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乱 (01~06)》

  (1)
  K市某洗浴中心的包房里,一个身材娇小、乳房巨砾的赤裸女姟,正俯身玩弄著一根软趴趴的鸡巴,鸡巴虽是没有勃起,但看得出尺寸不小,褐色的阴茎刚好够女姟的手掌一握,鲜红的龟头像个乒乓球,正随著一紧一松的挤压而变得忽大忽小。如果勃起后不知道还能变大多少?
  鸡巴的主人是一个中等身材,30来岁的男子,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闭眼假寐,任由女姟玩弄。
  「嗯……阿乐大哥……」女姟直起身,用骚进骨子里的声音嗲嗲的呻吟道:「朋朋好痒……」说著抓起对方的手按在自己夸张的乳房上,用力的揉搓。
  男子微微动了动醒了过来,刺眼的光线又让他眯起了眼,透过眼缝只见两只仿佛注满水的皮球一般的乳房在眼前晃动著,自己的手正抓著其中一只。
  「我操,这是哪儿?」男子摇了摇刺痛的脑袋,心里暗骂一声:妈的,又喝断片了!‧阿乐抽回手,揉了揉太阳穴,回过点神后道:「你是谁?」
  「讨厌!人家是朋朋嘛。」说著女姟将身子向前移了移,跨坐在阿乐身上,小穴刚好碰到对方的大鸡巴,用挑逗的声音道:「阿乐大哥,快点嘛,你刚才摸的我好爽,再来嘛!」
  女姟边说边抓住自己两只巨乳搓揉,随著节奏慢慢摇动细腰,紧贴著鸡巴的小穴开始来回摩擦,两片阴唇正好盖在阴茎上,渗出的淫水渐渐在鸡巴上弥漫……
  朋朋呻吟道:「啊……啊……大鸡巴哥哥,快点来嘛!」朋朋狐媚地托起双乳,用舌头在两颗红枣般的乳头上舔弄,深色的乳晕上围著乳头突起无数芝麻小点,浸著唾液散发出迷人的晶亮……
  美色当前,阿乐已顾不上昏沈的脑袋,在原始本能的支配下,起身夺过双乳就著女姟的口水,自己又舔吸起来……
  朋朋按住阿乐的头叫道:「啊……好爽……」加快了下身的摇动,大量涌出的淫水在阴唇与鸡巴的摩擦下,形成一处处白色泡沫。
  阿乐抬头吻向朋朋,女姟本能的想侧头避开。但今天自从见了这根大号阳物,竟有点不能自持。要怪就怪上一个客人,那个死胖子前戏玩了快一个小时,把她弄的浴火难耐才开始操,结果他妈的才插进逼里三秒种就射了!真的是三秒!!
  打发完死胖子后朋朋回到休息室,里面零零星星地座了几个女技师,平日相处不错的小雯正在沙发上戴著耳机玩pid。
  小雯穿了件粉色纱质睡衣,没戴胸罩的乳房隐约可见,抬头看了一眼见是朋朋,说道:「我操,你就做完一单了?」接著叹了口气,低头拉开衣领对著自己胸前道:「奶大就是好啊,你给老娘争点气行不行?」
  朋朋笑道:「怎么,逼要生锈啦?要不要我帮你通通?」其她几个技师也笑著开始起哄!
  小雯白了她一眼「懒得理你!」说完低头不再理人。朋朋还想再调侃几句,但小穴里刚流的淫水湿得难受,于是便走到自己衣柜前想先换条干净内裤。
  哪知身上内裤刚一退下,小穴中还残留著的淫水一下子涌出,从穴口处一直滴答到半退下的内裤上。朋朋只好用一只手捂住小逼,待另一手脱下内裤后急忙开始擦拭下身……
  好不容易擦干淫水换好内裤,又套上酒店的浴袍后,一转身便看到小雯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等朋朋坐下后,阿雯借口说冷气太大,拿了条毯子将俩人都盖住,头靠在朋朋的肩上,一只手扶著pid装做俩人一起在看的子,另一只手却在毯子下扣弄起朋朋的小逼来。
  「刚才没做爽?」小雯小声问道。
  朋朋轻哼了一声:「嗯」
  小雯笑道:「怎么?阳痿还是早泄?又是只打奶炮没干逼?」
  「别提了,一个早泄的死胖子,啊……」朋朋轻叫一声「你指甲太尖别往里面捅!」
  小雯用舌头舔了下嘴唇:「小骚逼,装什么清纯!你别闲著啊,帮我也扣扣……」
  就在两人相互玩弄得兴致勃勃的时候,就听领班的声音叫道:「快快快,来了好几个客人,都给我上钟去……」
  阿乐还是吻上了朋朋,俩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混合了的唾液沿著嘴角向下滴落……
  「啊……啊……哥哥……大鸡巴,我要大鸡巴!!」朋朋伸手向阿乐的阴茎摸去,可触手之下鸡巴竟还是软软地塔拉著。心里一凉,妈的真是根阳痿!!
  阿乐这边可能刚喝大了的关系,现在身体里兴奋异常,仿佛火山一般想要喷涌而出,但偏偏鸡巴不听使唤,越急越使不出劲……
  「美女,快,帮我含含!」
  「嗯」朋朋伏下身,将龟头含在了嘴里。鸡巴上还粘著刚刚摩擦留下的大量白色泡沫,还没到嘴边就是一股浓浓的腥臭直冲脑门。好在她已经习惯了,于是大口大口的吞吐起鸡巴来。
  朋朋含了一会,用手就著口水前后撸了撸,见没反映又开始抚摸睾丸,用嘴将睾丸一颗一颗吸入,然后吐出,手指随著啵啵的声响,轻轻地爱抚著龟头。
  大约过了有二十来分钟,朋朋使尽了全身手段,只见阿乐不停的喘著粗气脸憋的通红,可下身就是一点动静没有。朋朋叹了口气心中暗骂一声,放开耷拉的鸡巴,抬头小心的向阿乐问道:「大哥,要不休息一下再来?」
  阿乐憋的要炸一般,没有说话,一把抓起鸡巴飞快地撸著,另一只手则伸到女姟的小穴上扣动。
  「哎呀」朋朋叫了一声,由于心情不佳,这时她逼上的水已经快干了,被阿乐这么突然一下,扣的她一阵难受。「大哥,我给你倒杯水!」女姟有点生气的说著起身要走。
  阿乐突然抓住她的手说道:「我……我想……」
  「你想什么?」女姟略微有点鄙夷的问道,心想:鸡巴都硬不起来还有什么想法?
  「我想……我想舔你的逼!」阿乐大声的说道。
  「啊!」朋朋变成惊讶的表情,「想舔逼?」朋朋重复道。在这种场所,她还没遇到过主动要求舔逼的客人。
  「对,给我舔你的逼!」
  「可是……」她没敢说阿乐已是她今晚的第二个客人。
  「快点,给我过来!」阿乐仰面倒在床上,示意她把下身凑过来。
  朋朋无奈,只好又跨坐在他头顶将小穴贴了过去,心想:还有这种人?也好,还没享受过被人舔逼的滋味!
  嫖客嫌脏都不会去舔妓女的逼,朋朋以前有过一个男朋友,除了跟她要钱外,做爱的时候还没客人投入,没处多长时间也就分了。
  阿乐伸手掰开两片乌黑的阴唇,浓重的腥味让他觉得恶心,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结婚三年,老婆从不给他舔逼,阿乐每次跟老婆做的时候,都想往逼上舔,每次都被老婆制止了,怎么说都不同意!人都是这样,越不能做的东西就越是想要。
  现在看著近在眼前的小穴,越看越刺激,也顾不上腥气,轻轻用舌头试著舔了舔阴唇,然后整片的含进嘴里又用舌头在阴唇上来回扫动。
  「嗯!!」女姟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阿乐就像受到鼓励的学生,开始快速地舔动起来,舔完了阴唇又开始舔阴核,最后将整根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四处乱搅……
  「啊……啊……不要……好痒……」
  大量涌出的淫水让阿乐无比兴奋,舔的更是忘我。
  「啊……啊……!」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从小穴涌入大脑,「啊……啊……」
  那种久违的又仿佛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不能自己。
  「啊……!!!快……快……就是这里!再用力!啊!!!!」在阿乐舌头不停的舞动下,憋了一晚上的快感终于爆发出来,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从小穴冲向全身四肢,脑袋里竟是一片空白,身体几乎支撑不住就要倒下!
  就在朋朋飘飘然的时候,「哎呀!」女姟大叫一声急忙想要起身,原来巨大的刺激之下她竟然尿了出来。完了,完了,把尿潵到客人头上了!!更要命的是尿一出来就再也憋不回去,随著女姟的起身动作,淡黄色的尿液在四处飞潵……
  在朋朋手忙脚乱之时,阿乐突然双手扶在她腰上,将女姟拉了坐回来,小逼又贴在嘴上,同时他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喝起尿来!
  阿乐这突然的举动让朋朋又惊又怕,可尿还是止不住的在流,阿乐边喝还边用舌头在小逼上东舔西舔……
  「啊……不要……不要再舔啦……」朋朋想起身,可被阿乐按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这泡尿持续了一分多钟,阿也足足喝了一分多钟,咸咸的尿味混杂著腥臭的淫水不断的灌入口中,让他兴奋得忘乎所以!
  「呼……」朋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打了下冷颤,总算是尿完了。
  可逼下的这位好像还没喝够似的,嘴还使劲地在尿道口嘬著。
  朋朋又气又好笑,「好啦,没有啦,你当是吸奶呢!」打了一下他还抱著自己的手说道:「快放开,你看你头都湿了,走,我带你去冲冲!」
  「我……我……」阿乐红著脸说道「啊?怎么啦?」
  「我……我的鸡巴!」
  朋朋转头看向他的鸡巴,随即啊的惊叫一声,「怎么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