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二三事》

  我就读的大学位于一座山上。
  学生比起一般大学来说略少,但也不缺正妹,尤其是很多大城市来的妹子从国中开始就很会打扮,就是那种会在下课时间抢著看时尚杂志用高分贝大声聊天的,你一定有印象。
  这所大学有个不风光的称号叫「淫窟」,恐怕是因为身处于普遍低温的山上人本性渴望温暖,加上女生又好看,第一年的夜晚生活就是在隔壁学长学姊的猫叫声中度过。
  原本和室友听到这声音都觉得尴尬,久了也就习惯了,甚至还会讨论一些情报。
  「昨天买宵夜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阿忠学长上楼,他女朋友又换了。」阿明,新一代的好男人,为人老实有求必应,好听点叫绩优股难听点叫烂好人。
  「干那那个舞蹈系的学姊空出来了?」狗哥,情场老手(自称),手机里有许多学姊和女同学的电话,积极出击型,不用说那个学姊的手机号码他当然也有。
  「今天早上七点半有人目击到阿忠学长和那个舞蹈系学姐走在一起了,还没有分。」四眼,其实我们四个人都有戴眼镜,但四眼最符合戴眼镜等于智商派的形象就给了他这个绰号,没有甚么八卦逃的了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那些情报哪里来的。
  「别肖想了狗哥。」我,没甚么特色,家住云林,乡下人。
  附带一提这句话当然没进到狗哥的耳里,他只顾著敲LINE(不用想也知道对象是谁),回我的话是「对阿热狗的确很好吃。」
  我们这四人目前已各奔东西,但当年在淫窟发生的故事自然不少,有些结局不错有些结局就显得悲惨,不如这样告诉各位读者接下来的故事主题都和他们的恋情有关。
  而首先,第一个成为故事主角的人,是阿明。
  阿明是个隐性宅,他身材高大活像个运动选手,而实际上他确实也会打球,所以才说是隐性宅,光看外表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个英O联盟成瘾者。
  我们时常得到图书馆领他回来,当时穷学生没甚么钱不能常跑网咖,阿明又是个觉得交际要做到满的人,和同学出去花钱绝不心软。
  鉴于我们这些精虫充脑的大学生那塞满「英文配数字」影片的电脑都差不多破,能免费用到好电脑的地方就是图书馆了。
  当时站柜台的女生从一开始的陌生人、到因为阿明累犯「不得用电脑区的电脑从事课业外行为」的规定,她和我们寝室的人也就熟了点,某一天吃饭时,阿明不经意地说出她叫「小羽」。
  听到这句话,我才正要开口糗他,没想到狗哥率先拿著吃义大利面的叉子跳了起来吼道「你这偷跑的浑蛋!」于是两人开始在店里发生追逐战,直到店员出来制止后我们才知道事情的后续。
  其实阿明想追小羽很久了,但交际惯的他一直不知道怎样开口,只能不断在小羽值班的时间去玩电脑区的电脑给她抓(「一半!至少有一半的理由是这个!」面对我们质疑的目光阿明不断挥著手澄清,当然我们没人相信。)
  某一天阿明又被小羽抓到在玩游戏,但当时小羽要下班了没去阻止他,只叹了一口气走到他旁边说:「我要下班了,打完这场就要停啰,下一个工读生可没我这么好说话。」
  突然,一直不懂如何追求异性的阿明有如得到神助一般,一句「妳让我送妳回宿舍我就马上停」让小羽红了双颊。
  那晚,阿明第一次中离,但也得到一个女友。
  成为我们当中第一个死会的阿明像是换了一个人,连走路都是用跳的,我们吃饭时也不再全是男人的聚会,只要小羽有空都会和阿明一起出现。
  原本小羽就是个会打扮的女生,连在我们大学都是顶尖的,一六五的高挑身高配上足以令所有足控疯狂的美腿、C罩杯,加上她又爱穿著合身的T恤、丝袜配热裤,每次吃饭时我都能感受到旁边的狗哥在吞口水,至于他在看著甚么吞就不用明说了。
  私底下我们这些友人也常亏他不知几世修来的福份,连阿明自己也傻笑著点头,幸福到完全听不出来我们在损他的诚度。
  但说实话,哪个男人不爱美女?原本充满阳刚之气得我们寝室,偶尔在晚上小羽到来后也显得活泼一些,反正看看也不用钱,如果小羽坐姿稍微不雅了些还能看到热裤底下那包裹在丝袜中的内裤,这种美景就适合存在脑中永久保存,除了狗哥抱怨自己也应该要有女友的频率变高之外,朋友交女友?WhyNot。
  大学一年级的下学期开始了,经过一个寒假后提早开学日一天抵达宿舍,原本以为只会有我一个人,没想到宿舍里早就有人在了。
  「唷。」是四眼。
  「好久不见。」我带著讶异的神情打招呼,「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四眼面有难色地低下头,稍微将椅子后仰摇晃著像在思考著甚么,他要我先把行李整理好再跟我说,我自然求之不得,背包很重的。
  花了约半小时,我看著我的桌子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好了吗?」四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回过头,看到他手里拿著手机在滑著些甚么。
  「是好了啦......到底怎么了?」我皱著眉头,不知为何不太喜欢这种气氛。
  「听好,等一下我会给你看一些照片,这些照片就是我早回来的理由,暂时先保密喔。」
  虽然不知道到底在干嘛,总之我还是点了头答应了。
  从四眼手上接过手机,第一张照片地点在一个熟悉的场所。
  「这不是礼堂里吗?」礼堂那栋建筑物很老旧了,虽然一楼是礼堂但那栋建筑物却有五层,每一层都有两三间旧教室及没人使用的办公室,楼梯间的格局很怪很昏暗造就不少恐怖传说。
  而照片中的地点就是其中一层的楼梯间,拍摄者似乎是从下一层的楼梯间死角往上拍的。
  「有甚么好奇怪的?难不成是灵异照片?有拍到甚么幽灵之类的?」边这样发问我边瞇起了眼睛,试图在这张照片中找出一个人形。
  四眼摇了摇头,举手示意我继续往下看。
  第二张照片有点不同了,两男一女出现在楼梯上,女的表情似乎很害怕,其中一个男生抓住了她的右手。
  女生穿著一件T恤,因为只有逃生口的标示灯光我无法认出那甚么颜色,但至少知道那件T恤我曾经在小羽身上看到过。
  我睁大了眼睛,呼吸略微凌乱,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滑向下一张,但四眼正在盯著我,他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不、正确的问题是,为什么「只」给我看?
  「你......」很多问题堵在口中,但四眼似乎看穿我要问甚么了。
  「这件事跟我无关,我只是拿到照片而已,无论如何你先看完吧。」
  得知好友不是罪犯之后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往下滑。
  两个男人将女的压在墙上,其中一个强吻著她的嘴、另一个则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搓揉乳房(当然这是照片,但都伸进去了不会是想要帮忙抓痒吧?),这时我看得很清楚这个女生绝对是小羽,没想到她竟然遇到了这种事!
  下一张照片热裤已经被脱下,一个男的从后方抓住小羽,一手抬起小羽的美腿架到扶手上、另一手自然又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另一个人在小羽的双腿中间,究竟是隔著丝袜还是已经脱掉了我也不清楚,但耳中仿佛听到A片中男优舔著女生小穴的啧啧水声,此刻我确定阿明已经被NTR了。
  之后的照片已经失控,小羽被用不同姿势干著,像狗一样被从后面干嘴巴还得含著另一个男人的老二、在某一张照片中小羽还被抬到扶手上干,此时我看到她的大腿那里有几个洞,看来他们只是把丝袜斯破而已。
  那两个男人都穿上裤子离开了,拍摄者似乎不想拍男人穿裤子的景象很快就连续几张照片只剩小羽躺在楼梯上,大概是因为人走得差不多了拍摄者大胆了起来,照片移动了一些角度,小羽坐了起来又是连续几张照片,可以看到侧面的楼梯有些液体流下,如果是外射的话早就流下来了吧,会到现在才拍到大概是因为那是从小穴里流出来的,不知她那时在想甚么?
  最后小羽拿起自己的热裤穿上,起身离去。
  因为是在楼梯间想必回声会很大,都没人听到的话就只有可能是寒假期间。
  可是为什么寒假时小羽还在学校呢?
  我向四眼投出疑惑的眼神,四眼也摇了摇头。
  「那么,就进入主题吧,我只把这些照片给你看的原因。」四眼轻咳了几下,装模作样的样子让我很想笑,「当我的调查员吧。」
  「......有甚么好处吗?」
  「我给你时间地点你过去埋伏,没有比当这个职务更好接近事件的了,看照片不够爽吧?」他手里拿著一台单眼相机,伸到我面前。
  我内心挣扎了一下,拍摄对象是我好友的女朋友,最好的选择当然是去报警,可是报警真的好吗?
  我压抑住自己那股想看更多的心情,说服自己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得知小羽的处境,所以换个角度说这是为了阿明。
  于是,在我回过神来时四眼已经不在了,我手上还拿著那台单眼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