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给我的神秘惊喜》

  「燕怡,准备好要收下我为妳精心准备的神秘礼物了吗?」侣茂难掩兴奋地对我问道。
  戴侣茂,是下周即将要与我陈燕怡结婚的新郎。跟他交往这么多年来,一直对我很贴心很温柔。而就在上周六晚上,一如平常地亲热完之后,男友一边处理著刚用过的套套,一边告诉我说:「再两周我们就要结婚了,下星期是妳最后的单身时光,以后妳就是已婚的人妻了。所以下星期六晚上,我想准备一个神秘的惊喜给妳,不知道妳会不会喜欢。」
  虽然我的月经才刚结束,还在安全期的范围内,不过男友一向都会戴著套套跟我亲热,我想这也是他体贴的一点吧。
  「只要是你给我的,我一定都会喜欢的。」我满怀幸福地看著男友。一直以来,男友对送礼啦约会啦什么的,都非常用心准备,所以我相信这次,他一定是更加用尽全心要给我一个最棒的礼物。
  这几天之间,男友跟杰军有时候似乎是在讨论什么,好像刻意不让我知道,也不晓得跟男友要准备给我的惊喜有没有关系。
  尤杰军,是男友的高中同学兼最要好的死党,后来我跟男友就读了台中科大,而杰军则考进邻近的体育学院,我们三个时常一起出去吃饭玩乐。可能是时常运动的关系,杰军长到了超过175公分,不像男友跟我都只有170,而且体魄也相当精壮。其实我还蛮欣赏他的,只是我已经跟男友稳定交往很久,也就不会有什么其它特别的想法。
  很快地婚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来临,每周六的晚上,一直都是男友与我固定亲热的时间,就在我洗完澡围著浴巾出浴室之后,男友也维持著刚才洗完澡全身赤裸的样子,问道:「燕怡,准备好要收下我为妳精心准备的神秘礼物了吗?」
  我期待整整一个星期的神秘惊喜即将揭晓了,究竟男友准备了什么呢?
  男友牵著我让我坐在床边,告诉我说他今天打算把我蒙著眼,我从来没有这样子爱爱过,不过我深爱著男友,内心告诉自己只要信任男友就行了。
  几秒钟的时间,男友已经用眼罩将我的视野完全遮蔽,黑压压的一片有点不安,不过男友就在身边,我让自己放轻松,接著开始觉得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这时男友将我的浴巾打开褪下,我的身躯赤裸裸地袒露在男友面前,跟男友的亲热要开始了。
  男友很快地握住我的双乳,感觉他比平常还略微兴奋地揉捏著。双乳传来的刺激使我不禁抓著男友的手背,暗示他加重力道,而男友也更粗暴地搓揉我的双乳。
  男友的手掌好厚实,平常都没有注意到,原来他的手有这么大这么厚实。
  这时男友引导我的手到他的胯下,握住他早已勃硬的肉棒前后套弄,可能因为是第一次蒙著我的眼亲热,感觉男友今天比平常还要粗一点,也比较硬。接著男友把我的头轻轻地往下按,暗示我可以开始为他进行口爱。
  平常我们几乎都是固定这样的模式及顺序。
  我先伸出舌头舔了舔马眼渗出的黏液,感觉比平常还要腥,味道也比较浓一些,男友真的是很兴奋吧。舌头舔弄著湿润的大龟头,然后顺从地将肉棒含入口中。
  连棒棒的长度也比平常还要长呢,以往都是龟头稍微碰得到喉咙而已,今天居然用力的顶到喉咙,而且还有一小段含不进来,男友真的是很兴奋呢。不过第一次被蒙眼什么都看不见,我自己也是觉得十分刺激。
  就这样帮男友吸了好一会儿,今天似乎比平常更持久,通常帮男友含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他应该早就忍不住了,现在居然还坚持得住吗?果然过没多久,男友从我嘴里抽出肉棒,弯下腰在我耳边轻声说道:「燕怡,下周我们就要结婚了,今天不戴套套,直接插进去,可以吗?」
  月经是上星期四结束的,也就是说今天正刚好是我的排卵期,如果没戴套套直接插进来,就算射精之前拔出去射在外面,还是有可能会怀孕,男友肯定也知道。既然男友这么要求了,而且他也说今天要给我惊喜,我想男友可能就是想要趁著排卵期间,让我今天就先怀上他的孩子。
  我有点害羞又充满喜悦的点点头同意并躺了下来。交往这么多年,今天男友终于要第一次没有戴套套的插进来,而且我还什么都看不见,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双腿间感觉到男友握著肉棒用龟头在我小穴门口来回戳弄,我的蜜穴好像比平常更湿呢。
  紧接著男友将棒棒对准我的穴穴,腰一挺,肉棒用力地干进我的小穴里,感觉被顶到最深处了。男友也趴下来,双手抱著我,身体轻轻地压在我的双乳上。肉棒完整地没入我的穴穴里,好深、好胀!明明没有了套套那层薄薄的厚度,但感觉却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还要来得更粗大、更坚硬。
  男友不像平常一样马上开始进出抽插,而是先让整根棒棒停留在我的穴穴里面,静静地感受小穴不自主地收缩以及紧实。我也感觉到小穴被狠狠地撑开、被胀得满满的感觉,真的好粗、好硬、好饱满,而且还顶在从来没有碰到的深处。
  肉棒就这样静置了一会儿,男友趴在我身上,然后开始缓缓地抽动了起来。男友的体能并不是特别强,以往趴在我身上的时候是没办法同时挺腰抽送,今天竟然可以一边抱著我一边抽插,我忍不住用双臂紧紧抱住男友,想帮助他承受身体的重量。现在才发觉男友的胸膛好厚实,肌肉也很壮很结实。
  男友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棒棒前端鼓胀的龟头,一下又一下用力地顶到了以前从来都没能碰到的深处。快感源源不绝地袭来,蜜穴也不断地分泌出爱液。藉著前后抽插的动作,饱满而沈重的蛋囊正不停地撞击到我的会阴。我感觉到我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喜欢这样干妳吗?」男友难得这么问。
  「噢!这真是太棒了。用力地干我,宝贝。」当我回答完之后,我感觉到男友更兴奋地卖力抽插。
  就这样伴随著男友狠狠的操干,几分钟之后我的高潮降临。双臂紧紧抱住男友,他也将棒棒用力顶在最深处之后,静静地感受蜜穴强烈的收缩,阴道内壁一下又一下地夹紧,我觉得男友还没有射精。以往我还没高潮前,男友通常就会忍不住先射了,怎么今天这么勇猛这么持久?
  男友起身离开我身上,不过肉棒依旧坚挺地插在我的小穴里。男友问道:「燕怡,舒服吗?」
  「好舒服…我刚才高潮了…。」我一边喘息回答,一边还沈醉在高潮的余韵里。
  「妳想脱掉眼罩吗?如果想,可以脱下来了唷。」虽然看不见真的很刺激,不过一听到男友这么说,我还是立刻脱掉了眼罩。
  天花板上刺眼的灯光,使我无法马上看清楚,然后视野逐渐恢复。
  …
  ……
  ………
  杰军!!!???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迎著我大大分开的双腿,将肉棒深埋在我蜜穴里的,竟然是杰军!?
  侧边传来男友爆出的笑声,我惊讶地看著他。我都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燕怡,不要怪我唷,一切全都是侣茂的主意。」杰军退后了几步,肉棒也跟著抽离我的小穴。
  「燕怡,这的确都是我决定的,这就是我为妳准备的神秘惊喜。」男友很认真地对我说,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并没有开玩笑。而且男友手上还拿著像是录影机的东西。不但在旁边看著自己的女友被别人操干还一边全程录影?
  我觉得我的惊吓还大于惊喜。
  「燕怡,我知道妳一直都很欣赏杰军,只是碍于我们俩多年的感情,所以不敢有任何表露。但是下星期妳就要结婚了,如果不能让妳在结婚前好好地享受一下,真的是太可惜了。」男友紧接著说。「我绝对不会吃醋还是什么的,因为这正是我安排的。录下来也是为了以后想要再回味的时候可以观赏。妳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看到还是流出去,毕竟我也不可能把自己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的影片流出去呀。」
  看著男友赤裸的身体,那根我熟悉的棒子虽然已经充血而勃起,但整个鸡巴确实都是干燥的。看来男友刚才的确只有在一旁出声跟我对话,全程都不是他在跟我亲热。再转过头看向杰军,强壮的肩膀与手臂、结实的胸肌和腹肌、再到他跨下那根粗壮的肉棒,爆著青筋看起来就十分威猛,而悬挂在下方的蛋囊,也鼓胀的像是充满了力量。
  杰军的整个鸡巴上头全都沾满了我的爱液。
  我开始接受这个事实。
  「从一开始帮妳脱掉浴巾、玩弄妳的奶子,就是杰军了。」也就是说在我洗澡的时候,杰军就脱好衣服躲在衣柜里,等我戴上眼罩时,就立刻出来接手了是吧。
  「而且妳应该也有感觉到今天的棒棒比平常还大吧?」男友继续接著说道。
  「燕怡妳看,它就是刚才妳含过的棒棒,吃起来的味道跟平常不太一样吧,妳的小嘴有没有好好记住它的味道。」不只是味道,长度也比较长呢,硕大的龟头都顶到你女友的喉咙了。
  「当然的,妳用小穴紧紧夹住的也是这根棒棒呀,比平常的还要更粗壮更坚硬,穴穴应该有被撑开的感觉吧。刚才也正是它带领妳攀上高潮的巅峰,要好好记住它的形状唷。」有呀,整个胀满的感觉。我觉得刚才这根没有套套阻隔的棒棒,已经把你女友的小穴变成它的形状了呢。
  难怪刚才从头到尾都觉得哪里怪怪的,因为跟我爱爱的根本就是杰军。而且现在光是用看的,也可以看出杰军的鸡巴明显比男友的还大。
  「最重要的是,燕怡妳看,刚才搞得妳这么舒服的大棒棒,完全都还没有射精,还直挺挺硬梆梆的呢。想不想要它再让妳好好地舒服舒服啊?我相信杰军应该很乐意继续为妳服务唷。」听完男友的话,杰军并没有否认,看来他的确是很乐意付出他的「精力」,继续用他的「粗壮」为我服务。
  然而在我听到「射精」这个词的同时,我想起今天是我的排卵期。
  男友难道忘记今天是我的排卵期了吗?刚才让杰军没有戴套套直接插进来,虽然还没有射精,但还是很有可能会怀孕耶!
  但是在这个当下,我不敢讲出口,我不知道男友能不能够接受即将跟自己结婚的女友可能会怀上自己死党的孩子。
  杰军好像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所以蛋囊里绝对积存了非常浓又特别多的精液。再加上杰军时常都在运动体能这么好,精子的浓度一定很高,活力也很强。如果让杰军把精液都射进子宫里的话,我觉得肯定会怀孕。
  男友最后又补上一句:「我也相信妳一定会喜欢的,这是为妳准备的惊喜呀。」
  我一定会喜欢吗?的确没有错。
  我知道杰军应该一直都对我怀抱著某些想法。例如以前每次当他受男友的邀请到家里来的时候,因为我们三个是自己人,所以我向来就是维持平常在家的穿著。基本上在家里我都没有穿内衣,甚至天气热的时候,我会只穿一件类似篮球衣的吊嘎。这时无论是在我弯腰时透过宽松下垂的领口,还是两侧宽大的开口,杰军都可以清楚地看见我整个乳房的形状,恐怕连突起的顶点也是清晰可见呢。
  这种情况下,杰军的运动短裤往往也会撑起一个金字塔,高耸的形状也可以想见里面的粗壮及长度。他还曾经趁男友离开客厅的时候,开玩笑说有机会的话好想要请我吃大亨堡呢!当时我心动地想:「假如真的有机会让你请我吃大热狗还是大亨堡,最后应该还要请我喝豆浆吧!」男友的我从来没喝过,每次我都是直接吐掉。那时候我觉得,如果是杰军的,搞不好我会很乐意地喝下他的豆浆。
  而我看著杰军,不能否认我的确也曾对他意淫过无数次。每次都遐想著他用强壮结实的双臂紧紧抱住我,厚实的手掌伸进衣里尽情揉捏我的双乳,跨下那粗大的坚挺勇猛地操干我的嫩穴,粗暴地蹂躏我…。
  甚至很没有节操地,我还曾经幻想过杰军用他活生生赤裸裸、没有套套、可能会让我怀孕的肉棒,深深地顶到底,并朝著我那没有避孕的子宫深处,狠狠地喷射大量脓腥温热的精液…。
  「好吧,既然是你要给我的惊喜,那我也只好收下啰!」我躺在床上主动分开双腿。杰军朝我走过来,握住肉棒对准我的蜜穴,硕大的龟头正轻轻地顶在洞口。只差一点点,这根没有戴套套的大棒棒将重新回到我饥渴的小穴。
  「杰军,麻烦你啰!」我一边挑逗地说著,一边用双腿缠住杰军的腰。
  杰军将腰用力一挺,坚硬粗大的肉棒终于再次回到我的蜜穴中。
  被撑开的鼓胀感充满整个穴穴里面,原来如此。没错,刚才就是这种充实饱满的感觉,像是重新获得慰藉的蜜穴也牢牢地吸住这根勇猛的棒棒。
  「燕怡,刚才一脱掉妳的浴巾时,看到我垂涎已久的这对美乳,迫不及待要揉捏她们。」杰军的腰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撞击著,双手一边享受我的双乳,抑或说是我享受著他的服侍。
  「当妳张嘴含进我的肉棒时,我心想,让妳帮我吹喇叭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听杰军这么说,我内心不禁想:「你应该还希望我用奶子帮你夹吧!」虽然从来没帮男友这么弄过,不过我却很乐意甚至是渴望能够帮杰军乳交。
  瞄了一眼还在旁边的男友,虽然挺著勃起的阴茎,可是却很专注地在录下杰军与我的性爱过程。不知道为什么,男友不曾得到过的待遇,我内心反而很想让杰军享受一下。虽然我真正爱的是男友,可是这样的想法似乎使我异常兴奋。
  「重点是,在我进到妳体内的时候,妳的小穴紧得像是处女一样。」不可否认地我刚才也有一种好像重新被开苞的感觉。谁叫你的大棒棒比男友的还粗壮多了,我的穴穴对你而言当然紧啦。
  「尤其是当燕怡妳称呼我为宝贝、叫我用力的干妳时,我兴奋到超想粗暴地干坏妳的小嫩穴呢。」难怪刚才我这样讲完,在我身上的人忽然变得更兴奋。毕竟是别人的女友主动叫你用力干她,大部分的男生听到都会很兴奋吧。
  真实地看著趴在我身上的人,从平常的男友变成别的男人,再加上蜜穴一下一下被杰军粗壮的肉棒勇猛地操干,一阵阵舒服的快感波涛汹涌地袭来。
  「能让我再品尝一下你的大热狗吗?」如果继续下去,我觉得在杰军射精之前,我就会迎来第二次的高潮。所以我才希望借由帮杰军口交的时间,来延缓我小穴得到的快感以及刺激。当然我想要亲眼见证自己的嘴容纳杰军的大肉棒、以及想让他享受我的唇舌服务也是事实。
  在杰军拉我一把让我坐在床边的同时,我看见男友依旧专注地录著影像,对于我主动提出的要求没有丝毫的反应或不悦,似乎正等著要继续仔细地录下我为杰军口爱的过程。
  既然男友都默许了,那我也不需要客气啦。杰军站在我面前靠得超近,胀硬到了极点的巨大棒棒就这样硬梆梆直挺挺地对准我的嘴。我眼睛盯著侧边的镜头,尝试著摆出淫荡的表情,手一抓肉棒就往嘴里送。用力吸了一口,感觉到杰军好像微微颤了一下,想要让他在我的唇舌里「弃械投降」的征服感在内心蠢蠢欲动。
  我非常用心仔细地舔弄著,第一次如此卖力吞吐男人的性器,而享受这种待遇的却不是男友。其实杰军的比男友还要腥咸,粗壮、坚硬、跟长度也都更胜一筹,连棒身的温度感觉也比较热。
  我一边深含杰军的巨棒,一边用迷蒙的眼神看向镜头,相信我现在的模样一定很骚浪很欠干。可能我其实巴不得杰军粗暴地把我的嘴操烂吧。
  这时我瞄到男友的鸡巴一直硬挺在那边,胀大的龟头都已经从马眼渗出一点淫液了。然而他却只是在一旁,边录影边看著杰军和我正热烈地探求彼此的肉体、满足著彼此的欲望。
  我忽然觉得男友有点可怜,自己的女友正在用口腔感受著其他男人的鸡巴大小跟形状、用唇舌品尝甚至去记忆这个鸡巴跟淫液的味道。可是转念一想,这不就正是他自己找的吗?他准备的这份礼物,让别的男人享用他的女友,而自己却在旁边眼睁睁看著。我有种想要恶作剧的感觉。
  不过杰军真的是太勇猛太持久了,帮他吹舔了好一会儿,我的嘴开始有些酸了,于是我吐出肉棒并躺了下来,示意杰军跨坐到我的腹肋位置,还威风十足的肉棒就放在我的乳沟处。我用双手将两乳往中间包夹,形成经典的「大亨堡」外观,男友也移驾到床头旁边,以免录影错过了精采的乳交镜头。一切准备就绪,杰军便开始挺动他的腰,打起所谓的「奶砲」来了。
  男友从来都没有享受过乳交,结果现在看著杰军在我身上尽情玩乐,享受性爱的欢愉快感,依然没有吭声,认真地看著杰军的阳具在双乳之间的沟壑进进退退。而杰军的肉棒在我用柔软两乳的饱满夹挤下,龟头上的马眼持续地渗出了腥骚的黏液。
  于是我勉强弯起脖子抬起头,张嘴让龟头能够在挺进的时候被唇包裹。就借由杰军每次向前挺进的短短时间里,一次次地用唇含弄进到口中的龟头,并且尽可能同时把上面的爱液舔掉。
  男友似乎有了一点动静,我才发现他终于忍不住一手缓缓地撸弄他的肉棒,另一手则继续拍摄我和杰军的性爱影片。由于位置的关系,要是这时候男友射出来,精液很可能会喷到我的脸或头部。但此刻我内心竟然产生了一种不想沾染到男友精液的想法,然后我也马上想到应对的方法。
  「杰军,我觉得有点空虚,需要你帮我填补。」我要求杰军再次进攻我的小穴。果然随著姿势的变换,男友又回到床尾,准备录下我们这对并非爱侣的男女,再一次性器的交合。
  看著男友自己在一旁缓慢地撸动棒子,就像是担心会太快就泄了一般,那副惹人怜的样子,跟身材精壮而且勇猛又持久的杰军相比,我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可以捉弄男友的恶作剧想法。更重要的是,这个决定将会在我身上、甚至是往后的这个家庭里,刻划下无法抹灭的痕迹。
  而我没有任何犹豫,决心要将这件事情付诸行动。
  我分开双腿让早已经起身站在床尾的杰军先重新进入到我的身体里,温热胀硬的粗壮肉棒缓缓地填满,并将我的小穴撑开变成它的形状。
  真的好大好棒,我觉得小穴很想要记住它的形状,以后跟男友做会不会变得比较没快感啊?
  两腿缠住杰军的腰然后示意他趴到我身上,接著双手抱紧他,在他耳边用男友听不见的细语,悄声地对杰军说:「其实今天是我的排卵期哟!侣茂大概是忘记了吧,才让你这么幸运,能够成为第一个无套插进来的人。」当我讲完的同时,我感觉到穴穴里的肉棒又胀大了一些并一下下地勃动著,被杰军压住而挤到变形的双乳,也传来了他加速的心跳。
  非常有可能把我干大肚子的刺激感,看来也令杰军更加兴奋。「想在别人的女友体内播种吧?刚才可是我主动为你张开双腿跟蜜穴的哟,表示这片能够孕育生命的土地,也正期待著你撒下繁殖的种子呢!」我继续引诱著杰军,一边将手伸到他的跨下抚弄那沈重的蛋囊。
  「我这样射进去妳很可能会怀孕唷!真的没关系吗?」杰军轻声地回问。
  我笑笑没有说话,内心想我都已经表明了想替你生孩子,还担心什么啦!
  杰军看我没有再回答他,应该也知道我是默许这样的行为发生了。
  于是杰军开始进进出出地抽插。他压在我身上,然后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撞在我的下体,胀大的龟头连著粗壮的肉棒,一次次用力地顶到最深处的子宫颈,都不禁要担心我会不会被他干坏了。
  瞟了一眼男友,果然在一边自渎,一边仔细地录下杰军的大鸡巴在我的小嫩穴里进出操干的画面。要是这次真的怀孕了,那等于连导致我怀孕的这个内射过程,也被他全程录起来了呢。
  待会杰军膨大的蛋囊肯定会一缩一缩地将一股股精液往我体内灌注喷发,而男友丝毫不知我正处于排卵期,眼睁睁看著别的男人在他面前让我怀上孩子。
  假如男友知道了,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可惜我是不会让他知道的,因为如果成功受孕,我打算把杰军和我的孩子生下来,让男友帮我们一起养这个其实属于杰军和我的孩子。
  毕竟如此一来,只有杰军跟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孩子,他当然也会疼爱这个孩子。男友以为是他的孩子,相信他也会疼爱这个孩子。这样孩子就拥有三个父母亲的疼爱,我要让我的孩子比别人更幸福。
  这时候原本趴在我身上的杰军,将左手臂环到我脖子下方,右手则移到我的左胸,一会儿温柔地轻轻揉捏,一会儿又粗暴地用力抓紧,乳房与小穴被上下夹攻,搞得我舒服地不得了。
  为了回报杰军带给我的快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双腿更卖力地牢牢勾紧他的腰,想要协助让杰军可以更深入、肌肤贴得更亲密。只不过对于身为运动健将的杰军来说,比起他强健的体能跟勇猛强劲的性能力,我的帮助实在是微不足道。
  「杰军…我又快到了…啊…你也…差不多要到极限了吧…。」我知道自己即将要再次攀向高潮的顶峰了。然后我低声在杰军耳边喘气私语:「你也已经下定决心了吧…积存…这么久的精液…应该…又浓又多…一定…可以把我干怀孕…别让人家失望唷…!」
  「放心,就算妳现在要我停手我也不会拔出来了。燕怡妳看好,在妳这个排卵期之后,下星期妳跟侣茂结婚,然后妳的月经也不会再来了。我今天一定会把妳干怀孕,妳就准备好怀上我的种。」杰军悄声地回答。
  听到杰军这么一说,我更是情欲高亢,边喘息边轻轻地说:「说到…要做到唷…一起来给侣茂…添个孩子吧…啊…好棒…要来了…啊…!」
  一阵阵传来的快感连同背德的刺激感令我再次登上高潮的顶峰,并且伴随著蜜穴强烈的收缩。
  正当我陶醉在欲仙欲死的高潮中,忽然感觉到小穴里的肉棒又急遽胀大,快速的抽插变成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挺撞,每顶到底,便感受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冲击著子宫颈,并往子宫里灌注。而握著左胸的手掌也不再游动,五指变成像要把乳房挤爆一般地紧紧用力握住。我知道杰军也正享受著高潮的快感,并往我那娇嫩且没有避孕的子宫深处,狠狠地喷射大量脓腥温热的精液。
  -后记-隔周我就和男友结婚了,而我也的确怀孕了,不过男友(现在要改称老公了),他完全没有怀疑,因为结婚当晚我也让他无套插进来了,不过其实结婚那天我的排卵期早就过了,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隔年孩子出生之后,验出来血型是O型,而我跟老公都是A型,所以我跟老公说我们俩A型可能都是[Ai],生出[ii]的O型小孩是很正常的。医生也在一旁帮我附和,老公就相信了。
  真庆幸还好老公的生物很差,不然老公的爸爸妈妈都是AB型,老公肯定是[AA]不会是[Ai],之所以小孩会是O型,自然是因为这是O型的杰军以及A型[Ai]的我所生下来的啰!
  做完月子,过了几个月之后。一个星期五晚上,老公拨了通电话。
  「杰军,明天要不要来我家玩呀?你……」
  …
  如果没记错,接下来这两三天,是我的排卵期…。
  老公该不会又要送我一个神秘惊喜了吧?
  说起来杰军似乎也很怀念我双乳的柔软、唇舌的吹舔、以及蜜穴的湿润与紧实。
  不过生过小孩之后不晓得有没有松弛就是了…希望还记得杰军的形状。
  而我自己,隔了这么久一段时间,对杰军的「粗壮」也早已非常地饥渴。
  口腔跟唇舌也十分怀念杰军的「味道」。
  或许,这样的三赢也挺不错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