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遇熟男》

  动车遇熟男2016年夏天,注定和以往的夏天不一样。
  被老公带进四合院之后我的性观念变得越来越开放,以前都是被动地接受老公的提议,禁不住他的怂恿。后来不知不觉地我主动地变得淫荡,很多时候,陌生人的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让我心生荡漾,而且不仅是心理的变化,我还会付诸行动。
  下来我要记录约到的每一个人,这是记录,我的个人记录,更多的是给自己看,不是取悦院友的小黄文。
  3P之后我欲望高涨,几乎每天都需要人满足,那会儿最期待的就是老公下班,可以摸摸他的肉体。
  一个周末我坐动车去公婆家看孩子。
  走进车厢后我拿著票根找寻自己的座位,这时我隐约觉得远处有双眼睛在观察我,我随著第六感望去,看到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匆忙地转过头,望向窗外。我们就叫他A君吧。我收回目光,继续往前挪动,结果直直地走到A君旁边。“这竟然是我的座位,早知道刚刚就直接走过来啊,还傻兮兮地左顾右盼”(原谅我近视,没戴眼镜的话几乎看不清楚任何东西)A君看到我坐在他旁边也很是诧异,转过来看了我一眼,居然都没有礼貌性地微笑一下,满脸写著尴尬。我只好戴上耳机,靠著座椅,闭目养神。
  其实我心里在想A君干净的白衬衫。他大概40岁,干净、儒雅,但是又带著职场男性的干练和成熟。不得不说他很吸引我,因为我身边的男人都是跟我同龄的“小屁孩”---尽管他们都快30岁了,但是我从他们身上丝毫没有看到三十而立的成熟,沈稳,很多人幼稚地可笑,大概是因为女性成熟比较早吧,所以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大叔。
  我心里盘算著如何勾搭他,设计了一个又一个开场白,我不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浮,但是又不想太含蓄。最好是他来勾搭我啊,这样我就可以顺水推舟。可是等了好久他也没有反应,我好郁闷---那你刚刚看我干嘛,我才不信我自作多情了。
  终于我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喝了口水,我发现他一直看著窗外。我的动作可能扰到他了,他转过来看了我一下,这次他微微一笑,算是给我打了招呼。我没有再假装睡觉了,而是跟他一起看著窗外,他时不时会转过来看我一下,刻意地喝口水。我感觉他很局促,居然很想笑,觉得这个男人还有点可爱嘛。
  动车进入一个隧道,车外一片漆黑,我和他的脸就这样印在车窗上。我突然觉得很有趣,就看著他的眼睛,他发现了,也从车窗上看著我。我忽然就笑起来,歪著脑袋、伸出手给他打了个招呼。看他紧张的样子我觉得好好玩,一直笑不停,他转过来看著我,也尴尬地笑笑。他笑起来很腼腆很羞涩的样子,脸都红了,还用一只手遮著嘴。笑过之后我俩又尴尬地坐在那里,互不言语,我又故意闭起眼睛。
  可能他绷不住了,这时他拍拍我的胳膊,把手机凑到我面前,问我“为什么我的短信没有提示音了?可以帮我调一下吗?”
  “老套路了”我心想,但是我还是装作很热心的样子拿过手机,摆弄起来。调好之后我就交给他。
  “调好了?”
  “对呀”
  “那我怎么知道发短信来有没有声音呢?”
  “又想套路我,哼”我心里的天使这么想“哎哟喂,终于套路我了,再不出招我怎么泡你啊”我心里的魔鬼这么想。
  不过接下来我毫不犹豫地说:“那我给你发个短信试试看啊?”
  哈哈,原谅我这么不矜持,没办法啊,男色诱人,我怎么抵抗得了。
  接下来我们就愉快地聊了起来,他说我一上车他就注意到我了,觉得我很乖巧,看起来很舒服,反正就是各种夸我吧。具体聊了什么,我就不赘言了,无非就是工作、家庭等等,不过这些我都不关心啦,管他做什么,结婚没有,我只想炮他而已啊。我快下车的时候他还依依不舍,非要跟我一起下车,请我吃饭,我一直一直拒绝他(我公婆会带著孩子去车站接我),我告诉他只要去了成都记得联系我就好,他一再保证,样子特别认真,我又想笑了。
  回去之后他每天都发消息给我,一开始还很正经,都是我撩他。后来我回到成都了,聊天尺度更大了,他慢慢地褪下了正经大叔的外衣,露出“色眯眯”的本性。有一晚他说要去洗澡了,我坏坏地说:“我要看你洗澡。”结果他还真的把手机带进浴室去,毫不含糊地脱光光开始洗起来了,我还真是被他的奔放吓到了。他的身材并不好,有肚子,个子也不高;小鸡鸡没有硬,也看不出来大小;而且他下体的毛好黑好多啊,几乎把整个鸡鸡全部包裹住了,我好有冲动把毛毛给他拨开,看看大小。
  他洗完之后就去卧室让我跟他视频,大叔果然是老司机,一打开视频就让我脱掉给他看,问他想看哪里,他说奶子。既然都这么奔放了,我只好不扭捏了,揭开睡衣漏出一侧奶子给他看。
  他喃喃自语:“哇塞,好大,好想捏一下。”
  我便自己揉捏起来,他更加兴奋了。“哇------噻------”感觉他很享受的样子,不过他一脸的淫相,还微张著嘴,我又觉得有点猥琐。
  这时他又将摄像头对准他的鸡鸡,让我看他鸡鸡硬起来了,就一晃而过,我并没有看出来大小。后来他每天都要跟我视频,没玩没了地看我“自摸”,每天都问我什么时候有空,我说了一万次周末才有空,他还要再问一遍周内可不可以去找我。我发觉真的聊得时间长了我的性趣会减淡,最好是当时看上的当时就上,过了就没有那种感觉了。我虽然答应了周末跟他约,但是我心里已经不那么期待了,而且看多了视频时他猥琐的样子,我竟然有点反感、抵触,都不是很想见他了。
  周末的时候去开了房。本来说先到处逛逛的,结果太阳太大,就说先去酒店休息。洗过澡躺在床上,我倒是很认真的要睡觉,但是他哪里睡得著---一双手摸来摸去,直说性感。我困得很,不想做,他却对我说他硬了,很难受,然后扭著屁股蹭我,我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鸡鸡,天啦!我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
  我一心想著怎么办怎么办,然后无力地拒绝著他,想想动车上的美好,再看看眼前的现实,我真是。。。。。。。心里简直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过去。后来我干脆不理他,直接睡著了。我不知道是什么精神力量支撑著我没有直接穿裤子走人,我居然还睡了一觉,我甚至觉得我都打呼噜了,难道真是应了那句话---自己约的炮,含著泪也要打完。醒了之后就开始做,他好急切,浑身上下来回的舔,口水布满了我全身,我尽量忍者,心理的不爽远远大过身体的快感。后来他要亲我下面,我拒绝了,除了我老公,还没有谁亲过我下面呢,然而他不死心,一再央求一再央求,我感觉我已经极力压制我的怒气了,真的好想打他啊。他戴套的时候我才看到他的鸡鸡,软软的,比较小。套套带不进去,我还是很耐心的帮他带,然而鸡鸡不硬,根本戴不了。我觉得人都有自尊心,我肯定不能直接说他小和软吧,我还是保持微笑。然而他的一句震碎了我的三观,他说:“弟弟太大了,套套太小了,所以带不进去。”我惊讶的简直合不拢嘴,我倒是极力保持微笑呢,不想让大家难堪,但是这么给自己洗白,我还是接受不了的。难道他以为我没有见过鸡鸡吗?试了几次终于戴上了,他就要做,但是一直在洞口,没有进去。我很干,也很不爽,他却说很紧,很舒服,可是他明明就没有进去啊。做了几分钟他就射了。
  后来我想了一下,觉得是我约他来的,他大老远也来了,感觉也不好意思直接走掉。但是过程真的让我很反感,如果这个事再发生一次,我肯定会一开始就拒绝他了吧。。。。
  这个应该叫做一次“难忘的”爱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