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交易(1-10完)》

  第一章「这些都是下午的行程,请总裁准备一下。」
  齐宇建设集团的总裁秘书张敏一一报告著重点行程。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齐氏王朝老三,也就是分支集团「齐宇建设」的总裁齐尘神情专注的记下她的报告。
  张敏点点头,转身准备走出办公室。
  「等一下。」齐尘出声喊住她。
  「总裁,还有事吗?」她必恭必敬地道。
  「三点钟和育达的见面地点通知更改好了。」他微蹙起眉宇,在那张混血儿的绝魅费司上产生一抹不相容的烦郁。
  「更改地点?」张敏赶紧看一下手中资料,似乎有点惊讶地说:「荣亚饭店……这家饭店的服务与餐饮一向不错,不知道总裁为何不满意?」
  「不是不满意,而是……」他擡起头看著她,迟疑了一会儿才说:「算了,还是照旧吧。」
  「总裁?!」张敏眉头轻锁,「我只是问问,若你真觉得需要改,我会依你的吩咐通知对方。」
  「不用了,谢谢你。」他勾起嘴角,这一笑倒是软化不少他脸上棱角分明的犀锐线条。
  张敏看了心神一阵轻荡,微微红著脸地走出办公室。
  就此齐尘的思绪便陷于半个月前与那个陌生女子的邂逅中——才从男士洗手间出来的齐尘突然看见一个女人从他面前直接冲撞过来,若非他人高体壮,说不定会被她狼狈的撞倒在地。
  「小姐,你在做什么?」他趁她因反弹力倒地之前用力握住她的腰。
  「你这个大色狼放开我……」没想到她居然反咬他一口。
  齐尘放开她,眯眼瞧了她数秒,越过她便打算走人,可这怪怪小姐居然对著他大喊——「等一下。」
  「不知你喊住色狼做什么?」他回头对她轻哂,「还有……」齐尘又指指门上头贴的「绅士帽」标志,「别说我没警告你,这可是男士专用洗手间。」
  「哎呀,那是我搞错了?」她掩嘴惊呼。
  齐尘微扬起下巴瞧著她那副造作的模样,才察觉这个女人极可能是明知故犯,至于目的他就不想揣测了,仅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后便迈步离开。
  「喂——」
  她居然上前挡住他,这下齐尘更能确定她的「用意」。若他猜得没错,这女人八九不离十是想搭讪他。
  半眯著跟,瞧瞧她那张算得上美丽的脸蛋,如果她能适可而止将会更好,只可惜他对花痴没兴趣。「小姐,我很忙。」
  「我也很忙呀。」她双手交错在背后偷笑,一副缠定他的模样。
  「很好,那你就尽可能简短说出你的目的。」他双臂环胸,面无表情地望著她。
  女人朝后退了步,仔细端详著他伟岸的体魄、俊冷酷绝的外貌,半晌才说:「出个价吧!」
  「出价?!」他好笑的挑起眉,「你是在开玩笑吗?对不起,我还有事。」
  这下齐尘不再理会她的叫喊声,迳自走进会议室,继续他未完成的商务小型会议。
  数分钟之后,有位女服务生进来加茶水,「这是本店最好的茉莉香片,老板特别招待的哦。」
  乍听这声音,齐尘感到耳熟,但他并没多想,可当那女服务生将茶倒到他面前杯中时,却说:「谢谢你刚刚在洗手间门口扶了我一把,要不我可就摔得非常难看,丢脸死了。」
  洗手间?!齐尘猛擡头,这才发现倒茶的女服务生竟然就是刚刚那个紧缠著他不放的可恶女人!
  更可恶的是,她言下之意好像是他误闯女厕,这才会在门口扶她一把!
  看著其它人朝他投递而来的奇怪眼神,他只能静默不语,然而却对她有了极深的厌恶感。
  「不客气,如果已经没事了,就请你离开可以吗?」齐尘有风度地对她一笑。
  经他这一笑,她却傻了,因为这不是她预料中的情况,他应该完全失控的暴怒才是呀!
  「怎么?小姐,你……若要感谢我,不妨等我开完会。」齐尘那对蓝眼闪过一道促狭光影。
  宋菱被他这一反诘竟呆若木鸡地傻在那儿,半晌后才甜甜一笑,「你这男人还真有意思,那我出去了,你们慢用。」
  「哇塞,我说齐尘,罩女孩子你还真有一套呀。」另一公司的小老板忍不住开起玩笑。
  齐尘嘴角虽含笑,但内心已对这个怪异的服务生有了某种戒意。
  如今他将再次前往那间饭店,就不知会不会再遇见她了。
  叩叩——门扉突然发出了轻叩声,震醒了他的思绪。他深吸口气才说:「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人事室江经理,他支吾了一会儿才道:「总……总裁,真是对不起,我有份人事资料误……误夹在呈给你的报告中。」
  「哦。」齐尘眉一挑,接著摇摇头,「下次别再出这种纰漏了,我还没看,你自己找吧。」
  「是……」江经理赶紧走上前,将桌面上的资料一本本翻开,小心翼翼且尽可能不打扰到总裁办公。
  突然,一张照片从某份资料中滑落,正好落至齐尘面前,他缓缓将它拿了起来,眼神却变得非常炯利。
  「她是谁?」齐尘看向江经理。
  「呃——」他拿过照片看了眼,「这是新上任的人事室人员。」
  「什么时决定的?」齐尘修长的指明尖直在照片中女孩娇俏的脸庞上触摸。
  「昨天。」江经理据实回答。
  「她叫什么名字?」
  「宋菱。」他边说边看著总裁那张深沈的脸色,「总裁,有什么不对吗?或是你并不喜欢这个女……」
  「不,我一向不过问聘用新进人员的事,就照这样吧。」齐尘将照片还给他,接著又问:「你要的资料找到了没?」
  「找到了、找到了,谢谢总裁。」江经理拿著手中的资料对他点点头,「那我退下了。」
  「嗯。」齐尘点点头,但不再擡起脸,直到江经理离开后,他才紧紧蹙起双眉,「宋菱,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究竟有什么打算?」
  这时,他桌上专用电话响了,接起一听原来是他已交往两年的女友林宛。他很意外地笑问:「宛,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
  「想你,不行吗?」林宛轻声软语。
  「知道吗?你这声」想我「让我疲惫尽消。」齐尘扯唇一笑。
  「晚上要去哪儿玩?」她噘著唇,娇柔一笑。
  「晚上?」他摇摇头,「今晚有事。」
  「又是开会?」林宛的声音高高扬起。
  「没错,你知道现在建筑业不好做,凡事得兢兢业业,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同业追上。」
  「齐宇的建材与品质早就有口皆碑了,你还怕被人争过去吗?」对于齐宇,她可是比他还有信心,因为她看到的是他显现在外的金装、银装,而非他夙夜匪懈的勤奋。
  「不管怎么说,今晚还是不行。」他揉揉眉心。
  「那算了。」林宛用力挂了电话。
  「喂……」齐尘重重吐了口气,整个人却更显躁郁。
  在一间小公寓内,发出了嘈杂的锅铲与抽油烟机声,不久又扬起一串电话铃响。
  宋菱拿著锅铲,急急从厨房跑出来,拿起话筒不久她的脸色变了,「什么?
  妈……你不回来了?」
  「我在打麻将,没人替我,抽不了身。」宋母衔著烟,一边夹著话筒,大声对她说著:「这儿人吵,我不说了。」
  「喂,妈……妈……」宋菱咬著唇,挂下电话后眼眶中已尽是泪水。
  她不懂母亲为何如此嗜赌,从她有记忆开始母亲便早出晚归,几乎忘了什么是做母亲的责任。
  无力地走回厨房,她关了抽油烟机坐在椅子上,再看看满桌的菜,宋菱真不知道自己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妈,今天是我生日,多希望能和你共进晚餐。」她紧锁眉头,悲从中来。
  更可怜的是,就在前阵子她被交往一年多的男友甩了,心情空虚透顶的她没想到生日还得面对著一面冷墙!
  突然,电话铃声又响起,她以为是妈改变主意了,赶紧冲到客厅拿起话筒,「喂,妈——」
  「宋菱,你在喊谁妈呀?」原来是她的大学同学李玫茜打来的电话。
  「是你呀。」宋菱失望地叹口气。
  「喂,你可是寿星耶,干嘛说起话来这么无精打彩的?!」李玫茜愉悦的嗓音倒是与宋菱颓丧的心情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记得我生日?!」宋菱很意外,然而心底好感动。
  「拜托,都老同学了,别那么惊讶好不好?」李玫茜笑说。
  「因为事前从没听你提过,以为你早忘了呢。」虽然她们从高中一直到大学都是同班死党,但从不会刻意为谁过生日。
  「我非但没忘,还有一样宝贝要送你。」抿唇一笑后,李玫茜又说:「我现在去会不会打扰你和你母亲……」
  「我妈不在。」宋菱赶紧说出来,可依旧难掩心底的沈重。
  「那我过去啰?」
  「嗯,欢迎,我还可以请你吃一顿家常便饭。」想想自己辛苦烹煮的一桌菜,正好有人来帮著吃,总比丢掉的好。
  「哇……那我就要一饱口福啰?」李玫茜开心不已,「那等我,我马上到。」
  挂上电话之后,宋菱强打起精神重返厨房,将剩下的菜给炒了炒,一切就绪正好李玫茜也到了。
  「才到大门口就闻到一阵菜香,害我肚子都饿了。」李玫茜边说边主动走了进来。
  「那就多吃一点啰。」当宋菱将饭菜全摆上桌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做多了,就算妈在,也吃不了这些呀。
  「我猜你一定没买蛋糕,登登登登,这是我自己烤的,虽然很丑,但很可口喔。」
  看著李玫茜将手中提篮中的方盒子放在桌上,宋菱不禁掉下眼泪。
  「天呀!我们的快乐女王什么时候变成爱哭鬼了?」李玫茜抽了张面纸递给她。
  「因为快乐女王太感动,都快变成泪人儿了。」宋菱用力抹去泪,接著敞开笑容,「吃吧,今天我们就好好大吃一顿,把桌上的菜肴全清光光。」
  「哈……这种事就包在我身上吧。」李玫茜大笑,可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喊了声,「对了,我还有件东西要送你。」
  「你能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到底要送我多少东西?」宋菱皱起眉看著她。
  「不,这东西很便宜,你一定会喜欢。」她从背袋中抽出一本杂志,「喏。」
  宋菱往封面一看,突然整个人震住,「他是……」
  「他就是上回在我们打工的饭店吃饭的大老板,而你那天正好面对被甩的残酷宣判,我为了让你重新振作,就跟你打赌看你到底能不能引起这男人的注意,还记得吧?」李玫茜笑说。
  「是呀,当时也不知怎么了,我好像被」分手「的电话给气疯了,所以把所有怨气都出在他身上,还把他给惹毛了,当然……我也赌输了。」想到那天发生的事,宋菱不禁莞尔。
  就当她的目光瞟向旁边的名字时,眸子突然一眯,「原来他叫齐尘!其实他也很厉害,居然三言两语就扳了我一成。」
  「不过,好像从那时候起你就有点心神不宁了?」李玫茜偷偷开起她的玩笑。
  「哪有?我才刚失恋耶,你把我当成什么女人了!」
  「逗你的嘛,但我真的觉得他很不错,你可以考虑考虑。所以我刚刚逛街时一看见这本商业杂志就赶紧买下来送你。」
  「算了吧,那些大老板哪有咱们的份?」宋菱挥挥手,「就连一个小职员我都留不住呢。」
  她的前男友就是因为来到她家看见她刚打完麻将,又喝得醉醺醺还勾著男人回家的母亲后便打了退堂鼓,因为他会担心宋菱也是个生活杂乱的女人。所以,她根本不信有男人不会在意她这样的家庭背景。
  李玫茜咬了口烧肉,「别这么没自信嘛!你可知道他的身分?」
  宋菱扒著饭,她向来对这种有钱商家没研究,「不知道。」
  「他就是齐氏王朝的老三,齐宇建设集团总裁。」李玫茜得意一笑。
  「什么?」一听见齐宇两字,宋菱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怎么了?」李玫茜察觉她表情的怪异。
  「怎么那么巧!」宋菱眼露讶异,「没想到他竟然是齐宇建设的总裁,这下我可完蛋了!」
  「到底怎么了?」李玫茜追问。
  「我才刚在齐宇找到一份人事室处理健保业务的工作。」
  「真的呀!那……你以后不就近水楼台了吗?」李玫茜比宋菱本人还兴奋,甚至脑海里已画出一幅美丽的图画。
  「拜托,我只是人事室一名小小的职员,除非必要,不可能会见著他的。」
  宋菱摇摇头。
  其实她却有著不同的担心,说不定她是有机会能再度遇见他,不过那极可能是被炒鱿鱼的时候了。
  一个月后宋菱在齐宇建设已工作了整整三十天,她的努力让人事室江经理非常满意,甚至有意提前升她为正式职员。
  但又怕这件事招来同处室其它同事的不平,一直不敢自作主张,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请求上层直接下令,因此他便写了张签呈直接送交总经理。
  可就是这么巧,总经理因为盲肠炎开刀请了一星期的病假,并请秘书将他该处理的急件移交总裁负责。
  才刚出差回来的齐尘,疲倦地扯下领带,整个人往椅子上一倒,可看见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他的眉头又不自觉地蹙起。
  按下内线给秘书,他沈声便问:「张秘书,我桌上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我才出去多久,一回来就多出这么多资料,其它人是干嘛用的?」
  张敏立刻解释,「总裁,对不起,那……那是总经理的部分,因为他盲肠炎开刀,所以请了一星期的假。
  「什么?盲肠炎!」齐尘坐直身躯,「他没事吧?」
  「听说手术很顺利。」张敏又说。
  「那就好,替我订个花篮送到医院。」
  「是。那……没其它事了吗?」张敏小心翼翼地问。
  「嗯。」挂了电话后,齐尘这才吐了口气,打起精神一本本看著,可当他看到人事室的卷宗时便直觉先行拿过它。翻开第一页,江经理签呈上头写的「宋菱」
  两个字立刻给了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宋菱……她是……对,是她!那个在饭店内捉弄他的女孩子。
  上次他是听江经理提过她在公司上班,只是才一个月就要将她升为正式……
  该不是这女人的某种手段迷惑了江经理吧?
  他眸子一紧,随即拿著这份卷宗走出办公室来到楼下的人事室门口,他的目光在里头搜寻了好一会儿,终于在角落的位子找到了她。
  她果真很认真地对著电脑输入资料,还不时得翻阅文件做出归类,想想她来齐宇上班也有好一段时日了,他居然从没见过她!
  在门板上轻敲了两声,人事室内所有职员都往外一看,却唯有她依旧将全副心思摆在工作上,看来江经理所言不假。
  「总裁!」江经理立即站了起来。
  但这声「总裁」并没让宋菱忽略,她连忙擡起头,就这么正巧与他对视……
  齐尘朝她撇撇嘴,接著走向江经理,把手中东西搁在他桌上,「这是你递上的签呈与文件。」
  「什么?」他可吓了一跳,「我这不是交给总经理?」
  「他恰巧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听说是急性盲肠炎开刀。」说时,齐尘的眸光还不忘往宋菱的背影看过去。
  而她似乎也能感受到他投射在自己背部的灼热视线,浑身竟然发出一道道掩不住的寒颤。
  「开刀?!」江经理很意外,想想又说:「总经理没事吧?要不要我代表公司去探望他呢?」
  「嗯……也好,这事就交给你了。」交代过后,齐尘竟然走向宋菱,「工作一个月了,还习惯吗?」
  他这句问话倒是让她讶异,没想到他早就知道她在这上班了!眼珠子微微转了下,她这才擡起头,假装刚刚他与江经理的谈话她全没听见,「你……你是谁?」
  「我是谁?」齐尘抿著唇,很意外地问:「你忘了吗?给个提示,荣亚饭店。」
  「哦……」她瞪大眼,装模作样地说:「好巧喔,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该不会也在这里上班吧?你是在哪一处室?我闲暇时好去找你聊天。」
  「你真的愿意找我聊天?」他挑眉肆笑。
  「可以呀!反正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我吃个便当不过二十分钟,除非你不欢迎。」她轻轻笑著。
  「好,欢迎你来,我的办公室就在十七楼,中午等你。不过你不用先吃过,我会准备我们的午餐。」说著,他又看看表,「只剩下半个小时,可以准备一下了。」
  转身过后的齐尘扬起嘴角,他就不信这女人会不知道他的身分,即便之前不知道,但刚刚也听了江经理喊他「总裁」不是吗?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先让张敏准备两份午餐在十二点准时拿进来,接著便开始倒数计时了。
  果然,十二点十分他的办公室大门被轻敲了两下。
  「请进。」他往椅背一靠,等著她进来。
  门被打开,果真看见宋菱那张如精灵般俏皮的脸孔先伸了进来,接著朝他挥挥手。
  「你过来一下。」
  「干嘛?」他眯起眸。
  「你过来嘛!」她又用力挥了两下。
  齐尘没辙只好走过去,却见她指著门板上「总裁办公室」的牌子问:「你真的是总裁吗?」
  「你说呢?」他哂笑。
  「哇……原来你真是总裁呢。」她咬著指头大叫。
  「呵,少来了。」齐尘坐回椅子上,「你也别装了,说吧,你千方百计缠著我到底想做什么?」
  「我缠著你?!」她瞠大眼。
  「难道不是?」他扯笑,「你干脆把目的提出来,如果不是太离谱,说不定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你真要答应我的要求?」宋菱心想,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何不打蛇随棍上?
  「我说过,若不是太离谱的话。」他很有耐性地再说一次。
  「嗯……那你能不能让我好好在这里工作?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千万不要因为以前的事而对我公报私仇。」她甜甜一笑。
  「公报私仇?」齐尘扬起一道俊魅哂笑,「我没这么闲,可以花时间对个女人报仇。」
  「那你是答应让我继续留下来工作?」她本来担心他会解雇她,没想到他还是个不错的老板,身上非但没有铜臭味,还挺有男人味的。或许玫茜说得没错,他是个值得注意的男人,只是他们之间差异这么大,他也会注意她吗?
  他轻逸出一丝笑痕,「来,我叫了两份餐,一块用吧。」
  宋菱望了他一眼,却迟迟没有举步上前。
  「怎么?怕我在饭里下毒?」看著她一脸踯蹰样,齐尘绝俊的五官微漾出一丝笑影。
  「谁伯你呀?!」她坐了下来,拿起饭盒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想到你不但说话没气质,吃起东西的模样一样没气质。」他找到机会就不忘挖苦她。
  「你很会记恨耶。」宋菱睨了他一眼,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其实那天……
  我不过心血来潮跟你开个玩笑,哪知道好死不死的……」
  「好死不死的居然会成为我的职员?」他笑著替她说了。
  「呃……这是你说的哦。」她调皮地偷笑。
  「不过我说的是实话,没有女人吃起东西像你这个样的。」
  「你没去过日本吗?日本人都是用大声吃喝来赞美这样东西好吃呀。」她表现得很恣意随兴,一点也没有下属看见总裁的畏惧,这样的感觉倒是让齐尘感到新鲜。
  「但是我们这里不是日本。」他简单的一句话便顶回她。
  宋菱不满地噘高唇,喃喃说:「好吧,那你就当我没水准好了。」
  听她这么说,齐尘还真是没辙的摇摇头。
  「对了,你堂堂一位总裁约我来这儿吃午餐,不怕被人误会呀?」吃了几口,宋菱忍不住问。
  「误会什么?」
  「误会……」她抿唇轻笑,用很暧昧的语调说:「我是你的女朋友。」
  「哈……」她这话竟惹得他大笑连连。
  「你笑什么?」她不依地问。
  「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我有女朋友的,而且感情很好,你——」他对她眨眨眼,「晚来了一步。」
  「你有女友了?」
  宋菱心凝地瞟向他,当看见他那头金发在投射灯下闪著光芒与他脸上充满欢乐的笑容成为一种辅助性的强谓颜色,这才发现当他说及女友时的心情有多快乐。
  「嗯。」他点点头,「你呢?可有男友?」
  「呵……哪有可能。」她干笑。
  「你长得不赖,不可能没有吧?」在他的笑颜中带了几分狂野和戏谑。
  「偏偏现在男人的视力都不太好。」她自嘲地说,只是没点明即便男人找女友也是非常注重门当户对和身家清白。
  像她……母亲是个赌徒,父亲死在牢里,她不知道还能拿什么找对象,再说她也不急。
  「嗯,改天我得下一道命令。」齐尘眉一挑。
  「什么命令?」
  「要集团里所有男职员做视力检查,不合格的一定要配戴眼镜。」瞧他说来一脸正经的样子,还真是逗笑了宋菱。
  「我不知道总裁那么会说笑。」她掩住唇。
  「那你的意思是我原来给你的印象很死板?」他眸光微眯直瞅著她,眼底带著一丝逼人的光影,居然让正在扒饭的她尴尬的放下筷子,避开了眼。
  「也不是啦,就是有点狐假虎威。」她噘著小嘴,「不过没关系,这已经是有钱人的招牌表情了。」
  「听你说的,我真是个很糟的老板。」齐尘闻言不禁逸出一串畅笑。
  「不过接触后倒不觉得了。」唉,谁要她拿他薪水,好听话也得说上两句。
  「你真的很有意思。」他烁利的眸光依旧没从她逗趣的小脸上移开。
  「你……你在看什么呀?好奇怪的感觉。」她深吸口气。
  「我正在想……公司里有哪些男职员适合你,我可以为你作个媒,怎么样?」
  齐尘半开著玩笑。
  「哈……呵……」这下宋菱的笑声更「尴尬」了。
  「你的笑是什么意思?我可是看在你我是旧识的份上。」他盖上饭盒,「偷偷告诉你,你的确让我深感威胁过。」
  「哦?!」她很诧异。
  「因为你的无厘头有点让我招架不住,甚至后来在荣亚的会议我曾考虑过改换地点。」齐尘的坦然又一次让她意外。
  「后来呢?改了没?」
  「没,可是再去的时候就没再看见让我头痛的人物了。那一刹那似乎让我遗憾了一下。」他对她眨眨眼。
  「哦,所以你才请我吃饭啰?」她的唇弯起一道优美的弧度。
  「可以这么说。」他点点头。
  宋菱笑了,顿时间,两人间充满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氛……她甚至想,如果能一辈子如此,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