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你(01~09 完)》

  第一章她放下手中的唇蜜,对著化妆镜抿唇,当唇彩均匀散布在粉唇上,展现出晶莹剔透感之后,随即露齿一笑。
  拿起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视线刚好落在萤幕上的影像上。影像里的人儿笑得很灿烂,这是他们第一次到大鲁阁国家公园时所拍的照片,也是唯一一张照片。
  宝岛台湾处处是美景,但是他们只有共游这么一次。
  冯小非轻抚著手机上的影像,对著影像上的他送了一个飞吻。
  他们交往多久了?有三年了吧!
  她还记得自己因为餐厅的经营问题烦恼不已时,莫名其妙被母亲骗去参加一个聚会,巧遇也是被他母亲死拖活拉才勉为其难出席的袁启洋。
  这算是另一种相亲吗?但原本极为懊恼的她,从见到他那一刻起就喜欢上他,和他聊过天之后,从此就认定他了。
  从事餐饮业的她常有机会认识多金的男人,但世俗而缺乏自信的男人她铁定看不上眼,就算再有钱也一样。而袁启洋自信又多金,更特别的是,她极为欣赏他的弘观见识,为他心醉神迷。
  手机音乐声响起,她看见萤幕上显示的来电号码,笑了。
  是他,名为「我的爱──洋」的男人。
  冯小非愉悦的扬起嘴角,喜孜孜的连忙接起电话。
  「是我。」清亮爽朗的声音从彼方响起,「妳今天过得还愉快吗?」
  「嗯,我今天心情还可以。」
  「那敝人在下我有荣幸请妳这位大美女吃个饭吗?」甜言蜜语随意脱口而出。
  「这样啊……」她假装考虑一下,「我不太饿哩。」
  「不饿没关系,来陪陪我。我好久没见到妳了。」他就是有办法拗到底。
  「不去。不过这样好象不给你面子。」冯小非嘟著嘴故意拿乔,但瞬间嘴角弯弯。
  「妳没来,我就没心情吃饭。妳希望我饿死吗?」好可怜的声音哦。
  「好好好。」对他,她瞬间就投降了,「我陪你吃饭。」
  「妳想吃什么?」他很绅士的询问。
  她眉开眼笑,「什么都好。」突然,她灵光一闪,软言细语地说,「要不你来我们餐厅,我请新来的大厨作几道非常道地的江浙菜给你尝尝。」
  「有新的大厨啊。之前那位呢?」袁启洋漫不经心的问。
  「他到总店去了。」冯小非有问必答。
  「这样啊……我中午没吃,现在肚子好饿,可是还有一个重要会议要开,晚上七点才有空。妳就多准备一些特别的菜吧,待会儿一定吃垮妳。」简言之就是答应了。
  「好。你说什么都好。」她乐于当他的应声虫。
  「虽然我袁启洋从不亏待女朋友,但妳也太好说话了吧!」
  「哪会,我很尊重彼此的意见呀!」虽然她都是以他的意见为主。
  「好吧!那饭后的节目我来安排。」
  「好。」点点头,她依旧甜蜜笑著。
  「晚上七点见。-.」
  他快速的挂断电话,让她一时之间愣住,心情变得有点失落,但一想到晚上的约会,又瞬间高兴起来。
  叩叩!敲门声响起。
  「请进。」是她的经营伙伴,也是最好的朋友。「怎么了?睿睿。」
  高睿敏将一份菜单放在她桌上,咧嘴笑道,「这是新来的厨师研发的新菜色,我看过了,口水也流了满地。」
  冯小非和高睿敏合开了一间新餐厅「舞动青春」,餐厅建筑是高睿敏自己铲地基、叠砖墙,用漂流木、陶塑、贝壳及琉璃珠等素材,历时两年盖好的。没学过建筑,也不会画设计结构图的她,盖房子全凭直觉,蓝图也搁在脑海里。
  怪的是,这些突兀的素材,竟能组合出动人的房子,还吸引许多人慕名而来。
  至于冯小非,则负责经营与财务管理,还砸大笔钱聘请专业大厨负责餐厅内的饮食。
  「平哥这次的菜色,连我都觉得好吃到想把舌头吞下去。」高敏睿咂了咂舌,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这么好吃?」冯小非笑看著她。
  「妳真是厉害,竟然请到那么厉害的人来当客座主厨。」高敏睿瞠圆双眼,敬佩不已。
  「平哥有四十年的好手艺,我只吃到他做的前菜『梅汁番瓜』就已经五体投地,用尽办法也要把他请来。」冯小非微笑。「没想到番瓜也可以是爽脆的口感,又酸又甜很惹味。」
  「那我们的生意应该不错吧?」高睿敏小心翼翼的问。
  她对财务管理一窍不通,只会盖房子,加上因为对房子的造型固执到底,结果短短两年内就烧了六千万。
  「妳不用担心,我们的生意好得很。妳盖的房子真的太特别了,上门的顾客都啧啧称奇,还带更多客人光顾呢。」冯小非开心的说。
  「舞动青春」餐厅有两间店面,总店是三年前开的,一开幕便造成轰动,一年即损益平衡,于是两人又在另一个地方寻觅适当地点开设分店,这次的房子也是高睿敏一人打造完成。
  有别于总店的造型,这次的房子加入更多的雕塑品,也吸引更多好奇的人,开张三个月以来,人潮从未断过。
  「真的?妳没骗我吧?」高睿敏知道自己花钱如流水,每次都要让冯小非去筹钱,但她真的搞不清楚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为了安心,只能寻求冯小非的保证。
  「总店的生意好得不得了,赚的钱足够支持分店的成本。」冯小非生意头脑精准,从小在父亲开设的古董店里混水摸鱼,早就耳濡目染许多做生意的手法。
  不过当初高睿敏盖分店真的花了太多钱,害她还得回家和父亲商量,卖了一些他心爱的古董,才筹措到大笔资金。
  但事实证明,她的眼光是对的,分店开张三个月以来,竟然比总店的营业额还高,她估计应该一年半就可以损益平衡了。
  「真的呀?好棒!」高睿敏高兴地跳起来。
  她雀跃的模样逗笑了冯小非。
  真好!高睿敏虽然有艺术家怪异的坚持与任性,但却爽朗单纯,永远活力十足,和她的深沈差很多。或许她们会成为经营伙伴和好朋友也是因为互补吧!
  「睿睿,最近我常看到有个男人一直来找妳,而且一直在妳的身边打转,是不是妳的新男朋友?」冯小非调侃著笑得开怀的好友。
  「才不是,他是我新收的徒弟。」高睿敏说得好骄傲。
  「这么厉害,现在就有徒弟了?而且还这么帅,妳不会是假借教学的名义收个帅徒弟,然后藏为已有吧?」冯小非笑咪咪地问。
  「敢说我?妳自己还不是有一堆人追。上次那个刘家扬不就一直追著妳跑?」
  高睿敏淘气的眨眨眼,「袁先生知道有很多人想追妳吗?」
  「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自己好象都有一堆女性朋友。」冯小非平缓的摇摇头,「和他比较起来,我好象爱他爱得太多了。」
  「这种事可以比较吗?」高睿敏不懂,「爱情又不是天秤上的砝码,可以秤出实际的重量。」
  冯小非讶然,有时候单纯爽朗的高睿敏会说出让人惊讶万分的深度哲学隽语。
  「没错,但是我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却只分出一半的注意力给我。」
  冯小非很清楚他们之间的情况。
  「可你们在床上温存时,彼此的注意力应该是百分百吧──妳不要瞪我,上次我看到妳的脖子上满满都是草莓,我就知道了。」高睿敏笑嘻嘻的说,一点都不把她的冷眼放在心上。
  「睿睿,妳讲话真是……」冯小非摇头。她虽然爽朗单纯,用语却是霹雳又直接。
  「妳有避孕吗?」高睿敏才不管冯小非说什么,她一向有话直说,不能憋在心里。「我好喜欢小孩,本来想自己生,但缺少男朋友,随便找一个男人生又怕基因不好,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妳和袁启洋基因看起来不错,妳快点生一生,让我先当干妈。」她很不负责任的作起春秋大梦。
  「嗄?」冯小非酡红了双颊,掩不住讶异。
  「岁月催人老啊!如果妳不好意思说,我帮妳跟袁启洋说,叫他赶快给妳一个孩子。」高敏睿已经陷入自我幻想中。
  「这不是分享东西,没有人会这么做的。」冯小非低声抗议。
  「为什么人要坏胎十月呢?像电影里的鬼娃,怀孕只要一个晚上,隔天就出生了,多好……」
  冯小非没好气的瞪她一眼。什么鬼娃……睿睿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不过怀孕当妈妈好象不错。可以考虑……
  晚间七点,冯小非在餐厅里忙得团团转。
  「一个女人盖的房子」是舞动青春餐厅主要的行销手法,果然这个主题吸引许多慕名前来的客人,加上菜肴可口又特别,许多客人都会一再光顾,因此今晚生意照旧好得不得了。
  每个客人都想见到「盖房子的女人」,频频向餐厅负责人询问,但高敏睿不喜欢应酬,一会儿借口肚子痛,一会儿又借口脸上长痘子,连没吃饱都被她拿来当理由,甚至还东躲西藏,让冯小非找得气喘吁吁。
  好不容易在仓库找到她,她正在偷吃主厨的拿手好菜全麦口袋饼,还吃得满脸食物屑,冯小非简直啼笑皆非,立即二话不说将她揪出来,强迫她与客人拍照留念。
  忙了一阵,服务生跑过来向她报告,「经理,袁先生来了,我已经带他进入包厢。」全餐厅的服务生都知道袁启洋是她的男朋友。
  「谢谢你。」冯小非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交代主厨之后,脚步快速的进入一间包厢。
  冯小非一踏进包厢,就开心的道,「饿了吧?我帮你准备了好吃的料理,等会儿就送来了。」
  袁启洋二话不说就将她抓过来搂在怀中,双唇落在她的香唇上舔吮,大手则攀爬到她胸前的浑圆处抚摸。
  「妳闻起来依旧那么香。」他趁著热吻的空档,舔舐著她的耳。「如果这里不是餐厅该有多好……」
  「不要……」她作势挣扎一番。
  「他们送菜不会那么快。」他安抚道,在她按捺不住地呻吟出声时才放开她,但大手依旧在她的娇躯上游移。
  他倏然解开她衬衫的扣子,撩开她的衬衫,露出蕾丝胸罩及其下浑圆的胸脯,接著低下头在她的胸脯印下一个吻。
  「啊……」她惊喘出声,这种又害怕又刺激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反手勾住他的脖子。
  「很刺激吧?」他嘻笑出声,大手隔著胸罩摩弄她的胸脯,双唇则舔吮著她的红唇。「尤其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刺激感百分百。」
  突然,理智回到脑海里,冯小非急忙推开他,「别这么猴急,等会儿服务生送菜进来,被人看到怎么办?我还要在这儿做人呢。」
  她忙著顺气,扣上衬衫扣子,拨弄自己被弄乱的头发,还起身坐到他的对面,避免他又借故撩拨她,然后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好吧!不闹妳了。但是妳不要坐在我的对面,坐我的旁边,这样我才能触摸到妳。」他深黝的眼神,像是勾魂使者般诱哄著她。
  「好吧!」她咽口口水,起身坐到他旁边。「不过我必须先和你约法三章,这虽然是包厢,但是你不能对我……」酡红的脸庞,满是妩媚的柔意。
  袁启洋双眸精光闪闪,「不能乱来对吧?」他决定不乱来,但会私下来!
  「嗯。」她撇开脸不敢再看他,免得自己先扑上去。
  「妳看起来一副想扑上来的样子。」他暧昧的眨眼,「不要忍耐,会伤身的。」
  他的手早就偷偷往下移,在桌巾的遮掩下,开始摸向她的大腿。
  「喔……」她突然惊叫一声,尤其当他的手突然摸向她的私密处时,她几乎呻吟出声。
  叩叩两声,服务生开始将菜送进来。
  两人中规中矩的坐著。
  他附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现在先饶了妳,等会儿再说。」大手仍然搁在她的大腿上,流连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一直等上完五道菜,服务生才离去。
  「这是我们的前菜梅汁番瓜,你吃吃看,很开胃喔!」冯小非忙著介绍道。
  「我已经『开胃』很久了……难道我刚刚那些热吻和抚摸不算吗?」他煽情地瞄她一眼,小声地在她耳边说话,「现在我饿得要死,想把妳完整的吃下肚。」
  冯小非脸又红了,「别乱说!」她夹了一块番瓜塞进他的嘴巴,杜绝他露骨的话语,「快点吃。」
  袁启洋笑咪咪的咀嚼,「嗯,好吃。」他目不转睛的看著她,一语双关。
  她笑得妩媚万千,继续为他张罗食物。「这道菜是黄金河虾仁,用咸蛋黄爆香,层次很丰富。你吃吃看。」她把食物放在他的碗里。
  「喂我。」他耍赖地说,一副她敢不从,就让她好看的模样。
  「好。」她一向以他的命令是从,小心翼翼地将虾仁放在他嘴里。「有点烫,小心点。」
  他边吃边将手溜到她的纤腰上,不避讳地搂住她的腰,还逗弄地搔她的痒。
  「抱著妳吃东西的感觉真好。」他不正经的说道。
  冯小非笑著睨他一眼,不置可否。「你不是说中午没吃吗?不要一直讲话,多吃点。」
  「再忙也要多抱抱妳。」他笑得很温柔。
  他开心的吃,她欢喜的为他张罗,可他虽然笑著,眼里却毫无笑意,只有淡然。
  冯小非看得很清楚,慌张地垂下眼睑,不敢再看那双淡然无笑意的眼,也不敢要求自己去深思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应酬还是那么多吗?」她另提一个话题。
  袁启洋耸肩,「还好,我和季天笙各司其职,不过最近他一到晚上就回家把儿子黏老婆,公事都丢给我了,所以比较忙。」
  季天笙是他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两人在五年前一起加入袁启洋父亲创办的电子公司,目前已经逐渐闯出名号。
  「所以你是排除万难来找我吃饭啰?」她缓缓扬起嘴角。
  「那当然。妳都不知道我的心意吗?」他唱作俱佳地表演著。
  这回冯小非不敢再望向他的眼睛,害怕见到那淡然的眼神。
  不知道是因为他工作的关系养成的习性还是天性如此,自从三年前他们交往以来,他偶尔会有一些迷离的眼神,表面上虽然在笑,但她就是很清楚,有时候,他根本没有笑的心情和情绪,那是「伪装」。
  她很窝囊的没敢掀开来讲清楚,因为她害怕一讲清楚,他可能会挥挥手,毫无留恋的离开。
  对她,他应该是避免麻烦与习惯吧,所以才会认同他们之间男女朋友的身分。
  但他对她难道没有更深一层的情意吗?
  「我当然知道你的心意,最接近你的人是我耶!难道我当你女朋友是当假的吗?」她笑得很小心。
  怎么会这样?难道她也学会了他的表面功夫吗?
  「做得好,赏妳一个吻。」他赞扬道。
  趁她微笑时,他迅速低下头,热切的黏上她的香唇,还伸出舌在她的口中搅动,最后含住她的舌头舔吮。
  她尝到他口中虾仁和咸蛋黄的香味,一直到两人口水交换得差不多时,他才放开她。
  「不要再吻我了,这样吃下去会没完没了。」她娇羞的说。
  「我知道妳怕胖,但是我吃一道就吻妳一次,妳也能够尝到食物的味道,这是一举两得。」他理直气壮的说。
  她摇摇头,不再与他争论,反正他爱吻就让他吻个够。
  「这是新鲜的鳗羹,听厨师说,是用海盐及高梁酒腌渍三天,风干后制成鱼羹。这是烟熏黄鱼,沾些椒盐,风味很棒喔!另外这道是面托黄鱼……还有改良式的菜饭,要不要尝尝?」
  他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眼里有著不正经,「怎么都是海鲜?」
  「没有哇,还有几道菜没上来呀!」她一脸无辜的解释。
  「原来妳早就有预谋了。妳是认为我在床第之间不够卖力,所以都准备海鲜喂我吗?」他邪气的笑了。
  「没有。」她的脸不争气的红了,「只是上菜顺序刚好都是先上海鲜吧!」
  「我保证在床上一定将妳喂得刨饱,不要小看我。」他挺起胸膛,意有所指。
  「好啦!快点吃。」她害臊地垂下头,忙著转移话题。「等一下我请厨师弄道葱烤乌参给你尝尝……」
  接下来,各式菜肴一一端上,袁启洋一边挑逗她一边吃得津津有味,晚餐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