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 1- 3》

  第一章思起古语有云:养儿防老,积谷防饥。
  父母养育我们很不易,而如果发生特殊情况,比如单亲那就更不容易了。他们失去了一方的支持,不论是丧偶还是婚变,都是要付出双倍,支撑著家,养育著我们,又当爹又当妈,这几个字写著容易,但是做起来却是千辛万苦,酸泪楚楚。
  我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我们而去。父亲,撑起来我的全部天,经历过儿时的依赖,经历了青春的叛逆,在父亲送我上大学那天,真正了体会了《背影》所感的父爱如山,于是我发誓,我要照顾我的父亲,让他体会儿子的爱。虽然,爷俩很少有爱的表述,但是,相互的父子相爱却是实实在在的。
  转眼间,我离开大学已经6年,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的妻子,栗莉,和我同年出生,我们是大学同学,像很多同学一样,我们从相遇,到慢慢的相爱,最后组成家庭。我们是同一个城市的,毕业之后她到了一个私人公司工作,而我在一个事业单位。
  家庭生活逐渐稳定。她的父母在我们一个社区住,这样对我们的照顾有很多,我们少了很多家务需要做,都去她家吃了。而,我的父亲,在城市稍微远点的地方,不过也不远,所以,每逢周末,我们都去看他。
  二人世界是精彩的,特别是刚结婚的时候,我们有著各式的方式,各种城市生活的现代享受,我们都去尝试。我们享受了很多,正如所有80后的人,他们开始工作,不是一味的追求成就,而是学会尽可能的享受生活。
  当然,这也包括,两个人的生活,也就是性生活。我们有著同样的认识,我们要享受生活,包括身体的感触。
  于是,我们寻觅各种刺激。各种姿势,家里的各个地点,各种时候。我们会兴起一天不穿衣服,会在才吃饭的时候,把桌子作为床,弄翻碗盘,疯狂的动作。会把对方绑起来,用唇去舔舐对方的身体,用羽毛去挑逗对方的身体。会录著性爱视频,然后欣赏,会研究那点更舒服。会在床上做嫌地方不够大,而转战地下。总之,你能想到的两人性生活,我们都试过了。
  在结婚的第五年,我们有了爱的结晶。孩子降生了,他的到来,给我们带来的欣喜,也结束了二人世界。
  在她父母的帮助下,在我父亲力所能及的帮助下,我们的孩子已经一岁了。这一年,却是让我们都成熟了很多,知道了为人父母的不易,于是我们更加的孝顺双方的父母,我们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父母,和他们在一起。
  在一次把孩子哄睡之后,我躺在床上,看著栗莉穿著睡衣,没穿内衣,挺起的乳房,因为哺乳期还没过,她本来就C杯的乳房,现在到了D杯,透过超薄的吊带睡衣,灯光萦绕出她曼妙的身姿,她从床前闪过的一下,让我暂态有了感觉。我扑上去,把她按在了床上。
  她娇喘的说:「干嘛啊,孩子刚睡。」
  我说:「还能干嘛,我们都很久没有好好做爱了,经历了一年禁欲,再加上这一年你得晚上喂奶,我不忍心打扰你休息。」我撅著嘴,还学著很委屈的样子。
  栗莉笑著说:「这么想了啊,我也想,可是没法啊,孩子小,等过两年就好了。我身上全是汗,我去洗洗。你等著我哈。」
  我依依不舍的,放开她,躺在床上看手机,等著她的到来。
  花花的水声响了好久,终于在我百无聊赖,忍无可忍的时候,停下来。妻子慢慢悠悠的湿著头发,走出来。而身上一丝不挂,还流著水珠,用一只手拿著浴巾在擦头发。还冲我抛媚眼,我的阴茎,早已一柱擎天。
  我扑向她,她躲开了,说:「饿狼扑食啊,文雅点,绅士点。」
  我去,这时候了,哪里还有文雅啊,要知道我是性饥渴的狼啊,好久没有做过了。
  我嗷嗷的叫了一声,然后又扑过去。
  才意识到,孩子在睡觉,于是又蹑手蹑脚的「扑向」栗莉。
  栗莉,嘿嘿笑著,顺从的倒在我的怀里。久违的香气,柔软的身躯,细致的皮肤,特别是那对硕大的乳房,我没有往日的耐心,一口含住乳房,一手去揉另一个乳房。结果,出现了丝丝甜甜的乳汁。对栗莉笑说:「怪不得,宝喜欢吃奶,好甜啊。」
  栗莉说:「在和孩子抢奶吃啊,正好有点涨,让你都吃点吧。」
  我说好,于是我吸吮了几分钟,发现栗莉的喘气声变得起伏,她有感觉了。
  「为啥孩子吃,你没感觉啊?」我问。
  栗莉说了就:「不知道,好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了,老公。」
  我,知道,她需要我的插入了,没有太多的刺激,我们俩都太需要做爱了。
  于是,我分开她的双腿,她配合的分开,下体微微轻抬,像是迎接我的插入。
  我把坚硬的阴茎对准他的阴道口,把上身抬起,手扶著她的肩膀,用全身的力气,挺起腰。没有迟疑,一下到底。伴随著她「哦」的叫声,连根插入。
  那里已经很湿润了,简直就是泛滥成灾了。虽然,栗莉是顺产,但是栗莉没有因为生小孩,而导致阴道松弛,她那里还是那么紧。
  现在,我做的就是含住她的乳房,不停的抽插,我全部拔出,又全部插入,我知道,这样的抽插,会让栗莉很快高潮的。
  在插到快80下的时候,栗莉紧紧的抱住我,弓起身体,嘴里终于放声的叫了起来,而她的阴道,喷射出了久违的液体,她潮喷了,久违的潮喷。一股暖流,瞬间包围了我的阴茎,加上,夹紧的阴道,我又使劲插了几下,也高潮的射了出来。
  虽然,这次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们毕竟久久的没有这么放松的做爱了,感觉都特别爽。
  我舒服的趴在妻子身上,压在身下的大大的乳房,带来温暖软软的感觉。真实让人舒爽。
  两个人,都舒坦了,于是一齐去洗澡。
  我洗的快,先出来了,又用手机看了会新闻,这时候微信里的一条新闻关于老年人性生活的,上面说,老年人也要有适当的性生活,如果长期缺乏性生活,内分泌会紊乱,更易衰老,伴随的一些老年病,比如心脑血管疾病、身体机能、皮肤等都会不好。
  我想起来我的父亲,从和母亲分离,到现在不知多久没做爱了,也许他有过做爱,但是肯定不多,特别是现在的他,这个年龄了,更少的做爱了。而我只是短短的两年不经常做爱,也是一个月有那么一两次,都憋得这么难受。父亲是怎么过来的呢。老父亲,却是不容易啊。
  妻子出来,看著我愣是,问我:「老公,想啥呢,做了这么短时间,就累得不行了?」
  我说:「才不是,要不要再来一次啊,看你那么容易就喷了,你也很急切了吧。我在看新闻呢!」
  妻子说:「看啥新闻,这么入神?」
  我把新闻给妻子看,妻子说:「你还没到老年期呢,担心啥啊!」
  我说,「我是担心的爸爸。」
  妻子有点脸红的说:「这个事,我就不和你研究了哈。睡觉。」
  牵扯到公公的性生活,作为妻子,再开放,也没法和老公去讨论啊。
  可是这个事情,我却记下来,从我心理记下,我的身体和身体告诉我,长期禁欲肯定不好,不论新闻怎么说,不论研究成果是什么,我却是亲身体会了。作为,始终自认为孝顺的我,能做什么呢?我现在不知道,想著想著,我睡著了。
  第二天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妻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睡到孩子房间的床上了,估计是晚上喂孩子就直接睡了。
  想起昨晚的问题,给父亲再找个老伴是最合适的。于是一个老问题,又摆在了日程上。我决定,再和父亲谈一下找个伴的问题。以前,我虽然谈过几次了,和父亲,但是总是被父亲以各种理由推脱,不管这次这么结果,我要再试一试。
  为了父亲,能享受快乐的晚年生活。
  可是,等我下午下班后,来到父亲家的时候,他不在家。打他的电话,也不接。
  一般父亲这个点都在家的,今天是怎么了,带著几分交集,我等了一会,发现没人,于是开车回家了。
  刚到家,接到父亲电话,结果不是他说话,我就觉得不好。电话里,是个男的,说不好意思,开车把我父亲刮伤了,现在在医院。没来得及问,严不严重,我飞一样赶到医院,找到父亲,发现父亲没有大碍,只是脚踝有点骨折。
  那个刮了父亲的人,倒也不错,一个劲的赔不是。我觉得,他没跑,还带著看病,还不错,就没多责怪他。他付了药费,又留下联系方式,说一定再来看,陪损失等一切费用。这个我倒是不会讹他,赔了医药费也就是了。
  父亲跟我说了过程,并且说不严重。我当然是很担心了,找了熟人又问了情况,才放下心来。医生说,也就住院几天,没事的,回家静养也没关系。不要乱动脚腕就行了。
  我问父亲,住院还是回家,父亲说回家吧,这里住著不舒服。我说好,可以回家,但是得和我回家,不能自己住了,无人照顾可不行。父亲,不想麻烦我们,可是我哪里愿意,于是把父亲拉到我家,在问情况的时候,栗莉知道情况后,往医院赶,赶到医院,就和我一起把父亲接回家。
  在对于老人的孝顺上,我对栗莉非常的满意,她很懂事,很孝顺,特别是还经常说,我是单亲家庭,父亲更不容易,这一点我很欣慰。这次父亲,住我们家里,就更得辛苦栗莉了。到了家,把父亲安顿下。
  我和父亲,聊了会天。关于我想让他找个老伴,父亲还是以前的论调,自己一个人习惯了,不想别人打扰生活。我知道,其中他也不希望老伴的家庭打扰我的正常生活。哎,劝了很久,还是没有丝毫进展,哎,这真是麻烦了。父亲的倔强,我是了解的,看来这条路是不行了。可是,哪还有其他的方式啊。
  找个保姆照顾,父亲也不同意,父亲也不会同意,他毕竟还不老。就是找了保姆,父亲的生理还是没法解决啊,给父亲找个妓女,这肯定是无法实施的,让父亲知道我的想法,还不得打死我。怎么办呢。
  回到房间,我还是思前想后,妻子看出了我在想事情。问我怎么了,我说:「爸年龄越来越大了,一个人住很不方便,我想给她找个老伴,她还是不同意。
  找个保姆,他也不同意。及时同意保姆了,那个生理问题,也没法解决啊。也不能给他找个小姐吧。」
  媳妇说:「你还真会想,还找妓女,你不想活了啊!非得让爸打断你的腿。」
  我嘿嘿的笑说:「还不是,想让爸的晚年生活,精彩点。」
  媳妇说:「让爸,和我们一起住吧,这样有点照应,至于那个生理问题,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栗莉脸红了。
  我也没其他办法,只能先让父亲和我们住在一起了。
  父亲住下后,生活起居我和栗莉照顾的很好,父亲很快就可以活动了。可是我心里始终想著父亲的问题。当然,生活得继续啊,不能因为有问题就不前进。
  几天没做爱的我们,又有了想法,可是父亲在家,就不能很放开的做了。
  我在等栗莉上床的时候,就无聊的看了看S8论坛。我喜欢看XX,打开XX到处逛著,很多时候,看著那天马行空的意淫,看著那些现实无法实现,有觊觎的情节,得到了很多满足,特别是在栗莉怀孕那段时间,成了我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流连的地方。
  这时候一个平时不太注意的标签吸引了我,人妻里面有几篇文章,写著公公与儿媳,出差在外的儿子,儿媳和公公自然而然的发生,儿子是傻子,不会做,父代子做等内容。
  虽然真实欠缺了,但是里面的内容,让我感到惊喜与害怕,我没有淫妻情愫,所以,我没有因为看到这些章节而勃起。但是,我想到的是,可以解决父亲的生理问题。但是,这个伦理问题,又让我害怕。栗莉能接受吗?父亲能接受吗?我能接受吗?
  伦理是张网,突破这张网,很多时候会出现悲剧结局,万人唾弃,没有生存空间,也许会带来家破人亡。这乱伦的帽子要是戴上了,我们的亲属,都会受到影响。尽管现在的社会,有各种新奇的事物被接受,就连换妻都不为鲜了。但是,这涉及伦理的问题,却是带著高压的网。
  可是,孝字当头,为了父亲,为了养育我恩重如山的父亲,想著他常年累月沧桑的面容,想著他为了我,炒的一手的好菜,想著他那高大背影依然弯下,让他有更快乐晚年,该去冒险吗?
  没有答案的思考,这件事不是说一闪而过就能想好的。栗莉来到床上,看著我又出神了,问我怎么了,我没有把想法跟她说,说了句,没什么,休息吧,累了一天了。躺下,搂著栗莉像往常一样,睡觉,只是,今天我很久没有入眠。
  可以不可以?能不能成行?这些问题,我思索了几千次,都是没有答案。
  不知不觉,还是在疲劳中睡了过去,似乎做了梦,又似乎睡的很死。
  早上起来,看著妻子还是不在身边,在孩子身边,我起来后,看到父亲已经起来了,正在厨房忙活。
  我赶紧说,「爸,你起这么早干嘛,别做那些了,你得休息,老年人骨头不好长,赶紧休息吧。」
  说著过去把父亲手里的活接过来,他说:「没事的,不活动,也没好处的。」
  这时候,栗莉从房间走出来,穿的有肩的睡衣,由于晚上喂孩子方便,所以没有戴乳罩,但是因为是比较深的衣料,所以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是我是知道没有穿乳罩的。
  我想起了昨晚的想法,我的脸有点红了,而他们确实都很正常的像往常一样,栗莉还是像以前一样,和父亲打招呼:「爸,起来了啊,别忙了,这些留给我们做吧,你休息吧。」
  而父亲说:「歇了好几天了,很不习惯,身子都像锈住了,浑身难受。」
  妻子,嘻嘻的笑著说:「爸,你还是闲不住啊,等孩子起来,你和他玩的时候,也慢点,别闪著腿。」
  看著他们,这么聊著,他们真的像父女了。女儿和父亲的交谈,这就是我们以前的样子,栗莉把父亲当亲父亲一样,我也把她的父母当亲生父母,我们的家庭是这么的和谐。
  我如果提出这个问题,会破坏这个和谐的。而且,后果会很可怕吗?可是,父亲的幸福晚年呢?
  第二章涌动思想的斗争在开始的时候,其实就是有了结果的。只是有个深思熟虑的过程,那种结果的出现其实在有了思想的萌芽就已经定下来了。
  既然有了这个有悖伦理的想法,那么最终还是用各种理由让自己同意了这个想法。于是,下面的问题就是如何实施。
  这个问题涉及三个人,一个是我,我现在是思想上有了准备了,如果真正到实施的那一天能否有勇气接受,能否敢于让另一个男人的进入自己女人的身体,这不光是勇气的问题,况且还是让自己的父亲,这是伦理上双倍的背道而驰了。
  我坚信,在我对于父亲的孝爱和妻子的爱的根基下,在我和他们一同接受的过程中,我可以克服这些。
  第二个是妻子,她作为一个现代的女性,虽然有著开放的性观念,能够接受我俩之间的各种性探索,但是另一个男人的占有,身体不纯的冲击,她能接受吗?
  而和自己的公公有染的话,那更是会被世俗所不容,会是千夫所指。她的接受程度与否,与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有直接的关系,因为我觉得要是她接受了,作为女人如果去「勾引男人」我想,会事倍功半的。当然,我的想法当然是让媳妇主动去勾引父亲,因为这个要是我和他们谈,肯定是不行的,这个肯定是不行的,这个后面再说,所以,妻子的接受程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成败。
  第三个也就是父亲了,一个老人,他定然不会同意这件事的,因为世俗是他们不干冲破的,这方面的需求他也压抑的很多年,也许他都没有了这方面的需求。
  可是,反过来说,如果压抑的太久,而被开发出来的话,也许会更加疯狂,所以还要控制好度,毕竟父亲年纪已经不轻了。他能否接受呢,这个问题现在,要走一步看一步了。
  转眼间,在办公桌前盯著电脑萤幕很久,没动一直在思索著这些事。时间过得还真快,到了中午。我匆忙的赶回家,准备给父亲准备饭菜。打开房门,看到妻子正在炒菜,而父亲因为脚不方便,坐在餐桌旁帮著择菜,他们有说有笑的聊著天。我没有出太大动静,悄悄的听了一会。他们聊的主要是妻子工作的有趣事,父亲仔细的听著,不时的说句话迎合著。就像女儿跟父亲的交谈,让我又一次感到幸福,有个这么懂事的妻子。
  我放下钥匙,走过去,和他们打了招呼。然后问妻子,「怎么这么早回来啊,去看孩子了吗?喂奶了吗?」这个喂奶我以前是不说的当著父亲的面,今天也没有刻意,可是就是随口说出来了。说出来后,我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同寻常我的话。
  妻子到时没什么反应「我今天出去办事,就没回单位直接去喂了孩子,然后回来给爸做饭了,你洗洗手,一会准备开饭。」。我又问父亲:「你脚好点了吗?」
  父亲说「差不多了吧,感觉能动了,我想试著活动活动,走走路。」妻子插话说,「还是再等几天吧,伤筋动骨一百天呢。多静养静养。」。父亲笑著点了点头。
  这样普通的家庭生活,却是那么的和谐,让我偶读不忍心破坏,也许那件事会让这个和谐更和谐呢,我准备尽快推进这个事。三口人吃晚饭后,休息一会我们就各自上班,父亲还在午休。
  下午的时光,还是在无休止的想方设法中度过。在各种网站上瞎逛,看看淫妻的文章,看看公公和媳妇乱伦的文章,似乎淫妻是对妻子调教的多,让妻子看文章、看视频、图片等,然后在做爱的时候角色扮演,然后慢慢的引导者说出自己的想法。对于公公和媳妇的乱伦文章,大部分就是超现实了,没有可借鉴的方法。可是,要想趁著父亲还在我家住的宝贵时间,尽快完成他们的暧昧之旅,恐怕慢慢的调教恐怕难以尽快实现。还得想方设法啊。
  晚饭后,陪著父亲聊会天,然后在卧室愣神,妻子发现我这一天六神无主的就问我「老公,老公,这是神游九天呢?」,我「啊」了一声,没听清媳妇的问话,媳妇说「你想啥呢?」我吱吱呜呜的说「没啥。」可是脸上,有点热,毕竟自己在想的是如何让自己的媳妇与自己的父亲做爱。这个肉体的事情,有太多的隐晦。
  媳妇没有继续追问,在收拾著卧室,进进出出的,没有再问我。既然,妻子这么爱这个家,这么爱我。我也是这么爱著她和这个家,有什么事,不能交流呢。
  和她好好谈谈,深入的谈谈,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她能接受最好,不能接受我再想其他的方办法。
  等妻子洗漱好之后,来到床上,我把她搂入怀中,她先开口了,「看出你有问题了,说吧什么事请?好久没这么温柔了!」
  我知道,妻子肯定能看出我有事的。但是,如何开口还是不知道怎么办。
  我憋了很久,终于说出了句话「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
  妻子吓了一跳说,坐直身体,对著我说「做什么错事了?要我原谅你?」
  我说「没有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我有个想法想和你说!你可能会生气。」
  妻子说「这样啊,知道我生气,那就别说了。」
  「我,」我吱吱呜呜的不知如何是好,这是没开口就遇到挫折啊。
  「说吧,哀家恕你无罪。」妻子,看我为难的样,当然是会让我说的,还很俏皮。可是,如果我说了,还会这么俏皮吗,是不是还会生气呢?
  我还是慢慢说吧,不能贸然的说出来。
  我说「记得,那年在盛夏的时候,在一次大课上,我们如上天的安排,坐在了一起。」我刚要继续说,妻子打断我,摸摸我的头说「瑞阳同学,忆童年干啥?
  啥难言之隐啊,要聊这些,莫非你要和我分手?「我说,「当然不是,你别打断我,听我说。第一次见你,被你的长发吸引,微风出来,带著你的微香,轻抚著我的脸。我侧目看著你,一身白色百褶裙,长发顺著肩膀披下,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樱桃小口,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女神。」
  妻子,听得有点入神,突然举起手来,说「瑞阳同学,你这很有诗意呢,打了多少遍草稿,还是从哪里抄来的啊。」
  我很郑重的说,「句句真心,发自肺腑,你听我说下去,我今天要和你说的事,可能不是你能接受的了的,我也没有完全接受,只是我的一个想法,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次,我觉得,既然我们是相爱,爱著对方很深很深的,那么我的想法就不怕被你知道,不管你答应与否,我对你就是透明的。」
  妻子,不在嬉皮笑脸,像是感到了很严重的问题,然后点了点头,认真听我说。
  我继续说,「自从和你相识、相知、相爱,到融为一体,每时每刻,即使是在发生小矛盾的时候,我都深信,我们相爱,相互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你就是我心之唯一。」我轻轻的扳过妻子的脸,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
  「从恋爱到后来结婚,生活在一起,特别是,大学毕业后的这六年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从我的切身体会,感受到了你是一个非常漂亮、通情达理、孝顺老人,给我无尽支持、抚慰和力量的女人,我能够得到你,是我上辈子的福气,不是应该是几辈子的福气。我感谢上天,给我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机会。我将用我全部的爱,一生的爱守护你,爱著你。」
  这时,栗莉她轻轻的抽泣了,我紧紧的抱紧她,看著她的眼睛,用我的吻,舔舐她的泪水,虽然泪液是苦涩的,但是我感到的却是甜。紧紧的拥抱,长时间的拥吻。
  脱去彼此的衣服,那些衣物似乎隔开了我们心灵与肉体的结合。
  顺著她的香唇,继续向下吻向她的玉颈,沿著她的锁骨,到达她傲人的双峰,那么圆润,虽说是刚喂过孩子,但还是那么的涨,显得更加的圆润,我用唇攀登著她的玉峰,直到她的乳尖,哪里比以前大了,但是还是粉色,只是比以前深了点颜色。一路向下,流连她的小腹,那么平滑,生孩子留下的妊辰纹还有一点点痕迹,但是已经在悄然消失。继续就是她的敏感地带了,我绕著她的大腿,一边吻,一边抚摸,然后又从另一条腿吻上去。没有碰触她的敏感,可是已近闻到了,哪里有了女人分泌的爱液。一路回去,顺著她的身体周游,而她腰肢上挺,那种享受的轻哼伴随著身体的蠕动。
  回到她的唇边,印上我的唇,把舌头探入她的嘴里,去寻找她的香舌,然后慢慢的把它引入我的嘴里,吸允住。她的哼声,略大了点。一只手揉捏著她的乳房。这种我们最常用的爱抚方式,她非常享受。
  两只手,一只手扶著她的脸,另一只手轻抚她的秀发,看著她的眼睛,她睁开眼睛,彼此心里知道要做什么。轻轻的分开腿,让我像第一次一样,在她的两腿中间找到地方,看著彼此的眼睛,我的腰部向下弹去,用我的阴茎找寻她的阴道口,慢慢的进入。然后慢慢的挺动,看著彼此的眼睛,那种渴望的眼神,那种爱的眼神,那种给予彼此全身心的眼神,我们知道,彼此是真的爱著的。
  「我爱你」,几乎是同时轻声说出了这三个字。我们的心似乎在一起了。她更加紧的抱著我的腰,我知道她需要我狠狠的爱她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要用最大力的爱,证明我对她的深爱。没有其他话语,啪啪的声响,证明我们爱的火热。她的轻哼,变成变奏的乐曲,只是音调是越来越大。可是,当她的叫声,变成大声的「啊」的时候,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意识到了隔壁房间的父亲。我没有阻拦她,我现在要给她全部的爱。继续抽插著,伴随著她阴道涌出暖流,我也终于射出了我的爱液。
  在她身上趴著,两个赤裸的身体,没有都在喘息,久违的原始的爱,没有太多的花样,也无需花样,因为此时爱著就是高潮。
  过了一会,她起身,去洗了洗,然后拿回热毛巾帮我清理。
  当再次躺在我的怀里的时候,她问我「好了,别老说感人的了,继续你的话题吧,知道你肯定还有事,把你刚才那些想说不敢说的话说了吧,做了这么多铺垫,我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你斗争了很久,才鼓起勇气说的。」
  还没从刚才回味中走出来的我,被妻子拉回现实,是啊,终究得说出口。我清了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
  「我父亲和我的经历,他是如何把握拉扯大的,你是知道的,我以前跟你说过,这些我就不说了……」
  当我说到这的时候,栗莉的眉头皱了一下,她似乎感到了什么。
  我又有点担心,说出来的后果,可是既然都聊到这里了,现在打退堂鼓也晚了。
  我继续说「父爱如山,而父亲不但给我了如山的父爱,还有母爱。为了我他孤独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在他还是自己一个人。记得前几天我给你看的新闻吗?
  老年人也需要性生活……「说到这里,栗莉挣脱我的拥抱,坐起来说「你想干嘛?」我知道,她可能猜到了,或者是猜到了其他的问题,反正是她很震惊。
  我感觉脸上很热,我拉起栗莉的手说「我是想用我全部的可以给与的,用我最爱的,报答父亲的爱。我想让你帮父亲解决生理问题。」
  「啊」,栗莉的惊愕之情,溢于言表,差点从床上跳下去,幸亏被我拉住。
  我拉住她,对栗莉说「你先别激动,也别生气。我们一起探讨,好吗,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不论探讨什么,都是基于我们深深的爱和永远不要分离。」当说出了,我的想法,我却心里放松了些许,可是不知道会迎来什么,又是另一种煎熬。
  栗莉没有说话,她先是错愕的看著我,表现出很多不可思议,然后思索著,像是组织词语。我没有说话,等著她的发问,同时也设想中著她可能的问题,和最坏的结果。可是,她没有挣脱我,愤然离去,这说明她没有对我失望至极。
  她想了好久,终于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来了,我想到了她可能提出的问题。
  「你是怎么想的啊?你的脑子有问题了吗?刚才说的那些话,原来是为了说找个,哎,你说的那些即使天花乱坠,我也不会因为那些话,原谅你的,但是我现在没有太生气,没有立即离开,首先是你爱我,是我生活中的切身体会。其次,你对于你父亲的孝顺,我也是认可的,我做的也不差,所以我也不生你的气。
  可是,你想让我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我无法接受,你知道吗?如果我做了,就是是不守妇道;还和自己的公公,那更是乱伦?是会被世俗淹死的!你能接受我和别的男人,还是自己的公公?我都不敢相信。「我握著她的手,对她说出我的想法,把我之前思想斗争的事也跟他说了,包括想给父亲找妓女。
  她被我说的,差点笑出来,她说,「你还真有才,还要给爸找妓女,我觉得给他找个老伴是正经的,能解决真正的问题,比你想的这些乌七八糟的强多了。」
  我对她说「老伴的问题,不是跟你说了,父亲不愿意。即使找了,能保证她对爸好吗?能保证,那个女人能给父亲很好的照顾,包括生理方面的。」
  「可是!」栗莉,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又陷入思考。
  我觉得我得趁热打铁,只要有讨论的机会就有成功的机会。
  「你刚才问的问题,我都想过了,说实话,让你接受别的男人,我也很难接受,而且是自己的父亲,我更难接受。可是我觉得,父爱伟大,我们的爱也伟大啊,我们为什么不能用我们伟大的爱,让父亲更加的快乐。再说,咱俩对于性是开放的,我们就把这爱当做是我们爱的升华。如果,更通俗的比喻,你和父亲有过身体接触啊,比如说递东西,我们就把那个接触,当做平时的身体接触就好啊。」
  栗莉反驳说「你刚才说的这两点,前面那个还有点道理,后面的比喻太不合理了。」
  我继续说「好吧,既然你同意让我们的爱更伟大这点,那么我们就再说性的问题。咱俩对于性的探索这么多年了,尝试过了所有可以尝试的,你觉得对于性有什么不可以尝试的吗?我们把这个体验当做一个性的体验好吗?你看过那些色情小说吧,夫妻交换、多人、乱伦类的,那些体验不是没有吧?报纸、新闻,各种论坛,你也接触过类似的新闻吧?你看到的时候,难道没有点想试一试吗?」
  栗莉没有说话,因为在性的讨论上,我们以前进行了无数次,我们没有讨论的底线,也不用藏著掖著,因为我们就是要探索性的快乐。
  我继续说把我想到的可能的问题说出点来,免得她想起来,随时打退堂鼓「你和父亲发生了关系的话」没等我说完,她就要打断。
  我赶紧补充「我是说,假如!」她才又低下了头,可是感觉脸好像有点红。
  「假如你们发生了关系,可能存在的尴尬,对我的背叛感,以后这么生活等等,这些是都可能存在,但是就看我们怎么处理了。比如说,你觉得背叛我了,即使是我同意的,也许你会更加的爱我,因为你的背叛感。」。
  栗莉插嘴道「你还真会对自己好啊!」
  我见有戏,就笑嘻嘻的拉过栗莉,然后抱在怀里,对妻子继续说「假如发生了,我会因为你为了我的孝,而付出了身体,我会更加爱你,父亲也会因为,得到了你的身体,更加爱你。你得到了两个男人的爱,这不是对你更好吗?而且,你还多了一份性体验呢!」
  栗莉的呼吸有了变化,我知道,这个事情估计是通过了,因为,那些调教的文字也是这么说的,只要女人的反抗不强硬,只要她的身体有了反应,也就接受了调教的内容。
  又跟栗莉说了,很多关于做的问题和好处。当然有些事有点道理,有些是强词夺理,但是。栗莉,始终没有太强烈的反对,所以,我这次冒险的谈话,也许就真的成功了。
  谈到了凌晨,终于,把该说的都说了,最后问栗莉可以吗?
  她给我的答案是「明天晚上给你答案,现在睡觉,罚你这个变态今天抱著我睡,不准松手,如果松了手,被我发现,那么一切都免谈了。」
  我笑著抱紧栗莉,并对她说「我爱你,亲爱的老婆。」
  第三章没有心事的睡眠是美好的,一觉醒来阳光洒进来似乎格外的温暖,像是抚摸著皮肤。
  怀中的人,睡的很甜美,轻微的呼吸,清香的发丝,紧贴的皮肤传来柔软的微热,她颈下我的胳膊虽已失去知觉,但我却不忍心抽回,怕打扰了她的睡眠。
  想想昨晚的交谈,很久的纠结,竟然还算很轻松的就这么解决了,虽然栗莉还没给答复,可是她的表现告诉我,她已经同意了。
  下面的事就是,父亲那一关了。
  很多事,离成功越近也就会带来一些连带后果。比如这件事,离成功越近也就预示著妻子不在纯洁,她的身体将有另一个男人进入。作为男人,如果说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是不可能的。从开始动意,到现在迈出一步,我都刻意的不去想这个事情。但是,我真的是没有绿帽情节的,我没有因为一想另一个男人进入自己妻子的身体就硬。我更没有因为,父亲和妻子就要的而兴奋。但是,现在这个事已经开始了,开始向著这个方向发展了,这个涟漪不时的在我心底泛起。我该用什么态度去处理这个呢?
  也许,在劝导妻子的过程,在诱导父亲的过程中,我也该教导自己去淫妻,去感受绿和乱。也许只有那样,出现了结果之后我才能泰然处之,我们3人的生活才不会尴尬,才能向好的方向发展。还是有很多事需要解决啊,唯有循序渐进了。
  此时,妻子好像醒了,动了下身体,臀部向我靠了下,但是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过身来。
  我在身后,能够看到她腰部完美的弧线和臀部向上的曲线,这个角度看著妻子的臀部,很丰满,而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使本来细腻的皮肤散发出亮亮的色彩。
  不由自主的我的右手,摸向她的丰臀,从她的腰部沿著她完美的曲线游走,她微微动了下臀部。我确定她很喜欢这样的抚摸,就在她的臀部游走,向后到她的两半丰臀中间的沟,向前摸到她大腿根部,她的两条腿会加紧,怕我深入她的阴唇。
  滑向大腿然后又来了几圈,碰到她的阴毛的时候,就停止。她很受用。另一只手,麻麻的,我也尽量在可能的动作下活动,收回的时候,刚好能摸到她右侧的乳房。
  先是整体的摸住罩住,然后慢慢的向上部攀登,另一只手则像大腿内侧靠拢,当一只手到达乳头的时候,另一只手也到达了她的阴唇。略作停顿,之后就是轻柔的揉捏,她的呼吸也慢慢加重。
  她的一只手,向后,绕开我的胳膊,探向我的阴茎,小巧的手,从根部握住,然后轻轻的撸动。
  晨勃的阴茎,不需要太多的,在她的刺激下,很快就坚硬如铁。她身体向前,臀部后翘,我明白她想让我从后面插入。我则把她身下的手拿回来,扶著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慢慢托起她上面的一条腿,在她的手的牵引下,阴茎朝著她的阴部探去。这个姿势,因为她的丰臀,加上腿的限制,插入不深。我慢慢的挺动阴茎,轻轻的抽插,由于不想出来,所有幅度很小。可是,不知为什么,她的阴道确实分泌了很多爱液。不知道她是喜欢这个姿势,还是心理也有所想。
  抽插了几分钟,她的轻哼慢慢变大,臀部也迎合著我的抽插,使得插入变得更深一些。我把她的身体向后拉,靠近我,让我的手能摸到她的乳房,然后用力捏,结果竟然出了乳汁,我把手上的乳汁放到我的嘴里,很甜。然后又去捏,出来的乳汁,我把手指,放到她的嘴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含进了嘴里。而且,开始吸允,这样她的阴道也夹动我的阴茎,嘴里吸允我的手指。我加快挺动腰部,她也更大的迎合,而她的嘴里的呜呜声,也是一阵大过一阵。
  突然,她的身体绷直,不在吸引我的手指,长长的「啊」了一声,阴道一紧一紧的收缩,伴随著一股股的爱液涌出,腿部使劲夹紧,腿使劲往后绷直。她又了。生过孩子后的她,明显的比以前更容易高潮了。
  我把阴茎使劲的尽量往里插深一点,以满足她的需要。
  她稍微放松了一下,我就又开始挺动,她的呻吟声,又起来了,这次是长时间的「啊、啊」,我手扶著她的臀部,加大抽插的力度,床随著我们的抽插,大幅的摇晃著。抽插了不知道多少下,我感到会阴处传来快感,向全身蔓延,我知道我要射精了,我用双手抱紧她的身体,然后抽插几下,可能是由于幅度大了点,离开了阴道。这个时候,就不管那么多了,在她夹紧的大腿根部大力插几下,然后射在了她大腿上,紧紧的抱住,大力的射精,而她还是「啊啊」的声音不断。
  一次次久违的快感,向著我们性爱快乐的回归。生育后,我们的性爱,终于越来越回归以前的疯狂了,这与昨晚的对话,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的性生活的享受将越来越多。
  抱了一会,好像谁都不想开口说话,不知道是因为怕破坏刚才的幸福,还是因为昨晚的对话。
  不过,还要上班的我们,只能是我没话找话的说「婆,舒服吗?」
  栗莉说:「还行,就是你射了我一腿啊!」
  「我帮你洗!」
  「想得美,你帮我不是越帮越忙,我去洗了啊,快点起吧,要迟到了。」
  我嗯了一声,没有提及昨晚的事情,毕竟现在还是有点尴尬的,我还是给她考虑的时间。
  由于半个小时的早操,导致我们匆匆的吃了点早饭就走了。
  第一面见到父亲的时候,栗莉的脸,明显红了,而且不敢擡头。父亲没感觉出什么,还是如往常一样,交代我们路上注意安全,我注意,栗莉始终没有擡头看父亲,看来这个事情在她心里,冲击不小。
  上午的工作有点忙,再加上事情进行的成功一半了,所以心情还算比较不错。
  中午本来想叫著栗莉回家,可是她说有事,没回去,我也就给父亲打了电话不回去了,因为父亲的脚好的差不多了,她父母给我父亲送了点饭菜。
  至于,栗莉不回去,可能还有怕回去不好意思的理由。
  下午的时光,不忙坐在电脑前,有点焦躁的情绪,虽说猜到妻子会同意。但是,她同意了,我的心理却有点失落,不同意我会想法设法让她同意,可是她同意了,也就意味著我们纯洁的爱恋多了层意义。整件事并不是说,说做就能做,做了也就做了,而是有一系列的问题。见面后的面对,以后的生活,如何创造机会等等,还有许多问题需要面对。
  最后,我还是用微信给妻子发了条文字资讯:「爱你将始终如一,感谢上天把你带到我身边。不论风雨兼程,我将与你携手共度。」等了很久,妻子那边都没有回音,也许在忙,也许不知如何说。
  终于熬到下班的时间,到市场买了点菜,都是妻子爱吃的,回到家妻子还没回来,父亲在阳台看著花草。现在已经能住著拐杖,行走了。跟父亲打了招呼,然后到厨房忙了起来。过了半个小时,听见妻子回来的声音,像往常一样,跟父亲打了招呼「爸,我回来了!」,父亲答应了一句。
  妻子回卧室,简单洗了洗,换了休闲点的衣服,来到厨房。看著我忙著,过来帮忙。
  我说:「不用了,媳妇,你休息著,我来就行,我今天给你做你爱吃的菜。」
  栗莉笑著说:「别献殷勤了,让我别扭!」「呵呵」我确实也觉出来了,这时候这种殷勤献的,确实让人浮想联翩啊。
  小两口一起做饭是幸福的,普通平常的生活带来无限的幸福感。
  一会就弄了几个菜,把父亲扶到桌子旁,父亲说「今天这么丰盛啊,三口人吃不了啊!」我说,「没事,今天高兴,我陪您喝两杯,喝点白酒有助于活血化瘀。」我说今天高兴的时候,发现妻子噘著嘴瞪了我一下。
  为了缓解她的尴尬,我和父亲聊得很开心,她相对于平时安静许多,毕竟是有心事的。
  在家里,我们父子也喝得不多,一会就收拾完碗筷,看了会电视,安顿了父亲,我就早早的来到卧室。
  妻子今天比较早的回到卧室,跟孩子在小床上玩耍,等我进来,参加到他们的玩耍,孩子现在还很小,没法交流,也就是逗著玩。
  妻子看著孩子的微笑是那么怜爱,抚摸孩子的手是那么温柔,灯光下看著妻子和孩子的温馨画面,让我感到的是无尽的温馨与幸福。快八点半的时候,妻子该喂孩子,哄孩子睡觉了,侧身搂著孩子,让孩子微侧身,从下面拉上衣襟,乳罩在吃晚饭回到房间就脱了,露出膨胀的D罩杯大乳房,孩子很娴熟的含住了乳头和乳晕,开始吸允起来。看孩子吃奶是件很美的事情,有母爱、有幸福的孩子,我经常会看妻子给孩子喂奶,很幸福的感觉。孩子的小嘴嘟嘟著一动一动的,牵动著妻子的乳房跟著动,频率由快到慢,慢慢的呼吸重了,慢慢的睡著了。妻子,用手捏著乳房的前面,把乳头从孩子的口中拔出来,给孩子掖好被子,然后指指卧室,我就跟著她回到卧室。
  回到卧室,我以为妻子会跟我谈话的,可是妻子确实按部就班的,洗洗刷刷,然后穿著吊带的睡衣来到床上,用夏凉被盖住肚子以下,然后玩起手机,我是一直傻乎乎的盯著妻子走来走去。不知道妻子这么沈得住气啊。
  我等了这么久,实在是闹心啊,就用手拽了拽妻子的衣服,然后说「亲爱的老婆!」妻子先是没搭理我,我后来又拉了拉,然后叫「亲爱的媳妇」。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准备开始说话。「我答应了。你也早就看出来了吧!」妻子的声音明显的在颤抖。我贴过去,很激动的抱紧妻子,毕竟说出同意这几个词,对于她来说是经历了比我多的多的努力有挣扎。
  「但是,这件事确实很荒唐,虽说现代社会进步了,我也不介意接受新鲜的事物,可是这件事是在有背道德的情况下,更有背伦理。我有很多担心,担心自己迈出这一步会是深渊。」我刚要打断她,告诉她,我不会让她陷入任何深渊的。
  她说「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女人的身体,只能属于一个男人,如果真的迈出哪一步,我就不再纯洁,不论你嫌不嫌弃我,我都会觉得自己不再纯洁。我没法想像,别的男人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一刻,我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
  我知道你的用意,爸对你有著太多的照料,你的成长离不开他的心血。我也知道你是多么的孝顺,这一点我很喜欢你,对于我父母也是那么的孝顺,我很欣喜找到你作为我的爱人。我受你的影响,也更加孝顺我们的父母。我之所以同意你说的,首先是因为报答你父亲对你的养育之恩,也是感谢他,没有他,就没有我们的结合;其次,你的说词我始终是没有抵抗力的,我愿意为你付出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体。「这时候,我已经感动的流下了泪水,是啊,语言不华丽,确实句句入心。我更加紧紧的抱住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她继续说:「我虽然答应你了,但是有几个条件我先跟你说好。」我赶紧答应,「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她继续说「第一,答应我直到真正做的那天,你都要好好考虑,这件事我们没法想将来如何发展,随时后悔随时打住。第二,如果真的迈出了哪一步,你如果感觉我不纯洁了,想不要我了,也得等到孩子长大才能离开我。」我接著截住她的话,「我提出的,我如果会嫌弃你,那么我就不是我了,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她默默的点了下头,接著说「第三,不论以后发展到什么程度,你都不能埋怨我,生气的时候也不能说我不纯洁。」我接著说,「傻子,我会感谢你的,你是多么的伟大,自己最纯洁的身体,为了我都能付出,我太爱你了。」我的唇,印上了她的唇,这时候这个动作是自然而然就发生的。「第四,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跟你说几条,你都得答应。」这时候,妻子的声音,有了娇羞,笑脸红红的,我知道,这时候,才是她答应献出身体的时候,当然会不好意思的。
  我的心现在的感觉是揪揪著,有点心悸,激动的那种心悸,我用颤抖的手,扶著栗莉的脸,然后对栗莉说「谢谢你,亲爱的老婆,我愿为你付出一切。」然后,深深的吻住妻子。、当妻子和我都慢慢的恢复平静,不在颤抖和心悸的时候。
  妻子悠悠的说「爸那边你想怎么劝啊,还用你骗我的言词来哄爸吗?」我笑著对妻子说「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但是我想,得看你的了。」妻子疑惑的看著我。
  我笑嘻嘻的继续说「我觉得,要和父亲谈永远也不可能成功,我觉得还是靠你的魅力。女追男隔层纸啊!」妻子还是很疑惑!
  我说,我说的通俗点,「我想让你勾引爸爸,然后……」还没等我然后完,妻子的手指已经掐上我的胳膊,那是真疼啊,我跳了起来,好疼啊。
  妻子说「你想咋样啊,我都同意了,还得让我勾引,你以为我是谁啊,我不会勾引。」我说「你别生气啊,我慢慢讲,咱俩慢慢计划啊。我觉得,只有你主动了,爸才有可能同意。爸都这么大年纪了,不找老伴,估计主要是还是担心,对我的影响不好。让他主动和你,是不大可能了。」「妻子没说什么,估计也认同我的说法。」我接著说:「我们就用生活中的小刺激,先激起爸爸的欲望,然后你再时不时的给他点暗示。我觉得,以我老婆这么大的魅力,什么男人也是无法阻挡的。」妻子脸红红的,然后说:「我今天看了一些文字,那里面说的我可能做不出来的。」「我们慢慢研究,然后按照计划一步步来,不行就先预演,我给你做陪练!」妻子笑著说:「我们在做地下工作啊?在算计你爸爸啊!」「呵呵!是啊,我也觉得怪怪的,算计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子发生关系,这个事还真是怪异的很啊。」
  两个人越谈越有意思,像说的不是我们的事一样,都感觉好可笑,然后却又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心悸,亦或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