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玩人妻,人也骑我妇》

  我玩人妻,人也骑我妇(1)
  进入大学后,我在学校的附近租了一个两房两厅的小别墅。在大学里,我认识了不少的新同学。由于我学习成绩突出,外表长得俊秀,对人又很好,所以,得到了教授和同学们的好感,还被选为学校学生会的主席。
  不久,我还认识了三位校花。这三位女同学分别叫小文、碧怕和苹苹。小文,带著近视眼镜,文静、秀丽,像深谷中的幽兰;碧怕,运动健将,身材高挑健美,全身散发著青春气息,肤色雪白,两眼水灵灵的,样子甜美,活泼可爱,像一株可爱的百合花;苹苹,一米七一的身材,高耸的乳房,纤细的小蛮腰,浑圆的屁股,肤色雪中透红,再看她的脸,美得令人眩目,令人心跳。她是那么完美,气质是那么高雅大方。她们三个美少女"美"味相投,是好得不得了的好朋友。追求她们的男同学不少,可我知道没有一个有好果子吃的。
  不知何故,她们竟主动接近我,常常约我去看电影,钓鱼,听音乐会,甚至去旅游。很快,美少女三人组变成了"四人帮".为此,大学里的男同学们羡慕得我不得了。她们三人同住在学校的一个宿舍里,有时玩得太晚了,学校的大门关了,他们就到我的小别墅里留宿。当然,我自己睡一间房,她们三人睡另一间房。
  交往多了,我对苹苹产生了特殊的好感。但每次活动,都是四个人一起的,难得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一天夜晚,大约是23时30分吧,我正在厅里看电视,门铃响了。打开门一看,是苹苹。只见苹苹全身湿透,白色的连衣裙紧紧地贴著她雪白的肌肤,我简直可以清楚地看得见她的文胸、内裤。我惊讶地说:"萍苹,什么回事?你不是说你表姐来了,你去陪她,今晚不回来吗?"苹苹一边走进来一边笑著说:"改变主意了。可回来后校门关了,只好在你这里留宿一宵。"我看她冷得全身发抖,马上拿浴巾给她擦头发。
  然后进入浴室打开热水炉,把热水放进浴缸,再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衣和一条西裤递给她说:"快去洗个澡,暖暖身子。我己放了热水了。这些衣服将就著穿吧。"苹苹微笑著对我说:"服待得很周到啊!"说著转身向浴室走去。
  我继续坐在大厅里看电视。大约十五分钟吧,苹苹出来了,我看了她一眼,惊呆了。苹苹身上只穿著一件衬衣,下身竟没有穿裤子。衬衣只遮住她大腿根稍下一点的地方,也就是说,两条腿几乎是全部裸露的,只遮住中间那重要的部分。
  相识相知了近一年的时间,我从没有这样看过她的腿。这双腿太美了,修长,浑圆,白里透红,没有一点暇疵。太完美了!而且,我还知道,她的衬衣下面是一丝不挂的。我呆呆地盯著她的腿,细细地欣赏著。"小色鬼,看什么?"苹苹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我被她的手一点,醒了过来了,尴尬地说:"对不起,你的腿你太美了。"她装著生气的样子说:"只是腿美吗?
  ""不,不,全身都美。"停了一下,我正色地对她说,"苹苹,说老实话,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子,比电视、电影上的那些女明星还要美。"苹苹听了,羞红了脸,转移了话题:"你的西裤腰围太大了,不合我穿,我只好不穿了。现在,你就当是穿超短迷你裙吧!"我接著她的话题俏皮地说:"可是你这么美,穿得又那么少,是引人犯罪啊!""我真的很美吗?""美,美得眩目,美得令人动心!""你动心吗?""当然。"听了我的话,她收敛了笑容,郑重地说:"你爱我吗?"我想不到她问得那么直接,一时间不知怎么去回答她的问题,怔住了。"回答我,爱我吗?"我看她严肃的表情,逼视著我的眼神,知道她是认真的。我勇敢地抬起头,望著她说:"爱,我爱你!""愿意我做你的妻子,一生一世爱护我,照顾我吗?""我愿意!"听了我的话,她笑了,笑得像一朵美丽的鲜花。她向我靠了过来,小嘴印在了我的嘴唇上。于是,我们的舌头扭在了一起,双手紧紧地拥著对方。一个长长的吻后,我双手捧著她的脸,带著幸福的笑容对她说:"苹苹,我爱你!
  我爱死你了。苹苹,我爱你,我早就想跟你说,我爱你!"苹苹也吻了我一下说:"华,我爱你,从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刹那起,我就爱上你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啊!我找到了一个爱我,我也爱他的男人了。""是啊,我们都得偿所愿了!"又一个长长的吻。这次,我的双手放肆地掀开了她的衣服,爱抚著她的背部,她的屁股,她的大腿。渐渐的,我的手摸到了她的乳房,她的乳头。
  啊,她的乳房真大,真挺。相比阿芳的乳房,阿芳的只能用又扁又平来形容了。
  不过,我从阿芳那里得来的性经验非常有用,爱抚了一会儿,苹苹已经气息粗重一一她动情了。"苹苹,今晚就把身子交给我吧,好吗?"苹苹温柔地点了点头。
  我看到她同意了,心中大喜,马上站了起来,把苹苹抱了起来,抱进了我的房间,把她轻轻地放进了床上。
  "天,谢谢你。我终于得到了苹苹了。我得到世界上最美,最温柔,最能干的女子了!"我吻了苹苹一下,把苹苹的衣服脱了下来。啊,这是白玉雕刻成的吗?我呆住了。白壁无暇的躯体,雪白而透红的肌肤,高耸坚挺的乳房,乳房尖上两颗小红豆似的乳头,平坦而纤细的腹部,浑圆坚实的股部,再加上一双曲线柔美的腿。太完美了。我相信,就算是世界上最杰出的雕塑家,也不可能雕塑出这样美的胴体。最引人注目的是,小腹的下面,竟有一撮呈倒三角形的阴毛,很浓密,黑的发亮,像一只在雪白的云朵里飞行的苍鹰。苹苹见我很久也没有动静,睁开眼望著我说:"华,你干什么?""太美了,太完美了。我在欣赏我美丽的苹苹!""油嘴滑舌。"我脱下了衣服,上了床,伏在苹苹身上,爱抚著,吻著苹苹身体的每一部分。苹苹的肌肤滑不溜手,像凝脂似的。苹苹在我熟练高超的调情手法下,气喘如牛,全身泛起了一层玫瑰红。终于,我的手来到了她最敏感的部分。我轻抚了一阵她柔软的阴毛后,打开她的双腿。眼前呈现了一条粉红色的肉沟。肉沟的下端有一个比圆珠笔芯大一点的小洞。我知道,这就是我的阳具将要进去的地方。我双手并用,左手用拇指按著她的阴蒂,轻轻地抚弄著,右手食指在她的大小阴唇上轻抚著,最后,还用食指轻轻地插进她的阴道口,轻柔地挖著。
  起初,苹苹还矜持地咬著牙忍著,最后,她忍不住了,发出了呻吟声,而阴道里已洪水泛滥了。
  "阿华,好畅服啊!不要再用手弄了。"我把苹苹拉到床边,腿朝外,向上翘起,我跳下床,拿著我的阳具对准她的阴道口,在她的阴唇里磨了几下,把自己的阳具弄湿。"火辣辣的,好舒服啊!"我把阳具挤进了她的阴道口,进了大约一节手指深,前进的道路被挡住了!我知道我的阳具抵住了她的处女膜了。"苹苹,有点疼,你要忍住。疼一下就不疼了!""我会忍住的,忍不住我会叫你停下。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长痛不如短痛。这是我干阿芳时得出的经验。我用力向前一挺,阳具全根没入了苹苹的阴道。"疼,停一下!""苹苹,插进去了。
  我的苹苹,你不再是女孩子了,是地地道道的女人了。苹苹,还疼吗?""好多了。
  其实刚才也不很疼,只是我害怕罢了。你可以慢慢地动一下了。我的里面痒。
  "我一边吻著苹苹,一边慢慢地抽动著阳具。起初,苹苹还皱著眉头,后来,她呻吟了,面上还露出愉快的笑容,那样子真好看。
  我渐渐加快了抽插的节奏,苹苹的乳头在我的抽插中一起一伏的,头部在左右扭动著。苹苹进入高潮了。
  我想,苹苹是个天生的浪女。因为,据书本介绍,女子很少第一次有高潮的。
  第一次出现高潮的女子性欲很强,叫浪女。快一年没做爱了,苹苹的明道很窄,淫水很多,每抽插一次都给我的阳具带来强烈的刺激,大约十五分钟后,我的龟头一酸,我知道要射精了,把阳具抽出,精液狂喷而出,苹苹下至阴毛,上至脸部,都染了我的精液。
  打扫了战场后,我和苹苹相拥著,爱抚著。"苹苹,舒服吗?""很舒服啊!
  原来做爱是那么愉快的。今后我要你每天都跟我做爱。""只要我的苹苹喜欢,我就每天都跟苹苹做爱,令苹苹舒服,幸福!"事后,我把染了苹苹鲜血的床单剪了下来,保存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们相拥而睡。早上起床时,苹苹要求我再干一次。这正合我意,我又和苹苹做了一次。这次,我们足足干了30分钟。苹苹进一步体会到了做爱的乐趣,以后对做爱的兴趣很大了。我亦有求必应,尽量满足她的要求。苹苹做爱的悟性很高,很快就掌握了做爱的要领。和她做爱,我就更爽了。
  不久,小文和碧始都知道我和苹苹的关系。老实说,我也看出她们两人对我有意。可他们仍像以前一样跟我来往,我也对他们很好。就这样,我们的友谊一直维持到大学毕业。
  毕业后,我和苹苹、小文及另外几个同学都去了深圳工作,碧怡却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上海。不久,我和苹苹结婚了,生活幸福美满。当然,在工作上我们也顺风顺水。苹苹凭著她的美貌与智慧,当上了一家大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我呢,在公安部门工作,由于屡破奇案,人缘又好,破格升为某区公安局的局长。
  (2)
  一年后的一个晚上,小文约了我和另外几个同学出来宵夜(那天晚上苹苹出差去了南京)。她高兴地告诉我们,她要结婚了。我们都为她高兴。同学们都向她敬酒。当晚,不会喝酒的她喝了不少,醉了。吃完饭后,已是晚上10点多了。
  朋友们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一一送她回家。
  开车把她送到宿舍门口,我把她拉出车,她醉得连站也站不稳了。她身子往前倾,要跌倒了。我立即把她搂住,顿时,我发现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压住了我的手掌。原来,我的手不经意抓到了她的前胸。"好弹手啊!"我下面的玉棍马上向她致予最崇高的敬意。
  我把她抱回了她的宿舍。她是单身贵族,自己一个人住的。我把她抱回她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她身子躺在床上,脚搭拉在床边。她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白衬衣,一条超短的迷你裙。这时,我看到迷你裙下的一条全透明的丁字形的内裤。
  疏疏的阴毛一览无遗。她正香甜地躺在床上,脸色红润,嘴唇微微张开。我的玉棍又一次向她致予最崇高的敬意。
  "干,还是不干?""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啊!""这样做太卑鄙了!""不干白不干!"我的心通通直跳。"小文,小文!"我朝她叫了几声。小文一点了反应也没有,睡得正香。我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把她的迷你裙卷起。啊,稀疏的小草下是一条鲜红的玉缝。"太迷人了!"我用手摸了摸,暖暖的,湿湿的。我又迫不及待地解开她的衣扣,脱下她的文胸。两团高耸的玉峰呈现在我的眼前,乳头小小的,鲜红鲜红的。我用手轻轻一摸,白嫩、弹手、油滑。那感觉至今想起仍令人心醉。搓弄了一阵,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乳房,把阵地转移到下面。我双手并用,右手的中指轻轻插入她的阴道,左手的拇指轻搓她的阴蒂。
  一会儿,小文的淫水出来了。我也感觉到小文的呼吸急速了。看到她的脸色潮红了。我早就忍不住了,脱下自己的裤子,站在床边,扶著愤怒的玉棍,在小文的洞口磨了几下。玉棍被小文洞口的洪水弄湿了。我闭起眼睛,轻轻地向前一挺,玉棍缓缓地进入了小文的洞里。很紧、很滑、很暖。
  由慢到快,我加快了进攻的步伐,狠狠地在她洞穴里抽插了几百下,我的玉棍的棍头一阵酸麻,浓浓的精液在小文的体里一共发射了十一颗炮弹。
  "啊,刺激、舒服!"我在小文身上趴了一会儿,摸著,吻著她洁白的玉体,缓缓地抽出还含著幸福的泪水的小弟弟。我先为自己穿好裤子,再为小文抹去洞里的精液,穿上内裤,整理好衣服,把她抱上床,盖上被子,满足地离开了。
  "干人家的未婚妻真爽!""派绿帽子给人家戴的感觉真好!""偷的感觉真好,真刺激!"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断地对自己说。
  第二天,我见到了小文。小文狡黠地对我说:"谢谢你昨晚送我回家!"我说:"不用谢。昨天你喝得很醉!"她红著脸说:"其实也不很醉,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得很清楚。"我听后,不知所措,低著头对她说:"小文,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不要自责,这是我事先安排的。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我要在婚前跟你做一次爱,虽然,这不是我的第一次。谢谢你在我结婚前给我一个难忘的夜晚!"听了她的说,我心情轻松多了,抬起头,深情地望著她说:"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吗?""没有了,婚后我要做个好妻子。而且,我不想影响你和苹苹的感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此后,小文和我仍是最好的朋友,不过,我们两人都没有再提起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了。
  分享分享0收藏收藏0支持支持0如果发觉自己无法使用一些功能或出现问题,请按重新整理一次,并待所有网页内容完全载入后5秒才进行操作。
  使用道具检举kcpw0n中学生(1000/4000)
  Rank:3Rank:3Rank:3帖子524积分1040点潜水值30267米串个门加好友打招呼发消息头香发表于2009-3-2312:18PM|只看该作者如果重复性登入后自动登出,请先删除所有Cookie和旧网页再登入。
  (3)
  给人戴绿帽子很爽,自己戴绿帽子的感觉也不错。
  有一天晚上,我出差回来了。本来,这次出差是要10天的时间的,但我用了七天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兴冲冲地回家了。为了给苹苹一个惊喜,我没有通知她。
  我蹑手蹑脚地回到家,大厅里没有人。走到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半开著。朝里一看,我发现床上有两条脱得光溜溜的肉虫在滚动。上面的是苹苹的同事阿明,下面的竟然是我的老婆苹苹。"不要,不要啊!让我老公知道不得了啊!"苹苹说。阿明一只手按住苹苹的手,一只手在搓著她高耸的双乳,不时用手指搓著她的乳头。他的嘴也没有闲著,在我老婆洁白无暇的玉体上吻著,下身的玉棍在她的阴宅处磨著,玉棍已是怒发冲冠。可是苹苹紧紧地合著双腿,他的玉棍只能擦著苹苹的玉腿和茂盛的阴毛。阿明哀求苹苹说:"苹苹,你太美了。每次看到你,我的心都跳得利害。不管事后有什么后果,我也在所不惜。只此一次。我不说,你不说,你老公不会知道的。"这时,我本应冲进去,狠狠地揍阿明一顿。但我又想,这种环境下冲进去,大家都很尴尬。要是苹苹不愿意,阿明也干不了苹苹;要是苹苹愿意,我也无话可说了。到底苹苹愿不愿意呢?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这时,苹苹的脸泛起了潮红,双腿再没有合得像刚才那么紧了。显然,她有些动情了。毕竟,苹苹七天没有做爱了,忍不住了。但她口中仍软弱无力地念道:"不要,不要。"阿明趁机把按著苹苹的手放开,伸出食指,轻轻地拨弄著她的阴唇。他吻了一下苹苹美得眩目的脸说:"只此一次。你这么美,一生只让一个男人干,你甘心吗?不要再喊了,让人听到了不好!好好地享受人生吧。"阿明手诱口哄,苹苹彻底放弃了抵抗,不再说什么了,大腿放松了,粉红色的玉洞暴露在阿明眼前。阿明见状大喜。俯下身子,把舌头伸进了苹苹的嘴里,左手在肆意地拨弄著她的奶头和奶晕,右手的食指插进了她的玉洞,右一下,左一下,深一下,浅一下的插著。
  看到这里,我想,该怎么办?进去阻止他们,还是继续看下去。这时,我发现,我的玉棍也高高地勃起,将要冲裤而出了。我又发现,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无比。我觉得很奇怪,老婆给人家干,我为什么会觉得兴奋,刺激呢?我打消了进去的打算,决定继续看下去。我拉下裤链,掏出了自己的玉棍,一边看,一边在套弄著。
  在阿明的挑逗下,苹苹玉洞里的淫水像长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床上的被单也被弄湿了一大片。情欲焚身的她再也顶不住了,紧紧地抱著阿明,舌头伸了出来,和阿明的舌头扭在一起,嘴里发出"啊……啊……"的浪叫声。同时,我看到了她努力地把阴部往上顶。"阿明,来呀!进去啊!"苹苹被阿明玩得受不了了,哀求著。阿明看到她这副浪样,倒不急著下手。"摸摸我的小弟弟!"阿明一边说一边拉著她的手去摸他的黑老弟。为了早点挨插,苹苹也不顾羞耻,睁开了眼睛,涨红著脸,套弄著他的玉棍。"啊!好长!"苹苹惊叫道。
  "比你老公的利害吧?"阿明得意地说。我想,这浪妇不会为讨这小子欢心就不顾老公的尊严吧。我的心悬在半空,等著她的回答。"长是你的长,粗还是我老公粗。"我悬在半空的心终于放下了。我想,苹苹,不枉我疼你一场。
  阿明的玉棍被苹苹套弄了几下,乌黑肿涨,一柱擎天,他也受不了了。他翻身爬上了苹苹的身上,一边分开我老婆的双腿,一边赞叹道:"多美的胴体啊!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人。我终于能和她合二为一了。"听到阿明对苹苹的赞叹,我也为自己拥有这样美丽的老婆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苹苹可等不及了,她一手抓起阿明的玉棍,就往自己的洞里塞。阿明的屁股轻轻地往前一挺,玉棍已经进去了一大半。
  "呀!"苹苹脸部的肌肉扭曲著,发出一声畅快无比的呻吟声。"好紧!
  好舒服!"阿明也呻吟著。开始,阿明还一下一下地有节奏地抽插著,后来,阿明就顾不得怜香惜玉,狠狠地冲刺。我一边随著阿明的节奏套弄著自己的玉棍,一边在想:他妈的,这小子,要是这是你的老婆阿芬,你会这样乱插吗?我心爱的苹苹的洞都给你干得开了花了。"看著苹苹的乳房随著阿明的抽插像波浪一样一起一伏,嘴口还不停地叫著:"啊,好舒服,快点……"我想,好老婆,你就舒服了,可怜你的老公在门外吃白果呢?抽插了几百下,阿明停了下来,把苹苹翻了过来。我可怜的老婆,竟在别的男人面前扮起了母狗。阿明这只狗公,扶著他的黑老弟,再一次地刺进了苹苹的玉洞。阿明采用了九浅一深的手法,向苹苹发起了进攻。几个回合后,苹苹的叫床声又响起来了。阿明跪在床上,双手抓住了苹苹的双乳,玉棍不断地向前撞。房里响起了一连串"叭叭"的肉体撞击声和苹苹与阿明的二重唱。又是几百下,阿明突然加快了速度,接著狂叫了一声,把玉棍抽了出来,把他的精液射到了苹苹雪白浑圆的屁股上。
  他们两人在床上相拥著。阿明用手搓著苹苹的乳房说:"怎么样,利害吧?
  "还在微微喘气的苹苹推开了阿明的手,对阿明说:"刚才给你缠得没办法,依了你。记住,只此一次。唉,我在你来的时候就应换了那件性感睡衣。不然,又怎么会给你一拉,就变得一丝不挂呢?"听到这,我明白这件事的起因。我悄悄地走出了家门。我想,想不到,看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造爱原来是那么刺激的!
  戴绿帽子的感觉真好!
  走到不远处,我拿出了手提电话,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一会儿,苹苹接电话了。我说:"我在的士上,五分钟就可回到家。"苹苹被这突然而来的消息吓坏了,声音颤抖著。一分钟后,我看到阿明飞也似的走出了我的家门。
  待阿明消失在街口,我回到了家门口。轻轻地敲门,苹苹开门了。苹苹仍穿著她那件性感睡衣,她扑了过来,紧紧地拥著我,一半是高兴,一半是掩饰自己的不安。我一手把她的睡衣拉下来,把她抱进了卧室。我想,阿明刚才也这样做的。进了房间,我迅速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我的玉棍"波"的一声插进了她的玉洞。刚才那场大战刚过去不久,她洞里的淫水还没退去。"啊,好湿!"我故意说。"想你呗。"她说。我知道,刚才-战,阿明还没有完全满足她的。一阵狂插,苹苹又发出了一浪胜似一浪的呻吟声。这是世间最美妙的音乐。苹苹陶醉了。我想,老婆是我的。还有谁能像我那样,把我老婆干得飘飘欲仙,高潮叠起呢?阿明也不能!我把苹苹的身子翻过来,苹苹又一次做了母狗。雪白的屁股仍遗留著阿明精液的腥味。又好一阵抽插,我在苹苹的洞里射精了。"老公,你真利害!"苹苹喘著粗气说。这句话我听过不少次了,但我知道,这一次她说的是真心话。因为有对比嘛!。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4)
  自从阿明干了苹苹以后,每次我碰到阿明,总是发现他的眼神带著嘲弄和讥讽。或者这只是我自己的心理作用吧。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为了心理得到平衡,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我下定决心要干她的老婆阿芬一次。阿芬是我的同事,也是在我大学里的同学。与苹苹相比,她当然没有苹苹那么美了。但她热情活泼大方。说到身材,四个字,小巧玲珑。说到外貌,高挺的鼻子,水汪汪的双眼,笑起来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发生了那件事后,我对她特别留意,有事没事讨她的欢心。她简直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有时,还主助找我帮她的忙,向我谈心事呢。
  期待的日子终于到来了。阿明去了欧洲旅行。阿明走后的第5天,阿芬找我,她对我说:"我家里的石油气用完了。平日,石油气用完了都是阿明扛去换的。他不在,我就没有办法了。昨天晚上,我连澡也没有洗。你能帮帮忙吗?我一口答应了。心想,阿芬,你这是引狼入室啊!
  在办公室里,我等著下班的时间的到来。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苹苹,她说,她妈病了,要回娘家住几天。放下电话后,我心中暗喜,这真是天赐良机啊!
  下班时间到了。我随阿芬回到她的家里。阿芬的家是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
  下面是客厅、饭厅和厨房,上层是一个小客厅、一个洗手间及一个卧室。我把两个空气罐放到车上,阿芬跟了出来,抱歉地对我说:"对不起,耽误了你回家陪老婆的时间了!"我笑著说:"不要紧,我老婆这几天回外家了。"她听了说:"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了。这样吧,今晚你陪我吃饭。这几天阿明不在家,我闷得紧,你陪我说说话,好么?唉,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啊!"我听了心中通通直跳。"没有男人的日子真难过"?这是什么意思?我心里乐开了,但表面仍装得勉为其难的样子说:"那好吧。"换了气瓶,在回家的途中,天下起了大雨。
  为了把气瓶搬进去,我的衣服被雨水淋湿了。我先后在浴室和厨房把气瓶安装好后,阿芬说:"洗个澡吧!"不容分说地拉著我的手,上了二楼,来到浴室。浴室就在二楼的楼梯旁,可能整个房子只有他们夫妻两人的缘故,浴室竟没有门。
  "你先洗澡,肮衣机等一会儿我帮你洗。我去拿阿明的浴袍给你,洗完澡后你去楼梯旁拿。"说完,她一阵风地走了。我-边洗澡,一边盘算著怎样才能成其好事。这时,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朝楼梯处瞟去,一件衣服已经放在楼梯的转角处。我还发现了楼梯的转角处有半个脑袋。不用说,这半个脑袋是阿芬的。
  阿芬竟偷看我洗澡!是我表演的时候了。我往玉棍上涂上了-些沐浴露,用手在不断地套弄著。不久,我的玉棍已经一柱擎天了。
  我再往楼梯的转角处瞟去,阿芬仍没有走。我装出很陶醉的样子,甚至故意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我想:鱼儿将要上钩了!看到这么粗的玉棍,阿芬的淫水一定已汹涌而出了。几分钟后,我发现那半个脑袋消失了,厨房里发出了碗碟碰撞的声音。
  洗了澡,我回到了客厅。阿芬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我发生她脸红红的,不知道是生理反应还是因为偷看别人洗澡而感到害羞。她用手拉了拉我的衣角,眼睛不经意地望瞭望我那个部位。看来,我那东西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夜幕降临了,千家万户亮起了灯。我和阿芬一边吃饭,一边谈笑,场面温馨。
  收拾了碗碟后,阿芬时我说:"你坐一下,我去洗个澡。昨晚没有洗澡,总感得浑身不舒服。"走了几步,她又回头,俏皮地说:"浴室没有门,你不许偷看喔。"说完,咯咯地笑著跑上了二楼。
  过了-会儿,我听到了二楼传来了流水声。好戏要上演了!我悄悄地走上了楼梯,在楼梯的转角处停了下来,朝浴室望去,-具美丽的胴体出现在我的眼前:皮肤白得透明,乳房高而挺(我有点惊异了,小巧玲珑的她乳房竟那么高耸),小腹平坦,女人的神秘地带草儿稀疏,双腿圆润,很有曲线美。赤裸的阿芬更美!
  阿芬与其说在洗澡,不如说在自慰。她一只手在乳房上用力地搓著,另一只手在下面挖著,双目紧闭,呼吸急促。
  良久,她才把身上的肥皂冲洗去,正要拿毛巾擦身。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个箭步冲进浴室。阿芬见到我,笑著对我说:"看了这么久,还想干什么?""你不是在挑逗我吗?还问我想干什么?"说完,我一下要把她抱住,在她脸上、嘴唇上、颈上吻起来。双手也老实不客气,在她的全身游走著。阿芬没再说什么,闭起眼睛,任我的舌头与双手在她身上游走。过了一会儿,阿芬推开了我说:"你不是想在这里干吧?抱我回房间吧!"我如奉圣旨,马上弯下腰,把阿芬抱回房间,把她放在床上。我站在床边,在明亮的灯光下,再一次端详著阿芬美丽的胴体。阿芬见我良久没有动静,睁开眼睛,说:"来啊,还等什么?"她用手一拉,把我拉倒在床上,把我的浴袍脱了。两具赤裸裸的胴体在床上拥抱著,翻滚著,亲吻著。阿芬的脸上、身上泛起了红潮。是时候了,我一翻身,压在阿芬的身上,把玉棍对准她的玉洞,屁股狠狠地一挺。我的玉棍毫不留情地全部插了进去。"啊,真粗,真狠,真劲!插进我的心窝里去了!"我心中默念:"苹苹,我给你报仇来了!阿明,我把这项绿帽子回赠给你了!"抽插,无情的抽插,我只觉得阿芬的淫水越来越多,小穴越来越紧,我全身有说不出来的畅服。
  我一边加快抽插速度,一边用手肆意地在阿芬的乳房上搓、按、抓、捏。阿芬的乳房给我玩得不成样子了。阿芬可能从来没尝试过这样狂风暴雨般的袭击,高潮一浪接一浪。她一边大声呻吟著,一边用力地摇著头,以宣泄她的兴奋。抽插了大约一千下左右,我抽出玉棍,把阿芬的身子翻过来,又一次瞄准给我插得发红的玉洞,我心里说:"阿明,你老婆也在我的面前做狗了!
  "双手握著她的乳房把她的身子尽力往后拉,同时屁股全力往前顶去,玉棍甚至是玉棍后面的小袋袋也几乎塞进了她的洞中。"啊……"阿芬发出一声惨叫。
  "疼、疼,不要,不要……啊,舒服,是这样了,不要停,快,快!"我可不顾她的感受,像一个骑师,挥鞭疾驰。阿芬被我干得前俯后仰,浪叫连连。过了一会儿,我的动作慢下来了。经过长时间激烈的搏斗,我想稍事休息。阿芬看到了,把我推倒,一个翻身骑在我的身上,拿著我的玉棍就往自己的洞里塞。阿芬骑在我身上扬鞭策马,勇往直前。她两手搓弄著自己的双乳,口中不停地著:"啊,啊,舒服,我要死了!我要上天了!"我想,阿芬这个荡妇真利害,本来要奸她,现在倒给她奸了。这时,我玉棍的棍头一阵酸麻。我连忙把阿芬推倒在床上,把玉棍塞进了她的口中,白色的子弹疯狂地射向她的喉咙,阿芬真绝,"咕咚咕咚"地把精液全吞下了肚子。"啊,舒服,我五天不知肉味了。
  没人插穴的日子真难受!"阿芬说。
  "利害吧?比你老公怎样?"我问。阿芬说:"真厉害,又粗,又劲,又持久。阿明比你差得多了!"听了这番话,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我想,可惜的是,阿明看不到我和阿芬造爱,听不到阿芬说的那一番话。
  那天晚上,我和阿芬干了九次,玩尽了各种做爱的姿势,到天亮了,我们才相拥而睡。那天晚上,我不但找回了自己的男人尊严,还征服了阿芬。
  (5)
  一天傍晚,我下班回家,刚到家门,门开了,从里面冲出一个青年,看到我,愣了一下,跑了。这是什么回事?我奇怪了。走进门一看,苹苹赤身露体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地望著天花板。见到我,向我扑过来,大声地说:"阿华,我被人强奸了!"说完,在我怀里哭了起来。
  我一边安慰她,一边问她事情的经过。她一边哭著,一边向我倾诉下面,就是她向我倾诉她被奸的经过:今天是我的休息日,下午二时多,我逛街后回家,开门后,被人从后用力一推,推进了大厅。我转身一看,是一个浓眉大眼,皮肤冀黑的短发青年。他闪进了大门,把门关了,右手拿著一把闪亮的尖刀。他两眼盯著我,脸上发出淫邪的笑容。"你想干什么?"我大声说。"美女,我要强奸你!哼哼哼哼……"那家伙晃著尖刀走近我,奸笑著。我吓得全身发抖,几乎摊倒在地板上。那家伙走到我身前,用尖刀贴在我的脸,在我的脸上磨著,威胁著说:"不要出声,不要反抗,不然,我划花你漂亮的面蛋。"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他的尖刀真的刺破我的脸。我害怕得要哭了,但又不哭出声音来,眼泪一串串地滚下来。他手中的尖刀离开了我的脸,又隔著衣服在我的乳房上磨著。我感到一股寒气由我的乳房直透全身,我吓得尿也差一点拉下来了。"美女,不要怕。只要你听话,让我尽情享受,我不会伤害你的。说,先生,请你插我吧!
  "说完,我感觉到他手中的刀一紧,紧紧地顶住我的心脏。我感觉到胸口的皮肤就要被刺破了,连忙红著脸,小声地说:"先生,请你……插我吧。"那家伙微笑地点点头,用他那粗糙的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带我到你的房间吧!"说著,他用手一推,我身不由己地转身,慢慢地向房间走去,心里在不断地说,怎么办呢?我应该怎么办呢?
  房间与大厅只不过是几步之遥,转眼间,我和他来到了房间,来到了床前。
  我转过身子,望著那家伙,乞求地说:"先生,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钱,我不要,我只要你。为了把你弄到手,我己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侦察了。"我绝望了,感觉自己像暴风雨中的大海里的一叶孤舟。"脱衣服吧!"望著他那镇定的表情,我不敢不听他的话。到现在为止,他只是用手摸了我的脸一下。忽然,我感觉到这家伙有点特别。
  "乖乖的,别逼我使用暴力,这对你没有好处。"我开始慢慢地解开衣扣。
  他静静地望我,并没有走过来动手动脚。上衣脱下来了,很快地,裙子也脱下了。
  我身上只有文胸和一条只遮得住阴毛的内裤。他仍在静静地望著我。我只好把文胸脱了。这时,我看到他两眼一亮,身子有点儿发抖了。最后,我把内裤脱下来了。
  在陌生人面前,我赤身露体的还是头一次。我羞得低下头,右手搂在胸前,左手摀住下体。这时候,那家伙开始行动了,他放下刀,以最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当他把内裤脱下来时,那大玉棒"虎"的一声弹了出来,我心里惊呼起来了。
  那玉棒足有一支手电筒那么大那么长。我想,惨了,等一会儿我怎么受得了!
  他走到我身边,搂住我,双手轻轻地抚摸我的背。那大玉捧在我的阴户附近不断地摩擦,那感觉我真说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