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裸露在凉风里的大屁股》

  清明长假最后一天了,和妻子决定去江北的太阳岛散散心。平时都是坐车去,今天没事,决定从老江桥走过去,再从连接的栈桥走到太阳岛。
  由于新的高铁桥使用,老江桥完全整修为供游人通行的景点,在桥面还铺设了玻璃栈道,和妻子走上桥面时,已经可以看到桥上的游人,由于清明放假的缘故比平时多了不少,显得熙熙攘攘。我和妻子就汇入在这纷扰的人流中,向江北方向缓步走去。
  我叫贾仁,今年三十八岁,和妻子经营批发生意,由于平时忙于应酬,生活不规律,所以在性方面显得力不从心。偶然的机会看到了四合院的网页,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淫妻老公。总是幻想妻子被别人压在身下抽插操弄的情景。但是无奈,妻子是很传统的女人,在床上意淫还可以,真来是坚决不松口。所以只能玩玩露出野战的擦边球,今天之所以去太阳岛,也是存著看有没有机会可以激情一下的心思。
  和妻子挽著胳膊谈笑著,随著人流慢慢的走著,妻子今年三十六岁,中等偏上的身高,搭配一百五十斤的体重,显得丰满诱人,鹅蛋型的脸庞,搭配精致的五官,是每个男人意淫熟女的最好对象。栗色的披肩发在脑后扎了一条麻花辫,尽显成熟人妻的风韵。特别是妻子的唇形厚度适中,配上红色的唇膏,在每个男人的眼中,绝对是口交的名器。出门时妻子是光著身子,在我眼前换的衣服,下身肉粉色的阴唇,被黑色蕾丝三角裤包裹著,上身柔软滚圆的乳房被黑色无肩带前搭扣乳罩托举挤压出深深的乳沟。黑色的弹力保暖裤和烟色圆领保暖线衣,包裹著妻子白嫩丰满的胴体。外面一件半长的及臀红色风衣,性感的脚上包裹著肉丝短袜,配上黑色短跟瓢鞋,让人有抱在怀里把玩揉弄的欲望。
  平时也没有机会运动,一路携著妻子走到通向太阳岛的栈桥口,已经感觉到口渴脚乏了,便和妻子在桥头的观光长椅上坐下,打算歇一会,再往前走。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清明微荫的天幕中,太阳显得无精打采的躲在云层后,散发著昏黄暧昧的光线。北方的清明时节,还是是凉风习习,搭配著晦涩不明的天色,到让我感觉到一股无名的躁动。
  我伸臂拦在妻子身后,手掌穿过妻子的风衣和保暖内衣,抚摸著妻子腰部温润柔软的肌肤,一手握著妻子光洁的柔夷放在我勃起的裤裆之上。妻子感觉到我情绪与动作的变化,面色微红的低垂著精致诱人的脸庞,柔夷几次试图从我的裤裆的凸起上拿开,却被我紧紧的按在裤裆的凸起上,妻子试图摆脱尴尬的动作,反而变成了好似在用手为我隔著裤子揉搓阴茎……。游人如织的栈桥头,我和娇羞的熟美妻子,坐在长椅上,享受著偷情般的暧昧的氛围。
  由于激动的缘故,感觉到口干舌燥,便对妻子说[老婆,我去买瓶水,一会上岛喝。],然后便起身走向对面的仓卖。买了两瓶常喝的茶饮料用购物袋拎著,走回妻子的方向。由于正对著长椅走来,我才发现,在长椅后面的维护通道的水泥矮墩上还坐著一个男人,由于墩子比长椅所在的桥面矮半米,所以视线正好能透过铁艺的长椅,欣赏到妻子的丰臀和诱人的美腿。估计刚才我手掌在妻子衣内的动作,也被他一览无余。
  男人大约四五十岁,五短身材身高不超过一米七。秃顶圆头圆脸,小眼睛短鼻梁,厚嘴唇,凌乱的胡茬,微张嘴里露出布满烟渍的黄牙。穿著一套半旧的布满污渍的保安制服,踩著一双偏大的旧旅游鞋,手里夹著烟头,猥琐的小眼睛,盯著妻子,估计心里正意淫著眼前丰满的人妻,被自己百般淫弄的画面,因为我看到他满是污渍的裤裆部位已经被高高顶起,看凸起的规模,真是让我望尘莫及。心中充满了挫败感,和扭曲的悸动。淫妻的冲动瞬间高涨。
  我故作平静的坐回妻子身边,但内心却悸动不平,因为妻子茫然不知,在我们身后半米的墩子上坐著一个,因为自己肉体而勃起鸡巴,在心中百般操弄自己的猥琐男。因为时间的缘故,游人已经很少了,我依旧把妻子身后的手,伸进她的衣内,揉搓著属于我的美肉,只不过我这回装作无意,把妻子的风衣和保暖内衣顺手撩起,翻卷到腰上,这样透过长椅的后部,隔著一米左右,我们身后的男人,可以清楚的欣赏我妻子腰部白皙的美肉。我另一只手,快速的侧插进妻子的裆部,由于害羞怕被别人看出端倪,妻子抿著嘴唇,默默的忍受著我的淫弄,只是身体的感觉,让妻子不断小幅度的扭著丰满的腰肢,来抵消下体不断传来的瘙痒感觉。而这更加刺激了身后的男人,就好像一个丰满的女人,裸露著性感的腰肢,诱惑著男人在求欢一样。
  可能是由于我不断揉搓妻子的阴部,或是想借口摆脱当下窘迫的状况,妻子挣脱了我的束缚,扭动著丰满浑圆的臀部,小跑著奔向桥头边的公厕,由于匆忙身后被我卷起的风衣还未完全撂下,整个美臀被身后的男人肆无忌惮的视奸著。
  可能是淫妻的冲动冲昏了头脑,我竟然鬼使神差的转身走下桥面,来到一直坐在我们身后偷窥的猥琐男身边坐下,可能是我的动作太出乎他的意料,也可能是做贼心虚,他尴尬的冲我露出一嘴黄牙,点头招呼似的笑著,一股口臭的味道,差点让我吐出来,心中不由一阵反感,但是为了满足心中淫妻的欲望,我假装无意转了一下头,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心中的恶心感觉。然后抽出一支烟,递给身旁的陌生男人,微笑的和他随意的盘谈著,男人显然是受宠若惊,赶紧把手里吸剩半截的劣质香烟掐灭,小心的放进脏旧的保安服上衣兜里,然后接过我递给他的好烟,谢过之后,放在呲出鼻毛的小鼻子下,贪婪的吸著,还不住口的恭维的称赞著好烟,好烟。
  男人的关系有时挺简单,互递一支烟就可以熟络起来,无话不谈。我策略性的从天气展开话题,没出几句就把这个陌生男人的情况了解的七七八八。
  男人姓王,五十五岁,在太阳岛景区里,替一家事业单位看守别墅,由于只是单位活动时才用到别墅,所以平时都是空置的,工作也清闲,那里还有一个保安,是老王的侄子,初中毕业在老家县城没事干,来投奔老王,今年十九岁,爷俩没事的时候守著景区内的空别墅,所以老王空闲时间很多,没事时就来看风景,其实是出来看女人过干瘾,叔侄俩都是光棍,市里的女人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只能看完,夜深人静时,没事打打飞机。话题提到女人,老王小眼放光,没口的夸赞著我的妻子。什么贤惠,文静,等等,其实我知道,他是想说,性感撩人,禁操。
  老王还得意的拿出他半旧的触屏手机,调出自拍给我看,模糊的照片里,短粗硕大的阳具,真的给我惊到了,十五厘米长度从龟头到根部竟然有鸭蛋粗细,我从没见过如此形状的鸡巴,可想而知,如果被这样的鸡巴插入,女人的阴道将承受何等的刺激。再一想到自己比老王鸡巴起码小一大半,就在心中无比泄气。老王还浑然不觉的和我吹嘘著在外县花五十操哭野鸡的光荣经历。
  听说我们是去太阳岛游玩,老王热情的极力邀请我们去他看守的别墅,极尽吹嘘之能,说岛上现在游乐项目由于季节的缘故还没开始,不如他看的别墅,设备齐全,就他们叔侄两人,好玩还僻静。虽然老王说的冠冕堂皇,但他心里想和我妻子近距离接触的心思,我一清二楚,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听到妻子的说话声[老公,你怎么到下面坐著了。],老王也停止了介绍,看到我妻子丰满的身子,愣愣的站了起来,张著嘴看著不知所以的妻子。
  [哦,这是王哥,在岛上做保安,我和他打听一下岛上的情况。
  ],我找了一个理由,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妻子看著老王脏旧的保安服,一嘴的黄牙,还是忍著和老王礼貌的笑了笑。[弟妹,这都三点多了,岛上没什么好遛的了,要不你们去我看的别墅玩玩,咋样],老王眼睛盯著妻子的胸脯,吞咽著口水,极力的介绍著,想拉进我们的距离。
  在一边看到老王贪婪的目光,和胯下夸张的凸起,我的心里终于被淫妻的欲望所湮没,[也行老婆,去王哥那里看看,也算没白来。],我鬼使神差的说著,[哎哎,对了,哥看的别墅可带劲了,屋里床大,啥都不缺。]看到我同意去,老王口不择言的兴奋的说著。妻子本来在犹豫,但看到我同意了,又有我陪著,也耐不住心中对别墅的好奇,要知道,在大陆的风景区里,不是有钱就能拥有别墅的,还得有背景,一般都是企事业单位的公产。所以也就点头答应了,挽著我的手臂跟著点头哈腰矮壮的在前面引路的老王,走上栈桥,向太阳岛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