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01~04) (全文完)》

  序章「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脑海里始终回荡著这个曲调,尤凌的嘴里,也不由自主的哼出声来。
  这首歌,好像是一个电视剧的主题曲,又好像是哪个电影的片头。已经不知道前后句了。
  唯一记得的歌词,只有这么一句话。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却构成了少年唯一的心里话。
  这种感觉,好孤单。
  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已经,什么也不剩下了。
  所以,我也该离开了。
  身体,暖烘烘的,很舒服,很舒服,不过,很快,很快,身体就会变凉吧。
  虽然说刺身裸体很让人不好意思。不过,我想,也不会有人在介意了吧。
  脸上,就有点凉呢。
  尤凌摸了摸,是泪。
  「真不是男人,唱著唱著,居然哭了。」尤凌摇摇头,将蘸著眼泪的手指放在嘴里吸了一下,咸咸的,苦苦的,还有些微甜的腥味。
  浴室里的雾气蒸腾著,在暖暖的雾气中,尤凌觉得好像已经身处仙境,整个身子都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少年扬起头,微笑了起来。上方的莲蓬头,不断的喷射出温度适中的水,顺势淋到少年的脸上。
  煤气是才换好的,应该可以用很久吧。反正这一次,也不需要太久了。
  尤凌抹了抹眼睛,低下头,浴缸里的水,是红色的。
  「真多,真多啊,还要流出多少呢?」
  温热的水浸没整只胳膊,刚好让手腕那里不太冷,挺好的。
  被轻微挪开的塞子,不断地将浴缸里的水往下泄著。正好和上头倾泻下来的水柱互补著。
  「中心城区的房价也不便宜呢。出了这种晦气的事情,这栋大楼的房价都会下跌吧。不过,好像前几天也有人从隔壁的楼上跳下去。算了,也跟我没关系了。」大脑开始慢慢变得昏昏沈沈,尤凌觉得眼皮重起来了,越来越重,越来越重……飘忽的念头随意地在脑海里载浮载沈。
  一、新的考核「大师,您看,这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著我家孩子啊。」少妇压抑著声音,仿佛是怕引起什么东西的注意一般。有些紧张,又带著些许的期待,还有相当的狐疑的眼神望著眼前的少女。
  表情纠结不定,仿佛既希望眼前的来人否决自己的说法,又隐隐希望著对方的肯定。
  仿佛是习惯了这种奇异的目光,林夕夏含蓄地微笑了下,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俯下身去,认真的望向床上的女孩。
  「很漂亮的女孩子啊。」虽然同样是女性,林夕夏还是不由得在心里为这朵含苞欲放的娇嫩蓓蕾发出了暗暗的赞叹。
  床上的女孩叫叶晨雪,哪怕是在病床上,一头可爱的秀发也整整齐齐的梳理好,还炸成两个小辫子一左一右的放在枕头两边。从正面看上去,小女孩的面容清秀可爱,五官都是非常小巧精致的那种类型。不过占据脸框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凑在一起,简直像是个从动漫里逃出来的小萝莉。
  不过可能是由于缠绵病榻太久,缺乏运动和阳光的缘故,小女孩的脸蛋上显得相当苍白。在刚刚林夕夏进来的时候,这个可爱的少女正无神的盯著天花板。
  看到林夕夏看向自己,小女孩偏过头来,有些羞涩的对著夕夏笑了笑。甜甜的叫了声:「姐姐好。」
  可能也是天生的高颜值和纤细的萝莉样子带来的好感加成吧,林夕夏一看就对这个小女孩很有好感。
  来之前,林夕夏就看过这次任务的全部介绍,不管怎么说,对于一个小女孩,身体接近瘫痪长达一年之久,也实在是太过分了。不管是为了这个一看就惹人怜爱的小萝莉,还是为了自己的修行考核,自己都必须妥善地处理掉这次的E级任务。
  这个小女孩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不过林夕夏也知道,情况并不严重。
  否则,也不可能让自己前来独立处理。
  毕竟,做出判断的是林夕夏的组长兼师傅,作为全国也算赫赫有名的灵能师,他的判断不可能出错。
  「明见。」在心里低低的,夕夏暗喝了一声真言,符印打开。通过遍布在周身的结界路线模拟阴阳眼,林夕夏确实在叶晨雪的眉宇间看到了淡淡的黑气。
  说来惭愧,林夕夏倒是并不觉得自己会输,不过自己在调查局的日子里,所修行的基本上是密教、佛、道教的结界术。首重防御,哪怕是真有厉鬼袭来,夕夏也自忖能和对方战得不落下风,然而变化、侦查、卜算确实不是自己所长。
  夕夏心里也暗暗思索著:眉宇间的煞气从何而来。
  虽说这次的任务被评定为E级,作为丁级调查员的自己是肯定可以适任。不过想要妥善解决,不伤到林晨雪的身体,也换得局子里的优秀评价倒也不是随随便便的。
  看到林夕夏俯下身子看了好半天还没说话,本来沉默的站在一边的男人有些不安了,轻声的问道:「同志……首长,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
  男人的心里不是没有嘀咕。
  不知道是最近网路泛滥,让很多隐藏在内幕下的资讯也曝光出来,还是国家在上个时代大力对传统民间魔术结社组织的打压,以至于很多被压制的牛鬼蛇神也大行其道。总之,最近这些年,似乎疑似的灵异事件也越来越多了。
  以至于连国家本身都建立了一个暗地的调查部门来处理这种事务。叶中华在担任市长期间,倒也和那群人士打过几场交道。本来深受无神论薰陶的男人还暗地的笑话这群装神弄鬼的玩意儿还走到台面上来了。
  可是,当自己的女儿也开始出现古怪的虚弱症状,最严重的时候几近于瘫痪,而哪怕是自己拖关系,不惜血本的送到首都最好的儿童医院来治疗,可无论用什么样的医学手段来探查,检测结果都是一切正常。
  该用的方法都用了,听到市长家里有事,巴结的人多了去,介绍过来的有名的西医、中医海了去,吃的药,打的针也不少,让一向乖巧的女儿都一度泪汪汪的,看到穿著白大褂的人进来就怕得钻到被窝里不愿意出来。可是症状照样时好时坏。
  自己的老婆更是心痛女儿,那吃的苦药、打的针,是扎在女儿身上,痛在娘的身上,和自己都不知道吵了多少回架。最后还是一个据说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有次面露古怪,面露惭愧的说这可能是虚病,没法用实药来治,自己这伙人再怎么治,也顶多只能缓解情况。真要治本,还是要专业人士来。
  说了一通辩证思想、阴阳五行的废话后,叶中华反正是听明白了一点,这个人是没辙了。可女儿的病不能不治啊,最后,男人还是病急乱投医的找来了以前记的一个电话,求著他们过来。那边倒也好说话,打通电话后就答应派人过来。
  第一次来的是一个面容严肃的中年男人,西装革履,跟那些动不动就穿著唐装大褂啊、汉服这样的传统医师比起来,与其说是法师倒不如说更像是个上班族。
  虽说没有什么玄乎其神的神棍气质,不过不怒自威的相貌看上去很是正经严谨。叶中华的心里也踏实安定了许多。
  那个男人来了之后,也没见得做了什么。也就是问了下情况,坐了下就回去了。小说里、电视里该有的拿著罗盘算卦,搭脉瞄符完全没做。虽说女儿的症状当晚就有所好转,已经能勉强起床。
  不过,在那个西装男人之后这一次来的,却是这个比医院里值班护士看上去都小了不少的女孩。背著个普通挎包,看上去也就是一般高中生的模样。
  如果是作为学生,看样子倒是个乖巧可爱的好学生模样,可如果是作为给女儿医治的驱魔师,老实说,委实看上去让人很不放心。
  不过心里想归想,叶中华也是久经官场的老手了,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什么样的姿态,就算是自己是市长,但是现在有求于人,而且还是这样特殊的事情,脸色上丝毫没有半点不悦的意思,简直是有些谦卑的对著一个年龄远小于自己的女孩子问著。
  林夕夏沈吟片刻,说道:「嗯,没什么大事情。这样吧,我画一些符水给晨雪妹妹,喝上几天就会没事的。」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叶中华心里又是一哢哒,嘴上呵呵的笑著,心里对于这个调查局派来的小女孩更加有点不放心了。男人打定主意,准备再托托关系,看能不能让其他的人推荐些更有经验的人选过来。
  当然,林夕夏是并没有想到这个表面上笑容满面的伯伯心里的想法,就算是知道了,少女也并不会太过介怀。
  作为一个丁级调查员,虽然和那些哪怕在调查局内部也是传说的甲级成员比起来,不敢说自己有多么强大,不过对付这种低级怨灵,夕夏可不觉得自己会输。之前和高级调查员的团队配合的经验,也让少女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林夕夏按照经验,很快就做出了决断。「想必就是病死在医院里的亡灵在作祟吧!那么只要找到源头,然后消灭掉作祟的根源,一切就结束了。」
  在做出初步判断后,林夕夏接著把注意力集中到小女孩身上,这个时候,就最需要受害人本身的配合了。夕夏耐心的和晨雪沟通起来。
  详细的询问起事件的起因、经过和感觉,似乎晨雪对于林夕夏也很有好感,在少女问道的时候,并没有缩回被窝里去,每一句问话,都仔细的回忆后才怯怯的小声说道。
  虽然由于晨雪的记忆有些混乱,并没有很好的表述出来,不过夕夏还是大概理清了脉络。
  简单的说,就是晨雪在有一天,就突然全身发冷,这个时候,还并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出现几乎瘫痪的症状。只是纯粹的发冷发虚,当时也并没有在意,晨雪还强忍著上了好几天学,直到有一次课堂上,终于忍不住昏迷过去。这时候才引起了重视,然而,不管是转到哪家医院,都毫无疗效。小女孩就是这样一天天虚弱下去。
  等到彻底问清楚后,夕夏按照食水法秘调了碗水,端到林晨雪的床前,一边的美妇赶紧将晨雪扶起来,林晨雪一边小口小口的辍饮著灵水,碗中的倒影映出了晨雪一闪一闪的大眼睛,眼里充满著期待,「姐姐,我会好起来吗?」
  夕夏心里一颤,姐姐这个词,不经意间触动了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被晨雪用这样期待的目光看著,提出了这样一个理所当然到卑微的请求,林夕夏心里暗暗作痛。
  这样的小女孩,本来就是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像任何一个孩子那样在阳光下笑著玩耍奔跑,而不是这样死气沈沈的卧在床上,连起身动弹都要人服侍。
  有些事情,无可奈何,不过有些事情,是可以挽回的。尤其是,自己就可以挽回。
  对于祛除那个怨灵,夕夏的决心又加了几分。
  林夕夏毅然的点点头,用许下诺言的声音郑重的说道:「当然。」
  仅仅这句简单的话,就让晨雪破涕为笑,「好啊,拉钩钩。」
  「好啊,拉钩。」看到她脸上的欢喜,林夕夏也笑了起来,心里暖洋洋的。
  等到拉完勾后,晨雪用纤幼的手臂撑起身来,向床头柜的方向艰难的挪动了几下。抱起放在那边的玩具小熊,把它高高举起来:「姐姐,这是我的守护小熊,它会帮你打败妈妈说的大坏蛋的。」
  对于这样孩子气的说法,林夕夏自己忍俊不禁。带著笑婉拒了叶晨雪。
  不过出乎意料的,叶晨雪对于这个问题异样的执拗,小女孩嘟起嘴:「不要不要,我的小熊一定要亲眼看著姐姐打败大坏蛋。」
  叶父叶母劝阻了几下,晨雪依旧不依不饶。
  「好啦,姐姐收下就是啦。小熊一定会保佑姐姐给晨雪治好病哟。」夕夏做出惊喜的样子,笑眯眯的拿起小熊放在怀里。
  随后,在最后按照仪轨做完必要的动作,并安慰了几句叶晨雪的父母后,林夕夏转身走出病房,准备执行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