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淫乱晚会》

  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阿东了,所以我今天非得去一趟这个派对才行,而我的老婆晓芬今晚又和小婷出去了,所以我得找个人看小孩才行,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妈,她答应今晚帮我照顾小孩,当一切搞定后,我开始猜想今晚将会去一个什么样的聚会。阿东是一个又帅又放浪的单身汉,我希望今天晚上也会是一个和他一样的派对。
  时间过得很慢,六点一到,我立刻打卡下班,阿东的派对将在七点开始,路上的交通状况很糟,还好派对的地点并不是很远,最后,我到了派对的地点,那是一幢很大的房子,所以我怀疑这些日子过去之后,阿东会不会破产。
  帮我开门的是个男人,他向我自我介绍他叫阿强,他是阿东的老板,他带我去装潢像个娱乐间一样的大厅。角落里还有个木头建筑的酒吧,还有一台大萤幕的电视,墙的周围则是许多柔软的沙发,音响里正播放著热闹的摇滚乐,而电视上正放著一部色情片。
  我向在场的十个人互相介绍彼此,然后很快的忘了他们的名字,我也不忘祝贺阿东也和大伙打屁。我问阿东,为什么这么晚才计划结婚,他肤衍我一个答案,那答案就像是两个醉汉喝了一个小时的酒后,所说的醉话。在八点的时候,一个叫小杰的人走了,他说他要去附近的上空酒吧带两个脱衣舞娘回来,我有一个感觉,她们可能不止是跳脱衣舞而已。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与其它人更熟稔了,我们看4级片看得相当开心,没有人离开,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希望能马上开始现场的春宫秀,小杰在半个小时前就走了,我开始希望脱衣舞能马上开始,啤酒快撑爆了我的膀胱,所以我暂时离席,穿过大厅走向厕所。
  当我解决我的问题后,我听到走廊上有女人格格笑的声音,脱衣舞娘来了,所以我马上离开厕所,要回到大厅,我有一个奇怪的感觉,好像刚才的笑声非常耳熟,但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等我走向大厅时,就忘记了。
  我站在大厅门口,看著那两个性感、美丽的女人,她们有著标准的160公分身高,一个是长的直发,而另一个则是长的卷发,两个人都有明亮的大眼睛,还有令男人们断魂的身材--32B-25-34,而且我非常确定这个数字,因为她们就是我的老婆晓芬,和她的朋友小婷!
  晓芬和小婷并没有看见我在这里,她们忙著和周围的男人打招呼,我不相信晓芬会做这样的打扮:一件超迷你的黑色紧身衣,她坚挺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只有两条细如发丝的细带,绕过她的脖子,挂著两个罩杯,撑著晓芬坚挺的乳房,衣服背后的布料更是少得可以,裙子的大小就正好只能盖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质料相当的薄,我打赌,这件衣服足以藏在晓芬的小钱包里。
  小婷也穿了同样的白色衣服,一个家伙问小婷为什么要做同样的打扮,小婷说:「其实还是不一样的,我穿白色的,而晓芬穿黑色的,所以我是好女孩,而晓芬是坏女孩。」晓芬则回报了一个微笑。
  阿东说:「她是坏女孩?」晓芬点点头。
  阿东继续说道:「让我们看看,你如何证明你是坏女孩。」
  晓芬用非常诱惑人的姿势走向阿东,将手放在他的裤裆上,我不敢相信我眼中所看到的情景,晓芬拉下了阿东的拉链,将阿东的肉棒掏了出来,阿东的家伙大概有廿公分长,而且还在持续勃起中,晓芬跪在阿东面前,将眼前的那根阳具整根塞入口中。
  晓芬用我从未见过的狂暴姿态吸吮著阿东的阴茎,真令人难以相信,晓芬居然能将这么长的一根肉棒插入喉咙中,更讽刺的事,仅管我一再要求,可是晓芬从未为我口交,以她这么纯熟的技巧来看,晓芬绝不是第一次这么做的了。
  我真的不敢相信在我目前所发生的一切,我原本打算出面阻止这一切,但是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发现我自己还看再看多一些,晓芬看起来是如此的性感,在嫁给我之后这么多年,晓芬从未像此刻如此像个女人,我觉得我像是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在此同时,我发现我的下体也硬了起来,我要加入他们,看我其它的男人如何对待我的晓芬。
  在五分钟之后,阿东似乎到了尽头,他粗暴的抓住晓芬的头,猛烈地将那粗大的阳具一再冲向晓芬的咽喉,没多久,他将粘糊糊的精液尽数射尽晓芬的口中,流进晓芬的肚子里,晓芬看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很恶心。
  阿东最后将他的沾满晓芬口水而显得发亮的阴茎,从晓芬的口中拔了出来,晓芬得口中没了阴茎后,才能开始微笑,她看著阿东的眼睛,告诉他:「真好吃。」接著又用手指抚弄著阿东的阳具,阿东的龟头又渗出了一些白色的泡沫,晓芬又伸出舌头,舔著阿东的肉棒,将那最后一滴精液吸进嘴里,然后再将阿东的阴茎舔了个干净。
  当晓芬的表演结束,在场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在一阵深呼吸后,晓芬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当掌声结束后,两个巨大的外国黑人朋友向晓芬走去,我想他们是刚刚才到的,当他们走近时,我发现晓芬的表情有点紧张,因为晓芬的家教甚严,外国人是不受欢迎的,所以我打起精神,看著情势的发展。
  那两个老外掏出他们的大家伙,站在晓芬的面前,其中一个手上握著大肉棒,说道:「来吧,小美人,让他们看你把我这个大东西放进你的小嘴里!」
  我希望晓芬拒绝这个要求,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晓芬缓缓的走近了那个黑人,将她淫乱的身体贴紧那个男人身上,一只手向下伸,握住了黑人的阳具,为那个男人打手枪,同时以晓芬浑圆的乳房,在那黑人身上不停的磨擦,另一只手则圈住男人的脖子,将那黑人的头往下按,靠近晓芬自己的脸,晓芬给了这个黑人一个激烈的吻,那黑人厚厚的嘴唇完全盖住了晓芬的嘴,黑人的另一只大手则紧紧捏住晓芬的一个乳房。晓芬停止了吻,用舌尖轻轻的舔著那黑人的嘴唇。
  晓芬的热情诱使那个黑人粗鲁的将晓芬的上衣扯掉,他再用大手捏住晓芬的乳房,他又拉起晓芬微红的乳头,用力将两个乳头靠在一起,再张开大口,将两个乳房都含在嘴里,晓芬的敏感的乳头受到这样的刺激,她不由自主的将整个身体向后仰。
  那个黑人大概吸了一分钟左右,那黑人停了下来,转过头去吸晓芬的嘴,晓芬此时好像只对她手中的东西有兴趣,她跪了下来,将那巨大的黑色阴茎塞入口中,开始为那个黑人口交,我真不敢相信,我的晓芬居然为一位黑人口交。这改变实在太大了!
  当晓芬将那30公分的黑色水管塞入咽喉时,另一个黑人动手撩起晓芬的裙子,开始隔著内裤,摸著晓芬的小穴,晓芬也配合著擡高她的屁股,当晓芬的阴户露了出来,后面的那个黑人立刻将那25公分的大阳具插了进去,一前一后的两个男人,非常有节奏的干著晓芬,他们抽与插的动作一致,现在有两个黑色的大肉棒在晓芬白晰的体内。
  我真的不能相信,我那纯洁美丽的晓芬,居然肯让两个男人同时这么粗暴的玩她。所有的人看著这两个男人干著晓芬。最后,这两个男人都射了精,晓芬舔干净了他们俩人的阴茎,为边帮他们收进裤子中,在他们退下前,晓芬还给他们一个热烈的吻。
  当我冷静下来,我听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传来呻吟声,我转过头去,原来小婷趴在一个家伙的身上,那家伙用他不大不小的阴茎,由下方塞入小婷的穴内,小婷的身旁还有另两个男人,一个用她的嘴,另一个则干她的肛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女人同时和三个男人作爱。
  当那三个男人干她时,小婷好像有一直持续不继的高潮。
  第一个射精的是那个将肉棒插入小婷的嘴巴的男人,小婷不放过他的任何一滴精液,将它们全吸进了嘴里。
  第二射精的是玩小婷屁眼的男人,那男人忽然将肉棒从小婷的屁眼拔出来,然后对著小婷的嘴射精,小婷毫不犹豫的将射精后的肉棒含入口中,用舌头将口中的肉棒清理干净。
  最后,小婷将一直猛烈插她小穴的肉棒拔出,用嘴紧紧的含住肉棒,在几次抽插后,小婷的嘴角溅出一些白色的精液,那个男人射精了。当那个男人射完精,小婷张开嘴,让我们看刚刚才射在她嘴里的精液,接著,她让那些精液由小婷的嘴角流下,她再用双手将流下的精液抹在她那大胸部上。
  我转过身来,回头注意晓芬,她正坐在房子主人的腿上,屋主的粗粗阳具正插进晓芬的屁眼中,这对我而言是新景象。晓芬始终拒绝与我肛交,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的每一次抽插,看起来却满足了她强烈的欲望,另一个男人都握著他的肉棒靠近晓芬,她一边让屋主搞她的屁眼,一边热情的吸吮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没过几分钟,在晓芬熟练的口交功夫下,那个男人射精了,晓芬毫不犹豫的将精液全吞进口中,再用舌头将那男人的肉棒舔干净。
  那个干晓芬屁眼的男人开始发出呻吟,晓芬立刻跳了起来,跪在他的粗阳具之前,将那肮脏的粗阳具含入口中,咽下屋主所射出的精液,这看起来实在不像我那含蓄内向的晓芬,无论如何,我决定面对我所看见的一切,为了某些原因,我无法在这个地方也和他们一起玩。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一直看著晓芬和小婷,在场的所有男人干著她们身上所能找到的任何洞。晓芬似乎坚持所有男人要射精,必需射在她的口中,而小婷就不是这样了。
  当大家的动作都慢了下来,我发现屋主在晓芬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些话,晓芬听到欲些话后皱了皱眉头,然后我听到屋主说:「我会再多加五仟元。」晓芬看著那个男人,然后说道:「多五千吧!」,我现在了解了,原来我的晓芬是个妓女,因为她们正在谈交易。
  那屋主盘算了一会,接著说:「好吧!你值这个价钱!」
  当晓芬听到这番话,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最后,晓芬说「没问题!」然后屋主付了钱,带著晓芬和小婷出了门。
  今晚的活动差点让我昏倒,也打开了我的好奇心,我问小杰去哪里找来这么漂亮的两个婊子?小杰说,她们两个是在附近的单身PUB跳舞的舞者。我又问他,那些舞者是不是也接客?小杰说他不知道这么多,但是这两个女人说,她们愿意为了钱做任何出卖肉体的事。小杰给了我那个PUB的地址,我知道那间PUB,但是我不知道里面还有脱衣舞。我和晓芬的家庭生活非常单纯,我和晓芬在晚上没有太多的相处时间,我常常工作到很晚,而晓芬则常和小婷外出,我以为她们常去购物或看电影,但是我错了。
  派对结束了,我决定对晓芬做一些研究,我前往那间PUB,我发现晓芬的车正停在PUB门口,现在才十点半,我想知道晓芬和小专是不是还在里面。
  通常晓芬和小婷出去,她都是半夜才回家,我付了一千元的门票钱进入PUB,PUB里充满了烟和酒的味道,我四下寻找晓芬,最后,我发现晓芬正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她的头靠在那个男人的肩上,她的一只手围著男人的头,另一只手则抓著男人的一只手,往晓芬的胸部摸去,男人的另一只手,则摸著晓芬的阴户。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许多其它的女人,也对他们的男客人做同样的事。当我再回头看看晓芬,她正给客人一个吻,同时收下小费。然后匆匆的走过大厅,走进一个标有员工专用的门内。我点了杯饮料,坐下来看脱衣舞秀,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晓芬与小婷从那扇门走出来,换上了平时穿的衣服,她们和客人说了些话,然后走出大门。
  我立刻赶回家等晓芬回家,我知道她必需先送小婷回家,晓芬回家时已经接近半夜了,她看到我还没睡,显得非常惊讶,我告诉她我才刚从一个派对上回来,晓芬问我,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今晚有个派对?我告诉她,我今天才收到请帖,而且我对这个派对非常满意。晓芬又问我,这个派对是谁办的?我回答那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他明天要结婚,今晚办了一个单身汉聚会。
  晓芬的反应相当明显,她问我朋友的名字,当我告诉她时,她混身开始颤抖,晓芬强自镇定的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眼泪也从她的脸上滑落,她把手放在她的脸上开始啜泣,然后带著呜咽的问我,我看到了什么?我告诉晓芬,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她哭泣得更大声了,一分钟后,晓芬问我,为什么没有看到我?我告诉晓芬,我原来不在房间里,当我回来时,她正在为人口交,同时也被人干,从那时开始,我就站在走廊上看。晓芬告诉我,我该阻止她的。我反问晓芬,我为什么要阻止一个我从来没看过,也让我这么兴奋的事呢?
  晓芬被我的回答吓了一跳,她放下她的手,看著了说道:「这个事情让你兴奋?」
  我再一次回答:「你让全屋子的男人干,我看著比你让我干还爽。」
  晓芬又开始哭了,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你应该恨我的。现在你该离开我。」
  我说:「我不会离开你的,别哭了好吗?」
  晓芬充满疑惑的看著我,接著问:「即使我做了这样的事,你还是要我?」
  我说:「这是当然。」晓芬听到,跳上我的膝盖抱紧我。
  我又问:「你为什么要做一个妓女呢?」
  晓芬回答:「都是小婷啦,当小婷的前夫离开她时,她原本秘书工作的收入根本不够用,于是就跳脱衣舞补贴家用,小婷发现和PUB中的客人睡觉可以赚到更多的钱,于是她第一年的收入就有20万。」
  我问:「你是何时开始跳脱衣舞和接客的?」
  晓芬说:「三年前,小婷说如果万一有一天你离开我,我还可以有保障,她说这份工作钱来得容易,而且工作也会让我乐在其中。我告诉小婷,我们的婚姻美满。她又告诉我,直到她的丈夫离开她,她才在工作中找到自我。我认识她的前夫,他是个英俊的男人。小婷说一个女人很难保住她英俊的丈夫。」
  晓芬摇了摇头继续说:「小婷一直告诉我PUB内令人兴奋与沈醉的地方,最后,她说服我去试一个晚上,她说,如果我不喜欢跳舞,可以立刻辞职,这对我没什么损失。」
  我问:「你的第一个晚上如何?」
  晓芬回答:「我第一次跳舞时之前,我全身抖得非常厉害,要在舞台上脱光,我感到非常的紧张与害怕,我想起我的爸妈,你知道我家里的状况,我的父母最讨厌这种胡乱的行为。在那一夜之前,我从未穿过那么暴露的服装,当我穿上性感的紧身衣走向舞台,我以为我是在作梦,我不敢相信我将一丝不挂的站在一大群的男人面前,我尽量不使我的不安影响了我的表演。但是第二次上场时,我发现我已经兴奋得几乎将整个地板弄湿了。亲爱的,我发现了我的兴趣,我是个暴露狂,我一直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我开始跳脱衣舞。」
  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接客的?」
  晓芬回答:「在跳了几个月舞后,小惠要求我和她搭挡,许多男人喜欢同时搞两个女人,我拒绝了她,直到有一次小婷的客人带了朋友来PUB,那个男人很有魅力,我很喜欢他,在挡不住诱惑的情况下,我和他们走进了旅馆,那三个人带我走进了性的另一个美好的世界,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接客,而且我喜欢性交,我愿意为性交做任何事。」
  我吃惊的摇了摇头,我的晓芬有三年的秘密生活,而我居然不知道这件事。我说:「我很惊讶你居然没有在PUB里遇上我们的朋友。」
  晓芬的头垂了下来,说道:「亲爱的,请别生气,我们一些最好的客人是你的朋友和生意上的伙伴。」
  我快昏过去了,我咆哮道:「你是说,你一直和我的朋友干今天晚上那种程度的性交,而却偶而才让我干你?你为什么愿意让他们干你干得那么爽?」
  晓芬又开始哭泣了,接著她说:「我怕你发现我是个这么淫乱的女人,这么喜欢性交,你会不喜欢我。」
  我依然大声的问:「你为什么不问我?」
  晓芬说:「我怕你发现这一点后,会离开我。」
  我问道:「你不怕我的朋友会告诉我?」
  晓芬看著我的脸,略带骄傲的回答:「我给了他们想要的,我让他们得到满足,他们不会舍得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我的晓芬居然愿意让我的朋友干,当晓芬告诉我这一点时,我非常生气,我又问道:「这三年来,你赚了多少钱?」
  晓芬低声说:「在银行里,我存了80万,大部份的钱我花在买衣服上。」
  我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我说:「这足够你离开我了。」
  晓芬看著我的脸,诚恳的说:「亲爱的,我一直深爱著你,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让我留在你身边。」
  晓芬这句话让我怒气全消,我说:「感情是会变的。」
  晓芬很快的说:「我不再跳脱衣舞和接客了。」
  我说:「没有必要,我希望你能享受你的生活。」
  晓芬满脸期待的看著我,我补充道:「从现在开始,我要你让我好好的干,就像你让我的朋友或其它人干一样。」
  晓芬紧抱著我说:「我愿为你做你要的任何事。」
  我问:「晓芬,你今天晚上最后和那个人谈了什么事?」
  晓芬回答:「他要我下个周末帮他招待一群阿拉伯来的男人,我希望你不介意,1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我愣住了,又问:「他为什么要付你这么多钱?」
  晓芬低下头去,说:「他们非常饥渴,而且他们有非常奇怪的性偏好。」
  我问:「你没问题吧?」
  晓芬摇了摇头:「我没问题,只是结束后会很累、很痛而已。」
  我的思绪又回到晓芬今晚表演的时候,我确定我这在性交方面有杰出成就的晓芬,会给她的丈夫一个美丽的高潮,正如同她今天晚上给所有参加派对的人一样。