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之 老公请接招(上‧01~15+下1-17)》

  001重生「小宝贝,你可想死我了。」
  听见虚掩著的房门内,传出丈夫嬉笑的声音,凌若夕脸上的笑容僵住,愣在当场,拎著鱼的手也垂了下去。
  「怎么你老婆满足不了你吗?」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传了出来。
  凌若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丈夫竟然背著她跟别的女人鬼混。
  「她,她在床上就跟死鱼一样,哪有小宝贝你来的销魂,迷得我死去活来的,每天脑子里想得都是你,只要你点头,我马上跟她离婚……」听著丈夫对那个女人的甜言蜜语,凌若夕几乎悲愤欲绝,原来在他心里她竟然如此不堪。
  可笑啊,她竟然为了这样的人,抛弃了身家过亿的前夫,舍弃了凌家二小姐的身份,十年来做尽各种工作,只为了养活他,支援他完成那个虚无缥缈的画家梦。
  到头来却是这样的下场,多么可笑,凌若夕松了手里的袋子,任凭手里的鱼坠落到地板上,她今天发了奖金,特意窜了班,准备回家给他做顿好的,犒劳犒劳他的,呵呵,现在看来没必要了。
  鱼落地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人,在他们的惊呼声中,凌若夕转身奔了出去,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想离这里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刺耳的刹车声和汽车撞击声同时响起,凌若夕感觉自己飞了起来,然后重重落下,很疼,浑身都疼,大概活不成了吧,这样也好,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舍了金龟婿而就那个王八蛋,委屈自己过穷日子苦日子的。
  凌若夕迷迷糊糊的转身,恩……疼,浑身都疼,记忆渐渐回炉,她想起了丈夫的背叛,自己出了车祸,怎么没死呢?
  痛苦的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她的身边竟然睡了一个男人,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她称之为前夫的男人,宫瑞辰。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好看,完美无瑕的俊美脸庞,配上平常隐藏在西装底下的结实身材、平坦的小腹和令人妒恨的长腿,唔……凌若夕红了脸,他竟然是没穿衣服的。
  天啊,这到底什么情况,莫非她是做梦不成,虽然他们还没离婚的时候,每次办完了事他也是习惯这样裸睡的,可是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嘶……」凌若夕掐了自己一下,疼得她直抽气。
  疼得,那不是在做梦了,那莫非是,她猛的掀起被子看了看,果然她也没穿衣服,两腿之间的某处摸上去还湿乎乎的。
  神啊,她不会是遇上传说中的重生了吧,重生到没跟宫瑞辰离婚的时候?凌若夕借著窗外的月光打量著屋内的一切,这里的摆设都跟十年前好像啊!
  凌若夕满脑子的问号加叹号,颤巍巍的用手指戳戳他的脸颊,没有消失掉,难道她真的重生了,凌若夕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看他没有醒来的意思,又伸手在他鼻子底下探了下,有呼吸,接著小手又伸向他的胸口,测测有没有心跳,生怕有人拿了宫瑞辰的裸体模型在跟她开玩笑。
  突然凌若夕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好冷。他竟然睁开了眼睛,凌若夕吓得收回了放在他胸口上的小手,很傻气的闭上了眼睛装睡,心里还在默念著:「这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睡醒了就都消失不见了。」
  耳边传来了某人的嗤笑声,接著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压了上来,在她耳边低声嘲弄道:「怎么,食髓知味了?」
  002承欢说著拉开她的腿,挺著瞬间硬起来的巨大,狠狠的冲了进去。
  「唔……」疼,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每次一上来就横冲直撞的,弄得她疼痛难当,和那个王八蛋李尚的花样百出简直没法比,这也是她之所以离开他的原因之一吧。
  瞬间又想起了那个王八蛋李尚对她的评价『死鱼一样』。心里一紧,像是要证明她不是死鱼一样,主动拱起身子迎接他,纤白的手攀著他宽阔的背部,甚至连修长的腿也环住他的腰,像是在催促著他的挺动。
  宫瑞辰因她的动作而闪神片刻,竟然低下头来吻她,凌若夕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连换气都不会的小丫头了,他含住她的唇,她就乖乖的张开嘴,然后吮著他探进来的舌头细细的舔,宫瑞辰似是很舒服的哼了一声,凌若夕受到鼓励般吮的更加卖力。
  舌上酥酥麻麻的感觉,刺激的宫瑞辰动作更加凶狠,快速抽出猛力撞入,每一次都狠狠地撞开她的花心,将他粗大的龟头插入花心中。疼痛中带著酥麻的快感迅速堆积到满溢,将她逼入高潮。
  「啊,不要,我不……啊……」汹涌而来的高潮使大量蜜水从她的蜜穴中喷薄而出,冲刷著男人的龟头,抽搐的内壁紧紧地匝住男人的硬挺,高潮使内壁如有千万张小嘴吮吸著男人的硬挺。
  「嗯……」巨大的快感让宫瑞辰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她竟然高潮了?这可是他们结婚一个多月以来,她第一次在他身下高潮,以往不论他多么卖力,她都像是在忍受著极大的痛苦一样,皱著眉抿著唇一哼不哼的任他折腾,让他实在是大受打击,没想到今晚她不但异常热情,还在他身下高潮了,这让宫瑞辰狂喜不已,低下头想要亲吻她微张著的小嘴,可是看见她迷蒙的双眼,心下不由的一紧。
  她是不是把他当成了别人?想到她之前的逃婚行为和这一个月来对他的冷淡和抗拒,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怒气,眼神一黯伸手握住她一侧的白嫩乳房,么指和中指捏住乳头往上扯著,食指搓著露出的乳尖,又用指甲在乳尖上的小孔上不断地刺著。
  「啊……不要……好疼……」乳房上的疼痛让凌若夕从高潮中回神,大叫著抓住他在她乳房上施虐的大手,可怜兮兮的睁开眼睛望著他。
  宫瑞辰被她看得浑身一震,随即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把她的嫩乳捏出各种他喜欢的形状,边捏边命令道「说,现在正在操著你的是谁?喊我的名字。」
  凌若夕听他说得下流的话不由得一愣,吃惊的微张著小嘴看著他。在她的记忆里宫瑞辰从来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就算是在床上,他除了压著她直接办事之外,好像从来没说过什么调情的话,更何况是这么直白下流的话,他从不曾说过。不过她隐隐的觉得这次她重生回来,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
  她这一愣的功夫,还有那吃惊的表情,却让宫瑞辰误会她刚才真的把他幻想成了别的男人,不由得怒火中烧。
  泄愤似的把她在床上翻了个身,让她趴跪在床上,然后从她身后挺身而入,疯狂的抽插起来。
  他疯狂的动作让凌若夕脑中一片空白,根本不记得他刚才的问题,她刚刚高潮过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嘴里不停的媚声叫著:「啊……好深……唔……慢点……慢点……啊……不行了……不行了……」
  她难得的叫床声却让宫瑞辰越听越上火,恨不得就这样弄死她算了。大手固定住她的纤腰,越发收不住力道,又快又猛的捣的她汁水连连,哀声不断。随著肉体相撞的扑哧声,大量的蜜水飞溅出来,滴落在淡蓝色的床单上,晕湿了一片。
  虽然十多年的已婚生活让凌若夕对夫妻床事已经相当的习惯,可是这具身体毕竟是刚刚结婚一个多月的新妇,而且她之前对宫瑞辰的碰触相当的抵触,一直不愿与他过夫妻生活,今晚还是宫瑞辰出去应酬喝了些酒,半强迫下才发生的关系。
  算上新婚之夜,他们也就上发生过五次关系,还都是宫瑞辰实在忍无可忍了,无视她的拒绝才的手的。
  所以她的身体相当的敏感,根本经不起他这么凶猛的折腾,没挨上几下就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软了下去,趴在淡蓝的床单上,随著他大力的撞击,嗯嗯啊啊的无力的媚声哼著。
  宫瑞辰听著她在他身下小猫样的叫唤,心里翻腾的厉害,又是气恼又是心疼,他牢牢握住她的小蛮腰,挺著下身狠命的抽动、深捣,近乎野蛮的操弄,还不是发出快意的低吼。
  凌若夕娇弱的花穴被他粗壮的硬挺大力的捣著,随著他越来越凶狠的动作不时痉挛抽搐著:「呜呜……」她又疼又累又怕,被他捣的死去活来的,无助的撅著臀部趴在床上呜呜的哭著。最后被折腾的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在极致的快感中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宫瑞辰终于尽兴了,他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喘息著躺在她旁边,扭头看向身边无声昏迷的小女人,看著那张犹挂著泪痕的小脸,无奈的叹息一声,神色复杂的拉过薄被替她盖好……
  003认清现实「少奶奶,少奶奶。」持续不间断的敲门声,吵得凌若夕不得安睡。
  「好吵。」凌若夕半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想著:一大早的难道又是对门的邻居来借酱油?那个欧巴桑最爱贪小便宜,一个月三十天恨不能有二十九天都来管她借东西。
  敲门声一直持续著,凌若夕任命的叹了口气,揉著一头乱蓬蓬的长发,想从床上坐起来下去开门。
  可刚一动,她就又扑到在床上了,天啊,浑身酸疼,特别是下面的某处,更是酸疼的厉害。像是刚刚跑完三万米的隔天。
  呜呜……,她昨天都干什么了都,怎么会弄得如此凄惨。
  凌若夕趴在被上努力回想了半天,终于记忆都一一回炉了。
  凌若夕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她,她重生了??!!环视著她现在所住的这间屋子,没错,这里确实宫家没错,是她与宫瑞辰结婚后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房间。
  直到此刻她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竟然重生了。
  一声紧过一声的敲门声,终于成功的引起了凌若夕的注意,她挣扎著勉强坐了起来,咬著牙抚著腰,胡乱套上睡衣一步一步挪著走到门边把门打了开来。
  门外的人似乎没有想到门竟然突然就打开了,没来的及收起一脸厌烦的表情。
  尴尬的轻咳了下,恢复毕恭毕敬的神色说道:「少奶奶,老爷叫您下去吃早餐。」
  凌若夕暗叫一声糟了,这宫老爷也就是她公公,是个很严肃的人,他规定了全家人都必须在七点钟到饭厅一起用早餐的。
  而她因为以前在家的时候习惯了赖床,早上根本起不来,所以经常是在睡梦中被佣人们叫醒了再下去吃早餐的,惹得宫家二老很是不满。
  以前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嫁给宫瑞辰,不想在宫家生活,所以根本不在乎他们满不满意她,那现在呢?
  凌若夕经过了十年的艰苦生活,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视金钱如粪土,一心只想追求真爱的小女孩了。对爱情她更多的是怀疑和不信任,比起无爱的婚姻,她更惧怕那种为了生活而不停辛苦工作的艰辛。
  而且,她不由自主的想起宫瑞辰,想起他俊美的脸和昨晚的激情,不由得脸上一红,宫瑞辰无论样貌还是家世怎么看都是名副其实的金龟婿。她以前真不知道眼睛是怎么长得,怎么会舍弃了这么极品的男人,而选择了那个王八蛋呢?是因为他比较会说甜言蜜语吗?
  不过,既然命运之神让她重生到与宫瑞辰还没有离婚的时候,这次她说什么都不能再重蹈复撤让自己过的那么凄惨了。凌若夕拿过手机看了下现在的日期XX年八月三日,这是她跟宫瑞辰结婚一个多月后,现在她跟宫瑞辰的关系应该还没有太过糟糕,至少还维持著表面上得平静。
  她快速的分析著目前的形势,就她的处境来看,她最好的选择就是牢牢抓住宫瑞辰,如果能让他爱上自己,同时自己也爱上他最好,如果不能相爱,那跟他做对相敬如宾的夫妻也不错,起码她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贵妇生活。
  如果他们终究逃不过离婚的命运,那责任也一定不会在她,她一定要抓紧一切时间机会,想办法打拼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不需要依靠任何人就可以活的很好。可这都是后话,她目前急需要做的就是讨好公公婆婆和宫瑞辰,努力改善被自己破坏殆尽形象。
  想到这,凌若夕也顾不得浑身酸疼了,冲进浴室快速的梳洗了一番,看著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不由得低咒一声,摸出一件雪纺的高领长袖连衣裙穿上,早知如此,昨晚就不那么放纵了,这大夏天的,还要穿著高领长袖的衣服,简直是活受罪啊。
  即使凌若夕速度再快,可是等她收拾妥当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也已经七点二十了,宫爸、宫妈和宫瑞辰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
  凌若夕姿势有些古怪的走到宫瑞辰身边,对著宫爸、宫妈尴尬一笑道:「爸、妈早。」
  犹豫了下,又小声的对著坐在旁边的宫瑞辰说了声:「早。」
  声音小的如蚊子哼哼一般,可是宫瑞辰却听见了,挑眉看她,眼睛里有精光一闪而过。
  不过凌若夕此刻心虚的很,生怕大家察觉到她的不同,根本不敢看他。
  宫爸头都没抬,只是不太高兴的『嗯』了一声。宫妈连理都没理她,只是安静的吃著自己的早餐。
  凌若夕有些尴尬的坐下来,喝了口已经冷掉的牛奶,看著餐桌上三人对自己冷淡的态度,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没想到宫家的人现在这么讨厌她。
  她记得她没跟宫瑞辰结婚之前,宫爸宫妈对她还是挺好的,特别是宫妈对她可热情了,想来是自己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寒心了,看来自己的重生之路也不是这么好走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她之前总想著早晚要跟宫瑞辰离婚,最好是让他全家都讨厌她,逼著他主动跟她离婚,所以她故意把他全家都得罪光了,没想到现在报应来了。
  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明天开始她一定早早起床,绝对不会再迟到了。经过十年的磨练,起早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还要想尽一切办法讨公公婆婆的欢心,努力扭转她在大家心目中得形象。
  凌若夕正想著,突然坐在旁边的宫瑞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拿起桌上的餐巾试了试嘴角说道:「爸、妈我吃好了,你们慢用,我先上楼准备下就去上班了。」
  宫爸点了点头,宫妈嘱咐了句:「路上小心。」宫瑞辰应了声就起身上楼了。
  竟然看都没看她一眼,凌若夕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是不是也开始讨厌她了呢?
  凌若夕心里一阵刺痛,随即安慰自己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就算他开始讨厌她了,她也一定会让他重新对她改观的。
  而且依照昨晚他对她的热情程度来说,起码他现在对她的身体还是很感兴趣的。
  她神游的功夫,宫爸宫妈也吃完了早餐离开了饭厅收拾好之后一起出门去了,等凌若夕回神的时候,饭厅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赶紧胡乱吃了两口,就起身把碗盘端进了厨房。
  004爱心午餐厨房里负责做饭的李妈和负责打扫卫生的张婶正在收拾厨房的卫生,凌若夕很庆幸自己还记得她们,赶紧扯出抹友善的笑容,打招呼道:「李妈,张婶我吃完了,我来跟你们一起打扫吧。」
  正在厨房忙碌著的李妈和张婶看著笑颜如花的少奶奶不由得诧异的对望一眼,她们这位少奶奶平日里可是眼高于顶的,从来都不与她们多话,还总是指使她们干著干那的,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还要帮他们干活?
  凌若夕见两人诧异的看著她,显然是吓到了,不由得在心里又叹了口气,她以前究竟有多招人烦啊,她不过是说要帮她们干点活,竟然把她们吓成这样。索性也不等她们答话,迳自把盘碗放在水槽里洗了起来。
  这时李妈和张婶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抢过她手里的活道:「少奶奶您还是去歇著吧,这哪是您干的活啊,我们来就好,我们来就好。」
  「哎呀,李妈张婶别跟我这么客气吗,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们就叫我,我年纪小以前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们也别跟我一般见识,今后别叫我什么少奶奶,叫我小夕就好,说真的这厨房里的活,我还真的什么都不会干,想给瑞辰做顿饭都不行,今后还的麻烦二位多教教我才行呢。」凌若夕发挥她这十年来混迹在大妈大婶们中间学来的拍马屁之道,嘴里抹蜜一样的猛灌迷汤,把李妈和张婶哄得心花怒放的,很快三人就打成了一片,还十分热心的非要指导她帮宫瑞辰准备了爱心午餐。
  她本来也就是随便找个借口说要给宫瑞辰做饭来跟两人套近乎,没想到两人还当真的。没办法只好赶鸭子上架了。虽然凌若夕早被十年的艰苦生活磨练出了一手好厨艺,不过为了增加李妈和张婶的成就感还是故意犯著这样或那样的小错,然后让两人的扎呼声里改正过来,所以等这顿午饭做好之后,凌若夕已经累得快虚脱了(最后她根本什么也没做,在她频频出错之后,还是李妈接手做的午饭,不过好在套近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但看著两人殷殷希望的目光,不忍让她们失望,还是拖著疲惫的身子,拿著装著爱心午餐的饭盒去给宫瑞辰送饭去也。
  说实话她跟宫瑞辰结婚一年多她好像也就在婚前去过他公司一趟,还是为了说服他不跟她结婚去的,时隔这么多年她根本就不记得他公司怎么走了,好在她一说要去给宫瑞辰送饭,他们家热心的司机大叔满脸褶子的脸上就笑成了一朵花,打了鸡血一样兴冲冲的把她请上车,也不用她吩咐就开车一路狂奔,等凌若夕再回神的时候,已经到地方了。
  现在凌若夕想找借口不去都不可能了,只得硬著头皮下了车,说实话现在让她见宫瑞辰她还是有点打怵的,一想到他面无表情的看著她,她就忍不住打哆嗦,那双精明的眼睛,好像能看穿她一样。
  站在宫氏企业的大门前深吸了两口气,做了一番心理建树,凌若夕这才心一横走了进去,没想到刚走到总台处就被拦了下来。
  凌若夕表明自己的身份,可是总机小姐和旁边的保安同志都是一脸的怀疑,总机小姐客气的让她稍等一下,然后拿起旁边的电话,估计是打到总经理办公室确认去了,她记得宫瑞辰现在应该是总经理的。
  凌若夕百无聊赖的打量起大厅的布置来,以前因为不关心,所以她从来没有关注过宫家,现在不同了,她真心的想与宫瑞辰厮守下去,所以下意识的开始关心起与他有关的一切。
  不多时就从旁边的电梯里走下一人,总机小姐和保安纷纷立正站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总经理好。」
  凌若夕闻声吓了一跳,连忙收回四处乱瞄的目光,顺著脚步声看去,只见宫瑞辰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姿挺拔的缓缓走来,一步一步仿佛踏在了她的心尖上,让她的心脏跟著急剧跳动。
  宫瑞辰慢慢走近她,在她身前站定,沈声问道:「你怎么来了?」声音里隐隐带著丝不可置信。
  凌若夕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想不起自己究竟为何会站在这里,宫瑞辰看著她傻乎乎的样子,又察觉到大厅里不断有目光向他们投过来。叹了口气,主动拉著她的手走进电梯。
  直到被他牵著手一路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凌若夕这才回过神来,暗恼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竟然还会对他犯花痴,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很不好意思的把手从他温热的手掌中抽了出来,尴尬的说道:「妈让我来给你送午饭。」
  宫瑞辰看著瞬间一空的手心,不自觉的皱了下眉,听见她说的话,下意识的问道:「妈让的?」
  「厄……」宫妈现在都不怎么跟她说话,又怎么可能让她来给他送饭呢,这只不过是她随便找的借口罢了,她暗自祈祷他别再问下去了,要不然她就无地自容了。凌若夕脸上火辣辣的,低下头不自在的小声解释道:「我妈让的。」
  宫瑞辰见她始终低著头一直不肯看他,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脸色一沈,张口欲言,忽然发现她小巧的耳朵后面晕红一片,心中一紧,脸色又缓和了下来。
  嗯了一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饭盒,放在旁边的茶几上,淡淡说了句:「吃饭。」
  两人挨著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吃著饭,凌若夕努力回想著,她重生之前,两人似乎从不曾单独吃过饭。她对他,向来是避之唯恐不及的,除了在床上的避无可避。
  现在想来,她那时真的奇怪的可以,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多金又帅气的老公那样的排斥,他虽然谈不上温柔体贴,可是却从不曾对她大声说过一句话,哪怕是她逃婚被逮到,他也不曾责骂过一句……
  吃完饭之后,凌若夕实在是太累了,在宫瑞辰去洗手间的功夫,竟然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宫瑞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她蜷缩在沙发上,双手环抱著自己。卷翘的睫毛在阳光的影印之下,在她那淡淡的黑眼圈留下一排长长的影须,他不由心中一动,放轻脚步走过去,立在沙发前注视了她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叹息一声,拿过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
  然后转身往办公桌的方向走了两步,忽又想到什么,于是顿住身形,转身走到门口,轻轻的打开门,对著门外的秘书轻声说道:「取消下午的一切行程,别让人来打扰我。」吩咐完之后也不等秘书应答,又轻轻关上了门。
  门外的陈秘书看著那道关上的门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工作狂的总经理竟然要取消下午所有的行程,还不让人去打扰,是因为总经理夫人吗?听人说总经理夫人来了,她刚才去楼下送档,所以无缘得见啊,她应该是个大美人吧,能让这个总是工作第一的总经理大人为她破例,她很是好奇呢……
  室内一片安静,只闻浅浅的呼吸声,可这若有似无的呼吸声却惹的宫瑞辰频频失神,最后他索性扔下半天都没有看进去一个字档,皱著眉头来到沙发前准备叫醒那个犹自熟睡的小女人。
  可是看著她睡得绯红的脸颊,他竟像著了魔一样,俯下身去吻住她那微张的小嘴。吸吮著她柔嫩的唇瓣,她的唇真的很柔软,比他过往所有的女人的都要柔软,让他每次吻上她都情不自禁,欲罢不能……
  005好事被打断待到他准备撬开她的贝齿更近一步的时候,突然砰地好大一声,办公室的大门被撞了开来。
  宫瑞辰低咒一声回过头去,双眼冒火的望向门口,恨不能把打断他好事的家伙碎尸万段。
  撞开门的某人像是没有看到有人快要喷火的眸子一样,镇定自若的大声说著:「二哥,听说『暗夜』又来了新的钢管妹,今晚要不要去看看,尝尝鲜……咦…
  …二嫂也在呢?」
  那双满是兴味的桃花眼却在屋内搜寻著,直到看到宫瑞辰身后被撞门声吓得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正睁著迷蒙的双眼,晃神的不知身在何处的凌若夕,这才含笑打量著这位仅在婚礼上瞄过一眼的神秘二嫂。
  陈秘书紧跟在这位元电子业巨头浩瀚的太子爷陈明轩,陈四少爷的身后,对著里面那位脸色不善的顶头上司歉然道:「对不起,总经理,陈总说找您有急事,我拦不住……」语气万分诚恳,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不断往沙发上瞄。
  陈明轩闻言嘴角抽搐了下,心下暗骂道:「你个小狐狸,要不是你故意透漏说是总经理夫人在里面,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会硬闯?这会在我二哥面前还卖乖说拦不住,你就差没推我进来了,还拦呢?」
  宫瑞辰没理会陈秘书的道歉,只瞪著嬉皮笑脸的某只,微恼道:「小四,你太闲了是不是?」如果是,他不介意给他找点事做,素来知道他没个正形,可是对于他这次的硬闯的行为,他此刻十分气恼。
  看著宫瑞辰眼里的冷意,陈明轩察觉到他虽然一向面瘫,但脾气还算不错的二哥这回真的恼了,赶紧赔笑道:「嘿嘿,二哥,我忙的很呢,看来今晚你也会很忙,那我不打扰了啊,二嫂再见。」
  「再见……」
  凌若夕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看著眼见眼前这位美少年跟她打招呼她下意识的回应著。陈明轩看著自家二嫂此刻还有些呆愣的表情,不禁冲她抛了个媚眼,然后脚底抹油溜掉了,陈秘书也紧随其后阖上门落荒而逃!嘻嘻,她如愿以偿的见到总经理夫人了,又有的可以八卦了。
  「厄……」凌若夕有些傻眼的盯著阖上的门不知该作何反应,那个绝世美少年到底是谁啊?为什么叫她二嫂?还有他为什么要对她抛媚眼呢?她实在想不起来她以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应该是他的朋友吧,凌若夕抬头看向宫瑞辰,发现他的脸色很不好,识趣的闭上嘴,没有把心中的问题问出口。
  一时间屋内安静了下来,凌若夕觉得有些尴尬,想起她是来送午饭的,没想到竟然躺在沙发上睡著了。
  于是拿起身上披著的西装外套,站起身递还给宫瑞辰,然后轻声道:「那个,我先回家了。」
  宫瑞辰看了她一眼,接过外套,稳定了下情绪,沈声道:「一起走吧。」
  「厄,哦。」凌若夕听他要跟自己一起走,下意识的认为他是要去『尝尝鲜』,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竟然当著她的面就要去鬼混,一点都不避讳她知道,还真不把她当一回事。
  虽然她的身份是他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很是心虚,不敢行使自己身为妻子的权利去约束他的行为。
  两人搭著电梯一路来到地下停车场,一前一后的朝著宫瑞辰停车的位置走去,凌若夕不知怎的就觉得自己很是失败,活了两辈子都没法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一时间觉得心中很是憋闷,不想跟宫瑞辰呆在一起。
  于是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朗声道:「你不用送我回去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反正他也是要出去的,那就没必要送自己回家了,装体贴吗?还是要做给双方父母看?这就是政治联姻的悲哀吧,也是她一直排斥这段婚姻的原因,凌若夕终于想起自己为何这么排斥他了,原来这是一段政治联姻,而她就是这段婚姻的牺牲品。
  宫瑞辰闻言身形一顿,转过身来沈声问道:「你以为我要去哪?」
  「你不是要去看……」钢管妹吗?她记得那个绝色少年是这么说的没错。凌若夕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脸色很是不好,大有风雨欲来的架势,所以很没志气的把后半句吞了下去。难道是她误会了?他不是要去看钢管妹,而是要跟她一起回家?!
  凌若夕心中的阴郁瞬间一扫而光,反而有一丝窃喜。
  「你希望我去?」宫瑞辰脸色一变再变,半响后意味不明的抛出这么一句话。
  「厄?」凌若夕被他问得愣住,他这是什么意思?是试探吗?那她该支持还是反对呢?虽然她心里是不希望他去的,可是男人好像都不希望妻子管太多吧,更何况他们之间是没有爱的婚姻啊。
  凌若夕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宫瑞辰看著她紧抿著嘴唇,眼里满是挣扎,不禁好气又好笑的从嘴里溢出一句:「笨蛋。」然后转身往前走去。
  走了两步,见凌若夕还没有跟上来,轻叹了口气,回过头来皱著眉头沈声道:「跟上。」
  「厄,哦。」凌若夕回神,一路小跑的跟上……
  坐在车里,凌若夕还不住的感慨,她这重生了一次,怎么没有变聪明反而愈发的笨了呢?对于身边的这个男人她这两辈子都没能弄明白。
  随即又想到,那个她自认为很了解的男人李尚,她就真的了解吗?一想到他的背叛,她心中又是一阵苦涩。
  宫瑞辰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著身边的小女人,看到她一脸的悲伤,心中不由得暗恼,呆在他身边就让她这么痛苦吗?
  两人到家的时候,宫妈妈正好要出去,看见儿子这么早下班,而且还是跟儿媳一起回来了,很是诧异,不过见儿子脸色不是很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她的『好』儿媳惹儿子生气了,不由得更加讨厌她。
  凌若夕看见宫妈妈,马上讨好的上前打招呼:「妈,我们回来了,您要出去啊?」
  宫妈妈对她敷衍的『嗯』了一声,扭头对著宫瑞辰说道:「今天下班这么早啊,你爸今晚约了老同学吃饭,妈要出去一下,晚饭你们自己吃吧。」
  「我知道了妈,我先上去洗澡了。」宫瑞辰对著宫妈妈说完就上楼了。宫妈妈也转身出去了,剩下凌若夕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
  凌若夕满腔的热情被当场浇了盆冷水,心里很不是滋味。经过早上的短暂相处,她已经认清了宫妈妈不喜欢她的事实,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讨厌她到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呜呜,她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啊??
  凌若夕大受打击,吃晚饭的时候都无精打采的,宫瑞辰看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气恼,本来想吃完饭带她出去逛逛的,一看她这样顿时没了心情,吃完饭就直接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