才会受精怀孕啦!”
  表叔:“没错,我这种猪的体格,精液又浓又多,很多被我干过的妇女,都要享受子宫被灌满精液的快感。有很多查某背著老公被我干得怀孕,生下野种,哈!你某也是欠我干得大肚子的女人,我就把她抱起来回到卧室,准备帮这猪母打种。哈......”惠蓉娇羞地靠在表叔的怀里,好像待宰的羔羊任凭表叔摆布。惠蓉:“志男哥哥,你又要抱人家去哪里交配了?”
  表叔:“小美人,我要射精进去妳子宫,帮志仁把妳干大肚子,好不好?”
  惠蓉羞红脸说:“表叔,你好坏,欺负人家的妹妹,和人家交配,还要帮老公干得人家受精怀孕,羞死人了!不要啦,志仁会发现,而且今天是人家的危险期......”我说:“好家在,我某不想被你射精进去子宫内,不然你浓热的精子一定会射得她大肚子,怀了你的野种。”
  表叔淫笑:“被你叔叔干过的查某,每一个都要享受被我在子宫灌满精液的爽头,你某欠干的水鸡又紧又多水鸡汤,我当然不放过她欠人干的鸡迈,哈!”
  表叔把老婆抱回卧室后,先把惠蓉压在下面,亲吻她的芳唇,毛手爱抚著她丰满的乳峰,下体那根阳具看了人狗交配后淫兴又起,也坚硬勃起顶在老婆的阴阜上磨擦。
  表叔:“惠蓉,狼狗干得妳爽不爽?被狗射精妳的鸡迈很爽吧?等一下哥哥的大懒叫射精进去妳子宫会更爽。我要帮志仁干得妳大肚子,好不好?”
  老婆的上口被表叔亲吻著,两人舌头也亲得火热缠绵,丰满的乳房被表叔轻重有序地搓揉著,下体的水鸡洞刚被狼狗插过,现在又有表叔坚挺粗长的大鸡巴在门口磨蹭。思春发情的老婆淫水又泛滥起来,好像在迎接表叔大肉棒的深深插入,才能解得了她水鸡欠干的淫痒,双手也渐搂住表叔,两腿轻轻的抖动。表叔也把手伸向她的私处,爱抚著她浓密的阴毛,搓揉著她敏感的阴蒂,然后把手指插入她淫穴内挖弄,也令她发情不已,水鸡淫痒欠干。
  惠蓉:“啊......好哥哥......别再挖了,人家要嘛,快插进来......”表叔:“快叫老公,妳的水鸡欠我干,妳想被我干得大肚子!”
  老婆在水鸡淫痒下,又遇上表叔这淫棍的调情,只好不顾羞耻地哀求表叔干她鸡迈。
  惠蓉:“啊......好痒......别挖了......我说,我说......好老公......人家的水鸡欠你干,人家想被你干得怀孕......羞死人了!”
  表叔龙心大悦,他的懒叫也似受到鼓舞的高翘起来,他先把大龟头顶在老婆洞口磨蹭,调足了她水鸡胃口,然后再“滋”一声把大鸡巴再次插入老婆水鸡内奸弄。由于老婆水鸡汤的润滑,大鸡巴抽插得惠蓉阴道更顺畅,水鸡内每个痒处都被表叔的大龟头戳得酥爽无比。
  惠蓉:“啊......你的弟弟又变粗变长了,把人家的水鸡塞满了,啊......这下干得太深了,老公,你真会干女人,每一下都干到妹妹的痒处了......这下干到子宫了,水鸡汤又被你干出来了......”表叔:“志仁,你某真是骚啊!我的大懒叫插到她水鸡底,她的鸡迈就夹紧我的龟头,屁股还往后迎凑我的鸡巴,好让懒叫能干得她鸡迈更深更爽。被我干到水鸡底就爽得在我耳边叫春:“老公,哥哥,你干得好深,人家快被你干得爽死了!”两条腿还紧紧勾住我的下体,好让我的懒叫干得她水鸡更深,真是欠人干的婊子!以后如果你没气力干她不爽,她一定会去讨客兄,找牛郎的大鸡巴干破她的鸡迈,我可以当她免费的牛郎,每晚帮你在床上干得她鸡迈爽歪歪,好不好?”
  我说:“表叔你干女人的床技太强,惠蓉水鸡受不了你大鸡巴的诱惑才会把双腿夹紧你的屁股,希望你的大懒叫能插得她水鸡更深更爽。如果以后我没力干她,再请表叔来和惠蓉交配,帮我把她欠牛郎干的鸡迈捅个爽,才不会去花钱给男人干。”
  表叔的大鸡巴经过数百次抽干老婆水鸡,也渐渐充血勃胀,两个大睪丸粗胀饱满,储存多日的浓热精虫也准备冲入老婆温暖的子宫和卵子受精。他还在老婆的臀部下垫了一块枕头,好让老婆的阴道口高高突起,以便承接他浓浓的精液。
  惠蓉:“老公,人家下面垫得高高的,好难看......”表叔:“小美人,这样妳的水鸡洞才能装满我射进去的精子啊!我要射精进去妳子宫,让志仁当现成的爸爸,哈......”由于老婆的下体高高突起,表叔的懒叫每一下都深深干到她的水鸡底奸弄,大龟头每一下都抵到她子宫口,令她水鸡被干得快肿起来。“啪啵”的性器交合声、波波的淫水声,老婆被干爽时的“嗯嗯啊啊”叫床声,弹簧床发出“依依歪歪”的撞击声,还有表叔干穴时的三字经:“干死妳这婊子!被我干这么久,鸡迈还夹得这么紧,这下干得妳够不够深?干死妳!”
  就像一部淫声浪语大合奏。
  惠蓉:“啊......这下太深了......志男哥,你的鸡巴太强了,妹妹快被你干破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了,快抽出来,人家今天是排卵期,不能射精进去人家水鸡啦!人家会被你干得怀孕的。”
  我说:“表叔,我老婆那天是排卵期,如果被你在鸡迈里射精,一定会被你干得大肚子,她有抵抗你吗?”
  表叔:“本来我也想抽出来射在她脸上,但是你某三八假贤惠,嘴上说不要让我射进去,但下面的鸡迈被我捅得太爽了,也想被我干入子宫射精的爽头,两手紧紧搂住我,两腿紧紧勾住我下体,手还摸著我的子孙袋。我就知道妳某像猪母发情,需要种猪来打种,鸡迈才会爽,我当然不放过干得她怀孕的大好机会。哈,不能怪我,只能怪你某太骚,想被男人强奸得受精怀孕。”
  表叔:“惠蓉,爽不爽?这下干得妳鸡迈爽死,双腿夹紧我的屁股,叔叔的懒叫够粗够长,每一下都要干得妳鸡迈爽歪歪。叔叔的睪丸大不大?等一下叔叔会射精进入妳子宫,帮志仁干得妳大肚子,好不好?欠干的查某。”
  老婆虽然嘴上说不要,但双手仍抱紧表叔,偶而爱抚著表叔的大懒弗,两腿仍高高挂著,紧紧勾住表叔的下体,似乎希望表叔的懒叫能深深插入她子宫口射精,脸红害羞地发出被干爽的呻吟。
  惠蓉:“老公,你的弟弟好强,这下干得好深,嗯......嗯......喔......喔......真是对不起志仁,今天要被表叔干进去射精,还要被表叔干得怀孕,要怀表叔的孩子,羞死人了!”
  表叔:“小荡妇,志仁把妳放在我家,孤男寡女,分明就是要表叔为妳这发情的母猪打种的,他的精虫少,就是要我把浓热的精液射满妳的子宫,帮他把妳干得大肚子,他才能做现成的老爸,哈......妳要紧紧夹住我的下体,我才能把精虫灌满妳的子宫,帮志仁完成心愿。”
  我说:“表叔,你还会给我某灌迷汤,害她以为我真的想当现成的老爸,才会配合你,让你好好射精进去,让她怀你的野种。”
  表叔:“你某听完我说的,似乎正中她下怀,也准备好让我射精进去水鸡内打种,害羞地抱著我,还叫我干她鸡迈深一点,手摸著我的懒弗暗爽不已,还叫我干用力一点,等一下射精多一点灌满她的子宫。”
  惠蓉:“表叔,辛苦你了,想不到床上的事志仁不行,还安排表叔来和人家交配。表叔的懒叫又粗又长,把人家的妹妹干得好爽,志仁的精虫少,还请表叔来把浓热的精子射进人家的子宫,帮志仁干得人家大肚子,志仁真是用心良苦。以后在床上交配的事,还有把人家干得大肚子的房事,都要劳烦表叔出力,真是羞死人......”表叔看著发情的老婆正饥渴地等待他射精,也卖力地挺著坚挺的鸡巴,一下比一下深的把大鸡巴狠狠插入这荡妇水鸡内奸弄,偶而也会旋转著龟头,让她水鸡内每个痒处都给干透了。看著眼前的美女被操的痴态,表叔更加勇猛地干著淫穴,好似要把惠蓉窄小的水鸡干穿奸透的狠劲。
  表叔:“干死妳!欠人干的查某,妳老公不行,以后我会帮志仁在床上干破妳的鸡迈,他的精虫少,我会帮他干得妳大肚子,让妳怀我的野种,哈......抱紧我,我们来帮志仁完成传宗接代的大事,我要射精进去妳水鸡,让妳怀我的种,欠干的婊子!”
  惠蓉:“啊......好哥哥,你干得太深了,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你可以把精子射进来了,坏哥哥,人家会怀你的孩子,羞死人了......志仁,对不起了,表叔太会干女人了,人家的子宫想灌满表叔的精液,人家想被他干得怀孕,羞死人了......”表叔最后用力一干,大鸡巴深深插入老婆的子宫口,“咻咻”射出大量浓热的精液,表叔也发出怒吼。
  表叔:“干死妳!射满妳的子宫!水鸡被射得爽不爽?我要干得妳大肚子,欠人干的婊子,哈......志仁要当现成的爸爸了。被射得爽不爽?欠干的荡妇!”
  惠蓉感到子宫内有表叔的大阳具,射出浓热的精液,全都浇灌在她空虚的子宫,阴道内装满了表叔色色的精虫,每一只精虫都想和她害羞的卵子结合受精。
  她想到自己今天是排卵期,发情的卵子正接受表叔色色的精虫包围著,准备怀下表叔的杂种,被男人强奸到大肚子,不禁害羞暗爽的双手紧搂住客兄,两腿紧紧勾住表叔下体,好让大鸡巴深深插住子宫口,以免浓热的精液渗出。
  惠蓉:“表叔,你射得好用力,人家的子宫内都装满你色色的精子了啦!人家会被你强奸得怀孕,羞死人......坏叔叔,人家要怀你的孩子,好羞啊!”
  表叔:“志仁,你某被我射精进去鸡迈时,表情真是淫荡,我射一下她就叫爽,你射得好用力,射多一点,人家想被你强奸得受精怀孕......干死我!干破我的水鸡!人家想被你干得大肚子......在她子宫射满我的精液,她还两腿紧紧勾住我下体,不让我把懒叫拔出来,我就压著你老婆,懒叫插在她水鸡一整晚。哈,真是太爽了,没干过像你某这么骚的查某。”
  我红著脸说:“你说得天花乱坠,有照片为证吗?”
  表叔拿出最后一张照片,表叔黝黑的大肉棒塞满老婆紧密的阴道,老婆的双手紧紧搂住表叔,一双粉白的腿高高勾住表叔的下体,还有些老婆的淫水和表叔的精液从两人性器交合处渗出,让我看了也不禁为这对奸夫淫妇的春宫照下体勃起,发出了强力的怒吼,弄湿了裤裆。
  我说:“这张照片真是够色了,想不到表叔的床技高明,可以把惠蓉干到受精,还能把懒叫插她一整夜。这张照片可以给我吗?”
  表叔盘算著淫笑:“这就要看你老婆的表现了,她说以后你不行时,要让我每晚和她一起睡,我会帮你在床上好好满足她,每晚用我粗长的大懒叫捅烂她欠人干的骚穴。当你精虫少,我要帮你干得她大肚子,让她怀我的野种,你只要当现成的老爸就好了。”
  “哈......志仁,你老婆的房事就交给我代劳吧,我一定干得她夜夜春宵,把她鸡迈干到肿起来,干得她水鸡汤查查滴,让你床单洗不完。我会把她当母猪一样打种,把色色的精子灌满她空虚的子宫。如果我没空,我会帮你介绍几个勇猛的猪哥去干你某欠人干的水鸡,她就不会去讨客兄了,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