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野战》

  有时候吃过晚餐后,我跟小奕会一起去公园散步。这里的公园白天是要门票的,不过一到晚上就可以自由进出,方便市民进去散步什么的。没走多久,大家都觉得有点累了,于是我提议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可是刚好走到那里是比较人多的地方,前后看了看,连比较好坐的石头都坐满了人,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向前走。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前面半山腰有一个凉亭,那里应该可以坐,而且那里相对比较偏僻,所以应该没什么人去。
  来到凉亭之后,果然是意料之中的这里没有人,但不远的石阶上好像有人,光线不是太好,看不太清楚,只看到并排坐著两个人,我想应该是情侣吧!一到凉亭,我就坐在亭边的石头长凳上,小奕小心翼翼地查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也坐到我旁边。可能是小奕的确也有点累了,就躺了下来,把我的腿当成枕头,好像是准备小睡一会儿的样子。
  由于小奕背对著我,而且她的右手还抓著我的右手放在她胸前,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这样就不容易不小心滚落到地上去。可是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所以右手在小奕的胸前开始不老实起来,隔著衣服在捏她的小馒头,小奕好像只顾著闭目养神,倒是没有阻止我的动作。
  慢慢地我的右手挣脱了小奕的手,开始试图从小奕的衣服下面伸进去捏她的乳房,小奕还是没有反对,像一只温柔的小绵羊,任我摆布。可是我还不甘心于只是这样,还想有进一步的动迁。可小奕却穿著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子,想直接从裤头伸进去摸下面,肯定是不太可能的。脱下小奕的裤子,估计她不会同意,所以就放弃了。
  可是我还是不死心,便说:「这里环境真好啊!」
  小奕:「嗯。」
  我:「你知道我说好是什么意思?你就嗯。」
  小奕:「不知道,那你说的是什么好?」
  我凑到小奕的耳朵前轻声的说:「我说的意思是,这里比较幽静,比较适合打野战。」
  小奕:「恶心!」露出好像很鄙视我的样子。
  我:「要不咱们现在来试试?」
  小奕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是好像没人看见我们,又看了看自己:「我今天穿成这样,不太方便吧?下次好了。」
  我:「你的意思是,你同意野战了?」
  小奕:「穿裙子可能比较方便一些吧?」原来小奕是怕脱光了被人看见,她的意思应该是脱掉内裤就可以,然后裙子可以随时放下面吧?
  小奕:「可是这里好多人,我怕被人看见,那样多不好。」
  我:「他们都在下面的大道上散步,很少上来这里的。再说,要真有人来看到这里有人的话,也应该不会走过来了。」
  小奕:「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好。」
  我:「那我们换个地方也行啊,也不一定非要在这里。」
  小奕:「什么地方?」
  我:「要不我们去A山吧,我们走到里面一点,就没人会去了。不过那里只能是白天去,晚上不安全。」
  小奕:「咦……白天被人看见更惨。」
  我:「都说我们是走到山里面深入一点的地方了,哪里没有路,我们就走哪里。没有路的地方,总不会有人来了吧?」
  小奕:「难说哦!」小奕还是将信将疑,但对我而言,小奕肯接受野战,又何尝不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呢!至于选地方嘛,后面再说呗!
  我后来一直在想,到底找个什么样的地方才不可能有人出现呢?毕竟是小奕的第一次野战,我可不想因为有人出现而把小奕吓坏,从此都不敢野战了,那可就损失大了。可是越想越不对,如果是我在外面看到有人打野战的话,我为什么要出现去打扰他们呢?不是应该躲在旁边偷看吗?对,一定是偷看。偷看的话,偷看的话……当我想到「偷看」这个词的时候,突然有一点兴奋。对啊,我怕什么?我不就是希望小奕被偷看吗?
  散步结束,回到出租屋,刚刚打开电脑想看看新闻的时候,又听见有人在敲我的门。是小奕开的门,我听声音就知道是隔壁的小伟。
  我:「小伟,什么事?」
  小伟:「我来问下你,你有望远镜没有?」
  我:「没有。你找那东西干什么?」我本想问他是不是要拿来偷窥的,可是小奕在场,没敢问。
  小伟:「是我女朋友,她们班要出去玩两天,走大山,想带个望远镜方便查看地形,也可以用来看看远处的风景。」
  我:「我还真没有。」
  既然我没有,小伟也就悻悻的回去了。可是小伟刚才的对话却让我开始兴奋起来,因为我突然想出了一个似乎可行的凌辱方案。至于方案内容么,大家可能已经看出来了。关键词:偷看、大山、望远镜、野战。
  既然方案确定了,接下来就要开始准备实施了。第一件要解决的事情,当然是最重要的,望远镜。所以立刻上淘宝网买了个望远镜,一百五十元人民币,虽然有点心痛,但一想到后面要发生的事情,管不了那么多了。
  第二件事情,当然是跟小伟联系了。自从有了第一篇中的对话之后,我跟小伟说话直接了很多。当然,现在仅限于在QQ上聊,要当面说这些话,我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勇气。
  跟小伟聊天的第二天下午,我骑摩托车载著小伟到A山。当然是先作实地考察,一是确定在哪里野战比较好,二是确定小伟在哪里偷看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当然,我肯定是希望小伟能藏匿的地方,距离越近越好,最好是近距离观看。
  之所以要买望远镜,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就算是找不到距离很近的地点给小伟藏匿偷看,也可以用新买的军用望远镜来看。我们有试过效果,500米外的地方,连女生脸上的小痘痘都可以看清清楚楚。如果在50米之内的话,我想连一根毛发都可以看清楚的。何况我们选的时间是大白天,光线很充足,在这种条件下面,那个清晰度就不用我描述了吧!
  光是在筹划时,我都觉得相当刺激了,每每想到这点,弟弟都会忍不住要翘起来。从小伟跟我一起来勘察环境的主动程度看来,他也是非常期待此次的「偷看」。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好戏上场了。勘察完环境后,回家查看近期天气预报,发现第二天的天气是多云。在我这个城市,多云其实就是晴。虽然是夏天,但有太阳也不怕,反正A山里有的是大树可以乘凉。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从后面抱著小奕,轻声的对她说:「明天,我们去A山吧?」
  小奕:「去A山干嘛?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我:「我们可以去树林里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嘛!你都没有去过。」
  小奕:「可是明天好像蛮大太阳呢!」
  我:「不要紧啊,我们下午去,那里很多大树啊!你明天穿裙子去哦!」
  小奕:「去A山,穿裤子不是更好走路吗?干嘛要穿裙子?」
  我脸上充满坏笑:「你说呢?」
  小奕:「啊!原来脑袋里想的是这种事情。」说著还用粉拳捶了我一下。
  我:「嘿嘿……」
  小奕:「可是,去山里穿长裙好像不太好走路呢!」
  我:「那你就穿短裙呗!」
  小奕:「嗯,可是我怕那些草有刺。」
  我:「那你穿上丝袜吧,好歹可以挡一挡。」
  小奕:「好吧!」她总算是同意了。
  我:「那我们明天下午睡完午觉去哦,要不会累的。」
  小奕:「嗯。」
  说完小奕就开始睡觉了,她完全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睡得相当安稳。
  可是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尽是明天小奕在野外的淫荡样子、小伟在旁边偷看著,一边流口水,一边手淫的场景,下面又翘了起来,真想马上把小奕翻过来,狠狠地干她一炮,可是想想还是保存一下实力,留到明天下午的野战吧!
  第二天下午。午觉我自然也是没有睡好,计划实现的时间越来越近,心里居然还有一点紧张,当然更多的刺激。趁著小奕睡著的时候,我发短讯通知小伟,让他等下先自己骑摩托车过去,并且叮嘱他,一定要把车放得距离等下我们要停车的地方远一些,免得被小奕发现。
  小奕终于醒来了,洗脸、换衣服、梳头。小奕几乎不化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喜欢。化点淡妆我是可以接受的,当然,不化妆更天然。可是临行的时候,小奕还是决定不穿短裙,而是穿了一条黑色白花的裙子,很素的颜色。反正也无所谓,穿什么等下还不是都要被我脱光,我也不再坚持了。
  从住的地方到A山其实不远,只有四公里,骑摩托车很快就到了,而且我自己当然是希望早一点让假话实施,所以不知不觉开得很快,差不多有70码了,被小奕发现之后还说了我一通:「我们又不赶时间,你开这么快做什么?慢点,风大把我的头发都吹乱了。」
  预定的地点终于到了,由于摩托车也放不下多少东西,只带了一块野餐布。
  现在想起来,那天为什么不带相机呢?说不定小奕在野外放开之后,会让我大拍特拍呢!后悔死了,真是百密一疏啊!
  选定的地点在一棵大树下面,叫什么树就不知道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棵树够大,后面藏几个人都没问题,而且大树后面就是一个比较高的陡坡,看样子应该也不会有人在后面,而小奕也应该不会有兴趣要走到大树后面去。当然,这些问题在我选地方的时候已经想过了。
  我跟小奕走到指定地点的时候,都有些出汗了。毕竟不能在公路边,所以走了有一公里远的样子,在公路边的话,小奕肯定是不同意的。我就把T恤脱掉,光著上半身,小奕看见我脱了衣服,说:「这么不文明。」于是我说:「你说我不文明,等下我也要让你不文明,那才扯平。」说著就向小奕扑了过去,要脱她的衣服。她抓住衣服不让我脱,于是我决定改变策略,不急于脱光小奕的衣服,而是把手伸到衣服里去挑逗她,这样她就没办法反对了。
  没过多久,小奕就有点反应了,我顺势把小奕的裙子后面的拉链拉开,然后把上面的部份脱到胸部以下,随手除去了小奕的胸罩。接著我转到小奕身后,从后面抱著她,亲她的后颈,双手揉搓著两个小矛头,同时慢慢地把小奕转向正对著大概的那个方向。这个时候小奕的眼睛一般是闭著的,就算不是闭著,也不会看著远方,基本属于走神状态,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发现在树后偷看的小伟。
  然后小奕的内裤被我脱了下来,揉成一团,跟著用力一甩,甩到了十米外。
  再把之前脱下的内衣也甩到了相反的方向,她身上就还剩下裙子挂在腰间。我把小奕放平躺下,对著小奕的小嘴亲了下去,同时用右手把小奕的双腿八字摆开,当然,肯定是对著大树的方向,然后轻轻的挑拨小奕的阴蒂。
  不到一会儿,小奕就被挑逗得不行了,用手摸索著找寻我的肉棒,我也很奇怪,难道这是女人的本能吗?还是小奕之前有过什么经历?当她受挑逗得不能自己的时候,她就会用手摸索著找肉棒,然后抓住肉棒往自己的小穴靠近。
  我当然不能这么容易的就让小奕得到肉棒,所以把小奕翻过身来,回到那个我最喜欢的姿势——母狗式。至于屁股嘛,肯定是让小伟方便偷看的方向了。
  小伟会不会在后面看得忍不住,直接冲过来,把已经涨得很大的肉棒猛地从小奕那微微张开的小洞插进去呢?小奕能不能感觉得出来,那不是我的肉棒呢?
  不过我估计按小伟的性格,没有这个胆量,但我还是充满期待,希望小伟能「雄起」一回。
  小奕的小穴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所以我很轻易地插入了一根中指。一根中指根本满足不了此时的小奕,所以小奕的屁股还在不停地扭动,试图与我的中指接触得更加紧密一些,然后屁股向著我插入的方向移动,希望手指能插入得更深一些。
  不知道小伟在后面看到这样的场面,会不会已经忍不住要射了?就算要射,也别射在地上啊!这里有个现成的精液容器,不用白不用。
  小奕开始不满足于我的一根手指了,又用手来摸索我的肉棒,所以我加入了第二根手指,而且手指不停地转动,在小奕的阴道壁上来回地刮著。小奕的小穴分泌了一些更加黏稠的液体,感觉我的两根手指像是在搅拌稀泥,只不过,这稀泥可是热的。
  小伟终于还是没有冲过来,虽然这在意料之中,但我还是有些失望。可是小奕的小穴可是等不了了,于是我顺著小奕的母狗姿势,从后面对著小奕微张的小穴直挺挺的插了进去,一下到底,小奕发出一声销魂的「哦~~」。
  又是没有任何阻碍,不过这次因为水太多了,根本就不费什么力气,而且感觉到小奕里面非常热,温度比平时好像要高很多。难道是野战的刺激造成的吗?
  还是小奕潜意识里知道树后面有一双眼睛一直在偷看著自己?
  最开始小奕还在尽量压抑著自己的声音,可能是怕被人听到。但到了后面,随著我动作的加快,更加猛烈的撞击,小奕已经无法控制了,一阵阵销魂的声音响彻山野。我当时在想,这么诱惑的声音会不会招来狼?不过A山里没有狼,就算有,也只能是色狼。可是我们实在走得太远了,根本没有人路过,整个场面就只有小伟一个人独享了。
  想著树后的小伟,我更加来了精神,什么怜香惜玉、什么温柔,全部忘得干干净净,只想著把身下这个小淫虫尽情地蹂躏,一次一次猛烈的撞击,撞出「啪啪」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从远处的山壁传回来的回音,伴随著小奕的叫声,连身上的所有毛孔都觉得刺激。
  小奕的小屁屁已经被我撞得绯红一片了,每一次的撞击都会带出来一点小奕的淫水,刺激著我的眼球,真想就这么一直不停地干下去,让小奕淫荡的声音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让所有人都来听听,最好是所有人都过来脱下裤子,干上小奕一炮。
  刺激的翻云覆雨总算过去了,不知道树后的小伟感觉如何了呢?小奕发现自己的内衣不见了。当然不见了,我扔得远远的,一下子肯定看不见,可是还是被小奕发现了,让我替她捡回来。看样子并没有因为我把内衣扔得远远的而生我的气,女人真难懂。
  于是我说:「我从来都没有远距离欣赏过你的裸体,今天你就让我欣赏一回吧,所以我才故意把你的内衣扔得远远的。」小奕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只是「哦」了一声就向著内衣走去。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裸体在山间行走的小奕,当然,另外还有一双眼睛也在看著,那就是小伟。我想在今天以后,他应该会更加强烈地想要干我的女友了吧!
  而我,也是应该要想想办法了,好让小伟的渴望得以实现,同时也踏出凌辱女友最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