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物语(01~07)》

  第一章东京郊外的僻静之处,有一栋5层的楼房,这是日辉保险公司的社员团地,简称社团。作为日本三大保险公司之一的日辉保险公司,拥有近3000名社员,开展包括车险,财产险,人寿保险等多方面险种,而且不光是在日本,在东南亚地区也小有名气。
  公司的利润高,社员们的福利就好。5年前在东京的郊外这个僻静的地方建了栋5层的社员团地,一些资历深的社员可以低价住进这个社团。
  武藤刚,18岁,南城高中高三学生。父亲3年前任命为日辉保险公司海外部的部长,去年到东南亚开拓业务。
  刚的学习成绩优异,被保送上了国立名牌大学。得到保送上国立大学的消息,刚的父母都很高兴,母亲就说要照顾父亲的生活,昨天就坐飞机到父亲那里了,家里现在就剩下刚一个人了。其实刚也是到,是母亲怕父亲在外边找小三,猫总是要偷腥的啊。
  昨天送母亲到成天机场,父亲的部下,就住在刚家隔壁503的佐藤明也来送行。因为是隔壁,刚又是佐藤明看著长大的,所以刚的母亲就把很多事都托付给里佐藤明。
  佐藤明是个老实人,做事倒是认真,平时在公司里业绩平平。看到刚的母亲这么器重他,心里有种天降大任的感觉。
  在回家的路上,佐藤明对刚的学习,生活,甚至连刚有没有女朋友都问了个遍。回到家,佐藤明又让妻子佐藤夏美给刚做吃的,还看著他学习。
  刚心里有气,却说不出口。
  佐藤明每天都到刚家,看著刚学习。其实刚已经是保送生了,只要按时完成作业,按时上下学,上大学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佐藤明的行为让刚很不高兴。
  第二章刚从小就学习空手道,上了高中刚的空手道在学校里更为突出,每年都参加全国比赛,今年更是拿了全国个人组第3名的好成绩。
  南城高中是东京重点高中,每年的高考成绩都名列前茅。但是学校里也有些凭著家里有些钱,来名牌高中混日子的。这些同学很不受老师的管教。
  而刚由于能打,所以从刚刚入这个高中起,就跟这些混日子的有个几次冲突,都是刚以寡敌众,渐渐的刚成了学校里小混子默认的老大。
  其实刚能得到保送重点大学的名额,一部分是他本人学习好,另一部分是校长跟刚承诺,只要刚毕业前学校的小混混不闹事,就保送刚上大学。
  这天,刚放学参加完空手道部的活动后(本来高三学生要高考,是不用参加这些活动的,但是刚由于是保送生,学习任务不重,就由他参加活动了),背著书包往家走。
  走到商店街时,正看见几个学校的小混混正在欺负一个同学。刚走进一看,这个学生他认识,是住在同一个社团504的西野纯,是南城高中高二的学生。
  刚走到跟前,跟小混混中的像是个大头的说:「你们在做什么!」
  几个小混混看见刚,都放开了西野纯,带头的对刚说:「刚哥,这小子我让他去给我买本杂志,他就是不去。」
  刚问西野纯:「你为什么不去啊!」
  西野纯小声的说:「他们让我给他们买成人杂志。」
  刚笑了笑对小混混说:「他未成年,穿著校服,肯定店里不卖给他,你们别胡闹了。」
  带头的笑著对刚说:「你看这小子,长得就欠揍。」
  刚说:「好了好了,你们别没事做到处惹事,都滚回家去。」
  几个小混混每个人都给刚鞠了个躬,哑巴悄悄的走了。
  刚走到西野纯跟前,拉起坐在地上的纯,说:「走,我们一起回去。」
  西野纯就像是刚的小弟似的,低著头,跟在刚的身后往家走。
  走到一家大商店门口,刚说:「等等我,我要买些晚上吃的。」就进了商店。
  这个时间正是家庭主妇买菜的时间,店里人很多。
  刚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是佐藤明的妻子,佐藤夏美。刚想上前打招呼,但是一想起佐藤明就有一种厌烦的感觉。一个坏念头从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刚叫过纯,对他说:「刚才我帮了你,你也要帮帮我,其实只是一个游戏。」
  纯说:「刚哥,你帮了我,我帮你是应该的。」
  刚说:「你看见前面的佐藤太太了嘛!」
  纯点了点头。
  刚又接著说:「你去偷偷地把几个商品放进她的包里,我们来吓一下她好不好。」
  纯说:「这样不好吧,被我爸知道了,我要挨揍的。」
  刚说:「哪有什么事,你又不是盗窃,只是跟她开个玩笑嘛。」
  纯说:「那也不行。」
  刚严厉地说:「你就是这样,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怪不得那几个小混混要揍你。我看明天我因该让他们好好收拾你。」
  纯听了,说:「刚哥,别,我去还不行。」
  刚说:「你如果怕的话,你就把东西放到她的包里,你就回去吧,剩下的就不用你做了。」
  纯看了看刚,低著头穿进了人群里。
  刚也没闲著,紧盯著纯。只见纯蹑手蹑脚的拿了2个牙刷和一个护肤用品,跑到佐藤夏美的身后,将东西放进了夏美的包里。当然这一幕被刚偷偷地用手机都拍了下来。
  笨手笨脚的纯还碰了一下夏美的手臂,夏美回头一看,说:「这不是存嘛。」
  纯说:「佐藤……太太,好!」
  就往门口走去。
  夏美点了一下头,看著纯急忙急火的也不知有什么事,就继续买东西了。
  刚一直盯著夏美,直到她结了账,走出商店,也没见她发觉包里的东西。就在夏美后边一直跟著她。
  夏美要回家做饭,走的很快。刚也一直跟著,夏美到了社团电梯门前,刚才跟了上来,并跟夏美一起上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刚和夏美两个人,他们互相打了个招呼。电梯缓缓的上升,刚斜眼看到夏美背包里的牙刷和护肤用品还在。
  下了电梯,刚和夏美一前一后往家里走。刚走到自己家门口时,停了下来,对夏美说:「佐藤太太,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
  夏美说:「有什么事情,我把东西放回家再说。」
  刚说:「你来一下,马上就好。」
  说著,刚开了门,手拉著夏美的腕子往家里领。
  夏美进了门,顺手带上,问刚:「有什么事?」
  刚说:「刚才我看到了我不想看到的一幕。」
  夏美看著刚,说:「你看到了什么。」
  刚说:「我看到佐藤太太偷窃商场的商品了。」
  夏美说:「你说看见我偷窃,这怎么可能。」一边递过买的东西说:「你看看,这都是我买的。」
  刚接过夏美递过的袋子,放到身后说:「我说的是你背袋里的东西。」
  夏美从肩上取下背袋,打开一看,马上呆住了。2个牙刷和一个护肤用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袋子里。
  刚马上打开手机,用录影模式拍著这一幕。一边问:「佐藤太太,请问这两个牙刷和护肤用品是你买的吗?」
  夏美呆了几秒,手里拿著牙刷和护肤品说:「这不是我的。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袋子里。」
  刚又说:「这个商品是没有结帐就在你的包里的是吧。」
  夏美说:「这……我不知道。」
  刚说:「那我们可以拿著这些东西到派出所,或是到店里也可以啊。」
  夏美说:「不,我不去。」
  又说:「我可以作证,这是你盗窃的,并且这里还有录影,这些东西是从你的包里拿出来的。」
  夏美说:「不,不要这样。」
  刚说:「一个保险公司的职员的妻子,居然是个小偷,不知道我告诉我的父亲或是其他的上司,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夏美说:「不,不要这样做,都是我的错。」
  刚说:「那就是你承认你盗窃这些东西喽。」
  「不……我……」说,刚马上抢话说:「那我们还是去派出所说明白吧。」
  就要开门出去。
  夏美马上制止刚,说:「不,不要去派出所。」
  「佐藤太太,你如果承认是你偷的,我会念在我们邻居的面上原谅你,可是你现在不承认,太令我失望了。做错了事要承认,这才是一个成人应该做的。看来你还是想到派出所再承认的。」
  「不,我承认,是我做的,请你原谅我好吗?」
  夏美仰著头,眼里竟是祈求的目光。
  刚结束了录影,让夏美一手拿著牙刷,一手拿著护肤品,举在身前,刚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对夏美说:「我好像还看到你拿了别的东西了,你进来一下,我看一看。」
  夏美一手提著背袋,一手拿著牙刷和护肤品以及买的菜,跟著刚来到客厅。
  刚让夏美把牙刷和护肤品放到茶几上,买的菜放在茶几边,然后拿过背袋,在里边翻了一下。
  夏美说:「真的没有了,就这些。」
  刚装模作样的说:「不对啊,我还看到你在别的柜台拿什么了啊。」
  夏美说:「东西都在这里了,没有了啊!」
  刚说:「不是啊,你的身上我还没有查呢。」
  夏美马上警觉地说:「你要做什么。」
  刚说:「我并不要做什么,我只是说你的身上或许有赃物,我想查一下。」
  「不,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夏梅说。
  「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刚才你已经承认你偷了商店的东西了,如果我把刚才的那段录影给员警看,马上就可以逮捕你,而且盗窃罪马上成立,那样的话不但是你们家无法在这里住下去,恐怕是连你老公的工作也会丢掉,你们家的辛福生活,就此就可以画一个句号了。你明白吗?」刚说。
  夏美听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著转,说:「那我该怎么办?」
  刚说:「现在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我们一起到派出所,主动自首,但是盗窃的事实不变,你家还是会崩溃。二让我不揭发你,隐瞒这些事情。」
  夏美马上说:「你原谅我吧,是我的错。」
  刚又说:「不揭发你就是让我说谎,从小父亲就教导我,这样做是不对的。」
  夏美低著头,不知道说什么好,眼泪禁不住的流了出来。
  刚接著说:「你现在最好听我的话,不然我就要去揭发你,我可是不喜欢说谎的。」
  夏美看著刚,点了点头。
  刚马上以命令的口气说:「脱光你的衣服,让我检查。」
  夏美站在那里没有动。刚又说:「佐藤太太,我的忍耐是有限的,现在我到我的卧室里有些事,5分钟后出来,如果在我出来的时候还没见到你脱光衣服,我就去揭发你的偷窃行为。记住,只有5分钟。」
  刚没有等夏美回答,就进了自己的卧室。
  5分钟后,刚从自己的卧室出来,一手拿著一张照片,是刚才夏美两手举著赃物的照片,另一只手拿著一台摄像机,摄像机正在拍摄。
  夏美这时只穿著内衣站在客厅中央,看见刚出来,一手遮住上身,一手遮住下体。
  刚走到夏美面前说:「我是要你全脱了,你没有听明白吗?」
  刚把照片扔到茶几上,并拿出三脚架,架好摄像机,镜头一直朝著夏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美没有动作,刚也没有动。
  「叮咚,叮咚」响起了门铃声。
  刚站起身对夏美说:「我想是你老公回来了,他也是真够准时的,每天下班到家肯定来我这里。我现在去开门,如果我回来还没看到你脱光衣服,我就把他带进来,让他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把你承认偷窃的录影,照片都给他看,我还会跟他说你为了不让我揭发你来勾引我。你自己看著办吧。」
  刚走出了客厅,打开门。正是佐藤明。
  「佐藤先生,晚上好。」刚说。
  「晚上好,还以为你不在家呢。」佐藤明说。
  「我正在做功课。」刚说。
  「哦,那就好,我妻子还没回来,一会回来做好饭,你过来吃饭吧。」佐藤说。
  「哦,好的,对了,刚才在商店街看见你太太了,她跟朋友再说话,让我把买好的菜先拿回来,你家刚才没有人,我现在拿给你。」刚说。
  「哦,好的。」佐藤说。
  刚回到客厅,夏美这时胸罩已经脱下,正在脱内裤。
  刚走到夏美面前,手伸过去说:「把你的内裤给我。」
  夏美不敢迟疑,马上把内裤给了刚。
  刚接过内裤放到自己鼻子前闻了闻,然后把内裤放到自己的裤兜里。拿过夏美买的菜,又返回门前,递给佐藤说:「这是你太太买的菜,要不你在我家等等她啊。」
  「不了,不了,我拿回去让夏美妈做饭,我也要出去找找夏美。」佐藤说。
  「哦,那一会儿你给我打电话,我还想再看看书。」刚说。
  「好的,一会给你打电话。」佐藤说著,就拿著菜回家了。
  刚看著佐藤的背影,笑了笑,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