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爱‧恋‧欲(孕妇)》

  侯采婕是一个身材修长高挑、容貌出众、声音甜美、个性独立的女性。凭借著不错的学历,还有杰出的外语能力,她应征上一间高级观光饭店的柜台人员,担任接待来客、解答询问的工作。除轮休时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外,其余时间都奉献给了饭店,无暇顾及谈恋爱。如今已经28岁,依然小姑独处。这可让自小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父母著急了:自家女儿条件那么好,为何找不到如意郎君呢?
  一天,采婕的母亲忍不住说道:「小婕啊!妳都这么大了,该考虑谈场恋爱,甚至结婚了吧!我和妳爸都急著抱外孙呢!」爸爸也附和道:「是啊!女儿,妳把大好青春都奉献给别人,该为自己好好想想了。」
  采婕腼腆地笑了笑,回应道:「这事还早呢!我当下应该努力工作赚钱,打好经济基础,顺便孝敬您们。哪有空想成家的事?」
  父母知道她的意思,只好叹口气离开,也就不提了。
  时光荏苒,一年过去了。采婕在工作上获得肯定,得到成就感,感情世界却仍是空窗。眼看女儿逼近三十大关,采捷的父母亲又开始催促。她看著父母焦急、遗憾的模样,终于下定决心要结婚成家。
  采婕趁著工作之余,不断积极寻找。也是老天帮忙,总算找到值得托付的对象─彭健永。他是饭店附设西餐厅的领班,个性开朗,长相斯文且彬彬有礼。他比采捷长三岁,对她十分体贴,两人之间互有好感。又因在同地点工作,经常有机会见面,因此感情也不断加温。采捷带他回去见父母时,父母也连声称赞,同意他们交往。终于,恋情修成正果,两人携手踏上红毯,共度一生。
  婚事轰动了饭店上下,同事间的贺喜不说,饭店还提供场地举行婚宴,经理也特地出席担任证婚人。宴席办得是热闹非凡,宾主尽欢,所有人都献给新人最热诚的祝福。
  当夜,在饭店提供的新婚套房里,正所谓芙蓉暖帐,洞房花烛。采婕穿上一袭紫红色丝织细肩带连身睡衣,慵懒地斜躺在柔软的双人大床上。睡衣十分轻薄,底下小巧的紫红色薄纱丁字内裤依稀可见,胸前两粒粉嫩蓓蕾也是若隐若现。
  健永洗完澡出来,看到新婚妻子性感撩人的姿态,温柔一笑,扑了上去,将采婕拥在怀中。她羞赧笑著,白皙的后背紧贴健永炽热结实的胸膛。
  健永将采婕略为翻身,在床上摆好,接著给她最深情的吻。那吻初如蜻蜓点水般点到即止,之后逐渐加深,时间也逐渐拉长,暧昧的氛围已然迷醉了两人。这时他将睡衣肩带慢慢向下拉,采婕雪白的胸口转眼间呈现眼前。
  健永的吻下移至玉颈、香肩,停在丰满的胸部,隆起的双峰正上下起伏著。他轻柔握住娇乳,用指尖轻巧地抚弄著蓓蕾;吻遍整片酥胸,用口贪婪地吸吮、噬咬。「嗯~哈...啊啊~~~」采婕口中发出娇媚的呻吟,同时感到下身被健永勃起的阳物紧紧抵住。她内心有点害怕,微微挪动身体。健永搂住她的纤腰,轻声对她说道:「相信我,别怕。」
  采婕张开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健永火热的舌顺势潜入。两人唇舌紧密交缠,采婕几乎无法呼吸。健永的手滑进睡衣下摆,隔著薄薄的内裤抚摩,已是湿润一片。他依依不舍离开妻子的樱唇,一根手指伸入内裤,缓缓地插入湿滑的蜜穴,采婕顿时感到疼痛蔓延全身。
  健永把她的玉手放在自己背后,说道:「如果觉得痛,妳就掐著,千万别忍。」采婕却已忍不住,指尖嵌入了健永的背脊。他虽然感到刺痛,但知道现在时机正好,于是褪去浴袍,深吸口气,将肉棒送入采婕体内。
  「呜...啊...啊...」采婕呻吟著,全身有些迷离,下身疼痛还没有蔓言全身,却又有一丝快感。健永不断地抽送,下身「啪~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明显,也越来越急促。十余分钟后,两人皆到达巅峰。健永低吼道:「采婕…我爱妳…永远爱妳…」采婕迎合著他,也道:「我知道…健…健永…我也爱你…」
  两人诉说著点点爱意,健永欲望再次提起,进行下轮冲刺。如此这般,经过近十回合激战,健永才缓下速度,抽离采婕的身体。他细细吻著采婕洁白的双乳,抚柔平滑的下腹,让疼痛逐渐散去。两人筋疲力竭,相拥而眠,直到日上三竿。
  至此,采婕就成为「彭太太」,她也搬进了健永家,展开全新的生活。等到蜜月旅行结束,两人重回工作岗上班。虽说忙碌依旧,但回到家后,他们都把握分分秒秒黏在一起。两人新婚燕尔,夜夜自也春色无边。
  一个周末清早,正好两人都轮休在家,采婕缓缓自睡梦中醒来。望著身旁还熟睡的丈夫,脸上微微一笑。原来,爱上一个值得爱的人是如此快乐。腰现仍兀自酸痛,她轻轻揉著,想到昨晚和健永一夜激情缠绵,脸上泛起潮红,双颊直发烫。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她蹑手蹑脚下了床,来到厨房。虽然下身还有些许不适,但为了心爱的人,还是该做早餐。她煮了些牛奶,烤了吐司,正准备煎蛋时,纤腰被一双手从背后搂住了。采婕先是大吃一惊,随即便明白了。她回过头,淡淡一笑,说道:「你怎么不再睡一会儿?」
  健永将她拦腰抱起,开口道:「妳忘了?今天我们都休假。昨晚妳那么累,才该好好睡呢!」采婕被逗得甜蜜地笑了。
  健永突然说道:「妳手边工作先放下。我们一起去洗个澡吧!」采婕害羞地点了点头。
  进入浴室,健永接好水,熟练地脱去两人身上所有衣物,接著把采婕放入宽敞的浴缸里,自己也泡了进去。采婕笑道:「我们洗鸳鸯浴吗?」
  健永轻捏她的鼻子,说道:「是呀!我们不正是一对鸳鸯吗?」他一手轻抚著妻子丰满的乳房,一手则宠溺地搂著她的腰。采婕感到下身渐渐湿热,不再那么恐惧,反而有点想要了,不禁痴痴笑著。
  健永一搂,问道:「傻瓜,妳笑什么?」说完,便让采婕坐在他身上,坚挺巨棒直接插入蜜穴,就在浴缸里「办事」。
  浴室里气氲蒸腾,充斥著暧昧与甜蜜的氛围。健永努力抽送著,迫不及待让自己达到巅峰。采婕也渐渐感到舒畅,尽力迎合。两人一起到了云霄……
  这样甜蜜的生活持续近半年,被一个小生命的到来而打破了。
  这天,采婕休假在家,正烫著衣服,感到腰部酸痛。她只当和丈夫夜夜缠绵,太过频繁。晚上,健永下班回家,一进门就一把搂过采婕。她才刚觉得好些,这转身让腰更加剧痛,「呜...」采婕便失声叫道。
  健永忙道:「小婕,妳怎么了?」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晕厥过去。健永吓坏了,赶紧把她送到医院。
  等采婕悠悠醒转,已经躺在病床上。向旁边一看,健永昏沈沈地枕在床榻边睡著了。她没去惊醒,直回想自己怎么会到医院。这时健永醒了,他一把抓住妻子的手,责怪道:「老婆,妳可吓死我了!」语毕,点了下采婕的鼻尖,继续说道:「自己要当妈妈了都不知道。」
  采婕心中一喜,还以为听错了,连忙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怀孕了?」
  「正是!妳也真是,连自己都不知道。不过也怪我,我们两个还不断「嘿咻」,医生说还差点流产哩!」
  小柔脸上出现红晕,舒了一口气,轻柔抚著丈夫满脸胡渣、邋遢万分的脸,安慰道:「我这不就没事吗?」
  健永说道:「是啊!真是万幸!」说话间,将手抚上采婕的小腹,一脸初为人父的喜悦,自言自语道:「宝贝,你已经两个月大。再过八个月,爸爸妈妈就能看到你了。高不高兴啊?」
  他又想到什么,问道:「我刚才这样摸…妳舒不舒服?」
  采婕也笑了,回道:「怎么不舒服?小家伙可高兴了。」
  「真的?」健永将脸小心地贴在采婕的肚子上,她笑道:「瞧你急的,孩子还没长大呢!你还不把胡子刮刮,给宝宝一个好印象。」
  他赶紧站起来身,对著妻子的肚子说道:「宝贝,刚才跟你说话的不是你爸。你爸可是潇洒倜傥,绝不是那个人。他马上来。」说完冲向厕所,三两下跑了回来,对著肚子的胎儿说道:「你爸爸来了,你看,很帅吧?」
  采婕在床上忍不住笑出声,一副快抽筋的模样,只能一直捧住腹部。健永以为她不舒服,忙问:「怎么了?」
  她死命憋住笑,说道:「没事。」
  健永放下了心,说道:「那我先睡了,妳也休息吧!明天就办出院。」
  采婕想想,说道:「好吧!」健永没多久就睡著了。她慈爱地将手放在小腹上揉了揉,说道:「这里有个小生命正在长大。」她甜甜笑道:「你爸爸真疼你。」说完,也慢慢地睡了。
  隔天,夫妻俩便出院返家。采婕怀孕的消息通知了双方家长,自是欣喜。从此,健永的父母三不五时到家里看照采婕。老人家还想让媳妇待在家里待产,不让她去上班,让采婕倍感为难;最后还是健永好说歹说,父母才同意,不过条件是上下班要健永接送。采婕的父母也时常来探望。
  采婕自己也开始预做准备,有空就织起毛衣,还和丈夫一起去选购妇婴用品。回到家里,她便翻阅买回来的育儿书,睡前还对宝宝说故事、听音乐,做好胎教工作。
  不过,这段日子健永并不满意,因为他好久没和妻子恩爱了。他每回想做,采婕总是以怀孕拒绝。他忍耐近半年,终于把持不住。某晚夫妻俩躺在床上时,他由背后牢牢抱住采婕,手隔著蓝白色连身睡衣,不断在她因涨乳而丰腴的胸部上搓揉。
  「嗯...不...不要...」采婕不断想把丈夫的手拿开,健永却毫不理睬,继续施加力道。不一会,乳尖完全硬挺,胸前布料也濡湿了─乳汁已分泌出来。采婕知道自己如不满足丈夫需求,他是不会罢手的,只好「嗯...」呻吟著转过身,面向建永;隆起的肚子正好摩擦他的下体。
  健永倒抽一口气,说道:「小婕,等等...」他知道自己快挺不住了。他贴妻子耳边,轻声道:「让我慢慢爱妳。」
  此时,采婕的长发像海草散落在健永手臂上,她浅浅笑著,眼神扑朔迷离。
  「哦!亲爱的...」健永拉起轻纱般的薄被,盖在妻子身上。纯白的被子盖住她的身体,呈现一个完美的弧度。他隔著被子,轻柔抚摸著美好曲线。一遍走过,稍微加大力度,再次游走在她全身。
  采婕显然受不住这样刺激,她开始大声呻吟起来,发出呓语:「呜...噢...呜...啊...」
  她的眼睛渴望地看向健永,勾人的眼神令他意乱情迷。他揭开被子,再一次让采婕的身体呈现在面前:睡衣包裹著娇躯,却紧紧勾勒著她浑圆的腹部。
  健永抱住采婕,伸手褪去她的睡衣,全身只剩下一件粉红色的孕妇托腹内裤。雪白的腹部露在外头,安静而美好,炽热而浓烈。他打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让她的全身呈现淡淡的橙色。
  「小婕,抱住我!」健永轻吼道,全身热浪让他再也把持不住,他想要她!
  采婕领会丈夫的意思,她起身浮著他的腰间,跨坐在他身上。圆鼓鼓的肚子抵在下身敏感部位,乳头则在他胸前上下跳动。
  健永下身早硬得不行,开始低声呻吟起来。从前他只在射的一瞬间吼出来,然而现在却是排山倒海而来。他一边抚摸著采婕的肚子,一边任欲死欲仙的感觉把他领进天堂。
  到底已怀孕八个月,采婕明显放慢了节奏,健永再次让她平躺。她乖巧地握住丈夫的宝贝,手指轻柔揉捏著。健永疯狂地吻妻子的腹部,温热的气息不断喷涌。采婕放声尖叫:「老公...噢...不~~~」
  健永的手指掀开内裤裤裆,探向采婕双腿间那片丰饶的水草地,晶莹的蜜汁开始流淌。他手指不进入,只在水草间剧烈颤动,一次次寻觅著小核的跳动,一遍遍用掌心的温度复住她的焦灼和渴望。
  采婕急促地娇吟,健永也低沈呻吟,两人都已大汗淋漓。采婕忍不住低喊,大肚子开始左右摇晃;他也快喷射而出,急切地找寻出口。
  健永按住她双腿,舌尖在丛林深处吸吮甘露。「不!啊~~」采婕猛然坐起,腹内一阵紧缩。健永强忍著要涌出的浓烈精液,让高潮后的妻子满足躺下,然后用巨棒抵住她浑圆的腹部抚摸著,吼叫著,在上面平息他的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