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女侍一夫...二》

  四姐妹里.大姐温柔娴熟.二姐温驯婉约.三姐则活泼外向的有点过头.而我呢..应该算她们的综合体吧!
  我乐的手舞足蹈的拍著手:我要把这好消息跟妈说.她一定开心死了.我们四姐妹以后就跟著姐夫生活..“我一派天真的想法.周边的人却不这么认同.大姐跟姐夫表情有点怪.二姐整个傻住了.大家都僵著.三姐拉著我到一旁..
  三姐:喂~妳傻了啊?要是让妈知道我们四姐妹都跟了姐夫.她那种保守封建的思想哪受得了打击?妳是打算今天去医院陪她是不是?“二姐听完三姐说的.不禁比了比自己跟我们几个说:我~我~我们四个~姐妹~都跟著~姐夫?~难~难不成~他们说的~是真的?“我才惊觉到.二姐跟的个性最像.她都如此惊讶了.更别说妈!
  大姐赶忙的将二姐拉到椅子上.把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大姐说完.二姐低著头不发一语.大姐知道一时间很难说服那么保守的二姐.柔声的安慰她:二妹.大姐没有勉强妳.这种事也是勉强不来.三妹跟四妹她们是自愿的.姐也乐意接受.妳不愿意.还是跟著我们一起.直到妳找到适合妳的人选.我们都会帮妳的..“二姐低著头好久才勉强的抬起头说:那~那~那~那我~我以后~以后是~是该叫~叫姐夫?还~还是叫老公?“三姐:谁叫他老公了?我都管他叫坏蛋.他最坏了.只是坏的很舒服.喂~坏蛋~你四个老婆齐了!!“三姐:喂~坏蛋啊~要不要我们顺手帮你把你那个美丽的丈母娘也一道弄上手算了!“这回轮到姐夫跑去抓她.把她抓来打屁股.我顽皮的帮著姐夫整她..
  大姐温柔的说著:毅~我看咱们家快不够住了.得规划一下.要不再买栋大点的吧!“二姐瞪大眼:不~不是吧~我们~我们都~都住同一间?“三姐绕到二姐身后伸出两手摸著她的胸部淫乱的笑著:是啊~坏蛋上妳的时候~我可以帮忙推~我怕他不够力~哎呦!“她又被姐夫打屁股了!
  二姐羞的摀著脸:我~我~我~“三姐:得了吧.妳又不是第一次.还当自己是处女啊?今晚就让妳陪姐夫睡.洞房花烛夜!“这次轮到二姐起身来追打她.骂著:妳这妮子害不害臊啊?!“我也起来帮二姐抓著三姐给她打..就这样开心的我们四姐妹又玩在一块了..
  大姐:我看啊~我们把三楼直接打通四楼再盖一下~毅~你看好不好?“姐夫点了点头:妳做主.妳说好就好.找人来估一下!“三姐:那我们住哪?“大姐:装潢的期间就先找地方住啊.应该不会很久的..“我抓她痒:妳不会想叫姐夫把那间总统套房包下来给妳住吧?想的美妳们!“姐夫呵呵的笑著:那还不简单!“我听了头都麻了.一天一万.一个月也要30万.姐夫居然说简单.钱都不是钱啊..
  姐夫打了通电话.没多久门口开来一台宾士车.进来一个中年的男人.他很客气的跟我们打了招呼.姐夫跟他进办公室里泡茶..
  我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只是听到那个人一直说没问题.包他身上之类的..没多久.两人高兴的走出来.姐夫跟他握了握手.中年人直朝著我们看..
  中年男子比了比大拇指:金鹰大ㄟ.你真有福气.哈哈.安啦.包我身上.几位嫂子.先告辞了!“说完他正要走出去..
  我去拉著姐夫的手臂:姐夫.你不是真的理那个疯子吧?“我指著三姐..
  姐夫哈哈大笑:哈哈~明涂是我当初的结义四弟.那家汽车旅馆就是他开的!我让他来估我们家的装潢.装潢发包给他做.让他腾个房间让我们在装璜的期间住.他就要把VIP房拨出来.我叫他算便宜点.他本来说免费招待.我坚持不肯.他只好意思一下的收我们一个月10万的租金!“明涂:大ㄟ.当初你那么照顾我.带著咱们十二个兄弟打天下.天下打下来了.你突然说要金盆洗手.还把江山都留给我们.老细ㄟ今天有的吃香喝辣都是你赐的.还有什么话说.一句话!嘿嘿嘿.一次四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难怪你要退隐.哈哈哈..有这好事下次也照应一下兄弟.我到现在连个老婆都没有.苦怜啊~呵呵~我先去安排了~“说完他就出去开著车走了..
  三姐跳起来:哇塞~太爽了~希望装潢久一点~~“二姐瞪大眼:十~十万~一个月租金就要十万?这么贵!“大姐笑著说:不打紧的.只要大家开开心心.值得!别说了.先决定今天晚餐吃什么?“众人妳一句我一句.就连二姐也放开了跟我们聊在一块..那晚吃完火锅.我们一起回姐夫家.那个叫明涂的正带著装璜师父来家里评估设计著..大姐和姐夫跟他们商量去.我跟二姐三姐躺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
  三姐故意的窝在二姐身边不时的对她毛手毛脚的乱摸著.连一向好脾气的二姐都受不了了.还不时的用话挑逗她.说什么姐夫做爱很行啦.晚上让她跟姐夫洞房之类的话.听的二姐面红耳赤的直打她.骂著:妳怎么不像个女孩子样.这种话也敢说.真不害臊.还说什么.什么.什么干不干的.难听死了.没点正经..“三姐:干就干啊.有什么好听难听.不然妳都说什么?行房?做爱?“我帮著二姐骂她:是阿~真不害臊.那种事还到处说.幸好妳嫁过了.不然谁敢娶妳?“三姐:拜托~不要那么老古板好不好!什么时代了.男欢女爱正常的.妳去美国留学没玩过吗?骗我.我好怀念美国的时候.我们经常开趴的.有美国的有韩国日本的.我们常在我同学的别墅开轰趴.好爽的..“三姐这下可吓到了.急忙比著嘴嘘声说:嘘!妳要死了啊.说这么大声.给大姐知道不骂死我!“这下终于抓到这泼辣妞的把柄了..
  我得意的说:嘿嘿嘿~难怪~我就觉得妳回来后特别开放!老实说.妳玩过几个了?“只见三姐伸出两只手十只手指在算著.二姐已经差点晕倒了..
  我惊讶的说:妳居然~居然~玩过这~这么多?“她居然得意的说:我不是算人数.是在算人种.人数要怎么算啊.那么多次那么多人!“..”咚!“的一声.二姐跌倒在地上.我们聊著聊著的时候.不知道姐跟姐夫已经谈完下楼.正听到我们的对话..
  大姐:妳呦.我就觉得妳上次美国回来后就怪怪的.问妳又不说.这下好.全招出来了.我看我得带妳去检查检查.看有没得什么怪病回来!“三姐吐了吐舌头:姐~没有啦~我保证没有~不信妳问姐夫..“大姐看著姐夫:原来你们俩一伙的?“姐夫举著手:我.我是无辜的.妳真是.怎么连我也拖下水!是她要我带她去验.我请朋友帮忙验过..“大姐跟我同时说:你朋友试验过?“姐夫:不~不是啦~是抽血验尿~检查的~妳们瞪那么大眼干麻?不然妳们以为验什么?“大姐:吼!毅~你都知道.却不跟我说.真是的!“姐夫:她要我别说的!“四对眼睛同时瞧向三姐.盯的她脑羞成怒的说:又没什么.年轻就是要好好玩.等妳老了.找人玩都没人肯玩妳了!像二姐.才两个人轮奸妳就哭成那样.像我.我最多试过七八.个妳不就哭死了..哇~啊~~“二姐追著她打:要死了~要死了妳~妳别跟我睡~脏死了~要死了妳~~“我跟大姐都傻住了.一次七八个人轮奸她..
  三姐躲到姐夫身后大喊著:坏蛋~救我啊~“姐夫摊著手表示他无可奈何.二姐也追累了.坐倒在沙发上..
  姐夫:呵呵~好了好了~别闹了!事实也是这样.外国人本来就比较开放.只要保护的好.享受也不见得是坏事.是吧!“三姐调皮的从姐夫身后探出头说:是啊!妳们肯定没试过.一晚连续十几次高潮.当女人啊.那才叫爽..“这次连姐夫也受不了的一手拉著她:好啊~下次我就找十几个喂饱妳这只泼辣的骚猫!“三姐居然搂著姐夫:真的吗?我好久没尝过了.别让我等太久~“..”噗咚“的一声.我跟大姐二姐都跌在地上..
  不久那个叫明涂的男子下楼来.得意的跟姐夫说著:金鹰大ㄟ..啊~毅哥.装璜估过了.加上改建差不多六百四十多.我明天再好好的帮你规划.应该还可以再折个七八十..“姐夫:老细.不用折.多的给兄弟们喝茶.只要弄好一点.别给我漏气..“明涂:大ㄟ.我看就直接弄了.你们这几个月就到我那住.吃的喝的我全包了.你都不砍那几十万.我就当那些是租金.你别再跟我客气.再客气就不是兄弟了!“姐夫推辞了几下.不过三姐不断的帮明涂说话.姐夫只好征询大家的意见.还有什么好征询的.当然是一致通过..
  于是我们一家五口到了明涂的汽车旅馆.我们昨天住的那间被人订走了.明涂先帮我们安排住另一间VIP.交待柜台明天起那间VIP不要再出租.我们包了两个月..我们一进到房里.二姐都吓傻了.豪华的程度让她瞠目结舌.她想都不敢想的..“噗咚”的一声.三姐一下子就脱的光溜溜一头跳进泳池..
  羞的二姐急著遮著眼睛.嘴里骂著:妳这妞.也不想想还有其它人.大胆的过份!“三姐游到一边靠著墙:得了吧.除非妳不洗澡.不然妳还不是得光溜溜的.都是女人.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又不是没看过..“二姐才意识到.屋子里装潢十分的豪华.却无处蔽体.浴间是全开放的.她惊呼连连的.才发现大姐跟姐夫两正脱衣服准备泡鸳鸯浴呢.二姐目瞪口呆的傻了..
  大姐也注意到二姐的惊讶举动.对著姐夫说:毅.我看二妹她还不能适应.不如多开一间让她一个人睡吧!“两人恩爱的泡著澡..
  大姐深情的吻了姐夫.然后站了起来.只是包著一件浴巾.二姐想不到连一向保守的大姐都这么开放.大姐走了过来用她一贯的温柔口吻拉著二姐到沙发上坐著说话.我看姐夫一人躺在浴缸里.我调皮的站起来说:姐.妳们聊.我陪姐夫泡澡去!“说完我开始脱衣服..
  二姐瞠目结舌得盯著我.看著眼前的脱衣秀:小~小~小君~妳~妳~妳~妳也~妳也~妳陪姐夫泡澡?“我无所谓的耸耸肩: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好怕的?“说完我不理二姐的溜到浴缸那跟姐夫玩著..
  二姐瞪大眼:我~我不是做梦吧?妳~妳们?姐夫?乱伦?“三姐起来拿著浴巾擦著头发走到沙发那念著:什么乱伦?大姐是大老婆.我排老二.小君是三娘.喂~慢来的.虽然说妳是我二姐.不过先来后到.妳要排老四了!喂~坏蛋~你四个老婆眼看就齐了!“大姐拉著慌了的二姐温柔的说著算命先生跟她说的事.姐夫命里注定要有四房.他才会有子嗣.大姐为了要让姐夫有后.姐夫又不想再娶.于是大姐突发其想的.先找了个性开放的三姐.然后又安排我跟姐夫去蜜月之旅.我跟姐夫的一段不伦恋开始后.这样姐夫就有了三个老婆了.只要在一个.姐夫就可以有后代了!
  大姐:妹~我们不要分彼此~我只求上天给毅添个子嗣~将来不论谁先有了毅的骨肉.我们都会当他亲生的一样疼爱.二妹.妳可怜大姐求子心切.再说啰.如果是别人来分享.我倒宁可是自家姐妹.不会争风吃醋..“三姐:谁说的.我就吃醋.妳看.他明明就比较疼小君.妳看妳看..哼!喜新厌旧的坏蛋!“说著比著浴缸里的我跟姐夫.我胯在姐夫身上.他搂著我的腰.就在浴缸里干了起来.二姐不敢相信的看著浴缸方向的我跟姐夫..
  大姐笑吟吟的说:呵呵呵.计较什么?妳姐夫等会就会来找妳了.妳还不去洗干净点等他来临幸妳?“三姐站起身来甩著头发:喜新厌旧的坏蛋.看我不吸干你.哼!“说著朝浴间走过来..
  二姐惊慌的说:姐~她们~她们~妳~妳都不吃醋吗?“大姐笑笑不答.三姐已经开腔了..
  三姐:她吃什么醋?都她设计的.姐夫干我的时候她还帮忙推呢!“三姐边走边嘟嚷著.轮到二姐说不出话来..
  大姐:哎呀.自家姐妹有什么好吃醋的?何况妳姐夫他又不会偏心.他都会照顾到的!“二姐不禁的眼光又朝了浴间望去.我跟三姐还有姐夫三个人居然玩在一起了..
  二姐摇摇头:姐.妳们真好.真幸福.我.我.我.呜呜呜..“大姐安慰著她:妹.别哭.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一家五口.好好快乐的生活.好不好?我们四女共一夫.说好了.谁都不许吃醋!“二姐牙一咬点点头:嗯!“大姐笑吟吟站起来拉著二姐的手:走.洗澡去..“大姐主动的拉开浴袍现出她赤裸的身体.伸手帮著二姐宽衣解带.二姐害羞的低著头.没多久就被大姐脱的精光.一条白白的小白羊..
  大姐拉著二姐到淋浴间我跟三姐正忘情的跟姐夫做爱著.三姐趴在浴缸边.姐夫从她身后干著她.我搂著姐夫的腰将两颗咪咪贴在他背后.用咪咪帮他按摩著.二姐看的笑了出来:妳们还真放的开.真淫乱.哎!“三姐边享受姐夫干她边呻吟著:嗯~嗯~嗯~别~别急~噢~嗯~等~等等~就~就轮~轮到~轮到妳了~我~我~我快好了~用力啊~嗯~真舒服~嗯嗯嗯~噢~好爽~好爽~用劲~我~我~我~噢~我好了~好了~舒~舒服了~都~都好~好了你还一~一直干~坏蛋~坏蛋~我~我好了~换~换人了~换人了~~“大姐跟二姐两个摀著嘴笑著.开了莲蓬头淋浴著..
  姐夫边干著三姐边回过头跟我接吻著.大姐跟二姐冲完澡.两人擦干身体.回到沙发那坐著.三姐摀著下体走到她们那:呼!爽死我.死坏蛋.你一定偷吃药.哪那么强?搞的我连出来两次..“三姐嘟嚷著嚷著.大姐跟二姐都笑弯了腰..
  没多久我也走到沙发那:噢~我~我不行了~姐~姐~妳们谁先上?“二姐瞪大了眼:不~不是吧?妳~妳们两个?都~都~都~~“三姐:那坏~坏蛋~肯定~肯定是吃了药~到~到现在都~都不出来~我~我~我不干了~不干了~二姐~妳上~跟他拼了~上!“大姐笑著推著二姐:二妹~妳上~换妳~“二姐推著手:不~不~不~我~我不敢~姐~妳去~“没多久她意兴兰姗的游开.我以为她终于看腻了.没想到她是到电视墙边打开电视.将频道转到西洋A片.然后把声音调大嚷著:喂~床上的~学著点~“我跟大姐二姐不约而同的盯著她:妳~真是的!!“只见姐夫“噗通”的一声跳进池里.潜到电视墙边一把将她抓住:今天非好好治治妳这只泼辣的骚猫不可!“接著就是三姐的”啊~“声不断..
  三姐不停的嚷喊著:噢~嗯~啊啊~坏~坏蛋~你~你是吃~吃了什么药~噢~噢~嗯~啊~啊啊啊~够了~好~好了~我好了~好了~都好了你还~还干~噢~噢~噢~~“我爬上岸.擦著身体到了床边.只见二姐爽瘫了张开双脚直喘著.大姐侧躺在她身边伸著食指拨挑著她胸前的蜜枣..
  二姐喘了好久才开口:姐~我~我活到~活到今天才~才真的~真的感觉到~当~当女人的~的滋味~真好~真好~“我扑上床陪著大姐把玩著二姐:二姐~以后我们一起跟著姐夫~好不好?“二姐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好..好..好..“姐夫爬上泳池.拍著手笑著说:我就不信治不了妳这只泼辣的母老虎!“只见三姐爽瘫了靠在泳池边两腿大开的喘著.我跟大姐笑弯了腰..
  没多久三姐爬上岸摀著下体装哭著说:呜呜~还说是姐妹.都不帮我.让那个坏蛋欺负我.呜呜呜~“二姐嘲笑她说:嘿~不知道是谁说的~七八个男人一起上都没问题的.怎么.就一个姐夫就投降了啊?“三姐:我~我~我是~那是~那是那一阵子~经常~经常做~做爱~适~适应~再说~那~那坏蛋偷~偷吃药~不算数~“姐夫:不算数?不算数的话再来!“做势要去抓三姐..
  三姐吓的又跳回泳池挥手说:不~不来了~不干了~投~投降~你~你去干大姐~我~我~我不干了~“二姐皱著眉头念著:真是!女孩家老是干不干的.真难听..“姐夫回到床上搂著大姐吻了她:嘉君大老婆.我一定会让妳第一个怀孕.谢谢妳这么体贴我..“接著他们俩激情的拥吻的交缠在一起.我跟二姐识趣的下了床.坐到沙发上..
  三姐从皮包里拿出一包烟点了一根呼了一口.坐在沙发边搂著二姐:大姐心机最重了.每次都推我打前锋.那个变态的.每次干我都憋著不出来.最后还不是爽到大姐..“我搂著她的腰抱著她:要不我叫姐夫再干妳一次啊.这次让妳殿后!喂~姐夫~三姐说她要殿后~~“三姐轻轻的打了我:妳要死了啊~我不干~不干了~那个疯子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不干了!“二姐笑著:喂~玉君~说说妳在美国的光荣事迹来听听啊~七八个男人一起上妳?妳怎么受的了啊?“三姐开始得意的说:那还有假!连屁眼都被干上了.差点开花.妳都不知道.黑人那鸡巴有这么长..“她得意的比手划脚的比著.二姐惊讶的张著嘴..
  三姐口沫横飞的说著:妳不懂.妳又没试过.妳问小君就知道.多爽?我跟妳说.妳身上都保持著3只鸡巴轮流干著妳.都没停.高潮一直来.连续一两个钟头.一直漏尿.不停的高潮.又不能停.反正我都是被动的任他们一直干.我只顾著一直爽.直到他们都硬不起来.干不动了.我早就已经爽到不知道昏过去几次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两片肉才合的起来.那种滋味妳没尝过就别说自己是女人.丢脸!“我撇过头:谁说的.我又不像妳.那么淫荡.我的第一次是给姐夫.不信妳问他!“三姐瞪大眼:不是吧?妳不是有去美国游学吗?妳没试过?“我低著头:我~我~我不敢啊!同学有在邀~只是~只是~我~我~我真的不敢~“三姐:不是吧?妳别跟我说妳连吹喇叭都不会?一个同学趴在背后干妳.然后一根一尺长的鸡巴不停的干著妳的嘴巴..“我突然起身的打著她:谁跟妳一样淫荡..“三姐酸著:哎!一张床怎么睡五个人?明涂也真是的.真是不懂事..“她话还没念完.房里的电话就响了..
  柜台:您好!我们老板在餐厅等您.请您们休息完到餐厅梢微休息一下.我们将为您整理房间.顺便补床..“三姐:这才像话.不然怎么睡?“我们四女一男急忙的起身穿好衣服到了餐厅.一看不得了..十几个人等著我们..
  姐夫搔著头:明涂.你干什么?“明涂:大ㄟ.不是我啦~是辉哥~他一听你在这就~就赶来~不是我~人都他叫的~不关我的事!“明辉:大ㄟ.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你都常年跑国外.兄弟思念你都找不到人.没想到你...花哈哈..大ㄟ.安呢午咖超过噢.一次带四个..哈哈~难怪你要退隐~“说著朝著大姐夫走来.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我都想:男人抱男人有什么好抱的?”
  他们寒暄了一阵后.那个明辉开始跟大姐还有我们打招呼.当他知道我们四个都是亲姐妹.听的他都瞪大眼的:金鹰大ㄟ.哩午勒唬烂模?四个?亲姐妹?你一次包四个?干!我不信.我真的不信.世间哪有这种事?!都不会吃醋?哩嘎08唬烂..“大姐笑著跟明辉哥解释.说我们四个真的是亲姐妹.听的那个明辉眼都不眨的直盯著我们看.他不敢相信的直嘟嚷著:四个?亲姐妹?“好一会.他终于接受了.大骂声:干!这种好事都有.难怪你不惜金盆洗手.你娘勒.给我这种机会08也不混黑道了.哈哈.英雄配美人.你一次还配四个.大ㄟ.午咖过份欧~哈哈哈~喝酒~咱两兄弟几年没好好的喝过了~喝酒~“说完拉著姐夫到餐桌.哇塞.满满一桌菜..
  他们边喝边聊著他们的陈年往事.我才知道.我的姐夫真的不简单.不是普通的人物..
  明辉边擦著嘴边说著:妳不知道妳姐夫是什么人物.当年我们十三个结义.头一档就是接人委托去讨一笔四百多万的帐.对方调了四十多个兄弟.有刀有枪.我们几个都吓到.金鹰大ㄟ二话不说拿著酒瓶就这么往桌上一敲.大声喊:08烂命一条.ㄟ洪干ㄟ拢来!“对方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带头的冲上前.一手抓著债主一手拿破酒瓶抵著他脖子:我敢来就没打算出去.怎么了你说一句!”
  明涂帮腔:我当时都快尿裤子了.十几把枪同时指著我们.还有武士刀.我都想.没命了!“明辉:嘿嘿嘿.就是大ㄟ气魄好.对方不但没为难我们.还成了我们的顶头大哥.要刀有刀要枪有枪的相挺.不然哪有我们十三鹰后来的声势.谁知道.我们刚拼出一点成绩.大ㄟ居然说要退隐.08当作伊勒唬烂.没想到是真的.害兄弟难过了好久..“姐夫:明辉!天下是你们的了.我早就退隐.不要再叫我金鹰.我本名建毅.我不想再回头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了..“三姐:哇塞!坏蛋.原来你真的那么猛啊?“明辉:什么猛?彰云嘉地区谁不认他的帐?金鹰哥~不~建毅哥出门从不带小弟.要输赢冲前头.上回杀了人.蹲完回来.我们本来以为大ㄟ会带著我们打通纵贯线.谁知道他居然说要退隐.害我们十三鹰变落翅仔.只能混彰云嘉..“二姐三姐我不约而同的大喊:杀了人?“姐夫:干!明辉.你哪壶不开提哪壶.喝酒啦~不~不是的~是自卫~失手的~“明辉:什么失手?!对方百多个人.毅哥拿把武士刀就这么左冲右砍的.硬杀出一条血路让兄弟们彻.他自己身中十几刀.就那么站在巷子底.对方死了七个.伤了三十几个.追到巷子口见毅哥拿著刀就站在巷口.没人敢上.直到贼头来对方才散开.毅哥就这么被带回贼头窝.移送.哎!大ㄟ.兄弟.老细ㄟ对不起你~要是兄弟争气点.你也不必~不必~哎~都怪我~大ㄟ~怪我~“明辉猛喝了好几杯.有点语无伦次了..
  我不禁瞪大眼看著姐夫.露出崇拜的眼神.搂著他的手臂:哇塞~姐夫真英雄~“姐夫红著脸:他喝醉了.乱说的.别听他乱说!浇几杯就乱说话.来.喝酒啦..“说著又劝了一杯酒..
  明辉带著七分醉意:明涂.大ㄟ.在这.吃的喝的都算我的.要好好.好好招待.08喝多了.先瞪来企.大ㄟ.老细ㄟ明天再~再来看你..“原来.明辉是他们十三鹰的第二把交椅.不.姐夫退隐后.他升为十三鹰老大..
  那晚姐夫也喝醉了.我们回房大家累的躺著呼呼大睡..
  第二天我们照正常的回到公司.大姐依旧打理著公司.多了学商的二姐跟我.我们五个合作无间.大姐管生活.二姐管帐.姐夫我跟三姐负责业务跟带团..直到八天后..
  妈收到风声.说二姐跟三姐离婚的事.跑来公司一看我们五个在公司和乐融融的谈著公事.正筹备著后天的两个团..
  二姐约略的跟妈说她们这两天发生的事.只是把我们四女侍一夫的事隐瞒著.妈听了好伤心.哭的跟泪人似的:我苦命的女儿.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老伴.你为什么走的这么早.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被人糟蹋欺负..呜呜呜..“我们不停的安慰著妈.这时突然大姐欢天喜地的跑下楼:毅~老公~成功了~我~我~我有了~“她兴奋的拿著验孕片.乐不可支的舞动著..
  这是今天最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说真的.我本来并不相信算命的说的话.可是世事就偏这么巧合.在二姐跟三姐同时进门的没几天.大姐如愿已尝的怀孕了..大姐兴奋的跳跃著.姐夫急忙的抱住她:嘉~嘉君~别~别这样~万一动到胎儿就前功尽弃了!“大姐才从极度兴奋中惊醒过来.紧搂著姐夫两人激吻著:老公~我~我终于~终于成功了~“姐夫吻了大姐:嘉君~妈来看妳们了~快来~把好消息跟她说!“大姐转过头:妈~妳来了~妈~妈~我~我终于~终于怀孕了~“说著走过去妈那.俩人相拥而泣..
  我安慰妈:妈~妳不是经常哭著说二姐三姐命苦.嫁的不好吗?现在好了.她们都解脱了.更让人高兴的是.大姐怀孕了.一切的坏运都过去了.您看.我们四姐妹现在过的可好.跟著大姐姐夫工作.姐夫收留了我们.现在妳看.二姐管帐.我跟姐夫三姐管业务.大姐就安心的等当妈妈!“妈欣慰的摸著我的头: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只要妳们过的幸福就好.嫁人也不一定是好事.万一嫁错郎.真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建毅.辛苦你了.你真是我的好女婿.不但疼爱我们嘉君.连我的女儿都还要麻烦你.我.我.我真过意不去..“姐夫:妈~您别这么说!几个姨子能力很强.都是我事业的好帮手.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妈.您先坐.我们讨论一下业务.晚上.一起吃饭!“妈推辞了几次.可是我们硬留她吃饭.她也勉为其难的答应.顺便教教大姐如何当妈..
  晚上我们一起去吃日本料理.吃著吃著.妈突然问大姐我们住哪.大姐差点回不出话.她能说:我们都住一间吗?“还好姐夫打圆场的回答:妈.现在人多了.不够住.所以我把家里打通隔间.最近正在装修.装修的包商招待我们住饭店.直到施工完成!“二姐像乡巴佬般的说:明涂招待我们住他的汽车旅馆.好豪华的.听说一个晚上就要上万块.还好他跟姐夫交情好.一个月只收十万....“哇勒.这个二姐.连这个也说.万一妈问起妳们都住同一间.那该怎么答?我怕她继续说下去会出包.连忙岔开话题..妈听说一晚上万.差点傻眼.姐夫陪笑说那是他朋友.他把装璜发包给他承包.吃住于是就让他招待..妈才安心.一个月租金十万.二姐想吓死她啊!
  我们开开心心的吃完饭.大姐说我们自己叫台计程车回家.让姐夫送妈回老家..
  回到汽车旅馆.我们各自梳洗完.游泳的游泳.看电视的看电视.三姐那个白目的又开始了..
  三姐:嘿嘿嘿~大姐~妳故意让姐夫送妈回去.妳打什么主意啊?该不会是也想让姐夫把他美丽的丈母娘弄上手吧?“我们三个围上去追打她..
  大姐:我哪像妳那么坏.我是怕妈跟我们回来.看到我们四女一男的同住一间.不把她吓坏了!“三姐嘟嚷著:我?我哪有妳坏?三个姐妹都让妳设计上手.爽到妳老公了.我是觉得妈一个人孤单的住老家.要不我们把妈也接来住吧!这样我们就一家团圆了.别看妈快40岁.看起来跟30岁没什么两样.真奇怪.她是怎么保养的啊?没人说还以为她是我姐姐..“我说:妳们就不知道了.妈虽然守寡.不过村里一大堆色鬼一直想她想疯了.一天到晚托人说媒.等著来提亲的都得排到巷子口了!我也很担心妈.万一哪天那些色鬼忍不住了.妈又一个人在家..“二姐:小君~别乱说~让妳说的我都开始担心了!“三姐:是啊!要是我那如花似玉的妈给别人上了.我还得叫那个人爹.还不如便宜姐夫.买四送一..“大姐笑著打她:妳要死了啊妳~妈要是也跟了妳姐夫~那妳要叫她什么?妳姐夫也不是那种人~幸好他人不在~不然给他听到他又要整妳了!“三姐挺著胸部:怕什么?大不了再干一场.谁怕谁.我习惯了!“我跟大姐二姐看她那样子.三个姐妹笑弯了腰!
  二姐温柔的牵著大姐坐到沙发上:大姐.妳刚有身孕.不适合大动作的动.有什么事就叫我做.妳要专心的照顾宝宝!玉君妳呀.别老逗大姐笑.动了胎气怎么办?“没多久.姐夫回来了.姐夫一进门就急著看大姐.俩人恩爱的真叫人有点吃醋!
  三姐酸溜溜的:好啦~妳愿望达成了.没我们的事了.散会了..“庙祝:施主.这签看似平平.不过隐藏著涵意.如果只是一般求财求运还可以.要是求子..恐怕..恐怕..“姐急的:恐怕什么?“庙祝:哎!施主.很多事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妳近期会有难.到时只能看机运.不过.照这位男施主的气势看来.不像子孙福浅薄的相.应该能逢凶化吉.多修点阴阳调合.缓你的阳刚之戾气.应该会顺利的否极泰来!善哉善哉!“姐一听差点哭了出来:我~我~我都依命理~帮你找齐了四个老婆了~谁知道~谁知道~呜呜呜~毅~毅~你说我该怎么办?“姐夫搂著姐的肩膀:嘉君!不要怕.要是我这辈子注定的.那只能怨我自己命硬.妳别往自己身上加压力.宝宝还在妳肚子里.妳不要担心.不要激动.没事的.该我的就是我的.妳别担心难过了!“姐哭著:不~不要~不可以~我~我费尽苦心~我~我不甘心~师父~师父~我求你~一定有方法破解的~是不是~是不是~我求您指点一条明路给信女~求求你~就算要我用命来换我也愿意~师父~求求您了~“姐夫:嘉君~别乱说话~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妳相信我~我会保护好宝宝~相信我~“姐扑倒在姐夫怀里泣不成声..
  我们几个安慰著姐扶著她回到新家.正要进家门.姐突然不支的一阵晕眩.差点倒地.姐夫吓的急忙将姐送到医院做检查.一检查我们大家都快傻住了..姐的胎位不停的变动.很不稳定.医生说这样很危险.如果不能稳定下来.到时难产的机率相当高.我们四个当场傻住.不敢让姐知道!我好伤心.姐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的才得到这宝贵的机会.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为她掉著泪..
  姐夫:医生.情况有多严重?“医生:哎!要是我可以建议.我会提议拿掉.不然..不然..母体可能..可能不保...“姐夫一听.“轰!”的一声倒在地上.我们几个好不容易的把姐夫扶到椅子上..
  一会姐夫才醒来.虽然泪从眼角淌著.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说:医生.拿掉它.我不能因为它而失去嘉君.我不能.不能..“说著掩面而泣!
  “不~不~我宁愿死~也不要拿掉我的宝宝~呜呜呜~”姐扶在门边哭喊著..
  姐夫急忙的站起来跑过去扶著姐:嘉~嘉君~我~我~我宁愿失去一切~我不能失去妳~妳~妳要坚强~我们~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姐: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我情愿死~我~我~我不活了~呜呜呜~我不活了~你要杀了我的宝宝~我~我不活了~呜呜呜~“好令人心酸的剧情.偏偏就是世事不如人意.姐委屈求全不计牺牲.换来的却是这种结果..
  姐搂著姐夫:毅.别这样~别伤害宝宝~我求你~我求求你~一定~一定有其它方法的~师父不是说了吗?会有转机的~给我时间~好吗?“姐夫怕她太过激动.只好暂时安抚她答应她.我们带著沈闷的心情回了家.姐跟姐夫一直闷闷不乐.连最爱开玩笑的三姐都失去了兴趣..
  姐自责的搥著自己.哭著: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呜呜~我该怎么办~宝宝~你教教妈~呜呜~你放心~妈就算死也不会让人伤害你..“三姐突然灵机一动:姐.先别伤心!那个算命的.他既然能教妳找四个老婆破解.他应该.应该有方法.妳别急.我们再去找他!“姐猛然觉醒:对!找师父.他一定有办法救宝宝.宝宝有救了~宝宝有救了~“她不禁化涕为笑.把希望寄托在算命的身上..
  妈急急忙忙的赶来.抱著大姐哭著.原来大姐晕倒时二姐吓呆了.打电话给妈.惊的她急急忙忙的赶来..
  大姐抱著妈痛哭:妈~妈~我该怎么办?宝宝~宝宝~我不能~我不能就这样放弃~我一定得救宝宝~妈~妈~帮我想想办法~妈~妈~“大姐激动的又昏了过去.姐夫把她抱到床上.二姐照应著她..
  三姐:姐夫.我看我们跑一趟吧.去找那位师父看看.我看大姐这样.心里难过的不知道怎么说.她都不惜一切代价了.我看要是真的流产.她也活不下去了!“妈在楼上陪著二姐照顾大姐.一看楼上整个都打通.房里摆著四张大床..她心里疑惑的下楼.问姐夫是怎么回事!
  姐夫跪在妈面前.把姐为了求子不惜将三个妹妹都召来.凑齐算命的说的四个老婆.终于如愿的受孕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妈听.妈惊讶的说不出话.指著我们说:妳~妳们~小君~玉君~妳们几个~跟姐夫~建毅?“我跟三姐低著头默认.妈一时激动.昏了过去.我们三个急忙将妈扶上沙发.姐夫扶好妈后依旧跪在沙发面前.不发一语..
  妈回过神后伸手扶起姐夫温柔的说:建毅.妈相信你.你是我三个女婿里最好的.妈没怪你.都是我命苦.只是我.叫我怎么接受.我四个女儿同时嫁一个丈夫.这事.这事传出去还得了.我的傻女儿.我的傻女儿..呜呜呜~“三姐跟我一起安慰妈:妈~我们~我们都是自愿的~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姐夫很疼我们~当女人~嫁人不过就是找个依靠~有人照顾~像姐夫这么好的女婿~妳到哪一次找四个分配给我们~现在~我们都活的开心~快乐~您应该感到高兴的~不是吗?“三姐:是啊!不然妳希望我继续跟著那个窝囊废过一辈子吗?我好不容易解脱了.别再害我了.我现在多开心快活..“妈:妳们这样想.有没去想过妳姐的感受?她必需跟妳们分享自己的老公.哪个女人受的了?“大姐的声音从楼梯传来:妈~您别怪她们~都是我的主意~我不介意自己的妹妹分享老公~反正他命中注定会有至少四个老婆~与其让别人来跟我分享~还不如便宜自己的姐妹~再说~我的宝宝出生以后~她们本来就是宝宝的阿姨~现在是亲上加亲~妈~您不是常教我要认命吗~我认命了~毅~万一~万一我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你一定要跟妹妹~帮我把宝宝~养大~“妈:傻女儿~妳~妳~哎~妈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妳!“大姐:妈~算命的就说我25岁有大劫.也说了建毅要有4个老婆才能有子嗣.都一一应验了.我要去找师父.师父一定能救我.他说过.要是我真的遇上了.再去找他.我们去找他.他一定能救我跟宝宝~妈~妈~“妈摇著头:傻女儿~我该怎么说妳啊~好~好~好~去找他~去找他~一起去~“我们6个开车到了山上找到当时姐说的算命庙祝.庙祝一看我们深夜造访.笑著摇著头:我就说.今晚一定有贵客.所以特地留著.来.来.来.进来坐!今天说不定就可以功德圆满了.呵呵呵..“我一想:真的这么神?连我们会来都算的到!功德圆满?什么意思?“妈很虔诚的烧了香.跟神明请求著.嘴里念念有辞.也不知道她念什么..
  庙祝:妳们不必说来意.我都知道.一切都是天注定.我越来越相信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这句话了.呵呵呵..“姐:大师~您救救信女~救救我的宝宝~求求你了~“姐激动的跪著求师父.妈跟姐夫也跟著她跪了下来..
  妈:大师父~您大发慈悲~指点信女一条明路~只要能救我女儿~信女~信女愿折寿~皈依佛门~为子女祈福~求您了~“庙祝:几位施主请起.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哈哈~世事怎么有这么巧的.连我都不敢相信.其它三位女施主.妳们都是男施主的..的..哎~出世的人怎么能说这种话.罪过.罪过..“三姐:都是什么?你怎么好像都知道?“妈急忙制止三姐.斥责她乱说话.叫她跟师父道歉!
  庙祝:呵呵~无妨无妨~女施主快人快语~那我也就直接了当的说了!诸位都注定是男施主的闺房密友.看妳们额头的印记就知.只差女施主妳了!“他手指著妈.我们几个都吓了一跳..
  三姐:我的妈啊~不会吧?这么神?连这事你都知道?“庙祝:不难~不难!男施主阳气太旺.加上八字命底硬.当初老衲就直言施主须娶四房.如今果真印验了吧.女施主依老衲之言.如今有喜.可惜啊~可惜~就只差临门的一步.却是无法解脱的一关.没想到因缘际会的.巧.巧.巧..“姐夫朝著庙祝不停的磕头:求大师救我贤妻.我只求她安然无事.我什么都不要.要我付出多大代价我都愿意.求大师救我..“妈也跟著朝庙祝磕头.我跟二姐三姐一看.也跟著跪了下去.帮忙求庙祝指点迷津..
  庙祝语带玄机的说:路不是没有.不过.不过.哎.妳们叫我一个出家人怎么说好呢.这位女施主.妳之前不是来求过神明吗?“妈:是的!信女命苦.还无法为王家添香火.丈夫就仙逝了.生了四个女儿.又得不到好姻缘.二女三女都嫁给不成才的女婿.大女儿虽然找到好归宿.却无法为陈家传宗接代.我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天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信女愿承受一切的责罚.只求大师救救我苦命的女儿~“庙祝笑著说:怎么妳觉得妳二女儿三女儿四女儿现在嫁的还不好吗?“妈:大师.我不懂..“妈疑惑的看著大师.我们几个不禁抬起头看著庙祝.等著他指示..
  庙祝:呵呵.救妳女儿的不是我.是妳!“妈指著自己:我?“妈点著头:师父指点信女.即将否极泰来.只要过了今年40岁.姻缘就来了.可是.可是.哎.不想再嫁了.我只求我的女儿们个个平安!“庙祝:恐怕不能如妳的意.除非妳能眼看著自己的大女儿跟孙子死..“妈:大师.什么意思?“庙祝:妳的姻缘就在妳身边.而妳女儿跟孙子的命也在妳的手里.救不救不是我出家人能说了算.哎!孽啊~造化真捉弄人~这种局也排的出来.换了谁都不能接受的事.丈母娘嫁给女婿?天啊~您是怎么排的局?难道是您有意安排的下台阶?女儿孙子的命竟然在一个意念之间.要?或不要...“我们几个都愣住了.妈整个人呆住的比著自己..姐夫跪著不发一语.好一阵子大家都说不出话.僵在当场..
  大姐突然朝著妈拜了下去磕著头:妈~求妳~您救救女儿~救救宝宝~救救您孙子啊~妈~妈~“妈泪从眼角流出:女~女儿~妳叫妈~叫妈~妈怎么决定~这~这是乱伦~我~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天啊~您杀了我吧~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呜呜呜~我宁愿跟著老伴去~去您身边~别为难信女啊~呜呜呜~“三姐:喂~你不是故意整我们的吧?开什么玩笑?我妈?嫁给姐夫?那我们该怎么叫?傻的.神经病!“庙祝:信不信由妳.这种事别说妳不接受.我都想像不到.偏就是这么巧.天注定的.妳们只有十来天可以抉择.女施主肚子里的胎儿等不了那么久.不出十日将有结果.妳们可以不信老衲.医生会告诉妳们.冤孽.冤孽..“三姐:我才不信这秃驴说的话.姐.我们再去找医生.别理这疯子.什么局不排.开什么玩笑.神经病.咱们别理他.我们走..“姐哭趴在地上成泪人.姐夫勉强的将她扶起哽咽的安慰姐:嘉君.还有时间.我们去找.找医生.要是.要是真的.真的是天注定.那.那我没话说.要死.我们一起上路.我不会让妳孤单的一个人走..“二姐三姐跟我要扶起妈.妈摇著头:玉君.妳们陪大姐姐夫回去.妈在庙里静修几日.妈心里很乱.让我静静..“我们看妈泪已流满面..
  三姐正要开口.我急忙叫二姐先拉她走.我跪在妈身边:妈~我陪您跪~您别这样~别这样~事情不会这么糟的!“妈扑过来搂著我.我知道她已经要崩溃了的哭喊著:玲君~妳教教妈~妈该怎么办?呜呜呜~我~我为妳爸守了十年的寡~我也认命了~好不容易把妳们都养大~呜呜呜~我终于可以放下心事~现在~现在~现在居然要~要我嫁给自己的女婿~天啊~您~您还不如杀了我~杀了我吧~呜呜呜~您叫我以后怎么做人?我出去给人吐口水?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呜呜呜~为什么~“庙祝:女施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人世间的缘.本不在观念.而是在其心.妳执意於伦理.天就用伦理逼妳做决定.试著想:如果不是妳的女儿孙子的命操之在妳手里.谁会同意这种事?谁会接受?“妈顿时顿了一下:玲君.妳陪姐姐们回去.妈在寺院里静修三日为她们祈福.妳们三天后再来.一切到时再决定!“我正要开口.庙祝拉著我到一旁:女施主内心很乱.妳就别打扰她.妳姐姐说的对.先去求医.求医不成再来求神.去吧.我会安排尼姑照料女施主.希望妳们吉人天相.阿弥陀佛!“我无奈的边走边回头看著跪在佛厅的妈.心里好不是滋味.回到车上.我把妈的决定跟大家说.大家抱著更沈重的心回家..
  第二天.大家都没心情上班了.姐夫到处托人找名医.一连找了两天.看了二十几个医生.结果都一样:一定难产.就算现在要人工流产也有相当大的风险.因为宝宝已经近五个月大了..
  我们每进一家医院.脚步就加重很多.姐就像疯了一样.有时哭有时笑.看的让人好不忍.天啊.为什么要这么折磨她?姐是那么的善良娴熟.姐夫那么英雄盖世.却落的这般的下场.我心好酸.我们四姐妹尽心的帮姐完成心愿.却是把她送上刑台受死..
  姐笑著摸著肚子:宝宝~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救你的~我们去求奶奶~你跟奶奶说你长大会孝顺她~奶奶一定会救你的~“姐疯了..她已经精神崩溃.语无伦次..有时歇斯底里的发狂.有时嘻嘻哈哈的陪肚子里宝宝说话..姐夫强忍著流不出的眼泪.几乎绝望的安抚著姐姐..
  姐夫微笑的轻抚著姐的头发:嘉君.妳放心.到时妳不会寂寞.我跟宝宝都会陪著妳.别怕.别怕.我们到下面去享受天伦之乐..“第三天的下午.我们已经不再找医院了.姐夫也没心情经营.整天陪著精神崩溃的姐姐.一个好好的家.就在绝望的气氛下.一分一秒的过著..
  二姐个性本来就多愁善感懦弱.禁不起这么沈重的气氛.放声大哭了起来.接著大家强忍的眼泪终于压制不住的溃堤....
  我们几个就属三姐最坚强独立.她擦了擦眼泪大骂:哭什么哭?人死了吗?没死都还有机会.玲君.走.我们去求妈.在这哭能解决事情吗?“二姐头一个跑进庙里哭著:妈~妳~哎~大姐疯了~发疯了~她发疯了~“妈一听.惊吓的手里的香掉到地上:什~什么?“三姐:她们夫妻都疯了.大姐说要带著宝宝到天堂.姐夫说要陪著她们一起去.都疯了.没个正常的.妈.妳救救她们吧!“我也跑进厅里.我们三姐妹一起同时间跪在妈身边大喊著:妈~妳救救姐吧!“妈微笑著不答.也不表示..
  三姐哭著:妳还笑的出来?妳大女儿疯了.要带著妳孙子去死.妳最疼爱的女婿也要陪她们去死.妳还有心情笑?妳是不是也疯了啊?“姐夫扶著大姐缓步的走进庙里.姐半癫半笑的朝著肚子说:宝宝~宝宝~叫奶奶~你叫奶奶~奶奶最疼你~奶奶会救你的~快~快叫奶奶~“姐夫扶著姐苦笑著安抚她:嘉君~别这样~别为难大家!“妈看著姐夫好久.终于开口:建毅.你说.妈..我..我该怎么做?“姐夫微笑著:妈.我都决定好了!如果世事真的不能如人意.我愿意到下面继续照顾她们母子.这些日子我很感激我姨子们尽心的帮忙.我没什么好报答的.我在阳世的一切.就留给大家.颐养天年.旦愿下辈子我还能娶到像嘉君这么好的老婆..“姐搂著姐夫吻著他:嗯!下辈子我再嫁你.我们约定好了.你没娶我你就是小狗!“像个天真的小女孩一样.浪漫的搂著姐夫..
  妈微笑著转过身.朝著佛厅跪著:信女王淑贞.今日打破禁忌.嫁入陈家.望佛祖保佑.我们一家就此和乐.一家人相依为命.至死不渝.不离不弃.今日在堂前.祈求佛祖为证..“听到妈对佛祖的祈祷.我们欣喜若狂的跳了起来.说也奇怪的.大姐或许是因为得到妈的同意.整个人转醒了.高兴的摸著肚子:宝宝~宝宝~奶奶~奶奶要救你了~你有救了~你有救了~~“妈微笑对著姐夫说:建毅.哎!我们这般的有违伦理.怎么面对街坊的眼光?叫妈.哎.叫我以后怎么做人?“这时庙祝走了出来:阿弥陀佛!恭喜施主.终于迷途知返.人世间的伦理.跟上天安排的姻缘.熟轻熟重?何况这不过就是尘世的俗礼.并不须妳公开的告知.而只是行妳们的夫妻之礼.当肌肤之亲后.妳不说他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日子照过.不然就枉费妳今日的痛下决定了不是吗?“三姐:我靠!你不早点说.累得我们几天没好觉睡.该死你个秃驴.早点说不就好.害我们以为.以为.以为要..要..“庙祝:呵呵..以为要什么?我要是早说了就不会有现在的大团圆.妳这个泼辣的小妞.妳还好妳是遇上制的住妳的克星.不然妳命中桃花不断.妳剩沦落风尘的命了!“三姐:是欧!哪天我要是真当了妓女.你来光顾.我再给你打个折!“庙祝: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佛门圣地.请勿胡言乱语.亵渎神明.善哉善哉!“妈跟二姐大姐急忙的叫她住口.别再乱说话.二姐跟妈急忙的把口无遮拦的三姐拖到车上..
  大姐夫跟大姐俩人齐跪在堂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三跪九叩大礼.大姐夫用红包袋装著厚厚的一包双手奉上:弟子陈建毅感谢神明蔽佑我一家大小.麻烦大师父帮弟子今年每月作戏酬神.其余的捐给庙里功德.请大师代为传达!“庙祝笑著接下姐夫手里的红包:好.好.好.老衲帮施主收下.作戏就不必.老衲将施主的善德添入积德基金.救助贫苦.施主将德披众生.阿弥陀佛!“说著将姐夫的红包打开一点.十万!庙祝将钱交入他说的积德基金开了收据给姐夫..
  庙祝笑著说:这是本庙的信徒发起的慈善基金.主要是救助急难.次是助学奖金.本寺在多所学校都提供贫苦学童奖助学金.十数年来已救助培养无数的苦难及优秀的学生.希望施主的善心能加惠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善哉善哉!“一阵客套后.我们一家六口欢欣的回了家.只是那种尴尬的场面.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就是最三八的三姐有功能.她打破了沉默..
  三姐:瞧妳们一个个死沈沈的一张脸.都傻了啊?还很多事要办呢.今晚还得计划著怎么让妈跟姐夫洞房花烛夜.哇勒.都乱套了.以后是要怎么排?“我说:什么怎么排?妈是妈.姐是姐.什么怎么排?“三姐:妳傻了啊?已经没妈了啦.还妈勒!要叫大姐大~没大没小的~别以为有新来的妳就可以进级~妳还是乖乖的当老四~哈哈哈~“突然妈一巴掌打在她后脑:死孩子.连老妈的豆腐也敢吃!“大伙笑成一团.好几天没有开怀的笑过.好痛快..
  三姐:喂~坏蛋!我看你等等送我们回家.你看是到哪洞房好?“这话问的姐夫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连妈也羞的低著头..
  三姐:你像个男人好不好?大姐跟肚子里的宝宝是不能等的.别婆婆妈妈的.我倒想看看那个秃驴说的准不准.要是还救不回我姐跟我姪子.我非拆了他的庙不可!要不这样吧.今天住明涂的汽车旅馆.我就委屈点跟大伙挤挤.你跟大姐大另外开间房洞房算了!我要那间总统套房欧!“二姐轻打了她肩膀:住总统套房还委屈妳?
  三姐撇过头:多说的.不然叫他找个男人陪我爽啊..哎呦~!除了姐夫在开车.我们四个女生八只手同时的打她..
  妈害羞的说:妳~妳们~平常都同睡一间?“我跟二姐大姐羞著点著头.然后头低低的看著大腿..
  妈:那~那~那~妳们~妳们~哎呦~怎么说呢~叫我怎么好意思问!
  三姐:怎么不好意思问?我们四个女的他一个男的.他不够力的时候我就帮忙推啊.每次都搞的我好累!
  二姐:知不知羞啊!都是妳做最多次.还敢说?
  三姐:噢!坏蛋.有人吃醋了.你晚上好好的补偿她.用力干.不用给我面子.搞死她.啊~不对~今晚你是大姐大的菜.改明天吧!哇啊~谁又打我?!“妈:妳这女孩子知不知羞啊.口无遮拦的.什么干不干.难听死了!“三姐:吼呦!都什么年代了.当年老爸不干妳.妳生的出我们来?有什么好害羞的.想当年我在美国.三天两头的就..哇啊~我不说了~不说了~别打了~哎呦~谁拉我头发~“三姐装哭著:我以后要坐最后头.妈呀.疼死我..“妈:疼死妳活该!我是怎么生的才生妳这么不知羞的女儿.还真敢说!“三姐从小就很叛逆.很活泼.一直是大家的头疼人物.现在却是大家的开心果.要不是她这么逗逗笑笑.真不知气氛要沈闷到什么时候..
  三姐推了脱姐夫的椅背:喂~坏蛋~待会卖力点~不够力要人帮推的话拨通电话来~你儿子老婆的命保不保的住就看你晚上的表现了!喂~大姐大~妳要是害怕的话.我陪妳~咱们3P!“姐夫啼笑皆非的强忍著笑.其它人除了妈羞的头低低的.大姐二姐我早已经抱著肚子笑翻了..
  姐夫提议先找家餐厅吃饭.我们都没意见.我们到一家海鲜餐厅.三姐一直猛点生蚝跟虾子螃蟹.席间笑声不断.姐夫被三姐整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那一餐饭吃了三个多小时.眼看著快11点了..
  三姐:喂~坏蛋!别这么婆婆妈妈的.爽快点.伸头也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你不想救老婆孩子了啊?“姐夫又好气又好笑.只是看著妈.他就又低著头脸红了..
  三姐跑到柜台拿了瓶红酒猛倒给妈.不住的劝酒:大姐大~来干了~这杯祝妳新婚愉快~喝醉了就不怕羞了~倒头一睡很快的就一夜.发生什么事就别管它.就当给鬼压了~干~啊~又打我!“大姐温柔的对著姐夫:毅~我知道你很为难~可是~为了我跟孩子~你要坚持下去~我会支持你的!“姐夫点了点头..
  三姐又开始白目:渍渍~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说的好像他很委屈似的.瞧我们大姐大.论年纪她还小你好几岁.说脸蛋有脸蛋.谈腰身有腰身.比奶子有奶子.虽说生过四个孩子.你看.连妊娠纹都没有!“她边说边在妈身上上下齐手.最后还把妈的衣服从裤带里拉出.现出她雪白的蛇腰.直羞的妈直打她骂著:要死了~要死了~妳这孩子~”我们几个早笑翻在地上.大姐直抱著肚子喊痛..
  就在闹笑声中晚餐终于结束.我们开车回到汽车旅馆.我们多开了一间房间.让妈跟姐夫独处..
  我们四姐妹待在豪华的VIP室里悠闲的休息著.两点多.睡的正熟.姐突然叫了出来:啊~宝宝~宝宝在动了!“不可思议的事居然发生了.姐开心的要打电话叫姐夫.我带著朦胧睡意恍神的说:姐!都两点多了.别吵他们吧.明天再说不是一样?!“没想到姐的手机响了.姐夫正传著简讯来.贴心亲切的问候姐..
  姐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拨给姐夫高兴的说:毅~宝宝动了~他动了~我感觉到他在动..“姐手机刚关.门铃就响了..
  三姐不识趣的用手肘顶了顶姐夫:嘿嘿~坏蛋~你那个不老小妖姬~滋味如何?哇~啊~~“妈羞的上来追打她:妳这女生~要死了~真不知羞~要死了妳~还跑~连衣服也不穿~光溜溜的害不害臊啊妳~~还跑~“三姐跑到姐夫后头躲著:坏蛋~还不救我?!“姐夫一伸手把妈搂著:淑贞.我一定不会委屈妳.让我照顾妳的下半生.好吗?“妈低著头说不出话.爸死后我还是第一次见妈这种神情.三姐从妈背后将她跟姐夫搂在一起:我们以后都不分开.大家一起吃他的喝他的住他的.我们的下半身都靠他了.喂~坏蛋~我的下半身又痒了~“姐夫开心的放开胸怀一手抓著她一把抱起:看我今天怎么治妳这只泼辣的野猫!“我们起哄的帮忙拉著.把三姐推上床.三姐大喊著:救命啊~强奸啊~啊~啊~强~强~啊~啊~嗯~噢嗯~嗯~”接著一阵激情的床戏..
  我拉著妈到浴缸里泡澡.二姐陪著大姐坐在沙发上听著宝宝的心跳.忽然听到床上喊著:君~君~小君~换~啊嗯~小君换~换手~这变态~他~他~哎呦~他~他偷吃~他偷吃药的~救~救命啊~投~投降~投降了~不来~不来了~噢~噢~“大家都发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