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玩女友之后,换女友的姐姐来。(慎入~~~内容极虐)》

  「唔…喔……快…死了……唔嗯嗯…呀…啊啊…嗯…唔……」
  女友陈丽枝的抱怨被我漠然的无视了,把她抱搂得更紧,连袂像是暴雨般的抽插,直接全数的给她捣了下去。
  「谁叫你…让我CALL不到…我只好……跟小李……好一下……你不也是…跟很多女的……都有关系吗…」
  陈丽枝偷情还有借口发挥,鬼话连篇,谁要听她瞎说乱讲啊!
  我在陈丽枝的房间里把她抽插到昏天地暗、哀爸叫母的死去活来,敢勾搭我的换帖兄弟,老子不干死妳,就是乌龟了。
  「他是跟我拜天誓地的拜把兄弟,妳敢背著我偷吃他,妳是吃了熊心豹胆是吧!」
  老子的女人多到后宫塞不下,多妳一个,少妳一个,对我都无关紧要,妳对小李干的肮脏事,老子不原谅妳!
  我只是不爽她跟阿达仔发生奸情,还想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跟我在一起…装虾小?我就干给她死…
  话又说回来,哪有男人在女友家里把她干到死去活来的…?冲杀小?
  我就是这样狂啦!怎样!敢在我的头上动鬼脑,打著我的名号偷汉子,陈丽枝,我如果没有让妳知道厉害,妳真的不知死!
  陈丽枝的两脚被我扛到肩头上,好像是被我用肉棒顶到底了,哀吟声越来越凄惨,越来越淫荡。
  「唉唷…被你…干死啊……哦喔唷………你这…大支……是要死唷……我…会死啦……」
  对陈丽枝来说,我的肉棒应该只是小棍子而已,她应该可以吃更大支的条棒。
  因为陈丽枝根本就在吃重咸的赃女人,偷汉子对她来讲,就像在桌上拿柑一样的简简单单,只是她仍想把过错赖给别人。
  陈丽枝以为把过错罪责推给别人,她自己就可以脱罪了,真的把我当呆子在看!不给她干到死,我的怒火怎能消?
  「太深啊……痛哇啊…会…死啦……我快…死啊……快活死啊……太…爽啦啦……」
  真的是在对我装笑维,我是个讲道理的明眼人,对错是非…无法蒙混过我明亮的双眼,陈丽枝给我死来!
  冲猛的力道,我又加了点力道,像是捣蒜也像是在打桩,我就是存心故意要把她痛死的。
  话又说回来,陈丽枝的弹簧床坏了,就让她睡地板吧!跟我没关系,因为干过这砲之后,我就跟陈丽枝说再见了!
  日后在相见的时候,只能是曾经砲在一起的干友了。
  我知道这样的力道会把她的阴道戳伤,但我故意的不收力,故意让她的外阴蒂到子宫颈…伤痕累累…
  谁教陈丽枝帮我的换帖兄弟开窍了,他的童子鸡?被陈丽枝这个脏女人糟蹋了。
  我把陈丽枝粗鲁的翻过身来,又是狂风狂浪的抽插,枉费我真心的爱过她,她却辜负我的真情真意,死好。
  「文哥…我不敢……了啊………」
  「连我的名字都叫错!妳的客兄是有多少个!不干死妳!我就不是男人!」
  陈丽枝是在自掘坟墓…自讨苦吃的讨皮痛痛中带爽,爽中也带著痛,陈丽枝也不清楚已经泄过多少次了,这样的力道只是…刚好而已!不多也不少。
  一切的算计都在陈丽枝的掌握当中…顺利进行如果计划进行顺畅的话,郑康泰应该把那个女人干到了吧?
  陈丽枝的一石二鸟计划…市内电话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听,电话那头的郑康泰凄惨的说:『陈丽枝,对不起,女的被救走了!』
  我把电话拿给陈丽枝听得清楚一点『陈丽枝!计划失败了,我被大哥抓起来揍了,妳就好好保重吧!很快就会轮到妳了!』
  电话很快就被挂断了『妳是又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肮脏事了?』我这样问陈丽枝不讲是不是,看老子怎么干死妳!
  后庭式交欢…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受得住,但是?陈丽枝向来都在吃重咸的…
  屁眼被我用肉棒桶到又红又肿,咸臭的淫水弥漫了一床,我应该带几支电动按摩棒来捅她的,揪社团开直播,我要让陈丽枝身败名裂,臭名远播。
  太紧了,我的野性被激发出来了。
  我的名字跟绰号明明就有好几个,陈丽枝偏偏都会喊错,叫错,不是我心理变态,是她自己造孽的。
  还想陷害文哥的妹妹,看我替文哥教训这个死破麻,顾想到此,我就不禁一整个脑火上燃,叫人强奸好友的妹妹,这事只有她才干的出来。
  「我是被…冤枉的……我没…啊啊……」
  还想狡辩,不思悔改,还有一堆鬼话乱讲,幸亏我的精力、活力、体力、耐力够强,换成一般男人啊?早就死在她的身上了!
  一个高扭力的肉棒大回转,这是我的必杀招之一,再强的荡妇都会死在我这一招上,看我用高扭力直捣菊花穴,痛死妳!!
  「要死了……啊啊………我会死啦……会痛死啊……」
  陈丽枝终于哭哀了我这个人最痛恨背骨的死小孩,我就当是在替天行道的为民除害,在女友家里…我这样做,对吗?
  算了!好聚好散!不要说我这个人太古板的死脑筋,我就给她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让她痛改前非…好了!
  今天过后,我就跟陈丽枝恩断义绝的不相往来了,她是她,我是我,今后?我管她会死在哪个男人的身上,都跟我无关了。
  我把陈丽枝的菊花穴当小嫩穴在插,幸好我派堂口小弟阿盛带人去破坏死破麻丽枝的阴谋诡计,不然就又有一个女人会被她弄的臭名万世,永无翻身之日了。
  突然的,我抽出肉棒往陈丽枝的嘴里插动,带点屎尿味道的肉棒?应该会很可口吧!
  只差点没让陈丽枝吐见光了,谁叫妳的心肠要这么坏,妳的嘴巴说跟人家感情是有多好,多交心剖腹的刎颈之交,妳不也是嫉妒人家的名声比较好吗?
  帮我做口交的动作,是我大慈大悲的给妳一个赎罪的机会,反正妳平常就在帮哥儿们在含肉棒了,又不差我一个。
  「怎样,我的?还算大吧?」
  「呜……咕…唔呜………唔…嗯嗯……呜…」
  我忘记肉棒塞在她的口里,她说不出话来。
  陈丽枝讲的鬼话,不能听,也不可以信啊!她真的是一桶祸水、馊水,不是油水。
  我估计这一干之后…陈丽枝大概会三五天下不了床吧?他的菊花穴被我捅爆了?
  让她无法出门去跟好友的丈夫搞暧昧情,我这么做,算是美事一件,谁叫她(陈丽枝)连我爸爸也把他干了去,一点都没将我放在眼里,尊重一下。
  我一直按住她的头,当她要把口抽出来的时候,就被我把她的头扎实的往肉棒根处按了下去,敢咬我的肉棒,就有的让她苦头吃…
  翻白眼了,再玩下去?就真的会让她吃不消了,我赶紧用普通式插穴,慰劳陈丽枝一会,在唬烂瞎扯啊!妳的体力有多好?骗三小…朋友…
  一时玩兴大起,把她干的昏死过去了,我抓起大把大把的卫生纸抹去腥膻的淫秽物,这小骚娘挺会玩的,今天老子就先放妳一马,改天就是群攻了。
  陈丽枝的姐姐:陈丽香慌乱中,我抓起排汗衫,衣裤穿的很匆促,从陈丽枝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很不巧的被另一个女子撞见我那翘到不行的肉棒…
  「你是什么人!在我妹的房间里干什么?」
  我一股脑儿的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她拖进陈丽枝的房间里,在地板上,我把她的长裙撩起,我哪里晓得她是陈丽枝的什么人,直接的干了起来。
  「啊啊……痛呀………好疼啊……」女子痛到嘴脸都扭曲纠结成一团了妈的,被人干过多少次啦!还这么紧,妳是保养有方吗?挖嘞?歹势啊!我不知道妳是第一次,请问妳叫啥么名字!
  原来是陈丽枝的姐姐:陈丽香…什么!我居然不小心去捞到一个处女姐姐,在前女友的房间大干姐姐,我真是造罪了。
  陈丽香脸上是哭得唏哩哗啦,下体是被我用肉棒搞的叮叮咚咚,滑不溜丢的有点滑稽,我怎知陈丽枝有个未出嫁的姐姐呢?
  「我的初夜…我的第一次……都被你毁了………」陈丽香对我哭著说「歹势啊!姐姐!我当妳是陈丽枝才会把妳抱过来干了下去,让我多干妳几次,向妳赔罪吧!」
  我是在胡说些什么啊?分明就是恶作剧之干的乌龙事件。
  我感觉到陈丽香的小穴里面涌出湿滑的爱液,总算是可以让我动次、动次的动起来了…
  我的笑话,把陈丽香逗笑了,化涕为笑…同一时间的松了身心,陈丽香的高潮让她爽吟了出声。
  「嗯呀…啊……啊啊………呀…唔嗯……很……奇怪……呀……嗯嗯…唔啊……」
  见机不可失,我教陈丽香用点腰际的力道把小穴顶向我的肉棒来,这样会更有快感的美妙感觉。
  「越做…越爽……啊呀………我…又……要………奇怪……了…呀啊………」
  我跟陈丽香说那是一种分泌,爱液的一种,我真不敢相信陈丽枝会有个这么脑筋单纯的姐姐,她们是亲生姐妹吗?
  不会是陈丽枝的老爸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偷生,然后抱回家养大的吧!
  我真佩服身下的这东西,帮我搞定各种难缠的女人,陈丽香被我搞得既仙又浪,她的第一次!被我在地板上干到了。
  幸亏陈丽枝在床上睡死得彻底,我跟陈丽香姐姐在地板上做爱的互动…陈丽枝都不知道…不然啊?他会活活醋死…
  嫉妒到疯狂啊!我对陈丽香姐姐说,我跟陈丽枝的恋情告吹了,她另有新欢,我打算跟陈丽香姐姐交往看看了。
  意外的,我获得陈丽香姐姐给予得初吻,浅吻的啜吮喜悦,我有点狂喜,一顶一进的在带领陈丽香进入高潮,感受新的感觉。
  「下次…到我房间……来做吧………在妹妹的房间……做…蛮………不好……受得…」
  不晓得陈丽香将来会不会像妹妹一样淫荡呢?我想的事情跟陈丽香姐姐在想的事情,完全的南辕北辙…不相同啊!
  我惯性的挺动了几十下,把陈丽香姐姐搞的高潮不停,快潮叠起,快要魂不附体了。
  剧痛的感觉散退,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滚动的快感,灼热的向她袭来,原来这就是爱的滋味,陈丽香终于懂了,领悟了。
  但是!陈丽香仍不知眼前之人是什么名字,这个人有点面熟,是因为常来找妹妹陈丽枝的男友,听说她们今天闹分手了?
  「你好过份……在妹妹的房间…搞死我…啊啊呀……好痛………好………」陈丽香的脸颊逐渐晕红了一片「开始有点爽了是吧?玩妳妹的!我们交往吧!」我这样对陈丽香说著陈丽香的腰际开始沈沈的顶动了起来,受到我这么猛烈的沈击,还可以挺腰顶回来的人,妳算是翘楚的精英了。
  「好吧?下次我们就到外面做!不要在妳家做爱!」我对陈丽香姐姐这么说陈丽香果然比妹妹更纯情了一些,真得腼腆的回应我:「好,一切都依你,你决定就好。」
  今天我是甩掉了妹妹(陈丽枝),却跟姐姐(陈丽香)交往了起来,我到底是塞翁失马啊!
  陈丽香的性经验不像陈丽枝那么丰富,我随便得弄个几招,就把陈丽香弄得娇啼连连的神魂颠倒了。
  既然我都已经干了下去,就让陈丽香感受一下被精液冲到子宫的快感,就在激射的那时候…
  我终于把灼热的白精捣入最深的阴道里,顺势的捣向子宫处,陈丽香的身子僵直著成受热精的洗涤,成为我的女人了。
  我不知道陈丽香的感受怎样,不知道陈丽香对我的评价怎样?在她的妹妹面前…我干起了她…陈丽香。
  「你………好坏…在我里面……尿尿了是吗?要死了啊………你……」陈丽香姐姐以为我在小穴里面放尿了我只差没笑到GG了,这个姐姐有够清纯,合我的调调,我喜欢。
  「跟我多做几次,之后,妳就会知道,那不是尿液了。」我把陈丽香姐姐搂近,浅啜浅吮的吻了起来。
  「我问你喔!你用那个插过我妹妹的东西,有洗过了没有?」陈丽香…紧张的问著…我我心虚的回答:「有啊!有洗过了。(被妳的淫水洗过了嘛!)」
  但愿不会穿帮啊?我敢发誓我的肉棒是干净的!
  在陈丽枝的房间干著陈丽香姐姐,这感觉还是不太妙,趁著我的肉棒还有点硬…
  我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著陈丽香姐姐进入房里。
  「这是我们的第二次接触大战了。」我这个耍冷高手,把陈丽香姐姐逗乐了。
  第二次的洞房行为,多了前次的经验做辅助,这回陈丽香是真的一丝不挂的光溜溜…我的肉棒显得更硬了‥「要开始插了哦!」我的动作几乎是同步展开陈丽香姐姐的第一次是在地板上跟我发生亲密的互动关系,第二次就是在她的床上,我们彼此慢慢的熟悉了起来。
  相信我们的恋情应该有持久的迹象吧?至少陈丽香姐姐不会跟陈丽枝一样的水性杨花。
  「呀嗯嗯……快死………了呀……太深…了……咿……啊啊………」
  我喜欢陈丽香姐姐高潮时的样子,太可爱了。
  我啜饮著陈丽香口里的芳香,身下的动作沈沈的往小穴撞去,黏腻的爱液润滑了顶动的剧烈动作,我的新恋情,刚开始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