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送出的绿帽之楼上军嫂(第1一2节)》

  我是一个矛盾综合体,一方面是个懦弱者,一方面却又是个征服者。一方面我蠢笨如猪,一方面聪明如狐。我的生活就是在得与失、征服与被征服中交错,曾经,立下过无数次的志气,要克服性格中的懦弱,但这先天遗传和后天环境造就的性格却始终改不了,无奈,我就打破一切心理框架,打破一切传统观念,享受这征服与被征服交错的人生。而在无聊闲暇之际,回味一下各种经历,却如同老酒一样,愈久愈醇,就把这些经历写下来。
  本章题记:你的叫床声真好听,我想听。——那你上来吧第一节楼上女主人的叫床声==偶听楼上楼下叫床声那天早上不到五点,一阵刺耳的闹钟声把本来就被尿憋的睡不很严实的我吵醒了,仔细听听是楼下。
  妈的,大清早的弄个闹钟,也不关,我就起床去撒了泡尿。回来后,听听闹钟声没了,我就继续睡。刚侧著身子摆好姿势,听到楼下又传来声音。再一听,我乐啊,伴著床的吱扭声和女人不时的呻吟声。哈哈,原来是做爱声。听了一会,声音没了,接著是楼下开门的声音。
  声音消失后,我突然想到,楼下的男人是开大车的,前天刚走,一般转一圈回来起码得半个月。难道不成是偷情?
  真的是,有的人只要是个母的就不嫌。楼下娘门年龄又大,长相又差,就一农村娘们,三个孩子了,估计屄都又松又黑了吧。
  本来嘛,我晚上一般十一点睡著。这天因为早上醒的早了点,我十点多就上床了。不过,本来习惯了晚睡,这要早睡一时也睡不著。正在我翻来复去的时候,听到了楼上传过来床的吱扭声和女人的叫声。
  楼上娘们比较漂亮,我对她比较感兴趣。从此,我就开始留上了听楼上的声音了。
  ==与老婆的议论听了一段时间后,我总结出了三楼娘们的规律,也经过观察进一步的确认了她确实是有情人。
  这天晚上,在听完了楼上的声音后,我跟老婆聊天。
  “你在家没注意楼下和楼上娘们都有情人?”
  “不会吧?”
  “真的。我都听到声音了。”
  “我不信。楼上的娘们有情人倒有可能,楼下那个臭娘们还会有人看上她?”
  我就把早上和晚上听到声音的情况都跟老婆说了一下。
  “哎呀呀,你耳朵不是不好使吗?怎么听这些声音时比我的耳朵都好用?”老婆火了。
  我急忙闭上了嘴。
  ==楼上女主人我家楼上女主人陈芷薇,80年生人,身体苗条,1米65的个头,长发飘飘,双乳高耸,开著一辆丰田。很是会打扮,每一身打扮都会让有著正常性欲的男人多看她两眼。她的丈夫是个当兵的,不在本地,二个月回来住个二三天。
  根据我的判断她有情人,起码两个,操她时各有特点。而且呢,这个女人看上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性生活很滋润。是啊,她的这种生活状态是很为非常的一种,是一般女人所想要的那种。有钱有地位,生活和家务都不用愁,有大把的时间保养身体。一般要完全满足一个女人的性欲,需要两个男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二男一女的3p广为男女所接受的原因吧。她的丈夫不在家,两个青年情人也分别充当了女人所需要的二个男人的角色。她的丈夫,倒成了她性生活中的调味剂了。而且呢,丈夫和二个情人都在她的工作和生活中给了她帮忙,就是同时享受的性爱的欢愉又享受了物质的丰富和心理安全感的满足。
  ==楼上女主人的叫床声瘦情人:约30出头,是我们当地政府的一个秘书之类的工作职务。他操陈芷薇时,是连续一阵猛操,就在刚要插入操时,能听到陈芷薇的1-3声呻吟。然后二人在早上有时还操一次。
  胖情人:年龄估计25-30间,操陈芷薇时,估计是先玩一会,这时候会听到陈芷薇时的呻吟声。然后再操一会,操时一下一下的中间有停顿,这时陈芷薇就没了声音,估计是在咬著牙享受。然后男人停下,又能听到女人的几声呻吟。然后又是抽插时的床体活动的声音。这样,来回折腾四五个回圈后,就听到二人起床梳洗的声音。又过几分钟,就听到她家的门响,应该是老情人老公:半年的时间一共听到两次。每次大约持续30分钟,和胖情人差不多,操一会歇歇,再操一会,一般歇二次,在第三波就射精。这过程中,陈芷薇的呻吟声能听到二三声。
  自慰:听到过数次。每次持续三四分钟,随著她自己不断的呻吟和床体的持续震动,在她“啊”的一声大叫中结束。然后起床去洗阴道。
  ==暧昧一笑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和老婆在外面散步回家,正好碰上陈芷薇和一胖青年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她走的快,青年走的慢,我们呢,正好插在二人的中间。
  平时,都是我老婆和她打交道聊天的,在这之前我还没和她说过话,噢,没当面说过话,也就是在办一些交房的事时通过电话。
  陈芷薇在前面走著,她在转过楼角时往后瞅了一眼,其实她在瞅那个青年。看那个青年没有跟上,就喊了一声:快点。
  我看看青年,青年有点就是那种不愿意露面被人看到的怯懦,青年应了一声,声音不大。我又瞅瞅陈芷薇,正好和她对了目光,我瞅瞅青年,又瞅瞅她,向她别有意味一笑,又瞅她那性感的屁股。她呢,看了我一眼,别过头,又看了胖青年一眼,上了楼。
  ==楼上楼下同时响起叫床声我知道,今天晚上二人肯定会肏屄的。刚过十点,我就离开书房,上了床,等著楼上声音的出现。
  果不其然,十点二十,随著陈芷薇“啊”的一声绵软悠长的叫声,她的那张欧式床又开始发出了“扑通”“扑通”的抗议声。
  听著那一下一下的声音,想像著陈芷薇被肏的样子,我的鸡巴也硬了,我把在看电视的老婆叫到了床上,稍稍前戏一下,随著老婆“啊”的一声大叫,我开始了快速的抽插。之所以铡开始就快速,我主要的是让老婆大声的连续不断叫,叫给楼上听。此时,楼上估计插了不到二十下。
  我一边插,一边侧耳细听楼上的声音,很明显的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和男女的笑声。估计是男的说了句“楼下也开始了,声音还挺大”,然后男女二人齐笑。接著,楼上的声音比刚开始要大了一些,仿佛要跟我比赛似的。
  这场比赛持续了好一会儿。
  当听到楼上的呻吟声和床体的震动声停下了后,我也无心再操老婆了,操了那么多年了,早操够了。
  我让老婆把身体摆正了,又操了五六分钟,而后故意的使劲的撞击,惹得老婆也忍不住大叫起来,又操了一二分钟,我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