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府逆子》

  李家村,距襄阳只有十里地,由于战乱,村里只剩下不到二十人,都是妇女儿童老人。就连蒙古人都懒得搭理这样一个村子,可如今,却尸体遍地。
  村里有十多个手持兵器的官兵,赫然是大宋官兵。
  有七八个兵头子,聚在一间民房外,民房里传出女人的哭喊与男人淫笑,还有肉体碰撞的声音,很久,嘈杂的声音结束了,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年纪竟然不大,也就十六七岁,长得憨厚俊朗,但双目淫邪。
  七八个兵头子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见他出来,忙围了过去:“郭公子,您可真厉害,干了快半个时辰了,我们外面听著,您可把这娘们操的够狠的啊。”
  那少年,系好裤腰带,淫笑道:“没想到,这破村子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好货色,要不是今天打猎路过这里休息,还真发现不了呢。比凤栖楼的婊子强多了。你们也进去爽爽吧。”
  几个兵头子,你争我夺的抢著进门,屋里又传出女人的哀鸣与男人的淫笑。
  过了好久,几个兵头子拖拖拉拉的走了出来,一个个满足的表情。一个兵头子来到少年面前:“郭公子,这娘们果然够骚,您看是……”
  少年慵懒的道:“蒙古人真狠啊,把全村人都杀光了,还奸杀少女。咱们得回去如实禀告啊。”
  几个兵头子,点点头,其中一个,转身又进了屋,随著一声女人的惨叫,李家村从此消失了。
  回到襄阳,“如实”禀报给大侠郭靖,郭靖叹气道:“他们竟然连老人孩子都不放过。”
  一旁的黄蓉,则走过去,给少年擦了擦汗:“破虏,看你累的,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这个少年竟然是郭靖黄蓉的儿子,郭破虏。
  郭破虏一脸憨厚,享受母亲的温柔关怀,不禁一头扎入她的怀里,感受那胸前富有弹性的柔软,拱的黄蓉一阵骚动,忙推开他:“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似得。”竟然脸红了。
  别看黄蓉现在已经五十岁了,但容貌没有一丝变老,感觉年纪也就三十出头,身材更是没得说,依旧前凸后翘的,没有一丝赘肉,连肌肤都还是极富弹性嫩滑,与女儿郭芙站在一起,就像姐妹一样。这当然归功与常年的练功,以及桃花岛保养秘方,加上《九阴真经》的辅助。
  看著转身回到父亲身边的母亲的背影,那丰满的翘臀,随著走动,一扭一扭的,极是诱人,郭破虏的眼中闪过一丝淫邪的笑容。
  郭府,郭破虏的卧室,洗过澡的郭破虏赤裸著身子躺在床上,下体趴跪著一个女人,一丝不挂的女人,身材极好,肌肤白嫩,凹凸有致,而这极品女子,正一手抓著郭破虏巨大的阳具,口舌激烈的在粗大的肉棒上,来回舔弄著。
  郭破虏很是享受,突然道:“姐,我想把娘也办了,你看如何?”
  正在努力为郭破虏口交的女人,竟然是他的姐姐郭芙。
  郭芙抬起头,美丽的脸庞,因为兴奋而粉红粉红的,甚是可爱,小手还在继续撸动著弟弟的鸡巴,道:“我的好弟弟,人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可好,不但把你两个姐姐都睡了,现在还想把娘也睡了,你可真是个恶魔啊。”
  郭破虏淫笑道:“谁让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漂亮,我天天看著,能受得了吗?肥水不流外人田。再说了,姐夫能把你操的这么爽吗?第一次操你的时候,才操两下,你就高潮了,以后没事就缠著我让我操,现在装什么啊。我就是要操娘,你和襄儿姐姐给我想办法去。”
  郭芙无奈的摇摇头:“这事,你还真得问问你襄儿姐姐,我是没办法了,她应该有办法吧。”说完,低下头,含住弟弟的阳具,吞吞吐吐起来。
  把郭芙操了两遍,让她高潮泄身四次,无力的瘫软在弟弟的床上,郭破虏也不搭理昏睡过去的姐姐,穿好衣服,去找郭襄。
  来到郭襄的房间,推门而入,就见姐姐郭襄一丝不挂的骑在男人的身上,小穴套弄著男人粗大的阳具,这个男人竟然是郭府的下人刘三。
  刘三看到郭破虏进来,先是一惊,但随即看到郭襄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小屁股依然急速的上下摆动,用淫穴套弄著鸡巴,而郭破虏也仿佛见怪不怪了,这郭府的下人,估计有一半都被郭襄睡过了。
  看著郭襄淫荡的扭动自己白嫩的身子,迎合著男人的奸淫,郭破虏刚射过的阳具,又硬了起来。脱下裤子上了床,站在郭襄身边,将鸡巴插入她的嘴里。
  郭襄熟练的吞吐著弟弟的阳具,下体扭动摇摆著,套弄著体内的男根。
  郭破虏见鸡巴被舔的硬硬的,从姐姐嘴里拔出来,转到她的身后,扶著她的腰,对准她的菊花,缓缓的插了进去。
  刘三从来没玩过3P,更没想过,女人的屁眼也能用来操,插在郭襄小穴的鸡巴,感受到隔著薄薄的一层肉皮,一根硬硬的肉棒也插入了郭襄的体内,使得她的小穴,更是紧凑。
  郭襄更是兴奋的大叫:“坏弟弟,就喜欢操人家菊花~~啊啊啊~~用力操~~~刘三,你倒是动啊,~~~啊啊~~对,就这样~~太爽了~~啊啊啊哦~~我要死了~~~”
  三个人疯狂的交欢著,直到两个男人分别射出自己的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