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高生放课后》

  结束仪队练习,晴媱踏著轻盈的脚步,跟其他队员们走向教室。操场边扬起一片微风,温柔地掀起她短短的裙摆,爱抚、亲吻她吹弹可破的白嫩大腿。晴媱敏感的小穴一阵抽搐。跑道边男老师们火辣辣的视奸,让晴媱的下体再度喷出泉水,高潮的欣快感让她差点又要浪叫出声…
  「呀~」「讨厌~」「色色的风~」学妹们还没适应超短的仪队百褶裙,一个个都面红耳赤,手忙脚乱地压住裙摆。看著学妹们楚楚可怜的模样,晴媱会心一笑,回想起自己刚入选仪队的时候…
  一年前的她,也像学妹们一样既保守又害羞呢!当初领到那件裙子的时候,晴媱甚至很慎重地考虑,是不是应该要退出仪队了…
  那件裙子…实在是太短了。即使她再怎么往下拉扯、再怎么小心翼翼,性感的小裤裤还是会随时让人家看到…
  「老师…」虽然晴媱从小就很羡慕仪队的美丽大姐姐,但权衡轻重,她决定放弃童年的梦想。「这个裙子…好短…我…我…可不可以…不要参加仪队……」「啊?为什么想退出仪队啊?妳是我们的下届队长耶?」台上的老师忙著发制服,没有听清楚晴媱想退出的原因。「老师…」晴媱发现整个教室的视线都转了过来,让她愈发的不好意思。「老师…我…人家…不敢穿这个裙子啦…」晴媱话一说完就后悔了。本来同学和学姐们都只看著她的俏脸,这会儿却通通都下移了几度角,看向她死命遮掩的美腿。「晴媱,妳的腿好美呀…」「晴媱,妳保养得好好喔…」「学妹的腿真是漂亮啊…怎么会想要退出仪队呢?」「哦…」台上的老师注意到晴媱的窘态,「晴媱妳拿错裙子了啦!妳的腿那么长,这件裙子当然是短了一点…」老师扶扶眼镜,看向手上的清单。「我瞧瞧…我瞧瞧…晴媱……二十二腰。喔…难怪妳会拿错裙子…」「二十二吋耶…好细呀…」「晴媱…妳比我高那么多,腰围居然比我还细…」「学妹的身材真好啊…人又长得漂亮…」「小柳,如果妳晚一年出生,恐怕队长就不是妳啰…」四周的赞叹声让晴媱红透了耳根,恨不得地上有个洞可以马上钻进去。小柳学姐是现任的队长,更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晴媱虽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她不认为小柳学姐会比不上自己。「啊…」台上的老师翻了老半天,「晴媱,适合妳的裙子现在没有货喔…二十二腰里面最长就是那样了。妳要不要先穿二十三腰的啊?」「来来来,试试看这一件…」面对身前的一百多道目光,晴媱真是欲哭无泪。虽然教室里全都是女孩子,可是她从来没有当著这么多人面前换过裙子呀…
  更何况……老师拿来的新裙子虽然长了一点点,但晴媱一看就知道还是太短。一定要现在换吗?能不能先请大家不要盯著人家看呀?晴媱轻轻咬著下唇,羞答答的美态让四面八方又传来小小声的赞叹。「天啊…好美的同学呀…如果我是男生,一定会被她迷死的…」「学妹真是漂亮啊…
  出去比赛一定会让裁判全都神魂颠倒…」「怎么办?我觉得我爱上学妹了…」晴媱看著那件超短的裙子,她实在是羞得快要晕倒了。她觉得可能要二十四腰才有适合她的长度,可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何况二十四腰对她来说也太松了…
  「老师,」小柳学姊很细心,「学妹的腿这么长这么漂亮,二十三腰的应该也太短了…」「对呀!不然学妹还是先穿学校制服吧,反正有一件制服裙也是要改短的…」另外一位学姐说。仪队平常在校内练习,多半只是穿改短的普通校裙。只有对外参加比赛或活动,才会换上正式的仪队制服。「哦…这样也好。」老师点点头,「小柳妳帮晴媱整理一下吧,其它同学继续来领制服…」「学妹,妳好害羞喔…」小柳帮晴媱拿起桌上的校服褶裙,「不用担心啦,仪队的裙子没有妳想像的短,不会让妳春光外泄的…」「学姐…」晴媱接过裙子,娇滴滴地换上。「队长不是还没要改选吗?老师怎么说我是下届队长啊?」「拜托!学妹!」小柳嫣然一笑,轻轻拍著晴媱的小脸蛋。「像妳这么美的女孩子上哪去找啊?就算妳不想当,别人也不好意思跟妳抢啊…」「对呀对呀!」旁边另一位学姐已经操起剪刀,开始在晴媱的裙摆上比划了。「只要学妹妳不是运动白痴,不会把木枪掉到地上,那下届队长就一定是妳了……小柳,这个长度差不多吧?」还没有等到晴媱反应过来,学姐已经一刀剪下去了。晴媱当场尖叫出来!「太短了啦学姐!太短了太短了!」晴媱真是急坏了。她今天是穿这件裙子来上学的,待会儿还要挤公车回去呢!「不会啦,学妹…」小柳安抚著晴媱,「妳的腿这么漂亮,这样的裙摆还嫌太长了呢!到时妳的仪队裙应该还会再短个一两公分的…」天呀!还要再短呀?晴媱觉得真是晴天霹雳。这样的长度跟那件二十二腰的差不多嘛…只有笔直站好的时候才不会走光…一但走起路来、或是微风一吹…那还不是有穿跟没穿差不多?从小到大她都是乖乖牌、好学生,从来没有穿过遮不住大腿的裙子…看著长长的裙摆寸寸飘落,晴媱真是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穿著短到不行的裙子,晴媱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背起簇新的书包,两只手紧紧捏著裙摆,晴媱踏著可爱的小碎步,无比艰难地朝公车站牌迈进。一踏出校门,她就觉得好可怕好可怕、脑袋几乎要变成一片空白。路上的每一辆车子、每一位路过的男人,好像都盯著她白嫩的大腿不放,让她羞得完全抬不起头来。对面的男人似乎都对她指指点点、十几公尺外的交谈声仿佛都在讨论她的短裙美腿…
  晴媱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羞答答的低头走著。她不敢走得太快,深怕裙子的摆动太大、又怕会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心情紧张的晴媱不断冒著香汗,润湿的制服上衣逐渐变得透明,露出里面的蕾丝镂空胸罩,还有少女白皙迷人的肌肤…
  虽然她一直努力按著裙摆,但是从学校出来后不久,侧背的书包摩擦她的短裙,已经将一边的裙摆高高撩了起来,露出她半边的美臀和性感小裤。晴媱身后很快就跟了数十位男人,尾随著她过马路、上天桥、偷拍诱人裙底。再经过高高低低的骑楼、映照了少女美腿的镜面地板、反射著裙内风光的路面积水,最后在目的地的公车站牌旁排成长长一列。站牌旁似乎闻得到晴媱的体香,每一位男人都是如痴如醉。每一台照相手机都存满了晴媱的倩影,有几个人甚至交换了名片,希望能取得短裙美少女每个角度的性感记录。公车很快就来了。男人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却都非常绅士地礼让少女先上车。他们争夺的只是靠近门边的位置,以便近距离欣赏晴媱的裙下风光。晴媱上车之候,男人们才一拥而上,死命接近她的身边,准备享用她青涩幼嫩的迷人胴体。紧紧夹在几个男人的中间,晴媱的俏脸红得不能再红了。她的粉颈、耳后、白玉般的乳房,也都抹上了一缕彩霞。男人们都非常积极进取。一个个先用手背摩擦试探,然后转过手心用力按压,很快都在晴媱的美腿和双峰上恣意探索了起来。晴媱觉得好羞耻、好自责。为什么自己穿得这么暴露、这么性感、这么引人犯罪呢?穿上这么短的裙子,露出大半截的粉腿,当然会被公车色狼给盯上呀…
  讨厌讨厌!学姐妳把人家的裙子剪太短了啦~晴媱一点都不怪这些男人。是她自己勾引人家的,怎么可以再错怪别人呢?从小到大她的衣著都很端庄,从来没有遇过色狼的侵袭。今天穿了这么诱人的裙子,当然就要有被欺负的心理准备了。晴媱没有意识到,她嘟著小嘴、任君采摘的娇俏样,带给身边的男人多大的快感…
  晴媱也完全没发现,自己的乳房已经高高挺起、正享受著男人们无微不至的爱抚…
  她敏感的处子小穴也已经被挑起了情欲,开始分泌一滴滴晶莹剔透的芬泉浪水…
  少女的体香很快就填满了狭小的空间,成为最好的催淫剂和壮阳药,让女孩和男人们的呼吸都越来越急促了……
  晴媱渐渐觉得身子好热、好烫…她的胸口怦怦跳著,有点喘……却又有点……舒服…
  「嗯……」晴媱不经意地发出一声娇吟。羞耻却又酥麻的感觉,带给她未经人事的胴体极大的快乐。「…嗯……不…不要…停…停……停下来……嗯……嗯……那里……不行啦……」「……讨厌……嗯……嗯…哦……哦……停…停啦…哦……噢…嗯……嗯~~~~」「…呀………嗯嗯……嗯~~啊………啊……嗯………嗯…哦……嗯………」紧紧地挤在人群当中,晴媱短短的裙摆已经被完全掀起,性感的小裤也已经褪到了膝窝处…
  半透明的上衣已经完全解开了,前扣式的胸罩早已松脱,正被两个男人争夺著。好几只大手在晴媱的香臀、美腿、和私处游移,泊泊流出的淫水是他们最好的润滑剂,将晴媱本来就光滑的娇肤更是涂得银漾水亮…
  「不……对不起……求求你们…不要…停啦……人家…不是故意…穿这样的………」「嗯……嗯……哦……啊……不…不要……求求你们……啊!!……哦……」「…呀……嗯……嗯…不……不要……那是……人家的……内裤……嗯……嗯……」晴媱的内裤永远地离开她了。越来越多的男人加入了情欲的飨宴。晴媱不再是站著的了,她被男人们温柔地抬起、仰卧、捧在半空中。身上的每一吋肌肤都有一只手掌负责,挑逗、爱抚著她敏感的娇躯。即使是被挤得较远的男人,也都可以看到晴媱完全裸露、闪耀著淫水的玉腿、芳臀、嫩穴、还有变成粉红色的两座雪岭山峰。「……嗯………嗯……呀……嗯……哦………天哪……不……嗯……嗯………」「嗯……好痒……嗯………嗯………不……不………嗯……嗯嗯………呀……嗯…」「…嗯……噢……嗯…轻一点……嗯…哦………嗯……嗯……啊………嗯………」晴媱的意识渐渐迷失了。她觉得好快乐、好舒服!可是理智却又告诉她,应该要觉得自己好下贱、好堕落!明明是被人家欺负,可是全身上下却不断传来快乐又舒畅的激情讯号…
  晴媱诱人的身子优雅地扭转、舞动,迎合著身边狼群的爱抚。制服上衣和短短的裙摆像是仙女的彩带,指挥著一只只粗糙的大手,尽情开发她不为人知的性感带…
  「嗯……啊…哦~~好~~好舒服~~嗯~~~哦~~~嗯~~嗯~~噢!!!」一位色狼放开了胆子,将舌头探入晴媱的小穴,让她兴奋地浪叫出声!晴媱的声音越来越娇嗲甜腻,天籁一般的呻吟让男人们更加精神百倍。「哦~~~啊~~嗯~~好痒~~嗯~~嗯~~不~~~嗯~~~嗯~~~」「嗯~~哦~~噢~~~啊~~~呀~~嗯~~~嗯~~~哦~~~嗯~~~」「嗯~~啊!~~不行~~人家~~人家~~要下车了~~求求你们~~大哥哥~」晴媱灵台的最后一丝清明,让她意识到快到家了。她温柔地将身上的大手拨开、踢著小腿挣开男人的掌握、将掀起的裙摆往下抚平、使尽最后的气力按下下车铃。男人们恋恋不舍地放下晴媱,不过手足酸软的她差点就站不起来了,还要靠身边的男人托住她的双乳,才不至于跌倒。「嗯~~对~对不起~~哪一位大哥哥~拿了~人家的~的~内裤~还有~胸罩~」晴媱实在是羞到了极点。可是她又不希望自己的贴身亵衣沦落在男人的手里…她一边整理上衣的扣子,一边鼓起了勇气跟男人们交涉。「嗯~~求求你们~~大哥哥~~那是人家~人家~~最喜欢的~~内裤~~~」「嗯~~嗯~~~没~没有人~~看到吗?~~拜托~~拜托啦~~嗯~~~」「嗯~~真的~~没有人~知道吗?~~~对~对不起~~我~我~要下车了~~」虽然距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但晴媱只能一吋、一吋地挤出去,还要不时拨开贴到身上的大手。「嗯~~啊~~~嗯~~嗯~~啊~~~拜托~~借~借过一下~~~嗯~~~」「嗯~~呀~~嗯~~对~对不起~~能~能不能~让一让~~~嗯~~啊~~~」「嗯~~大哥哥~~哦~~不~~嗯~~嗯~~~呀~~嗯~~~嗯~~嗯~~~」「嗯~~哦~~谢谢~~谢谢司机先生!」虽然身上的衣裙凌乱不堪、没有穿内裤和胸罩,晴媱仍然没有忘记应有的礼貌,下车前照例感谢开车的司机大哥。晴媱的谢谢并没有白叫。因为好心的司机先生不但搀扶她下车,还温柔地帮她抚平胸前的上衣皱褶、探入裙下擦拭她湿得不像话的诱人小穴…
  晴媱的理智崩溃了。虽然处女膜还在,但是公车上的淫乱景象,对她的理智来说已经跟轮奸差不多了。无法面对自己淫荡、骚浪、高潮叠起的肉体,晴媱的理智决定冬眠起来,退守到意识的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