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别人肛交的妻子》

  我是一名普通的打工族,赚得不多,但为了家为了妻子,我可谓拼尽全力,加班是常事,最近我已经有几个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了。终于一个项目完成,中午回到家便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入睡。当我醒来,一切都变了,变得太疯狂了!
  事后妻子把她的微信密码告诉了我,我一边看她和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一边回想著这一切的发生经过……
  妻子殷苑芹27岁,是那种温文尔雅、落落大方的贤妻良母,拥有少女身体、熟女的风韵。这个时候的苑芹是最美的,正如她的死党所说,建议苑芹随身带避孕套出行,随时可能遇到强奸,至少有了避孕套,损失得会小一点。
  言归正传。那是一个半月前,正是我开始忙于公司的项目开发的时候,漂亮的苑芹闷在家里就无聊的上上网,偶然的机会加上了一个叫「成功男士」的人,他47岁,事业有成,有自己的跑车和别墅,而且很会讨女人欢心。
  这个男人并没有用钱直接去砸苑芹,而是用了「坦诚」的聊天方式,让苑芹接受他称为一个可以谈心里话的蓝颜知己。可能我太忙了吧,看著聊天记录里的苑芹的内心感觉很陌生,我想也是因为她不想给我带来压力,所以有些话不对我说。
  聊天内容是有关家庭、夫妻、社会压力等等的话题,苑芹表现得非常坚强,而那个男人为了博得她的信任,也违心的劝苑芹多多理解我。天真的苑芹真的当他作好朋友了。到后来聊到了性生活,她也很坦诚的和他聊天,男人还是很礼貌的谈著性,让苑芹不觉得恶心反而很著迷,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
  终于这个男人说,他喜欢苑芹,而她的反应让我很心酸,她没有拒绝,反而说对这个男人也有好感,苑芹知道自己的魅力,所以想到男人会喜欢上她。但苑芹对别的男人有好感不代表背叛,这种界限就是如此微妙,而我即将戴上绿帽子!
  男人说自己很有钱,但是唯一喜欢的是苑芹却已婚了,男人说自己很痛苦,不想继续下去了,因为他不想破坏我们的家庭。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呀!但是他要一件苑芹身上的东西作为纪念品,算作回忆,那就是她的内裤!
  我知道苑芹很爱我,知道她很保守,但在这个时候她像中了魔咒一样。考虑一番后,她答应了男人的要求,当然内裤是干净的,用非常漂亮的口袋装著,两人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他送给苑芹的是一条裙子,而裙子里面装著五千元钱。
  事后男人解释——五千元并非是内裤的交换价钱,而是一份心意,实在不知道给苑芹买点什么好,就让她自己买点东西吧!苑芹看著身上廉价的衣服,可能就动摇了吧!
  而正是因为这五千元,才有了苑芹给我买的那件让我垂涎很久的衬衫,如果我知道钱是这样的来历,而不是她积攒的,我会将其撕得粉碎!这个时候有些可怜苑芹,每个月我只给她几千元的零花,此刻我却对她无法愤怒。
  有了第一次,很快就有第二次,男人提出更过份的要求,要苑芹穿过的内裤作为纪念!这个恋物狂贪婪地盯上了我那美丽的苑芹,而她又在一番考虑后,决定这么做了,只是这次换来的是二千元。男人在视频里拿著苑芹的内裤放在鼻子底下嗅著,而她的反应是:「不要啦!太难为情了,我不喜欢这样。」傻苑芹,这种拒绝会让那个男人更兴奋的。
  苑芹觉得这是一种无损失、不出轨的交易,只要把好这个限度,赚点钱也无所谓的。于是有了第三次,他们在我家见面,而见面时间就是我完成项目的那天中午。我回家后喝了一杯水,里面掺了安眠药的水,我人事不省的睡在床上,而苑芹也喝了一点,只是昏昏沈沈而已。
  这个男人来我家假藉作客的名义要来侵犯苑芹,在去卫生间的时候将安眠药放入我们的水壶,并在苑芹昏昏沈沈后喂了一颗春药给她。而我回来的时候苑芹怕我误会,将那个男人藏在了客房。
  接下来就是他们的时间……当我醒来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苑芹睡在我旁边,很疲惫,很困倦,我下意识的将手放到她内裤下面,发觉湿湿的,而且有精液的味道。我惊醒了,这个时候发现被子上有一张纸,上面写道:「先生:你好!你一定很惊讶,我占有了你的妻子,一共做了三次,每次都是内射。第一次是肛门,第二次是阴道,第三次还是肛门,我赞赏自己的龙精虎猛,更赞赏你妻子的百般娇媚。看看她的内裤裆部满是我的精液,你一定会感到难过,听说你至少七、八次要求和妻子肛交,但她从未答应过,结果她肛门的第一次归了我。哈哈,真的很爽……」
  看到这里我快崩溃了,再看苑芹的下体,她用力地捂著下身眼泪不停地流淌著。安抚完她,我打开了微信看了聊天记录,不一会那个男人上线了,我没有愤怒的咆哮,而是在听那个男人的讲述。
  「如果你想知道你妻子是怎样被我玩的,就不要说话,看我打字。女人的心我最了解,尤其这么善良的女人。哈哈!我喜欢她的内裤款式,有气质、懂生活的女人内裤都是那么的上档次,第一次虽然是新的,但是她为了不让我讨厌,把内裤洗得干干净净,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在乎我、喜欢我。哈哈!」
  「第二次那条穿过的内裤更是美味,上面有阴毛、白带,还有爱液黏在一起,穿的时间也比较长。你的妻子想把自己穿过的内裤完全的味道呈现给我,在脱下来之前,她的屄湿了,因为她想到另一个男人,她喜欢的男人要享受她穿过的内裤,爱液自然流出来了,果然是骚女人。」
  「该说说我是怎么操你妻子的了。当她吃了春药,就想找男人操她,当时只有我能满足她,我和她的第一次做爱,一定要是她真正的第一次,你妻子的第一次就只有屁眼了。哈哈!干净的女人连屁眼都不怎么臭。」
  「我很会玩,开始只进去一个龟头,当然她那么美,刺激得我一会就射了,这样她不痛,而且我可以把精液灌进去做润滑剂,然后再操她的阴道。阴道里爱液多的是,我把爱液弄得满阴茎上都是,然后把湿滑的阴茎插入满是精液的肛门,那就轻松的进去了。她不痛,却很爽,所以她在配合我,让我完成了三次内射。」
  「怎么样,你听了后很兴奋吧?你妻子的屁眼是我的,你以后就不要用了。哈哈!」
  在我刚要发怒的时候他下线了,回头看见苑芹起来去洗澡,她用力地洗著下身,始终无语,始终流泪。而这个时候的我连自己都无法安抚,更无法去安抚她了。
  时间冲淡一切,一个月后,似乎我和苑芹的精神都好多了,那天早上她非常温柔的送我出门。工作到中午,我一个劲的打喷嚏,但也不是感冒,我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于是就偷偷的跑回家。
  还是上次中午的时间,我悄悄的打开房门,看到地上有一双皮鞋,我的心咯登一下,差点晕倒在地上。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轻轻走到卧室门口,房门没关,只见那个场景让我永生难忘:苑芹像母狗一样趴著,而还是那个人跪在她身后操著她的屁眼。
  「怎么样,雅,屁眼爽不爽?」
  「嗯……」
  男人停下了动作:「要好好回答我,不然我就不给你高潮。」
  「求求你不要,啊……不要停……啊……」
  「爽不爽?告诉我!贱女人。」
  「爽,好爽!我的屁眼只被你插才爽。」
  「我和你老公谁更好?」
  「求求你别这么问好不好?」
  男人再次停下动作,用力地打了苑芹的屁股一巴掌:「贱女人,你打电话给我说屁眼里痒,开始上瘾肛交了,你要求我来操的,你要是再给我扭扭捏捏的,我就让你一辈子操不成屁眼,痒死你个贱屄!」
  天啊!原来是苑芹主动的。不可能,这不可能呀!我实在无法相信。
  这时候苑芹带著哭腔说:「你更棒,我不让老公操屁眼,我怕痛,只有你会操,会让我高潮。」
  「继续说,把你心里刺激的话、见不得人的话,全说出来。」男人开始继续抽动著。
  苑芹似乎要接近高潮,开始胡言乱语一样的说著:「我天生两个屄,前面是老公的……啊……好爽……后面是新老公的。后面的洞不许老公操,前面和后面都让新老公操……啊……我要到了……」
  「你这个贱女人,以后该怎么做知道吗?」
  「我知道,我是新老公的,你随时可以玩我的屁眼、玩我的屄,以后新老公要我的内裤,我随时给新老公,香味的、臊味的,厚厚的白带、黏黏的爱液,有阴毛的、浸著尿的、黏著粪便的,各种样式的内裤全给老公享受。好老公,亲老公,让我高潮吧!我要到了啊……被电了……啊……啊……天啊……啊……」
  这个时候男人也射了,苑芹的肛门里再次布满了男人的精液。然后男人懒洋洋的躺下,苑芹给他擦干净,再将自己白条条的身体钻进了男人的怀里,陪他休息。而我真想冲进去杀了他,但是苑芹会被吓到,我只有轻声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们醒来作个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