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南航空姐的故事》

  曾有一段时间,由于工作的原因需要频繁的往返于上海和武汉之间,频率吗?
  平均每周至少一次往返,做起了不折不扣的「空中飞人」,在武汉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个花商聘用的销售人员一个在读的林业大学研究生(另一段故事),关系很好。
  一次这个花商承接一个政府的活动从日本引进了一批名花-蝴蝶兰,由于活动没用完,这个研究生小妹就送了我一盆,作个纪念,考虑到是名贵品种决定带回上海。
  抱著这盆花,拎著行李上了回上海的飞机,一落座才发现无法处置这盆花了,很高的茎上面两朵盛开的花,该放在哪呢?左右为难之际按亮了服务灯,很快一名空姐走了过来,甜甜的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吗?
  我顺著声音看过去,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漂亮空姐站在我面前,我说:小姐,可以帮我找个地方放这盆花吗?空姐犹豫了一下说:交给我吧。我就把花递给了她。
  一路上茶水餐点送了几次,很奇怪一直没有看到帮我安排花的那一位,这是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了,我在座位上四处张望,我的花到底被安排在哪里了。朝后看的时候终于看到在最后一排座位处刚才来拿花的空姐坐在那里手里捧著我的那盆花,我当时真的好感动呀。
  飞机停稳后,那个空姐捧著花走过来,我由衷的说了声:谢谢你!小姐又是甜甜的一笑说,没关系,您的花真漂亮,我说是吗?下次送你一盆!小姐笑著说:好呀,我这时才仔细看了她,高挑匀称的身材,白白的肤色,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这么美的空姐还真的不多见呀!
  之后又去过几次武汉,都没有再遇到过这个组,大约是第三次又从武汉返回时,上了飞机,习惯的听见:欢迎登机,忽然觉得声音有些耳熟,抬头一看,正是那天帮我拿花的那位,我笑了笑问:还记得我吗?
  小姐马上回答:记得呀,还记得你要送我花呢!,我很是吃惊,想想这小姐记忆力实在惊人呀,对她说:不好意思,没有给你带花。她笑著说:没关系,以后有机会的。
  接著登机,落座(我习惯坐过道的位置),第一次送饮料时,这空姐到我旁边时我说:这么巧,又遇到你,你一直飞这条线吗?她回答:也不一定,要看公司安排的,我随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有机会联系,我一定送花给你,她说:好呀,我等著,我连忙问:你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吗?
  她说等会吧,过了一会送餐,送餐的时候她递给我餐盒,下面一张纸条,她们推著车过去后,连忙打开,上面一排清秀的小字:X静,137XXXXXXXX,心中狂喜,忙收到衬衣口袋,接下来匆匆走过几次都没有机会说话,到了上海下飞机的时候,在机舱门,她说再见,我也说再见,回头再看她一眼,她又笑了,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下了飞机回家的路上兴奋不已,发了一个短信:谢谢你,很快她就回:不客气,我又发:保持联络,她回:好的接下来的几个月仍旧频繁往返,但每次都先短信或电话确定一下她是否在,这样又飞了10多次,但有5,6次都是赶在她当班,慢慢的熟悉起来,平时又经常通电话,在武汉时还开著酒店的车去空乘公寓接过她两次一起吃饭。
  但都只是单纯的吃饭,吃完就送她回去了,这段时间了解到,她是长沙人,刚毕业就被南航选中,在还在实习期。今年22岁。
  后来,武汉的项目结束后,就找不到理由再去武汉了,但和静之间,还经常会有电话或短信联系,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11点了,忽然手机响了,一看是她的短信:现在方便吗?(她知道我结婚了,所以一般晚上不会和我联系的),正巧当时陪客户在酒吧喝酒,就回了短信:方便呀,接著电话响了,她打电话给我,问我,最近忙吗?
  我说还好,她告诉我马上要调去飞国际航班了,最近休假在家,我说那很好呀,在家好好休息,他忽然说想到杭州去玩,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我说好呀,什么时间,她说,下周三,接著告诉我航班号。
  终于熬到了周三,一大早整理好东西,开著我的BMW直奔杭州萧山机场,11点飞机到了,她穿著一件黄色的T恤走出机场出港的口,很亮,老远就看见她了,他也看见了我,笑得好灿烂。
  这一次看见她除了在飞机上的端庄文静外又多了几分妩媚。而且充满了青春和活力,我们一起上了车去西湖边的凯悦,还特意开了对门的2间标准大床房,然后各回房间洗澡,20分钟后一起出门。吃饭然后带她出去玩。
  他第一次来杭州,先去灵瘾,然后回来游湖,游完湖天有些暗了,下船的时候,船晃的厉害,她又点害怕,我伸出手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上来,朝酒店走了10几米发现2个人还手拉著手,她好像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松开了,脸也一下红了,头也低下了,这样一来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两人无话走回酒店,然后一起吃饭,快10点了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好好洗了澡,坐在沙发上,心里痒痒的,可是……。正感觉无聊准备开电视看看,短信有来了,是静,她问;你在干吗?睡了吗?,顿时来了精神,连忙打到她的房间,说还没有,正无聊呢,电话的那头的静也传来了懒懒的声音:我也睡不著,我说:那我过来陪你聊天吧。
  她说好,我就立即起身穿戴整齐,去敲她的门,门开了,灯光很暗,她穿著一套短短的散花睡裙,刚洗过澡,长发披在肩上,身上散发著阵阵的体香,实在是很勾人,我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天南海北闲聊了起来,她半卧在床上,当时真的很冲动,几次差点没扑过去,想想还是没敢行动。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说先回去了让她早点睡,第二天还准备去宋城呢,她起身送我,到门口,我说走了,她说哦,我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眼神中带著一丝哀怨,伸出手摸了摸她还没有完全干的头发,她竟然把脸贴在我的手上。
  当时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把她揽进怀里,她的手也紧紧的箍住我的脖子,我们开始了热吻,我带著她慢慢的移到了床边,轻轻的把她放到在床上。
  她的脸像一块红布,胸部剧烈的起伏著,我伏了过去继续吻著,吻她的性感的小嘴,吻她的耳朵,手也没有停止,摸到丰满坚挺的乳房,她开始喘气了粗气,好像想要把我的手拉开,可是软软的没有一点力气,我的手继续在她的身上抚摸著,很快摸到了她的内裤,手直接伸了进去,里面湿湿的,好多的水。
  这时的静感觉浑身都在颤抖著,我一不做二不休退下了她的内裤,也迅速的脱光了自己,小弟弟已经挺的高高的,拿著静的小手来摸它时,差点没有控制不住,静的下面很漂亮,不很浓但很顺的毛毛下面是一条粉色的肉缝,上面沾满了水,显得更加鲜嫩,小弟弟已经抗议了。
  然后扶正了静丰满的臀,分开她雪白纤长的腿,小弟弟开始进入,刚进了三分之一,静忽然啊的一声,抬头一看静紧缩著眉头,咬著嘴唇,我放慢了速度,小弟弟在里面慢慢的蠕动,好不容易才全部插入,慢慢抽插著,小弟弟像被紧紧握住,好舒服呀……………
  慢慢的看见静的眉头舒展了,红红的小嘴慢慢的微张,胸部剧烈的起伏著……
  ……,嘴里还在不停的啊著,但是声音很轻,而且很有节奏,忽然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阵痉挛,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啊啊的声音也急促起来,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于是我开始加快速度,静在我的身下抽搐著,我终于控制不住,浓浓的白色液体喷射出来,喷射进静的子宫…………
  在她的身上感受著她的体温,直等小弟弟慢慢的消了气,自己退了出来,才起身去卫生间,拿纸擦了一下,纸上竟有淡淡的红色,心里一惊连忙进房间,雪白的床单中间一块硬币大小的鲜红的血迹显得那么刺眼,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这时的静,用被子捂著脸,我以为她不好意思,准备去拉被子的时候却听见了她低声的抽泣,我忙问怎么了,静摇头,我问是不是弄疼你了,她还是摇头,我问是不是后悔了,她用力的摇著头。
  我当时真的手足无措呀,又低声的问更;你是第一次吗?静坚定的点头,然后哭的厉害了,我有点不知所措,坐在床上我靠在她的身边把她揽在怀了,她趴在我的肩上哭著,10几分钟过去了,静才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我拉著她一起去卫生间,想一起洗澡,可她一直不好意思始终低著头,洗完澡我拿了浴巾把她裹住然后抱回了床上,然后两个人相拥而卧,我安慰著她,慢慢的小弟弟又有了感觉。
  又来了一次,这次比上次感觉顺利多了,可还是有一点血。
  第二天快10点2人起床,我说出去吃饭吧,她说好就一起出门,出门的时候她小声说:把你的房间退掉吧,心想真是很好的女孩呀,还知道帮我省银子,于是退掉一起吃饭,问她去宋城吗?她说不想去了,于是回房间继续开始……。
  接下来的三天三夜,我们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一只都在做爱,尝试了我所知道的所有姿势,在我的调教下,她学会了帮我口交,虽然有些生硬,但还是很受用的,时间过得真快四天三夜就这么过去了。
  送她去机场时,她没有说话,一路听著音乐,到了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她回头,哭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哽咽著说:不要忘记她,记著打电话给她,我的心里也酸酸的,眼圈也感觉到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