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易根经~歌女情深》

  那是一个无聊的下午,华盛保险公司里面的员工正在刻板的工作。
  外面阳光渐减,从耀目的正午艳阳天转变为和暖的西下夕阳。
  九月和十月是台北最美的天,华盛保险里的业务员全都出去跑生意,没有生意的也顺便去摸鱼。
  留在办公室大多是文职人员,只有张楚巨一位营业员仍待在里头。
  华盛规模很小,张楚巨只算是华盛里一名很普通风业务员。
  业绩好的早跳糟到大公司去,业绩不好的混不到两个月便自动消失。
  剩下张楚巨这样不上不下,升职轮不到他,裁员他却是首选的业务员,是这行业中最悲哀的一群。
  这还未算在华盛当保险只已是保险界的一个悲哀。
  职业规划走到死胡同,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平时只有靠到附近大陆澳门名地寻欢来为生命有来一点生机。
  没想到月前一个机缘结识了翁老,为他呆板乏味的生活加添了一道彩虹。
  他遵照翁老吩咐日夜勤练暗房易根经,渐觉血气畅顺,面色红润,中气足,腰力猛。
  除此他发觉正如翁老所说的,女性好像对他比以前亲近。
  以前不啾不睬,如今均好言相向甚至秋波暗送。
  他自己统计,练功后女顾客保险谈成的机会现在比先前大增。
  上次和赵绮慧和韩翠儿两位玉女激昂的一晚给予他无比自信。
  可惜那晚的事他不能向他人炫耀,不过他与Linda倒是人人看到。
  朋友每个都啧啧称奇,为何张楚巨可以泡到这么正的马子。
  他们有的猜Linda是空中小姐,张楚巨在飞机上认识她。
  有人猜她是银行小姐,化妆专柜小姐,张楚巨在银行,百货公司认识她。
  张楚巨通通说不是,说是在聊天室认识的。
  朋友们自此日以继夜坐在电脑面前上网泡妞。
  Linda对张楚巨照顾无微不至,日常所需的Linda都张楚巨准备好。
  平日晚上吃过晚饭Linda便独自回饭店。
  只有在星期五晚才留在Linda的公寓助他练功清缸。
  无论张楚巨如何哀求,她平日都不会答应交欢张楚巨的要求,说这是翁老的意思。
  每星期张楚巨都在等待星期五晚的来临,等待把储存了一星期的元精全数射入Linda身体内的灿烂时刻。
  遇然Linda会安排其他对像给张楚巨。
  当中从世花花公子,阁楼模特儿到半经不黑的女明星都有。
  平日庸劳碌的张楚巨,一到晚上便化身为另一个人。
  与翁老的偶遇改变了他一生。
  昨晚他接到翁老电话,话中翁老给他安排了第二个猎物。
  翁老告诉他今次要怎么做,其他细节Linda会为他安排。
  Linda在办公司楼下开了一辆柴蓝色金龟车等张楚巨下班,然后把车驶往板桥方向。
  下班时段台北车站外如常塞车,车站对面的希尔饭店外墙邦了一幅大海报。
  上面印了一张娇丽俏脸。
  长长的睫毛和忧郁的眼睛附在一张瓜子脸上。
  海报上印有两个字-「纯真」,没有印照片中人的名子。
  不过大家都认识她是谁。
  孟婉薇出道三四年,发过几张片。
  她没有大红大紫,占领二线歌手一席位。
  因为像她这样的偶像民歌女歌手在台湾俯拾即是,大多红一两年便要退席。
  可能她目前最大的成就是凭她清秀美丽,温柔婉约的外表当选两度军中情人。
  Linda边驾车边向张楚巨简报,「今晚你要怎么知道了么?记住翁老的脾性,他不喜欢强迫人,只喜欢女孩子顺从他。
  搭上了后,把她带到我淡水那里。」
  车子驶入板桥车站停下来。
  Linda带张楚巨进修一个叫木吉他的民歌餐厅。
  外面早已挤满一群以少男为首的歌迷。
  Linda和守门的打声招呼带张楚巨进去。
  台上孟婉薇一袭白色衫裙,温文以静坐在长凳手抱木吉他正在献唱。
  秀发飘逸,外表清纯美丽,孟婉薇没有巨星的风采但却有纯朴的美丽。
  三年前她在这儿驻唱被翁老看上了,今天她回来办小型演唱会酬谢歌迷的支持。
  这一切背后,孟婉薇知道像自己这一类型的玉女舒情歌手成绩很难在所突破,她希望过了今晚她可以转型实力派令事业更上一层楼。
  在台上孟婉薇用温柔的声线唱出她的流行作品,甜美的声音,娇嗲的媚态在张楚巨耳中眼中成撩人的动力。
  想到今晚可以一亲如此美女香泽,张楚巨突觉全身血脉沸腾。
  Linda问︰「怎样,这个你满意吗?」
  张楚巨道︰「跟你比还是有差,但真的不错,不一样。」
  张楚巨生平遇到的大多是欢场女子,没有一个有孟婉薇如此高贵的气质。
  上次翁老赐给他的杨翠儿两女身材样貌都是一等一但却没有孟婉薇的清纯。
  张楚巨现在像急色鬼的傻看孟婉薇。
  Linda笑道︰「不要看著人家流口水,对她要温柔些,她是个好女孩。
  今次你扮作曲家的计划你知道了,小心言语间露马脚。
  你们不要在这见面,你先到转角的咖啡厅等,这里完了我把她带过去给你。
  」
  孟婉薇出现在咖啡厅暗阴的烛光里。
  孟婉薇道︰「张先生你好,很高兴今晚能和你见面。」
  张楚巨道︰「我刚从那里看完你的表演过来,你唱得很好。」
  孟婉薇道︰「那里,唱得不太好,张先生不要见笑。」
  张楚巨道︰「孟小姐唱得实在好,不过在这圈里歌艺不是唯一欣求。」
  孟婉薇叹了口气道︰「这个我也知道,我不能永远走这年青路线,所以翁老才安排张先生你帮我写几首曲子。」
  张楚巨假装老练的道︰「写曲不难,写好的曲却是灵感和才华的结晶。」
  孟婉薇问︰「那张先生你说我应该唱什么样的歌好呢?」
  张楚巨道︰「什么歌不要紧,只要是好歌。」
  孟婉薇道︰「翁老说张先生才华洋溢,可以唱到你的作品是我的运气,请问今次为我写歌,张先生有灵感了吗?」
  张楚巨道︰「灵感要靠我对你的了解陪养出来。
  我需要进一步认识你,了解你的感受。
  这样才能写出来优秀的音乐。」
  孟婉薇问︰「说得也是,张先生想了解我那一方面呢?」
  张楚巨道︰「我要了解你的内心感受,你对感情的看法和你想籍音乐表达的意念。」
  孟婉薇道︰「希望我的音乐可以表达出我对爱情的憧景,我对生命的热诚,我成长的领域,我……」
  张楚巨截著了她道︰「这些正是我要知道的。
  你必须把他们毫无保留的给我知道。」
  孟婉薇道︰「这个当然,张先生你需要访问我,对不对?」
  张楚巨一派正经的道︰「人类的话言很多时候并不是沟通的最佳渠道。
  往往我们籍言语掩饰自己真正的思想,把自己也骗过。」
  孟婉薇道︰「张先生见解……独到。
  但我要如何告诉你我的心里话呢?」
  张楚巨道︰「古语道无声胜有声,予其用虚假的言语,不如用真实的接触。
  你要让我感觉到你的内心世界,思想的空间。
  揭开你潜意识自我保护的面纱,赤裸的让我看到你的一切所有。」
  孟婉薇不解的道︰「张先生你说得有点深奥。」
  张楚巨道︰「不是我说得深奥,只是你不明白。
  我们要在毫无保留,阻挠的情况下,坦诚相见,让我进入你内心最深的深处。」
  只是一些无辜的词语,孟婉薇听了变得面红耳赤,血液为那张雪白无瑕的脸带来些红霞,看起来好不动人。
  张楚巨问︰「孟小姐你现在明白了么?」
  孟婉薇羞涩的回答︰「我…我不知道。」
  张楚巨道︰「如果孟小姐不知道的话,可能我们没有缘份。
  既然如此,我先行告辞了。」
  说完起身作状要走。
  孟婉薇连忙道︰「张先生请别走,我…我想我明白张先生你的意思。」
  张楚巨坐了下来道︰「孟小姐你真的明白我刚才所讲的吗?」
  孟婉薇低下头,良久不发一言红晕的脸颊两旁又红了些,细声的道︰「张先生说要感受的的感觉和进入我内心深处是指要跟我……做爱吗?」
  张楚巨道︰「孟小姐原来你知道我的用意,可见我们还是有缘。」
  孟婉薇道︰「可是难道真的要这样做,才可以让你了解我吗?」
  张楚巨问︰「孟小姐你知道做爱是什么吗?」
  又是一个叫孟婉薇难以回答的问题,她说︰「是把…男人的东西放到女人的身体里。」
  张楚巨道︰「不错,除了性交还有其他方法能让我们彼此没有隔膜的接触,心灵交通至水乳相溶么?」
  孟婉薇沉默没有回答。
  张楚巨道︰「我作为一个音乐家,是从艺术的角度看男女间的性爱。
  就像一个画家画裸女人体素描,这也只是艺术,不是吗?」
  孟婉薇问︰「难道你为其他女歌手写音乐都也是和她们……做爱吗?」
  张楚巨道︰「这要看是谁,有水准的,我愿意认真为她们写好音乐的,我都会先透过性爱了解她们。」
  孟婉薇还有犹豫,说︰「我需要考虑一下。」
  张楚巨道︰「你应该要考虑的,想想你对音乐的热诚,再决定值不值得这样做。
  无论如何,明天晚上你来我家找我,我会为你写一些作品。
  不过如果我对你了解不深,作品的水准难免受影响。」
  Linda见张楚巨一个人从餐厅走出来便问︰「怎么样?」
  张楚巨道︰「她要考虑一下,明天才说。」
  Linda道︰「你能忍手,证明道行又高了点。
  明天你猜她会答应吗?」
  张楚巨道︰「我猜到了明天唯一的问题是多少次。
  哈哈!」
  Linda道︰「要你忍一个晚上不是很难受吗?」
  张楚巨道︰「有你陪我,我那用忍。」
  Linda道︰「人家明天留给你了你今晚就忍一下,明天好好对人家。
  但你要记住人家女孩子弱质纤纤,玩的时候要疼她一点。」
  张楚巨一个人在翁老为他预备好的淡水公寓里,时间分秒过去,孟婉薇仍是没有出现。
  拿起孟婉薇拍的唯美写真,照片中的孟婉薇是那么完美纯洁,不可侵犯。
  这样的女孩张楚巨从未遇过,也没有幻想可以一朝遇见。
  她像小中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几下「叩叩」
  敲门声把张楚巨惊醒了,一个箭步跑上前开门。
  站在门口的孟婉薇穿了一袭粉红色丝质衬衣长裙套装,如常的高贵大方,双手垂在身前手握白色小皮包。
  张楚巨先道︰「孟小姐你好,请进。」
  孟婉薇道︰「不好意思来晚了。」
  张楚巨道︰「孟小姐你今晚好美。」
  两人在客厅坐下,张楚巨倒了两杯香槟。
  酒精打破了沈静的气氛。
  孟婉薇道︰「我想了一下,觉得身为歌手应该愿意为艺术而牺牲。」
  张楚巨道︰「音乐是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精神的食粮和生命的泉源。
  我们应该为音乐而牺牲。」
  然后举杯说︰「为音乐。」
  孟婉薇也举起杯来道︰「唔,为音乐。」
  两人一起把手中的香槟干了。
  孟婉薇静静坐著,双腿合并,等待张楚巨进一步的行动。
  张楚巨问︰「孟小姐以前交过男朋友吗?」
  一方面上前握著她放在腿上的小手。
  孟婉薇回道︰「曾经交过。」
  孟婉薇的小手很嫩很软,柔若无骨。
  张楚巨问︰「有没有跟男朋友亲热过?」
  孟婉薇道︰「没有。」
  张楚巨知道孟婉薇还是完封处女,心中大喜。
  又问︰「孟小姐请问你今年几岁?」
  孟婉薇道︰「刚满24岁。」
  24岁的处女在现代的社会是可遇不可求,极其珍贵。
  张楚巨道︰「音乐最重要的元素是爱,让我知道你会如何爱一个人好吗?」
  说著托起她的下巴,轻轻在她唇上印了几下。
  孟婉薇呵气如兰,微湿的唇被吻著。
  慢慢张楚巨延长在唇上停留的时候,孟婉薇的呼吸随热吻变急。
  两人由轻吻变为拥吻。
  孟婉薇亦把嘴巴张开给张楚巨的舌进来。
  两舌相交,孟婉薇小玉舌滑又甜,张楚巨一遍遍地用自己的舌头与孟婉薇的摩擦。
  孟婉薇开始发出少许快慰的叹息,「呀…呀…」。
  张楚巨从孟婉薇嘴里吸啜出她甘甜的唾沫和自己的混合后,又吐回孟婉薇嘴里,迫她把吞掉。
  张楚巨双手把持著孟婉薇的纤腰,柔若柳絮,仿佛用一点儿力捏也会断。
  他轻轻上下搓楺孟婉薇的柳腰直至碰到她的乳罩。
  孟婉薇反射动作的格开张楚巨的手,然后她看到张楚巨眼中失望的目光道︰「喔,对不起。」
  张楚巨把手放回孟婉薇的酥胸上,轻轻的隔著柔软的丝质衣裳感受她乳房的形状。
  他下身的阳具已经涨起,十六吋长的屌涨起来可不吓人,只见他裤挡里好像插了一根棍子向上直指他的胸膛。
  张楚巨拉孟婉薇的手放在裤链上示意。
  孟婉薇知道张楚巨的意思,慢慢把拉链往下拉,再解开裤子的钮扣。
  裤子掉在地下,张楚巨的巨屌也崩了出来指在孟婉薇面前。
  孟婉薇如此娇柔美丽的面容和张楚巨如此丑陋的黑毛大屌恰巧成了强烈对比。
  孟婉薇目瞪口呆看著那根大物道︰「很大。」
  然后眼睛睁得更大又说︰「很粗…很长。」
  张楚巨道︰「婉薇,他需要你的爱,你来爱他吧。」
  抓住孟婉薇的纤纤小手,放在大物上抚摸。
  孟婉薇一下下由上至下,再由下回上轻轻用修长的手指触抚黑屌。
  这种抓痒抓不到痒处抚法最是难受。
  孟婉薇轻扫一回,大鸡巴已仰天长啸,一十六吋长,手腕般粗的钢捧宛然已成。
  孟婉薇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男女欢愉之事,只懂傻傻的用手指摸。
  张楚巨握她的小手,让她也握著他的大屌。
  孟婉薇两手同时握著张楚巨十六吋长的奇根,小手尚不能完全覆盖大屌。
  冰冷的手握著热烫的屌,张楚巨觉得是一种渲泄和快慰。
  张楚巨道︰「婉薇,你戴发夹很漂亮,你可以戴给我看吗?」
  在孟婉薇的唯美写真集里,张楚巨最爱的那张照片是孟婉薇戴著发夹对花微笑。
  照片中的孟婉薇清纯秀丽,头上的发夹让她看来天真无邪,像她手中鲜花般纯洁。
  孟婉薇戴上半月型发夹,额前只留一点海,跪在地上吸啜大黑屌。
  张楚巨不断抚摸孟婉薇一缕乌黑秀发,如置身梦幻中。
  这么一个古典美人,柔软润滑的双唇含著大黑屌,舌尖在十几吋长的肉捧上蛇行。
  黑屌在孟婉薇嘴里吞吐,樱桃小嘴只能包含大鸡巴龟头以下一小截。
  张楚巨教她从侧面舔,有如吹萧把一十六吋长的大棍舔个彻底干净。
  大鸡巴此时受过孟婉薇百般温柔的待服变得硬如铁柱。
  尧是修练暗房易根经有成,张楚巨还是忍不住「滋滋滋」
  发了三发。
  一发射入孟婉薇口中,两发射在孟婉薇丝质衬衣上。
  白色的精液粘在孟婉薇胸前,她坐在地上楚楚可怜有如一只绵羊。
  一只即将被他屠宰的绵羊。
  「我们进房间吧。」
  张楚巨道。
  这是翁老为张楚巨准备的房间,设计简单,因为它只有一个简单用途。
  张楚巨坐在床前,孟婉薇却站在门边不敢进来。
  眼看面前美若天仙,纯洁无瑕的孟婉薇,张楚巨觉口干喉竭,心跳加速。
  他不想打破眼前柔和的气氛道︰「孟小姐是不是还需要时间考虑?」
  孟婉薇悄悄走到张楚巨前,背对向他。
  张楚巨识相的拉下裙子的拉链,一袭长裙随之滑下。
  孟婉薇上身只剩衬衣,下身只穿小条三角内裤,走进浴室关上门。
  门再打开时,孟婉薇只围著一条浴巾。
  浴巾包裹著一个令任何男人唾咽的胴体。
  浴巾最后被张楚巨扯下。
  孟婉薇身子修长,皮肤白哲,胸前两颗乳房上长了两颗浅红的草莓。
  张楚巨马上嘴含一颗手指捏一颗。
  「呵………」
  敏感的乳头受到刺激,孟婉薇呻吟起来。
  张楚巨舌头在乳晕打转又吸啜乳头,「呵」
  呻吟声随刺激增加。
  张楚巨抱孟婉薇上床,裸女之前,张楚巨本可提枪上马干个痛快。
  但如此佳人张楚巨不想就此糟蹋。
  孟婉薇的三角地带整齐有条,乌黑的阴毛不浓也不疏。
  每条阴毛好像一样长。
  野性的阴毛本不应长在如此温纯女子身上,但黑草原刚好点缀她雪白的肌肤。
  草原末端是是微隆的阴阜,两片内反的阴唇把阴道紧闭起来。
  张楚巨中指轻轻往阴道里压一下,孟婉薇以经受不了又呻吟。
  「唔…唔……」
  中指压不进紧闭的阴道,张楚巨只有上下沿著门缝摸,又不停轻捏她的乳房。
  这样不痛不痒最难受,孟婉薇身子开始在床上扭曲。
  张楚巨V字型抬高她双腿,仔细观赏孟婉薇完美的阴部。
  她的阴毛长到阴阜为止。
  阴户干净如镜没长一根毛。
  除了阴唇略呈深色,整个鲍鱼都如肌肤一样雪白。
  张楚巨不断地舔阴缝,不断把舌头挤进去,去品尝她仅有的爱液。
  这时孟婉薇不断扭曲身子,「啊哟…啊哟…」
  不停地叫。
  张楚巨把一十六吋,扯得笔直的大鸡巴递到她面前道︰「我要插进去了,插进去我们之间再没有隔膜,可以作情绪最高的交流。」
  「咿……呀……」,孟婉薇难受得只能以轻轻的呻吟回答。
  孟婉薇一幅楚楚可怜等待被屠宰的样子使张楚巨心生爱怜,竟然有放过孟婉薇这天生美人的念头。
  不过随之又想她早晚要给人家不如今天给我吧。
  他把孟婉薇美腿合并举起,两腿末端和屁股之间是透人难得的粉红鲍鱼。
  本来紧封的阴道被挤压得微微打开。
  张楚巨用舌头舔那幼嫩的地方,舔遍整个鲍鱼像和她接吻一样。
  处女第一次的分沁不够于是张楚巨在上面涂了些凡士林方便进入。
  张楚巨把孟婉薇双腿提起成九十度以便作最深的插入。
  要不是孟婉薇身材苗条腹部没一份赘肉,这样的姿势还容易做到。
  孟婉薇不懂男女事任由张楚巨摆布,她被舕得全身酸软已开始呢喃娇喘。
  张楚巨坐好位置龟头对准阴道昂然插入。
  「呵…」
  孟婉薇从娇喘变娇吟,雪白酷齿轻咬红唇等待张楚巨进一步进入。
  张楚巨不慌不忙徐徐把阳具插入,腰间每一用力便有几吋阳具消失在阴道里。
  有了凡士林的润滑干涸的阴道也变得湿滑,纵然小道狭窄十六吋长阳具也势如破竹驶入去。
  「唔…」
  被插入的痛楚使孟婉薇咬住自己嫩指。
  往常这种吟叫只会让张楚巨更兴奋,但今天张楚巨觉得心怯和心痛,觉得不应为了自己的快乐带给她如斯痛楚。
  他熟练地慢慢进入,大阳具有如小蛇蠕动一吋吋驶入孟婉薇的阴道里。
  终于他们耻骨相贴一十六吋长的阳具完全插进了孟婉薇的身体里。
  本是处女窄穴在这抬腿的姿势下更是狭窄,两旁嫩肉紧紧包裹著阳具,不留一点空隙。
  张楚巨从未尝过比这更窄的穴,把他夹得几孚有点痛。
  孟婉薇胸口急速起伏,意味她呼吸也是同样的快。
  张楚巨身体向后离开孟婉薇微仰,阳具慢慢作小幅度的抽插,这样他可以更专住于阳具和阴道的磨练感觉。
  这可是孟婉薇一生中最紧贴他的时刻,他要细心把玩享受,也要细心欣赏阳具进出嫩穴的缭人境象。
  慢慢孟婉薇开始分泌出小许爱液滋湿了阳具,张楚巨增加抽插幅度到二成半左右。
  然后增加至五成,七成五,八成。
  一阵阵电流流遍孟婉薇全身,阴道的痕痒好像只能靠张楚巨的抽插才能舒愋。
  抽插幅度越大,电流越强,一下下孟婉薇沈溺在这迷幻快感当中,直至张楚巨一捧一捧把整根大阳具抽入,电流有如狂风暴雨淹没了她的理智和感觉,阴道不由自主的抽畜有如痉挛,同时不停大声嚎叫︰「啊哟…呵…呵…」
  张楚巨被这阵痉挛夹得有些痛,阳具几度想要射精。
  还好修炼暗房易根经有成运气逼回精液。
  他知道孟婉薇正享受女性难得的高潮停止了动作,待阴道回复正常后采取男上女下的正常体位爬上孟婉薇身上继续干起她来。
  高潮刚过,小穴又被大阳具一棍棍插。
  孟婉薇满身酸软双腿牢牢包围著张楚巨的背,双手扯撕床单,口里不断大声叫唤︰「啊…啊……楚巨,我是你的人,只有你可以这样插我……唔……」
  「你好美婉薇,插你好舒服啊,你好紧」
  张楚巨然后和孟婉薇有个湿吻,尝遍她的小舌。
  胯下张楚巨没有待慢仍是一棍棍的插她的穴,这时孟婉薇以全满泛滥,阴道湿滑无比,阳具像泥鳅鱼钻进去,把孟婉薇插得欲生欲死。
  这样过了十来分钟,阴道又突然收缩,孟婉薇拚命抱紧张楚巨的人,阴道包裹著大阳具,她在享受第二次高潮。
  张楚巨受突如其来的高潮刺激,阳具在里面射出了几滩精液,马上运功保住真气,止绝了元精外泄。
  一阵不知维持了多久的激情终于过了,孟婉薇放开了张楚巨。
  但张楚巨还不放过孟婉薇,翻转她的身子从屁股又再插入,这次棍棍深棍棍重,十六吋的大阳具把窄道塞满。
  同时张楚巨伸手搓揉她的双乳,挤压她的乳头。
  连续的性爱让张楚巨疲倦了,不过他这次不光是为了满足个人的私欲。
  看到心仪的女子得到性爱的欢愉令他体验人类兽性以外的另一层面。
  两人随著同样的节奏摆动,感受对方的情感,享受共赴巫山之乐。
  孟婉薇停止了娇吟抛开理智尽情屈服于肉体的快慰中。
  阴道开始再次慢慢收紧,意味另一次的暴风雨快将来临了。
  突然阴道肉壁紧紧的著阳具,孟婉薇再堕入忘我的境界中。
  但这次张楚巨没有停下来,仍是不顾一切的往窄道里冲。
  高潮中阴道充满血敏感非常,与大阳具磨擦有如在伤口洒盐。
  孟婉薇开口力竭声嘶的叫︰「哈……哈…」,身体像受了千万瓦电击把她带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空间里面。
  张楚巨干得腰酸背痛还是勇往直前。
  为的是珍惜享受孟婉薇处子之身最后光阴。
  阴道紧夹著大阳具,每一次抽插都费力无比,但亦无比销魂。
  经过一夜与孟婉薇的性爱,张楚巨身心疲惫,可是情绪依然高涨。
  他终于不能再忍,丹田真气一松弛精如泉涌尽数射入孟婉薇体内。
  元精有如江河决提,一直往外泄不止。
  他连连运气把丹田内最后一滴精液迫出体外。
  储存多日的精液数量庞大马上从孟婉薇阴道沿大腿流下来。
  最后孟婉薇体力透支闭上眼昏睡过去。
  张楚巨累得筋疲力尽,抱著孟婉薇两人裸体在床上睡著了。
  第二天张楚巨被刺眼的阳光叫醒,发现丹田内空空如也没留一分元精,后悔昨晚太过尽兴没遵守暗房易根经的教诲。
  孟婉薇穿著整齐在房外等候张楚巨起床,张楚巨把一份预先藏好的乐谱拿给她。
  张楚巨道︰「昨晚谢谢你,这首曲我想很适合你。」
  孟婉薇拿过来一看道︰「很好的名字-我深深处,谢谢张先生。」
  张楚巨道︰「以后还有机会再聚让我再探索你的深深处吗?」
  孟婉薇道︰「只要你想的话,我以是你的人了。」
  然后转身离去。」
  张楚巨这次见识到翁老所说暗房易根经的真正威力,不但征服了孟婉薇还让她一辈子屈服于他。
  心想这神功果然奥秘,他目前所学可能不到当中十分之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