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的回忆》

  我大学毕业后,虽然不用当兵,但经济不景气马上就让我成了失业一族,在家待了两个多月后,想想也不是办法,跟爸妈讨论后决定到台北补习考公职,因为家住花莲,补习相关的资源根本比不上大都市,而姐姐也说我可以去暂住她那边。
  我姐毕业后就到台北工作,已经生活了两年,在内湖一家公司作会计,从小就是大姊头个性的她,虽然长发披肩,身高将近一百七十公分,身材也很好,但不晓得为什么,一直没有谈及婚嫁的男朋友,平时上班,姐姐总会把长发盘起,穿著制式的白衣黑裙套装,这时的她显露十足的女人味,总叫我著迷。记得那天刚好是礼拜五,补习班因故调课,所以我不到中午就回来。我回到家中没看到半个人,也就回房休息,等我醒来已是下午两点了;正想出门吃午餐时,却听见姐姐的房里传来声响,我轻轻的走到姐姐的房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女子淫叫的声音。起初我觉得惊讶,因为声音一听就知道是日本A片,我直觉想到姐以为我不在家在偷看a片,但仔细听却发现有股声音比喇叭传出来的更真实,我从门缝往姐姐房间看,竟看到姐姐正赤裸的躺在床上,手里拿著情趣按摩棒在磨擦下体,另一只手紧紧握著乳房,她的上半身弓起,头往后仰,发出比电脑萤幕上更淫浪的叫声,似乎还伴随著念念有词著什么..看到这一幕,对于毫无任何性经验的我来说,著时震撼了我久久不能释怀。我起身赶紧回到房里,我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现姐姐那美丽的胴体,尖挺的双峰,粉红如婴儿般的乳头,雪白的臀部,白皙如月的肌肤。手不由得的握住我坚挺如钢的肉棒不断的上下套弄,脑中幻想著我那有精明气质的姐姐,也有这样淫荡的一面;我手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又一阵酥麻后,姐姐第一次成了我的性幻想对象。过了几天,我开始留意姐姐每天作息时间、她今天穿什么衣服..等等,有时候她会穿小细肩带内褡套装,或是大腿丝袜等比较性感有女人味的服饰时,我就会想办法在她之后洗澡,为的是拿她的这些衣物猥亵套弄一翻,虽然理性告诉我,不可以对姐姐做出太过份的事,可是一天晚上,趁姐姐上厕所时,我竟将安眠药偷偷的倒入她的茶中,再拿起我之前偷偷预先打好姊姊房间钥匙,潜入她房内,我下面的弟弟,早已直挺挺的站起来,我见姐姐不会醒来,心里不由得大胆起来,就在她旁边打起手枪,「啊……我要射了……」我低呼一声,就在姐姐的雪白大腿上射出了滚热炙烫的精液,我感到龟头一烫,脑筋一片空白,我身体一阵抽慉下,把姐姐紧紧的抱住,抱了一会儿,姐似乎有点要醒过来的样子,我赶紧擦拭干净,替姐姐把被子盖好,悄悄地退出她的房间。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有一段时间家里的气氛变的有点怪异,姐姐似乎有意无意的与我保持距离,姐姐是不是知道我迷昏她?我该怎么?可是后来姐姐好像又若无其事?一连串的问号使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姐姐。两个月后,一个礼拜六下午,当时已进入冬天。姐姐突然拉著我要我陪她去发廊,说要我帮她出主意,她想换一个比较好整理的发型。来到发廊姐姐左挑又选加上女设计师,你一言我一句,我哪有出主意的份;难怪有人说:「三个女人就像是一个菜市场。」我选了本杂志,坐在角落看,看著看著不知不觉的睡著了,直到有人摇醒我。「睡猪还不起来!」我揉了揉眼睛,呆呆的望著她许久……姐剪去了长发,变成像小s般俏丽的短发;「不好看吗?」姐姐笑著脸对我说。「不是,很好看!」我以一种诧异的表情看著她。「那是哪里不对?你好像不是很……」姐姐疑惑的看著我。「我是太惊讶了!没想到姐姐妳居然变的如此……不同!」我试著把我的感觉,用形容词表达出来。「其实应该说是另一种风情,另一种感觉吧!总而言之是更年轻,更漂亮吧!」我想了很久,才说出口来。「我以为不好看,害我担心的不得了。」姐姐终于满足的笑著说。这时姐姐眼中闪耀著自信的光芒,与充满诡异的眼神。我们离开了发廊,坐上姐姐开的轿车,姐姐口中直啷嚷著肚子饿了。我们一路开著车,往北投阳明山上开去。我们找了一家餐厅,大快朵颐的填饱肚子,等吃完饭后我们才发现周末有好多人来这泡温泉;姐姐提议我们俩去泡温泉澡再回家,于是姐姐到车上拿了两条大毛巾。回到餐厅,服务生领著我们到餐厅后面的澡堂,里面是隔著一间一间的小房间。由于是周休假日,里面几乎客满,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对夫妻洗完出来,服务生催促我们俩赶快进去,我和姐姐尴尬的互相看了一下,一动一也不动的站著。
  「你们小情侣赶快进去,要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服务生从后面一边推著,一边说著。「请你们将门锁好。」服务生说完便离开。空气中弥漫著硫磺的气味,小房间内只有一个大概容纳两个人的小浴池,及两张塑料小板凳,墙上则左右各有一排挂勾,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姐姐涨红的脸庞。「服务生真是的,居然把我们当作情侣,真是搞不清楚状况。」姐姐首先开口说。「谁叫妳剪了那么年轻的发型,也难怪服务生只给我们两个人一间浴池。」「你真的那么认为吗?我本来就很年轻,年轻又不是我的错。」姐姐说。「那现在怎么办啊?」我接著说。「我想想看……那就我们背对著背脱衣服,背对背将身体冲干净,再一起进入浴池泡澡。」姐姐居然想出了这个办法,我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只好照姐姐的话去做。于是我们俩背对背将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我们坐了下来拿水杓将身体清洗干净,于是我们俩便一同进入浴池背著背泡澡,而姐姐滑嫩的肌肤不断摩擦著我身体的时候。我那下面的小弟弟,一点一点的膨胀起来。「欸,我帮你搓搓背吧!」姐姐说完便转过身来帮我洗。噢!真是舒服。
  「欸,该我帮妳。」
  「嗯...」姐姐突然开口说:「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你是不是有偷偷的进入我的房间……」这时我的内心震了一下,难道……姐姐早已知道吗?我故作镇定的不说话,时间仿佛停住;我的心,砰砰的像要跳出来;我心中一直在闪过几十、几百、几千谎言,但是似乎无法找出一个完美的谎言。我心中暗自大喊著说:「这下完蛋了!!!」「其实……你那天晚上对我做的事,我都知道。」姐姐面无表情的说出。我倒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低头不语。我只有等待姐姐要如何处置我;我想姐姐应该不会原谅我吧!死就死吧;我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勇气,不等姐姐开口,我一口气的说出连我自己都不知有何后果的话。「姐姐,我从住进妳家的那天起,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交女朋友;那是因为我其实深爱著姐姐妳啊!
  我也是最近才了解这个事实,只是我还是妳眼中那个永远的长不大的小弟弟;好几次,我在梦里与妳缠绵,想著妳是我的美丽的情人,只是那毕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姐姐平静的,听我说出我心里的话,脸上的表情也从生气、惊讶,转而陷入沈思的表情。「那你也不可以偷偷的迷昏我,趁我昏迷之际,在我旁边自慰啊,而且..还射到人家身上...」姐姐气呼呼的说。「因为我先前也看到了妳在自慰,我只是克制不住我内心中渴望的欲望,你可以怪我迷昏了妳,但我并不是玩弄妳。」「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在自慰..」姐姐涨红了脸,睁大她水汪汪的眼睛说。「我有次提早中午就回家睡觉,却听到妳房间有声音……」「我以为你会很晚回来,没想到……」姐姐大概想起那天激情的画面,却被我看到她那美丽的胴体,如A片般私密房事。不由得害羞的低头。我见姐姐似乎不再生气,也好像原谅我了,心中如释重负的放松情绪。小房间外传来服务生敲门的声响,把我们拉回现实中。「剩五分钟了,快去穿衣服吧,我们赶快回家去吧。」「嗯!」我拿起大毛巾擦干身体,快速的穿起衣服。随后,姐姐羞红著双颊,尴尬的离开浴池,身上裹著大毛巾,一一将衣服穿上。离开餐厅后,姐姐开著车子下了阳明山。对于刚刚我真情的告白,我不知道姐姐心里怎么想?姐姐是不是不怪我?车内只有西洋抒情音乐声。「其实……」姐姐首先打破沉默。「两个月来我反复的在心里思考后,我在最近终于想通一些事。」「妳想通什么样的事?」「那就是……」姐姐深深的呼吸后,接著讲了下去。「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已不再是只有亲情,我发现我渐渐的把你当作是男人看待;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跟屁虫,最近我的梦里,常常出现你的身影。」我发现姐姐脸上的表情是很认真的。「妳的梦里……?我们都在做什么。」姐姐羞红的脸说:「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做……那种事啊。」「什么事啊!我们都做些什么事。」「情人之间的好事啊,你不要再假装不懂了。」「是真的吗?妳真的梦到我们……」「对啦!对啦!」姐姐打断了我想说的话。我终于了解到姐姐内心深处的想法,我有点不相信我听到的话,没想到姐姐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刚刚在山上我豁出去,不计后果的告白,居然打开了姐姐内心深处最私密的秘密,这真是我意想不到的结果。有了姐姐这番话,我按奈不住我心中的激动,我想我应该继续采取攻势,瓦解姐姐内心中最后的屏障。于是我开口说:「姐,那又为何跟我说这些事呢?」「我曾经想要一夜情,但是一想到跟陌生人做那档事,我想我是无法接受那样的事。
  加上你刚刚在山上你那段冲击我内心的告白,我想我应该跳脱你我之间的关系,更何况这样对你我都好。」「姐,我没听错吧!我们真的可以做吗?」我喜出望外的回答。「与其跟陌生人,我想我比较能接受你,算是便宜给你这只大色狼。」听完姐姐这么说,这时我们的关系已从姐弟,转变成为男女之间情人的关系。转眼我们的车已经回到家门口,我跟姐姐面对面相望,此时我们眼神交会,已不需任何言语。我们俩皆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我牵起姐姐的手,一起走入家中,一关上门,我们站在玄关拥抱,热烈地亲吻起来;我们俩同时像触电一样,同时身体震了一下,那种感觉真是甜蜜,我想姐姐一定跟我有同样的感觉。我贪婪的双手,不停在姐姐的身上来回滑动;而当她的手在我的身体游移时,那情欲的电流,就像在我的体内到处流窜。最后,我将双手停留在她那丰腴的双乳上,姐姐闭上眼睛,享受著我带给她身体不断的爱抚,而她的呼吸也渐渐的急促起来,她似乎陶醉在性奋的高潮中。就在我想拉下她连身的洋装时,姐姐娇喘的开口说:「弟……弟……我……们…………我们……快……点……回……房间……去……好不……好……吗?」「好……好……好……都……听……妳的………都听……妳……的……」「那……你……还不……还……不……松……手……」我放开了手,姐姐似乎松了口气,示意要我先到她房间床上等她。我来到姐姐的房里,在姐姐那柔软的大床上,静静的躺著;身上覆盖著充满女人体香的被子,内心满怀期待。姐姐进到房间里,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她身上穿著浅香槟色丝质睡衣,蕾丝的小裙摆刚好遮盖著雪白色大腿的一半,秋天的夜里,透出一丝丝的凉意,在这房间里却一点也感受不到。因为,姐姐和我俩人炙热的身体,在这房间里,早已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我将姐姐环报在我的怀里,将她的脸轻轻托起,将我那火热的嘴唇,贴上她那温热的红唇。甜蜜的爱意在我们俩的心里滋长;爱欲在我们俩的身体里,如同烈火般熊熊的燃烧开来;湿润的双舌,浓浓密密的交缠在一起。围绕著我们两人的是,窒息般的感觉;四只臂膀交错著,不断的爱抚对方发烫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我们俩才将彼此浓密般交缠的身躯分了开来。姐姐将我白色宽松的T恤脱下,将我推倒在她那柔软的床上。以她的舌尖,挑逗起我身体里面每个细胞的欲望。我的嘴里发出「噢……噢……噢……」的声音。我将双手缓缓的由脖子底下,伸入她的丝质睡衣内,直到双手握住她那柔软的乳房上,来回不停的抚摸。「哦……噢……嗯……嗯……嗯……」姐姐口中也忘情呻吟。姐姐和我像是久旱的大地,下了一场大雨,及时滋润姐姐和我干枯的心田。我们不断的在对方身体上,找寻、探索彼此身体里,最深层的男女欲望。不知道缠绵了多久,我们才分开,一起平躺在床上,我和姐姐像两个偷做坏事的小孩,不禁相视而笑;「脱掉衣服吗?」姐姐说「嗯」我一个翻身,将我身上的短裤、内裤脱掉,一下子肉棒就暴跳出来,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亮出它,所以觉得有点别扭;但姐姐毕竟是有过经验的人,起身后先一伸手将它扶住,接著用她的舌头去舔弄它,从根部往龟头的方向不停舔著,然后再轻轻地含住一点点,吐出,再含深一点点..肉棒渐渐沉没在姐姐嘴里,一种湿湿热热的触感由下半身不断传来:「嗯……嗯……嗯……」我兴奋的想要大叫出来,继续感受姐姐充满技巧的口交,我转过身来,将两根手指,放在她的肉缝上来回摩擦;姐姐则持续将我的肉棒含著,每当我的手指在的底下滑过,她的身体总会性奋的,如同蛇左右般的扭动。
  「插进去.....!」
  「用..手吗?」姐姐一边含著肉棒,一边含糊地点点头我的心跳得乱七八糟,下意识地用手往肉缝中一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可以往内深入的穴口,我用中指尝试再深入一点,姐姐突然唔唔地发出呻吟,我知道就是这里了,于是将中指缓缓完全插入!插入后整个手指被包夹得紧紧的,在抽动,转动,来回抠弄之下,小穴似乎越夹越紧,我索性连食指也一起插入,姐姐似乎陶醉在一阵一阵的高潮中,整个人像失去意识。我看她好像累了,就慢慢抽离她的身体,但姐姐迅速的起身,将双手环住我的脖子;我的双手则撑在床上,此时我和姐姐四目交会。
  「你想做吗..?」这句话几乎异口同声地从我和姐姐的嘴里说出来,只是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姐姐起身将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接下来做的坏事不可以让别人看到;」姐姐笑著说「刚刚的坏事?」「刚刚只是比较亲密而已,」
  「再来就是..做爱啰」
  「那..准备好了,姐我要上妳了哦」「嗯..」姐姐紧咬著下唇,等待著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的样子。当我的阴茎整只进入姐姐体内里时,前端的龟头像被箍住,整只阴茎被姐姐滑润的、温暖的阴道紧紧包裹住。在我肉棒进入姐姐身体里面最深处时,姐姐只是紧紧地抓著我,忍受著我对她身体的侵犯;「嗯……嗯……嗯……哼……哼……哼……噢……」我开始在姐姐那紧实的阴道内,用我那坚硬如钢阴茎,由慢逐渐的加快速度;我撑起上半身,姐姐的双手则是放在我结实肩膀上,紧紧的扣住。姐姐胸前那对尖挺圆浑、丰腴的乳房,在我下体逐渐加快速度的撞击下;胸前的那双乳,也跟随著节奏,上下起伏、不停来回震荡摇晃著。「啊……唔……啊……哦……嗯……快……快……快……」姐姐在我不断的冲撞之下,忘情的叫喊著。「姐……姐…………啊……啊……姐妳舒服吗……嗯……嗯……」「弟弟……你…好会撞……弟弟……好…硬…哦…」「真……真……真的……吗……我……我太……舒……舒……舒服……啊!」「弟……你……你……你……弄得我……我……我……骨头……骨头………都……酥……酥……掉……掉了……身……身体……都……都散……散……了……」房间里,只剩下男女间的淫荡声,我和姐姐在床上忘情的交欢著;姐姐清秀的脸庞上,随著我卖力的抽插下,只有流露著淫荡的笑嬿。我臀部的摆动越来越大,姐姐的身体弓曲起来,双手则伸到我剧烈摆动的臀部上,迎合我的下体的冲击。「啪……啪……啪……啪……啪……啪……」我抓著姐姐的柳腰,流下的汗珠滴滴落在她雪白的胸口,「啊……姐姐…要死了……飞上天了……飞上天了……」姐姐越叫越大声,双手还不断在我的胸前磨擦,不一会,我被姐姐阴道内异常收缩与手掌的双重刺激下,肉棒一阵酥麻,我想将我那浓稠的精液,射入姐姐子宫里;但终究还是拔了出来,在一阵又一阵的抖动下,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喷溅在姐姐的身上。理性恢复之后,好一段时间我俩默默无语,直到我们牵起彼此的手,我在姐姐满足红润的脸庞上,轻轻一吻。从那一天起,开始了我和姐姐前后三年的同居生活。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