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tomo的射精管理日常 (01-04)》

  1「啊……哈……哈……」
  浴室的灯下,全裸的我被用手铐彻底将四肢固定在椅子上,只能无助的感受著到下体正在被一双小巧又灵活的手不断的套弄所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已经对我的敏感区域了如指掌的她刺激十分的精准,速度并不快,但每一次的摩擦都令人回味无穷。现在,她跪在我的面前,与平时判若两人的淫秽的笑声贯穿我耳。调皮的小手轻轻地有节奏感的拨弄著龟头,感受著我在她手中无助的跳动的阴茎在逐渐涌上精液。
  今天为期五天的射精管理中的第四天,也就是说挺过今天的调教,明天就能被允许射精了。经过了两天的每天最少6次的寸止调教,加上今天刚刚进行的五次寸止,全身几乎已经敏感到了只要被她用手在脖子上轻轻划过,或者在耳边轻轻吹一口气阴茎就会完全勃起的状态。除了射精以外,我几乎已经考虑不了别的事情了。
  「嗯嗯,加油加油,今天最后一次了哟,明天的调教过后就可以开心的发射了呢。」
  她一只手捏住了根部,另一只手精心的开始刺激龟头的底部的冠状沟,动作依然不缓不急,我忍耐不住开始发出可耻的呻吟。「现在还不行哟。」当我距离射精越来越近时,她的手指的动作却越来越慢,如同爱抚一般,越来越有耐心。
  她精准的感知寻找著我射精的瞬间,尽量的延长所谓的冲刺阶段。我只能在这挣脱不掉的快感中张著嘴不断地喘著气,太过舒服导致呻吟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她的手法并不是那种一般自慰时那种轻浮的快速上下套弄,而是尽量用力握住,缓慢的,仿佛要让我的阴茎充分的感知她白嫩的手指的存在那样缓慢摩擦著。与快速套弄的刺激不同,这种厚重的快感虽然不能让你一下子射出来,但却是一步一步,结结实实的将你推向悬崖的边缘。前列腺液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
  忍耐寸止,顾名思义,就是要我从源源不断的快感中用主观意志来控制,忍耐射精。
  「要……要射了……要……」
  我张著嘴巴,拼命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真的吗?给我忍住,绝对不许射出来。」
  她严厉的低语著。
  她就像在做某种精密实验一样无比专注地盯著我勃起到充血的下体,恶魔一般的爱抚依旧充满著耐心继续著。
  我不得不咬紧牙关,盯著天花板,拼命地转移我的注意力,妄图让下半身不断缓慢被堆积的快感在阈值下惊险的摇摆。
  「不准看天花板!难得我在照顾你怎么可以不好好地感受呢,看著我,不准看天花板。」
  他再次把视线移向一心一意折磨已经勃起到发紫的大小姐。
  「这才乖嘛。」
  她诡秘的笑了。「要是射了你知道会怎么样吧,你期待了那么久的明天的『糖』可就变成『了鞭子』了哟。」
  「嗯……?有那么舒服吗?真的到极限了?」
  「呜……呜……嗯……」
  我艰难的从牙缝里泄出了细微的呻吟之间回答了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绷的紧紧的,只要身体放松一点点,那白色的液体就会喷涌而出吧。
  「真拿你没办法呢……那这样吧,最后五秒钟,忍住了今天的调教就彻底结束了哦。」
  「5~」
  我的绷紧的双腿在不断地痉挛。
  「4~」
  被铐住的双手死死的抓著椅子扶手。
  「3~」
  我拼命控制著自己的腰部,青筋暴起的本体已经承受不了在这之上的任何细微的刺激了。
  突然,她的玉手离开了我的阴茎。
  「奖励你两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我就像触电一样抽搐著拱起腰部发出了依旧未尽的痛苦的呻吟,然后摊在椅子上,像快要被溺死的人突然被拽上了岸一样,张著嘴不断地喘气。
  「啊哈,就是这个表情。」
  她轻抚著我的脸颊后吻了吻我的喉结。
  「真可爱……太棒了……做的好,成功的忍住了呢。」
  她站起,轻轻地抚摸著我的头。
  「不过你刚才骗了我吧。」
  她的语气瞬间冰冷了下来。
  「什……什么……」
  「我说你骗了我,你明明说了『要射了』却依然忍耐了那么久。」
  「不……不……因为……大小姐你让我忍耐的啊……」
  「哼,还敢顶嘴?」
  「不……对不起……我……」
  「那你明明可以忍耐,为什么要说『要射了』?我说过了吧,只有真正要射了的时候才允许说『我要射了』。」
  「对不起……对不……」
  「哈,我说过了吧,不把阴茎刺激到最极限的状态寸止就没意义了。」
  「不……不是……我」
  她幽幽的再次跪在了我依旧挺立的阴茎面前。
  「敢对我说谎,惩罚加一次寸止……其次刚刚还顶嘴,再加一次。」
  「两次?不……今天我已经……我已经到极限了……再寸止下去我会……」
  「不是说了不许顶嘴了吗,那再加一次好了。」
  她嗔怒道。
  我不敢再说话了。
  「这才乖嘛。」
  她跨上我被拷在椅子上的身体,柔顺的秀发沙沙的扫在我的锁骨,黑色连裤袜的双腿勾在我的大腿上。她全身除了内衣与连裤袜以外,只有我那件白色的格子衬衣了。灵活的腰部使那件黑色的内衣富有深意的在我已经出了一层细汗的小腹上不断地画著圈。她默默地趴在我的胸口轻轻地舔舐著我的左乳首,有些失神的我已经无力再去发出声,温润的小舌快速的拨弄引得刚刚被从地狱里拉回来的我上半身一阵颤抖。
  2「我说哈维……你看看都几点了……本来现在我们已经睡觉了……」
  她一边漫不经心的玩弄著我的阴茎,一边噘著嘴说道。
  「哈……啊……啊……」
  已经调教的敏感到极致的我在她新一轮的刺激下已经完全沦为了快感的奴隶。
  「身体这么敏感,是休息时间不够吗?这也是没办法的呢……毕竟现在已经很晚了,接下来还有三次寸止……哎,真拿你没办法呢。」
  「啊哈……对……对不起……对……对……」
  「哈哈哈哈……哈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哈哈哈……被全裸拷在椅子上,被玩弄到几乎全身都是敏感带一样却不被允许射精……哈哈哈……」
  「哈……是……我……不……不好……对……对不……对……对……起……」
  灵巧的手指的玩弄与语言的挑逗让我很快又被推向了射精,全身裸体被拷在椅子上,正在被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如同初中生一样的小姑娘控制著射精的事实已经让我兴奋到了顶端,在这种情况下几乎任何的挑逗都能让向我的注入一阵猛烈的快感。
  「啊,被这样说著却越来越兴奋了呢,阴茎的跳动已经停不下来了呢……嗯嗯嗯,差不多开始了哟。」
  她停下了漫不经心的玩弄,而是单手反向用力握住了我的阴茎,左手依旧将包皮死死地固定在根部。
  青筋被勒的暴起,在她的手中无助的跳动著脉搏。
  她开始像把萝卜一样的把我的阴茎缓缓地的向上拔,血液无处可逃的涌向鲜红充血的龟头,被她的细腻的手指与手心激烈的摩擦著。炸裂般的膨胀感伴随著致密的快感让我大声叫了出来。
  「哦哦……诶?真有那么舒服吗?」
  她坏笑著问道,轻轻地将手放在我痉挛的腰部。
  小恶魔般的笑容盯著我因快感已经有些扭曲的表情。
  「恩恩……不说话的话就是舒服的意思了吧?那么再来一次~」
  再一次,她狠狠地拔起我的阴茎,小心翼翼的感知著我射精的瞬间。
  在这样的极限状态下,我除了舒适的呻吟声以外什么都发不出来,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射精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我十分清楚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会在登上天堂的一瞬间被这个可爱的小恶魔拉下地狱。全身再次开始了不受控制的颤抖,她的小手几乎看不出在动的速度捋过我的冠状沟,先是小拇指,再是无名指……每一下细微的移动所略过的每一根手指错落有致的刺激都是如此的刻骨。
  在无名指自然的滑落到我的龟头,中指抚过我的冠状沟的那一瞬间。
  我大脑一片空白,我感觉甚至是微微的摩擦就会射精的瞬间。
  她先是完全停下了动作,手依然是反手攥紧我的阴茎。
  「不……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放过我……我……啊!!啊哈……啊……」
  我的惨叫回荡在浴室里。
  「不许动哦,你敢动一下腰明天你就别想射出来了。」
  已经不用著摩擦了,我感到只是她的小手持续对我阴茎的紧紧压迫就可能让我射出来。为了忍住不让在海啸一样的快感面前抽动腰部,我咬紧牙绷紧了每一寸肌肉。
  「不……我……我不……不行了……」
  现在这根已经被逼在射精边缘的阴茎,别说是轻轻摩擦了,甚至就是她猛然放开自己的小手所带来的压力变化都毫无疑问的会射精。她无比凝重的注视著我的阴茎,深深吸了一口气。
  「千万别动哦……」
  在可能她的小手开始缓慢的逐渐的放松,尽量让阴茎的受力变化进行的缓慢,以确保不给予突破阈值的刺激。她先小心翼翼的让按压在最有可能导致射精的阴茎头冠部分的中指完全离开。
  「哦……哦……哦啊……」
  然后,猛地彻底放开了手。
  「极限寸止完成~」
  随著她愉快的宣言,我的腰部猛地拱起,随著全身剧烈的痉挛颤抖。
  她的右手和左手再次一起捏住了我的阴茎的根部,两个拇指抵在了我的输精管上,愉快又兴致勃勃的看著我在她的小手中拼了命的抖动的青筋暴起的充血的阴茎。仿佛灵魂都被拔出来的呻吟声就被卡在喉咙里只能发出细微的「啊啊」声。
  几秒种后,我重重的落会了椅子上,手铐和椅子被我剧烈的动作弄得叮当作响。
  「哈……真可爱~太可爱了……我最喜欢哈维君了~」
  她将椅子的后背调低,欣喜的趴在我像一只虾一样弓起的裸体上,她小巧的躯体随著我腰部的抽搐而上下抖动著。贴在我的胸口享受著我急促的心跳与差一点点就解脱的痛苦,右手则沾著我的滴落在小腹的前列腺液玩弄著我的乳头,可怜的肿胀的阴茎就在她深色的内裤之下,黑色连裤袜的双腿之间挥舞著空气,独自孤独的冷却著。
  我仰著头,双目无神的望著天花板,大脑除了想要射精已经无法在思考别的了。
  「加油哟,哈维君,今天还有两次就结束了。」
  还有两次……?这样的地狱还有两次?不……会死的,一定会疯掉的……
  「让我……让我射出来……好痛苦……啊……啊……」
  她舔舐著我的锁骨,轻轻的抚摸著我的头。
  「乖……乖……很痛苦吧。」
  她继续往上攀,轻咬著我的耳垂。
  「乖……乖……」
  在她温柔的抚慰之下,我紧绷的全身与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眼神迷离的靠在椅子靠背上。她随手抽出一张纸巾,擦拭了我刚刚溢出的眼泪和嘴角流出的口水。
  半响,当观察到我的心跳声逐渐放缓,她噩梦一般的小手又再次捏住了我的下体。
  「那么,倒数第二次开始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