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老太太》

  那天下午,因为学校要照片,我手上又没有,所以只好到街上去照,我刚出校门口不远,瞥见个老太太,也没在意,正站在马路边上回忆这附近哪里有照相馆,突然有人操著河南口音问我:‘学生娃,你知道不知道这里离西客站还有多远?’我回头一看,是刚才那个老太太。
  我差点疯了,她怎么走的啊,我这里是在北京东部,离西客站至少有10公里远。还没等我说话,她又说:‘俺来北京找女儿,女儿搬家了,叫俺到西客站去,俺又不认识路,走了一天没吃没喝,学生娃,俺不是要饭的,俺一天没吃饭没喝水了,你手里的水让俺喝一口,给俺买个馒头吧。’说著说著就像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一下子被她弄慌了,看她的样子真是可怜,我感觉我该帮助她,刚刚把手里的水递给她,她的手触到我的手的一刹那,突然,她手上老皱皮肤的质感仿佛电一般电了我一下,一点灵光顿时涌上我的心头,我有了个全新的想法。
  她喝了几口水,有了点精神,依然眼巴巴地看著我,估计是想吃东西。我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她大概有60多岁,老虽老,但还很有精神,只不过是因为疲劳和饥渴所以脸色有点不好,褐黄色的皮肤上有几点老年斑,个头大概有一米五八到一米六一之间,圆脸,不很胖,乳房因为有衣服遮著,不是很大,看来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农村老太太。
  哼哼,我在心里坏笑了几声。主意已定,我对她说:‘大娘,西客站离这里很远,你一天没吃没喝,今天又这么热,很容易中暑的,这样吧,你和我到我家去,我给你弄点东西,你歇一些再去,给你女儿打个电话。好不好?’
  看来是我比较面善,大娘推托了一下,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累的半死了又是老人,谁不想休息一下呢。于是我就领著她往一个小区里走去,那里有我同学租的房子,他这几天回家,托我帮他照看一下房子…………
  一路上,我把这老太太的底细摸了摸,她姓李,叫李素琴,河南南阳人,63岁,是个老寡妇,老头子死了三十年了,她在老家实在过不下去了,才到这里来投奔女儿。我自称姓白,叫白少云(其实是我从武侠小说里看来的名字,挖哈哈哈哈)。她一路上不住地说遇上了好心人,什么首都的人真好啊之类的,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北京的,挖哈哈哈哈。
  那小区七里拐弯的,我领她兜了几个圈子才找到那栋楼房,我和她一起坐电梯到了15楼我同学的房间,掏出钥匙开了门。这房子设施齐全,我让她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让她看,又给她弄了点水,泡了袋康师傅,看她吃了。老太太看来是累坏了,吃著吃著,居然靠在沙发上睡著了。
  我帮她擦干净嘴角,把方便面拿到厨房。关掉电视。这时候,我下身的阴茎已经无法抑制地竖了起来。看著躺在沙发上的她,浑身热血沸腾。我尽量让自己平静地走过去,脱掉自己的衣服,只穿内裤,从沙发上把她抱起来,向那张宽大的双人床走去,她的体重大概在120斤左右,抱在手里很有手感。乳房随著我的脚步颤动著。我忍不住俯下头去,在她的双乳上轻轻亲了一口。
  没想到这一亲却坏了事,她一下子醒了,看见我赤裸的上身,眼神一下子惊恐起来,她在我怀里挣扎著,想跳下来,一边挣扎一边叫著:‘小伙子,你干什么?快把俺放下来。’
  我看事已至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几步冲到床边,把她扔在床上,紧跟著就压了上去,把她死死按在床上,在她耳边凶狠地说:‘吃了我的东西喝了我的水,就想走?哪有那么好心的人。你老实点,在这里你喊破嗓子都没人听的见,我就算把你弄死了,也没人知道!你小心把老子伺候舒服了,我给你钱放你走。
  听懂没?’
  这两句威吓看来起了作用,她虽然依然在挣扎,却不那么强烈了。只是嗓子里不时发出一点呜咽的声音,她闭上眼睛,两滴老泪从眼角溢出。
  我长吸了一口气,用手解开了她的粉色碎花外衣,从她身上脱下来,扔在地上,用手拉住她的松紧带裤子,抹到了膝盖下面。
  我脱掉内裤,露出长大的阴茎,顶在她嘴上,她睁开眼睛惊恐地看著我,我在她嘴上顶来顶去,她说什么也不肯开口,其实我也不是非要她给我口交,就是要看她这副样子。我拿阴茎在她脸上蹭了半天,她浑身都在哆嗦。
  我狞笑著趴在她身上,把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扒掉,这时候她已经停止了挣扎,她的背心脱不下来,我狠狠地一撕两半,真TMD棒,一个老太太的胴体就完全展现在我眼前了。我再也抑制不住,扑在她身上,在她脸上狂吻起来。
  老太太松软的皮肉,在身下无比舒服。我咬住她干瘪乳房上的一个紫黑的乳头,她呀地叫了一声,我更用力地咬了一下,她又叫了一声。我一只手放在她的右乳房上揉搓起来,看来虽然老,乳房都瘪了,可人还是有感觉的,我揉著她的乳房,一只手捏著她的乳头,她的两个乳头在我夹攻下,让她抑制不住地叫了起来。
  老人叫床别有一番风情,我趁机把头凑上她嘴边,强行吻上了她的嘴,她唔唔地哼著。身体又开始扭动起来,我按住她,继续吻下去,把她的舌头吸在嘴里慢慢品味,老人就是老人,不像年轻姑娘的舌头的味道,那味道回味起来虽然恶心,却很刺激人的神经。
  我吻了她半分钟,差点让她背过气去,脸色涨的通红,松开的时候她长出了一口气。但她的恶梦才刚刚开始,我趴在她两腿中间。她大叫起来:‘求你了大哥,别看那个地方,俺以后可怎么活呀。’
  我嘿嘿一笑,把嘴凑上她发黑的阴户,她这次是真急了,从床上直起身子来就要推我的头,我伸手一个耳光把她打倒在床上,然后张口在她阴唇上狠狠的一口。她惨叫一声,手按住了我的头,把我的嘴和鼻子都按进了她的两腿之间,我趁机一阵狂舔,老太太的腿一阵乱颤,啊啊啊连叫起来。
  我用手抓住她稀疏的阴毛,趁她还没回过神来,蹭地拔下来一根。她又是一声惨叫,哭叫起来:‘小伙子你就别折腾俺了,求你放俺走吧,俺回去给你烧香上供。’
  但她的哭喊却是刺激我欲望的火上浇油,她阴部发散出来的略微腥臭的味道则更让我发狂,我又一次爬在她身上,用左手把她的两只手按住,右手去她下身剥她的阴户,她明白我要做什么,身体用力扭动起来,但她的腿早已经被我的两腿分开,再怎么也合不上了,我的阴茎在手的导引下,摸准了地方,狠狠插了进去。
  她仰头痛嚎了一声,一切都完了,她停止了挣扎,瘫在床上,我把她的腿架在肩膀上,阴茎慢慢抽插起来。三十年的寡妇使她下身干缩,上了年纪又很少有爱液润滑,所以刚刚进入的时候有点紧。不著急,我有的是时间。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慢慢进出,同时我腾出一只手来揉搓她的阴蒂。
  这样大概过了5分钟,我感觉到里面开始有点润滑了,她的脸色微红,紧紧咬著嘴唇,好像是让自己不喊出来。我心中暗暗冷笑,俯下身子趴在她身上,把她的两只手大字型打开,按在床上,突然猛烈抽动。
  老太太啊地一声大叫,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随著我抽动和身体的扭动喊叫起来:‘求你……啊……疼死俺了……求你慢点弄……俺受不了了……好心人……
  求你了……慢点……疼啊,……疼死了……大哥,大爷……大…………好大……
  撑烂了……撑开了……啊……啊……’
  我运起以前在毛片和黄书中学来的知识,给她忽快忽慢,她的叫声也就忽快忽慢。浑身的松肉颤著,我的睾丸在她的松肉摩擦下刺激强烈,差点让我缴了枪。
  我定定神,把阴茎拔出来,换个姿势坐在床上,把她抱起来抱到我腿上,从后面插入她体内,胳膊从后面环抱著她,一面抽动,一面抓著她的乳房揉搓和拉动,不时伸到下面刺激一下她的阴蒂,没想到这一来居然让我发现了她的敏感区,就在她阴蒂向上到阴毛消失的这一片地带,每次我摸她这里她都有强烈的反映,叫的声音也就格外地大。
  不过我不准备给她高潮,强奸嘛,哪有让女的高潮的,这样就不够刺激了。
  我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趴在她背上,再不管她怎么叫,只管我行我素地抽了起来。而这次她的叫声已经没有了舒服的感觉,完全是被撕裂的惨叫了。我则一边干她一边咬她的耳朵和脖子。这样干的非常起劲,阴茎的感觉也非常强烈,没5分钟就射了出来,白色的精液争先恐后喷进了她的子宫,呵呵,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怀上啊。
  我看了看表,大约30分钟,我对自己说,还算不坏。等感觉完全消失,才把阴茎拔了出来,看了一眼老太太,她已经昏过去了。
  我下了床,擦擦汗,去卫生间弄了条冷毛巾,把她扶起来,用毛巾给她在头上擦了几下,她才慢慢醒过来。眼神已经呆滞了,但神智还算清醒,对我说:‘大爷,俺能走了吧?俺不要钱也不要吃的俺啥也不要了,你让俺走吧。’
  我冷笑几声,说:‘哪有那么便宜,还没完呢,拿你那嘴给我把鸡吧弄干净再走。’说著我凑上前去,把阴茎伸过去。
  她麻木地张开嘴把我的阴茎叼了进去,用舌头在上面舔著。这样的刺激让我的阴茎再次勃起了。我抓住她的头发,前后摇晃起来。头和我的睾丸的撞击带来了强烈的刺激,没用半小时又射在她嘴里。
  这次,我才彻底舒服了。我看著坐在床上的她,眼神麻木,嘴里和下身流著白白的精液,赤身裸体地靠在墙壁上,这场面随便给谁都受不了,于是我从随身携带的DV包里把学校发给我们拍作业的DV拿了出来,打开机器给她上上下下拍了个够。这才满足地说:‘穿上衣服,你走吧。’
  她慢慢地从床上下来,穿上衣服,全不顾下身还流著精液,精液顿时湿透了她的裤子,我冷冷地说:‘出去以后不许乱说,要不然我就把你刚才的样子送到焦点访谈,让全国人都看见你那样子。’她这时已经不会说话了,只点了点头,就要往外走。
  看著她的背影,我忽然有点愧疚,于是叫住了她,给她把嘴上的精液擦干净,打开门和她一起出去,把她送出了小区,等了一辆去西客站的公交车,又塞给她20块钱,这才长出一口气,舒舒服服地回到朋友的房子里,清理了一下现场,洗了个澡,带著DV回到了宿舍里,打开电脑把带子里的东西输入电脑,然后洗掉了带里的内容。心想,这可真是天上掉下个老太太,活该我享著艳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