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猥亵女人内衣经历》

  我的猥亵女人内衣经历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刚毕业没几年。
  跟我们合租的女同事(其实也不熟)搬走了,我搬进她空下的房间去。房间里做了一排壁柜,平时也不理会,从没打开过。有大晚上,没女人,感觉闲得荒,就打开柜子看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结果打开其中一个柜子时发现格子上落了一个乳罩。这下有的玩了,我心里当时一阵狂喜。
  被日本AV灌得满脑色情,早想尝试一下女人内衣裹肉棒的滋味,天遂我愿。惊喜之余,我继续搜索,看还会不会有别的收获。发现一包衣服,是房东用不上懒得带走的,竟然有两条普通丝袜。
  还有些女人夏衣。我拿了丝袜,又挑了件轻软的女上衣。
  乳罩是平常样式,厚厚的海绵。那女孩肉肉的,胸脯天然挺,但乳房只是小碗大,有时她欠身,从缝隙里几乎差点能看到乳头了。
  我扒光裤子,像色情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将丝袜拉绷缠到已经硬挺的肉棒上。系好,裹得好舒服。
  然后再用房东(应该是他老婆的)轻软的上衣包裹起来。这样用手紧握起来,手和老二都暄软舒服。然后我就一手把玩乳罩,一手打飞机。高潮来临时,乳罩再裹在阴茎上两手用力套弄,最后尽惰地喷射在衣物里。这是我的第一次玩女人内衣。
  后来我为考试辞了职,为节省钱搬到郊区租平房,一个院里住几户那种。同院一个打工的小媳妇,文静内向,有些姿色,臀胯挺宽,但臀部前后有点扁。我感觉她很闷骚,因为我好几个晚上听到隔壁她咦咦啊啊压抑的呻吟声,害的我每天晚上竖著耳朵渴望听到微弱的声音。她经常洗衣服,晾在院子外面街上。其中有件粉红色的丝绸内裤,亮晶晶的,每次走到门口都在我心头晃荡。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黄昏时见街上没人,过去顺手抄到衣服腋下,回到自己屋里,头一次干这事,当时那个激动啊,展开可爱的内裤的时候手都在抖。
  内内是丝绸的,软软滑滑,镶著简单的花边,前面阴部还附加一层棉布料。我一手抓起少妇的内裤,放在鼻子上,嗅著洗衣液的柔软芳香,一边套弄这肉棒。最后把内裤裹在肉棒上,尽情套弄,滚滚浓精,尽数倾泻在粉红的内裤里。后来我把她洗净晾干,又用了好几次,搬家时才扔掉。
  还拍了照片,作为纪念。
  条件好一些,搬到附近加建的二层楼上,象宿舍一样,有很多单间。隔壁是一对刚毕业学生情侣。女生样貌身材都不错,稍微瘦点。有天她晾晒内衣,黑色的单层布长线系连的乳罩和内裤——有些象泳装,是一套的。中午没人,我想把内衣拿来玩玩,拍个照做留念。拿到屋里,内衣从衣架上拿下,内衣洗的黑颜色都浅了,裆部有些发灰。拍完往衣架上放的时候我慌了:女孩怕衣服被吹掉,内衣是缠在上面的,可怎么个缠法,我记不住了啊。慌慌张张,胡乱挂上去。我知道,女孩肯定会发现异样的,不过,附近人多手杂,没法说是谁干的。过了没多长时间,俩人搬走了,我想是女孩发现感觉不好,才走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