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局长潘玉翘》

  淫城新闻出版局退休女局长潘玉翘,身高一米六四,六十三岁,看上去五十余岁,容貌姣好,丰满白嫩,丰乳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光滑娇小,值此盛夏季节,她穿著白衬衣,灰色短裙,肉色无裆裤袜,奶白色高跟皮凉鞋,性感异常。
  潘玉翘的儿子,是某出版社编辑潘伟,二十四岁,中等身材,他嗅了母亲丝袜后,鸡巴勃起得特别伟大。
  潘玉翘虽然已经退了,却仍在局里做顾问,她的办公室还在,她也每天上午去局里看看,中午回家,做个午饭,然后午睡。
  她老伴今年五十九岁,是某大学教授,还在学校里教课。
  夏日的一个下午,潘玉翘的丈夫上午就去学校了,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潘玉翘中午回到家,做了午饭。她没有用保姆,因为她有家庭的秘密。
  潘玉翘母子其实在同一个大院里上班,出版局和潘伟工作的出版社在同一个大院里。
  司机把潘玉翘送回出版局家属楼,就开车回局里去了。
  吃完午饭,潘玉翘去睡午觉了。
  午觉醒来,潘玉翘出去,到外面买了些菜肉和饮料。正值酷暑,外面很热,她走得香汗淋漓,匆匆回到家里,她脱了衣服正想洗澡,儿子潘伟回来了。此时潘玉翘正脱得只剩一付肉色无裆裤袜,儿子见了,立即将她按在客厅的圈椅里。
  她儿子从十三岁起就开始与她乱伦了,至今已经十一年了。
  此时,在潘玉翘家里,她被儿子按在圈椅里,她的两条穿著肉色无裆裤袜的美腿被掀过头顶,两只精美袜莲高举,儿子潘伟站在圈椅前,捉著母亲的娇小袜莲,使劲将鸡巴往母亲的屄眼里乱顶。
  潘伟一边操母亲,一边捉著母亲的娇小袜莲,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潘玉翘那发黑袜尖醉人的异香,被她儿子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越来越大,顶得潘玉翘又疼又痒,痛苦地不断发出嚎叫。
  潘玉翘阴毛非常浓密,腋下也长著柔密的腋毛,潘伟看在眼里,格外兴奋,操得更加猛烈。
  嗅著母亲那发黑的袜尖,潘伟的鸡巴勃起得格外粗大,直捣母亲的子宫,潘玉翘疼痛难忍。
  现在的年轻女人与男人性交,男人必须使她舒服,她才会满意,如果是受到如此粗暴的蹂躏,现在的年轻女人是绝对不干的;但性感老妇潘玉翘,是潘金莲潘玉莲的后裔,是十足的淫妇,她被儿子摧残得很疼,痛苦不堪,而同时她从这种痛苦中竟感到了一种沈沦的快感。这是这个性感老骚妇比一般年轻女人淫贱得多的地方。
  随著儿子一次一次的快速捅入,潘玉翘被操得连声娇叫著。她的秀美的一玉趾情不自禁地高翘起来,几乎与脚面成90度垂直。这个性感淫妇名叫潘玉翘,真实名副其实啊!
  潘伟见了,更加兴奋,操得更为猛烈。
  潘玉翘丰满白嫩的乳房,随著儿子的进攻节奏而剧烈地晃动著,那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头子直直地撅起,显示出这个淫妇被操得发了情。
  潘玉翘的子宫被儿子的大鸡巴撞击得很疼,她痛苦地嚎叫著,惊恐地用她那十指尖尖的玉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时而紧紧地抿著嘴,以减轻痛苦。
  母亲痛苦的表情更加刺激了儿子的兽欲,潘伟伸出魔爪,捏住母亲的大奶头子,使劲地揪扯,把母亲的大奶头子揪得很长,潘玉翘疼得连声惊叫。
  谁能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局长,在家里竟被儿子玩得像条淫贱的母狗。
  潘玉翘的大丛阴毛从肉色无裆裤袜的裆部空洞里露出,显得分外撩人。
  潘伟狠捏母亲的长奶头子,潘玉翘疼得发出绝望的嘶叫。
  潘伟听著母亲的惨叫,兽性大发,凶狠地冲击母亲的屄眼,潘玉翘疼得死去活来,泣不成声。
  就在母亲凄惨的哭叫声中,潘伟精液狂奔,全部射入母亲的屄眼深处。
  晚上,潘玉翘局里在新世纪俱乐部有个招待会。潘玉翘被儿子摧残得不轻,本不想去,但潘伟很想去,潘玉翘只得忍著屄痛,勉强下地,带著儿子去参加招待会。
  在新世纪俱乐部大堂,潘玉翘遇到一个熟人,某军官妻子颜春玲,她四十五岁,一米六四,美貌,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穿花衬衣,短裙,光著美腿嫩脚穿著拖鞋,在新世纪俱乐部大堂里转悠。她带她儿子到俱乐部的三温暖来洗澡。
  颜春玲和潘玉翘打过招呼,就带著她儿子颜肃进了三温暖。服务员按颜春玲的要求,带母子俩进了一个包间,然后服务员拉好门出去了。
  在三温暖的包间里,颜春玲对儿子打开了双腿。
  颜春玲靠在包间的沙发上,一丝不挂,两腿叉开,露出阴毛掩映的屄眼,嫩脚踩在沙发的边缘。她十七岁的儿子颜肃,手持电棍,使劲朝她屄眼里捅。电棍的开关未开,并未通电,却也捅得颜春玲嚎叫不绝,她只得按照儿子的命令,将一只嫩脚伸到儿子张开的大嘴里,供儿子尽情吮吸撕咬。颜肃尽情享用品尝母亲白玉嫩脚的美味,颜春玲叫得更厉害了。
  看著性感成熟的母亲,在自己面前叉开两腿,亮出屄眼任自己乱捅,还伸著嫩脚供自己品尝,颜肃兴奋极了,鸡巴硬得厉害。
  颜春玲这位军官太太,仗著丈夫的关系,在做生意,认识不少人,有不少情夫,但是,和谁玩,她觉得都不如和儿子乱伦来得刺激。
  颜肃口含母亲玉趾,手持电棍,使劲地捅母亲的屄眼,捅得颜春玲皱著秀眉不住地叫唤著。
  三温暖包间里,各种摧残玩弄妇女的工具十分齐备。颜肃玩了好久,又换花样。他送开嘴,放了母亲的玉趾,然后,从母亲屄眼里拔出电棍,又拿起一个电动老鼠,放入母亲屄里。电动老鼠发出嗡嗡的低响,在颜春玲的屄眼里钻动,颜春玲受不了,皱著眉头,连声惊叫。
  她的淫水不可抑制地汨汨流出。
  看著母亲被电动老鼠弄得那么狼狈,颜肃感到非常快活和刺激。
  此时,颜春玲分著两腿,背靠著沙发靠背,她原先伸到儿子嘴里的嫩脚已经收回,两只嫩脚都踩在沙发边。颜肃看著母亲的两只嫩脚,又想品尝了。他跪在母亲坐的沙发前,亲吻吮吸母亲踩在沙发边的嫩脚那白玉般的玉趾。颜春玲屄里被那电动老鼠乱钻,她敏感的嫩脚玉趾又遭儿子吮吸,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颜肃尽情吮吸了母亲的玉趾,然后从母亲屄眼里取出电动老鼠,继续跪著,开始舔母亲的屄眼,吃母亲的淫水。
  颜春玲的浓密阴毛扫在儿子脸上,令他感到刺激。颜肃兽性大发,竟丧心病狂地吮吸母亲的阴蒂。颜春玲的阴蒂很快肿胀起来。她那敏感的阴蒂哪里受得了被儿子如此吮吸啊?颜春玲痒得发狂,连声嚎叫。
  颜肃把母亲的阴蒂舔得肿胀起来,这才停止吮吸,然后,他再度将电棍插入母亲的屄眼,接著,命母亲下了沙发,头朝沙发,低著头,弯著腰,扶著沙发站著,肥白的屁股朝外,撅著屁股。
  颜肃凑到母亲屁股后面,贪婪地舔著母亲的精致紧小敏感的屁眼,舔得母亲呻吟不止。
  颜春玲的屁眼涂满了儿子的口水。
  颜肃站到母亲屁股后头,使劲将硬邦邦的鸡巴顶入母亲的屁眼。
  颜春玲的屁眼被撑开,她叫唤著,说不清是难受还是舒服。
  颜春玲的屄眼里插著棍,屁眼被儿子的鸡巴顶入,她撅著屁股弯著腰,叫个不停。
  颜肃将魔爪伸到母亲身下死命抓住母亲丰满的奶子,颜春玲疼得惊叫起来。
  颜肃抓住母亲的奶子,同时使劲把鸡巴往母亲屁眼深处里狠顶!
  颜春玲的屁眼紧小湿润温暖,紧紧裹著儿子的鸡巴,颜肃的鸡巴顶在母亲的紧小屁眼里,实在舒服极了,耳边又回响著母亲的淫叫,颜肃终于憋不住了,浑身一松,禁不住精液狂射,都射入了母亲的屁眼深处。
  再说那潘玉翘,在招待会上,遇到了她的大姐潘玉香,潘玉香也是一位尚有影响的退休女干部。她们老姐妹花,潘玉翘是二姐,她的大姐潘玉香六十七岁,看上去没实际年龄那么大,保养得很好,一米六五,颇有姿色,虽说皱纹不少,仍然风韵犹存,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招待会结束后,大姐潘玉香回到家里。她一回家,儿子就扑了上来。
  她丈夫早已死于她的胯下,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她儿子今年十四岁。
  儿子扒掉了潘玉香的衬衣短裙,潘玉香只戴著白色兜式奶罩,穿著肉色无裆裤袜,被她十四岁的儿子潘进按在床上,掀起她两条美腿狠操。
  潘进站在床前,将躺在床边的母亲掀起一双美腿,一边操一边吼叫著:‘潘玉香!潘玉香!我操死你!妈妈,我要操死你呀!’
  潘玉香躺在床上,高举美腿,被操得连声应道:‘儿子,好儿子,操死妈妈吧!妈妈愿意给你操!’
  潘进咬牙发狠道:‘潘玉香!你个骚货!你个骚屄!我操死你这个老淫妇,操死你这条老母狗!’一边说著,一边狠操母亲!
  潘玉香被操得不住叫唤:‘啊呀……啊呀……妈妈……是老淫妇……妈妈…
  是老母狗……把妈妈这条老母狗……操死吧……哎呀……哎呀……’
  潘进继续吼道:‘潘玉香,我操烂你这个老骚屄!’
  潘玉香嚎叫道:‘小进!使劲操吧!操烂妈妈这个老骚屄吧!噢…噢……’
  潘进一边操一边问:‘妈妈,儿子操你,你舒服吗?’
  潘玉香淫叫道:‘舒……舒服……’
  潘进继续问道:‘儿子让妈妈舒服,妈,你说,我是不是个孝顺儿子?’
  潘玉香呻吟著:‘哎呀……哎呀……我的小进……最孝顺了……你真是妈的好儿子……妈妈的孝顺儿子……哎呀……哎呀……’
  中学生潘进学习很好,他一边将鸡巴往性感老娘的屄眼里乱戳,一边念叨:‘万恶淫为首,百善孝为先,妈妈呀,这两样你儿子都占全了!’
  潘玉香娇吟道:‘呀……呀……我儿子真有学问……连操妈妈……都操得这么……有文化……妈妈给你操……妈妈心甘情愿……我的儿子……真优秀……文武双全……学习好……床上功夫又好……真是妈妈的好儿子……妈为你骄傲……
  妈愿意给你操呀……妈喜欢你呀……好儿子……啊呀……啊呀……’
  潘进听了,不由得更加兴奋,他吼叫著:‘妈!妈!我爱你!我亲爱的妈妈呀!我喜欢你呀!’他一边吼著,一边加紧攻击母亲阴道深处,操得潘玉香娇吟婉转。
  潘玉香戴著白色奶罩,穿著肉色无裆裤袜的一双美腿高高举起,两只精美袜莲在儿子眼前晃动,分外撩人。
  潘进禁不住母亲袜莲的诱惑,捉住性感老娘的一只袜莲,使劲地捏弄著。潘玉香是潘金莲潘玉莲的后裔,脚长得很美,也很敏感,被儿子这么使劲捏弄,弄得她又痒又疼,忍不住淫汁越流越多,叫作一团。
  潘进玩了好长时间母亲的袜莲,才放开母亲的袜莲,然后,他从母亲屄眼里拔出鸡巴,本来他是站在床前操母亲的,此时,他爬上床,骑到母亲身上,将鸡巴插入性感老娘的嘴里,命令母亲为他吮吸鸡巴。
  潘玉香躺在床上,被儿子压著,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潘进的鸡巴在母亲嘴里,感觉舒服极了,他感觉憋不住了,于是,从母亲嘴里拔出鸡巴,在母亲有不少皱纹但仍很好看的脸上敲击著。突然,他大吼起来,精液怒射,都射到性感老娘好看的脸上。
  之后,潘进舒坦地躺在床上休息,潘玉香起身,在床上,跪在儿子身边,弯下腰,温柔地吮吸儿子的鸡巴,将儿子鸡巴上的精液还有她自己的淫汁,都吮吸得干干净净。
  在性感老娘潘玉香的嘴里,潘进的鸡巴又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