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姊姊》

  我,从小就和姊姊生活在一起睡同一间房间,读同一间学校,上同一堂课父母长年在国外忙碌,并且在某一年,于太平洋的上空中,猛烈的爆炸让他们两个人成为焦黑的碳块我跟姊姊因此得到了大笔的保险金,以及父母长年在外,工作所存下来的所有积蓄那些钱,足够让我们两个可以将看到的每样东西都买下来并且一直到死都还会有剩是的,非常的多,甚至可以买下一个落后的贫穷小国或是好几个无人岛无人岛倒是买了一个,还在上面盖了一间豪华的小木屋,以及一艘游艇由于姊姊已经成年了,她,成为我的监护人姊姊长得很漂亮,成绩也很优异,是学校里的校花但,从未交过一个男朋友每当旁人问起她总是笑笑的说「男朋友?等我妹妹有了男朋友,我就去交一个。」
  总是将照顾我视为最重要的事情是阿,总是细心的呵护著我功课不会,她教我烹饪不会,她教我乐器不会,她教我电器不会,她教我一切一切,都是姊姊给予我的,对此,我非常非常的感谢她而姊姊总是笑笑的笑笑的因为大笔的遗产,姊姊决定不再读书,因为没有必要也不让我上学,我们两姊妹就这样,搬到了无人岛上,远离世俗每隔一个月,补给船就会来岛上,和姊姊交易补给船上的人都是附近小岛的居民偶尔,姊姊会和我开著游艇到处乱逛乱闯偶尔,姊姊会穿著比基尼拉著穿著普通泳衣的我到海滩玩水破西瓜,堆沙堡,日光浴,捉鱼,钓鱼,潜水好多好多,通通做不完且很有趣得事情姊姊知道很多事情,会做很多事情家里的书柜总是排的满满的,上头都是一些英文原书,我想,我一辈子都看不懂有时候,姊姊会上网订一些东西,然后开著游艇去附近的岛上拿然后开心的回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姊姊的兴趣实在很古怪,总是订一些奇怪的衣服,奇怪的道具尽管很古怪,但是姊姊开心就好,真的有时候,姊姊会穿著那些衣服,然后在家里随便乱晃有时候,她会拿一件小一号的给我穿,尽管不是很喜欢那些衣服,不过穿起来倒是很舒服就是了然后我们就会穿著那些衣服一整天,直到洗澡之前才脱下来最近,姊姊又迷上了奇怪的东西,柜子上的书,通通被换掉了,虽然我还是看不懂姊姊越来越奇怪,越来越神秘,总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然后在里面发出奇怪的声响她说,那是个伟大的实验,很可能改变整个人类虽然不太相信,不过我还是很愿意支持她由于岛上只有我们两个,所以我只能无奈的当上她的助手直到进到姊姊的房间内,我才看见那些东西装在透明罐子里的,不透明罐子里的,柜子里的,抽屉里的姊姊骄傲的向我展示她的成果,她面向我,脱下衣服,而我吃了一惊在原本应该是阴蒂部位的上头,现在赫然垂著一根丑陋的阴茎两颗棒球大小般的睪丸垂挂在那里这就是姊姊的实验虽然搞不懂她要做些什么,不过身为妹妹,我还是打算帮助她毕竟,善良的姊姊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坏事呢?
  她让我躺在手术台上,然后取出她最近的新实验产品一根同样巨大的阴茎,正漂在她手中的透明罐子里她将它取了出来,想替我也装上她将麻醉药注入我的体内,直到我昏沈沈的睡去等我醒来,我马上就发现身体多出来的那一部分阴茎也接在我身体上了,意外的,它硬的不可思议,超乎我想像上头有些地方布满了肉突,这让我想起,姊姊的阴茎上也有,而且整支满满的都是龟头很敏感,轻轻一碰就快受不了,我一边摩擦著龟头,然后像平常一样,玩弄我的阴道比平常还要快就湿了,将淫水涂抹在龟头上,摩擦的感觉更加舒服好像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阴茎上一样,从阴茎上传来的肿胀感,以及身体本能的想要把某种东西射出来,精液,姊姊这么称呼它她说那是人们制造生命时不可或缺的东西,也是最重要的东西之一我单手套弄著阴茎,另一只手摩擦著龟头,实在太敏感了男生都是这样敏感的吗?
  好爽,脑袋里空空的无法思考,只能够不停的重复动作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感觉都快破皮了直到感到某种东西从身体深处准备喷发,精液倾泄而出,淹没了我的双手,量多到不可思议,同时,我的子宫深处也喷泄了,淫水如同溃提了的洪水,从我的阴道中流出快感淹没了我,感觉置身在天堂,好像透过阴茎,我将身体的所有一切通通排出体外,快乐的,不快乐的,一切一切通通排出眼睛不受控制的翻著白眼,我什么都看不见,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继续,在继续,更多,还要更多从喉咙深处,我发出了连自己都难以忍受的淫荡呻吟声,喘息声,以及自己宣泄快感的浪叫声仿佛失控般,阴茎不断不断的射出精液,到处都是,到处都是,床单,地板,棉被,身体,头发,脸精液流的一塌糊涂,我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感在茫茫的精液海中,我高潮著,失去了意识即使失去意识,阴茎还是失控的不断的射出大量的精液我站在一片空白的地方,脚下似乎是水,但是又有些黏稠,味道很重像是牛奶我沾了几滴,放进嘴里,腥味在口中扩散开来,味道比羊的骚味还要中,比巧克力还要黏稠我站的地方似乎有点不太好,一个不小心,我被绊倒,跌入这些精液中,从鼻孔,从嘴巴,液体灌入我的身体,恶心想吐的感觉让我差点抓狂,此时我才发现我是被什么东西绊倒的那是一根正流淌著精液的阴茎,而且不只一根,整片都是,连身体下也是,我正跌坐在一堆阴茎上,液体早一消失,只留下我和一大片的阴茎海然后我清楚的看见,我身上的衣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透明,然后消失有如被盯上的猎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危险,我想逃,但刚抬起脚却又被阴茎绊倒我大叫,却没有半点回应,整个空间都是我大叫的回音我惊恐的发现,我身上也长出一根阴茎,同样的丑陋,还布满肉突我想离开,但双脚使不上力,我想叫,但嘴被早已被堵住仿佛活了起来,每根阴茎都无形的力量操控著,戳著我的身体阴道有了自己的思想,她贪吃的吞下每一根进入的阴茎,口水流的满地尿道也跟著叛变,阴茎将尿道塞的满满的屁股,本该是排泄的地方,现在却像是入口一样,被不停涌入的阴茎塞爆嘴巴正含著阴茎,然后我看到了姊姊,口中的阴茎正是姊姊的姊姊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我听不见,我的耳朵也被阴茎给强奸了,我无法呼吸,鼻孔被堵住了,精液正在将我的身体进行大清洗肺部,胃部,肠子,子宫,通通装满了生命的种子眼前一片白,那是阴茎正射在我脸上,手中想抓住什么东西却只能抓到一根根的阴茎不知道何时,痛苦消失无踪,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快感从全身上下每个正在被强奸的地方传来那本该是无所对抗的痛苦的然后,我感到我的龟头被撑开了,无法阻止的力量,将阴茎自我的龟头,狠狠插入无可抵抗的痛苦,令我想要尖叫,口中的阴茎又更深入阴茎不断不断的深入,直到整根没入,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就快要撑坏了很痛很痛,像是要裂开一样,但,却又很爽很爽,像是要升天一样濒临大高潮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办法思考,没有办法分辨这是梦境还是现实脑袋里,只剩下精液阴茎,快感睁眼我发现我正躺在床上而姊姊,则是站在门边「你醒拉?」姊姊说「你昏迷了好久。」
  并且走到床边抚摸著我的头「而且,昏迷的期间。」
  然后一首掀开我的棉被「它一直很努力呢,超勤劳的,一刻都没放松过呢。」
  硬挺的阴茎,正耸立在我的两腿间,将我的内裤顶起龟头顶端,精液正往外流泄著,将我的内裤沾的满是精液这时我才看清楚,姊姊身上只单薄的披了件衬衫,然后穿了件极短的裙子透过衣服,我还可以看见姊姊挺立的阴茎正顶起裙子,充血的乳头透过衬衫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我想大叫,却没有办法,这时我才发现,我嘴里被塞了东西「阿,你的嘴里已经被我塞了我的内裤了,叫不出声音的,而且,上面还沾满了你自己的精液喔。」
  姊姊伸出手来,套弄我的阴茎,精液早已让我的下半身湿透,淫水也不知道流了多久,流了多少,阴茎胀痛的厉害,小穴内却空虚的令人难耐「好淫荡阿,真是淫荡的身体。」
  姊姊说罢,便一口含著我的阴茎,整根没入,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的龟头正顶在姊姊的喉咙里,姊姊的舌头舔著我的阴茎根部,她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下还发出淫荡的,吸口水时发出的声音快感实在太刺激了,我不由得弓起身,尽管这样子并不会让我宣泄快感不受控制的,精液再次喷泄,在姊姊的口中爆开只看到姊姊可爱的喉咙一动,将精液再次全部吞下然后张开嘴,然后凑上前「好多,好多的精液,呐,你也尝尝吧。」
  然后便吻了上来,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精液在口中流动的感觉,姊姊的舌头不断将精液推往我的嘴里,真的好多多到满出了嘴巴,精液从口中流出,从鼻孔中流出姊姊的鸡巴也顶在我的肚子上,一直顶著,不停的戳著我的肚脐眼像是意犹未尽,姊姊的嘴不舍的离开我的嘴唇,精液和口水牵扯出淫荡的银丝,将我和姊姊两人的嘴巴连接在一块,然后断掉姊姊向后退去,将我的腿抬起,露出我不常使用的小穴现在小穴早已泛滥的不成样子然后用龟头将阴唇顶开,实在太大了,我得不挣扎了一下,但姊姊却突然将鸡巴全部插入,我的小穴被猛的撑开,阴道被拉扯开,肉突不断的刮著我的肉壁,带来的快感难以言喻姊姊一手抬起我的腿,一手套弄我的阴茎,还用嘴巴含著我的龟头舌头灵巧的绕圈著,然侯舌尖轻轻的戳著龟头中心,也就是正在不断射精的那个部位姊姊的大腿不断撞击我的屁股,发出淫荡的啪啪声,我只能够无力的呻吟著,享受著,她带来的所有一切直到姊姊在我的子宫内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真得是很烫,我仿佛被人从体内烫熟了一样,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我原本平坦的小腹在姊姊射精之后鼓胀了起来姊姊将鸡巴拔出,将我翻转过来,然后用手指撑开我从未使用过的屁眼「阿,好可爱的屁眼呢,粉红色的,一定从没用过吧,里面一定很紧。」
  然后将沾满精液的鸡巴,狠狠的插入我的肠子里在里头急促的射出一波又一波的精液,这让我的肚子鼓胀许多,且疼痛不已「果然很紧,好紧阿,好像被吸住了一样,好爽阿。」
  姊姊卖力的抽插著,而我痛的阴茎不断的射出精液,直到痛楚稍微缓和我才感受到肛交带来的快感,像是要融化一样,屁股被一下又一下的插著,每一下都能带来极大的快感,每一下都会带来一阵短暂的高潮「不行了,实在太爽了,我快要,阿。」
  我被紧紧的抱住,姊姊的手粗鲁的抓著我的双乳,狠狠的揉捏著,拉扯著「阿阿。」
  更加大量的滚烫精液,填满了我体内剩下的空间,喉咙深处忽然一阵甜,精液就涌了上来,我难以呼吸,鼻腔里都是姊姊滚烫的精液快感,实在是太可怕了,渐渐的,我感到呼吸困难,并且失去了意识梦里一片黑暗,然后我就惊醒过来房间里空空如也,姊姊不在,我想起身,却觉得身体不太对劲好紧绷,这感觉是?
  我举起手,然后楞住了,这是,姊姊的衣服我冲到浴室,那里的镜子大到可以照到全身,在镜中,我只看到自己穿著著乳胶紧身衣的样子胸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乳头好像有东西刺入,我被迫穿上马甲塑身衣,我感到呼吸困难,腰变得很纤细全身都被乳胶衣给包裹了,只剩下我一颗头露在外面我可以感觉到,阴茎应该已经停止射精了,因为肿胀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子宫内被填满的充实感,和屁股内如同火烧般的疼痛感和尿道被刺入的异常快感我想脱掉这件衣服,却发现没有拉链,没有可以解开的地方,全身上下好像自一开始就是连成一体的这时我才发现,我被迫用脚尖支撑著全身的重量,脚踝无法动弹,超长的高根让我可以勉强站立,却很容易跌倒,我的脚现在和我的小腿成了完美的一直线肛门里不停的传来震动跳蛋和按摩棒快速转动的声音,颗粒不断的持续的在肉壁上刮著快感被无限放大于是,高潮了两腿间的肿胀感又回来了,我可以从镜子里看见,小腹上的凸起,那就是阴茎的位置阴茎正不断的射出精液,我可以感觉到大腿内侧,精液润滑后,皮肤和乳胶衣的摩擦快感全身都出汗,皮肤和乳胶衣不断的摩擦著,像是被人爱抚一样,那样舒服透过乳胶衣,我爱抚著自己的两颗早已坚硬无比的乳头,触电般的快感,令人著迷不已,有如嗑药一般,我用力揉捏著乳头,快感也加倍的报答著我就快要因为快感而无法思考了阿,已经堕落了,堕落到这种地步了阿快感从全身上下传来,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更多更多,贪心的我,向身体索求更多的快感「哎呀,才一不注意,你就淫荡成这样子阿。」
  姊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背后无法回应,我无法回应,脑子里,只剩下快感两个字「既然这样,那就让姊姊帮助你吧。」
  姊姊脱下身上穿的衣服,露出性感的裸体,一对巨乳一下子跳了出来,比之前大上了许多阴茎也大上了许多,现在已经有成人手臂粗细了,而且上头布满了青筋,一副人间凶器的样子姊姊将手深入自己因为兴奋而导致淫水泛滥不已的小穴中,一边发出淫荡的浪叫声,一边寻找著某样东西「阿阿,找到了,想不到跑到了那么里面。」
  然后拿出一个外观类似电动跳蛋,带著柔软软毛的小型遥控器,遥控器还正不断的震动著然后按下开关接著,我就因可怕的快感而无法思考「怎么样?我在你的身体里,可是放入了许多东西喔。」
  然后整个人贴上在我的背后,身体仅仅被触碰到,却引发了不可停息的高潮仿佛数百根舌头在背后舔舐著一般,乳胶衣似乎更加的紧绷了,身体被迫弓起,屁股不情愿的翘了起来「还有还有,胸部也有喔!」
  这时我才发现,在我的胸部内,竟然有两粒强力跳蛋被深埋在里头,高速的震荡,让我的胸部发麻,乳头的吸允感更加刺激了,我可以感觉到我的乳头被不停的吸扯著,快感非常强烈似乎是玩上瘾一般,姊姊将全数开关打开,然后一面欣赏我因快感而无法思考的样子,一面自慰手淫,还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声音,这真的是我姐姐吗?我不禁怀疑了起来全身上下,似乎都被埋入了数百颗的跳蛋,我甚至觉得我的内脏也在震动著,我的肠子也在震动著,我的身体的一切一切都在震动著我深深的,陷入了,淫欲的高潮地狱,而始作佣者现在正在一旁欣赏我痛苦又快乐的样子呼吸,似乎变得更加困难,口水不受控制的一直留一直流,鼻水塞住了鼻腔,我感到窒息,而快感却因此更加显得刺激许多,多上许多我开始哭泣,因为快乐哭泣,因为痛苦哭泣,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哭泣然后姊姊就将她的阴茎塞入我的嘴里,深深插入我的喉咙里精液再次填满我的身体透过我的眼睛,我看见姊姊那因高潮而失去理智样的子,恐怕,现在的我,也是这样子吧这样子淫荡,这样子痛苦,这样子快乐,这样子享受真希望,可以这样子永远持续下去和姊姊一起永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