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人生的诱惑(1-2)》

  相伴人生的诱惑(1-2)
  【通常社会上一说到诱惑,通常是指男人。生活圈子里聊天女人总说男人如何如何挡不住诱惑,还口的男人一定很少,因为这种事必然要失掉周围很多的女人缘了。但其实大家都默认著,那背后的诱惑并非只对于男人而言。】
  许媛家在农村,高考时成绩也不是很好,而且家里准备著供弟弟上学后,也没有太多的经济条件。干脆就读了一家中专读了很大众化的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找工作才知道这个烂大街的专业,的确没有太多用处。所以在一家公司做了几天文员后,发现读书好不一定工资就高。同在一家公司,大学毕业生做著文员的工作,远不如做一个门店销售挣得多,辛苦是辛苦了些,但她从小乖巧,说话也甜,虽然一开始性格有些内向,却也有不少客人觉得这个朴素的小姑娘给人感觉挺不错的,一步步下来,竟也做得非常不错。
  许媛原来的名字叫许圆,那是她刚出社会的时候,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落落有致的小家碧玉模样,所以追求的男人也不算少。但一开始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必竟要经历颇多苦难,其中一个本地户口的男友,因为家里给他找了个更优秀的所谓书香门第的女孩而抛弃了她,理由是她过于土气了,于是把名字成叫许媛,意思是告诉自己做一个时尚的城市女性,她当然喜欢城市优质的生活不愿意回到乡下去。
  「娟姐,你的衣服都干了,我帮你收了吧。」房东的衣服挂了阳台一排,想到昨天晚上很晚听到的关门声,一定又是出去玩很晚才回来,估计又要睡到中午吧。这些衣服真是,许媛拿著那件开著大领口的T恤,还有那条镂空透明的内裤一阵无语。
  想起分手前,男友带她在网上看衣服时,她对于性感装扮一率排斥地行为,那是不是也是他口中说自己土的一方面呢?想到这儿,她的心里有点黯然,还隐隐有点愤怒。
  乔志的名字猛一听像个外国人,但和他上过床的女人都知道他那方面的本钱确实雄厚。昨晚这女人太能喝了,送她回家,稀里糊涂的一块睡了。这会儿看看身边睡著的女人,胸罩都扒了,只下身穿了个底裤。被压著的胳膊麻得没知觉,胸口两团柔软的乳房在挤压著他。早晨的正常勃起也顶在女人的腿上。脱成这样跟一女的睡了一晚啥也没干,这事儿要是让兄弟们知道了还不得笑死。不过管不了那么多了,抽出手臂半天才回复了知觉,赶紧起床上个厕所。
  打开房门出来,正看到一个女人的侧面。柔软的T恤包裹出一条美妙的曲线,扎起的马尾显得清纯可人,发梢下露出一张清秀略有肉感的小脸,抿著嘴巴还有酒窝,极品,乔志有点愣神。
  那女的把整理过的衣服整齐地码在沙发上,感觉后面有人,扭头一看结果看到一个半裸男,吃惊的一时嘴巴都合不上了。
  乔志经常上健身房,身健壮又不是纯粹的肌肉男,一般的女孩子都特别喜欢这种款。他以为这家里就只有那女人一个,就穿了个内裤出来。还没完全绵软下去的小弟顶起不小的帐篷。
  「呃,美女早上好,我是昨晚跟这……」说到这儿就卡壳了,他连人家名字还不知道了。
  许媛眼光还处在震惊中,眼光隐隐地从那健壮的胸大肌到腹肌,再到下面。
  余光刚扫到那儿,就愣了一下。马上就脸红了,扭过头去说,「我知道了,你是房东的朋友。」然后急急放下衣服就跑回自己房间,关门那一瞬间,擡起眼睛看了一眼,那男的还扭著头看他,下身似乎比刚才大的。这让她不禁脸红,又有点气急。
  那美女消失在门缝后,乔志挑了挑眉毛一脸笑意,这一小会儿的经历,让他觉得比上了个女人还有感觉。这样的早晨真不赖。解决了困扰,回到原来的床头时,床上的美人儿已经睁开了眼睛,目光刚好对准他雄伟的地方。乔志在心里一阵得意,把内裤往下一拉,一根粗壮的肉棒直接弹了起来。那女人居然一阵发呆后,直接把脸凑了过来,张开嘴含了进去,乔志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弯起腰把女人的腿往旁边一扯,拉著内裤就往下褪。女人配合的擡起一只脚,那条米黄色的内裤就挂在了另一条腿。乔志扯开女人大腿的瞬间,闻到了一股淫靡的味道,不禁在心里暗自说道:骚货。伸出了手掌就捂上了她肥厚的阴户上揉搓起来。
  张娟有点痴迷得躺在床上,自己的头超出了床沿正好仰卧在那儿,男人的那根肉棒就在她的脸前晃悠,她可以任意地玩弄,含著嘴巴,吐出来,男的不时拔出来故意往她脸上蹭几下,一种淫荡的感觉让自己的双腿间越来越湿了。
  感觉到插在她阴道内的手指摸索著磨蹭到了自己的G点,几下摩擦舒服得忍不住把腿夹起来。啪的一声,自己的臀部火辣辣的感觉传来。「把腿张开」,张娟在体验到男人强势的一面时,不自觉地张大了双腿。
  男人的手指越来越过份,在抠弄她阴道的同时,也不忘记不时的去揉弄几下她的阴核。酥麻麻的快感和酸痒一块上来,她含著一根粗大肉棒的嘴里不禁传出了动听的哀鸣声。
  张娟已不记得被操干了多久,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这个姿势太羞耻了,那个健壮的男人用臂弯把她的小腿撑张在空中,自己的下身何无保护地接受著蹂躏,无论下身怎么缩紧都无法撼动的粗壮阳具有力的向她发起冲击。感觉又要来了,随著男人的退出,紧缩起来的肉穴里又挤出一股汁液,男人的龟头卡在自己的阴道口那种酸胀的感觉和肉穴里面夹吸的感觉成了显明的对比,张娟希望男人再重来一次反复的研磨,已经模糊的感觉中也带著强烈地渴望,哀鸣和急促的呼吸,伴著肉棒插拔向外溢出的黏液透露了一切。
  男人弓起来的腰身像猫科动物攻击前的蓄力一般,停顿了一下,感觉到身下女人扭动的腰肢在心里得意一笑,又快速浅插了数次,身下女人被化开了一般的表情中略似乎带著痛苦,泛红娇躯上的颤抖越来越明显。时候到了,一次贯穿到底的冲击,感觉到和把自己肉棒紧紧紧包裹的的穴肉像被茶水泡过的花瓣一样被一层层打开,继续而轻轻地撞击上柔软的花心。
  要死了,张娟最后的一个念头,随著小穴里那根烫人的坚硬肉棒向身体里面冲撞,对抗到这一刻又宣告失败,一层层被扯开的敏感褶皱被那粗大无情的东西撑开,隐藏在褶皱下的穴肉全部暴露在敌人面前,然后被那根阳具一一刮过,甜美酥爽的快感让身体暴发,穴肉无力地收缩残忍地被撑开,这也宣告著高潮的来临。
  乔志并没有射精,也没有继续抽插,但身下的女人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指抠抓的力度显示著她这一次高潮的强烈,哭泣一般的呻吟,潮红的胸口和脸颊,已经额头上可以看见的血管,还有下身被簇拥的强烈压迫感让他收获了巨大的成就感,一个男人,还有什么比在床上征服一个来得更直接,更贴切感受?没有了,这就是为什么雄性能力越强,越在本能上能够自信的源头。
  张娟这次高潮很久,乔志感觉到她阴道夹收的间隔越来越缓慢和放松,紧绷的身体也开始平复,不失时宜在花心上轻柔一顶。身体深处受到刺激,小穴里的嫩肉像忠诚的卫士一般,立马有了一个紧张的反应。
  哟……这一声含糊不清的娇吟,无法克制地跟随著这波何无防备而延续下去的高潮一起喷出。乔志的龟头像被热流浸泡了一般舒爽,而被自己眼下注视著的美人儿,迷起来的眼神已经完全没了焦点,皱著的眉像被人欺负的小姑娘一般,肉棒也被她的嫩穴紧紧抓住不放。最淫靡的是,张开的樱口中,嘴角顺著脸颊流出一道明亮的口水。
  乔志前两次早已满足,但强壮的身体完全有能力进行第三次征伐。故此这一次的结尾处,平躺下把女人好好的拥入怀里,在高潮中缓过劲来的女人也像找到了一个强壮的依靠一样,挺起胸向他的胸膛靠去。意识到嘴角的口水,还自欺欺人地在枕头上蹭了几下,以为无人发现。张娟不知道的是,在她还无神的眼睛里,有一种崇拜已经开始发亮。
  「你还没好啊。」张娟感觉到下身的酥软里那根铁棒还是耸立著,还不时跳动著,撩得她心里一丝丝的停下又慌张。乔志也应声向外抽动,哎呦,张娟的敏感还没有彻底过去,刚抽出一半的肉棒让她猛然一个哆嗦,手赶紧用力抱了一下男人的腰。似乎感觉她的尴尬,男人对她报以温暖无奈的笑容,只好又插了进去。
  又是一声短促地尖叫,你这人怎么……张娟眼睛一下被刺激的又睁不开了,随著又到来的几下轻微细腻的摩擦,侧躺的身体终于有了躲避的空间,忍著强烈的刺激向后挣扎著,终于躲开了那根让人害怕又爱惜的阳具。男人也不追击,只是耐人寻味地看著她羞怯地样子。张娟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了,男人平躺下来,那根昂起的肉棒上青筋毕露,一边又无辜地往著自己。张娟在心里暗骂了一声,随即害羞起了身,向乔志的身上趴了过去。
  张娟柔软的小手先抓了上去,在手中还在有力跳动的肉棒上,粘糊糊的全是自己的体液,撸动了几下,那种手心的摩擦中还有黏结的声音,淫靡又动人心弦,宝贝怎么不用嘴巴啊?张娟是有苦自知,刚才本来从高潮中放松下来的她,又被他抽离前的几下刺激,导致她现在夹紧的腿间还有一股热流没来得及查干净了,肉棒上面还沾到不少,可是爽到失禁这种事,怎么能让他知道啊。张娟无奈地张开了小口,把那根被自己的不洁沾染的肉棒含了下去。
  一边是内心上的一些反感,一边是那糊满粘液的肉棒进入口腔的怪异感觉。
  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那股兴奋却似乎在心里居高不下,滋生出的羞耻让张娟被头发挡住的脸颊绯红了起来。
  【对于不少过于压抑的人而方,如果承认性是人不可分割的重要本能,并非只为了繁殖,那对淫荡二字所诞生出的敏感而多的应该是对自我人性红线的恐惧。
  消除对性倾向误解的解药就是尝试著解放自己的思想,换个平常一点去看待,如果对其的想法就是一个形容词,那所谓的淫荡,也许并不存在。假如我们不那么尖锐地看待她人身上的那种所谓「淫荡」的经历,那么我们也就不会揪住自己不放,对于自己的人性认知,也是一种拯救和成长。】
  张娟在床上睡醒的时候,肚子已经咕咕叫了,醒来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男人的踪影。坐起来扯扯头发,心里不禁又默念几声男人都是王八蛋之类的话,自从离婚以后,这种念头也深植于她的内心,只不过心里也有另一半的想法就是今天的感觉实在太好。这是基于男人强壮的性能力之上的体验,对于她这样的女人而言,比其她在床上和老公配合著玩乐满足的良家妇女,更渴望有一个强大的男人来让她臣服。
  一个习惯防卫的女人很难脱下伪装去放轻松生活,因这外表是自己赖以产生自信的根源,因其是男人需要的。但如果被一个男人在床上玩弄到了媚态毕现,那这就不一样了,在欲念中挣扎而后并臣服再厉害一些的继而产生崇拜,这些是可以安抚女人漂浮的内心,给她平静和满足感。
  张娟这会儿就是这种心理,她绝对算是漂亮的一类女人,善于打扮和经营自己。离婚已久,身边也不乏形色的男人追求,但那就好像被一群兽欲的动物尾随一样,有虚荣感,但绝对下不去决心挑选哪一个。她坐在床头,穿上了睡裙,站起来的时候,腿还有些因为下体的酸软而乏力,站在那儿不由地回味了一下那种粗壮进出摩擦的强烈感觉,不自觉地又夹紧了腿,转瞬下面就又湿了。摇摇头,赶紧把这念头甩走,饥饿总算让她从欲念里挣脱了出来。
  打开房门,想去厨房找些东西吃,正巧闻到一阵美味。许媛刚把厨房清理完毕,扭头看见张娟进来掀锅盖,拿碗过来盛的时候还赞不绝口的,口口声声说要我是个男的,就直接把你娶了,太会照顾人了。许媛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也不回答。即使知道这只是句客套话,但心里还是觉得被这个自信满满的姐姐认可是件愉快的事。
  喝完一碗鸡汤,张娟收拾完自己的碗筷回来发现坐在沙发上的许媛不时擡头瞄一下自己的房间。自己也扭头一看,床下散落著一条内裤的一角,至于床上,已经是乱糟糟不能看了。那块乔志用来垫在她腰下的枕头正好面对著房门,那上面的一片痕迹还带著反光,像是在嘲笑著什么。张娟尴尬之余转头对许媛说,「妹妹你看我这男友怎么样?」
  「啊,挺好,身材……啊不是,那个」许媛被张娟这一问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木木的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吱吱唔唔说不出来答案,自己脸却先红了。不知道是因为被发现偷窥人家房间的事,还是她早上看到一个强壮男人就穿条内裤的「香艳」场景了。
  张娟一句话就把尴尬转移给了这个害羞内向的姑娘,心里也难免有点得意洋洋的。而且一个女人在另一个女人面前秀恩爱,虽然那不是自己真正的男友,但自己也仿佛不用理会内心里那一种离过婚的单身女人的阴影了。
  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张娟看到许媛那双有34D的肉球心里都有点酸,这也是女人的通病。女生宿舍经常会对胸大的女孩打打闹闹摸来摸去,故然有感情好的原因在,但更多的,还是源自于内心的羡慕。这和不少男人去浴室看到别人胯下大炮时的感觉很像。
  「我还没给你讲过我的事吧,其实我是离婚了的。」
  「啊?」许媛确实有点吃惊,在她印象里,这个姐姐一直是比较优雅自信的都市丽人,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经历。「哪个男人这么没眼光,娶到姐姐这么好的媳妇儿又放手了。」
  听到夸赞张娟还是觉得挺受用的。她也坐在沙发上很亲热地拉著许媛的手,「合不来嘛,那几年年轻,以为结婚就能守一辈子,但人跟人谁又说得好的。不过姐姐真心挺羡慕你的,身材这么好,男人天天不得眼热地围著你转啊。」
  许媛没想到这姐姐聊著聊著手就抓上来了,两人住一起半年,感情也不错了,一时兴起就在沙发上打闹了起来。张娟张牙舞爪地把许媛压在沙发上,压住握不住的那对丰乳就揉捏起来。许媛一阵气急,顺手就从骑在她身上的张娟裙子下超了进去。
  张娟没想到自己搞出的这场闹剧会这样收场,她就穿了一条睡裙,本来因为一个上午的征伐,下面都有些红肿没有恢复。许媛这一下子又整把手掌捂了上去,一被触碰,那种酸麻的感觉又来了一股热流忍不住随著收缩流了出来。张娟赶紧往后一坐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这也太尴尬了。」
  许媛也一脸的羞红,赶紧翻身往卫生间跑,关上门,却低头看了看手上黏糊的一片,清洗之前,却不由自主地凑上去闻了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