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世界(01~02)》

  主角叫吕冠仲,就是绿冠众,绿帽子多的意思,所以你懂的。
  第一章被抛弃在平行时空的主角这他妈是怎么回事,这他妈是哪里,我他妈是谁?
  吕冠仲似乎只是眨了眼,世界就大不同。刚刚作为著名文艺界人士正在演播厅高谈阔论,瞬间面前却是阳光明媚的操场,一群活力四射的男孩女孩正在操场上撒野。
  一段资讯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吕冠仲脑中,这段资讯不知从何而来,但就在脑中萦绕不去。
  吕冠仲细细梳理了下这段信息,顿时无语之极。
  大概就是世界的时间线如同并列流动的河流,每一条时间线就有一位管理者。
  吕冠仲所在的时间线的管理者跟其他管理者干了一架,不小心把他卷入时间涡流,他到了其他管理者的时间线了。破开时间线的动静太大,原时空管理者没办法在不惊动现时空管理者的情况下捞他回来。只能让他在这边呆著了。不过原时空管理者为了弥补他,答应他会好好照顾原时空他的亲朋好友。而且,这个时空有惊喜哦!
  吕冠仲用力拍拍脑门,却觉越拍越是头痛。老子要屁的个惊喜啊,老子只想回去好不好。老子已经功成名就,偶尔还能睡睡小明星,有别墅,还有一辆近百万的车,不需要惊喜的好伐。
  正在这么想著,脑海又跳出一段资讯,「很是抱歉,智慧生物,现在能量损耗过大,跨次元通信无法传输三维物体。你只用等待一千四百万年,能量恢复就能回来了,现在即将关闭次元通道了。你不用太急,很快的。另外,我会将你原本所在星球的部分智慧成果传入一个位于高维度的记忆体里面,你只需像搜索百度一样在脑海中思考就可以了。」
  喂喂喂,回来,只用等待一千四百万年是怎么回事。从猩猩到人类的进化史都没一千四百万年,你确定我能等那么久。
  不过,吕冠仲等了很久,那种资讯再也没有出现,看来真的是流落到平行次元了。他脑中似乎有一个独立于他意识的东西,只要他愿意他所想的就会映射到上面,马上就可以给出结果回馈于他的脑海。吕冠仲他试著搜索了下「艳照门」,马上无数跟艳照门有关的资讯就自然而然出现在脑海中,从每一张图片的细节到各个新闻媒体的报导的每一个字都仿佛一直存在于脑海中。
  吕冠仲摸索了半天,发现只要是存储于介质上面的东西他都能搜索出来,不管是存在于网路还是书籍,甚至磁带、铭文、刻在甲骨上的甲骨文、岩画……都可以。但是,必须他要主动搜索才会出来,而且搜索的物件越具体就越准确。
  吕冠仲打量了下四周,这异次元怎么这么眼熟。
  啊喂,你确定这是异次元,这尼玛不是他的初中母校么。面前那些正在篮球场上飞奔的雄性牲口怎么看怎么都是初中那些同学啊,不过看起来怎么这么年轻的感觉。
  吕冠仲一呆,想起一种可能。手上没有镜子,无法看见自己的脸。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果然,一身运动短装套在身上,衣服下面是健硕流畅的肌肉。
  嗯,大长腿,这腿能让女人玩一年了吧。掀开校服,八块腹肌,再曲臂用力,肱二头肌发出澎湃的力量。不用全身镜,也不用来个全面体侧,就凭原时空跟体育界打交道的经验来说,这尼玛至少也是运动健将级运动员的身体,搞不好国际级运动健将也没这身体好。这就是惊喜了吧,一个强健的可怕的身体。
  不过,应该还是活不到一千四百万年回到原时空,吕冠仲默默地心中吐了个槽。
  篮球场上几个牲口正玩的开心,他仔细看了下,好几个都是初中的死党。狗子苟明亮、二傻赵能贵等等,看得吕冠仲一时手痒,忍不住也准备下场玩玩,试试这个身体如何。
  「狗子,加我一个。」吕冠仲大声喊到。
  场上的人面面相觑,一时呆住了。
  「仲哥,你还是别来血虐我们吧。」狗子怯怯地说,又想了想,「你要是只用一只手我们就跟你打。」
  话刚说完,就被几个队友重重的拍了下背,「狗逼!你忘了上次仲哥一只手虐高中部的那帮货了吧!」
  吕冠仲哑然失笑,看来这变态身体素质还真是变态啊。看把这些小可怜吓的。
  吕冠仲笑了笑,「算了,你们几个打吧,我去买饮料。」
  「哎,仲哥慢走。」
  吕冠仲在一片恭送声中施施然踱去。
  一边走,一边打量自己的初中。嗯,跟记忆中大同小异,大的布局基本没变,但是房屋的造型什么的不太一样了。整体感觉要比记忆中现代化很多,大概是时空的差别吧。应该不是时间简单的回溯,还是有些变化,只是不知道变化大不大。
  刚走了两步,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头。回头一看操场上,果然,升旗台上红底盘龙旗,盘龙四只爪子分别抓著大宝剑、毛笔、镰刀和锤子。吕冠仲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什么鬼。一路向教室走去,一路仔细打量四周的细节,果然有很多细节不是原时空的学校应该存在的。
  比如,不远处喷水池中间的裸女裸男雕像,真的是一丝不挂、纤毫毕现,女性和男性的生殖器雕刻的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似的。
  墙上刷的标语都是自由、平等、用爱包容世界之类的,名人画像也变成了各种看起来就高大上的画作,也不乏裸体男女。同学们都穿的非常青春活力,完全不像以前死气沈沈的初中。
  吕冠仲回到教室翻出课本,课本是最能反映出时代的东西。
  数理化,嗯,公式定理什么的都没变,不过生动了许多。
  法律,这个可以有。
  英语,没有。
  嗯?这本《通用语(选修)》是什么玩意儿?翻开一看,卧槽,就是英、俄、日、法、西几种语言的常用语教学。
  吕冠仲吓了一跳,赶紧找历史课本来看。
  这历史有问题。
  前面还好,到了18世纪末期,洪天王居然成功了,不过也是充当了李自成的角色,被资本家搞西式革命占了最后的便宜。
  由于天朝几乎跟日本同时进化到资本主义国家,也成了帝国主义国家之一,大华夏共和国。由于天朝早早进入大一统模式,发展科技经济,世界的科技水准比原时空快了不少。
  然后原一战时期爆发世界大战,一直打了二十年,华俄美几乎同时玩出蘑菇弹,互相扔蘑菇,在所有国家都扛不住的时候,和平必须来到了。
  蘑菇战之后,世界上和平就是主流。华俄美三个掌握著三大真理的国家统治著自己国家的周边,维持著世界微妙的平衡。由于世界大战各国都损失惨重,伤痕累累,反对战争成为各国的政治正确,战争结束八十年来各个主要国家连一场局部战争都没有。
  这就是不一样的时空吗,从原班人马的同学来看,亲朋好友应该也没有大的变化吧。
  太刺激了,这不寻常的经历,让吕冠仲有点茫然了。
  想那么多干嘛,事已至此,该干嘛干嘛去。正好翻出一包烟,决定去厕所抽根烟压压惊。刚走到厕所门口,就看见几个学生和教师正在一起抽烟,很好,这很自由。
  厕所也不是原本的那种男女分开,开放式的蹲位了。以前那又破又旧的厕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类似景区的高级卫生间。一进去就是一溜长长的洗手台,一排一排的独立小隔间,男女通用。
  这环境不错啊。吕冠仲这么想著,抬手就打开一间隔间。
  我了个草,这你妈,打开隔间,吕冠仲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
  一个长发飘飘的妹子,衣服被凌乱的拉开,雪白的奶子上有一只手在不停的揉捏著。下半身红黑格子短裙在女孩一起一伏的耸动中不停的飘动,虽然遮住了关键部位,但是可以想像,此时此刻绝对有一根肉棒正在女孩嫩穴中抽送。
  现在的初中生都这么牛逼吗,就在学校卫生间就这么干起来,门都不锁。女孩用一只手拉住隔间墙壁上的把手借力,一只手捂住小嘴,以免发出声音。
  女孩听见隔间门打开,抬头一看,见是吕冠仲,俏脸一红,「啊……啊……
  啊……阿超,有人来啦……啊……你、你快点……」
  吕冠仲一看,这不是初中同学栾超的女友贝童么,想必后面那个男生就是栾超了。
  果然一个满面潮红、满是粉刺的脸从贝童身后露了出来,果然是栾超。
  「呵,是仲哥啊……嗯……不好意思,正忙著起不来,要不让小童给你泻泻火?」栾超一边说一边依旧不停地挺身,紧窄的嫩穴夹得他语无伦次,用力地肏干著女孩的嫩穴,泛黄粗大的手把贝童粉嫩的酥胸揉成不同形状,在吕冠仲面前泛起一阵阵雪白的乳波,指间不时闪露出女孩粉红的乳头,勾得吕冠仲的眼睛无法自拔。
  听得栾超的提议,吕冠仲大吃一惊,让他来泻火是个什么意思?
  贝童听得栾超所说,眼睛一亮,媚眼如丝,一把将吕冠仲拉了过来。吕冠仲肉棒早已硬如精钢,见情侣二人这般,自然也顺水推舟,任由施为。
  贝童是个小辣椒,小巧玲珑,五官精致,只是现在精巧的脸上满是淫意。拉过吕冠仲,抱住他的胯部,用淫靡的小脸紧紧贴在鼓胀的裆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浓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顿时让她沈迷不已。
  贝童拉开运动裤的裤带,把裤子往下一扒,黝黑粗长的肉棒一下就跳了出来,打在贝童脸上,发出「啪」的一声。吕冠仲心中一热,拇食指两指拈起贝童的下巴,把她的脸蛋微微往上一抬,两人充满著熊熊欲火的眼神交织著。
  吕冠仲挺了挺腰,硕大的龟头在贝童的嘴角唇边划著圈,贝童极为知趣地轻启朱唇,一口含住了男人的肉棒。贝童乖巧而轻柔地吸含著嘴内之物,用舌尖轻轻地点著撩著棒身,另一只手则拉著自己男友栾超的手在自己的胸部搓揉著。
  太舒服,太爽了,吕冠仲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感觉眼前娇俏可人的少女是被自己驯服了的母马一匹,作为自己的坐骑她必须服从自己的命令。贝童低头吸舔吕冠仲肉棒的时候,她的男友栾超迷乱的脸就露了出来。吕冠仲看著自己好友的脸,用手轻轻抚著好友女友白洁的嫩脸、耳朵、秀发,用心感受著气娇俏可人的少女那呵气如兰的樱桃小嘴对自己特定部位乖巧服侍的征服感。
  看著油光水亮的阳具浑身上下满是美丽少女的玉液香津,黝黑的肉棒在性感红唇间进进出出,来来回回著,吕冠仲暗叫过瘾。
  这时,栾超双手紧紧拉住贝童的腰往下坐,自己的腰却用力的往上挺,胯部紧紧相抵,双目圆睁,看样子是射了。
  贝童也到了高潮,紧紧抱住面前的吕冠仲的胯部,娇俏的小脸深深地埋在吕冠仲蓬乱的阴毛之中,口中用力地嘬著肉棒。吕冠仲被吸的惊悸连连,一把掀开贝童凌乱的头发,露出正在吸肉棒的骚脸,肉棒抵住贝童的喉头,精关一松,在贝童的嘴里爆发了。
  贝童上下两洞都被肉棒占的满满的,两股精液的劲射,冲得她直翻白眼,高潮连连,好半响才缓过气来。
  沾满精液的肉棒缓缓从女孩口中滑出,吕冠仲喘著粗气,看著好友女友用粉嫩的脸庞摩挲著自己的肉棒,有点摸不著头脑,这是怎么回事?
  栾超抚著贝童雪白玉臀,笑著说:「仲哥,童童的口活不赖吧。」
  「嗯,是不错。」吕冠仲搞不清情况,只好跟著话头说。
  「那是,兄弟们都说童童的嘴比屄插起来爽。」
  …………吕冠仲更加无语,合著兄弟们都上过这妞。
  栾超笑著说,「仲哥,大家见你平常跟女孩最多就是亲嘴摸胸,还以为你不行呢,没想到你还是可以的嘛。」
  栾超拍了拍贝童的屁股,「童童,起来了。」
  贝童正玩吕冠仲的肉棒玩的高兴,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声,放开吕冠仲站了起来。
  贝童刚一站起来,俏脸煞白,看著不远处站著一个人,正冷冷地看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