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妇小兰的男子餐会和淫妇小兰的派对》

  淫妇小兰的男子餐会要怎么开始说呢?我最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的朋友要办一个告别单身汉的男人聚会,那个聚会是在一个很大的私人会所办的,他们想办得轰轰烈烈,在大厅里放一些A片,找一些女人来跳脱衣舞,我也被分配了一些工作,不,其实是我自告奋勇,我说只要有关性的事情,都包在我身上。
  我告诉小兰有这么一个聚会,还告诉她可能有机会让她被大家轮奸,而且因为参加的都是男人,所以一定有很多肉棒在等著她。她马上求我带她去,我故意做出不愿意的样子,她立刻说她愿意去充当女服务生,只要我带她去。
  几天过去了,我告诉小兰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的朋友们也希望能见见她,不过唯一的条件是她不能拒绝他们的任何要求,小兰毫不考虑地答应了。
  聚会的那天晚上,她穿了一件非常短的黑色紧身连衣裙,四吋高的高跟鞋,没有穿内衣。
  当我们到达那个会所时,那里已经有十五个男人了,我的朋友一看到我们,就迎了上来。
  「这位小姐就是你准备的女人吗?」他十分满意地说道:「太棒了,她长得真漂亮。」
  「的确如此,」我笑道:「而且她干起来很爽。」
  「真的吗?」他眼睛一亮:「我们待会儿就知道了,先让她招呼客人吧。」
  他要小兰端著饮料给客人们享用,小兰穿梭在男人堆,不断地有手抚摸著她的臀部和私处,不过她没被吃多久豆腐,我的朋友就要她把衣服脱了,让明天要结婚的新郎先干她一次。
  小兰点点头,放下手中的盘子,慢慢脱下她的外衣,由于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所以她现在身上只有一双高跟鞋,她的屁股、乳房和私处全都让所有的人一览无遗。
  几个男人走过去,将她抬到一张桌子上,让她躺下,再由两个男人握著她的足踝,将她的双腿大大地拉开,让所有的人都清楚地看到她湿润的阴户。
  那个新郎上前,伏在小兰的双腿之间,轻轻地舔她的阴唇,还咬她的阴蒂,最后还将舌头插进小兰的小穴里。没多久,小兰抱住他的头,使劲地将她的私处往那个新郎的脸上顶,达到了高潮,揩得那位新郎满脸都是她的爱液。
  高潮过去之后,新郎站了起来,掏出他的鸡巴,大叫一声:「游戏开始!」
  就把他的阴茎插进小兰的阴户里,而且是一次插到底!所有的人拍手欢呼。
  他干了小兰一会儿后,小兰还没达到高潮,他就已经不行了,他拔出他的阳具,一把抓住小兰的头发,将小兰的头往前扯,把他的鸡巴捅进小兰的嘴里,开始射精。那个新郎的精液量十分地多,小兰来不及吞下,精液由她的嘴角喷了出来,一直流到她的下巴。
  新郎一拔出阴茎,马上有两个人冲了上去,开始干小兰的嘴和小穴。这不过是轮奸活动的开始,参加聚会的每个男人任意地奸淫小兰的阴户、小嘴和屁眼,而大部份的时候,是三个肉洞都同时插了一根肉棒,精液不断地注入她的三个肉洞,连她的头发、脸和身上都沾满了精液。
  当每个人都干过她一次之后,他们说像小兰这么淫荡的女人应该受到惩罚,而这个提议没有人有意见。他们先将小兰的两手绑起,再把她的手绑在她的足踝上,然后再倒吊在天花板的横木上,她的双腿朝上,大大地张开,身上的每一吋肌肤都无所保留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倒吊小兰并没有让人欣赏多久,「啪!」地一声巨响,一条皮带就抽打在她的屁股上,小兰大声哭叫,不过马上又被抽了一下,接著又是一下,大伙起哄要那个挥舞皮带的人再用力一点。
  许多人轮流地用皮带抽打小兰,小兰的屁股和大腿都是血痕,于是大伙决定改抽打她的正面。一个男人走到小兰面前,用力握住小兰的乳房,然后捏她的乳头,他捏得很用力,小兰痛得大叫,不过这只使那个男人捏得更用力。
  「妳喜欢痛苦,对不对?」那男人问道:「这样会让妳高潮,对不对?我还要鞭打妳的奶子和臭屄。」
  「王八蛋!」小兰大叫:「你们要动手就来吧!打烂我的奶子和穴,让我一次爽个痛快!」
  那个男人退了几步,开始抽打小兰的乳房,小兰的乳头马上硬了起来,有好几次皮带直接抽上了小兰的乳头,使得小兰的乳头肿成了鲜红色。
  皮带不断地抽在小兰的小腹、阴户上,小兰不断地哭叫,要他们再打得用力一点,皮带像雨点般落在小兰的阴户上。一个男人找了一根木板,用那根木板狠打小兰的屁股,大部份的人喜欢用手来用力拍打小兰的阴户,因为这样可以直接命中她的阴核。
  小兰接二连三不断地高潮,在许多人面前虐待她,总是让她的高潮来得又快又强,而她的呻吟声,又让虐待她的人越来越用力。
  直到小兰的身上都布满了血痕之后,他们才住手,小兰说她的阴户和屁股好像被火烧过一样。一个男人说,他有办法降温,他掏出他的老二开始尿在小兰身上,其它的男人见到了,觉得很有趣,也纷纷掏出他们的老二轮流尿在小兰的阴户、屁股、乳房和脸上,有的人要小兰张开嘴,直接插进小兰的口中小便,小兰下方的地上,已经积成了一块尿水池了。
  最后,他们将小兰放了下来,让小兰跌进那一滩尿水里,其它的人改用啤酒倒在小兰的身上,还有人拿各种不同的东西,像是人工阴茎、大胡瓜、香蕉和啤酒瓶插进小兰的阴户和屁眼里,他们还要小兰用这些东西自慰,一直到她高潮为止。
  高潮过后,小兰被带到门外,他们用水管喷水,将小兰的身体洗干净。小兰才一洗干净,那个新郎马上将小兰拉到汽车的引擎盖上干了一次,而其它的人也开始排队,小兰又被大家轮奸了一次。
  那个新郎要留下小兰的衣服当做记念品,所以小兰只好一丝不挂地回家,精液不断地从她的屁眼和小穴中渗出,将车子前座椅都弄湿了。
  她的身上是都瘀伤,她的屁股和阴户也痛得要命,就像是被人痛揍了一顿一样,这一定得花上好几天才能恢复。
  「妳喜欢这种餐会吗?」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她。
  「我喜欢肉棒多的地方,下一次餐会是什么时候?」她问道。
  「妳真是个贱货,」我说道:「我刚认识一个开妓院的朋友,也许我可以送妳过去,那里有用不完的鸡巴,而且也有数不尽的男人,妳想怎么被玩都可以,而且还可以赚钱,不会被人白玩。」
  「那你还不快带我去?」她笑道:「我一定会使出混身解数,变成那里的红牌。」
  淫妇小兰的派对这是我们被邀请去参加千禧年派对,在派对上所发生的事情。
  派对当天晚上,我们夫妻俩穿好了衣服,等著计程车,她穿得非常性感,她买了一件黑色的紧身长裙,紧得就像是她的第二层肌肤一样,将她身体的曲线表露得一览无遗,而且这件衣服领口开得很低,还是露背的,下面的裙子不但开了高叉,而且一直开到了腋下,只是用了几条很细的细带系住前后两片衣服,不让这件衣服散开,可想而知,她的衣服底下什么都没穿。
  她轻轻抹了淡蓝色的眼影,还用了黑色的眼线来强调她美丽的大眼,脸颊用了淡粉红色的腮红,再配上暗红色的唇膏,性感得想让人就地和她打上一砲。
  计程车来了,载著我们去参加派对,计程车司机一直用后视镜偷偷地看著我们,原来那件衣服实在太合身了,车子一个晃动,居然让小兰的一个乳房弹了出来,小兰也发现了这一点,她立刻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不过也已经让这个司机大饱眼福了。
  到了目的地后,我们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的眼睛,这是一间很大的房子,有一个非常大的花园和停车场,有很多很棒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了。我们走到大门,按了按门铃,出来一位块头很大的守门人帮我们开门,让我们进去参加派对。
  派对上很多人都注意著小兰,还对小兰指指点点的,小兰也发现了这一点,不过男人们所谈论小兰的内容,可能都是在讨论怎么上她;而女人们可都认为小兰是一个大淫妇,不过我们在这里只认识一对夫妻,所以一点也不在意他们怎么想。
  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朋友,那位丈夫一直盯著小兰看,他的太太也称赞小兰打扮得很美,说实话,那位太太长得也很美,我真想看他们夫妻奸淫小兰,也许待会儿就有机会了。
  派对进行之中,我们一直被介绍给许多人认识,而我这个时候碰上了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于是我和一群男人一起聊天,而让小兰自由活动。
  小兰并不寂寞,有许多人来找她聊天,然后她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去跳舞。
  小兰常常自己一个人去玩,所以她一定会玩得很开心,我一点也不担心,不过我想知道她一个人在这个派对上会做什么,于是我暂别我的新朋友,偷偷地跟著小兰。
  小兰跳了一会儿舞,接著她又走到别的房间逛逛,她走到一个房间,有些人正在房间里玩扑克牌,输的人要脱衣服,而且围了一大群的人在围观。这些人大部份是男人,只有少数几个女人,有的人已经脱了几件衣服了,有个女人只脱了一件外套,就说她玩够了,于是拿起外套离开,牌桌上的一个男人大声问周围的人:「是不是有女士要接著上来玩?」
  没有人回答,他看著小兰,问小兰有没有兴趣上来试试?小兰爽快地笑著答应了,周围的人大声叫好。
  小兰才一坐下,就有人发现她只穿了一件衣服,不,应该是所有的人都发现了,所以他们给了小兰一点优待,她可以输四把不用脱衣服,而且她可以玩到她觉得够了为止,没有人会强迫她,不过如果输了,就一定要愿赌服输。小兰又答应了,因为她可以输了四把就不玩了,这样一件衣服也不用脱。
  牌局开始了,小兰第一把就输了,第二把一个女人输了,她从裙子底下脱下内裤,然后就离开牌局,后来的几把,有几个男人输了,小兰也输了两把,牌桌上另外两个女人也不敢玩下去而离开牌桌,这时候没有女人敢加入牌局,桌上只剩下小兰一位女性。
  小兰发现了我也在旁边看,不过她还是继续玩下去,下一把一个男人输了,第二把小兰输了,如果再输一把,小兰就要把身上唯一的那件衣服脱了,小兰一点也没有退出的意思,还是继续玩下去。
  结果很不幸地,小兰输了,她大方地站了起来,解开衣服的带子,让衣服跌落在地面,她一丝不挂地站在众人面前,所有的人都在欣赏她坚挺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圆润的屁股和诱人的私处。
  小兰站了一会,让大家看够了,才又坐下。
  「小姐,妳可以拿著衣服离开,或者……」那个牌桌上的男人不怀好意地说道:「妳可以继续玩下去,如果妳赢了,就可以穿回衣服,而牌桌上的所有人都要给妳三千元;但是如果妳又输了,那么妳今夜就都不能再穿上衣服,而且我们要妳做什么,妳都得乖乖听话,不能反抗。」
  周围鸦维无声,等著小兰的回答。
  小兰看了牌桌上的五个男人一眼,我知道她一定在考虑一万五千元值不值得继续玩下一把,她又看了我一眼,我对她轻轻一笑,又耸耸肩,要她自己决定,而周围的人开始起哄,要小兰赌一把。
  她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大笑道:「怕什么!来吧!」
  房间里的人大声叫好,牌局又继续,小兰一丝不挂地坐在椅子上和这五个男人做最后的决战,她拿了一手好牌,不过很不幸地,别人的牌比她更好……
  小兰双手一摊,接受了结果,那男人站了起来,走到小兰面前,将她拉了起来,笑著说道:「看来今夜妳是我们的了。」
  他话才一说完,就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手指插进小兰的阴户,「滋」的一声,房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小兰的阴户早就湿透了,所有的人放声大笑。那男人当著所有人的面,用手指抽送小兰,直到小兰大声呻吟达到了高潮。
  小兰一平静下来,那个男人就将小兰按倒在桌上,说他们今晚要好好玩她,所有的人大声叫好,还有人大叫,要他干死这个贱货。
  那个男人跪在小兰的双腿之间,开始舔她的阴户,不时还轻咬她的阴核,搞得小兰又哼又叫的。他舔了一会儿之后站了起来,粗鲁地将他的阳具深深地插进小兰的阴户里,然后开始狠狠地抽送,一直干到他射精为止。
  他射精之后拔出他的老二,送到小兰的嘴前,要小兰帮他舔干净,小兰张开嘴,含住那根沾满精液的鸡巴,将上面的精液吃了个干净。接下来牌桌上的另一个男人又上来奸净小兰,然后又要小兰把他的鸡巴吃干净,就这样,一直到五个男人轮奸过了她。
  轮奸之后,他们要小兰四处走走,满足所有客人的要求。话才一说完,所有的男人都冲了上去,他们把小兰到另一张桌子前,小兰的嘴和阴户马上就各插入了一根肉棒。大家都围都小兰,我没办法挤过去看,只能在外面听著抽送的声音和小兰嘴里含著肉棒发出的呻吟和吸吮声,于是我先到房间外去等小兰。
  当小兰走出来的时候,她全身一丝不挂,脸上和乳房上都是精液,还有不少的精液从她的肉缝中流出来,一直流到大腿上。只要有人一见到她,就将她按倒奸淫她,小兰一次又一次地被轮奸,小兰的嘴、阴户、屁眼,只要一有空缺,马上就有一根肉棒插了进去。
  派对的主人还想到了一个好点子,他拿了一枝油性的麦克笔在小兰的身上写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像是在小兰的乳房下写著:「快来吸个饱」,在她的小腹小写著:「尽量轮奸这个贱货」,还画了两个箭头,一个指向她的阴户,另一个指向她的屁眼,上面写著:「小弟弟,请进」,最后在她洁白的背上写著:「我是条母狗,今晚我要让所有的人都干我干个过瘾」。
  这种油性笔是短时间消不掉的,看来这一整夜,小兰的身上都得留下这些记号了。
  而不止是男人们玩小兰,好人们也喜欢羞辱小兰,或是用振动器、假鸡巴、酒瓶干小兰,有些人轮流地用手打小兰的屁股,或是用皮带抽打她的身体,得意洋洋地看著她在地上翻滚、扭动,她们还把小兰按住,使劲地抽打她的屁股、乳房和大腿。有一次,她们还将小兰的双腿张开,抽打她的阴户,小兰不停地叫,不过不光光是因为痛苦,还有时达到了高潮,每个女人都喜欢捏小兰的乳头,搞得小兰的乳头变得又大又肿。
  后来他们变本加厉,不让小兰用走的,只让她用爬的在地上爬,小兰在地上爬时,马上有人将小兰拉过来,让她伏在他腿上,不是用力打她的屁股,就是让另一个人上前,将他的鸡巴插进小兰身上的任何一个肉洞里奸淫她,才短短几个小时,小兰的身上就布满了瘀痕、牙印和精液。
  一个人说小兰现在太脏了,需要洗个澡,用尿洗个澡,于是小兰又被拖到屋外,让她躺在泥泞的泥地,男人们轮流一个个小便在她身上,他们还要小兰拨开自己的阴唇,让他们尿进她的阴户里,有人要她把嘴张开,尿进她的嘴里要她喝下,小兰的全身连头发上都是尿。
  之后,小兰又被拖到一张大桌子上,将她大字型地绑在桌上,如此一来,男人和女人们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随意地上前折磨小兰,或者和小兰性交。
  当小兰正被一个男人干著屁眼时,我认识的那对夫妻走到了我的身旁,那个丈夫对我一笑,脱下他的裤子,往小兰走去,而那位美丽的妻子则一边告诉我,她的先生早就想干小兰了,想不到今天可以如愿,她一边从皮包里拿出两根人工阴茎,也向小兰走去。
  那个丈夫已经将他的鸡巴塞进小兰口中抽送了,而那个干她屁眼的男人也才刚射完精,小兰还沈醉在高潮里,张著嘴任那个丈夫抽送,不过那位妻子却在此时,将一根假鸡巴狠狠插进小兰的阴户里,小兰全身一震,她的高潮好像又更进了一层,不过高潮还没过去,那位妻子又将另一根假鸡巴插进她的阴户里。小兰的阴户内现在同时有两根鸡巴了,小兰很快地由高潮转变为痛苦,因为同时两根鸡巴实在是太大了!
  我走上前,看著痛苦的小兰,「这都是妳自找的,」我笑道:「我和我们的朋友都喜欢你的表演,而且我们也玩得很愉快,我相信妳也是,我知道妳喜欢让人奸淫、调教。」
  「别怕,」那位妻子开始用那两根鸡巴抽送小兰的肉洞,她说道:「我会用这两个玩具让妳达到高潮的。」
  小兰的口中含著那个丈夫的阳具,无助地看著我们……
  当夜小兰所有的举动,都被人用摄影机拍了下来,派对的主人说他会在其它的派对上播放这卷带子,所以,只有天知道还有多少人会看到小兰这副淫乱的样子,也看到她被人虐待轮奸的实况录影。
  在派对的尾声,大家允许小兰去洗个澡,把衣服穿上,他们还给了小兰一万元,这是为了答谢小兰的三个肉洞让大家发泄的酬劳。
  「妳真是太棒了,」派对的主人拍著小兰的臀部,笑著说道:「不但长得这么美,而且让人这么轮奸还能乐在其中。」
  「谢谢你,」小兰露出迷人笑容:「我也从来没参加过这么有趣的派对。」
  小兰去冲了个澡,但是身上面被麦克笔所写的字却洗不掉,她虽然穿上了衣服,但是露背衣服所裸露的后背上所写的「我是条母狗,今晚我要让所有的人都干我干个过瘾」还是很清楚,小兰就这样和我回家。
  后来我们又有机会碰到那一对夫妻,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在别的派对上看过那支录影带,许多人都想请小兰去参加他们的聚会,他们问小兰有没有兴趣去玩玩?
  「等我有时间吧……」小兰笑著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