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美图(全)》

  俊才是一位年轻高大有为的青年,这次带著公司女职员贵媚、玉娇、及陈美凤三女以及二女秘书夏凤小姐与洋妞妮娜小姐及一男五女,来到港地故姨父的大农场考察研究。
  在港市郊区一处大农场,农场主人是一位风华绝代、有艳寡妇之称誉的姜凤丝姜夫人。
  姜夫人热切的招待著这结拜姐妹所生的唯一大男孩,台地公司的年青总经理俊才先生。
  俊才也亲切的叫了声:「凤姨!」并介绍随行的女友及公司女职员。
  「哦!贵公司里可真是美女如云呀!」姜夫人笑说著,女职员们一脸羞态。
  一会儿,姜夫人也介绍著她农场中所有重要职员。一个雄壮高大的汉子,叫胡麟,是农场经理,其他令人注目的是两位漂亮的农场女秘书月云、玉梅小姐。
  忽然,客厅中,从二楼上跑下了一位妖媚十足、迷人至极的性感娇娃,一面下楼来,一面叫著:「妈咪!是表哥来了吗?喔!还有一群漂亮女客人呀!」
  姜夫人迎著妖媚少女一抱,捏了她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一下,笑叱说:「曼莉!妳这野丫头,就是这么会怪声乱叫的。来,过来看,这位就是妳从未见过面的世交表哥哥!对了,妳姐姐莎莉呢?也叫她来见见。」
  妖媚少女曼莉看了看俊才,竟媚眼儿一飞,又叫一声:「英俊潇洒,一表人才,真是不愧叫俊才这二字呢!好俊的表哥哥,你好。」
  俊才被这淘气妖媚十足的小表妹弄得大伙儿在一起中,虽然也私下爱风流的他,可也闹个红耳赤的。
  「浪丫头,又胡叫什么?快去找妳姐姐来。」姜夫人没好气的又娇嗔这小女儿。曼莉天生媚骨,浪漫个性令她十分头痛。
  「是!妈咪!」晏莉又飞了个媚眼儿给俊才,这才一扭三摆的扭出房去。
  夜……吃过晚饭后,在姜夫人两个女儿的楼上闺房中,二小姐晏莉有事找大姐莎莉,但房中无人,曼莉鼓了鼓小嘴儿,哼说:「真气人,大姐今天是怎么回事,一会儿又不见人!」曼莉下楼去,正想到妈咪姜夫人的房中去一问,忽然从浴室中传出男女嬉声。
  曼莉忙从浴室门缝孔向里偷窥一看,但见她那位也天生妖媚、性感动人的姐姐莎莉,天!她竟一丝不挂的伏在一个赤裸的男人身上,更令人心跳肉麻的,莎莉姐竟伏著张嘴含著男人鸡巴在「大吃香蕉」呢!
  「哦!要死人了,怎……怎么这样?大姐虽浪漫妖媚,但从不轻近男人呀!这男人是谁?」曼莉心跳的仔细再偷窥一看。
  「唉呀!怎是表哥他?这……浪姐姐是怎么和他勾上的?」曼莉心中叫著,对著英俊的表哥,不由吃起姐姐醋来。
  原来晏莉的姐姐莎莉也是位浪漫型尤物,经常出外四游,而很早就认识了俊才,一个风流种子,一个妖媚浪漫,早就暗交上了一腿。
  「表哥,真想不到咱们还是世交表亲呢?几个月来我们不再见面,真想死人家……」
  妖媚大尤物莎莉,鼓著名艳红红的小嘴儿,拼命含吸了俊才的大鸡巴一阵,一会儿,边吸吮,边浪哼哼的,十足妖媚性感。俊才一根大鸡巴被她吸得酥痒痒的,再听她的浪叫劲儿,不由再也按捺不住淫火,一把拉起她两条雪白白迷人大腿,一个上提大开,「噗滋」一声,莎莉上身跌入浴池去,下身挂出浴盆外,一只迷人肉穴儿肥美拱起,俊才拿著粗粗大大的鸡巴,「吱咕」一声插入莎莉半开了口的阴穴去。
  猛下插入的半根,插得莎莉这浪尤物尖哼娇呼:「哎呀!轻点……好哥,人家久未再开……哎呀!」
  俊才对付浪尤物常采猛攻式,也不理她在痛哼,一个抱腿又一猛插,直入尽根,大难巴头狠狠撞入了子宫心。「哎唷!哎唷!」莎莉不知是痛是快,尖哼怪叫著不停。
  俊才大鸡巴一入阴穴,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阵狂抽猛插,「啧啧」、「吱吱」、「哎唷!」、「哼唷!」一阵阵肉拍肉向,夹带著莎莉令人消魂的娇爹浪喘声。门外偷窥的曼莉,只看得芳心又麻又跳,虽然尚未「开封」的她,但天生骚媚的骨子底,早已春情大解的,下面那只「宝贝嘴儿」不知偷吃了多少根「茄子」和「香蕉」。
  这会儿,只见这骚妮子看得芳心飘飘,一个迷死人会扭的美屁股,正看得忘形地一下一下狂扭起臀花儿,好像大鸡巴在狠插她似的,屁股乱扭,短裙内,一件三角裤早成了「尿裤」。
  忽然「啪!」的一声,一只大毛手儿狠狠地拍打了她乱扭的屁股一下,「唉唷!」只痛得她屁股火辣辣的怪叫一声,春火全消的急一挺身,回头一看,「唉唷!是你这只大色狼。」曼莉尖叫著,打他屁股的,竟是农场经理胡麟。
  「嘿嘿……丁二小姐,对不起,我以为妳屁股难过得乱摆,所以才打醒妳一下,这回好多了吧?」这农场经理胡麟是个面善心狠、暗怀巨测的阴险家伙,他来此一年多,已深得女主人的信任,而一心却想借此勾上大、二小姐,好登上农场主人,一举人财两得的阴谋。
  这日里,他见大、二小姐竟对来访的女主人世姪儿俊才有意,为恐失去一切的,夜里睡不著的出来探巡……这家伙不但好色又心狠,见情况不对劲,心中已有一条毒计上来,但见他不怀好意的把个二小姐曼莉打醒了春梦。
  「你……你!胡经埋……你竟敢打……打我的屁股……」二小姐曼莉平日里浪漫妖媚,常和职员们乱开玩笑,但这次偷窥春光,又被这一向色儿似的胡经理趁机吃了豆腐,不由粉脸一变,又羞又气。
  老奸巨滑的胡经理已心上一计,急向二小姐讨好似的哄说:「二小姐,千万别气,我知道妳是……嘻……我是一片好意,我有办法使俊才先生他舍去妳姐姐而来投向妳。」
  「喔!」二小姐曼莉瞪了瞪美目,忽一改羞态,哼说:「那么你说,是什么办法?」
  「嘿嘿!明天午后,妳邀你表哥出游,我会收买几个流氓装成蒙面盗,然后以绑票方法将你们关禁在山上,我还布置了一间洞房,那么……嘿嘿,以后就看你了。」
  「哦!我明白了,我可以趁此和我表哥俊才发生……」
  「对,对,日子一久,关系发生了,最后大家闹开了,公布了,你妈自然会要你和他结婚。」
  「哦,好办法!」曼莉高兴了,心想:「姐姐和他是搞暗的,我和他是搞明的,妈咪,最后定会为了我……」
  「嘿嘿!二小姐,我祝妳马到成功!」
  「去你的,就你鬼主意最多!走吧,事若成功,我会叫妈出赏你。」
  「是,是,那么明天看戏了。嘿嘿……」
  胡经理十分得意的一面走开,一面心想:「嘿,你们弄上了,我再对大小姐下工夫,然后把你也搞上。嘻嘻……」
  夜……二更天。在楼下,俊才的客房中。
  从浴室搞到床上的俊才和浪尤物莎莉,这会儿,莎莉这个大骚尤物早已「吃饱、吃够」,睡在俊才身上好一阵。
  「甜心,好了,该回房去睡了,否则……」
  「人家知道嘛!哼唷,搞了一整夜,人家骨头都给你整散了。哎唷!」莎莉光溜溜的离开了俊才怀抱,穿上了奶罩,刚拉上三角裤下了床,忽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我的美人儿。」
  「哼!你、你……都是你!」莎莉苦了媚脸儿:「人家说屁股不能搞,你偏最后来一个什么开后庭花的,这回弄……弄得人家屁股还蛮肿痛的,哼!死鬼!大坏蛋……」
  「哦!美人儿,哥哥开妳后庭花,妳该骄傲啊!那是因为妳的屁股长得肥美迷人呀!」
  「嘿!去你的,哎唷!」莎莉红著媚脸儿想回身打他,屁股又隐痛了一下。刚才俊才来一阵后庭花开,便将那根涨死人的粗大鸡巴强塞入她小屁眼儿内,一阵火干下,搞得她屁门翻肿、雪股酥软,这回儿真「吃过饱」,两洞一酥一痛,苦得她娇嗲乱嗔不已。
  次日一早,俊才随行及女职员们又观看了农场一阵子,午饭后姜夫人的大小姐因「夜战」辛苦,躺在床上休息,姜夫人便叫二女儿曼莉陪同俊才到附近山林间赏花游玩。
  等俊才用汽车载著曼莉向山林中去后,胡经理心中得意万分的向大小姐房中走去……
  俊才、曼莉二男女,车行不远处,忽然见到马路中卧了个女人在痛苦挣扎,「轧!」俊才忙停住车,与曼莉下车过去查看。
  「咦!妳不就是萧家村的村花萧美瑶小姐吗?」曼莉扶起了地上这个身材丰满动人的美艳成熟少女。
  「哦!曼莉二小姐是妳喔!谢谢妳,我出来替父亲采集一些药草,不小心跌了一跤……」
  曼莉为她揉捏著跌痛的玉腿,当长裙一拉,丰满迷人的大腿露出时,那嫩得白白的肌肤,看得一旁的俊才不由心神一跳,尤其这乡下大美人的大腿根展露处竟穿著一件红色的三角裤,俊才心中不由又一跳,心想:「好一个乡下美人儿,看她外表淑静甜美,内衣却是一片红,可见乡下美人都是热情内蕴的。」
  俊才被这位甜静淑美的村花萧美瑶小姐所迷似的,竟主动地过去抱起她,笑说:「萧小姐,妳行走已不方便,干脆我们就送妳同家去好吗?来。」
  「啊……啊!你……」萧美瑶见是一位高大英俊男土抱起了她,不由羞红了双颊,芳心乱跳的正想推辞。
  曼莉暗醋,哼了一哼,走过来说:「萧姐姐……萧小姐别羞,这位是我表哥呢!请吧!」
  「哦……」萧小姐说了一声,一个迷人娇躯已被抱入车中。
  不久,车行了一阵,来到一处山林地方。萧美瑶小姐由于腿伤发炎,感到口渴又热,曼莉忙叫停车,她下车到清水池边去取了些凉水来要给她凉凉身子。但等她回来时,车内俊才和萧美瑶小姐忽不见了。
  「啊!不好,他们可能被胡经理派的人手以绑架方式捉去了。真气死人了,怎偏偏安排这个时候?气死我了!这么一来反叫表哥又把别个女人搞上了。」曼莉又急又气的,但又不知胡经理安排的山上囚房在何处,只好怒冲冲的开车赶去问胡经理。
  在山林间,有一座破旧的老式房子,外表看来又破又旧,内里一间房子中却有如新婚洞房般的漂亮。
  「这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忽然被几名蒙面歹徒绑架来此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二人呆呆的看著这房里房外有如天国之别的差异。
  「这简直像新婚洞房呢!」俊才呆呆的边看边给萧美瑶小姐疗伤腿伤。
  「俊才先生我好多了,可是,我……我们怎么办?呜呜……」萧美瑶小姐娇泣著,她是又怕又慌。
  俊才忙安慰她,一面又说:「这一定是绑票,歹徒知道我是大富商之子,也是大农场的亲人,我想他们定想利用此向我姜凤姨趁此机会索财……我想等他们拿了钱一定会放我们自由的。萧小姐妳不要悲伤,来,妳休息一下吧!」
  俊才一面慰言,一面随手从冰箱中倒出一杯茶水饮下,很快的,忽感全身发热,心跳加速起来,似乎……胯下之物猛的涨起来,把裤子鼓起如撑伞似的。
  他神智渐入迷中,忽见萧美瑶小姐也倒一杯解渴似的饮下,他不由「啊」了一声,急叫:「不好!萧小姐,别喝!那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春药……」
  可惜太迟了,「唔……我……我热死了!」一件一件女人的迷人衣、内衣剥下,最后一件红色三角裤也掉落地上。心智已被欲念冲昏的萧小姐,不一会竟已变成了一只大白羊儿。
  但见她浑身玲珑的嫩白中,肥奶尖挺、粉穴玉股,简直又美艳又丰满,够性感,只色诱得俊才再也禁不住的欲火往上直冲,一声声吞口水声,他迷乱地叫:「萧……萧小姐,妳……妳的肉体,唉!我……我忍不住了……唔……心肝,乖肉儿宝贝……」
  俊才热呼呼的入迷哼叫起来,浑身也剥了个精光,胯下之鸡巴已涨得又长又粗,萧美瑶小姐却也已入迷的痒扭起下身,两人互哼了一声:「亲哥哥……」、「小穴妹……」
  「咚!」的一声,一对赤裸男女已互抱得紧紧的滚翻在床上。
  不一回,床上萧美瑶小姐发出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声:「妈呀!小肚子被捅破了!」俊才也在狂乱地叫:「心肝!甜心!小穴!好紧的小甜穴,宝贝洞儿!」床舖接著一阵剧烈震动:「吱呀!吱呀!」
  房门外接著忽然扒著一个蒙面人在偷看,转身向著后面另两名蒙面人笑说:「好!他们干上了,咱们任务完成了,走吧!」几名蒙面人匆勿的下山而去……
  不久,夜又来临了。
  晚饭后,大农场女主人等多人,一直找不到俊才大家胡乱找寻著。
  楼上二小姐房中,曼莉小姐一人躲在房内,气呼呼的召来胡经理大骂。
  「对……对不起!二小姐,谁知道半路里会突然来个姓萧的浪女人,我也骂过我那些笨蛋手下人……他们很少见过二小姐妳,所以才会捉错对象了……」
  「好了,你少啰唆这些,快另想办法,否则我表哥不但我上不了,又惹多笔风流债,最后要怎么算?」
  「是!是!唔……这样吧!我马上派人放他们自由回来,等今夜里我再弄上些春药,二小姐妳叫他上来,就在二小姐妳房里先与他发生关系,再……」
  「好了,别再多说,快去办!」
  「是!是!」胡经埋忙应声下去,心中却又想出另一狠计,心想:「这小子差点误了我大事,好,今夜我把春药加多一点,要他乱搞一番,然后使他没脸耽下去,先赶走这小子,我好来个一箭双雕,吃上这一对浪狐狸姐妹。嘿嘿……」胡经理又生鬼计,匆匆出了房外。
  不久,入夜九点多时。
  山上囚人房中,一下午春火在狂欢后的俊才和萧美瑶小姐,床上落红片片,美艳动人的萧美瑶小姐村之花,花落苞开,正哀哀暗泣著,俊才愧意的安慰她,忽然发现房门开了一边,不由忙抱著美瑶小姐,两人匆匆溜出房去,奔下山去。
  先把美瑶小姐安慰好,送到周家后,俊才匆匆的回到大农场来。他不好意思说出又搞上女人,只说被歹徒绑架,溜逃回来。
  等大家开始入睡,十二点多时,俊才回到客房中,对著白天发生的事一面苦思「凶手」的由来,一面拿起热水瓶,倒了一杯水喝下。
  等喝下水后,全身又是一阵痒热起来,「呀!怎么回事?在……在这里……也有人下春药!不好,凶……凶手一定是内……内贼!惨了……惨了!」俊才似已想出了什么,但人已渐入情迷中,半昏半清中,急急的向浴室跑去想冲冲冷水浴以解去春药内火。
  匆匆的,等他忘形地冲入浴室中,也没看清有人无人就剥了个精光大吉,忽然浴盆中出水芙蓉似的站起了一个勾魂般美人肉体,但见肥乳又白又大,浑身肉感逼人,尤其那一只毛茸茸的肥美阴户儿,只看得俊才火花乱冒的,忘形地就扑向那一具肉体……
  「哎唷呀!是你!你……你疯了?俊才,我……我是姜凤姨呀!」乖乖,原来这大美人儿是凤阿姨——姜夫人,但俊才已药迷心窍,只想抱住女人美肉大干一场。
  只见他好猛的力气,一把抱起丰满、肥美迷人的凤姨夫人,一把像上次奸淫她大女儿莎莉一样,使她上身仰后浴盆中,下体迷死人的一只肥美阴穴挺上来。
  这姜夫人,徐娘半老、艳美依旧,又平日富足保养得好,一个肥白白肉体又够丰满肉感,俊才简直更惹起欲火攻心的,手一扶已暴涨得更粗更长的大鸡巴,对住凤姨那迷死人大水蜜桃似的阴穴,狠狠向前一顶!
  「哎唷!俊才,不……不行插阿姨,哎唷!」姜夫人又羞又乱的,但感下体私处一涨,天!一根火热的粗棒儿已全根塞入穴里,一阵阵热涨、肉顶。
  久旷、久未挨插的姜夫人,这回肥穴再开,初时一阵涨痛得拼命狂挣乱扭:「哎唷!天,你……你怎可以强奸阿姨呢!哎唷!要命的,喔!你轻点,妈呀!小穴被顶破了!」
  姜夫人挣扭著,但反惹得俊才干脆抱紧她一个丰满大屁股,一阵拼命猛抽滥干,姜凤姨的穴久未挨操,肥紧紧的,夹得他一根鸡巴又酥又麻,忍不住一阵凶插,痛快得恨不得连一对卵蛋也挤进凤姨的小肥穴去让她夹个痛快。
  「啪啪!」、「吱吱!」一阵阵肉拍肉向!一阵阵插穴声!不一回,几百下后,苦挨穴花再开的姜夫人,这回穴水大放,被搞得穴门松麻,小肥穴开始美快起来,不由一阵久旷饱足,再也顾不了廉耻地浪哼骚吟起来。
  「哎唷!哎唷!好……好……好一支大鸡巴……唉……阿姨被你搞死了……天!我……我不想活了,哎呀!这一下插得好爽……唉,好个大鸡巴奸夫……小情弟……乖姪儿……唉!用力……用力插死凤阿姨算了,哼……哼……」
  姜夫人简直也插美了的乱哼乱叫起来,一会儿,整个肉感娇躯被抱下浴池边瓷砖上,两只迷人丰满大腿被提得高高的,俊才欲狂地用饿虎扑羊姿式,大鸡巴下下猛插著那一只扭迎上来的多水大蜜桃穴。
  又一阵子,久旷欲足的姜夫人经不住吃了春药的俊才又是一阵凶插,插得她穴内又痛起来,忙急急拼命一挣,撑滚起肉体,欲饱神清的一阵又羞又急嗔叫:「唉!俊才,你不……不能搞阿姨的穴,你凤阿姨吃饱了,唉!你……你一定是吃下了春药,唉!你怎会这样……」
  姜夫人已是老经验了,见俊才久插而不泄,又迷狂心智的只知插女人穴花,急急关上浴室门,溜出浴室,只披了件浴衣,怕羞见人急急的冲回楼上间去。
  「羞死人了!」姜凤夫人一把趴在床上胡思乱想:「哎呀!要死了,我怎么最后也忍不住地随他奸淫乱搞,这下怎么办?唉呀!不对,他迷乱心神,这下不好好给他泄出欲火,那么……天,他岂不要奸淫一屋子所有女人?不好了……」
  姜夫人急急的忙又出了房门,想去阻止变成可怕淫兽般的俊才,但等她回到浴室,天,门已被破开,那俊才欲火攻心下冲开浴室门早就溜出去了。
  「糟了!糟了!」姜夫人对这羞死人事的又不敢大声嚷嚷,急急四处乱找俊才。
  这栋豪宅相当大,这时的俊才迷乱之淫火正入高潮,这回他急著找女人肉穴就要干,简直变了淫兽的到处乱找人,找女人,找肉穴。
  首先遭殃的是他那几位随行的女职员和秘书小姐,三名女职员:贵媚,玉娇和美凤,三美还未入睡,正躺在床上只著三点式的内衣裤,围在一起玩扑克牌,忽然房门「砰」的一向,冲进来了一丝不挂、巨物顶天的俊才。
  「啊哈!好,好,三只美洞儿连在一起。」
  「呵呵!要死了,总经理你……」娇小迷人的美凤,首先一声羞叫。
  俊才狂笑著,身材玲珑苗条的玉娇小姐看出苗头不对,想溜出房去,但却首当其冲的被俊才一腿伸出勾倒在地。
  「唉呀!不……不,俊先生,你是总经理,老板,不能欺职员呀!哎呀!」玉娇小姐又羞又怕的,却被俊才先剥了个清光,玉乳尖扭、粉穴呈突的,一把被俊才抱顶在墙壁上,面对面的压著美肉儿,拉开她两条乱踢乱跳的粉腿,大鸡巴顶了顶,又顶住了女人穴洞,色呼呼叫:「小穴,小肉穴,我要女人的小穴……干!」
  就像「大战」似的,俊才叫了声「干」,屁股狠狠一挺,大鸡巴儿「吱!」的一声就强塞入了玉娇嫩穴中……「妈呀!」被顶背贴墙上动不得的玉娇小姐,下体像挨了一刀似的,一声苞开痛叫。
  接著墙上「砰砰」的撞响了起来,俊才十分痛快地猛顶插著玉娇小嫩穴,一面发狂地用嘴巴乱吸咬著玉娇尖尖的小嫩奶子。床上另一对俏佳人早已被吓得呆呆的,丰满肉弹型的贵媚小姐羞慌慌地哀叫:「天!天……天呀!总经理疯了,他……他竟然强奸女人……」
  一会儿,墙上沾了一片血,是玉娇的穴开处女血溅上,好一副令人十分消魂的刺激图。俊才狂干了挣跳哭叫的玉娇一阵,见她昏了似的不动不叫了,感觉无趣,一把抱她回床来,吓得床上二美人急急下床要开溜。
  但俊才先抱住娇小的美凤小姐,一把推向丰满的贵媚小姐,使二女互贴,一上一下卧叠在床。「啪!」的一声,也不拉脱二女乳罩,俊才毛手往下拉,双双一把抓碎了二女的三角裤。
  但见二女互贴的下部,两双迷死人的嫩穴儿,娇小的美凤穴儿简直像只小玉荷包儿,又嫩又小,毛儿却浓厚一片,真够刺激人的一只小玉穴!而贵媚是只蜜桃包子型阴户,毛儿稀落没几根,粉穴紧紧闭著洞口,嫩脆滴滴的,俊才看得色狂大起,竟一低下头去就张嘴狂吸著上下互贴的两只迷死人肉穴儿。
  「渍渍!」吸得一双妙穴儿浪水滚出,二女又羞又痒的吃吃怪笑,一会儿又慌慌羞叫:「唉呀!不行,总经理,俊才先生,你不能这样……」
  娇小的美凤尖声嫩叫不停,叫得色狂中的俊才狠狠吸了她多毛小嫩穴一下,吸得美凤消魂似的一哼。
  俊才一把站起身来,手握肉枪怒挑双嫩穴,上下来回一扫、一磨,「唉呀!不……不,救命呀!俊才先生强奸女人呀……」贵媚小姐被美凤压在身下,感觉下体阴户口一裂,不由也大声尖叫起来。
  但俊才简直淫迷发狂了,一面用肉枪狠顶互贴的上下双穴,一面扶上二女,他站在美凤身后,毛手一只伸入二女互贴胸部,拼命地扯掉二女乳罩,毛手挤入二女互贴的乳房中,胡乱地抓揉著四粒一大、一小肥奶;下面大鸡巴就在贵媚小姐的忽一声杀猪似的痛叫声中,紧紧地像插入一个火热奇暖无比的橡皮套中。
  俊才简直更发狂了的,下下就是一阵猛插猛顶,苦得压住在最下面的贵媚小姐动也动不了的硬挺凸著嫩穴苦苦挨插。
  一会儿,大鸡巴「叭」的一声抽出贵媚开了苞的嫩穴,抽出来往上一冲,藉著淫滑,「吱」的一声猛冲入美凤的小嫩穴中。又是一声杀猪似的痛叫,娇小穴浅的美凤小姐,穴开的痛楚令她昏倒过去。但俊才反而更刺激得发狂,拼命地一阵抽动鸡巴,美凤的穴又小又紧,他狠狠地一拔一插著,猛插了几百下,才渐渐插松了小嫩穴。
  俊才「叭」的一声又抽出鸡巴,往下「吱」一声,又插入贵媚的小嫩穴去,「哎呀!喔!总经理你……你饶……饶了我吧!」贵媚小姐又苦苦的硬挨著一顿凶搞……
  「砰!砰!」房门忽响了起来:「英凤姐,妳们苦叫什么呀?」
  房门一开,进来了两位大美人儿,一东一西的秘书小姐,黑发夏凤和金发洋妞妮娜两位秘书小姐。热情洋妞妮娜早和俊才有过一腿,夏凤虽是新任不久,却也对俊才有意,但这下子猛见俊才色狼似的痛宰白羊群,只看得她又羞又气。
  「哎呀!要命的……他……他怎么这样?羞死人了……」夏凤小姐一扭丰满性感的娇躯,羞急欲溜。身旁的金发尤物妮娜似了解什么的一把挡住夏凤小姐:「夏小姐先别走,看来俊先生一定是中了烈性春药之迷,他一向不是这样凶搞女人的。来,我们快救他一下!」
  「救,怎么救?天……难道妳要我们也剥光了上肉阵?」
  「对,只有这办法,否则俊才先生会越闹越大,而且久闷不泄会发狂成病,或者甚至会丧命的……」真是洋女多情,妮娜一面解说著,一面自动剥光衣物;夏凤则半推半就,却又羞又急……
  俊才大搞床上三嫩美人,欲火更入高潮,回过身来,又见双肉美人,一把就抱住羞羞不决的夏凤小姐,三两把的也剥光了她。但见又是一副勾魂肉感玉体,夏凤身材高大,奶子、屁股肥美得令人发狂,因腰儿又小又细的,一光出肉体,简直像个喷火的吃人妖姬。
  俊才一把就将夏凤压倒在地毡上,「哎呀!要命的,怎就在地上搞?哎呀!不……不……」夏凤性感肉体羞扭不停,俊才淫昏了头的乱拍打她的大屁股,打得她尖叫声怪叫,一个迷死人大白屁股被打得红喷喷的,大鸡巴这才狠狠一对,对住又一只蜜桃穴拼命一个冲刺,「吱!」的一声,大鸡巴藉著连贯了多穴的淫液,一下子又刺入夏凤的肥紧小穴去。
  「哎呀!要死了,痛死人了!不来了,你简直是性虐待狂呀!哎呀!」夏凤玉穴搞入一根凶棒儿,两只尖笋型的大奶子又被俊才十分痛快似的猛抓狂捏,一面呼呼猛干小穴。
  没半小时,一个花枝招展迷人贵妇型的夏凤小姐已成了浪狐精相,被整得不成人形。「哎哟耶!饶命!小穴吃不消了!」淫水丢尽了似的,小穴插麻又搞起痛了的夏凤小姐,再也禁不住地呻吟苦叫。
  一旁热情洋妞妮娜小姐看得肉紧,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忙依扭过来,伏地,高高拱起了她那迷死人的肥大白屁股,对著俊才摇弄臀花儿嗲叫著:「好俊哥,换换你亲爱的肉洋妹子的小屁洞给你夹出火吧!」
  「叭!」的一声,大鸡巴抽出夏凤小穴,俊才迷上了金发尤物的大白屁股!只见她抱著妮娜扭舞挺上的肉呼呼大屁股,大鸡巴发狂的一插,就插入妮娜小屁眼内,插得洋尤物妮娜眼儿翻了翻,咬牙切齿的忍著屁洞裂穿的痛。
  那奇紧无比的小屁洞猛夹得俊才更发狂的一阵猛插猛干,恨不得连鸡巴底下的双卵儿也塞入小屁洞去夹的狂干。妮娜咬牙伏地苦挨著被插屁股,哼也不哼一声,看得一旁群美呆了呆。
  夏凤说:「洋妹子,妳……妳连屁股也给插上了,不……不痛呢?天……」
  「哼哼!不太痛,但……但这样,给他更刺激、更肉紧……好……好让他快快泄出火……」妮娜咬牙抖声说著。
  「啪!啪!」俊才不停地猛插著妮娜的小屁眼儿,好一阵子屁眼儿插松了、操麻了,但俊才还是泄不出火来。妮娜不由急了,一面苦苦挨插,一面急哼叫:「真……真要命的,俊哥你……你到底吃了什么鬼药呢?天!这么久连搞数女,这回洋妹我也用后庭迎战……你怎还不快丢出火来?唉!不行,洋妹子屁股也吃不消了……」
  「吧吱!」一声,妮娜拼命一扭屁股,大鸡巴滑出了屁眼,妮娜拼上了洋热劲,拿著三角裤给大鸡巴抹洁了一阵,然后迷人樱口大大一张,「咕」一声狠狠含住大龟头,又来一阵「唇枪舌战」吸紧大鸡巴,一面猛吹,一面还上下前后直套动著。
  「唔……唔……」俊才似乎异常舒服的开始了喘呼。妮娜更加卖力地吸著、套著……几乎尽根的,让那大龟头下下叩顶紧到玉喉中,吐出吞进,吞进吐出,香舌儿猛刮了阵马眼儿。
  「呵……呵……好!好!」俊才痛快无比地抖呼了几声好,正待阳火狂泄,不料房门外忽传来二小姐曼莉的娇叫声:「俊才表哥……俊哥,你在哪里呀?」这一声娇叫,叫得迷狂中的俊才欲丢的阳精又收了回去。
  「吧啧!」一声,妮娜小嘴巴内大鸡巴忽溜了出口去,气得妮娜怪叫一声:「真气死人!早不来,晚不来,二小姐偏在他快泄火时才来……」妮娜急得一口又向大鸡巴咬去,想再猛吸一下吸出阳火,但俊才身子一躲,大鸡巴已滑开,妮娜一口吃不上,气急中,俊才已呵呵淫笑的开了房门出去。
  「啊!表哥,你怎在此呀?你……」这曼莉按计本想夜十二点过后到楼下找俊才以偿心愿,不料俊才并不在他房中,以为他又和姐姐莎莉玩去,嗔急得她索性高叫乱找,找著找著,找到女客房来。
  只见俊才却忽然光赤赤的出现在房门,胯下巨物怒冲冲的,只看得天生浪漫的曼莉也羞得嗔了一声,刚一扭身娇叫:「哎哟!要死了嘛!二表哥你怎么……唉呀!」曼莉声未落,一个妖媚娇躯已被赤裸的俊才一把抱起,向浴室进去。
  这时刚好姜夫人下楼找来,一见二女儿被俊才抱向浴室,不由又羞又急的追下去……
  ===============好戏在后头===============「砰!」但浴室门已关上了。姜夫人打不开,却听得浴室中她二女儿浪野的曼莉竟在嗲叫说:「哼!好表哥,你可知道人家多喜欢你。哎哟!你别急嘛!人家要你告诉我,刚才你光著身出现在女客房门上,是不是也和你的女职员们搞上关系?你……唔……唔……」
  「骚丫头!」姜夫人在浴室门外低嗔了一声:「这妮子竟还不知俊才吃了迷乐,淫火发狂中,唉!这可怎么办?总不能母女同战……唉!」
  姜夫人羞急万分,怕女儿承不起凶搞,又羞言自己早被搞上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时,浴室中已传出她女儿曼莉忽一声杀猪似的尖叫:「妈咪呀!」
  「完了,完了,曼莉给破身了!女儿,我的乖女儿,天……」
  「妈咪!」姜夫人正火急中,她大女儿莎莉似被吵醒的也奔下楼来。
  「啊!莎莉妳……妳……唉!妳快进去浴室,妳俊才哥可能误吃了春药,发狂了,妳妹妹正被他强奸,要……要吃不消,快,妳快进去救她出来!」
  莎莉呆了一呆,忙奔上来,爬上浴室窗户上方缺口,溜了进去。
  姜夫人已顾不得一切,隐了自己也被奸上的事,只说二女儿急急,要莎莉大女儿设法进去排开他们。但,莎莉溜进浴室后,久久却不见人出,反而浴室中传出一阵阵女人的消魂哼叫声,姜夫人呆住了,忍不住从浴室门孔向内偷窥一看。
  但见……她那两个宝贝尤物女儿,这会儿竟双双合抱一起,互叠躺著,莎莉在下、曼莉在上,二女均一丝不挂的,两只美妙的姐妹穴上下互贴一块,正由著淫呼呼的俊才拿著大鸡巴,一会儿抽插上方曼莉的小嫩穴,一下又猛搞下方仰凸的莎莉大肥穴,上下交征著,狂淫奸插著。
  一对尤物姐妹花互抱吻著、扯著,双穴狂迎大肉枪,挑、刺、插、夹……被抽插著浪肉儿,杀得好不令人心跳、肉麻。而二女此刻更是妳嗲我哼的,上下双穴被狂搞得高潮阵阵,正欲仙欲死中。
  「哎呀!这两个骚丫头……」姜夫人一挺身,看不下去了,心跳著,心想:「天!这下子母女三人全被奸上了,这……这笔帐往后要怎么算?天!俊才到底吃了什么鬼春药?唉!」
  姜夫人羞思著,忽见女客房中五个随俊才来的女职员:贵媚,美凤,玉娇三美少女夹腿苦脸低著头出来;另两大美人,夏凤与妮娜向她走来。
  姜夫人看著五美苦羞著的倦态,问道:「妳……妳们也他搞上了?」
  洋妞妮娜走上一步说著:「是……是的。姜夫人,听妳口气,莫非妳也……被俊才先生奸淫……弄上了?」
  姜夫人羞得直剁脚,羞红著脸,微闭眼恨恨叹息:「真……真气人!这……这下子所有女人全给他混弄上了。天!这……这可怎么收拾?」
  妮娜拉著姜夫人玉手,半软求的说:「夫人,别烦,现在我们得先救救俊才先生,等他醒后再仔细和他谈。」
  姜夫人咬了咬玉齿,终于点点头,嗔说:「好吧!反正妳我都已被搞上了,就待他醒来,我要好好训斥他一番。」
  姜夫人说完正要回房,忽见五美竟一个个溜进浴室内去,不由羞得呀呀叫:「妳,妳们……」
  「夫人,现在我们不得不如此。据我猜测,俊才先生可能吃了极可怕的过量春情迷药,现在一切只有帮他快快泄出火来,否则时间一长,将会害了他性命,脱……脱阳至死!」妮娜有些忧愁的解说著。
  姜夫人「啊」了一声,沈思一下,忽急说:「天!他……他决不可能自己不要命的如此乱来的……」
  「夫人,也许有人想陷害他或捉弄他呢?」一边娇小的美凤小姐也开了口。
  「嗯,如果是捉弄他的话,这人也太缺德可耻了!唔……我一定要详查。」姜夫人想了想。
  忽然妮娜走了过来,拉住姜夫人的玉手,低哼说:「夫人,妳……妳也进去相助吧!」
  「什……什么话?妳要我也一同淫搞……」
  「反正夫人也被他弄上了嘛!救人心切,再说夫人是过来人,经验老到或许能尽快使他……出……出火……」
  「不行,不行!哪……哪有母女一起……弄上的?不!」
  姜夫人真是又羞又急,但已先溜进浴室去的夏凤小姐这时已开了浴室门,姜夫人在羞怩不安下被五美硬拉了进去。
  只见浴室地上,她那两位宝贝浪女儿,这时两姐妹阴水已被抽尽了似的,媚脸灰白。一见妈妈,双双抖著,奄奄一息的哼:「妈……妈咪!俊才哥他……他太……太厉害了……救……救女儿们!小小……小穴……屁……屁眼……通……通通被他……他插……插翻了……插死……死了……救救我们……」
  性命关天,姜夫人这下才羞意全消,救女心切的急急走过去拉开大发兽性的俊才。但,她这一去,可就也给搞上了、又给杀上了,只见俊才被姜夫人一拉,「噗」的一声,正狂插著莎莉屁眼的鸡巴被拉了出来,那物此刻通红的胀得更粗更壮,像要干尽天下的骚穴。
  俊才干得还不够过瘾,一把反抓姜夫人,「哗啦」一声,衣裙尽落,又是一只大白羊儿。饿虎般的俊才已被「火」烧得目乱神迷,一把将姜夫人压倒在地,大鸡巴一碰穴就操入。
  「哎呀!要命的,你……慢……慢点……」姜夫人又羞起来。她躺在女儿身边,丰盈肉体尽露的,俊才压上来,拉开她两腿,又给提得高高的。天……天!大鸡巴竟对上了小屁眼儿,姜夫人一感不对劲的,要想扭开已来不及了,不由尖叫:「哎哟!要死啦,不……不能入屁股……哎唷!」
  姜夫人伏在地面叫没半句,高高被抱起的下体,迷死人的又肥又白大屁股,小小屁门儿猛一涨裂,「吱」的一声,粗粗长长的大鸡巴已猛插入了大半根。
  姜夫人后苞初开的痛,不由叫了声妈,一个大迷死人的肥美屁股,痛得拼命狂扭摆著,但鸡巴已深入屁道,紧紧的插著,这一摇扭反而夹得鸡巴阵阵酥麻,更顶深进去……
  「哎哟!你要死了,顶穿阿姨的屁股了!」姜夫人只痛得死去活来,大鸡巴插入小屁眼的紧密感却让俊才痛快地下下急急抽插。
  一旁姜夫人的两个尤物女儿已渐复了元神,看见自己妈妈也挨起了插屁眼,二女儿曼莉浪哼哼喘气的说:「妈咪,忍点,一会儿屁股插松了就不痛了。」
  「哎唷!哼!去……去你的……浪丫头,妳……妳还说,哎唷!小色鬼,轻点……唉!顶……顶穿了……哎唷!」姜夫人苦挨著这又来的一「插」,大破后庭花。
  一旁进来的五美人,见夫人首当其冲先入了肉战,忙围了过来,五美一忍羞怩怯意,各自大展起狐媚肉门阵,一切以救「先生」再计后果的我牺牲精神。妮娜带头挺过来,已拉出乳罩上的一对大肥奶儿送给俊先生张口「大吃」;一边玉媚、美凤二女左右玉腿羞迷人的一分开,让俊才双手左右各摸挖入二女嫩穴中,刺激火的乱掏乱抓;贵媚、夏凤两个肉感型大尤物,则紧贴在俊才身后,玉体擦磨他身子……
  一男八女,均已不著一丝,光光的,八个肉粉堆儿紧紧合「围剿」大鸡巴。
  八美图(终)一会儿,俊才连战群美一阵后的他,这回再狂入美妇人姜夫人的奇紧屁洞又搞了近半小时后,屁门已搞麻了,已止痛些的姜夫人见俊才浑身大汗直冒,鸡巴入得更急更凶,老经验的她急叫:「姐妹们快注意……他已进入高潮了,快趁此合力吸出阳火来,令他早复元气,快!」
  姜夫人到了这时也忘了一切羞怩态,急急死命一挣,挣开了屁眼内的鸡巴。洋妞妮娜会意地忙急急叫夏凤拿一件三角裤儿,给俊才抹净鸡巴上的淫水,然后她要群美忍住羞态,八美八张迷死人樱口儿,开始联合轮番上阵施展嘴上功夫。
  「嘴」是吸力最强的热穴,这时吸力齐发,常是最佳的采精要点。只见妮娜当先将俊才扑倒在地上,一根大鸡巴酥抖中「顶天立地」,妮娜「樱口」首先一攻,「咕」的一声猛地含住大鸡巴,就一阵没命地又吸又套,吸得大鸡巴更酥更麻。等吸酸了嘴皮子后,轮上夏凤小姐,羞咬了咬牙儿,也接口上来,「咕」的一下含住鸡巴也来一阵狠吸狠吮。
  「呵呵……唔唔……」躺著的俊才简直舒服得窍孔直出气。接著换上第三张妙口儿,贵媚小姐菱形樱口儿一口也吃上鸡巴,又是一阵吸吮、套动。一会儿,换上玉娴含著鸡巴;一会儿,小佳人美凤小妹也拼命地张大著小嘴儿含紧著大鸡巴,拼命地吸吮、吸吮……
  「唔……唔……美……美死我也!」俊才痛快得鸡巴忍不住一阵向上狂顶,顶得美凤小姐差点顶穿了喉咙,急急「啧」的一声吐出鸡巴。
  「啊……快!别停,否则火又收回了。」妮娜在急叫著。
  「哎唷!人家喉管儿顶痛死了!不来了。」美凤不含了,不吸了。
  一旁呆呆已复元神的浪尤物姐妹,莎莉、曼莉,忙知意的围扑过来,一个又吸住大鸡巴狂套、狂吮,一个含弄著鸡巴下的双卵蛋儿。一会儿交互换口,莎莉改吃双卵蛋,曼莉骚野劲大发起,拼命含紧鸡巴,小嘴儿鼓得涨涨的,几乎尽根含入,用上「吃奶」力气,塞得玉喉儿几乎贯穿,两眼翻著拼命吸、吸、吸……
  一旁喘息了一阵的姜夫人见状,也顾不得羞了,母女俩同争含起大鸡巴来,姜夫人樱口猛一接上,曼莉、莎莉二女儿忙各自含住一粒「卯蛋儿」,只见忘羞的妈咪艳口儿含紧男人大鸡巴,吸得好用力。
  姜夫人到底是老经验,只见她一会儿又吐出大鸡巴头子来,拿舌儿猛卷猛刮著;一会儿又把鸡巴夹在两颗豪乳中间,猛卷、猛刮,猛揉、猛搓;时而樱口一张,又狠狠吸了大鸡巴头子一下。
  只听得俊才失魂似的猛一吼:「美死我也!」随即「噗!噗!噗……」一股股又浓又多的阳精火箭般狂射出来。姜夫人正拿舌头猛刮大鸡巴马口儿,这精一冒,「啪!啪!」的一张迷人媚脸儿已喷了一脸男人精液。
  「哎唷!要死了!」姜夫人怪叫一声,急急丢开男人阳具,扯了开去,急清洁著玉脸。
  瞧著尚在冒精的鸡巴,姜夫人那两个千金浪女儿竟争吃著大鸡巴头子,妳吸一口、她吃一口的,双双同她们母亲一样,啃了一嘴的男人精虫!
  「呼呼……」俊才终于连贯群美穴、屁眼后,这回终于被联合的嘴功中吸出了长闷的火……闷精。终于,俊才倒下去,精出得太多,鏖战的时间又长,累得倦昏昏的入眠去。
  「唉!这死鬼舒服了,什么都冷静了。」姜夫人羞说了说,见两个浪女儿还在互争著似的争吃著吐精的鸡巴,微嗔:「死丫头,妳们还争吃什么?还不快回房去!」姜夫人芳心半吃起女儿的醋,见俊才已出了火,忙羞斥了二女儿一下。
  曼莉、莎莉两姐妹也见「情哥哥」火已止,忙从母意的各自回楼上房去。
  「我也回去了,一切待明天再谈,妳们就扶他回房去。」姜夫人向妮娜五美女羞说了说。五美已各自穿回了衣裤,也替俊才穿上了内裤,五凤朝阳的合扶抱起俊才回他的客卧房去……
  俊才这一整夜连贯八美,药去,人睡中。
  这一睡,直到元神恢复,睡到了第二天下午……
  「呵呵……唔……」醒了,他终于舒服的醒了。
  身上软绵绵、香喷喷的,他不由毛手胡乱一抓,喔!好一团棉花儿,抓到了尖尖嫩嫩的肉球儿,「咦!这是女人大奶子,这是谁?」他呆了一下,忙睁眼一挺上身坐了起来。
  怀中甜甜睡了个光嫩俏美人,正是他的女职员之一,最小的、娇小的美人儿美凤小姐。这小佳人,竟是只穿了件三角裤,浑身细皮嫩肉、赤光裸出,两只奶子尖挺挺的,乳珠鲜红欲滴,看得俊才一阵魂消,忍不住贪婪的毛手儿又捏了玉乳一把。
  「哎唷!」小佳人美凤醒了,看看「情郎」也醒了,咕了咕小嘴儿,羞迷人的扑紧他,一阵娇嗲:「不来了!你坏死了,昨夜像吃人老虎似的,吃尽了白羊儿……人家……连人家还小,也把人家插……插破了身……喔……坏死了……」
  「咦!美凤妳……妳说什么?我……」俊才傻住了,想了想,昨夜……渐渐地,他想起了一切,依稀迷糊中他似乎一个又一个的和许多美女肉体狂欢乱搞一番。
  「咦!我……我昨夜不是在作梦吗?」
  「唷!不来了,你玩过人家,竟还说是作梦!」美凤仰起头来,红脸嗔怒。
  房门外,忽进来曼莉、莎莉一对尤物姐妹:「表哥,你醒了?一切事情已查明白了,你来我妈咪房中一下……」
  「什么事查明白了?真弄得我莫明其妙的。」俊才仍呆呆的,随著莎莉姐妹出了客房。英凤随后也跟上,三女却十分亲热地前后左右靠紧著俊才,莎莉姐妹更大胆地竟拿他的手左右各搂住她们,还分别摸住肥奶儿。
  曼莉说:「俊哥,你看我的奶子比姐姐肥多一点,好玩一些吧?」弄得俊才面红心跳的,忙「唔唔」点首乱哼。
  「哼!妹妹妳看他,这色狼昨夜凶巴巴的,还不认帐呢!」莎莉有些恨恨的娇嗔著。
  俊才仍呆呆的,曼莉忙替他分辩说:「姐姐,这也不怪他,反正,凶手己查到了,一切看妈咪怎么处埋吧!」
  「唉!我看,这风流鬼,恐怕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来呢!以后母女同事一夫那才有趣呢!嘻……」美凤在羞笑逗弄著。
  曼莉姊妹羞白了她一眼,俊才更脸红心跳,完全呆住了,内心上一阵阵没来由的肉紧……
  姜夫人房中……这个如埃及艳后的大美人,中年美妇人、姜凤夫人,这时正柳眉倒竖地斥责著一脸愧色低头不语的胡经理。
  「胡麟,现在还有何话可说?我二女儿已招出了你的一切不良行为,除了上一次是你派人故布陷阱害俊才,虽然是为我二女儿好,但昨夜你不该用上奇淫毒药,害得他狂奸了不少少女,又几乎送命……」姜夫人故意用「狂奸少女」字眼以隐满自己也受害的窘事。
  「是!是!夫人,我该死,我错了,请原谅!」胡经理低著头认错。
  姜夫人又恨恨说:「本来这事我要送你去警局惩办,念你过去对本农场有过功绩,现在我不追究你,但我要辞退你,你就领去五万元马上远离我这农场吧!去吧!」
  「是!是!唉……完了……」胡经理十分后悔。当他走出房门时遇到了上来的俊才及曼莉姐妹等人,曼莉小姐狠狠注视了胡经理一眼,说了声:「这怪你这次做得太狠,这叫自作自受,滚吧!」胡经理低首说了声:「对不起!」大势已去,他也只好就此别开了。
  姜夫人房中。渐渐的,俊才在曼莉说出一切下明白了后,他愤愤的说:「这该死的胡经理,不能这么轻易放了他!」
  「唷!算了吧!要不是他,你也没法一下子就捞了这么多的美人儿,大享艳福……」妖媚的莎莉插口逗弄著俊才,弄得他又面红心跳的。
  看看左右前后八位美女、俏佳人,俊才又傻住了,这一笔风流帐怎么算?尤其连姜凤姨妈母女三美也一同搞上,这……这难道真要连丈母娘也一同娶过门?俊才呆呆的无话可说。
  忽然见姜夫人凤姨一挥手,她大女儿会意地去锁上了房门,一会儿,八位美人儿在姜夫人带头下竟一件件剥下衣裙、内衣、奶罩、三角裤。「呀!妳……妳们……」俊才更面红心大跳了。
  只听姜夫人媚哼著说:「俊才……你这小色狼,现在我们就慢慢地算算风流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